太原小说推荐虚拟社区

专为玄幻迷量身定制的精彩小说,不看后悔!

小说栈道2018-08-09 14:08:07


   “嗷呜!”

    奢华而又艳丽的酒楼里,二阶妖兽残夜狼的嚎叫声骤然响起,听得一众酒客心里一紧头皮发麻,紧随而来的却是满载着兴奋的双眼,死死地盯着那酒楼大堂上空被紧紧束缚着的残夜狼。

    “嘶!绳子被解开了!”

    前排坐着一个肥头大耳的中年男子,语气颤抖而又兴奋无比地说道。话音一落,那残夜狼身上的绳索果真被人一刀劈开,却未曾伤及它半分毫毛。

    “兽筋重刀,斩!!!”

    一道清冷的冷喝声响起,却只见在那残夜狼的下方,站着一个身穿白衣,面色冷俊五官俊逸的少年郎。少年手持精钢剔骨刀,眼神极为专注地盯着面前怒啸一声,飞身朝自己扑来的残夜狼,神情之间没有半分的紧张。

    “楚飞,小心哪!”

    人群里,少女担忧的低呼声无法压抑地传了出来,那些冒着桃花的双眼,此时也充满了担心,就怕一个不小心,那匹凶恶的残夜狼就会把眼前的俊逸少年给撕成碎片,不管怎么说,那可是二级妖兽!!

    噗哧一声……

    台上神情清冷的少年手上剔骨刀利落地一划而过,楚飞脑海里残夜狼的筋络图瞬间展现,之后众人只见他手上道道残影翻飞,刀刀直落在残夜狼的身上,那残夜狼分明就与他只有一米之隔,却被那刀力硬生生逼迫得不能前近分毫。

    嗷嗷嗷!

    一阵强过一阵的惨叫声响起,在残夜狼疯狂的叫声之中,刀锋沿着筋络的间隙入刀而进,刀速畅流无比地从残夜狼身上划过,众人只听见唰唰唰的声音在残夜狼身上响起,似乎那向来如铜墙铁臂的鳞甲,在楚飞面前却只如纸片一般,甚至能已经能清楚看到残夜狼体内的白筋与兽骨。

    嗷呜!

    残夜狼再次惨叫一声,眼里红光一闪,发了狠劲拼死想要冲到楚飞身前狠狠扑下一爪,那狼爪凌利无比,带动起兽飞吹动了楚飞一头的黑发,却只见楚飞冷笑一声,低声喝道。

    “破!”

    兽筋重刀九十九刀最后一刀破出一道红光,狠狠地刺入残夜狼的身体,当即将残夜狼脑袋破成碎片,鲜血瞬间四溅而开,眼看着就要飞射到第一排客人的脸上。

    “给我凝!!!”

    随着楚飞一声冷喝,双手之间旋风一卷,硬是将那些飞散的血液,飞速地凝结在一块,随着他的指引,无比精准地落到了一旁的血碗之中。

    噗通一声……

    残夜狼的残躯重重地落在了地面上,完美地被分散成了九十九块肉块,筋骨分割得清清楚楚。

    “好!”

    啪啪啪……一阵高过一阵的鼓掌声顺势响起,一众看客无比兴奋地从位置上站了起来,尤其是那坐在第一排的肥头大耳的中年男子,直接拿出怀里的金叶子就往台上洒,还有不少双眼冒着桃花的富家小姐,也派了丫头往台上洒银票。

    看着如花的银票朝自己洒来,楚飞眼里闪过一抹阴戾,但是很快又被他掩去,手势一转,所有银票还有金子都落入了他怀里,最后他定身,礼貌地一躬身之后飞身下台,身姿潇洒无比。

    “啊!这个楚飞……怎么可以这么帅,根本就不像是个解兽师嘛!”

    “听说他以前可是个富家子呢,只不过家道中落,才会沦落到鹤清楼来当解兽师。”

    “解兽师又如何?就凭着他这副脸蛋,我就愿意跟他共度一生。”

    “你愿意,人家可不见得愿意娶你呢!”

    一众花痴的声音在鹤清楼里响起,已经走到后台的楚飞,耳朵微微一动,这些声音却只是让他的脸色更加阴郁了几分。
“楚飞,今天表演得不错嘛,这钱……是不是该上交了啊?”

    一个留着八字胡子,大腹便便的男子走到楚飞面前,尖声细气地问道,眼里闪动着精光,

    一副精于算计的模样,摆明了就是奸商出生。

    “拿去。”

    楚飞将收上来的金叶子与银票全都塞到了鹤清楼老板何青的手上,何青满意地将银票一点,最后才拿出一锭银子,交到楚飞手上,笑得一脸奸诈地说道,“楚飞啊,你可别怪我小气,你们楚家得罪了不该得罪的人,被全家灭门,这西商国除了我何青,只怕没有人敢用你了吧?至少你如今还能得到一口饱饭吃,你还应该感谢我才是。”

    “是。”

    楚飞手里拿着那锭银子,并没有理会何青那奸诈的眼神,一转身就要跟着离开,何青的声音却适时地在他身后响起,“唉,楚飞,下次表演再弄头三阶妖兽来,你的表演也太单一了,要是不弄点更凶残的,这些有钱人……可不会掏钱掏得那么爽快,以你的本事,再弄头三阶妖兽,也没有问题吧?”

    楚飞身子微微一僵,左手轻轻拂过他的右手,那里还有一道被残夜狼深深抓下的狼爪之印,正是他在捕捉残夜狼的时候留下的伤痕,到现在都还没有愈合,以前一阶妖兽他尚可以应付,二阶妖兽已经让他有些吃力了,现在竟然还要三阶妖兽?

    “好……”

    最后楚飞只是咬着牙低声应道,跟着点点头就往外走去,没多久就消失在何青的面前。

    “我呸!一个家道中落的卖艺人而已,还真当自己是什么解兽师不成,自命清高!!”

    看着楚飞离开,何青重重地呸了一口,跟着才满意地将金子银子都收入了自己的怀里,虽然他是冒着风险收留了楚飞,甚至不怕得罪他那股势力,但是在安和县这样的小地方,那股势力……应该不会知道这些事吧?实在是因为这风险背后带来的收益,让他根本没有办法拒绝,再赚他最后几笔,到时候就把这个家伙从鹤清楼给撵出去!心意已定,何青满意地唱着小调,摇头晃脑地就跟着离开了。

    “这一锭银子……也只能买这些药材了,别的药材……看来只有去山上采了。”

    看着手上的小小的一包药材,楚飞紧紧地皱起了眉头,如今药馆的药卖得越来越贵,看来自己还真得想办法再多赚一些钱才是。拿着手里的药,楚飞一凝神,脚下飞快地朝安和县城城北郊区一路奔去。

    脚尖猛地一个点地,楚飞身形一转,跟着就突然转入了一道小巷子里,阳光被屋檐所挡,照得楚飞的脸色越发地阴沉,他眼神冰冷地看着后方,低声说道。

    “谁?出来!”

    难道是风家的人?楚飞心里微微一紧,他都已经避到安和县来了,却还是逃不过他们的追击吗?脑海里再次浮现出当初楚家全门被灭的场景,漫延的火势,亲人的惨叫,还有身中百箭的爹娘……

    呼……

    长舒一口气,楚飞将脑海里的记忆一抛而去,冷眼看着前方巷子口,这一路上都有人跟着他,这一点他绝对不可能感觉错。

    “再不出来,可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多年不见,你的脾气竟然变得如此暴躁……”

    一道清柔的女声响起,巷子口上跟着出现一抹纤弱的身影,明明是女声,对方却赫然是一副男装的打扮,眉目分明,肌肤白晳,哪怕是一身男装,也难以掩盖那倾城之姿。

    “你是……”

    楚飞紧皱着眉头,一时之间没有认出面前女扮男装的少女究竟是谁。
“楚哥哥,十年不见而已,你当真就把我忘了?”

    赵柔笑得一脸的温柔,看着面前的俊逸少年,时光似乎又回到了十年前,那时候的楚家还没有遭受大难,他们更是两小无猜的青梅竹马,只是十年已过,她记忆里的少年,却没有了当初那纯真的模样,神情之间满是冰冷与阴戾,这十年的光阴,他究竟经历了什么?

    “赵柔?”

    楚飞有些不可置信地唤出了这个名字,心底里闪过一抹难掩的悸动,只不过很快又被他给压了下去,“你到这里来做什么?”

    “楚哥哥,十年不见,你难道就舍得这么冷冰冰地对我?”

    赵柔神情之间似乎有些感伤,对于楚飞的冰冷态度让她很是有些落寞,不过她很快展颜一笑,手里纸扇一开,眼角眉梢里都带着几分情意,看着楚飞说道,“不过没关系,这次我来找楚哥哥,只是有件小事要麻烦你。”

    “哦?什么事?”

    楚飞淡淡地问道,神情之间并没有什么好态度,当初楚家落难,作为世家的赵家最后选择了冷漠以对,甚至迫不及待地与他们划清关系。若非他们赵家的冷漠,妹妹又何至于沦落到如今的地步?以他的骄傲,自然不想与赵家再有何牵扯,哪怕……赵柔也是一样!

    对于楚飞冷漠的态度,赵柔却始终显得不甚在意,她微微一笑,跟着说道。

    “小事一桩,我们成个亲吧!”

    赵柔的脸色极为明媚,就像是在说一件再正常不过的事情了,只是楚飞却紧紧地皱起了眉头,心里一阵荡涌之后,他冷冷说道,“不可能!”

    “为什么不可能?你难道忘了当初我们父母为我们定下的婚约了吗?”

    赵柔的话让楚飞神情一冷,“从我楚家被灭门那一日起,我们的婚约就已经无效了,你难道不明白吗?你父母又怎么可能答应这桩婚事。”

    “这个……”

    听得楚飞这么一说,赵柔微微一愣,看到他脸上那愤怒的神情,她也知道楚家满门被灭的事情在楚飞的心里根本就是过不去的结,只是如今……

    “以前不可能,不代表以后不可能。楚哥哥,现在就有一个机会摆在我们面前,加入玄天学院,你可以改变你现在的命运!!”

    玄天学院?

    楚飞微微一愣,作为西商国的一等学府,玄天学院拥有无数传承武学,更有武道大师从镇执教,光是搬出玄天学院四个字来,就足以让西商国所有武道子弟兴奋不已,更因为如此,玄天学院可不是谁想进都能进得了的。

    “你觉得……风家会让我进入玄天学院吗?只要我一露面,他们必会再次出动,斩草除根的道理,风家比谁都明白!!”

    楚飞的眼里带着冰冷的寒意,若是可以,他当然想要为了爹娘报仇,但是他不可以,不管是因为他现在的实力还不够,还是因为患病在身的妹妹,他都不可以去找风家报仇,只是这抹仇恨……却让他的心时时刻刻都倍受煎熬。

    “若是你不以楚家的身份出现呢?”

    赵柔并不放弃,继续劝说道,“楚哥哥,你拥有一品武学天赋,这样的天赋,只要你愿意,玄天学院的大门必将为你而开。只要进入玄天学院,你就能顺利完成练体期,进入凝脉境,寿命增加实力增加,还会被朝廷封为贵族!”

    “封为贵族?你以为我稀罕这个名号吗?”

    楚飞冷笑一声,赵柔说得并不错,在西商国,有一半的人根本没有武学天赋,完全不适合入武道,另外一半的人拥有一品武学天赋的人,最多不到一成,他的实力算得上是百里挑一了,但是因为自己没有入正规学院修习,单凭自己摸索,以至于到现在都还没有顺利完成练体期,若是能进入玄天学院……
  一想到玄天学院,楚飞的心微微一动,他在乎的不是富贵荣华,他只是想要实力攀升,为爹娘报仇!!

    看到楚飞眼神微微晃动,赵柔跟着劝道,“楚哥哥,我会在赵家为你制造一个身份,你可以以赵家的名义参与玄天学院今年的招生比试,只要你愿意的话……”

    “我不愿意!”

    楚飞想也没想地就直接拒绝了赵柔的提议,虽然他一心立志突破凝脉期,追求更高的武道之境,但是要依靠赵家,他心里的高傲,也不容许他这样做。

    “赵柔,谢谢你今天来找我,但是我现在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就此告辞!!”

    说完之后,楚飞转身就走,根本不理会身后赵柔的劝阻,看着他转身离开的背影,赵柔并没有再追上前,她只是静静地站在原地,看着楚飞远去的身影,嘴角微微一勾,眼神里晃过一抹并不属于她这个年纪的阴冷。

    “楚哥哥,不要拒绝得这么快呢。我相信……你最后还是会答应我的哟。”

    玄天学院……

    楚飞心里低念一声,他不能否认玄天学院给他带来的诱惑,但是一想到要利用赵家的关系,他心里的结就怎么也过不去,而且他拒绝最重要的原因是……

    “啊 啊 啊 啊!放我出去,放我出去啊!”

    “爹、娘,你们不要走,你们不要走,哥哥,哥哥!!!”

    正当楚飞皱着眉头思索着今天遇到赵柔的事情的时候,突然一声声惨叫从百米之外的破落小茅屋里传了出来,吓得楚飞当即一个凝神,飞身往前直奔而去。

    “阿彤!!”

    一听那声音,楚飞就知道是楚彤的病又患了,一冲进小茅屋里,却发现楚彤头发散乱地不停地冲击着面前那道隐形的结界,她一脸疯狂地不停挣扎着拍打着面前的结界,原本清丽的五官也变得狰狞无比,看到楚飞冲进来的时候,楚彤越发疯狂地拍打着结界,瞪大眼睛喊着。

    “哥哥……他们来了,他们杀来了,我们快逃,快逃啊……”

    “封界,散……”

    楚飞眼神悲痛地看着封界里的妹妹,将手上的药慢慢放下,随着他一声令下,困着楚彤的那道隐形的结界瞬间消散,一脱困,楚彤立马就疯了一般想要往外面狂奔而去,楚飞转身上前,手指利落地在她颈脖之间一点,跟着楚彤就软软地倒了下去。

    “阿彤,好好睡一觉,睡一觉就好了,什么都会过去,什么都会过去的。”

    楚飞的眼神里难掩悲痛,他轻轻一抱,几乎没有耗费任何力气,就将孱弱的楚彤给抱了起来,小心翼翼地将她放在床上,看着她就连在睡梦中也紧皱着的眉头,楚飞心如刀绞……

    阿彤,就是他不敢拼死前去寻仇的最重要的理由……

    当初楚家遭受灭顶之灾,当时他在外求学,回到家的时候,楚家早已火光漫天,爹娘身中百箭而死,最后他爹娘的尸体下发现了阿彤,虽然阿彤还活着,但是从楚家之变以后,她就完全疯了……

    现在的楚飞,只想一心治好妹妹的失心疯,灭族之仇,有朝一日,他一定要报!!!

    “阿彤,好好睡,睡一觉就没事了,不会有事的……”

    看着楚彤那消瘦的身形,楚飞为她度过一股道气之后,看着她的脸色慢慢转红,他这才微微一宽心,何青已经说过了,下一次要三阶妖兽,他必须前往阴冥山脉捕捉三阶妖兽,而这一次的表演,他定然要何青把之前亏欠他的银子,全都还给他。

    “封界,再起!”

    一段咒语之后,只见躺在床上的楚彤,慢慢地腾空而起,黑发四散而开,看起来当真如沉睡的仙子,也许沉睡对于楚彤而言,就是最好的解脱吧……

戳原文,继续阅读后续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