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原小说推荐虚拟社区

男人7种行为等同于说“我爱你”!你看懂了吗?

情迷小书汇2019-10-22 12:55:55

1
第1章 男追女,隔房隔车隔她妈

“坐飞机有头等舱和经济舱,就连银行也有贵宾客户和普通客户的区别。人…有高低贵贱,更分三六九等。杨立恒,都这么长时间了,难道你还没有摆好自己的位置。”

“人贵有自知之明。”

“我都跟你说过多少次了,我们家蓉蓉和你是根本不可能的,你以为你弄这些小女孩喜欢的玩意就能让我女儿回心转意?别做梦了,你也不看看自己是什么德行?”

春城大学,女生宿舍外。

杨立恒手捧着鲜红的玫瑰,单膝跪在被数百只蜡烛环绕的心形场地中,红彤彤的烛火将宿舍外映照的一片温馨,如同是虚幻的罗曼蒂克。

可是此刻,他的脸色却惨白的像纸。

杨立恒望着眼前眉眼高抬,带着倨傲的雍容妇人,怎么也没想到自己千辛万苦才布置出的浪漫场景非但没有唤回女友的回心转意,反而迎来了未来岳母的奚落和嘲笑。

甚至他手中含苞待放的鲜红玫瑰,娇研欲滴,那鲜红娇媚的颜色仿佛是在对他发出尖酸的嘲笑。

“徐婉阿姨…我一定会努力赚钱,让蓉蓉过上好日子的,请您相信我…”

杨立恒咬了咬牙,开口道。

他…

不想放弃。

“杨立恒,别癞蛤蟆想吃天鹅肉了,我们家蓉蓉以后是要加入豪门,飞上枝头做凤凰的,可没时间和你这个穷鬼在这瞎耽误功夫。努力工作?就凭你给别人打工?什么时候才能让我们家蓉蓉跟你过上好日子?”杨立恒的话音未落,便被面前妇人的一声刻薄冷笑打断。

徐婉倨傲的抬着眼看了一眼杨立恒,嗤笑道。

“我听蓉蓉说你现在正在古玩店打工吧,一个月能有多少钱?两千块顶天了吧?这点工资够你自己花吗?没房没车也就算了,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们家的情况,一个病怏怏的老娘随时等着你伺候,你当我是缺心眼,让我女儿嫁过去给你们家当牛做马?”

“我呸,就你这样的还是春城大学毕业的高材生?也真出息,拿这么个乞丐都不要的破玩意来忽悠我们蓉蓉,我还想着你有多大能耐呢。买不起戒指就别送,拿着破烂当什么宝贝?我看你就是一辈子都付不起的阿斗,受穷的怂货。”

徐婉厌恶的看了一眼杨立恒,手一抖就将手里攥着的一个模样古朴的戒指丢在了杨立恒脸上,随后头也不回的就要上楼。

“阿姨,请您相信我,这真是我妈当初唯一留给我的东西。至于钱,我一定会努力的..,我就是去当牛做马也绝对不会让蓉蓉跟我一起受委屈。”杨立恒忍着羞辱,弯腰捡起陈婉丢垃圾一般丢在地上的戒指辩解道,见到陈婉要走他登时急了,他连忙站起慌慌张张的想要拉住陈婉的手臂。

“滚,杨立恒,你别不识抬举,你要是在这么纠缠不休我就报警了,趁早滚远点,也不看看自己是什么东西。我呸。”

陈婉脸孔一寒,她猛的推了一把杨立恒,决绝而去。

杨立恒本来就跪了不短的时间,血气不通加上陈婉恼火着这一下没留力,后者一个踉跄便摔倒在地上,顿时有些灰头土脸。

“哈哈,瞧瞧这是谁,这不是咱们春城大学的风云人物杨立恒学长嘛,真是够倒霉的,示爱撞到丈母娘头上来了,这一下子鸡飞蛋打了吧,真够搞笑的。”

“谁说不是?土豹子就是土豹子,拿着一个破烂当宝贝哦,许蓉蓉好歹也是咱们医学系的系花,怎么可能看上他。要是我,我就一头撞死在豆腐上算了,他还真以为许蓉蓉会喜欢他啊。”

“去去去,你们小声点,人家可是咱们春城大学医学系的尖子生呢。一个月打工能挣两千多块钱呢,要你你行吗你?”

“尖子生?你大爷的,别搞笑了,当咱们还是高中生呢,光会学习顶个卵用,能当饭吃啊。两千块钱还不如我爸给我一个礼拜的零用钱呢,人家许蓉蓉家里好歹也是有好几百万的家底,能看上他就鬼了。”

一声声不阴不阳的嘲弄声响起。

好几个蹲在女生宿舍外想要看好戏的男生不阴不阳的调笑着,他们挪瑜的看着狼狈跪在心形蜡烛中心的灰头土脸的杨立恒满脸的奚落和嘲笑。

大学就是一个浓缩的社会,更是一个拼爹的时代。

这里学习成绩的好坏已经不在是众人瞩目的焦点,能开几个公司,家里边背景有多大,大学的时候能创业这才是这些原本纯粹的芊芊学子们最重视的焦点。

他们讨论着豪车,比拼着家世,谈论着时尚的话题。

至于杨立恒?

就算在入学时全科满分考入春城大学医学系怎么样?

他每次论文都能得到教授专家们的嘉奖又怎么样?

一没背景,二没钱。

一旦踏入社会还不就是个在底层挣扎的垫底小民而已,无足轻重的小人物!

杨立恒艰涩的转动着脑袋,看着周围不断传来嘲笑和挪瑜的目光,他感觉到自己的心正在一点点的下沉。他狼狈的起身,木然的朝着学校外走去,如同是无家可归的孤魂野鬼。

一阵阵哄笑。

杨立恒脚下一颤,他死死的攥着像垃圾一样被丢回来的戒指,心中愤怒狼狈,却又崩溃绝望。

那些嘲笑的目光如芒在背,甚至比九天之上的雷霆闪电还要锐利。

就像一柄锋利无匹的宝剑轻易的割裂了他心中所有的期望和幻象,让那些只有在阴暗的角落中偷偷幻想的秘密暴露在阳光之下。

尊严…

被践踏的一文不值。

杨立恒双手不自然的捏紧,他牙齿咬得咯嘣咯嘣响,心中更是怒的发狂。

俗话说的好,女追男隔层纱。

男追女隔房隔车,隔着她妈。

事实如此,让杨立恒却不得不承认,陈婉说的没错。

一个月两千块钱的工资连负担病重母亲最基本的医药费还有些捉襟见肘,他不得不和母亲租住在廉价的租房里,又凭什么让许蓉蓉跟他一起吃苦受累?

就算今天他费尽心思布置出来的浪漫场景的全部费用也不过是一千块钱,却是杨立恒勒紧了裤腰带攒了两个多月才勉强凑出来的。

但这不过是别人眼中的笑话。

白痴一样的笑话。

可是…

“我不服,不服!”

杨立恒捏紧了拳头,因为大力,手指都被攥出了血。

2
第2章 至尊金瞳

凭什么人分三六九等。

我付出了比别人多十倍百倍的汗水依旧只能在底层挣扎,连母亲治病的费用都凑不出来。

凭什么人有高低贵贱。

我一腔真心热血却是能对赤.果果的金钱社会低头?

猛地,杨立恒心中涌出一阵怒火,他如同是一只困兽一般咆哮着,手中攥出了血。他迫切的想要改变这一切,哪怕付出任何的代价。

“真的什么代价都可以吗?”

忽的,一个清冷的声音在杨立恒的身边响了起来。

“是谁!”

杨立恒的瞳孔猛地收缩了一下,他扭头望去却看到身后连半点人影也没有,空空荡荡的河边小路上只有他一个人狼狈的影子,心中顿时有些惊慌。

他眼睛转动了一圈,目光便落在了手中的戒指上。

这戒指模样古朴,是母亲留给自家儿媳妇的见面礼物。据说这戒指是从杨立恒祖爷爷辈上传下来的,年代已经十分久远。

只是这戒指怎么会有声音发出来?

杨立恒心中还在疑惑。

“你不用管我是谁,也不需要知道。”清冷的声音再次响了起来。“我只问你,是否愿意付出任何代价,来换取改变这一切的机会。”

“我愿意!”

杨立恒咬着牙点头道,这一刻,他心中没有半点迟疑。也许这只是濒临崩溃中的幻想,也许这是别人做弄他的恶作剧,杨立恒都没有理会。

“那好,记得你说的话,本尊的眼睛给你,望天!”

杨立恒一愣,他循声朝着天空望去,却顷刻间愣在了原地。

只见方才还繁星满天的夜空中不知何时已经乌云密布,豆大的水珠从天空中倾斜下来,暴雨如注,打的他脸蛋生疼。而这不是让杨立恒吃惊的地方,却见天空中乌云遮盖的地方,两团旋涡正在飞速的旋转着,它们如同是吞食一切的黑洞一般,深邃而不见根底。

就好像两只猩红的瞳孔。

这是…

这一下,杨立恒心中真正惊慌了。他想要挪开目光,可随着那两团旋涡一般的眼瞳飞速的转动,他的视线怎么也移动不开,仿佛其中有着无边的引力。

视线下意识的对视。

轰隆隆。

杨立恒只觉得脑海中猛地一阵轰鸣,他只觉得天空中的两团瞳仁之中有红光闪烁,直直的刺入了他的双眼之中。紧接着,一阵如同挖眼一般的剧烈痛楚在杨立恒的心中涌现出来,任是以杨立恒的坚强毅力都忍不住发出一声惨叫。

紧接着,更加强烈的痛楚临身,杨立恒身体猛地颤动了一下,头一歪便倒了下去。

“有人跳江啦。”

一声惊叫。

“我…这是在哪里?”

杨立恒醒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一早了,他迷迷糊糊的张开眼睛,便见到病房里白花花的墙壁,一阵阵刺鼻的消毒水的味道窜进鼻孔里,他的意识清醒了一些。

“恒子,你小子你可算醒了,好家伙,差点吓死哥了,哥还以为你听不过来了呢。”一个咋咋呼呼的声音响起。

一听声音,杨立恒的心便放了下来。

这声音的主人叫王安,是杨立恒一个宿舍的哥们,典型的富二代一个。杨立恒出身不好,家境贫困,一向跟宿舍里的几个自视甚高的同学很不对付。

按理说王安财大气粗,跟杨立恒根本尿不到一个壶里,谁曾想,王安却偏偏看不上那几个自视甚高的同学,和杨立恒倒是好的能穿一条裤子。

“胖子,这是哪里?咱们学校的医务室?我去,你个死胖子到底发什么疯?脑袋被门挤了吧,连衣服也不穿,你难道有对我有特殊爱好?”杨立恒疑惑了一下,他做起了身子扭头正准备问问王安发生了什么事,可他刚看到王安,便直接吓了一大跳。

他看到了什么?

他看到了王安正咋咋呼呼的扭动着肥胖的身子光溜溜的站在自己身前。

“你放屁!”

“恒子,你讨打是吧,别以为你现在是病号,哥就不敢打你。靠,有你这样的么?老子可是一晚上连个盹都没打就照看你小子,嘴里有好话没有?还没穿衣服?知道你仇富,老子这可是新买的阿玛尼上衣!”

杨立恒话还没说完,王安一屁股跳了起来,下身那活儿还上下动了一下,王安梗红着脖子口水哗啦啦的喷了杨立恒一脸。

妈的,辣眼睛。

杨立恒咧了咧嘴,他揉弄了一下眼睛,待睁开之后,果然见到王安穿戴整齐,炫耀的指着上身崭新的阿玛尼,一副要吃了人的样子。

见了鬼了。

这是怎么回事?

杨立恒有点发蒙,他不自觉的回忆了起来。

对了,那个声音,以及那双苍穹之下的眼睛。

杨立恒身体上的汗毛倒立,冷汗津津,他不自觉的回想起来,念头一下子就飞回到了昏迷之前发生的事情上来。

蓦的,杨立恒只觉得自己的眼中一阵轻微的刺痛感传来。

紧接着,王安身上的衣服在他眼前快速的分解,然后一丝不挂。

杨立恒瞪大了眼睛,他猛地坐直了身子。

这一下,他真正震惊了。

若是一次他还能安慰自己说是幻觉,眼花看错了,可是两次三番的如此,杨立恒就不得不慎重起来。随后,杨立恒的心中便是有些惴惴不安。

透视!

自己的眼睛竟然能够看穿王安的衣服!

自己当真得到了那双眼睛?

一瞬间,杨立恒的脑袋仿佛是有无数个念头挤到了里头,让他头昏脑涨,一想到昨夜那种如同玄幻小说一般的奇妙场景,一颗心顿时七上八下的。

“你可是吓了哥几个一跳,好家伙,这一下你可真成风云人物了。啧啧,求爱不成被奚落,选择跳江轻生,没想到你小子还是一个情种。”

“我早就告诉过你,许蓉蓉不是什么好货色,你非得不信。这一下子,连老子都跟你一起出名了。我看你这两天就别去上课了。”王安埋怨道。

情种?

恐怕是笑柄吧。

就算杨立恒自己也知道,自己被徐婉怒斥,被当场羞辱的事情恐怕用不了一时半刻就要传遍春城大学的校园,这一刻自己恐怕成了众人口中的笑料吧。

人言可畏。

杨立恒痴笑一声,他不傻,怎么不知道王安的好心,不由得有些摇头。

“对了,胖子,我出事你没给我妈说吧。”杨立恒问道。

“当然没有,我又不是不知道你的脾气,哪敢哟。”王安咧了咧嘴,胸脯拍的砰砰响。“知道你小子脾气倔,我给阿姨都说好了,说你在我爸公司上班,趁着学校没课出差一两天,妥妥的。哥办事,你放心,出不了错的。”

闻言,杨立恒点点头也没多问,王安虽然脾气暴躁了一点,但正事从来不马虎。加上以前王安没少去家里头蹭饭,母亲也知道王安是个富二代,这让杨立恒心中略微放下心来。

两人闲聊了几句,王安正安慰着杨立恒,后者瞅瞅窗外,顿时一拍脑门。

“胖子,现在几点了?”

“两点半啊,怎么了?”

王安正在和杨立恒逗闷子,见到对方惊诧的模样,登时感到有些纳闷。

“我去,上班时间来不及了。”杨立恒面色一紧,也顾不得和王安多说,一股脑的从病床上爬起来就往外跑,看的王安一愣一愣的。

3
第3章 羊脂玉扳指

杨立恒上班的地方是位于春城大学不远处的一处古玩街。

那里原本是一个待拆迁的老旧街道,也不知道什么原因并没有拆成,反倒是一些业余的古董爱好者们逐渐聚集在那里,久而久之的变成了春城有名的古玩一条街。

杨立恒之所以趁着大三课业不多在古玩界上打工一来是因为就近原则,二来则是因为他老家的一位表叔在古玩街上经营着一家店铺。

说是店铺,还不如说是一个巴掌大点的摊位要更加恰当一些。

杨立恒紧赶慢赶的跑到古玩街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三点多了。

让杨立恒感到颇为惊讶的是他这一路急奔下来路程也不算短,可是与平时相比,他非但没有半点气喘,反而运动过后精神头十足,精神旺盛的很。

“表叔,不好意思,临时有点事我来晚了。”杨立恒见到摊位后边小小店铺里一个中年人正忙活的热火朝天,不由得有些羞赫。

这是一个约么四十多岁的年纪,胡子拉渣的不修边幅的中年大叔,正在小小的店铺里忙活的团团转,他叫杨海全,是杨立恒老家的一位远方表叔。

“你这个臭小子,还记得要过来了。忙死老子了,赶紧的来帮把手,乖乖,你小子偷懒可真会挑时候。” 见到杨立恒出现,杨海全眉眼一挑,虎着脸道。

“真是不好意思,表叔,真是因为有事耽误了。”杨立恒挠了挠脑袋,一脸歉意。

“哪那么多话,有事你就去,秀琴大妹子身体不好,你们娘俩也不容易。你这娃娃孝顺,大家伙可是看在眼里的,能帮一把就帮一把。怎么着?你那个城里的小媳妇哄的怎么样了?表叔教你的没错吧,女人嘛,就是要好好哄哄,哄的好才是正理儿。”

杨海全抹了一把脸,挪瑜道。

对此,杨立恒尴尬一笑,他可没敢将昨天受的屈辱说出来,只是瓮声瓮气的应了两声,便披上干活穿的工作服,接过了杨海全手里头的箱子往外搬。

杨海全喘了口气,他点着旱烟,美滋滋的吸上一口,看着忙里忙外的杨立恒,不由得叹息一声。

杨立恒家里的那点子事在老家可是传遍了。

杨立恒是老杨家的养子,养父走的早,母亲陈秀琴病重在床,还有一个妹妹在春城读高中,一家子的压力全压在杨立恒的身上。换做其他人,哪怕是亲儿子,恐怕早就撂挑子不干了,但杨立恒却是硬生生的坚持下来。

非但背着陈秀琴来春城一边就医,一边读书,还借着打工挣钱让妹妹也读了高中。

这孩子,品质没的说,就是太苦了些。

杨海全砸吧着旱烟,叹息道。

“表叔,今儿怎么这么多东西都搬出来晒?我看外边摆了不少了吧。”杨立恒将箱子搬到了后院,冲着杨海全吼了一嗓子。

“嘿嘿,这你就不知道了吧,这些破烂可都卖出来,让人家御宝轩的黄经理一溜的三万块包圆了。晚上别走,表叔请你喝酒,表叔给你发红包。”杨海全笑道。

“三万给包圆了?”

杨立恒眼睛瞪的溜圆。

别人不知道,在铺子里干了一年多的杨立恒可是真真的直到这些箱子里装着的都是杨海全从外边倒斗手里收过来的普通玩意。

原本想着能不能捡个漏,但可惜,这些玩意普通的掉渣,差点让杨海全赔掉了底裤。

“那当然,前两天黄经理过来你不是也看着了吗?今儿一大早他就过来要包圆这些东西,妈的,该算老子松口气了,这些玩意我可是花了一大万,今儿能够卖三万,可是真得庆祝一下。”杨海全眼中冒光,一想到一堆破烂能倒手挣两万,也是开心的不行。

“御宝轩卖这些破烂干什么?”杨立恒下意识的觉得不对,可也没想着什么,他正抬起一个箱子想往外头搬。可手刚刚碰到箱子,他的双眼便是猛地涌上一阵清凉的感觉来。

杨立恒下意识的朝着箱子一看,视线自然而然的穿透了外表的纸皮,落在了里边凌乱堆放的物件上,猛地,杨立恒眼前一亮,一团青光顿时在他眼前呈现出来。他深深一望,那团青光猛的朝着杨立恒的眼瞳中钻了进来,他只觉得脑海中一震,多出了一些信息。

这是一个玉扳指,似乎是无人搭理,上边的泥土斑斑驳驳,并不起眼。

“这东西…羊脂玉?这是羊脂玉扳指?”

杨立恒揉弄了一下眼睛,确认没有看错,登时面上浮现出喜色。

恰是这时,一个推门声响了起来。

“杨海全,我要的东西准备好了没有?钱我可是都带来了。”紧接着,一个难听的公鸭嗓响了起来,杨立恒抬头一看,便见到门口站着一个大腹便便的富态中年人。

这个中年人杨立恒认识,正是御宝轩的黄经理。

见到来人,杨立恒犹豫了一下,将扳指擦了擦伸手揣进了怀里。

“黄经理,东西早准备好了。你放心吧,咱说好了的,三万您全都包圆了,这话没错吧。不知道那钱…”见到来人,杨海全正抽着旱烟,直接起身迎了上去,献媚道。

“哼,我黄某人什么时候说话不算话。走吧,先看看东西。放心,我们御宝轩好歹也是古玩街上有头有脸的店铺,可不是你这种小作坊,三万块钱黄某人还掏的起。”黄经理撇了一眼杨海全,眼中闪过一丝鄙夷,随后迫切的朝着摊位前走去。

他身后跟着好几个伙计打扮的青年依次跟上,看都不看杨立恒一眼。

杨立恒站在一旁,见到黄经理着急的模样,他不自然的摸了摸胸口,隐隐有些猜测。他连忙跟了上去,果不其然,一个个御宝轩的伙计们正打着检查东西的理由在箱子里翻来覆去的寻找着什么。

“表叔,你听我的,这些东西不卖了。”杨立恒拉过杨海全,道。

“不卖了?”

杨海全瞪了瞪眼睛,登时有些急了。

这些东西砸在手里已经小半年儿了,杨海全当初一万收过来砸到手里肉疼的不行。如今御宝轩的黄经理三万块钱全收了,杨海全心中正高兴着,巴不得早点脱手呢,却听杨立恒来了这么一句。

如果不是知道杨立恒的为人,杨海全早就一巴掌扇过去了。

他狐疑的看着杨立恒,一时间有些犹豫不决。

“听我的准没错,表叔,这些东西不能卖。”

杨立恒见到杨海全犹豫,再次说道。

杨海全说是杨立恒的远方表叔,但是杨立恒也知道两人的关系属于八竿子打不着的那种亲戚,杨海全能让他在这里打工,一个月开两千多块钱的工资,无非是看着自己和母亲孤苦伶仃的无依无靠。

否则这店铺不过是巴掌大小的地方。

杨海全一个月的收入又能多到哪里,实在划不来溢价顾上一个三天两头有课的实习伙计。

一想到杨海全这几年对他们母子的帮助,杨立恒既然知道了这个黄经理所图的是什么,就没有让杨海全吃亏的道理。

4
第4章 小赚一笔

“不卖了?小子,你当你是谁?我知道你是杨海全的伙计,但是王某可是告诉你,我和你老板说话,哪里有你张嘴的地方?赶紧的,老子的时间宝贵的很,没时间和你瞎墨迹。”黄经理虎着脸,威胁道。

这时,几个御宝轩的伙计似乎是检查完毕,一个老成一点的伙计走到黄经理旁边一阵耳语,黄经理的脸上登时阴沉下来。

“杨海全,你想干什么?信不信我砸了你的破店,妈的,唬到老子的头上了,东西呢?早上我看的东西可不是这些个垃圾。”黄经理阴测测的威胁道。

闻言,杨海全有些发蒙,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黄经理,你是在找这个东西吧。”见状,杨立恒冷笑一声,见到黄经理开口威胁,登时从怀中掏出了羊脂玉扳指。

黄经理一看,胖脸一抖登时快走两步,想要将玉扳指抢过去,杨立恒早有准备,他向后撤了一步,站在了大街上。

“小朋友,你可别敬酒不吃吃罚酒!”黄经理脸上肥肉一抖。

这一下,杨海全就是再傻也知道事情不对劲了。

他瞄了瞄杨立恒手中的扳指,又看了看黄经理贪婪的嘴脸,登时改变了主意。

“黄经理,我伙计说的没错,这批东西我想起来另有用处,我们不卖了。”

杨海全十分光棍的说道。

“杨海全,你到底还想不想在古玩街混了?信不信我明天就让你这个破店倒闭?答应了老子的事情你说不卖就不卖,你以为你是什么东西?”黄经理的脸色顿时阴沉下来,脸上的肥肉都跳了一跳,他阴沉着脸盯着杨立恒看了一眼。

他现在有点后悔早上没直接拿走了,一想到煮熟的鸭子飞了,黄经理的心里就好像是挖去了一块肉是的,疼的不像话。

“黄经理,你也不怕风大闪了舌头,咱们一没签合同,二没开始交易,我变卦怎么了?难道你还想强买强卖?咬我一口咋地。”

“不卖就不卖,你能咋地。”杨海全梗着脖子,他光脚的不怕穿鞋的,虽然忌惮御宝轩的威胁,但也不是好欺负的货色。

两人的争吵声大了一些,周围的一些店铺瞧见热闹,一个个的都放下了手中的活计走了过来,将几人围在了中间议论纷纷。

“爹了个蛋的,你们几个小兔崽子骂街去边上骂去,扰了老子的好梦你们担待的起嘛?爹了个蛋的,瞎吵吵什么?”就在杨海全和黄经理僵持的时候,一个骂骂咧咧的声音响起。

杨立恒回头一看,却见一个嘴里边缺了一颗门牙,皱巴巴的小老头走了进来。见到来人,围观的众人纷纷给小老头让开了路,嘻嘻哈哈的问好道。

“泰爷,您怎么来了?”

见到来人,黄经理脸色一变,登时有些不好看了。

“爹了个蛋的,好不容易睡个午觉,就被你们几个王八羔子吵醒了。真是晦气,什么毛病。”泰爷骂骂咧咧的说着,陡然见到杨立恒手中的扳指,登时快走两步,一把抢了下来。

杨立恒还没反应过来,便见到泰爷将扳指拿在手中,看的津津有味。

“这可是好玩意啊,羊脂玉扳指,这成色,这质地乖乖有些年头了啊。黄百城,你出息了啊。御宝轩什么时候也干上强买强卖的活了?”泰爷眯了黄经理一眼,后者脸上肥肉一抖,冷汗嗖的就下来了。

“泰爷,您说哪里的话,我这不就捡个漏嘛。”黄经理讪笑道。

这老头叫泰爷,可是春城古玩圈子里的大拿,更是万宝斋的首席鉴宝师,别说他们御宝轩得罪不起,就算是圈内的几个大老板也要弓着身子叫一声爷。

他黄百城一个小小的经理,可得罪不起。

“捡漏?爹了个蛋的,有你这么捡漏的?”泰爷劈头盖脸就是一通骂,他指着像是霜打了茄子一样的御宝轩伙计们,骂骂咧咧的,似乎是出了气,泰爷扭过头对着杨立恒咧了咧嘴,漏出缺了一口的门牙。

“小子,这是你的东西?卖不卖?”

“这是我表叔店里的东西,我看这玩意不简单,就准备让我表叔留着。没想到黄经理三万块钱就想要强买强卖,我表叔自然不答应,这才打扰了您老人家午休。”

杨立恒快速的解释道。

“不卖的对,纯正的羊脂玉扳指本身就价值不菲,这物件估计少说也有几百年的底子了,百八十万差不了。”泰爷对着杨立恒点点头,扭头对着杨海全道。“小杨子,这扳指九十万,你卖不卖!”

噗通。

一旁的杨海全早就听的一愣一愣的了,见到泰爷要出九十万买这个玉扳指,杨海全直接一屁股坐在地上没缓过神来。

九十万!

老天,这东西竟然值九十万!

一想到他差点以三万块钱包圆给了御宝轩的黄经理,杨海全差点没后悔的哭出来。

足足半晌,杨海全这才点头,生怕对方反悔一般。

万宝斋的办事效率极快,就这么一会子功夫,杨海全的手机上便传来了九十万到账的提示。他看了一眼黄百城,一股脑的朝着古玩街外走了出去。

“小伙子眼力不错,有没有兴趣到我们万宝斋来?”

临走,泰爷喜滋滋的捧着玉扳指对着杨立恒问道。

“泰爷,您秒赞了。我就是瞎猫碰上了死耗子,没啥大不了的。我现在还在读书,要是真想干这一行,一定上门找您。”杨立恒憨厚的摸摸脑袋,拒绝道。

对此,泰爷耸耸肩,他饶有深意的看了杨立恒一眼,扭着屁股走远了。

“老子一辈子打雁可从没被雁子啄了眼,小子,这条路黑,当人财路,小心晚上碰见鬼哦。”黄百城眼测测的看了一眼杨立恒,丢下了一句,扭头就走。

杨立恒冷哼了一声,也没在意,扭头进了店铺。却发现表叔杨海全并不在意店里,正捉摸着表叔干嘛去了。便见到杨海全跑了进来,他一把拉下卷闸门,随手将手中的牛皮袋子丢给了杨立恒。

杨立恒一看,直接蒙了。

只见牛皮袋子李装着满满当当的四十五沓火红的老人头,登时让他的心跳快了半拍。

“表叔,你这是干啥。”杨立恒将袋子递给杨海全,后者一撇嘴,硬是往前塞了塞。

“那扳指值九十万,这是四十五万,立恒你拿着钱走,就别回古玩街了。这钱咱叔侄俩一人一半,你别怪表叔贪心就行。”杨海全瞅了瞅窗外,小小声道。

“这怎么能行?”杨立恒拒绝道。

虽然早就知道杨海全肯定会拿出一部分与自己分红,但杨立恒却是没想到这分法竟然是五五开。

“别扯那些有用没用的,那玩意要不是你看出来了,最多也就三万块钱。表叔一下子就拿了四十五万,没啥不知足的。有了这钱,老子也不打算干了,回老家做点小买卖,娶个媳妇都够了。”杨海全美滋滋的说道,。

“可…”杨立恒还要犹豫。

“可什么可?一点都不爷们,你要是不要,老子一把火烧了,就当给你那个死鬼老爹了。”杨海全虎着脸嘎巴嘎巴的点着打火机,大有一言不合就烧钱的架势。

尼玛,这是有钱,霸气啊。

见状,杨立恒哭笑不得。

“额,好吧,那就多谢表叔了。这情,我领了。”杨立恒点点头,他看了看杨海全,真诚道。

“别扯咸蛋,老子怎么眼睛有点进沙子了,草,你小子赶快拿了钱走人,从后门走,黄百城不是什么好东西,别让人看见。”杨海全撇过头,怒道。

杨立恒没说话,他点点头,将钱装进了书包里,这才深深的呼出一口气,扭头扭头朝着外边走去。

而杨海全看着杨立恒远走的背影,却是唏嘘无比,面上有些羞赫。

他对方才的一时贪念感到有些愧疚。

羊脂玉扳指卖了九十万,原本杨海全只想拿出来十万,甚至五万想要打发了杨立恒。

但是现在,杨海全看着真诚的杨立恒,心中复杂难言。

羊脂玉扳指的价值不菲,足足九十万,就算是一些老炮恐怕都眼红心跳,若是碰上他人,恐怕是早就揣进了怀里,死也不肯拿出来。

若是这样,他杨海全又能怎么样?

除了承受御宝轩的怒火之外,他杨海全别无选择。

没有人比杨海全还要知道杨立恒母子到底缺钱到了什么样的地步,但就算是这样,杨立恒也念着自己的一时善心,愿意为自己出头。

“好孩子啊。”

杨海全唏嘘道。

↓↓↓↓长按识别下方二维码或点击阅读原文,继续阅读后续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