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原小说推荐虚拟社区

关于新书的二三事

猫腻2018-11-11 15:35:59

有关新书……


首先是一句题外话,前几天说到美人儿,我忘了钟楚红,这个真是不可原谅,红姑是少有的,我可以为了她的颜而把她主演的一部烂片看完的人。


比较类似的事情是,我前不久为了看奥黛丽赫本把龙凤配这部电影看完了,那可能是比利怀尔德最糟的片子吧……


说回正题,因为上一条微信的评论,我忽然动了心思,把择天记翻出来看了看,发现真的很好看啊,像魔帅对黑袍的感情,啧啧……


和择天记比起来,庆余年里的一些情感关系,其实是比较生硬的,因为那时候没经验嘛……庆余年都写了十年了,时间跑的真快啊。


说回庆余年,那时候每卷写完了,都会来一个卷末总结,这个良好习惯一直保持到将夜,择天记没有了,不是态度变差了,唯一的问题还是时间没了。


这次重看庆余年,在第四卷的总结里看到了一段话,纠正了我的某些错误记忆。


在那个卷尾语里,我说自己准备写三本小说。


第一本已经写完了,朱雀记讲的是:好死不如赖活着。第二本庆余年讲的是:活着是件很稀罕的事情,所以要活的爽利。第三本准备讲的是:如何才能活着,是个在死中求生的故事。


在后来的写作过程里我也提到过这件事情,我一直以为我要写的第三本是:人应该如何活着——这是间客的故事。


现在想来,原来我当时就准备写的是择天记的故事,这才是死中求生。


兜兜转转,回到最初,我写的都是我想写的。


新书也应该这样,要好好写,随自己性子来写,要写好的东西。


哪怕飞剑,也要落在山里,虽是世外,还是要有都城。


是的,毫无预兆,全无来由,很任性地,我就决定了:十月十五号发新书


我希望新书的故事朴实有力而不简单,能够在好看两个字上走到新的境界,因为如果不出意外的话,这大概会是我最后两部三百万字的大长篇了……


我四十岁了,这种大长篇快写不动了。当然,以后还是会写小说,只是和很多朋友聊过,可能会写相对短些的,哪怕是长篇,也希望能压到一百二十万字左右,就像小时候我们看的长篇武侠小说那样。


黄易之后,网文时代才会有大长篇,有的评论家可能认为是水,我不否认有这个影响,但如果仔细分析,你会发现,玄幻是写世界的,要真把一个世界写明白,确实需要这样长的篇幅。


扯远了,说回新书吧,是仙侠,也是玄幻,大家都知道,我是不受题材限制的人,主要写的是故事与描述对象。


这次的描述对象会有剑,有少年,有少女,有童子,有帝王将相,没有才子佳人,有悲欢离合,没有阴晴圆缺,有老东西,也有小崽子。


故事无法剧透,但是……答应过某些读者,男主角绝对帅的一逼。


书名还不能说,我能说的是,对该书名我不是百分之百满意,但引申出来的意思,我万分之万的满意。


还有一个月,我来认真地思考,准备,准备的过程里,我会经常地与大家交流的。


上个月的时候,郭怒说,几个月了,你得存稿五十万字吧?我说……@#¥¥#¥%%%¥#


存稿别指望我,好看的故事可以稍微指望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