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原小说推荐虚拟社区

2016年·江西文学观察

风雅江西2018-08-09 15:38:03

2016年,江西文学整体呈现出欣欣向荣的气象。文学活动、文学扶持工程创意迭出,文学创作稳步前行,文学新锐不断出现。传统品牌活动“谷雨诗会”的内容越来越丰富,诗歌研讨会、诗歌朗诵会、主题诗会、诗人采风,江西的春天诗意盎然。重走长征路江西段采风活动、纪念红军长征胜利80周年作家红色赣州行,使江西的红色文化与文学的情缘愈来愈深。江西省作协推出了各类文学扶持工程大力助推江西文学的发展。本年度组织出版了《锐力·文学江西》丛书,为具有一定创作成绩的青年作家出版第一本书,《江西文学精品丛书》第三辑等。创作上,佳音频频,陈世旭、宋小词、温燕霞、阿袁、王芸、樊健军、杨剑敏、傅菲、安然、朝颜、邓诗鸿、刘勇等人的作品获得广泛关注,转载、获奖或上排行榜,显示出江西走向全国文坛的脚步执着有声。

一、 小说

长篇:回眸历史的细处

江西的长篇小说,关注现实的一直很少,大多侧重历史文化的挖掘,今年亦是如此。江华明《尖锐的瓷片》通过一条弄堂里几户家庭命运的跌宕起伏,展示20世纪50年代末至改革开放初期近半个世纪瓷都人的生活图景,将瓷都历史、陶瓷文化、民俗风情与生命感悟交织在一起。第一人称叙述增强了触摸历史的真实感,语言凝练传神,比喻极富有想象力。如何让“我”的身份和成长经历更有利于瓷都文化的表现尚可进一步挖掘。温燕霞的《珠玑巷》一改往日的现实主义风格,首次采用“穿越”的形式将历史与现实交织进一个充满玄幻色彩的传奇故事里。她借助“再生人”的奇思妙想,让人物穿梭于南宋与当下的时空中,融宫斗、权谋、爱情、历险等多种元素于一体,从中可窥见作者丰厚的生活积累和强劲的想象力。小说的传奇色彩浓郁,时尚元素很多,故事波谲云诡,叙述腾挪闪扑,确是引人入胜,显示了作者驾驭长篇的游刃有余,但若能让叙述再集中些,思想的沉淀再多一些就更好了。吴仕民的《铁网铜钩》通过鄱阳湖畔的两大渔村——铁网朱家、铜钩赵家之间的宗族争斗故事,再现了民国时期渔民们的生存图景和社会百态,并通过他们的命运反映时代的变迁。小说对鄱阳湖的民俗风情、历史陈迹、传说逸闻以及渔民生活状态的描写丰富而细腻,并对宗族文化、儒家文化的利弊进行了一定的思考。在民俗风情与故事发展的有机交融以及人物语言的个性化、心理描写的深度上可进一步完善。程维《海昏:王的自述》“我”——汉废帝刘贺——讲述自己从王、帝到庶人、侯的短暂又悠长的人生故事。重返人物内心,触摸生命本真,关注人物起伏跌宕命运中的人性显露,是本书的特色,也是优秀历史小说的必然之途,而作者一贯的诗性语言、独特意象更是锦上添花,但在历史人物本身的悲剧性及作品所开掘出来的悲剧力量方面尚有提升空间。

中短篇:直面坚硬的现实

与长篇小说相比,中短篇小说的成绩则非常显著,转载、获奖的较多,而且紧贴着现实前行。据不完全统计,2016年,江西省作家共出版中短篇小说集10部,在省外刊物上刊发中短篇小说30余篇,有将近10篇次被《小说月报》《中篇小说选刊》《北京文学》(中篇小说月报)《长江文艺·好小说》等转载。2016年获奖或上各类排行榜的有陈世旭、宋小词、樊健军、杨剑敏。

陈世旭的短篇小说《欢笑夏侯》和宋小词的中篇小说《直立行走》为江西文坛赢得了诸多荣誉。《欢笑夏侯》被《新华文摘》转载,又荣登《北京文学》月刊社主办的“2016年中国当代文学最新作品排行榜”。小说讲述一个爱傻笑的差生逆袭成为社会能人,最后又沦为阶下囚的故事。作者通过这个“小人物”写出大世界,艺术上独具匠心。夏侯颠倒的世界观价值观的背后是权力的腐败,更是人心的被腐蚀,社会道德准则的集体塌陷,引人深思。《直立行走》获得《当代》文学拉力赛“中篇小说年度总冠军”,还登上了“2016年中国小说学会中篇小说排行版”和2016年度“《收获》文学排行榜”。小说直指城市底层青年艰难的生存图景。农村女孩杨双福为谋取城市生活空间与城中村青年周午马苟且交往,周母为争取拆迁补偿房面积授意二人结婚。在与城管的冲突中,杨双福失手打伤执法人员,最后落得了锒铛入狱、客死他乡的结局。小说的标题“直立行走”富有意味。直立行走是人类从动物进化到人的重要标志,在形体上都能直立行走的现代人,在精神上如何直立?那是需要物质基础的。这个命题真实而尖锐。作者不同于启蒙知识分子那样对大众持纯粹批判的立场,而是特别真实有力地将物质因素和人的尊严关联起来思考。

江西女性小说家无愧为文坛“半边天”,除了上述的宋小词外,还有温燕霞、阿袁、陈蔚文、王芸、杨帆等,都成绩斐然。温燕霞今年发表了3篇革命题材小说。发表在《人民文学》的《水莲》讲述了在中央苏区最为艰难的岁月里一个懦弱的客家女性成长为革命战士的故事。小说在叙述上朴实无华,细节扎实生动。《李命大》讲述一个烈士孤儿被辗转相救、九死一生的故事,它采用历史讲述和真人采访相互对照的方式,将一个真实的生命从枯燥的历史材料当中解放出来。陈蔚文的《我向命运说声好》通过一个中年机关工作人员大彭的视角观察其年轻的表弟石头的商海浮沉生涯,思考时代的困境和青年的出路。冷静平缓的语调中透着悲哀。王芸的《架花》是一篇富有后现代气息的小说,记者采风,高速堵车,女记者和男县长的感情,微博曝光,传统而神秘的乡村民俗,这些不同时空的元素被聚合在一起。《局部有雨》最为精彩的是对退休老人微妙心理的观察。上述几位女作家从写作立场和风格上来看,性别倾向并不明显,而阿袁、杨帆则不同。阿袁对女性心理的观察和描述细腻而深刻。《师母鄢红》中,高考落榜的鄢红处心积虑地熬成了教授夫人。《苏黎红小姐》中在成长中备受冷落的女儿对母亲嫌恶多于同情,但最后还是接受了母亲晚年同住的请求。杨帆的写作逐渐成熟起来,不再将人物放在一个混沌的环境中冲撞和坚守,而是有意识地去探索他们的精神世界。《后情书》探索一个中年女人陷入绝境后如何寻找出路,《摇晃的浴室》从母亲的黄昏恋这个看似简单的家庭故事去管窥复杂的社会问题。小说以“摇晃的浴室”命名,有着很深的寓意。浴室是私密的个人空间的象征,摇晃二字则意味着母亲风雨飘摇的晚年。

近年来,随着社会转型脚步的加快,城镇化进程中人们的生活及精神的变迁成为作家关注的热点。城镇化所带来的不仅是生产生活的转型,更是深刻的文化转型,传统的伦理道德、家庭文化、人际关系等受到严重的挑战。樊健军一直书写乡村,紧贴现实创作。《洗尘宴》再现了农村中非正常手段暴富的年轻人与村干部上演的“欺世盗名”闹剧,思考了乡村和城市的空间断裂所造成的农民道德断裂的问题,对宁小雪从一个普通的坐台小姐到拥有百分之二十股份娱乐城总管的身份变迁所带来的心理复杂性的描写值得进一步探索。《梨花继娘》讲述乡间一对没有血缘关系的母子故事,是一首乡村的抒情曲,《请保持沉默》则将乡村的封闭、禁锢和冷酷的一面表现出来。宋小词的《一把薄刀》注目城市扩张、农村土地被征所引起的农民生活震荡的问题。农民马德蹄面对失地的恐慌,是因为土地对农民来不仅是物质来源,还是精神家园。

此外,本年度江西小说界还有一些可圈可点的作家作品。丁伯刚《城市与狗》富有隐喻性地选择了一条狗来讲述城市生存之道,具有浓郁的卡夫卡的味道,虽然写的是狗,但折射出某一类人的性格和生存状态,意味之深厚,讽刺之辛辣,令人印象深刻。陈然《隐身人》讲述追求自由的隐身变成了消灭自我的隐身,寓意深刻。此外,在新生代作家中,王明明的小说集《舞翩翩》、樊专砚的小说集《卖汗人》都入选《锐力·文学江西》丛书,文非今年发表了《空中花房》《金手指》《水边的芦苇》三部作品,显示出创作的潜力。

二、散文

本年度,江西散文家在关注本土历史文化、聚焦社会热点问题、掘进人性灵魂的深度方面均有所提升。众多作家的散文饱含着真情挚爱,叙述了赣鄱大地的历史文化风景及名人轶事,而他们对人心灵深处的煎熬与疼痛的描述,渐渐形成更有厚度的思想和更为丰富的内蕴。散文中表现出隐忍的忧伤之美、猛烈之后的冲淡之美、参透生死的豁达之美等。这些是在岁月的洗礼和磨砺中渐渐形成的,而新世纪以来社会各方面的极大发展以及由此带来的很大的宽容度,也使得散文作家的创作能够全面深入地将个体精神和情感以较为自由的存在方式和主体化的抒写方式表达出来。

对历史文化题材的关注

江子近年来发表了多篇历史文化散文,对历史真相、文化真相的向往,以及对于真相探入的能力,使得他非常勤勉地搜集了许多宝贵的第一手材料,从而能够对历史和文化有一种解剖与提炼的功夫。江子天性中有一种还原细节的冲动,他饱含深情地将枯燥的历史生动化,对史料进行合理的想象与推测,在时间和空间的行走中寻找出其中蕴含的秘密,试图拼接出一幅真实的图景,以此来构筑自己的散文王国,做得非常成功,比如今年发表的《景德镇:都昌会馆》《梅关处处》《去梅雨潭》《青花,诗人们》《一个法国传教士的景德镇》。另外,李晓君的《醉翁记》、洪忠佩的《徽州的居所》、朱强的《谁见幽人独往来》也都属于此种类型的佳作。

夏磊的《回到地坛》在个人史的书写中回望地坛的历史意义,充满了浓郁的家国情怀。他的《遥远的婺源》在徽派民居、徽派四雕、徽派方言、徽州商人等的具体描述中提炼出徽文化深厚的意蕴。哲理在诗意中提炼,诗意在哲理中流淌。夏磊的散文精致短小,寓意深邃,散发着亦儒亦道的书生气,这与其独特的人文情怀和人格修养有关。

丁伯刚的长篇散文《山中读杜》对杜甫的诗歌进行了颇有深意的解读,散文呈现出身与心的双线结构模式,明线是身体层面的叙事,暗线是心灵层面的叙事,全篇用杜甫的诗歌串联而成,从不同时期不同风格的杜诗中,洞悉杜甫的政治抱负与个人情感遭际,并由种种感受及提炼出来的哲理,与作者当下旅游的所闻所见所感水乳交融,在回望杜甫的个人史当中,捕捉到杜甫的生活年代与当下社会彼此相通的精神内核。作者在精神层面将二者打通,在身与心的交融当中,与古人对话,走进杜甫的心灵世界,并从中汲取人生智慧。

对心灵的剖析和解读

在2016年的散文写作中,对于人物的描写依旧能够体现散文家对于生命本身的思考和悟力所能达到的程度。从散文中所回溯和抒写的人物来看,其中,既有对历史深处人物的重新解读,也有对现代背景下的人物的判断和展示,但是,最动人心魄的部分,还是对自身及身边亲人的情感世界的解读。王晓莉的《随笔四章》,陈蔚文的《瑜伽课》《自在》,朝颜的《越来越轻》《你的世界是一把漏雨的伞》,王明明的《生长之痛》都属于比较出彩的作品。而浇洁的散文则更加鲜明体现了对人性与情感更为深度的剖析。

2016年浇洁以笔名“吴洁”发表的散文《撕裂你的心,坦荡荡》,是一部个人情感史,深刻描画了作者悲伤哀怨的心路历程。文中书写了一对再婚夫妻心灵的煎熬与疼痛。他们各自带着与前任的女儿重组家庭,从最初的短暂甜蜜到后来的龃龉、怨怼,再升级到互相责骂、殴打和报复对方的孩子,彼此都伤痕累累,严重损害了身心健康,也让两个孩子的心灵受到了严重的伤害,这段坎坷挫折的情感之路令人唏嘘不已。《父亲的病》同样关注家庭问题。这两篇散文延续了浇洁之前的风格,在写作中始终涌动着一种爱的暖流。她用自己的真实情感来抒写一种朴素、简洁的爱和爱本身的魅力。在她的散文里,对命运的膜拜、对生活的妥协、对幸福的守候,无不与爱相关。

2016年,在武向春连续发表的《尘埃落满寂寞花开》《旖旎风情不知出自谁手》等5篇关于民国时期政治与文化名流爱情的系列散文中,分别描写了张爱玲、丁玲、萧红、凌淑华和章亚若的波澜起伏的情感故事。作者对历史人物内心的把握是以女性心理为参照的,溢满了对女性的深刻理解与疼惜之情,对陷入情感困境中的女性有着深入肌理的分寸拿捏,并以一种尽量客观的叙述笔调还原了她们的精神世界。在作者笔下,人物的性情所致,加上历史的机缘巧合,使得她们的爱情注定要走向某种宿命的结局。由于作者对古典文学稔熟于胸,在描写人物境遇和遭际时,总能适时引入相关作品,找到彼此相通的精神内核,使散文中的人物显得更为立体饱满,诗意缱绻。

新作品新现象

傅菲的最新散文集《大地理想》,是作者在福建浦城县一个郊区山村里住了一年半之久,潜心而作的文学作品。它的风格让我一度想到了《瓦尔登湖》。作者的心愿是“做一个大自然的布道者”,他远离喧嚣的尘世,在书中描写了自然风光这一与俗世社会并存的“平行世界”,如同一笔宝贵的非物质文化遗产,当有一天这些物种和景观都灭绝之际,我们庆幸还能在他的《大地理想》中找到精神的原乡!《大地理想》以传统经典审美贯彻始终,语言富有诗性,每篇都生机盎然,情感细腻真挚,描写细致入微,饱有对生活的热爱。自然的美,四季的轮替,内心湖水般的宁静,星空永恒的孤独,时间对万物的摧毁,是本书讲述的核心。这是一本讲述人与大自然关系的书。


作者呼吁人们用慈爱之心和敬畏之心与自然相处,倡导人们树立人与自然合为一体的整体感,而不能擅自脱离自然的轨道,肆意破坏它,这是对我们赖以生存的自然环境的伦理上的责任感。《大地理想》的销售量很高,是本年度散文出版发行上的一个亮点。

新星散文写作者以朝颜、谢宝光、周冲等为代表。2015年《民族文学》年度奖于2016年在北京揭晓,朝颜的散文《当花瓣离开花朵》获奖。2016年4月,谢宝光获得第四届井冈山文学奖新锐奖,安然荣获《北京文学》重点优秀作品奖。还有夏磊、简心等人的散文获得第五届“井冈山文学奖·作品奖”。周冲今年专注于微信的软文写作,目前经营“周冲的影像声色”公众号,有粉丝60多万。

此外,对社会热点的关注也是本年度散文写作的题材之一。朝颜的散文《你的世界是一把漏雨的伞》对留守儿童引发的社会问题进行了深入探讨,詹文格的散文《进城去种田》对农民工与城市化的问题进行了反思,表达了自己独有的主体意识和深沉的人文关怀。

三、诗歌

2016年江西诗坛,既活跃着声誉日隆的中坚诗人,更有蓬勃向上的活力新锐。相对其他文体而言,诗歌写作者的群体更为庞大,他们的作品大量地在专业诗刊和文学报刊发表。据不完全统计,2016年出版的诗集有20部,范剑鸣的诗集《向万物致敬》、五里路的《金盆形》、刘义的《明月之诗》入选《锐力·文学江西》丛书,三子的《镜中记》入选《江西文学精品丛书(第三辑)》。

诗界乃至文学界的活力在于不断地涌现新鲜力量,第四届江西省青年作家改稿班闪现着许多年轻的面孔。“80后”林珊依凭在《人民文学》发表《小悲欢(组诗)》而引发关注。她通过细腻的观察和体悟,传递出细密的疼、纯净的思,肃穆、哀挽。《江南诗》推出“江西高校诗人作品辑”,意味着向茗、卢游等“90后”集体正在走向诗界。“70后”邓诗鸿、林莉展示着蓬勃的活力。邓诗鸿不仅斩获“2015江西年度诗人奖”,还在《诗刊》《北京文学》等刊物发表组诗。他的《苍茫是我一个人的事》呈现出孤寂、辽远的底色,对人生的体验多了淡然与澄明。林莉以《短句》为总题,在《人民文学》《诗刊》推出组诗,以丰富自己的“诗歌王国”。在散发细腻、柔韧、疼痛的气质的同时,她的诗歌多了对普通人与事的关爱。“60后”颜溶依旧如“永动机”一样,诗歌见诸《北京文学》《星星》等刊物。他的《飞行的空间(组诗)》有着透彻的生命感悟力,穿越世俗的表象,直指人心。还有一些诗人的作品,张扬着亲情、爱情、友情以及家园意识,既传达出他们对诗歌的独特体认,也丰富着江西诗歌的多元态势。如,朱仁凤的《一张中国农民的脸》、龙泉的《天秤座》、左拾遗的《漫说垂钓》、石立新的《香油洲(组诗)》、雁飞的《我乐于安享这秋天的沉寂》、王彦山的《中年之痒(组诗)》、吴素贞的《清醒记(组诗)》、漆宇勤的《无力感》,等等。歌颂革命历史重大题材、具有主旋律文学特征的政治抒情诗,是2016年江西诗歌成就的又一表征。如胡刚毅的《罗霄山脉》、圻子的《仰望与倾听》等作品意境开阔、思索深沉,洋溢着诗人浓郁的革命英雄主义情怀。老德、汪峰、熊国太、王小林、布衣等中坚诗人秉承低调的写作姿态,不再追求数量,专于诗歌的韧性。他们看似在做减法,其实是成就诗歌中的“重”。

2016年,江西诗歌生态依旧良好。活动十分活跃,且越发注重学术研讨。“再出发:南昌诗派研讨会”“起于八十年代——灵山诗群研讨会”、萍乡诗歌创作研讨会等有力助推本土诗歌发展。江西(灵山)谷雨诗会、江西吉安(渼陂)“燕京杯”谷雨诗会、第四届江西林恩谷雨茶诗会、“三清天下秀”诗文创作朗诵会等活动为江西诗人交流搭建了交流平台。“让诗走进画里——游华作品研讨会”,使得“作家跨界”现象进入学界视野。本土出版社持续关注本土乃至全国诗歌的发展,江西高校出版社推出《2016江西诗歌年选》,百花洲文艺出版社成立北京诗歌出版中心,出版《2016年中国诗歌排行榜》。刘晓彬、龚奎林、陈茜、木朵、曾纪虎等江西学人躬耕于诗歌评论的原野。

回顾2016年江西诗歌,我们在欣喜之余也应看到,写作者虽然众多,但产生重要影响的甚少。一些诗歌局限于空洞的抒情,盲目地歌颂与赞美,甚至插科打诨,讥讽、嘲弄小人物,缺乏悲悯情怀,更缺少用诗歌洞察世事、人生的思考力。自媒体及微信带来传播便捷的同时,也使一些诗歌写作者失去打磨的耐心,举着创新的旗帜“嘲弄”诗歌的现象屡见不鲜。可喜的是,江西诗坛中的优秀者在自然、生命、生存、人性中不断体悟、追忆、吁求和审视,正在向更开阔的、尖锐的地带开拔。

四、网络文学

2016年江西网络文学依然保持着良好的发展态势。一大批江西籍的网络文学作者活跃在各大网络文学平台,以80后、90后为主。从创作题材来看,玄幻题材的创作依然占据主流,题材的集中度进一步得到强化。现实题材、历史题材和言情题材在网络小说创作中尚未能与玄幻小说抗衡。这种创作状况不仅仅是江西如此,全国的形势也是如此。

玄幻题材继续绽放

网络文学的繁盛景象,玄幻题材当记头功。玄幻小说的创作和更新连续性比较强,并且拥有稳定的读者群,点击率也颇高。2016年江西网络小说的玄幻题材创作中,诸多网络作家都练就了各自的“独门绝技”,在情节设计、虚幻世界的构造等方面各具特色。方想的《五行天》,犁天的《三界独尊》,净无痕的《太古神王》,寂无的《校花之贴身高手》《美女总裁之贴身高手》,太一生水的《万古至尊》《天神诀》,独悠的《武器大师》,花三朵的《暴力小仙后:上神,我不下蛋》,百里玺的《仙城之王》,纯情犀利哥的《绝世邪神》等都在2016年持续更新,表现出了江西网络作家在玄幻题材方面不俗的创作实力。

现实题材蓄势待发

现实题材是传统文学的重镇。近十多年来,发展迅猛的网络文学在面临与现实题材创作的正面交锋中,却屡屡遭遇尴尬的境地。江西网络文学在现实题材的创作中也并不占据主流,但齐橙、天堂羽、夏言冰等人的创作还是让我们看到希望。齐橙的《大国重工》获得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组织开展的“2016年优秀网络文学原创作品推介活动”评选出的优秀作品第五名。作者擅长让主人公以现代超前意识和技能穿越到30多年前,创造出一种颇具陌生化审美效果的现实题材。天堂羽的《佣兵之王都市行》目前已经完结,整部小说共有1609章。这部小说故事情节引人入胜,人物刻画细腻,语言凝练。夏言冰的《一路青云》也是以穿越手法写现实题材,通过穿越带给现实题材新的小说魅力。

历史题材嫁接新花

历史题材是传统文学创作的一方沃土,但是在网络时代,历史题材的创作出现了许多的变异。架空历史而不必拘泥于历史史实,穿越、玄幻、武侠等各种写作元素都可以堂而皇之地嫁接在历史题材之上。2016年,上山打老虎额、圣者晨雷奉献了《唐朝小官人》《庶子风流》和《大宋风华》等历史题材小说。他们的创作避开历史题材的大量考证工作,充分发挥想象实现作者们的虚构历史,躲进历史的小楼开始自己的梦想之旅。

都市情感题材缤纷演绎

江西网络作家在2016年奉献出了多部都市情感题材作品,上晚妆的《墨总的保镖娇妻》,木子喵喵的《我想和你过好这人生》,番茄的《极品美女爱上我》《神级护卫》,天崖明月的《美女的近身狂兵》等作品都在网络上不断更新,吸引了大批读者。这类网络小说以现代人的恋爱和婚姻经历为主要内容,繁华与喧闹、摩登与奢华为故事的主要背景,主要表现和挖掘在社会变革中人们的情感迷茫和困惑。与传统的都市情感类小说相比,网络文学里的都市情感题材小说在描写情感方面往往比较夸张,以近乎“虐恋”的方式进行情节构架,以超越道德底线的情感处理方式进行爱情的书写,他们写都市但不局限于现实感的都市。

儿童幻想题材一枝独秀

在江西儿童文学的创作队伍中,金朵儿是逐渐成长起来的年青一代作家中的佼佼者。她的创作历程起步于网络文学,近几年发展迅速,逐渐成为江西儿童文学界的一颗新星。目前已出版《纹在疼痛上的阳光碎片》《你的时光灿若繁花》等多部长篇青春小说,以及“小贝卡奇遇记”系列、“梦之旅”系列。2016年她完成了儿童梦幻题材作品《小飞鱼蓝笛》。这部作品共有47章,被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评选为“2016年优秀网络文学原创作品”向公众推介。作者在主人公蓝迪身上赋予了浓浓的传统亲情,并融入现代儿童具有的机智、勇敢等品质。

五、影视文学

2016是江西省全力扶持影视剧创作的关键一年。《江西省国家电影事业发展专项资金扶持电影创作生产实施细则(试行)》是省内出台的第一个专门扶持电影创作生产的重要政策。电影《我在这里等你》获加拿大欧亚国际电影节最佳摄影奖。我省参与投资的电影《澳门风云3》在国内热映,票房11亿元。我省参与投资的动画电影《马小乐之玩具也疯狂》在院线上映,票房742万元。电视剧《破阵》获第28届中国电视金鹰奖优秀电视剧奖。微电影屡获国际大奖,已入第一方阵。电影《建军大业》正在摄制中。

由上饶市政协创作、著名摄影师王伟华摄制的主旋律电影《我在这里等你》,立足上饶原生态风光,围绕发生在“中国最美乡村”婺源的一段唯美爱情故事,着力刻画了婺源彩虹桥、篁岭、江岭、江湾、茶园、鸳鸯湖等美景。影片将婺源这个徽文化保留最丰富、最完整、最具原生态的美丽乡村展现得淋漓尽致,每一个镜头都令人神往。

由南昌导演张刚执导的《阿满》系列喜剧风靡全国,至今仍保持着中国电影史上最长喜剧系列电影的纪录。2015年由其子三刚导演的作品《小满的故事》在南昌拍摄,未启用大明星是影片的一大软肋,却得到南昌本土电影院的支持。《马小乐之玩具也疯狂》是由黄军执导的动画电影,主要讲述马小乐由于一次意外穿越,回到了爸爸的小时候,继而展开的一系列啼笑皆非的故事。

2016是我省著名剧作家刘勇创作极为丰硕的一年,创作了32集电视剧《想说爱你不容易》、电影《血色风暴》。2016年12月6日,33集电视剧《硝烟散尽》(原剧名《北上海1950》)在北京台影视频道首播。该剧由刘勇、李志川联手创作,根据发生在上海的历史事件改编,讲述了解放不久的上海为安置近万名由乞丐、盗贼、娼妓、交际花、黑帮分子、黄牛、无身份盲流、吸毒者、流浪儿童、国民党军政人员及家属子女等组成的游民,将他们迁移到苏北滨海20万亩荒地,组建新人村垦荒劳动的故事。该剧取材独特,好评如潮。

知名女作家张芸创作的剧本《绿梦情》被省文联评为江西省电视剧重点扶助项目,已和北京东方全景文化传媒有限公司签约,预计在十月份开机拍摄。2016年第三期《中国作家》影视版发表了2015夏衍电影文学奖获得者史俊创作体会文章《鄱阳湖畔编织电影梦》。

近年来,江西本土的微电影文化氛围日益浓厚。喜好微电影,拍摄微电影的人才队伍日渐壮大,许多制作精良的微电影在国际舞台屡获大奖。2016年由我省企业文联组织选送、省影视家协会组织报送的新钢集团公司作品《盼》和江铃汽车集团公司作品《最美全家福》分获第四届亚洲微电影艺术节作品类评奖的二等奖、三等奖。在中宣部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主题微电影征集展示活动,由中共上饶市委宣传部选送的微电影作品《那杆秤》荣获30分钟类三等优秀作品。为推动全省微电影创作、发掘优秀影视人才,从6月份起,江西省委宣传部、省网信办、省新闻出版广电局、省广播电视台联合组织开展第二届“中国梦·江西风景独好”微电影大赛,面向全国征集微电影作品。南昌市政公用集团江西华赣文化旅游传媒集团有限公司获一等奖,中影阿满影视文化(北京)有限公司、南昌市艺术创作研究所获二等奖。

六、戏剧戏曲文学

2016年,江西戏曲戏剧界迎来了第六届江西艺术节·第十届江西玉茗花戏剧节。本届艺术节上,共有26台精品剧目悉数登场,全省11个设区市均有剧目入选,展演作品数量为历届之最。参演单位既有国有院团,也有民营剧团,展演作品几乎涵盖我省现存所有剧种,无论是题材类型的丰富性还是表演形式的创新性都有全新的突破。

为迎接建党95周年,姜朝皋创作了大型畲歌戏《热血山哈》和大型现代戏《血路芳华》。前者以第一次反围剿为背景,讲述了一对畲族恋人在时代变革中对理想信念的坚定追求;后者以当年的红西路军女战士、今天的烈士陵园守墓人郝秀英的人生轨迹为经,以不同时代的历史风云故事为纬,用现代和历史时空交错的艺术手法,展现惨烈悲壮的西征之战和女战士们的传奇人生。王恩施则独辟奚径,创作了大型采茶戏《罗山和他的女婿们》。该剧以高安抗战为背景,讲述罗山不忘救助之恩,坚持为抗日烈士守墓,同时将报恩之心投入到当地山村发展的动人故事。

乡土题材方面,江西省话剧团倾力打造了大型史诗级话剧《遥远的乡土》,讲述了清代道光年间天宝县白鹤村的一段传奇故事。由江西省鹰潭市演艺有限责任公司和乐平市赣剧演艺有限责任公司联合打造的赣剧现代戏《青山作证》,讲述了一个发生在当代的愚公故事,这也是著名编剧家姜朝皋的一部力作,作品雄浑悲壮,感人至深,极富当代教育意义。

2016年是被誉为“东方莎士比亚”的明代戏剧家汤显祖逝世四百周年。2015年10月,国家主席习近平在英国访问时提议“中英两国共同纪念汤显祖、莎士比亚这两位文学巨匠逝世400周年,以此推动两国人民交流、加深相互理解。”按照习近平总书记的指示和省委、省政府的部署,抚州市紧紧抓住这一契机,策划了44项活动,向世界讲好抚州文化、中国故事。精心改编的乡音版《临川四梦》,在艺术创作上进行了大胆革新,演出效果较好。由南昌大学艺术与设计学院、赣剧文化艺术中心创作改编的赣剧《红珠记》,也取得了不凡的成绩。在经典戏曲的现代改编方面,江西戏剧界进行了有益的探索。

江西地方戏曲有着辉煌灿烂的历史,被誉为“中国高腔的发源地、南方采茶戏的兴盛地”,为推动中国戏曲的发展作出了重要贡献。为振兴江西地方戏曲,弘扬优秀传统文化,江西采取了一系列措施,比如今年举办的赣南采茶戏专业演员研修班、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项目——东河戏传承暨教学授徒仪式、著名赣剧表演艺术家胡瑞华收徒拜师仪式。此外,根据《国务院办公厅印发关于支持戏曲传承发展若干政策的通知》精神,省政府办公厅2016年12月30日印发了包含9大部分共20条具体内容的《意见》,力争通过“二十条”在巩固江西戏曲大省地位的基础上再创我省戏曲发展的新辉煌。

七、文学评论

2016年是江西文学评论收获颇丰的一年。文学理论研究方面,叙事学研究、马克思主义文论研究、文学地理学研究表现出较强的开拓创新精神。江西享有“叙事学重镇”之美誉,继“中国叙事学”“空间叙事学”学科建构之后,近年来江西学者又将视野拓展到“听觉叙事”和“中西叙事传统比较叙事研究”。2016年底,傅修延主持的《中西叙事传统比较研究》国家社科基金重大项目开题暨专题学术研讨会在江西师范大学举行。此外,他还主持了国家社科基金重点项目“听觉叙事研究”,今年发表的《论聆察》和《为什么麦克卢汉说中国人是“听觉人”——中国文化的听觉传统及其对叙事的影响》,是继《论音景》、《释“听”》之后的又两篇力作。赖大仁的《马克思主义文论研究的当代困境与理论反思》,是其主持的国家社科基金重点项目“当代文学理论观念的嬗变与创新研究”的阶段性成果。他还对当代美学研究的观念与方法、反本质主义语境下的文学本质论进行了探讨。文学地理学学科建设问题,是夏汉宁近十年来一直在思索的问题。夏汉宁和以他为学术带头人的研究团队,在文学地理学实证研究方面已经取得了颇为丰硕的成果。他的《夯实文学地理学学科建设的基础》一文阐述了如何夯实文学地理学学科建设的基础。

文学批评研究方面,2016年江西学者尤其是一批年轻学者在《文艺报》《光明日报》《中国社会科学报》等报刊上发表多篇有见地的文章,对我国当前的一些文学现象以及文学批评状况进行了比较深入的分析和评论,表现出较强的批判精神和深切的人文关怀,如赖大仁的《现实主义文学的批判精神及其当代意义》《坚守大众文艺评论的价值取向》、苏勇的《问诊文学批评的现状与格局》、肖明华的《“没有文学的文学理论”也是文学理论?》、卢普玲的《中国传统叙事与批评的当代意义》、李洪华的《筋骨·道德·温度——谈文艺创作的三个维度》、詹艾斌的《拒斥当代文学批评的相对主义》等。

作家作品研究涉及小说、戏剧、影视、网络文学等领域,如李洪华的《转型时期大学叙事小说的叙述声音与话语方式》,俞佩淋的《论“伤痕”“反思”电影中的知识分子形象》,颜敏、张明智的《重返历史现场:“五七干校”文学的散文叙事》,龚奎林《论“十七年”小说的艺术改编与媒介传播》,王龙洋、颜敏《论传媒与现代职业作家的身份认同》,江腊生的《在“高兴”与“不高兴”之间———贾平凹小说<高兴>的多重焦虑》,陈丽芬的《新时期以来革命历史戏剧创作的突破与未来发展趋势》,吴国如、涂苏琴的《新世纪网络文学非理性创作特征论》等,这些论文从不同视角切入、运用多种方法解读中国当代作家及其创作。

2016年是红军长征胜利80周年,长征题材文艺创作成为文论界关注的热点之一。4月,由中国文艺评论家协会、中国文联文艺评论中心、江西省文联主办的“纪念长征胜利80周年暨长征题材文艺创作研讨会”在赣州举行。来自全国各高校及相关单位的专家们围绕长征题材文学创作、影视创作、主题性美术创作、革命戏剧以及长征精神研究的文化哲学展开了研讨。周平远、赖大仁、杜吉刚、卜谷等江西学者,分别作了题为《从<红军长征记>谈长征题材创作的艺术创新问题》、《长征题材文艺创作的立意与类型》、《长征题材影视创作中几个急需努力的方向》、《赣南红色题材亟待抢救性挖掘与持续性创作》的发言。

(《年度文情报告》课题组成员:倪爱珍、俞佩淋、袁演、李贤平、罗小华、赖华先、张泽兵、汤建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