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原小说推荐虚拟社区

利剑出鞘势不可挡,傲骨凌云热血如初

同道阅读2018-11-24 12:32:53

“咚!”

一根成年人手臂粗大的灰黑色木棍,狠狠地砸在一个模样清秀、眼神倔强的少年后脑勺上,直接将他砸趴地上,昏了过去。

“呸,让你个傻子多管闲事,看楠爷不揍死你,揍死你……”

砸人的少年,改双手握棍为右手抓棍,冲上去对跌趴地上的少年就是一顿猛打猛踢,边上还有三个身锦绸的少年面在笑嘻嘻地看着,一边看还一边指手划脚,脸上尽是畅快发泄之色。

“你们三个,快过来一起打死这傻子。”那少年眼中蕴藏着噬人的杀机,一边往地上少年的要害招呼,一边对旁边的三个少年喝道。

这少年叫丁少楠,他今天的目的,就是想要了地上少年的命,但他又不想一人担上责任,所以才让旁边的三人一起上。

“打死他!”三个少年一哄而上,四人群殴地上昏迷的少年。

“不要打少爷,不要打少爷……”

一个身着粗布花衫,衣衫不整、头发凌乱的少女原先趴在地上昏迷不醒,醒来看到这一幕,立即奋不顾身地扑了过来,用她弱小的身躯覆在地上少年身上,用她娇小的身躯和四肢护着少年,哭喊着、哀求着,木棍落在她身上,她仿佛不知道疼一样,只顾着伸手护住身下少年,赤红的眼中,满是坚定的光芒。

“丁振声,把这贱婢拉开!”丁少楠喝道。

“好嘞楠哥!”其中一少年应和,俯身便要将少女拉开。

“楠哥,有人来了!”便在这时,不远处突然有人喊道。

丁少楠等人均自心虚起来,丁少楠又踢了紧紧护着少年的少女一脚,踩了少年露出的小腿一下,骂了句:“小茶婊,算你命好,今天先放过你和你的傻子少爷,下次再收拾你。”

心有不甘地看了地上的少年一眼,“呸”的吐了一口唾沫在两人身上,说了声我们走,几人便是一溜烟从树林的一边跑了。

一个小胖子咕噜咕噜从一个小坡上一簇竹林后面滚了下来,也顾不得疼痛,爬起来就向少年和少女躺着的地方跑了过来,一身肥肉颤动如波浪一般,一边跑一边急问:“小枣小枣,你们没事吧?”

“梵公子你快来看看少爷,少爷好像没气了……”

少女小枣从少年的身上爬下来,将少年翻抱怀中,一探鼻子,立即惊恐地哭喊道。

胖子三两步赶到,赶到之前还摔了一跤,在地上滚了两滚,顾不得疼,冲到小枣面前,一探少年的鼻息,又将耳朵伏在少年的左胸听了听,这才微松了一口气道:“没事,喾少只是昏了过去,小枣,我们快把喾少抬回去,啊,痛死我了,喾少快放手……”

就在这时,躺在少女小枣怀里的少年却是突然伸手抓住了胖子的手,小枣甚至能够听到胖子手上传来了咔哒咔哒声,像是骨头碎裂的声音。

“少爷醒了,少爷没事,少爷醒了,少爷没事,真是太好了,少爷,少爷……”小枣根本没在意,或者说根本没注意胖子杀猪般的惨叫,摇晃着少年的身体,流着眼泪,语无伦次地呼唤着。

丁少喾是醒过来了,不过他突然清醒的头脑,却是被脑海里传来的声音给吓着了……

“光脑纠错程序启动……”

“光脑纠错完成,检查宿主大脑融合指数……指数达标,可以融合……”

“光脑融合程序启动……”

“融合进度推进中,1%,2%,5%……96%,97%,98%,99%……嘀,光脑与宿主大脑融合完成,主控权交由宿主,光能不足百分之三,光脑自动进入被动待机状态……”

“我这是在哪里……”

丁少喾睁开眼来,看着眼前两人,一个哭红了眼,脸上犹挂着泪珠儿的十二三岁俏丽少女,一个肥得象头猪、眼睛小得象老鼠的胖子,看年纪,应该十三四岁。

两人看起来似乎都有点熟悉,没有陌生感。

只是,这胖子怎么留着长发?他再看胖子的衣服,一身的锦绸长袍,粗如水缸般的腰间还束了一条镶了钻石的半掌宽腰带,肚脐位置还镶了一块碧绿蕴浆的上等玉帽。

这装束、这头发,怎么像是在演古装戏啊?怎么回事?

而接下来,丁少喾从小枣软绵绵的香怀里坐起来时,他再次被震住了:“我的身体……”

“有没有镜子?”没有理会胖子和小枣看到他醒来欢喜的目光,丁少喾突然问道。

“镜子?”胖子和小枣一愣,小枣很难为情地看着丁少喾道:“少爷,奴婢没……没钱买镜子,平时都是用清水代替的。”

“等我一下。”丁少喾没有多说,手一撑便站了起来,感觉到脑袋有点眩晕,后脑勺很疼,身上多处都很疼,不过他现在管不了这些,他要尽快求证一件事。

小树林左边有一条小溪,溪水清澈,丁少喾步履蹒跚地冲到小溪边,直接伏下,对着清澈的溪水凝照。

“果然,果然,我竟然成了穿越重生传说中的人物……”看着溪水中倒映出来的那张稚嫩的脸蛋,丁少喾哪里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他竟然穿越重生了!

他记得,自己正在军科院光学超级实验室里做一个超级大胆的光能实验,关键时候,发生了恐怖的光爆事件,他只是隐约记得,自己被耀眼的光芒吞噬之时,好像有什么东西冲进了自己的大脑。

没想到,再次醒来,自己竟然穿越重生了,成了现在这样一个只有十二三岁的少年。

“从三十六岁到十三岁,这人生也太过奇妙了吧?只是不知道,这里还在不在地球?或者是别的平面空间?”丁少喾静静地与溪水中的那张熟悉又陌生的面孔对视着,心中却是百转千回,难以平静。

穿越重生之前,丁少喾三十六岁,是一个孤儿,也是一个大龄的单身青年,由组织安排谈过几个女朋友,但交往之后,人家姑娘都嫌弃他是个科学狂人,没情趣,跟一根发光的木头一样,最后都吹了,弄得他三十多岁的时候还是一个老处男。

但他没有后悔,国家培养了他,他也把近二十年的青春都奉献给了国家,那一份份的发明,一样样的专利,一个个大胆的设想,都是他心甘情愿的无偿奉献。

只是没想到,最后把他自己也搭进去了。

更没想到的是,他竟然穿越重生了!

但因为在他清醒过来之前的那段记忆一片空白,所以他不知道这个世界是什么世界,甚至他连自己叫什么名字一时间都想不起来。

“不管这里是什么地方,既然老天给我一个重生的机会,这一世,我就为自己活一次吧,对国家,我已无怨无悔。”丁少喾缓缓地爬了起来,抬头凝望比前世所见的天空不知道蔚蓝了多少倍的天空,轻轻地说道:“这一世,我的人生,由我来主宰,我要活出属于我自己的精彩!”

“小枣,你有没有发现,喾少有什么不一样?”胖子梵德多抓了抓圆乎乎的脑袋,对小枣说道。

小枣迷糊地道:“少爷还是少爷呀,有什么不一样的?”

“小枣你想想刚才喾少问我们要镜子的时候,还有叫我们在这里等他的时候,是不是跟平时不一样……”梵德多提醒道,似乎也是对自己的判断进行确认。

“我知道了,你是说,少爷他……少爷他好了!”小枣突然兴奋地跳了起来,手舞足蹈,兴奋的有点不知所措。

如果少爷真的好了,那就真是太好了!

少爷从一出生脑袋瓜子就不大灵光,拿那些讥笑少爷的人的话说,少爷就是一个傻子,经常做一些匪夷所思的古怪表情,还经常做一些常人难以理解的古怪事情。

比如看到漂亮的女孩他作呕吐状,看到恐龙级的丑女他会流口水,比如家族弟子在阳光下修炼的时候,他会突然泼过去一瓢水,问那人爽不爽;

比如下雨时候,人家个个都在躲雨,少爷则是经常跑雨中去躺着淋雨,眼睛还睁得老大,拉也拉不起来,怪吓人的……

不过,在小枣的眼中,少爷是天底下最好的人,少爷脑子虽然不大灵光,但谁要是敢欺负她,少爷都会不顾性命的去维护她,哪怕那人是一个光武者,少爷也从来不怕。

如果少爷真的好了,那……

“是不是好了,现在不敢确定,我们过去看看。”胖子梵德多心里也是充满了期待,率先向丁少喾走去,小枣忐忑地跟在后面,满是期待,又害怕失望。

“你们过来。”然而不用两人试探,丁少喾在一块卧牛石上坐了下来,招呼两人过去,脸色平静,眼神清澈而坚毅,就像是换了个人一样。

“少爷……你你你……你真的变好了?”小枣飞奔上前,激动得娇躯剧颤,舌头打结,一双纤白的小手都不知道放在哪里好。

“什么变好了?难道少爷以前很坏?”丁少喾能够感觉得到面前少女发自内心的关切和激动,看着她微笑道,没有表现出不认识她或者不记得她的样子。

他一个三十六岁穿越重生的老男人,嗯,老男孩,这点手段还是有的,如果连两个十二三岁的小屁孩都搞不定,他就真的不用混了。

“喾少,小枣不是那个意思,她是说,你的这里——”梵德多也是很激动,说着指了指脑袋,意思不言而喻,是指他的脑袋瓜子问题。

“唉,都坐下吧,我之前一直浑浑噩噩,现在突然一朝清醒,一点事情都想不起来,你们慢慢说,把所有你们知道的,全都告诉我,你们就当是我刚失忆了吧。”丁少喾轻叹一声道,再次招呼两人坐下。

他倒不是真的一点也想不起来,随着时间的流逝,他脑海里隐约有了一点记忆,只是醒前的那段记忆太过模糊,能想起的,也是断断续续,很难接续起来。

“少爷你真的好了,真是太好了,小枣好开心好开心耶……”小枣看到丁少喾说了这些话,已是可以确认自己的少爷脑袋变灵光了,开心地哭了起来。

好在旁边还有梵德多胖子,在丁少喾的引导下,长达三个小时的谈话之后,丁少喾终于慢慢把脑海中那些模糊的、断续的记忆与两人所说的接续了起来。

似乎是冥冥中的注定,他穿越重生的这一世,与上一世同名同姓,只是身份却已截然不同。

他的身份,是原清平镇丁家大少,是长子嫡孙,其父丁青云,系丁家现任族长之长子。

丁少喾一出生脑子似乎就有点不大灵光,脾气古怪,行为怪异,用他上一世的说法,就是智障,也就是痴呆。

他虽然是一个痴呆儿,但他父亲丁青云坚信他能够医好,所以从未放弃过想要让他恢复,让他变成正常人的想法。

这十多年来,他父亲几乎是想尽了所有能想到的办法,找遍了所有能找的光复士,倾尽所有,为他求来了无数名贵的药材,甚至不惜孤身犯险,深入黑月山脉寻找药材给他服用。

丁家是清平镇的四大家族之首,已有近六百年的历史,底蕴深厚,掌控着一条光晶矿脉和清平镇近三成的商业铺面,经营有药材、武器、光晶石等一系列的项目,在清平镇和南门郡一带,都有着不小的影响力。

当然,这样的家族,内部斗争在所难免,尤其是族长之争尤为激烈,各种明争暗斗从未间断。

不过,因为丁少喾的痴呆病,丁青云很是果断地在丁少喾五岁的时候,就宣布放弃下任族长的竞争,据说当时可是把丁秋天,也就是丁少喾的爷爷气得差点吐血。

当然,对于家族高层的博弈,小枣和梵德多不可能知道,丁少喾是从两人所说的信息中分析出来的。

对于家族的内斗,丁少喾不感兴趣,他现在最担心的,是父亲的安危。因为就在一个多月前,父亲丁青云听说黑月山脉深处发现了一种对脑部疾病有奇效的珍贵药材,父亲便毫不犹豫地去找了,如今一个多月过去了,一直没见回来,家族中有传言,丁青云很可能已经陨落在黑月山脉。

据梵德多打听到的消息,那是一种叫青光紫云花的药材,很稀有,不过却是生长在黑光潭附近,那里是黑月山脉最凶险的地方之一,就算是橙气境的光武者,进去也是有去无回。

也正是因为丁青云陨落的传言,这才使得丁少楠等人欺负起丁少喾来,变得肆无忌惮。

“父亲……”丁少喾虽然清醒过来,恢复了前世的记忆,但是那种血脉相连的感觉,清醒过来后的他,却是能够感觉得到,那如山般的父爱,让前世身为孤儿的他,感觉很温暖。

“我病好了的事情,你们暂时不要泄露出去。”丁少喾站了起来,对梵德多和小枣说道。

他并非真正的失忆,脑海里断断续续的记忆,再加上小枣和梵德多的叙述,这三个多小时来,他已经基本上把这几年的记忆链接了起来,再结合他做“傻子”时别人对他不设防而听到的一些消息,敏锐的他感觉到,爷爷和丁家,可能即将面临一场巨大的危机。

而如今,父亲去黑月山脉月余不返,生死未卜,爷爷丁秋天闭关冲击橙气境中期已有两个多月,他找不到可信任的人商量,或者说,就算找到能商量的人,估计人家也不会相信他一个傻了近十三年的少年说的话。

所以,现在没有人能够帮得到他。

一切,只能靠他自己。

丁少喾并没有立即回丁家庄,把满脸“幽怨”、满目不舍的胖子赶回去之后,他爬上了附近的一座小山顶,迎着蓝天、白云、和熙的山风盘膝坐下,做了几个深呼吸,让自己的心尽量地冷静下来,这才慢慢地闭上眼睛,呼息、心跳和血液流动,在这一刻都变得极其缓慢起来。

他这不是在修炼某种高深功法,而是再一次梳理记忆,想想自己接下来应该怎么做。

这是他前世养成的一个习惯。

前世他每一次进行重大实验之前,都会以这样的方式把自己调节到最佳状态,在脑海里再一次梳理、验证各个步骤、细节、数据,看有无错漏。

正是这样的科学态度,才让他在前世取得了一次次的突破,一个个令世人震惊的成果。

“这是一个以光武实力为尊的世界,光武,乃是与我所了解的任何修炼体系都不同的全新修炼体系,光武者的修炼……”

在这样的状态下,很多先前没有没有接续起来的记忆,此时都被丁少喾一点一点地接续了起来,让他对这个世界了解也更清晰起来。

丁少喾过去近十三年的岁月里,虽然因为痴呆的原因,没有修炼光武,但平日里,他在丁家庄学堂与演武场之间往返厮混,没学过也听过不少,苏醒之后,脑子里有关光武体系的记忆也随之苏醒,此时进入他的“习惯”状态,这些记忆更加清晰。

光武大陆武者的体质都很特殊,他们不修炼斗气,也不修炼魔法,更不修炼内功,而修炼光脉,称为光武体系,能够修炼光武体系的武者,就叫做光武者。

人体的光脉,就像人的经脉一样,光武者可以吸收阳光中的能量,打通光脉,淬炼身体,强大光元。

想要修炼光武,须具有光脉体质。赤脉体、橙脉体和黄脉体是丁少喾记忆中所知的三种光脉体质。光脉体的等阶,决定了光武者将来可能达到的高度,这三种体质由低到高,赤脉体最低,黄脉体最高,每一种体质,又分为下品、中品、上品和极品四个等级。

不过以丁少喾如今苏醒的前世记忆,他很是怀疑,黄脉体之后,是不是还有绿脉体、青脉体、蓝脉体和紫脉体这四个与光的七色光有关的体质,这些,需要他在以后的日子里去寻找答案。

极品赤脉体体质的光武者,在有修炼资源提供之下,理论上,只要足够努力,最高成就可以达到赤体境十重,有那么一丝希望突破赤体境,踏入橙气境。

记忆中,清平镇并没有橙脉体以上的体质,最高也只不过是极品橙脉体,而且极为的罕见,他父亲丁青云就是近百年来清平镇唯一一个极品橙脉体者,是最有可能打破清平镇诅咒,有那么一丝可能踏入强大的黄元境的绝世天才。

只可惜父亲后来不知道怎么受了重伤,光脉受损,生生从橙气境五重跌落到橙气境一重,且被光复士认定为不可恢复的永久性损伤。

而据丁少喾所知,丁家庄中的,目前最强大的,也就是丁家家主,也就是他爷爷的丁秋天,好像也只是橙气境三重巅峰,此时正在闭死关冲击橙气境四重,也就是橙气境中期。

丁少喾记忆中的光武者境界,目前只有赤体境、橙气境和黄元境三个等阶,每个等阶又分为十重,一到三重对应该等阶的初期,四到六重对应中期,七到九重对应后期,十重则是巅峰。

不过每一个境界的真正实力,丁少喾在记忆中找到的信息很少,他只知道,赤体境十重,达到小周天循环的光武者,仅是其身体的力量就超过万斤。

万斤之力,整整是普通地球成年人的百倍!

“以光武实力为尊,弱肉强食,没有光脉体质的人,在这里只能沦为下等人,哪怕受到一定的制约,也是真正的没有地位。看来我接下来首先要做的,就是去激光堂尝试激活光脉体,然后修炼取得家族的光武功诀……”丁少喾很快便理清了思路。

光脉体虽然是这个世界生灵独有的体质,是天生带来的,但必须通过特殊的方法激活之后,才能感觉得到。激活光脉体之后,才能感应到天地之间的光能量,感应到了光能量,而后才能引光能量入体,用以淬肉、淬筋、淬骨,这便是光武者最入门的修炼了。

“嗯?”然而便在这时,他眉心猛的一跳,因为他突然感觉到自己的身体某种奇异的变化。

丁少喾脑海中灵光一闪,立即意识浸入自己的身体之中。

“哗!”

大约十秒钟之后,他的身上陡然绽放出白色的光晕,光晕直径三尺三寸,将他的身体包裹其中,看起来洁净而神圣,看起来极为绚丽、拉风。

“我擦,不会吧,这……这难道就是他们口中所说的白脉废体?”然而丁少喾看到自己身上绽放出来的白色光晕,忍不住立即暴出粗口来。

刚才俨然地,他的光脉体不知道什么原因,没有经过激光堂激活的情况下,竟然自动激活了,这让丁少喾这个大科学家心里充满了期待,期待能爆出一个大奖来,但是……但是,特么老天在玩我吗,竟然爆出一个白脉体来?

他从接续的记忆信息中得知,除了那些天生没有光脉体的人外,还有称为废漏脉体的体质,那就是白脉体,这是介于普通人和光武者之间的废脉体。白脉体的体质,全身就像一个漏斗,可以吸收光能量,但会很快就全部漏掉,不能储存下来。

拥有白脉体体质的人,花上比赤脉体光武者十倍甚至几十倍的时间,也能淬炼强化身体,但也就仅此而已,终极一生,最高成就只能止步于赤体境三重,不能储存光能量凝聚赤气来打通光脉,算不得真正的光武者,在光武者的眼中,白脉体就是废体。

“不会的,老天既然让我转世重生,肯定是可怜我前世只知道搞研究,感情世界一片空白,连女孩的小手都没得牵过,这才让我重生来到这个以光武为尊的世界,怎么可能会给我一个废体?”丁少喾眼中很快便露出了不屈的精芒,“而且,就算是废体又怎样,我丁少喾是什么人?前世在光学领域最顶尖最杰出的青年科学家,哪怕真的是废体,我也一定能让它由废变宝!”

我自信,所以我骄傲!

似乎是感觉到了他心中的不屈与自信,他的脑海突然一振,一系列的声音在他的脑海中响起。

“一级备用光能激活程序激活!”

“一级备用光能激活程序激活成功,开始分析环境光能……”

“环境光能分析完毕,开始开启充能程序……”

“1%,3%,7%……90%,99%,100%,嘀,一级备用光能充能完毕,永久性光脑基本基础功能程序启动,接驳宿主大脑中枢……接驳完成。”

“光脑基本基础功能……环境光能与身体可利用光能之间的关系,包括对立关系、动静态关系、可融合度等……”

这一切,其实发生的很快,估计也就是几个呼吸工夫,丁少喾便获得了关于光脑基本基础功能的相关功能信息。

利用这些功能,丁少喾很快便对自己当下的身体基本状况进行了精密细致的分析和评估,而且这个能力已经是直接从光脑中如同“下载”般的下到了他的大脑之中,成了他的基础能力之一。

而他拥有这个基础能力,是因为通过这一次的激活,他获得了一个辅助能力,这个能力就是“光眼”。

光眼的作用,就相当于红外线扫描仪,只不过他的光眼目前功能比较单一,只能扫描最低级的赤脉。

当然,这种扫描是自带分析和评估能力的。光眼成了他的永久性能力之一,所消耗的,则是精气神,就刚才他对自己身体的一番扫描,他就感觉到一阵的疲倦,跟他以前做一个长达数小时试验所造成的消耗一样。

“原来是这样啊,当真是虚惊一场,我就说嘛,像我丁少喾这么拉风,就算是丢在黑夜里也会发光的男人,青天老大怎么可能会赐我废体!”分析和评估完之后,丁少喾终于长长松了一口气。

他的确是白脉体,但却不是光武大陆的那种白脉废体,而是变异的白脉体。

白脉体质之所以被称为废体,不仅仅是因为这种体质是漏体,引光元能入体之后无法在体内停留,说得科学一点就是不能让细胞纤维吸收,无法储存能量,此外,还因为与基础光脉之间不存在连接通道,使得基础光脉成了死脉。

在光武大陆,每人都有基础赤脉十二条,犹如人体的经脉一般,只是显现出来的多少不一样而已,这与体质品级有关。

光武者通过引光元能淬体、打通光脉令自己不断强大。显现的光脉越多,能够打通的光脉也就越多,修为和实力也相应越强。

这其中,最重要的环节便是打通光脉。无法打通基础光脉,就相当于修为不能提升。

最初级的赤脉体质者,通过引光元能淬体,肉身强度达到一定程度后,第一条赤脉就会浮现,然后借助光元能冲脉,从而打通该条赤脉,踏入赤体境四重。

赤脉就如同容器,可以储存光元能。而光元能,就是光武者的根本,就如同地球古武者的内力、玄幻小说中的斗气、元力等,所以光武者利用光元能又称为光元力。

一般的白脉体质称为废体质,就是因为不能打通光脉,但丁少喾的情况却不是如此。

光眼扫描分析和评估的结果显示,他的身体不存在漏洞,也不存在堵塞的死脉。

最重要的是,他不但能够感应到天地间的赤光元能,连橙光元能和黄光元能他也能感应到。

一般来说,光武者通过吸收一种光元能,让自己的肉身和修为达到一定的高度后,才会感应到更高级别的光元能,不然的话,哪怕是黄脉体的光武者,也不可能在赤体境小周天之前,就能感应到橙光元能。

这就预示着,他的变异光脉体质,不但可以修炼,而且具有很多未知的可能性。

“青天老大既然赐予我存在无限可能的牛.逼体质,看来,我丁少喾真该在这个世界好好牛.逼一回了。”

“光武大陆,我,丁少喾用不了多久,就会将你踩在脚下!光武大陆的美媚们,你等着喾少来宠幸你们吧,啊啊嗷——”

弄明白了自己超级牛.逼体质可能性很高的体质,丁少喾心情大好,意气风发,站了起来,振臂高呼。

“少爷怎么了,难道又前病犯了?还有美媚是什么呀?”不远处,小枣被丁少喾突然的举动弄得小脑袋瓜子一团迷糊。

“小枣,我们回去吧!”看了一眼迷糊的小枣,丁少喾伸手在她小脑袋上揉了揉,笑道。

“好的少爷!”看到少爷似乎并没有再“犯病”,小枣开心地应道,蹦蹦跳跳地跟在丁少喾身后向山下走去。

……

“果然是那死胖子!”一处密林中,几个少年躲在那里看着路口,当看到梵德多出现,一个少年恨恨地道。

“楠哥,先前喊的人肯定是梵德多这个死胖子,我们上当了!”另一个少年咬牙道。

这几个少年,正是丁少楠几人。

这几个少年,除了丁少楠外,其余三个都是丁家的旁系子弟,分别是丁振声、丁振叶和丁振光,旁系的振字辈与嫡系的少字辈是同辈,四人的年纪都差不多。

被梵德多吓跑之后,他们一路奔逃,冷静下来后越想越不对,就没有马上回去。

不过他们也不敢肯定,所以也就不敢再折回去,而是躲在路边的树林中等,果然才过不到半个小时,就看到梵德多扭着肥肥的屁股走了出来。

“楠哥,要不要狠狠教训这死胖子一顿?”丁振叶咬牙道。

被梵德多这个死胖子吓跑,让他们觉得很没面子,不教训胖子一顿,他们咽不这口气。

“当然,敢坏本少的事,不打断他一条腿,本少晚上会睡不着觉的。”丁少楠嘿嘿冷笑,脸上露出了戾色,“这死胖子怎么说也是赤体三重的光武徒,虽说我们几个都不怕他,但他要反抗起来也会颇为麻烦,大家一会听我命令,一起上,不给这死胖子反击的机会。”

“好,我们都听楠哥你的。”丁振声几人兴奋地道。

“上!”

当梵德多走近时,丁少楠如将军出征般的一挥手喝道,四人同时冲了出去。

“丁少楠!”

梵德多一惊,转身就跑。

他虽然是赤体三重境,但只是三重境中期,但丁少楠四人中,丁少楠本身就是赤体三重巅峰,丁振声、丁振叶和丁振光三人分别是赤体三重境初期、二重巅峰和二重后期,他单独对上任何一个都不惧,但要是被包围住,他只有被虐的份。

“死胖子,哪里跑!”丁振声右手猛地一甩,一根早已拿在手上的木棍嗖地飞砸向梵德多的下盘,准头不错,正砸在胖子的右小腿上,胖子一个踉跄,登时向前摔去,丁振叶最先赶上,左腿嗖地弹踢在胖子的肚子上,迸发出如踢皮球般的声音。

“踢死你个死胖子!”

“死胖子,敢坏楠哥的事,打腿你的狗腿!”

丁少楠三人也追了上来,四人同时对胖子拳打脚踢,胖子虽然奋力反抗,但双拳难敌四手,再加上圆乎乎的身体倒地之后,在四人狂轰烂炸的拳脚下很难爬起来,最后只能抱头曲身护住身上要害。

“嘭嘭嘭……”

丁少楠四人一阵狠揍,直到把胖子打昏过去之后,才停了下来。

“楠哥,接下来怎么做?”丁振声气喘吁吁地问道。

胖子皮粗肉厚,他们虽然把胖子打昏了过去,自己也累得够呛。

“让我打断他的一条腿!”丁振声跑过去捡起了先前砸倒胖子的那根木棍,要打断胖子的腿。

想到大哥的吩咐,丁少楠眼中掠过一丝狠戾:“丁振声,干掉他!”

丁振声三人大吃一惊,丁振叶胆子比较小,战兢道:“楠哥,不是吧,这胖子虽然讨厌,但他怎么说也是梵家的嫡系,若是让梵家发现,我们……”

丁少楠冷冷地瞪了丁振叶的一眼,打断了他的话:“你们忘记我们的目的了?”

丁振叶浑身一震,丁振声和丁振光两人眼中也是露出畏惧之色。

“如果不是这死胖子坏事,那傻子现在已经下地狱了,既然他现在落在我们手里,那就干脆一不做二不休,先干掉这死胖子,然后我们回返,把那傻子和那贱婢一起解决掉。”丁少楠杀气凛然地道,“只要我们做得干净点,梵家想要查出来根本不可能。”

丁振光出谋道:“楠哥,我这里倒有一计,可以把我们干掉这胖子的风险降到最低。”

“说!”

丁少楠剑眉一跳,来了兴趣。

如果能够干掉胖子梵德多的风险去掉,他当然乐于接受。这丁振光实力不怎么样,鬼点子却是颇多,他对他还是颇为信任的。

丁振光指着一个方向道:“前面不远就是鬼哭崖,我们只需把这死胖子往崖下一丢,这胖子必死无疑,这叫死无对证。”

鬼哭崖是这一带有名险地恶地,下面阴气森森,常能听到鬼哭鬼唳,而且崖下长年被毒雾笼罩,那毒雾剧毒无比,就算是橙气境的光武师,也不敢轻入其中。

丁少楠略一思忖,便拍了拍丁振光的肩膀,哈哈笑道:“好主意啊振光,想不到你这小子实力不怎么样,这脑袋瓜子却硬得要得。好,就这么办!”

“嘿嘿,都是楠哥你领导有方。”丁振光心中颇是得意,不过却适时的拍了丁少楠一记马屁。

丁少楠对他的马屁自是十分受用,不过他更不会忘记目的,眼中精芒闪烁,狠声道:“振光的办法不错,而且也可以同时用到那傻子和那贱婢的身上。”

丁振光眼睛一亮,对丁少楠竖起了大拇指,赞道:“楠哥你这招才叫高,这样一来,就算有人能下得那鬼哭崖,找到他们的尸体,也只会以为是他们太贪玩自己摔下去的,谁能想到是我们干的。”

……

丁少喾自是没想到,丁少楠等人,竟然是奉了命令,想要取自己性命。

当然,就算知道,他也不惧。

很少有人知道,在过去十三年中,他父亲丁青云不知道给他服用过多少灵药,再以其光元力帮助他炼化药力,虽然这十多年没能治好丁少喾的“痴呆”病,却把他的身体调理强壮无比。

他此时的身体强悍程度,比一般赤体三重巅峰的光武徒还要强大得多,肉身力量之大,十分惊人。以前他是脑子浑浑噩噩,空有一身蛮力而不会用,此时苏醒过来,能够感觉得到,他的身体比前世强悍的不要太多。

强大的身体素质,再配以他前世所掌握的华夏武学,哪怕他不会任何光武大陆的武技,他也不会惧区区一个赤体三重巅峰的丁少楠。

……

“傻子,你想胖子死还是想他活?”

丁少喾和小枣刚拐过一棵三人抱的大树,便听到了丁振光的叫嚣声。

“少爷,是梵少爷,他们把梵少爷抓了!”小枣眼尖,指着那边惊叫起来。

一棵一人合抱的树上,胖子梵德多被绑在那里,鼻青脸肿,鼻孔、嘴角都有血迹,丁少楠、丁振声、丁振叶三人站在那里,一脸戏谑地看着出现的丁少喾,丁振光则是左手叉着腰,伸出右手食指嚣张地指着丁少喾喊道。

看着这一幕,丁少喾颇感无语。

记忆复苏之后,丁少楠等人的阴谋和举动,在他眼里是那么的幼稚。让他一个拥有十二三岁的身体,却拥有三十多岁心理年龄的前科学狂人与这些小屁孩玩这一出,这岂不是明着欺负人吗?

不过转念一想,他转世重生的秘密,恐怕从此都要让它烂在自己的肚子里了,既然人生能够在这个世界重来一次,让自己重新拥有一个少年的身体,那自己就应该表现出这个青春身体该有的心态才对。

这也是他再次看到丁少楠等人时才想到的。

少年人应该有的心态是什么?年少轻狂,肆意嚣张,霸道,霸气,想干什么就干什么,不用太计较后果……呵呵,年轻,真好啊!

这一刻,丁少喾的身上散发出一股玄妙的气息,不管是他的心理还是他的身体,似乎都发生了奇妙的变化。

这一刻,他才算是真正的融入了这个新的世界。

“傻子,想要救胖子,就马上滚过来,给楠哥磕上九个响头!”丁振光看到丁少喾愣在了那里,以为他怕了,他就更加嚣张起来。

当然,他的嚣张是真的,但真正目的却是想要把丁少喾诱过来,落进他们的圈套。

丁少喾力气大,这在丁家庄并不是什么秘密,傻子拼起命来,甚至赤体三重巅峰的丁少楠都是颇为忌惮的。他们要一举拿下傻子,就不想再给他反扑的机会。

“跟本大少玩这种幼稚把戏?”丁少喾没有多少犹豫,对小枣道:“小枣,你在这里等着不要过去,我去救胖子。”

“少爷不要啊,楠少他们肯定有什么阴谋,你不要上当!”小枣这丫头还是挺机灵的,虽然没看出什么,却隐隐感到不对劲。

“没事,就凭他们几个废物,还奈何不了你家少爷我。”丁少喾给她递了一个放心的眼神,便大步向丁少楠等人走去。

“哈哈,傻子,还算你识相,乖乖滚过来跪下舔本少的脚丫,我们保证不打死你!”丁振光看到丁少喾走过来,以为他已经屈服在他们的Y威之下,叉.开的两腿分得更开,语气更加嚣张。

然而,结果却让他们大跌下巴,只见他们眼中的傻子,大步走到他们前面十米处,以比丁振光更加嚣张的姿势,右手食指点人头般的点了四人一遍,脑袋仰起,满是不屑地道:“放了胖子,跪下给胖子道歉,每人三个响头,本少可以考虑不打死你们!”

“哦?跪下?给死胖子道歉?不打死我们?哈哈……真是笑死我了,楠哥你听到没有,这傻子竟然让我们给胖子下跪道歉,还说保证不打死我们?”

“傻子,你确定,你先前没有被楠哥拍成真正的白痴?竟敢让我们给胖子下跪道歉!”

“我看他,肯定是被楠哥打成真正的傻子了,不然,他哪敢说出如此好笑的话来。”

丁振声三人一愣之后,都捧腹大笑起来,好像听到了这个世界上最好笑的笑话一样。

“跟一个白痴废话那么多干什么,给我上,废了他!”丁少楠看着好像换了一个人似的丁少喾,心中隐隐感到不安,这种感觉让他很不舒服很不爽,眼中掠过一丝戾色,挥手间,率先冲了上去。


点击“阅读全文”阅读后续精彩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