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原小说推荐虚拟社区

玄幻小说帝御星河(第三十七章)

郑州科技园工会2018-10-04 06:18:33

37 人狗共一室,入微辩灵台


禁闭室内,张小成盘坐在木板床上,眼睁睁看着若冰和思琪带了一只狗进来。死狗一点都不认生,进来后迅速地来到床前闻了几下。忽然在他的脑海里响起了一个男人的声音道:“小子,你胆子蛮大的嘛!竟然敢在这里修行打坐,难道你就不怕,万一中途发生了什么意外,元神不能归位咋办?”

张小成下意识地在心中反问道:“我只是打个坐而已,再说明天就出去了,没什么大不了的吧?”阿黄闻言即知张小成还没有意识到自己身上蕴藏着一座宝山,此刻却也不便点破,他对着床头打了一声喷嚏,将唾沫星子喷出了一大片。而后才回到了若冰的身边。

这一切也就一眨眼的功夫,若冰眼见阿黄转身回来,便笑着对张小成道:“昨晚睡得可好,你师父托我将此狗送给你作伴,以免你过于寂寞,这狗你认识吗?”

张小成看着阿黄迟缓地点了点头,他本来想摇头的,因想着刚才的传音不可能是眼前的两位女警,唯一的可能就是这只正在思琪旁边磨蹭的大黄狗了。

所以当若冰问话的时候,张小成毫不犹豫地点下了头,毕竟先前已经见识了李小月的事情,现在再多一只会传音的狗也没什么!正是想明白了这一点,他才故作轻松地道:“认识啊!这不是师傅偷回来的那只大黄吗?老头子不是说要炖狗肉的么,怎么它还活着呢?”

若冰呵呵笑道:“既然认识,那就最好,还有两天你就可以出去了。所以你一定要乖,不要惹事哦!后天一大早,你的师父和家人就回来接你,别忘了到时候告诉他们你要去我那儿住几天哦,你师父以前去过我家,他会同意的。”

张小成毕竟还是个孩子,见这么漂亮的女捕快邀请她去家里玩,下意识地嗯嗯答应下来。情窦初开的少年大多如此,不知道林若水看到这一幕会有怎样的感慨。

若冰见他答应下来,一张俏脸笑得很是美丽。思琪这一刻终于感觉出自己的老大和少年的家里彼此认识,她乖巧地问道:“老大,这只大黄也呆在这儿的话,谁来喂他啊,要不这两天我照顾这儿吧!”

若冰本想自己亲自负责,又怕被别人看出什么,此刻见思琪勇于自荐,正好解决了她的烦恼。思琪跟着她混了三年多,办事一向细心周密,目前和茜茜已成为她的左膀右臂,所以由其代为照顾,更能为若冰省下不少的时间。

故而在思琪的请求下,她笑着对张小成道:“这两天就由思琪照顾你们,可不许欺负她哦!”思琪在旁一摸腰间的警棍道:“他们可以试试!”言外之意,颇有一番想找机会较量一下的意思。

阿黄看着她掐腰的样子,陶醉地打了个滚,趁机对若冰传音道:“冰冰你先去忙吧,这里有我,一切没事的啦!”若冰妩媚地白了一眼,对思琪说了声“走”。她今天还有一个重要的事情,就是召开专案会议,讨论日前发生的那件“性奴案”,力求尽快抓获逃逸的凶手。

思琪跟在若冰之后即将出门,忽然感觉到自己屁股上的牛仔裤兜被人拽住向后拉,回头一看,正是阿黄所为,她折身回头道:“一会儿饭点儿到了的时候,我跟你们送好吃的过来,队长可是定了两只烤全羊,你俩有口福了。”

阿黄意犹未尽地松开了大嘴,卧在门口看着思琪轻轻地关上了门。张小成好奇地看着阿黄,突然开口问道:“我说你这狗蛮有意思的,难不成你喜欢上了刚才的那位警花。别怪我警告你啊,我师父说人妖恋一般都不会有好下场的哦!”

阿黄转身来到床前那张红色的太师椅前纵身跳了上去,身子慵懒地靠着椅背卧好,竟然闭着眼睛睡起觉来。张小成心道“莫非我判断有误?刚才传音给我的其实另有其人?”

他刚开始胡思乱想,灵台中忽然又响起了阿黄的声音道:“小子,说你傻,你还不是一般的傻!这里是什么地方?你开口妖精,闭口人妖的,小心被关进精神病院去。你师父叫你传音入密的功夫了没?如果有咱们以神识交流!”

张小成诧异地坐直了身子,对着闭目熟睡的阿黄传音道:“狗狗真的是你吗?我这传音只能做到聚音成线,一百米内对着我想说话的对象施展才行,可做不到你这种直接在人家心里说话的状态。你这方法是何来历?方不方便指教一二呀!”

阿黄的耳朵在张小成的声音传过来时,曾立直了一下,待其说完,它又耷拉了下来。于此同时张小成的心中又响起了他的声音:“本帝这本事乃是善财童子所传,名为《心神引》,顾名思义,就是以心为印,以元神为引,如果你练过道家的‘九字真言手印’,用那阵字印配合元神化虚之术,很容易就学会了!难得咱们有缘,小子你听好了……”

说话的功夫,阿黄传授了张小成心神引的诀窍法门。这小子没过多大功夫,就掌握了其中的要领,很快就现学现卖道:“多谢前辈指点,未请教前辈怎么称呼,又是如何困在了这只狗的身体里呢?”

阿黄终于睁开了闭着的双眼,瞪了张小成一眼道:“我为什么就不能是一只狗,而飞得要困在狗的身体里呢?你个小毛孩子别瞎想了,还是注意点你这轻佻的毛病吧!我问你,那副《盘古开天图》究竟是咋回事?”

阿黄这一问问到了张小成的软肋。他蹭一下从木板床上弹跳而起,使出一招“水鹰钓鱼”朝阿黄扑去。

没想到阿黄安若泰山,面对张小成隐隐带风的爪子,他一动不动地对着张小成嘲笑道:“早知今日,何必当初!你昨天为啥在这屋里显现出此图,还被人录了像呢?”张小成闻言气息一竭,那双手在离阿黄半尺的地方停住不前,剧烈颤抖了起来。

转载红袖添香小说网

本文为长篇连载小说,预知后事如何,请继续关注微信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