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原小说推荐虚拟社区

文学聚焦 || “网络文学今天看”系列报道

西安电视剧版权交易中心2018-09-12 15:44:54

       被戏称为“野蛮生长”的中国网络文学,已成为人类文学发展史上的一道独特风景,并成为主流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本文将从“排行榜看网络文学流变”、“中国网络文学缘何领先世界”、“网络文学IP呼唤‘工匠精神’”三大方面对网络文学进行深入阐述。


从排行榜看网络文学流变

       在网络文学近20年的发展过程中有几个重要节点不能忽视,它们的出现标志着网络文学逐步由草根化向主流化的方向演变。2008年,中国作家协会中国作家出版集团和中文在线联合做过一次网络文学10年盘点;2015年和2016年,中国作协网络文学委员会和中国作家网共同推出了中国网络文学排行榜。如果说“10年盘点”是面上的搜寻和发现,“中国网络文学排行榜”的设立则是点上的深挖和开掘。从这两个向度出发,我们大致可以观察到网络文学近20年来的流变过程,经过必要的梳理和总结,便可以获取建构网络文学评价体系的基本材料,并由此进一步探索网络文学经典化的可能性。


东方文化、中国概念是网络文学衍变发展主线

       网络文学的商业化是从2004年起点中文网推行VIP收费阅读模式开始的,网络文学由此进入长篇小说在线连载时代。在此之前,网络文学主要是文学爱好者的网络冲浪,安妮宝贝、李寻欢、宁财神和邢育森等在网上发表的主要是中短篇小说,今何在的《悟空传》连10万字都不到,江南的《此间的少年》也只有12万字,却在网上红极一时、影响广泛。这个现象在玄幻、仙侠、都市和历史四大类成为网络文学主流类型之后,再也没有出现。2010年移动阅读风靡一时,超长篇小说逐渐成为网络文学主流,从“中国网络文学排行榜”上榜作品中不难发现,幻想类作品基本在400万字以上,都市类和历史类作品也大多在200万字以上。


       东方文化、中国概念始终是网络文学衍变发展的一条主线,如早期的萧鼎的《诛仙》,燕垒生的《天行健》以及猫腻的《庆余年》,梦入神机的《佛本是道》,流潋紫的《后宫甄嬛传》,近期的《雪中悍刀行》《雪鹰领主》《万古仙穹》《血歌行》等大量作品,都有明显脱胎于中国古典文学的痕迹。这些作品在网络文学成长中产生了重要影响力,应该说是网络文学的主流。所不同的是,随着读者的细分,近年来的网络小说在类型划分上越来越细,出现了多种被称之为“流”“文”“派”的数十种小类型,比如中国古代科技发明创造、中医药文化、古代饮食文化、文物书画鉴赏均以故事的形式在网络文学中得以重现,提供给了读者丰富的阅读选择。


内容创新是互联网文化产业链最核心的环节

       内容创新是互联网文化产业链最核心的环节自2008年开始,网络文学由过去单纯依靠用户付费阅读的商业模式逐渐向“以IP(知识产权)为核心,全产业链、全媒体运营”转变,版权开发的主要形式为电影、电视剧、网络剧(包括网络大电和微电影)、游戏、动画、有声读物、舞台剧(包括话剧、戏曲等)、真人秀、衍生品等一种或多种文化娱乐形态。网络文学IP开发在2015年达到了一个新的高峰。


       然而,无论IP如何火爆,内容创新依旧是互联网文化产业链最核心的环节,其根本是作品的生命力和文化价值。只有不断创新、提升品质,网络文学才能坐稳互联网文化产业链上游这把交椅。由此可见,网络文学IP的根本在于内容的精品化,而探索娱乐化与经典化双赢是一条艰难的道路。就目前的情况看,网络文学IP暴热现象可以说是喜忧参半,一方面它的确给网文作者带来了较之从前成倍增长的收益,也为文学网站开辟出了一条崭新的前景光明的道路;另一方面,一哄而上、只顾眼前的商业趋利行为,导致网络文学同质化现象蔓延,大量作品跟风、雷同,缺乏新意。创新力不足,套路化写作,是在“中国网络文学排行榜”评审过程发现的最严重的问题。


       自2014年以来,现实题材网络小说出现了明显的回归迹象,幻想类作品不再一家独大,具体表现在创作主题涵盖改革历程、社会热点、生活变迁、文化传承、职业生涯、个人奋斗等多个方面,洋溢着生活和时代气息的优秀作品不断涌现,“中国网络文学排行榜”及时反映了这一变化。与传统纸媒小说所不同的是,网络小说对现实的书写分为两大类,一类是具有明显职业写作特征的技术流,如《催眠师手记》《相声大师》《投行男女》等,另一类虚实相间的意识流则是以人文精神联通现实中的虚拟世界,如《回到过去变成猫》《匹夫的逆袭》《天才相师》《大宝鉴》《我有特殊沟通技巧》等,其他关注现实的作品如《欢乐颂》《翻译官》等也受到读者热捧。


       “中国网络文学排行榜”还透露出一个有趣的现象,近年来的幻想类小说开始接地气了,不再一味靠“打怪升级”吸引眼球,如《奥术神座》《山海经·瀛图纪》《生物骇客》《RED战神进化论》等作品,将现代科技和传统文化结合起来,为幻想找到了“思想”的底座。另外,生活流也成为网络文学关注现实的辅助手段,如美食文《厨娘当自强》《食锦》和医学流《医香》等新的作品类型都受到了不同程度的关注。


推进网络文学的主流化

       到目前为止,“中国网络文学排行榜”已经公布6次共12个榜单,上榜的每一部作品都经过了严格的遴选。这个榜单既不同于网络文学企业按照商业标准建立的排行榜,也不同于学术机构侧重文本研究性质的排行榜。它是由中国作协组织的文学理论批评专业团队,秉持“国家规格、政府标尺、网络特质、大众审美”的原则,对网络文学进行的综合价值判断,应该说在充分考虑市场反映的前提下,更重视作品的艺术价值和思想水平。换句话说,设立“中国网络文学排行榜”的一个重要目的是推进网络文学的主流化,通过严格遴选为读者提供优秀的网络读物。


       从发展的角度看,网络文学的主流化不仅是网络文学自身的需求,也是时代的需求和历史的必然,是当代文学发展的大势所趋。提倡网络文学主流化并不是要求网络文学完全按照传统纸媒文学的路子走,而是说既葆有网文特色又面向“现实”的创作精神,才是网络文学长远发展的正道。


       当然也必须看到,网络文学的传播方式和存续形式仍然在不断变换和升级,从在线写作到新媒体传播,从数字出版到IP运营,从作品内容到表现形式再到审美标准也处在变化之中。总而言之,随着互联网科技日新月异,读者趣味不断翻新,新的作品形态层出不穷,凡此种种均给我们探寻网络文学的创作规律带来了一定难度。但正因为此,理论研究和文学批评必须深入到网络文学内部,构建新的理论体系和批评话语,充分揭示网络文学作品中题材选择、艺术语言、表现手法、文化视野以及价值体系等方面存在的问题,同时对网络文学作品中具有时代特征的新的文学元素,予以积极推广和鼓励。从这一点上说,“中国网络文学排行榜”既有象征意义,也有实际作用,可谓是任重道远、不可或缺。

 

中国网络文学缘何领先世界?


中国网络文学,世界第一

       被戏称为“野蛮生长”的中国网络文学,已经成为人类文学发展史上一道独特的风景。最新数据表明,我国7.31亿网民中,网络文学用户已达3.33亿,占网民总数的45.6%,手机上网读文学的网民有3.04亿。数百家文学网站日更新总字数可达2亿汉字,文学网页日均浏览量超过15亿次,2016年中国的网络文学市场产值破5000亿元人民币。仅一家阅文集团,每天就有400万作者为其上传原创作品,网络小说存量达千万部。由网络小说转化出版的图书,改编的影视作品、游戏、动漫、有声读物及周边产品,带火了大众娱乐市场,打造出“互联网+”的庞大产业。可以说,如此繁盛的文学境况在中国史无前例,在世界也是绝无仅有。


       据中南大学研究团队对欧美、日韩、南亚诸国的网络文学普查所知,无论是这些国家的华语网络文学还是它们的母语网络创作,都没有出现像中国这样云蒸霞蔚的繁盛局面。中国作为历史悠久的文化资源大国,抓住了数字化传媒的时代机遇,实实在在地做成了网络文学强国,无论是作者阵容、读者族群、作品存量,还是整体的文学活力,中国的网络文学已经层林秀峰般隆起于世界文学之地平线,浩瀚网文领先世界已经是一个毋庸置疑的事实,其文化品貌和影响力堪与好莱坞大片、日本动漫、韩剧相提并论。基于互联网跨界优势,一大批中国网络小说走出国门,受到老外追捧,在美国、加拿大、菲律宾、英国、俄罗斯、印尼、越南……中国网络小说的拥趸众多,仅英文翻译网站Wuxiaworld就有来自全球100多个国家和地区的读者跟读,点击量超过5亿,日均访问人数都在50万以上,不止是历史、言情,还有玄幻、科幻、游戏、末世一应俱全的作品都是众多欧美读者喜爱的“菜”,在Novel Updates这个提供亚洲翻译连载指南的导航网站,出自起点中文网的小说就有150余部。


       如此“巨量”的文学存在,且开始成为中国文化“走出去”的一支劲旅,我们的网络文学缘何能够领先世界?


政府为网络文学保驾护航

       细究其因,中国网络文学的良好走势首先得力于政府的积极引导与支持,日渐形成了有利于网络文学健康发展的社会环境和舆论氛围。政府有关部门近年出台了一系列有关网络文学发展的政策举措,使草根崛起、“赤脚奔跑”的网络文学上升为文化发展的国家战略和核心价值观建设的重要阵地。一方面以政策导向给予网络文学更多的扶持和奖掖,如《中共中央繁荣发展社会主义文艺的意见》倡导“大力发展网络文艺”,采取“重在建设和发展、管理、引导并重”的方针,实施网络文艺精品创作和传播计划,鼓励推出优秀网络原创作品,以推动网络文学繁荣有序发展。国家广电总局和中国作协从2015年开始,分别开展“优秀网络文学原创作品推介活动”和“中国网络小说排行榜”,尝试为网络文学设置标杆,促进其走向主流化和经典化;另一方面开展“净网”“剑网”等专项行动,打击网络侵权盗版,加强网络文学内容和作品版权管理,规范网络文学市场秩序,优化网络环境,让正能量引领网络创作,使网络文学以其广泛的文学渗透力、娱乐吸引力和文化影响力成为中国文化软实力建设的重要一翼。


市场为网络文学注入创新动力

      助推中国网络文学风生水起的另一个因素是得力于市场运作。如果说山野草根的自由写作、技术丛林的传播机制和商业模式的经济杠杆,是网络文学爆发式增长的三大利器,那么,商业模式的市场化运作则是激励创作、拉动传播、创新经营的最大推手,也是中国网络文学海量增长的经济支撑,而这一点恰恰是世界其他国家未能做到的。从十几年前最大的原创文学网站“榕树下”难以为继而被人收购,到盛大文学从一家独大到分化解体的断崖式滑落,再到阅文集团成为网络文学领域的新霸主,乃至中文在线的成功上市等网络文学市场的不断洗牌,其背后的根本原因就在于商业模式的构建和市场运作是否成功。网络文学在我国的兴起,是数字化传媒的文化创造物,也是网络文化资本市场催生的必然结果。其激励机制就在于,上网写作不仅可以自由表达、即时传播,还可以获利致富奔小康,甚至进入“作家富豪榜”而名利兼得,因而成为激发许多人“触网”写作的重要诱因。天蚕土豆近日被封为“网文之王”,辰东、猫腻、梦入神机、唐家三少、我吃西红柿等作家登上“十二主神”宝座,还有一批写手荣膺“白金作家”、“大神作家”、“百强大神”等称号,其评价标准除了作品内容的价值蕴含外,大都离不开他们作品的点击率、收藏量、打赏数、IP转让率、出版发行量、粉丝数量等被读者认可的市场反应。


       中国本土的汉语网络文学自上个世纪中后期开始起步,走过了一段曲折的发展道路,从刚开始的“无功利”创作,到新世纪初的市场化探索(如起点网2003年尝试付费阅读),再到近些年来IP竞价版权模式,日渐形成从上游原创作品向下游影视、游戏、动漫、图书、演艺、有声、周边等产业链延伸的“长尾效应”,终于建立起“以消费者为中心”的商业模式,走活了数字化时代的这盘“文学大棋”。尽管还存在网络盗版侵权、唯利是图、忽视社会效益等情况,但网络文学的商业运作激活、带动、繁荣并制约了大众娱乐文化市场,不能不说是中国网络文学能够领先世界的一大动因。


文化为网络文学提供丰厚滋养

       网络文学是一种原创文学,也是大众文学,它的影响力和传播力其实彰显的是中华民族的文化创造力,它的健康繁荣体现的是我们的文化自信。试想,一种文学,能有数千万人参与创作,拥有数以百万计签约作家和3亿多人的读者群,且以网络跨界、民间发力的特殊路径远播世界,这种时代现象级的“集群式”文学现象,定然是一个民族文学创新力的释放和文化创造力的迸发。


       2004年开始网络创作的唐家三少已经写了4000多万字的小说,出版160多本书,曾连续130个月不间断续更。他近日曾感慨:“没有任何一个国家会在短短几十年涌现几百万新生作家投身创作,全世界的作家加在一起能有多少呢?”他还引用北大陈晓明教授的话说:“网络文学哪怕只有万分之一的精品,那也是一个非常庞大而可观的数字,是其他国家难以比拟的量级。”写手人多、高产量大、坚持不懈,外加青春激情放飞梦想,网络文学想不火都难。当然,网络文学高标于世界网络文学之林还有更为重要的历史和社会原因。我国悠久的文学传统和文化传承为当今网络文学创作提供了丰厚的土壤自不待言,中国经济的强势崛起,综合国力的不断增强以及开放而稳定的社会环境,更是中国网络文学快速崛起最大的时代背景。


       网络文学发展的经验表明,强大的文化软实力才是一个国家追求的终极目标。网络文学彰显的创新活力和文化创造力正是中华民族文化软实力不断增强的一大表征。

 

网络文学IP呼唤“工匠精神”

       《三生三世十里桃花》依旧在各大卫视和视频网站间热播。一些人开始用“上神”“帝君”戏称彼此,3000年、1万年、十几万年的时间感在近60集电视剧中完成,倒成为人间一日而天上千年。与此同时,类似天族、翼族创办了天翼手机这样的搞笑段子也在花样翻新、不一而足。随着一部网络小说被影视剧成功改编,其元素不胫而走,弥散进时代生活的罅隙,这样的大众文化景观已不陌生,过去的《甄嬛传》《琅琊榜》等等都曾淋漓尽致地演绎过。这成为我们娱乐精神的一部分,成为公众话题和虚拟世界的一部分,成为彰显人们生命喜乐和抵抗生活日常性的一部分。当然,它们很快又会新陈代谢,形成速时消费。


网络文学极大地丰富了下游产业链

       “故事传统”是人类与生俱来的伴随物,而泛娱乐和全产业链意义下的故事改编比人类文明任何阶段都获得了前所未有的延伸。产业和资本在深深地鼓励故事的生产、开发、传播。网络文学恰逢其时,作为内容资源,它极大地丰富了下游产业链中影视、动漫、游戏、出版等等的主题、类型、创意、产品和市场。如果问,“后资本论”时期的大众文化暨文化工业规律是怎样的?那么我首先推荐“IP”(知识产权)概念诞生后的网络文学产业链。这也是今天中国的互联网巨头们如腾讯、百度、阿里、网易等纷纷布局于此的原因。


       一方面,来自文化产业的刚性需求将长时间吁求网络文学全面的、大剂量的、多类型的生成和发展,并进入下游市场开发,以补充影视等大众文艺原创力与数量上的不小缺口。从网络文学诞生之初的20世纪90年代到“IP元年”的2014年前后,在文学网站上辛苦更文码字的各路草根写手从未预料到他们有如此重要的叙事作用。这就如2010年前网络小说的手机阅读尚未产业化之前,作者若年进百万元已然是创作界的神话,而今天,由产业及其资本激发的故事创作成就了千万乃至过亿年收入的网文作家个体,这象征着中国文化产业和群众文娱消费的巨大体量、快速发展与惊人的吞吐力。


       另一方面,由网络文学延伸的影视、动漫、游戏、戏剧、出版、衍生品开发、文化旅游业等产业的展开过程中,除了多少会有些“谁动了我的奶酪”式的涉及与传统工种利益再分配上的互怼事件,确也呈现了一个真问题,即:怎样的IP转化是优质的、良性的、可持续的。换言之,在“粉丝”经济大行其道的时代,作品(产品)的质量和效益究竟是什么关系?质量和效益的合理关系是不是让我们更有责任感和使命感的从业者、理想读者(受众)、理想资本去塑造和保护?当我们津津乐道谈网络文学中的网络性乃至“互联网+”时,文学在哪里?文学性何为?当我们的思维习惯调整到创意无限的商业模式来制造ACG(动漫游)等产品时,将文化产品当作艺术目标的那种思维,价值何在?意味着什么?二者如何调和?用什么机制和评价体系去调和?用什么利益去强调文化产业并不仅仅是一笔货币意义的经济账,还是社会和人文意义的公序良知、品味理想与大众心理建构?


       在网络文学价值链上,我们才能愈来愈清晰地意识到,固然市场和产业自身有其调整机制,但资本的粗鄙、率性有可能会在一段时间中加剧不平衡发展,导致竭泽而渔。并且,必须有技艺和人文这两项,它们是保障文艺守住根本魅力的关键。换言之,在审美、道德、思想、情感上能打动人,引发人的共鸣和人性提升的作品(产品),才是超越一般“粉丝”经济、使经济效益自甘拥护艺术品格及其大众影响的最佳范式。


强调“二度创作”的重要性和专业度

       在具体的网络文学IP改编案例中,我们看到了一些不同的模式。就影视改编而言,比如有基本尊重原著的《何以笙箫默》《美人心计》的改编;也有沿用原著人物原型做较大充实修改的《甄嬛传》《失恋33天》《杜拉拉升职记》《亲爱的翻译官》《琅琊榜》的改编;还有几乎脱离原著主要借用其IP价值的《鬼吹灯·寻龙诀》的改编。从IP转化和改编的艺术与技术来说,哪一种模式都无可非议,市场接受和质量保障是其获得成功的理由。此外,如动漫对《斗罗大陆》《斗破苍穹》《盗墓笔记》《诛仙》等,游戏对《飘邈之旅》《鬼吹灯》《星辰变》《微微一笑很倾城》等,戏剧对《步步惊心》《甄嬛传》《谋杀逝水年华》等的改编,亦屡有成功之作。在整体体现网络文学作为内容资源和IP源头的产业价值、泛娱乐布局的样貌、趋势的同时,强调网文IP在改编上的“二度创作”的重要性和专业度,才是成功案例要告诉我们的结论。这也正是大众评价中所谓“良心剧”之“良心”的关键。


       一部网络小说的成功与一部下游IP改编的成功在某种意义上说是两码事,这么说是为了突出影视、动漫、游戏、戏剧等等方面自身的艺术逻辑和技术体系。如果把一部积累十数年“粉丝”而充满人气的小说交给缺乏经验和创造力或者急功近利只为资本泡沫计的团队,那么,我们什么都看不到,他们可能把什么都毁了!这是网文IP的灾难,更是下游产业、资本脱离基本艺术规律、抹杀“二度创作”之独立性的谬误所在。改编市场中并不乏二三流网文或陈年冷门IP被“二度创作”所救活的案例。在网文IP的热潮中,我们归根结底要呼唤的其实是“工匠精神”。


        问一问网络作家,很多人内心是明白影视等艺术改编延伸了他们的奇妙故事、跌宕剧情、独特人物、侠义情怀以致经济收入,在没有得到其他艺术门类即产业市场的关注、转化、传播之前,他们曾是多么翘首以盼,渴望越来越多的人尊重他们笔下的虚构世界。而问一问改编作者和制作团队,奇思妙想和兼容并包的文化资源并非过去一个原创编剧闭门造车能够穷尽的,创意可以激发创意,二度创作的难度及其克服正是改编本身了不起的创造力,但网文确实提供了很多很好的材料。


        为网文IP做加分项而非减分项,是蕴含在今天文化产业链中的专业伦理、行业伦理,也是考验中国文化产业发展从“大”到“强”,实现“供给侧改革”的内功内力。对此,我们应当借机训练自己心理的成熟气度和技艺上的好胜心,糅炼文化工业中的“道”与“艺”,最终实现中国文化产品在国际上的真正的“弯道超车”。


(来源:人民网-人民日报海外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