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原小说推荐虚拟社区

一个男人爱不爱你,看他能为你放弃多少,为你,江山可弃

悦读丛刊2018-12-18 08:43:47

是火,映的泼墨似的天空凄红一片。

还是火,蔓延开来,满耳痛苦的尖叫,却不见丝毫人影。

咆哮而至的火龙吞噬了整个皇宫,一袭袅娜绿衣的佳人赤裸白皙的双足踩在血水染红的地砖上,笑容璀璨而冷酷。

“洛水有美玉,愿君好爱怜!当年那个净如春水的女子真的是你吗?”

楚烁一身紫色精光铠甲英武不凡,单手撑剑、半跪在地,瞪大猩红的双目狠狠地盯着眼前依旧容颜绝世却陌生狠辣的女子。

漫天的火光,刺耳的尖叫!

女子不言不语,背后的火海汹涌咆哮,近乎将她吞噬。她不避不闪,任由火光炙烤,那春水般的碧色衣裙已被激溅而来的火花烧得近乎残破,苍白的肌肤也映着异样的红润。

她像是没有痛觉一样灿烂地笑着,眸光却依然冷得刺骨,那似乎忘却一切的样子近乎疯狂。如鲜血染红的朱唇张了张,吐出与容貌不符的嘶哑声音:“你都知道了?”

沉默。

“她爱你,你说可笑么?”嘶哑的嗓音问着似乎不合逻辑的问题。

“我,也爱她。”楚烁有些艰难地开口,感觉刚刚压制住的毒素趁着他心境的波动又一次冲了上来,眼前似是浮现了那个月色衣裙的女子,月素唯。

她那明媚的笑容、果敢的作风,让他哭笑不得的示爱方式,她的一点一滴他都记得十分清楚。

为什么,为什么他当时会被那百年前的仇恨蒙蔽了双眼,居然不敢承认对她的感情!

为什么他的一时犹豫竟然会害得她含恨而终!

“哈哈,我知道,从你杀光林胥国皇室却唯独留下她,还娶她为后的那日,我就知道了!”

绿衣女子苍白的面庞有些激动,张开双臂继续说道:“所以你才会对和她品貌如此相似的我有好感,所以我才会用尽手段,让你看不见她!你的眼里只有我,只有和她相似的我!她好痛苦,你知道吗?我有多感谢你,你知道吗!”

绿衣女子声嘶力竭地吼着,毫不介意楚烁越来越难看的脸色。

双拳紧握,楚烁从没想过,杀伐果断一举推翻月族林胥王朝建立大楚的自己,居然会在感情上失算!

没有及时承认自己感情的后果就是被迷魂之术暗算,堕入精心编纂好的梦境里,如同被臣子蒙蔽的昏君一般,什么都看不到,竟沦为绿衣女子报复素唯的棋子!

“报恩只是你的借口,你爱她!爱她的执着、爱她的疯狂、爱她为爱你所做的一切事情!包括……”

咬牙切齿的声音响起,绿衣女子绝美的容颜瞬间狰狞,恶狠狠地张开双臂,那凄厉的尖叫如要倾尽永世的生命力般疯狂。

“所以你们该死!都该死!”

食指纤细,打出奇异玄妙的手印,随着手印变化的愈发快速,一阵月色光晕弥漫开来。

原本乌云满天的夜空转瞬间便被扯开了一道巨大的裂缝,就如同一双巨手撕裂薄纸般简单,如开闸放水般倾泻下来的月光将绿衣女子笼罩。

她赤着双足,猛地转身,飞蛾扑火般投入火海,义无反顾!

“魂术!”楚烁看见那月光在绿衣女子身上形成的种种神奇符文,不由自主地吐出了这两个字。

他已然知道绿衣女子也是月族遗女,不过令楚烁惊讶的是她的月典神术竟然修炼到了魂术的境界!

突然楚烁想起了一个可怕的可能!

“你快回来,不要做傻事!”楚烁对着女子的背影慌忙喊道。

女子脚步微顿,凄美地回首展颜却有着说不出的决绝。

“她爱你,我成全她!我要她,和我一样!”

绿依女子头也不回,猛地扑入熊熊烈火之中。

“不要!施展了魂术可就万劫难复了!你快回来,我们从长计议!他……”

楚烁见她决绝的模样顿时急了,强撑着想要迈步向前,无奈绿衣女子布置周密,那大火焚宫,正是魂术施放最好的祭台。

施术者以自身灵魂献祭,使得周围聚集了大量的月能与献祭的其它残魂,阻碍了本就行动迟缓的楚烁。正是这一点的迟缓,魂术的献祭已经完成!

看着那空气中逐渐消散的绿韵,楚烁瞪大双目,琉璃褐色的瞳孔里不知是心痛还是愤怒。绿衣女子的话还犹言在耳,成全,是怎样的成全?

楚烁看见自己手臂上缠绕的那枚素唯送他的同心结突然莹光一闪,原本流转其上的魂力似乎在一瞬间寂静下去,再无声息。

这是?

灵魂被恶咒纠缠,素唯已经施放出的魂力竟然都不能再度维系!

楚烁顿时睚眦欲裂!永世纠缠!魂术的献祭会让灵魂永世被恶咒纠缠!

他不能眼睁睁地看着素唯的灵魂永世被她纠缠,素唯没有做错任何事情!她的报复不应该向苏唯去!今生他负了素唯,难道还要让素唯永生永世地痛苦下去吗?

“啊!素唯,今生负你,我永世遗憾!”

仰空怒吼,楚烁发泄着一腔的悲愤!那双琉璃褐色的瞳孔染上决绝的光芒。

楚烁被大火炙烤着的身形渐渐模糊,天空中那原本已经随着魂术施展完毕渐渐变小的裂缝顿时被再次撕裂,光柱般的月华径直打入楚烁身躯。

“神术助我!愿永世残魂,换她遗我忘我,得享幸福!”高举手中同心结,楚烁仰天怒喝。

不同于绿衣女子那样献出自己的灵魂施展魂术,楚烁只是凝聚月华静静地闭目沉思,一身惊人磅礴的魂力弥漫开来,似乎在找寻着什么,又似乎在等待时机。

“唯、爱你、信你……”静静闭目,薄唇扬起,细小的声音随风飘散。

破晓时分,第一缕朝阳余晖驱散晨雾,月色掩去。

一阵清风吹来,楚烁独立在萧索残骸间的身影竟缓缓消散而去,磅礴的魂力也随之在空中消散。

高空之中飘渺的云层间,一座古朴的地井渐渐凝聚成型,缓缓漂浮在废墟上空。

两千年后……

雨季空气湿润,故宫里某不知名宫殿的一个隐秘后院,那碧色琉璃瓦清澈晶莹,好似凝着水雾。一只明丽星眸倒映其间,纤长羽睫轻眨,眼睛的主人正仔细的看着琉璃瓦当。

苏唯站在某剧组的梯子上认真地辨别这瓦当上的兽类面孔原型,它到底是狮子还是老虎呢?

叮叮在下面负责望风,一边东张西望一边焦急的催促道:“怎么还没好?看个老虎也要这么长时间吗!早知道就不跟你打赌了!”

“明明就是狮子,不信你上来看看!”苏大小姐怒。

“怎么可能,小唯狐狸,你不至于为了一顿午饭就欺骗我这纯真少女吧。”叮叮扬头看着居高临下的苏唯,一派革命烈士风范又道:“信不信姐舍命陪君子,上去检查!”

“你来呀!是谁上个楼梯都不敢回头的,你要是上来了,往返的车费姐给你报销,怎么样?”

苏唯对那个狐狸称呼装作未曾听见,自从画皮播出后,她这狐狸属性就坐定了,再争辩也没用。扬起高傲的头颅,苏大小姐继续挑衅。

丁大小姐心头大怒,但是看了看这小二层楼的高度,心中不免犯怵,谁让她没出息恐高呢!

但是,士可杀不可辱!

丁大小姐毅然将左脚踏上了梯子,豪情万丈地说:“让暴风雨来的更猛烈些吧!”

然后闭上眼睛,手脚并用地趴在了梯子上大吼:“你丫的等着,我这就上去,我上……我上……”

苏唯看的眼睛都直了,丁大小姐果然乃人中龙凤!趴在梯子上居然装的同上梯子一样费劲,还上下晃动,顿时让苏唯有些站立不稳。

神色有些慌乱,苏唯急忙喊道:“叮叮,不要摇了,梯子都快散架了!”

看叮叮大小姐继续装傻,苏唯恍然大悟般道:“叮叮你快看,有外国友人在笑你呢!快看,还是个帅哥耶!”

帅哥的魅力很大,外国帅哥的魅力更大!作为经常被叮叮勾搭,与她狼狈为奸的“色、女二人组”,苏唯对她这个狐朋狗友的品性拿捏的还是非常准的。

果然,叮叮迅速爬起来并且极其干净利落的整理了一下凌乱的发型,淑女的站立在梯子的一旁。

薄唇上扬三十度,文雅的扶着梯子轻声慢语的说道:“唯唯快下来吧,你这样太危险了。”整个动作一气呵成,计时不到三秒钟!

“叮叮,火车都提速了,你怎么还这么慢呢?帅哥笑完你就走了。”

苏唯故作无奈地摇了摇头,晃了晃手腕上的表,为了增加可信度,还翻了个白眼耸耸肩。

叮叮自然知道这是被苏唯给糊弄了,可这种事情,宁可错杀三千,不能放过一个!

不过输什么不能输身份,丢什么不能丢面子!

丁大小姐淡然道:“我这不是为了你的安全着想么,照个照片就快下来,等会儿这个剧组的人来了,你看就惨了!”

“奴婢遵命。”应了一声,苏唯迅速照了几张照片,手脚麻利的就要爬下来。

人生总是充满狗血情节,这在苏唯十九年的生活经验中那是屡见不鲜。

因而此时,剧组的负责人员果然很负责任地准时出场,一声怒吼震天响,怎叫人不掉神魂!

苏唯一惊,若是被剧组的人抓到,恐怕要因此被“教育”很久。

左右环顾之下,苏唯发现后院有处小门直通外面的石子路,在梯子上时还曾看见这石子小路九转回环地通向远处园林。

没有多想,苏唯迅速跳下梯子拉上叮叮钻出小门,一路飞奔,将那个大声问你们是干什么的大叔丢在了身后。

孰不知,那大叔已经被眼前的景象吓呆了。

他眼睁睁的看着两个背包的漂亮少女在他的吼声中冲着墙冲去,却根本没有发生想象中那血溅三尺的惨剧,两个姑娘似乎已经穿墙而过,又似乎从没出现一样!

大叔使劲揉了揉眼睛,咽了口口水,总算是鼓起勇气跑到墙边,使劲拍了拍那厚实的墙,突然想起这墙后面似乎正是传说中专门丢弃宫里冤死奴才的护城河!

大叔一阵激灵,艳阳高照的天气却惊出了一身冷汗。

他、他莫不是……莫不是碰上女鬼了!

大叔顿时一阵哭嚎,疯狂地跑出了小院!

叮叮的体力一向不是很好,跑了一会儿便气喘吁吁,扶着膝盖大声喘气。

苏唯见没人追来,便放心停了下来,一边替叮叮顺气,一边自我安慰道:“没事没事!他没追来,追来也不怕,大不了说咱们是故宫保护委员会的,正在视察瓦当的损坏情况,征用他们的梯子是他们的荣幸!”

柳眉一挑,苏大小姐毫不脸红的自我标榜着。

叮叮喘着气学着苏唯的样子翻了个白眼,却对此见怪不怪。

女汉子般地苏唯向来以不拘小节标榜自己,想追求的从来都不会拐弯抹角的委婉表示,即便直接表达出来会雷得人眼晕,苏唯也绝不羞涩。

就以学校里是个人都知道苏唯喜欢校草楚烁一般,人家苏大小姐就是有勇气扑上去送水送可乐,吹拉弹唱的想尽办法展示自己,毫不扭捏。

虽然楚烁对她只是淡淡的,但叮叮敢以未来男友的帅气指数担保,楚烁要是能忘记这猛女才有鬼呢。

嗯,这倒也可看成是苏唯的另一种成功了。

沿着石子路两人渐渐向前走去,却发现小路竟似没有尽头,总是在幽静的丛林里打转。

偶尔开上几株叫不上名字的洁白小花竟然每次出现都有着不同的花瓣数目,让二人惊叹了好一会儿,照片控的叮叮立马拿出手机缠着苏唯猛照了十几张才肯罢休。

环顾四周,参天古树投下斑驳印记,蝉鸣几声打破了幽森氛围,之后的寂静却更让人难以忍受。

“扑棱,扑棱”几只飞鸟拍打着翅膀飞向高空,发出凄厉的鸟鸣。

叮叮打了个哆嗦,拉着苏唯的手臂嘟囔道:“唯、唯唯,我们这是跑到哪儿了?怎么有种阴森森的感觉。”

“呃,不是有种,是根本就是!叮叮,快把咱的地图拉出来溜溜。”

叮叮猛拍下手道:“我怎么忘记了,姐是有地图的人!”

翻出背包里的故宫地图,叮叮迅速找到之前的宫殿。然而,两人埋头翻阅了许久,却发现地图里那个宫殿的后面,明明就是护城河的河道遗址!

一阵冷意袭来,苏唯觉得自己头皮一阵发麻,伸手抓了抓,幽幽出声道:“叮叮,我们……”

“啊!”不待苏唯说完,叮叮一声尖叫扑上来搂住苏唯的脖子大喊道:“狐狸,我们掉到河里了么?我是不是死了!呜哇……我还没有找到帅哥男友,享受真爱呢,我不要死!我……”

苏唯一阵白眼翻过,叮叮这么一闹,倒是不觉得那么恐惧了。

冷静下来,再次看向四周,苏唯发现除了幽静些也没什么恐怖的事情。

壮了壮胆子,苏唯扇飞叮叮死抱着她手臂的爪子,提着她耳朵大声吼道:“丁鼎小姐,瞪大你的钛合金狗眼!这哪里有河道的影子!估计是地图画错了……嗯,就是地图错了”

虽然心里没底,但苏唯还是肯定了一次。

看着日影渐斜,苏唯道:“我们沿着原路往回走,应该能走回院子,大叔总没有迷路可怕吧”

叮叮猛点头,紧跟着苏唯转向,要沿着原路返回。

突然,刚转身迈步欲走的苏唯猛地捂着胸口蹲下,口中喃喃道:“不要走,不能走!好痛,好痛!”

“不要走!”

只听苏唯的声音渐渐尖细近乎尖叫,颓然地侧坐在地,一手抚胸一手撑地,垂首大声喘气。

苏唯心中十分震惊,这话不是她说的!

纤细手指死死抓着胸前衣服,自己左胸前那个血色水珠状的胎记灼热袭人,那话语的意识正是从这胎记中传来的。

那股意识似乎能自行控制声带发声一般,令苏唯不自觉地动着喉舌发出声音,难道这她的身体里还有别人?

苏唯顿生天昏地暗之感,这又不是玄幻小说!她就是汉子了点,身体好了点儿,可拿什么跟那传说中的异界灵魂,妖魔鬼怪抢夺身体呀!

正在苏唯天人交战之时,叮叮已经死死搂住她,关切的问着:“唯唯你怎么了?哪里痛?哪里痛呀?”

苏唯在叮叮的叫声中冷静了下来,若是有能力夺舍,或者说要夺舍的话,这胎记早该行动了,何必等到今日?

而且那股意识似乎并无恶意,苏唯隐隐感觉到自己喊痛的时候,那意识明显波动了下,似是心疼又似是迷惘,只是吼出最后一句便再无声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