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原小说推荐虚拟社区

黄易:我是怎样写小说的?(万字长文!《寻秦记》作者亲述创作经验)

半镜写作学院2018-11-22 12:15:28


优质影视号推荐,请点击名称关注

↓↓↓↓↓↓↓↓↓↓↓↓

编剧之门  导演与制片  编剧与剧本  


怎样一年看8000-10000部电影?

职业编剧(小说家)怎样提升故事能力?







黄易谈创作:我在创作上一直没有停顿过


1、您将在内地出10册的作品精选集,这是您的作品第一次在内地的系统出版。为了此次出版,您是否做过修订?如果有,修订比较大的是哪本的哪方面内容?

答:今次在内地第一阶段出版的作品,包括最新的作品《封神记》和《云梦城之谜》。其中特别想指出的是《凌度宇系列》不论在台湾或香港,均已断版多年,是我早期的创作,小说技法虽不像后来《寻秦记》和《大唐双龙传》般圆熟,于我来说却是创意诚意十足的科幻作品,实在要多谢上海英特颂图书公司结集成书

至于修订方面,有《寻秦记》、《覆雨翻云》和《大唐双龙传》三书,都是在多年前已完成修订,并不是单为在内地出书而作,修订较大的是《覆雨翻云》,希望能精益求精,一新读者耳目

2、谈到您的小说,一些非议不得不提,比如其中的情色内容,当然这样的内容止于《寻秦记》,从历史上看,这样的内容往往争议不少,一旦把握不好,还可能被当成低俗小说,黄先生为什么要将情色内容加入小说之中,《寻秦记》内地出版时将删除这些情色内容,你认为会对小说原貌产生影响吗?而在《大唐双龙传》中,却又呈现出一些显得很保守的两性关系,为什么会有如此大的变化

答:作者在小说里写甚么?是一个选择的问题。告诉你一个秘密,少年时看武侠小说,很爱看男女情事的描写,但往往是点到即止,变成我的一个情意结。为甚么不可以把界线推过一点呢?或许基于这个心态,加上点实验性的精神,我在《寻秦记》对男欢女爱有更深入的描写,但从来没因此后悔


不过这只是某一创作阶段的心态,后来就不想重复,修订的时候更将这些部份删除,提供另一个选择。修订本在香港、台湾和泰国都卖得不错,看来并没有影响读者诸君的阅读乐趣。且修订早在多年前完成,非是因要在内地出版而特意把情色删除。较侧重情色的描写只出现在《大剑师传奇》、《覆雨翻云》和《寻秦记》内,反映着我的创作上近五年的心态历程,有人认为过滥,我尊重持此看法的人,修订正是提供他们一个不同的选择。

3、近几年,您一直没有推出新长篇。为什么?是一直在构思还是已在创作中,能否介绍一二?

答:我在创作上一直没有停顿过,二零零六年写了《云梦城之谜》,二零零八年是《封神记》,前者字数约四十万,后者字数达七十八万,在篇幅上当然不能和近五百万字的《大唐双龙传》相比,但因其故事的性质,我认为小说的长度是适合的

最重要的是过不过得自己那一关,然后才会推出去闯读者的那一关。现在刚踏进新的一年,我亦开始构思一部新的作品,内容则请恕我买一个关子,可以说的是它是对历史武侠的一个回归,但决不因袭,并审慎地寻找说故事的方式,是一部有野心的长篇作品

4、您曾经说过,自己每次写出来的作品,只跟之前的自己比较,希望有突破。您现在仍在寻找这个突破,或者是已经有了答案?

答:“我只会视自己为唯一的对手”,乍听似乎是目无余子的狂言,实际上则是创作的一种方便,令你不会重复自己,有新的意念才有新的动力,挑战自己,不住创新


我仍在寻找这个突破吗?有些事一开始了,便不会停下来,正如我提出过的,创作是有‘无限的可能性’

以我最新的两部作品为例,在《云梦城之谜》,我结合了远古的神话和武侠,故意模糊历史,对前世今生、命运作出深思,希冀找出一种全新的小说美感

《封神记》则是延续《星际浪子》的精神,但跨出的步伐更大更远,尝试开创中外没有任何小说曾触及的题材,将科幻和武侠作出我认为最完美的结合,写的是人类被灭绝一亿二千万年后,最后一个人类如何纵横宇宙和宇宙之外的故事。是否突破?交由读者作出判断好了。

5、读者看您的作品经常会产生共鸣,故事发生在古代,但感觉与现在的事情很相象。您是有意把当下人面临的问题和困惑写进去吗?

答:小说创作是没有任何拘束和限制的,把小说的时空安置在历史里某一波澜壮阔的时段,为的是与那时代的政经文化结合,就像一艘远洋船定下起点和终站,至于在航程里发生甚么事,则可任由想象力作天马行空的构想和深思

最重要是能否创造出一个自圆其说的动人天地。从这个角度去看,小说是可以无法无天的。我并没有蓄意把当下的事物写进小说去,想到便写,创作的动力实令人难以节制和保留,有时小说自身的生命张力会反过来控制创作它的人

6、读者对作品的评价您会关注吗?如何看待读者对作品的批评?听说《边荒传说》里面,您把卓狂生写成自己,反击全世界攻击自己的人。当初怎么想设置这样一个角色,是发泄自己对一些人错误批评的不满吗? 

答:我想没有作者能不把读者的评价丝毫不放在心上,我也不例外,褒吗?自是甘之如饴;贬吗?米已成炊,不开心白不开心,只好看看将来有没有可改善的地方

而更关键的是读者真正的爱护和支持,三餐不继还如何创作?读者买书来投赞成票,才是作者写下去的动力。坦白说,我是极少上网看读者的反应,看过的大部份是朋友转过来的下载,贯彻我追求简单生活的理念

卓狂生吗?罪过罪过,由自已去反击批评并不适当,那完全是一种小说的手段,是在写作过程某一时刻的灵机一触,让小说的人物与现实世界巧妙地结合,娱人娱己,其目的不在反击,而在过瘾。照道理,不喜欢看我小说者,当然对我小说避之则吉,理该听不到狂生之言。

7、您原来说《大唐双龙传》至少要到100卷,但却戛然而止。很多喜欢这部作品的读者都在推测其中的原因,请您给解释一下原因吧。

答: 这就是理想和现实的落差,在创作《大唐双龙传》的某一阶段,我确曾奋起这般的雄心壮志,然而小说有时也像历史般,自有其因果发展的轨迹,不因人们的主观意志而转移,小说本身的生命力毫无疑问左右着篇幅的长短,硬要拖下去,我写得辛苦,读者看得不爽。

8、您的作品曾被拍成港版电视剧,您是否有与内地导演合作在大陆播出的计划?如果有想法,您最想和内地哪位导演合作呢?最希望哪部作品首先在内地与观众见面?  

答:一套由内地某公司制作的《大唐双龙传》电视剧集正在筹备中,日后当会有公布,我心中并没有特定的导演,一切交由制作公司决定,剧本我则有提供意见。


9、您写武侠小说已20余年,您觉得现在是您武侠小说创作的哪一时期?稳定?瓶颈?

如果稳定代表停滞不前,那肯定是我不愿意见到的。至于瓶颈,瓶颈在哪里?我看小说创作并不存在瓶颈的问题,只在好看或不好看,能不能令读者耳目一新,进入小说的世界忘掉一切,苦乐与共

10、您的书里,爱情的成分相对少,友情的成分多,书里环境险恶而缺少金庸作品里的侠骨柔肠,但多了兄弟间并肩作战的铁血豪情和惺惺相惜……您更最醉心于兄弟之情的表达?

答:如果你指的是“篇幅”,那该是对的。投放篇幅的多少,纯粹看剧情所需。以《大唐双龙传》为例,描述整个大时代的迁变,内则帝国崩溃,群雄割据,外则西域强邻鹰瞵虎视,要刻划寇仲和徐子陵从闯荡江湖到纵横中外的英雄功业,投放最多的篇幅是必然的事

但我却不认为“爱情”在我书中处于次要的地位。说到底,小说写的是人,与人有关的一切,人与人间错综复杂、恩怨纠缠的关系,都是我力图去表达的东西

11、您小说的框架总令人佩服不已,大都是勾勒一幅宏大的历史性画卷。这种构架小说的能力是不是也需要经常训练的?

答:我的策略是“由短入长”,先写短篇、中篇,到有把握和信心,才着手长篇。这和写画相似,初学画时老师怎也不会教你由几米长阔的大画开始吧?这可视为一个学习的进程,也可视为训练。当然可以有例外,不过我的情况确是如此。

12、在创作中,由情节带着自己走,是很快乐的事吧?是不是比较经常会有控制不住情节之感?在掌控与不能自控之间,有时是不是会有挣扎,有时赢了,有时则输了?                          

答:精确点说,该是当作者投入到自己创造出来的天地里时,每个情节、悬念,都会影响小说后来的发展,形成小说本体生命的张力,又反过来影响思路,是最自然不过的事

快乐吗?我会随着小说的高低起伏、悲欢离合而心生变化,苦乐随之。写小说或可以驯马来说明,先要看你选上的是怎样子的马,如果是凶悍难驯的野马,那就要考你驯马的技术,给抛下马来跌个腰折骨痛,当然难以为继。要跑毕全程,必须慎选你力所能及的马,成败则交由读者判断了

13、您欣赏Bob Dylan,听他的音乐或看他的歌词,会刺激你的创作灵感,可以具体说说么?除此,您的创作灵感经常从何而来呢?    

答:在我心中,卜戴伦(BOB DYLAN)是当代的西方诗仙,其启发性与我看唐诗宋词类同,却更贴近我们的生活,配上音乐打锣打鼓以他独特的唱腔道出来,更是艺术性娱乐性兼备


要具体说吗?让我试译他一段曲词:“我遇上一个占卜师,她告诉我小心被雷劈,我久未尝过和平安静,久远至令我早忘掉了那是怎么的一回事。有个在十字路独自徘徊的士兵,他的盒装车正在冒烟,但你不知道的是,没有可能的事发生了,当输掉了每场战争后,他终于取得最后的胜利。我在路边醒过来,作着如此离奇的白日梦。”(Idiot Wind, Blood On The Tracks)

当你听过数以百计同级数的歌曲后,对创作怎都该有点帮助吧!灵感来自生活和经验的总和,心境更重要,那是“灵感之母”。

14、您作品中对天道、武道的表达,对生命真貌的追索为广大读者沈迷,这三者,仍是您目前写作的主要命题么?有何更进一步的认识?诠释空间是不是仍无限之大?

答:“反省”和“超越”,一直是我创作的核心信念。当反省扩展至对人类自身存在的深思,要找寻的就是我们未来的出路,中外不少小说电影题材都是着力于这方面。是人与机器的结合?藉人工智能而得永生不死?另一阶段的进化?

对我来说,无论是武侠或科幻,都是人类在找寻超越自己的可能性,具有积极的意义。在已知的事物有限,未知的事物无穷无尽的处境里,可发挥的空间肯定是无限大

黄易谈新武侠:我们需要我们这个时代的作品


关于发展

1、梁羽生先生和古龙都已离世,而无论金庸先生、您,或者温瑞安先生,近些年都没有什么新作品。江湖显得越来越冷清。您如何看待这种现,认为是否会影响到武侠小说的发展?

答:近年来我不是没有新的作品,在上面已说过。江湖的情况,我只能通过《今古传奇》杂志略窥一二,感觉上一个新武侠的盛世正在开展,百花竞艳,后来者此起彼继,亦得到广大读者的支持拥戴,这股创作的洪流,我看谁也没法阻挡的

2、您认为,在这样一个充斥着电子游戏、流行音乐的网络时代,还会产生武侠小说大师级的作家吗?

答:恰恰相反,眼前正是最有利的创作生态环境。互联网的出现,破尽了一切的局限和制梏,再没有怀才不遇这回事,便如我在《边荒传说》中描述的边荒集,是为有志气和本领的人而设的

3、如何评价内地武侠小说创作?

答:由于认识不够深入和全面,我没有资格去评价内地的武侠小说创作。不过江山代有才人出,一代有一代的文学,后浪逐前浪是常规而非偶然,必有更具时代感的作者冒出头来

4、您对内地的武侠小说作者了解吗?有没有比较欣赏的作者呢?

答:我对新一代武侠小说作家的认识,止于数年前今古传奇的连载,说不上深入,但却有良好的印象。他们文笔优美生动,朝气勃勃又勇出创新,该是大有可为

比较了解的是九把刀,因曾拜读他寄赠的作品,确是难得的奇才,现已红爆台湾,我对他是充满期望的。还有是内地的凤歌和沧月,他们均是打通了任督二脉的武侠写手,深明个中三昧,前途无可限量

5、您赞赏凤歌、沧月,最欣赏他们怎样的特质呢?他们若要成一代大家,最需要历练的是什么?

答:这是一个难题。特质是难以描拟的东西,很难具体说出来。像司马翎的作品,冒他名的赝品多不胜数,但只要我看十来二十行,便可以绝不含糊地辨别真伪,这该就是特质,相信读者们也有同感

但司马翎的特质如何?我确难以用言词来表达。看凤歌和沧月的作品,是几年前武侠杂志上的连载,印象中他们文笔活泼、构思别出心裁,成型成格。坦白说,创作这回事,旁人是不该说三道四的,必须由自己去寻找,没有人帮得上忙,可以说的我深信他们全晓得了


6、您的作品曾被定位于新武侠,但即使现在,提起一些年轻人的武侠小说创作,仍称之为“新武侠”甚至“新新武侠”。您觉得立足现在,究竟什么样的武侠小说才能称得上是“新”字?

答:这是个很好的问题。我想若能于三百年后回顾,该没有新武侠或新新武侠的问题,一切可以年代划分,便如唐诗宋词。引起我兴趣的是新旧的观念。我现在去看庄周的寓言,仍只觉其新不感其旧,确是跨越时代的经典,故能历久弥新

我明白赵小姐要我界定的“新”不是这个“新”,但那似乎该属日后文史家从一个更广阔的角度去考虑的问题,那时被规范为通俗文学的武侠小说,或许已变成只有我们这个时代才写得出来的东西,再不通俗

7、您对武侠小说创作前景如何看待?现在似乎看玄幻小说的人越来越多。您的作品已将武侠和玄幻结合,未来的武侠小说,是否会跟随时代,产生其它的变化?

答:武侠只是一种小说的形式,其生存的活力在于不断随时代的发展蜕变,亦不该受任何约束。将来会变成甚么样子,根本无从猜估。于我来说,不论武侠或科幻,目标都是人类在找寻超越自己的可能性

我们将来的出路,是与机械结合吗?还是通过科技作生理的改造?另一次天翻地覆的进化会不会忽然降临?新人类于焉出现。立足于宇宙微尘般的地球上,事实上我们正不住在太空宇航,没有一刻留在同一的位置,只是我们不着意吧!处于这么奇异的处境里,只有人类无远弗届的想象力,才可对我们自身的存在作出深思和反省。  

8、目前武侠的发展,有没有困境?有的话,是什么呢?

“一个新武侠的盛世正在展开”,赞同此说吗?这个“盛世”中起决定因素的会是什么呢?这个“盛世”可能会有怎样崭新的面貌?武侠在未来,到底会有一个怎样的走向?

在创新与保留武侠小说的原味之间是不是需要取得一个平衡?

另外,您觉得有没有一个必须一以贯之的武侠传统精神?

答:二十多年前,我在美国参观过一个印象派的大展,感觉非常震撼,杰作如林不在话下,最令我感动的是在相同的艺术理念下,画家的创作力像熔岩般从火山口喷发出来,令我想到每一世代均有其蕴含积蓄的创作动能,问题在能否找到渲泄的出口

科学振兴,予人全新的视野,建基于科学原理追求光色变化的印象派遂告诞生,席卷全欧,宛如启动了聚宝盘,这股洪流谁都没法挡得住,成为西方现代艺术的奠基和起点。


武侠小说也如是,新时代的来临,作为一种新的小说体裁,武侠小说应运而生,创作的能量被彻底释放,一时名家辈出,疯魔全国,历数十年而不衰,到古龙、司马翎、金庸出,武侠小说被推至峰顶。后来者囿困于前辈大师们的框架理念,令武侠小说一度陷入前所未有的低谷,难以为继,只能往下坡路走

接续印象派的是后印象派,代表大家如塞尚、高更、梵高等,打破了印象派的框框,强调抒发个人的感受,外在的映像转化为内心的描写,攀上另一个艺术表现的高峰,开启了现代艺术百花竞艳的局面

艺术创作并不是科学研究,没有站在巨人的肩膀上去发展这回事。武侠的未来,在于新的理念,新的突破,当我们找到新的出路,创作的动能才可汇聚成流,奔腾出海。值此新世纪开始的时刻,我们需要的,是一个属于我们这时代的武侠


黄易谈经历:曾是顽劣少年第一次作文不及格


1、问:黄先生给内地读者的感觉是非常的低调,很少接受媒体的采访,我们看到你的简介也是从香港中文大学开始介绍起,香港是一个媒体发达的城市,名人也需借助媒体为自己的事业加分,黄先生为何逆其道而行?

答:成名是要付出代价的,成为万人瞩目的名人,过的更是非一般的生活,这是个取舍的问题,所以当我有足够的读者支持,让我可以从事创作,便心满意足,安于我钟情的生活方式。知道自己在干什么的,该不算太笨蛋吧!

2、问:所以我们也特别想听听黄先生在大学之前的故事,不知道爱写侠客英雄的黄先生在少年之时可有英雄侠客之梦,亦或有打抱不平之故事。在少年时期黄先生是否就钟情于文字,喜欢的作品有那些?

答:我的少年时代和一般少年没有太大分别,幸运的是住在山明水秀的新界区,令我自少和大自然结下不解之缘。还有个痛爱我的外公,他是个武侠迷,他租来的武侠小说我全部读过

至于写东西,压根儿不知是甚么一回事,用狗屁不通形容绝不为过,学业上则“战迹彪炳”,被逐出校或留级是常事,直到因逃避留级转到一所新开设的学校念中四,第一次作文就给严厉的老师以红笔批了个不及格的分数,始知作文也可以不及格,由那时开始,才知原来写文章是可以写得好一点的

3、问:黄先生在香港中文大学专攻中国画,还曾经获得艺术奖,后又任香港艺术馆助理馆长,以先生之天赋与悟性,在艺术上获得成就当非难事,不知道为何改行写作?学画难道并非先生考取大学的初愿?或者国画在香港前景黯淡不足以养家?

答:香港艺术馆的助理馆长一职,是一份稳定的工作,养家不成问题,故不存在因前途而放弃绘画的情况

我放弃国画,在于某一刻的明悟,此事详细记述于一篇有关我老师丁衍庸名为《午觉册》的文章里,我在亲睹他写毕画册后,这样写道︰“我曾盲目相信自己有当个出色画人的料子,但在那一刻却清楚明白自己永远不能做到像丁公那样的艺术家,最终我走上不同的路向,恐怕丁公也没想过会以这种奇异的方式改变他不成材的小徒的未来。

4、问:在您的小说中,涉及天文地理、风水历史,可谓包罗万象,可见您的兴趣相当广泛,但这些方面都需要花相当多的时间去学习和掌握,您是如何让自己迅速了解这些知识并运用于小说之中并使人信服?

答:让从头说起。在大学期间,我对精神修炼生出兴趣,启蒙老师是位从美国来任教于心理学系的外籍教授,他是印度某教派的信徒,我没有随他信教,却从他处学习瑜珈和冥想,又看了很多他介绍的书

毕业后,对这方面的探索从没有停过,阅读的范围因着视野的扩阔不断开展。此外且遍寻名师,在这里请容我说个故事,便可想见我当时的狂热。那时我已在香港艺术馆工作,闻得有个加拿大籍的星相家在港设馆,精准如神,于是直接踩上门去,开门见山道︰“你教我星相学便当是为我看星盘,酬金照付。”就是这样我随他学西方星学

我还有很多其它师傅,绘画、古琴、洞箫、太极拳、掌相、子平八字、风水、道术。玄学和科学的知识,须是长期浸淫,没有一促即就这回事


黄易谈境界:武侠小说的真义在于打破平凡


1、问:在您开始写小说之时,香港武侠小说正经历过金庸、古龙、梁羽生的新武侠盛事,金庸是您喜欢的一位作家,但我们发现你一开始写小说就呈现出与以往武侠截然不同的观念,这种风格、题材的确立是经过怎样的思考?什么时候才让你对自己的小说有十足信心?

答:我最尊敬的两位武侠小说大师,是金庸和司马翎,而我受司马翎的影响又较大,从很多方面都可看到他的影子,当然,再加上我自己的东西,便成我现在小说的风貌


对一位作者来说,一旦进入小说创作的天地,宛如踏入少林寺的木人巷,施尽浑身解数才有机会过关,必须随机应变,不能只墨守师傅传授的那一套

而做人要谦虚,创作则须信心十足,所以打开始我便不得不信心十足的上路,因为根本没有退路

2、问:您研究过中国传统儒道佛玄等各种思想,而最终玄学无疑是你作品的思想基础。作者无疑试图以作品影响周遭的世界,为什么你当初就认为玄学的思想是最能对读者精神世界产生影响而不是儒学和佛学?黄易的笔名是否也与此有联系?

答:爱思斯坦说过:“最美丽的经验,就是经验玄秘,而这亦是所有真正艺术和科学的精粹。”于大多数人来说,每天差些儿便是昨天的重复,要在这日常的平凡琐碎里追求不平凡,于是我们各师各法,爱情、旅行、玩乐、看书、看电影,为的是从平凡沉闷里破围而出,活出生命的姿采


但试问有甚么比神秘的事物在眼前发生更付令人震撼,例如一艘外星飞船在你眼前下降。当然,只是打个比喻,大概不会发生。玄秘的经验,或许只有当伽理略首次发现地球并非宇宙核心又或爱恩斯坦悟通对论的一刻

武侠小说的真义,正在于打破平凡。黄易的“易”字来自“日月为易”的易经,那倒是儒家的经典

3、问:您称自己最喜欢的是《破碎虚空》,它似乎来自禅语:明还日月,暗还虚空,我想这也体现了您对境界的理解,然而对很多读者来说,这样的境界似乎离现实太远,为什么会如此重视人与天地之间的关系?金庸武侠的最高境界是侠之大者、为国为民,而您的最高境界又是怎样的呢?

答:甚么是现实?现实就是我们活在太阳系的一颗行星上,之外是无穷无尽的太空,无数的星系河系。这一切如何开始?如何终结?宇宙究竟有没有尽头?尽头之外又是何光景?已知的事物是有限的,未知的事物却是无穷

不说其它,宇宙本身便是一个超越了人类理解的奇谜,拥有永恒深邃不可测度的神秘美,只是我们习惯了视如不见。只有当我们像个纯真孩童般面对现实神秘的一面,才能以赤子之心去感受我们和宇宙间的微妙关系、感受到生命奇异的存在

“念天地之悠悠,独怆然而涕下”。天、地、人,从来也分割不开来。至于最高境界,或许是勘破天地宇宙的秘密吧!在现实里肯定办不到,脱离现实过过瘾儿不正是小说世界最动人的地方吗?

4、问:在小说中,对武功的领悟过程就是对人生的领悟过程,我想对您来说,是不是这20多年来写作的过程就是您领悟人生的过程,您是如何从身边的一些小事情中悟出道理然后写进小说的?经过这20多年来,您的人生境界相比最初写小说有了怎样的变化?

答:当小说创作变成你生活的一个主要部份,自然而然会影响人生。创作背后的思考历程,是错综复杂的,包括了所有的经验:与大自然的接触、一本书、电影、旅行,发生在地球上或地球外的任何事,均以不同形式丰富你的经验,且不是1+1=2那般简单


比之初写小说时的自己,现在更追求一种闲适自然的生活方式,却谈不上甚么人生境界,唯一是睡功练得比以前好得多了

5、问:像《寻秦记》、《大唐双龙传》、《覆雨翻云》都是超长篇作品,但这样的作品在文化快餐时代也给读者带来阅读畏惧心理,毕竟看完这么大部头的作品需要很多的时间。同时,写超长篇作品也将使得作者难以在全局上把控导致经典型逊色,现在回头去看,这些作品是否达到了您心目中完美的标准?

答:以卖书而言,我卖得最好的恰是你提出的超长篇作品,似乎显示在这个文化快餐的时代,宴会仍有市场

世上恐怕没有完美无缺的事物,我只能尽力而为,成功失败实非人力能绝对控制,最重要是奋斗的精神。过程往往比结果更动人,就像恋爱和结婚

6、问:黄先生的小说常常百万字之多,不知道您写小说的习惯如何?有没有特殊的讲究,是先有主线再一气呵成或是有了灵感再动笔,一天之中最多可以写多少字?另外,写作节奏加快,会不会导致人物和语言的单一化。

答:写小说宛如没有特定目的地的旅行,大致定下方向便起程,沿途柳暗花明,一切随着小说自身的生命力拓展。我试过连续三个月每天都写近万字,那是我写作速度的极限,回想起来仍感可怕。写出来的东西,当然及不上身心悠闲时的水平

7、问:您的好几部小说都被TVB改编成电视剧并取得不错的收视率,对您来说,怎么去看这些被改编的电视剧?

答:不满意。看过我小说的读者怕也没多少个人满意


黄易谈生活:曾经玩《群侠传》游戏到手痛


1、 您每天会有固定的时间用来看书或创作吗?正在看的是什么书?

答:完成《封神记》后一直没有再动笔。现时看书看得很杂,历史、小说、科普作品,没有特定的。

2、问:不知道黄先生最近玩的游戏是什么游戏?能否介绍下您玩游戏的故事?现在有很多的青少年过于沉浸于游戏之中,黄先生有什么忠告?


答:你找对人了。我最近玩一个叫FALLOUT 3的单机游戏,连续两个星期每天玩十多个小时,终于左手酸痛不堪,被逼鸣金收兵,千万不要学我。

补问:您玩根据自己作品制作而成的游戏吗?玩得话,感觉如何?不玩的话,为什么?您曾连续  每天玩10多个小时以致手痛到不能写字,会有懊悔感吗?可以说您是老顽童吗?              

  “唯能极于情,故能极于剑”,这句话是否可以套用于玩游戏与写作?

答:黄易群侠传新鲜热辣上市的当儿,玩了好一阵子。在线游戏确有引人入胜之处,特别是进入自己创造出来的世界。真希望最终极的游戏,是如科幻电影描述般让人进入虚拟的世界,再分不清甚么是真?甚么是假?理论上这该是可以办到的

至于玩游戏致手痛一事,如果时间可倒流回开始的一刻,我肯定不会那么疯狂,这算是悔不当初吗?最近有个理论,就是任何技术没有一万个小时的难苦练习,都难以臻达颠峰境界。这或可作为“唯能极于情,故能极于剑”的注脚。没有点狠劲,怎能精进励行,技进乎道?

3、您原来是搞绘画的,看报道说,您看到自己老师一幅作品后,觉得他是天才,于是停止了做画家的想法。那些在写武侠小说方面,您觉得自己是天才吗?或者说,觉得自己有天赋吗?

答:说自己是天才或有天赋,只是个蠢材,但我却毫无疑问我的老师丁衍庸是绘画的天才,刚好现在他的逝世三十周年回顾展正在香港举行,我还为他写了两篇文章。

4、您最喜欢您作品中哪位女主人公,为什么?

答:这是个很难有肯定答案的问题,勉强来说或许是《大唐双龙传》的绾绾。“爱你恨你,一生一世”,有寇仲和徐子陵这两个难得的对手,又是爱恨难分,尽够绾绾的生命发光发热

我以白衣如雪,裙下赤足的她牵着叫明空的小女孩,逐渐没入雪花迷蒙的深处作全书的终结,绝非偶然

5、您最想成为您作品中哪位男主人公,为什么?。

答:肯定是《封神记》的伏禹,那种失去了所有同类的哀伤、孤独,那种做任何事都没有意义的沮丧,却必须形单影只的亡命宇宙,于没有可能中找寻那可能性,使我迷醉其中,到今天仍在作这封神梦

6、问:黄先生如今的生活状态是怎样的?我看网络上一直提到您在大屿山隐居,这样的生活感觉如何?您的生活理念是什么呢?简单平易?生活中的您,是不是有时仍会感觉压力?还是经常能够在“零压力”下做梦?  

答:生活平静安逸,能选择自己的生活方式是一种幸福。我追求的是平凡中见不平凡的生活。在大自然里,只要你肯以赤子之心去欣赏,会感受到造化的神妙,至乎生命奇异的存在

“问君何事栖碧山,笑而不答心自闲”。这些年来睡觉做梦没有问题,总算托福

7、您在许多小说里有探讨“命运”,哪些人物的命运(或哪种命运)是让您嗟叹不已的?想请问现在的您,如何看待“命运”?  

答:我对命运有个很乐观的看法。植基于宇宙守恒的概念,生命的能量是以超越我们理解的方式永恒地存在着,所以每一个生命只是永恒里的一小段插曲,从不同的角度体会生命,在本质上并没有任何分别

因此小说的世界更是插曲中的插曲、戏中之戏,最重要是看得爽。当然在现实里,身处局中难以淡然处之,唯一之法是在所处的环境里逆流奋进做到最好,不负此生。


8、您对天文、历史、玄学星象、五行术数皆有相当深入的研究,现在还给自己看八字吗?给别人看吗?里面有多少准确?会把风水学用在自己的生活中吧?古琴、洞箫、太极拳…… 这些技艺会在生活中时常用来自娱自乐吗?                          

答:看八字是二十多年前的事,现在连如何起八字也很模糊,也有点蓄意忘掉。当年学习的动机是好奇心的驱使,别人的都忘记了,自己的还有点印象。于我来说,确有一定启发性,丰富了我对生命的迷思,其准确度难作定论,恐怕也是仁者见仁,智者见智的东西。我选择现时的居所,看中是它的环境和位置,其它一切都是次要的。投身小说创作后,已少有弹琴奏箫

9、您在1991年成立了黄易出版社有限公司,缘起是什么呢?您是公司的CEO吧?料理公司好不好玩呢?没有写作好玩吧?           

答:我的出版社,只是蚊型的小公司,没有甚么CEO可言。出版社的运作由我的太太一手包办,我则负责躲懒。

10、您喜欢金庸和司马翎,请分别评说下金庸、司马翎书中的“侠”,和您自己书中的“侠”好吗?    

答:我看书是偏向直觉和感性,只要能引人入胜,我会废寝忘餐的追读,关键在小说描写的人物是不是有血有肉,可否引起共鸣

至乎感同身受,金庸也好,司马翎也好,总是在不同的小说框架内藉情节的编排刻划人性,各有各的体会和表达,亦各自精彩,很难作出比较。比起他们,我身为后辈,更不敢和他们比较

11、如今古龙、梁羽生已去世,金庸年事已高,其它名家也渐渐老矣,是不是常有寂寞之感? 

答:有他们的经典杰作陪伴,我怎会感到寂寞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