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原小说推荐虚拟社区

推一部通宵看的穿越小说

出云清地八重垣2018-11-24 08:13:05

极品家丁

禹岩著

《极品家丁》,属于架空历史长篇小说,作者禹岩,该小说在谷歌百度双排名持续四十周前三甲。

简介

年轻的销售经理---林晚荣,和公司的女老板到泰山旅游时意外坠崖,来到了一个完全不同的世界(类似古代中国的宋代或明代),成为萧家大宅里一名光荣的家丁(花匠)---天下第一丁(后来因有功而御赐)。从振兴萧家为起点:灭“白莲”(利用六百人的老弱粮兵,直接铲除白莲教主力团伙),轰“圣坊”〈为了带走老婆肖青璇〉,斗砚秋(大学士梅砚秋,洛凝在京城的导师),戏康宁,金陵赛诗会,山东救官银(创造一大奇观“鱼跃龙门”),气煞玉德仙坊老院主,智护萧家大院‘新’夫人,奇袭突厥皇宫,活捉突厥小可汗,为苗族人民除去贪官,让苗族人民过上好生活。每一件事都可以看出林三的智慧,在那个时代包括现代的人都很难达到的。凡此种种(顺序与原作有出入),不一而是,林三壮举多如牛毛,贤妻良母真心相待。全书叙事“不拘一格”(拘了一格就不是三哥了!)有言:欲知三哥风采如何,且观禹岩家丁风流!

历史背景

 在这个新的时空里,秦末时候的楚汉之争,却是项羽获胜,刀斩刘邦,建立强盛大楚,项羽和虞姬便成为了大楚的开国皇帝和皇后。历史在这里开始出现了分叉,千余年来,华夏纷争不断,大楚之后又有十几个朝代,直到百余年前,赵姓皇帝推翻了腐败无能的前朝大宋,这才建立了强盛的大华朝。

而主角林晚荣在空间传递的时候,又触发了时间逆转,重新回到了十八九岁那个年纪,可是思想却仍然是二十五岁的时候。

经典语录


——暮晓春来迟,先于百花知。岁岁种桃树,开在断肠时。

01、师太,就从了老衲吧。

02、施主,你撞坏老衲了。

03、宁雨昔笑了一声:“你知道人生最痛苦的事情是什么?”

三哥:“对男人来说是阳痿,对女人来说是不育。”

04、有时候,除了谎言是真的,其它全是假的……

05、风度万人迷,正气无人敌。

06、我不是个随便的人,我随便起来就不是人。

07、水至清无鱼,人至贱无敌。

08、爱到你生,爱到你死,爱到你欲生欲死。爱到你酥,爱到你麻,爱到你又酥又麻!

09、莫装B,装B遭雷劈!

10、我为人正直,人称快感炮神,一夜七次郎,正直小郎君。

11、退一步海阔天空,进一步快乐无穷。

12、我已经很努力的约束我的魅力,现在看来,我彻底失败了。

13、谁叫你让我受惊!改天我要叫你受精!

14、你喜欢先奸后杀,还是先杀后奸,还是边杀边奸。

15、前方路黑,怕有妖怪,师太,贫僧为你引路。

16、如果你是狐狸,我是猎人,我一定会追你地。

如果你是茶叶,我是开水。我一定会泡你的。

如果我是马车,你是车把式,你一定会驾(嫁)我的。

如果我是银票,你是银子,那么,我是一定一定会取(娶)你的。

17、淫得一手好湿。

18、我地手摸了她的胸,可是她的胸不也摸了我的手。

19、群殴就是我们一群打你一个,单挑就是你一个打我们一群。

20、我们做男人也不容易啊,要长得帅不说,还要会赚钱、会哄人,白天装斯文,晚上做禽兽,缺了哪一点都不行。家中红旗不倒,外面彩旗飘飘,哪是这么容易办到地?

21、“将火枪握在手里,林晚荣老怀大乐,老子现在随身携带两杆枪,一杆打男人,一杆专打女人,嘿嘿。”

22、“大哥,你是我的人了。”洛凝被他吻的几乎窒息,心里又惊又喜,好不容易挣扎几分,杏眼微睁,情绪迷离,莲口轻吐着说道。

“嗯?什么?”正沉浸在香甜里的林将军愣了一下,脑里还没反应过来,直觉告诉他,这话听着有些不对头。

洛凝也想起自己这话儿不对,羞臊之下,在他身上打了几拳,轻声哼道:“都怪你,老是让我说错话。大哥,我是你的人了。”

23、“说来你可能不信,”林晚荣摇头哀叹:“简直连我自己都不敢相信。昨天,我与高丽的一位女官谈判,完了喝了些水酒。我迷迷糊糊中就觉得有一女子来脱我衣衫。我拼命的反抗、撕打,捍卫我的贞洁。只是----”林大人眼中含泪:“正所谓双拳不敌二乳,好汉难架研磨,我力拼之下,力有不逮,终于失去了一些无比珍贵的种子!!”

24、我上半身用来思考。下半身用来支撑思考。

25、打是情骂是爱。爱到极至用脚踹!!!

26、人不要皮则牛逼,至溅则无敌。

27、“林三小哥,有相好的姘头没有?”三哥“腼腆”的说:“还未姘上。”

28、当年顶风尿十丈,如今顺风尽湿鞋。世事皆是如此啊。有我的风范,嘿嘿!!

29、要什么春药?我三哥站在那就是一副最好的春药!

30、“我也知我过于正直,不太适合玩弄权术。”徐渭摇头叹道,模样甚是端正。

31、他乃是皇帝身边地人,这一声吼威势可不得了,掌柜受惊之下,双腿一哆嗦,结巴道:“官,官人饶命——”

“你说什么?!”高酋大怒,猛的一拍桌子,吹胡子瞪眼道:“什么饶命?你把我当什么人了?!老子是以德服人,以德服人——你懂不懂?!”

比我更不要脸地人,终于出现了!旁边地林大人听得感激涕零,恨不得握住高酋地手长笑三声。

32、徐渭言真意切,林晚荣大受感动:“助人为快乐之本,即便是牺牲了我地色相,我也无怨无悔。徐先生,你说说,什么时候动手?”

33、这是谁给白莲教设计的发型,没事就装阿拉伯人……

34、你也不想想,我要真与她做些苟且之事,会连门都栓不上,专门让你来捉么?我每次都很谨慎的……哦,不是,这种事我一直都是反对的,非常反对。

35、真正的女人是出得厅堂,入得厨房,上得荡床!

36、这老徐的思想真不健康,我话还没说完他就想岔了。将徐渭鄙视了一番,林晚荣尴尬道:“徐先生,你想到哪里去了,我只是送她一个礼物而已,并无发生苟且之事,我和徐小姐很纯洁的。”

“很纯洁?”徐渭脸色顿时多了几分失望:“为何不苟且呢——啊,不是,我是说,为何不陪她一起庆生?哎呀,你额头怎么了,你受伤了?”

37、做男人“挺”好!

38、对于婚前性行为我也是很反感的,反感的是别人,不反感自己啊。

39、林晚荣微叹一声,感慨道:“凝儿,我直到现在才发现,我地思想太陈旧、太保守了,我要及时向你看齐。”

40、哇,你怎么用这种眼神看我……

41、这个世界上有很事情是不能做的,例如蚂蚁不能和大象结婚,乌龟不要和兔子赛跑,姐夫不能抱小姨子睡觉——

42、林三说:你们大家平日要多交流,不然晚上脱了衣服关了灯,还真的分不清楚谁是谁了。

43、“徐小姐,有什么话好好说,你怎么能想不开呢?咦,你身上带了好大两个馒头啊!”

44、那我这里什么时候能长得和姐姐一样大?”小丫头望了他好久,终于开口,无限娇羞地问道。

“哦,这个,大小姐的很大么?”林晚荣浑身冷汗,幸好二小姐遇到的是我这样的色而不淫的有道之士,要不然,大小姐就吃了哑巴亏了,肯定要被问出个方圆长扁来。

“比我的大得多了。”二小姐羞道:“不过没有娘亲的大。”

45、春眠不觉晓,梦中衣衫少!夜来风雨声,儿女正欢好!

46、高大哥,你真把她给抢回来了?!这怎么行呢,强抢民女可是犯法的,不是说好以德服人的么?——哎呀,糟糕,我还没铺床呢!

47、“姐姐,拜托你叫的纯洁一点,好不好?你这不是故意在勾引我吗?”

48、“仙子姐姐,我说过的,你救了我的性命,我今生再不与你为敌,这是我还你地恩情。你要杀我就尽管动手,我要是皱了一下眉头,你儿子就和我一个姓!”

49、四德,到街上看看去,找个铁匠铺子把这小刀化了,打个上好地金戒子。我要送给二小姐。记住了,一定要足金的,少一丝一毫那也显不出我的诚意!

50、 林晚荣一本正经道:“私造圆形馒头,还造的这么圆这么大,我告诉你,你已经违标了,这个问题很严重。对我视觉和心灵造成了巨大的冲击,引发了难以预料的后果——你一定要整改,狠狠的整,整成方的!”

“你老婆才是方的呢!你这草原上的恶魔——”突厥少女终于无法忍受了,涨红了脖子脸颊,怒斥一声,取过刚才救治用的匕首就往他扑来。

林晚荣哈哈大笑着捉住她手,让她动弹不得:“我老婆的自然是圆的,比你的还大,比你的还圆呢。正所谓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那可全都是我辛勤劳作、摸摸抓抓的结果。可你呢,还没结婚呢,怎么就变得这么大这么圆?严重违反馒头标准,太没天理了。——咦,我怎么能听懂你说话了?!”

51、两情若是久长时,又岂在摸摸抓抓。

52、我老婆能干,每次都能来救我。我却更能干,找了这么个能干的老婆。

53、“大小姐,今次我受了重伤,一个人夜里实在难以安眠,能不能请你今晚安慰一下——咦,你的眼神怎么这样不纯洁。千万不要瞎想,只是照顾伤员而已,什么都不会发生的。”

54、男人应该"天天向上",女人则该"笑口常开"~

55、妈的,骑白马的就一定是王子么?说不定是唐僧呢……

56、好贱,果然是好贱,绝世好贱啊……

57、“哦?小宝贝,还记不记得我上次跟你说过的话,别人说我坏话的,你就应该缩小了百倍听,因为那十有八九是假的。说我好话的,你就应该放大千倍去听,因为那十成十是真的。”

58、好功夫,日出来;好身材,摸出来。

59、马车一阵颠簸,车子里传来女子地一声轻叫:“喂,你干什么,压着我了。”

另一个男子声音响起来道:“哦,不好意思,马车太颠簸了,我不是故意的。咦,这个软软的是什么?哇。这边还有一个??”

“你,给我下去!”车厢里地两个女子一起叫喊了起来。

60、老子我天生坐怀就乱。

作品评价
此书曾在谷歌百度双排名持续四十周前三甲,红透网络的穿越奇文,玄幻看《诛仙》,探险看《鬼吹灯》,穿越当然是看《极品家丁》。

《极品家丁》在架空历史小说范畴内另辟蹊径,用轻松幽默的笔调,讲述一个精彩的故事。独树一帜的创意和文风,受到很多网友广泛的关注。很多人认为,禹岩的写法颇为难得,故事扣人心弦,节奏把握具有相当的水准,尤其胜在人物刻画,是网络作品少有的佳作。

集爱情、商场、官场、战场于一体,被誉为架空历史小说中的《鹿鼎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