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原小说推荐虚拟社区

机器人竟然可以写出这样的小说?未来“曹雪芹”将复活

深圳商报2018-07-01 12:54:35



近日,由上海市作家协会主管、主办的综合性大型文学双月刊《思南文学选刊》面世,其中设置的一个栏目“对读”,颇具启发性,成为该刊一大亮点。



据悉,本期题目是“人工智能”,专门刊发两篇作品,一篇是尼克所写的《人工智能的起源》,另一篇则是日本名古屋大学佐藤·松崎研究室研发的机器人所写的《机器人写小说的那一天》,两篇作品互相对照,引发人们关注和讨论的同时,也表明文坛已经开始思考机器人写作的现象。



人类作品与机器人作品 同台对擂


“那一天,乌云低垂,天阴沉沉的。屋子里,保持着跟往常一样最适宜的温度和湿度。洋子懒洋洋地坐在沙发上,玩着无聊的游戏打发时间。但是,她没有和我说话。无聊啊!无聊,无聊,但是我没有办法。”


这是刚创刊的《思南文学选刊》“对读”栏目上其中一篇作品《机器人写小说的那一天》的开篇部分,与之对照的是尼克《人工智能的起源》。人类作品与机器人作品同台对擂,使不少人竟有“风萧萧兮易水寒”之感,给文学很大的尝试思索。


《思南文学选刊》副主编之一项静向本报记者介绍,该刊设置“对读”栏目,是想把一些有意思的话题引入文学讨论。以本期为例,这实际上是写作面临的一个话题。“在人工智能模仿写作思维和语法的情况下,写作者如何建立自己的主体性,如何去应对这个挑战。我们就是提出问题,跟大家一起思考。”项静说。


据了解,早在去年3月日本一个文学奖评比中,由人工智能(AI)创作的小说作品被评委称为“情节无破绽”。


报道介绍,这四篇小说参加了第三届日经新闻社的“星新一奖”比赛,其中部分作品已通过初审。日本公立函馆未来大学教授松原仁率领的团队名为“任性的人工智能之我是作家”,由人工智能创作的《电脑写小说的那一天》等两部作品参加了该届“星新一奖”的比赛。另外,东京大学副教授鸟海不二夫率领的团队“人狼智能”推出了《你是AI TYPE-S》等两部作品。


报道称,“我是作家”团队的两部作品由人类事先设定好登场人物、内容大纲等相当于文章“零部件”的内容,人工智能再根据这些内容自动生成小说。“人狼智能”团队的两部作品,则在人工智能之间玩“人狼游戏”(推理游戏的一种,类似“谁是卧底”和“杀人游戏”),然后选出有意思的故事发展,再由人类改编成小说。


尤要一提的是,这些作品中的一部分通过了初审。日本科幻小说作家长谷敏思表示,“能够完整写出小说太令人震惊了。如果100分满分的话我打60分,未来令人期待”。


文学要正视人工智能 带来的挑战


机器人写作是一种亟待应对的未来吗?文学已经必须正视人工智能快速发展所带来的挑战吗?“当然要正视。”项静对此问题给予了坚定的回答。在她看来,日本名古屋大学佐藤·松崎研究室研发的机器人所写的《机器人写小说的那一天》这篇小说本身没有多大艺术性,也没多少难度和高度,但这是一个可能性。“如果电脑掌握了经典作家的语法,那么可能我们现在的写作就像2016年谷歌人工智能系统AlphaGo战胜围棋名将一样,带来行业震动。”


上海大学中国创意写作中心执行主任、中国作协网络文学委员会上海创作研究基地执行主任葛红兵喜欢科技,也能自己编程,为此,他和朋友们一起创建了华文创意写作网、华文翼书网、华文剧本网,研究过机器人写作语法(类型小说叙事语法),主持并主编过中国现代类型小说理论与批评丛书,目前他们的团队应该是国内对类型小说理论及创意写作教学最前沿的团队。


葛红兵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人类必须正视机器人写作的问题,不要盲目反对,而是要研究。“按照普罗普的研究,人类的叙事是有规律的;另外,现代结构主义哲学也认定人的叙事具有结构特性。机器人如果具有特殊的学习结构——自学习结构,完全可以通过大数据来写作。只是,目前,我们还没有研发出这种能像国际象棋机器人那样的写作机器人——自学习机器人。”


葛红兵坦言,他们团队做类型小说创作及批评规律研究,做创意写作规律研究,目前也想向机器人写作延伸,只是,很难招到这样的人才——会写作,同时又是计算机高手。“我认为文学创作存在类型规律,类型规律又能导出一种叙事语法规律。


而这些都是根基于人类的理性、情感、情绪的规律。如果这三个规律,都能得到深入的研究,将来是可以研发出只能写作的机器人的。目前国内有小黑屋、吉吉写作、大作家等写作软件,也有部分机构用自己研发的玄幻小说写作软件等来指导写作,这些都是可以认可的。”


未来“博尔赫斯、曹雪芹”或将“复活”


电脑掌握经典作家的语法的可能性究竟有多大?如此也就是说,随着人工智能的进一步深入研发,伟大的作家如“博尔赫斯”、“卡夫卡”、“曹雪芹”、“托尔斯泰”在未来有一天都能纷纷“复活”了?对此,项静认为有这个可能。“技术无极限,现在还是初级阶段。”但是,她认为“简单的‘复活’没有意义,就像现代人写格律诗一样。”


项静还指出,机器人的确会对作家带来相当的影响,尤其是对于一般的写作者来说。“技术能发展到什么程度我们是没底的,围棋是一个例子,刚开始人们完全没想到目前的结局。所有作家至少要寻找自己独特的语法,避免那些容易程式化的东西。把机器人作为敌人,有一个强大的敌人是进步的最好动力。”也因此,激发写作的可能性,鼓励作家的创意思考,也许是机器人写作给作家带来的重要启迪。


葛红兵则表示,他一点也不担心所谓的经典语法,要让机器人模仿《红楼梦》写出一本类似小说,应该是非常简单的,不久就能做到。“目前,国内一些网站采用模板法,也可以做到。模仿经典作品和语法,是最容易的写作模式。我感兴趣的恰恰是能够超越模板,也就是说,自创模板的机器人。目前国内的不少团队的思路,是使用者先做一个模板,然后让机器人跟着模板写。这个我认为不是未来。”


葛红兵进一步强调,积极地看,机器人写作可以让人类的娱乐性文学创作,类型性文学创作,影视创作等,得到体力解放。对类型小说家和读者,应该是有帮助的。“但是,对‘作家中的作家’——那些以研究纯文学,研究文学创作图式如何突破的作家,研究表现内容如何突破的作家,应该是没有帮助的。”


未来机器人写作 是否能超过人类


众所好奇,未来机器人写作是否能超过人类?有人指出,若从“想象力”这一重要的写作因素来看,这一点机器人似乎无法超越人类。但葛红兵却否认了这一观点。“我已经研究过了,也已经通过海外学生研究了海外机器人写作的问题。在想象力方面,机器人恰恰超过人类。简单的例证:给主人公起名字,机器人可以根据大数据,起一个人类从来没有过的名字,一个特别奇怪的组合……但是人的脑力做不到。”


葛红兵补充道,同样这个可以用在人物设置、关系设置及故事设置上。“创新,对机器人来说,易如反掌。”在他看来,机器人的缺点不在想象力(大数据求异思维带来的想象力超越任何人类)及合理性方面(机器人通过法律学习,对人类行为进行组合,可以达到故事想象力的极限)。


那么,如果机器人可以取代人类在写作上的很多优势(并非全部),那么人类写作的意义还有多大呢?葛红兵认为在于“情”。“机器人的情是模拟出来的,他不会真正地情动于衷。但是,人类写作者会为主人公哭泣,会感觉自己就是他。”


此外,需要一提的是,葛红兵还喜欢编程,这个兴趣已经有13年,但他坦言目前进展很慢。“我们的团队也研发了相应的软件,包括小说自评估软件,剧本自评估软件,但是,还没有达到效果。”




来源 深圳商报

记者 魏沛娜

编辑 吴怡漪 



BOSS说了!

你点一个
小编的工资就涨五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