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原小说推荐虚拟社区

玄幻言情女尊百万字小说《万年孤独》(1-2)

李乙隆作品2018-08-15 07:52:18


(1)

一艘石船,穿过云层,飞驰而来,稳稳落在一座大山的山顶平地上。只见那方圆数十步的平地中间,有一石如柱,柱书“顶埕”二字。

船上走下一位先生,用地球人眼光看来,是三十岁样貌,仙风道骨,表情沉静而不呆,神韵灵锐而不浮。只见他正走下顶埕,款款走在通幽的曲径上。

离顶埕二百步处有一塔,上书“玉晖塔”三字。塔中有一正在弹筝的红裙女子,对顶埕动静已有所觉,此刻站起身来,朝先生姗姗迎上。相距二十步处,女子朱唇微启:“老师,您回来了!一路辛苦啦!”

老师笑道:“仙子别来无恙?”

仙子正待答话,却见一阳光少年奔跑而至,朗声道:“老师,您回来得正是时候!今天一早,学生在面前岭上吸纳旭日东升之朝气,竟在岭顶采得一灵芝,欲与众师友尝鲜,岂敢落下老师您!您回来得正好!”

老师笑道:“晓风,为师外出之日,布置你与残月各作文五篇、赋诗五首、书法四篇、画四幅,请广潮师尊给你俩评个高低,可曾完成?”

晓风道:“都已完成。”

老师笑问:“结果如何?”

晓风搔搔后脑勺道:“文我二胜三负,诗我一胜四负,书法我三胜二负,画我一胜四负。”

老师笑道:“莫非师尊偏心?”

晓风摇头不语,脸泛红晕。

老师拍拍晓风肩膀,安慰道:“不是你没有进步,而是残月进步比你快一点。别灰心,加油!”

仙子道:“老师,我们走吧。真人正与林樵人道兄在老寨下棋呢!他们灵觉得很,也许早就知道您回来了。先去与他们聊一会吧。”

晓风道:“仙姑您和老师先去老寨,我去梅花新村帮残月打扫好老师房间,再一起去老寨,今晚在老寨开饭!”

老师道:“好吧,你去吧。”

老师与仙子一前一后,往老寨走去。两人走过佳蓉池时,老师停下脚步,看了看池里的游鱼,轻声道:“几天不见,金鱼们好像长高了!”

仙子笑了起来。

一只大雁在半空中盘旋,双翅被夕照染红。

湖畔一只老蛙,不甘寂寞地叫了几声,也许是得不到回应,又安静了下来。

一条色彩斑斓的蛇,在树枝上蠕动着。仙子用一条草逗了它一下,它懒得理她。

再往前走,便可看见掩映在一棵巨大的老榕树下的老寨。

南山月往老寨走时,总喜欢边走边看那巨榕:“那是一块炸开的翡翠,是一朵滞住的绿云,是一团凝固的碧波;是一把巨伞,是绿焰,是一种郁郁葱葱的燃烧,燃烧着古朴而充满朝气的热情。云飘进绿中。风钻进绿中。雨融进绿中。阳光被吸进绿中。月镰割进绿中。星星在绿中捉迷藏。远远看去,老寨上空,树着一面绿色的参天大旗。东风也罢西风也罢是风总会摇落枯叶。春雨也罢秋雨也罢是雨总会催生新绿。硕大的主干极为粗糙,如一张皱纹密布的脸,如一本情节跌宕的书……”这段话的引号,是修改时才加上的。之所以加上引号,是因为它来自于说书人1993年8月所写《老榕树,你告诉我》,该文收进李某散文集《山村岁月》中。说书人引用别人的文字和观点时,如果不是知之者众的东西,李某都会注明出处,这是一个真正的作家或诚实的撰稿人都会做到的。但李某引用自己在其他作品中所写的文字和观点时,有时就没有注明出处了,这其实也是不够好的。

离老寨还有三十步远,就看到一条黑狗乐颠颠跑了过来。

老师正想弯下腰摸一摸黑狗那油亮的毛,却见一个壮汉挥着一把砍柴刀,气势汹汹地砍杀过来……

 

(2)

那把闪亮的砍柴刀映着霞光十分晃眼。

砍柴刀含柄长一尺八寸,刀尾带钩含齿,锐利险恶,铁木柄握在掌中恰到好处,柄尾带链,链套在持刀人腕上,可随时将刀抛出丈远,再扯回。只见它上下翻飞,左右腾跃,灵活自如,仿佛它不是握在持刀人手里的一把刀,而是一个杀气腾腾的精灵,带着持刀人舞动。

老师见招拆招,镇定自若。

那条黑狗显然是个武侠迷,这场面让它兴奋异常,只见它在对打者后面跳来跳去,俨然搏击场上的裁判。

仙子娇嗔含笑,既欣赏又略带责备地看着他们。

忽听人大喝一声:“停!”

仿佛拍电影的导演喊“停”一样,两位“演员”立即收住动作。

只见一位鹤发童颜的长者,神采飘逸立于一旁。看他站姿,不由人想起“站如松,坐如钟”的武谚。

老师与长者相互打拱。

老师道:“南某回寨,未向广潮师报到,却先扰了道寨清静,实在不好意思!”

持刀壮汉大大咧咧道:“山月兄弟这样一说,反倒衬托得樵夫无地自容。樵夫粗陋,只因近日梦中悟得几招,苦于山月兄弟云游去了,无人切磋,技痒难忍,今见兄弟回来,一时兴高采烈,得意忘形。”

老师忙道:“林樵兄新招,十分了得,此番切磋,南某获益匪浅。”

广潮师宽厚一笑,道:“南山老弟云游七日,定然尽兴而归,且进寨中小坐,说来与我等先闻为快。”

“真人所言极是!各位,请吧!”仙子讲罢,作了一个优雅的“请”的手势。

南山月与广潮真人互让,广潮真人走在前面。

南山月与林樵人互让,林樵人走在第二位。樵人手中的刀,不知什么时候被插那个进系在腰间的刀鞘中。

那个,为何加上“那个”?说书人不得不说明一下,此书连载于网上后发现一些词变成星号或方格之类,这些词多为二字词,也有些单字词,回过头来修改时,以及后面写到时,李某便在二字之间加上“那个单字词则改为拼音,或者换成其他词语至于这些词为何会变成星号或方格,有一些稍想即知,有一些难得其解。今后李某不会改掉那个或拼音,也希望他人不要帮李某改掉那个或拼音,以尊重历史,为曾经存在的大量敏那个感词立此存照。怕只怕,说书人再怎么谨小慎微,仍有些字词莫明其妙地敏那个感而变成星号或方格。也许星号这类东西,只能减少,无法消除。

却说南山月与仙子互让,仙子不从,南山月走在第三位。

仙子跟在后面。

进入老寨大厅,南山月瞥见书桌上有两幅书法,上前细看。

一幅写着:“未曾出土便有节纵使凌云仍虚心晓风学书”。

一幅写着:“新松恨不高千尺恶竹应须斩万竿残月习字”。

南山月忍不住笑出了声,自语道:“真是一对小冤家!”

仙子听见了南山月的自语,上前道:“残月有点过分了,她本来也是爱竹的,她这分明是为反对而反对,没有自己的价值观。”

南山月宽慰仙子道:“这纯属小孩子闹着玩,仙子不必多虑!再说,让他们通过唱对台戏,养成多元思维习惯,并无不好!”

林樵人也凑上前来了。他指着残月的字,朝南山月道:“这孩子该管管了。你的学舍,名曰‘春笋,她为了反对晓风,连老师及学舍,也一并反了。如此纵容下去,岂不欺师灭祖!你不敢管,就让我来管!”

南山月拍拍林樵人的肩膀,道:“我爱我师,我更爱真理!老师也是可以反对的。就让她做春笋学舍的反对党吧!”

林樵人习武之人,却好与文人交游,耳濡目染,记性颇佳,竟也累积了许多知识。他当然知道“我更爱真理”出乎何人之口,且他平日对残月就有几分偏爱,刚才佯恶也是因爱生嗔,听南山月这样一,便改口道:“倘若门下出了个亚里士多德,那你这个柏拉图被反对,也荣耀!”转过头朝真人道:“真人,您可要当心,一不小心,就成了苏格拉底。”

广潮真人对“希腊三贤”兴趣不大,且他与南山月也非师生,初识时,南山月对其执弟子礼,真人却口口声声称南山月老师。一段时间后,彼此称呼固定下来,真人称之为南山老弟,山月称之为真人,让自己的学生称之为师尊。两人互赏互敬。此刻,真人不理会林樵人玩笑,只是接上谈论残月的话茬,道:“顺其自然,对孩子,不必管得太多。”

大家陆续坐到茶桌旁,茶妹正欲上茶,忽听膳姐惊呼:“大事不好啦!出怪事啦!闹饥荒啦!大家要挨饿啦!”

 

 

附:

一、201112月开始创作《万年孤独》,初以每天3000多字速度进行。写了20多章后始在网连载。后因忙于他事减速。时断时续。20162开始在微信公众号《李乙隆作品》上连载。

二、万年孤独》(字数:暂定百万字。类型:玄幻、言情、女尊、武侠等)用玄幻手法纵横人类古今,探寻终极真理人文精神,宗教情怀。融玄幻、武侠、言情、女尊、恐怖、搞笑等于一炉。章章有伏笔,处处有呼应。情节曲折有趣,张弛有致。让作者与您一道,畅游无穷的时间与空间。充满阅读与想象的快感。

 

 

报刊转载,请与作者联系;网友转载,请保留作者署名;引用请注明出处。

作者介绍见百度百科“李乙隆”。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李乙隆作品》和《李乙隆快语》:

进入公众号,点“+”号,输入“李乙隆”搜索,则可以搜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