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原小说推荐虚拟社区

(热点好文)在中国科幻小说界,河南有俩人是相当相当牛的!

河南日报2018-11-14 15:26:04

提示上方河南日报一键关注哦~

刘慈欣,这位毕业于华北水利水电学院,曾任计算机工程师的“理工男”,因作品《三体》获得第73届雨果奖“最佳长篇小说奖”而火爆朋友圈。雨果奖被视为“科幻界的诺奖”,这是亚洲人首次获得该奖项。《三体》到底是一部啥作品?该咋读?刘慈欣,1963年生人,祖籍信阳市罗山,在河南,除了刘慈欣,还有一位拿奖拿到手软的科幻大家,一起来看。


河南有两位中国科幻小说界的大家

在中国科幻小说界,刘慈欣、王晋康、韩松、何夕,被人尊称为“科幻四杰”。其中刘慈欣祖籍信阳,王晋康则是咱南阳老乡。


王晋康


王晋康去年曾凭借新长篇科幻小说《逃出母宇宙》,获得银河奖最佳长篇小说奖。《科幻世界》杂志主编姚海军,这样评价中国科幻界的两大巨擘刘慈欣和王晋康:“刘慈欣让你感觉,每一颗星星都可能为你闪烁;而王晋康却毁灭了这一切,他让繁星密密匝匝拥向地球,让所有浪漫就此灰飞烟灭。当然,陷入黑暗并不意味着不存在光明。作为王晋康迄今为止最为宏大的巨作,《逃出母宇宙》描绘了人类面对灭顶之灾时的卓绝抗争,堪称人类文明的赞歌。”(摘自《南阳晚报》)


《三体》应该怎样读?

文/晓蝉


《三体》是科幻小说吗,这部作品到底应该怎样去读?这个问题,多年来在科幻界、在文学界、在读者群体中争论不休。刘慈欣曾经借书中角色之口说过:“在中国,任何超脱飞扬的思想都会砰然坠地的,现实的引力太沉重了。”


《三体》中有哪些看点?


刘慈欣

很想知道刘慈欣为什么会写出这样的话语,是因为自己前几部作品不受奖项重视?或许是因为这位电力工程师在追寻更加高境界的奇思妙想?总之我们看到,在《三体》这部恢弘的系列小说中,拥有太多的讨喜之处——人性与文明的探讨、道德界限与星空无限的矛盾让读者窒息,内外部多因子、多线程、大跨度叙事让业界应接不暇,“太空歌剧”式的史实气息更是将“文笔不好”的晦气一扫而空。


人类只能无可避免地走向灭亡?


《三体》是一部冷酷的小说。悲观主义者、现实主义者可以这样读:“当你凝视深渊时,深渊也在凝视着你”。哲学家说这话的本意,源于对人类未来的矛盾感,而套用在《三体》作品中,可以读出另一种内涵。《三体》在竭尽全力地否定人性,丑化人类灵魂,最终在过度的抨击之中,小说主旨走向了虚无主义。面对深邃的宇宙,面对深不可测的三体文明,是“借助他的力量改造人类文明”还是“将自己裹起来,看起来是无害的”?激进与保守,自保与共亡,生存才是生命的第一需求,一切道德准绳于虚无中模糊,在模糊中凌乱。刘慈欣的宇宙社会学由此而来,这个概念显然是整部小说最伟大的创意——在这道德与竞争共同界定出的黑暗森林中,人类只能无可避免地走向灭亡。


小说收官之处让人忍不住泪盈眼眶


事实上,《三体》也讲了一个关于爱的故事。乐观的、浪漫的人们这样读:第一部中的“用文火”,第二部中的“这是计划的一部分”,这些至关重要的主旨句,其实与第三部中最浪漫的“我们的星星”一脉相承。给岁月以文明,而不是给文明以岁月——文火烧掉了肉身,留下了天体运行真理;计划的一部分,展现着简洁而又质朴的古典智慧,这其中没有个人英雄,没有集体主义,甚至没有一丝社会责任。剩下的只是对自由意志的颂扬,对爱的执着,对人文原则的向往——“生存并非是生命的第一需求,爱才是”,小说如此伟大的收官,甚至有些让人忍不住泪盈眼眶。



来源:部分内容来自微信公众号“豫书房”,本报新媒体部编辑整理。欢迎转载,转载请保持标题原意,并注明来源:河南日报微信(ID:hnrbxmtb),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


统筹:孙静丨 责编:谢丛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