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原小说推荐虚拟社区

【小七说】玄幻小说真的能”解毒“

爱书旗2018-10-10 16:13:16

美国小伙因沉迷中国网络小说

彻底戒掉了可卡因


看到标题是不是大家都震惊了!原来美国小伙凯文·卡扎德读了半年中国网络小说后,成功地戒掉了毒瘾。靠读小说都能”解毒“,看来这书里的解药还真是有奇效!事情是这样的~


2014年,卡扎德失恋了,他心情苦闷,不愿出外见人,整日窝在家里,用毒品自我麻醉。一段时间后,他的胸口开始剧痛。去医院做了几次扫描,结果都是“没有异常”,卡扎德却不放心,总觉得死亡的阴影笼罩着自己。


机缘巧合下朋友们推荐了一本翻译过的中国网络文学玄幻小说给他看。“我们西方文化有哈利·波特和各种优质小说,我长这么大,什么样的小说没读过?”听过朋友的介绍过,自诩阅历丰富,卡扎德随意点开小说链接,结果“彻底陷进去了”。一整天,他不吃不喝,连续读了相当于中文一百多万字的玄幻小说。



半年后,因为沉迷中国网络小说,卡扎德彻底戒掉了可卡因。“过去我回家后只想着吸毒,现在我回家后满脑子想的都是中国小说,它们像毒品一样让人上瘾,但至少不会伤害身体。”卡扎德说。


这就有点儿厉害了,原来我们的网络文学原创小说也是可以解毒的啊!小七最近已经中了美食的毒,我需要赶紧看书沉迷一下,拒绝大鸡腿给我诱惑。


小七推荐,闯荡江湖,必备良药

沈振衣,从远古而来,曾经遍历就九层世界的分裂与形成,亘古以来追求剑道。他在最低一级的九幽之地轮回,成为当地的第一剑客沈三公子,但这惊艳的实力还未曾发挥他万分之一。

 

兄长嫉妒他的能力,请出老怪物五剑先生来杀他,但是被他借着对手的力量逼出自身潜力,踏月而去,给九幽之地带来了新的时代。

 

之后,他一步步自上而下,打穿了整个九层世界!


书名:《万古剑神》

作者:蒙白

类型:幻武异侠

字数:29万字

状态:连载中

《万古剑神》是大神蒙白签约阿里文学的第一部作品,这部作品依旧延续了他的风格特色,行文稳妥却不失华丽,结构严谨却不失创意。

 

一步一世界,一念一重天,九层世界的突破性设定,重新定义了玄幻小说中宇宙和世界的概念。而人物上,不论是聪明伶俐的乖徒楚火萝,还是痴魔斩月飞仙的五剑先生,都被作者刻画的栩栩如生,过目难忘。

 

《万古剑神》就是这样一部玄幻奇作,初读时如细水长流、湖面平静,但深入之中,就会发现内里泉眼奔腾、暗流涌动,如有千军万马厮杀般波澜壮阔。


第一章沈三公子


 天下最风流的剑客,名曰沈三公子。

 天下最有名的剑法,唤作万藏剑经。

 天下最强大最神秘的地方,是为弃剑山庄。

 万藏剑经是弃剑山庄的秘传绝学,而沈三公子,正是弃剑山庄的少主人。

 沈三公子从四岁零两个月就开始练剑,七岁便能研读万藏剑经。到十一岁他剑法小成,与上清宫羽道人相斗,一气连攻一百八十五剑,令这位以快剑闻名天下的武道耆宿无法反击一招。

 羽道人心服口服地认输,惊叹其为“绝世奇才”。

 十四岁,沈三公子凭着堂皇正大的诛绝古剑六式,胜过十大高手中的剑狂左天行,名正言顺成为新一代九幽第一剑客。

 ——过分年轻的第一剑客。

 无数人嫉妒到发狂,但很少有人敢尝试挑战他的剑锋。因为每个人都明白,九幽之地方圆万里,没有任何一个人能比得上沈三公子在剑上的天分,没有人挡得住他如孔雀开屏一般辉煌灿烂的剑法。

 他乃是人中之龙。

 有人说沈三公子的修为已经直追三百年前创造弃剑山庄的先祖。

 也有人说他虽然现在还没有超过,但是不消十年,一定可以抵达历代先贤都无法企及的境界。

 ——甚至有可能达成传说中的武道极致。

 ——斩月飞仙,踏破虚空!

 “只可惜天有不测风云……”

 “九个月前,沈三公子与天下第一高手魔宗蓑衣人在赤日岛决战。虽然他穷尽剑法之变,在百招之内刺穿了对手的咽喉,但也被体用不二的灭绝魔气震断了全身十九处经脉。三公子性命无碍,只是一身绝世武学付诸流水,此乃当世武林最大的遗憾。”

 解说沈三公子事迹的中年人一声长叹,脸上带着无比沉痛的神情。

 聚集在弃剑山庄山门前的少男少女们轰然惊呼,有几个女孩子甚至哇的大哭。她们是为了心目中的偶像而来,没想到竟听闻如此噩耗。

 竖在大门口十余丈高的黄铜铸古剑静静矗立,在斜阳下卷起浓厚的阴影,将众人裹挟笼罩在内。

 天边似有闷雷滚动隆隆之声,如墨色的黑暗开始在西面的天空印染,大概很快就会下雨。

 今日二月初二,惊蛰。

 这是弃剑山庄每隔十年开关,招收各门各派资质优秀弟子,广传剑道的大日子。

 不知道多少人不远万里,只为了见沈三公子一面而来。然而物是人非,弃剑山庄三百年古剑山门犹在,这位年轻的绝世剑客却不知去向。

 “沈三公子不在庄中了么?”

 “听说只在后山闭关,但已许久没有人见过他。”

 “他会不会给我们授一两堂课?”

 “只要能见他一面,便是立刻死了也甘心!”

 少男少女们窃窃私语,目光都偷偷摸摸投向后山云中飘渺的白塔。

 三公子人在何方?几乎每个新来的心里都在问着这问题。

 只在此山中,云深不知处。

 ***

 夜深。

 后山万籁俱寂。

 悬崖下白日汹涌的海潮都已止息,安静沉眠。

 此际初春,料峭寒意未消,山顶犹有残雪,惟有不凋的青松翠柏傲然挺立。沈振衣静静地坐在一架木制轮椅上,仰头望着悬挂半空硕大如轮盘的月眼,衣袂在微冷夜风中振动不停。

 月色清辉如水。

 他便是弃剑山庄的三公子,直到今日,仍只是刚满十七岁的少年。

 沈振衣身材颀长,五官清秀,鼻梁高挺,双目神光内蕴,仿若阅尽世间百态。他平日喜着白衣,浑身上下纤尘不染,并无一丝颓废之气。

 沈振衣面前放着一个红泥小火炉,炉上茶壶咕嘟嘟冒着白气,紫砂壶盖微微颤动,从千里之外鸟绝山运来的冷泉水正在将开未开之际。他脚边草地上摊开一卷经书,书页流动淡黄色隐隐宝光。这是天蚕丝织就的帛纸,水火不伤,可传千年。

 要不是有此异像,大概谁都猜不到这随意丢弃在地上的书卷,就是天下人都梦寐以求的无上武学宝典——

 ——《万藏剑经》。

 沈振衣手中这一部并非寻常抄本,乃是弃剑山庄传世三百年的原稿,出自山庄创世人沈梦天的亲笔。然而就这么随随便便扔在脚边,犹如不值一文的废纸。

 剑经书页上满是信笔涂抹的痕迹,在第二页的空白处甚至画了一副白描的美人儿。虽然只有寥寥几笔,但尽得妩媚风流,笔下功底着实了得,正是他偶发顽童心性留下的大作。

 沈家列祖列宗看到他这么糟蹋传世重宝,不知道会不会气得从棺材里跳出来。

 沈振衣却仿佛理所当然,并不觉得有什么不妥。

 他一直端坐不动,潜心思索。直到月眼升到中天,茶壶发出尖锐的啸叫声。

 水终于开了。

 沈振衣懒懒伸手提起茶壶,手腕一抖,一道银色水线从壶嘴疾射而出,不偏不倚正落在远处黑釉兔毫盏内,顿时溅射珍珠般的白沫。茶香四溢,沁人心脾。

 茶叶是进贡的明前雪芽,一两便价值千金。

 摆放茶盏的梨花木案距离沈振衣的轮椅两丈有余,开水在从在空中飞射的过程中自然冷却,等落入杯中时温度恰好。既不至于过烫破坏嫩茶的色泽和味道,又不会因为偏凉而导致茶叶泡不开,香气无法完全散发。

 这一招若是被茶道宗师看到,必然叹为观止。但想要用这一招来泡出绝妙茶味,首先就得练成沈三公子这般神奇的武功。这种在两丈开外不漏一滴水的精妙控制力,又有几人能够做到?

 沈振衣放下茶壶,闭上双目,享受这极短时间内呼吸中氤氲的茶香。等到香味渐渐淡去,这才缓缓推动轮椅一直到茶几前,拂袖弯腰,伸出颀长白皙的手指握住烫热的茶杯,作势欲饮。

 他的动作从容优雅,一举一动之中仿佛都蕴含天地玄奥至理,看着让人赏心悦目,又若有所思。

 江湖传闻,从沈三公子每个动作中都能体味到绝世剑法的神韵。

 他的背影在懂剑的人眼中便是一部高明剑谱——剑狂左天行曾经如此评价。

 突然!

 沈振衣似乎察觉到了什么,动作微微一滞。

 瞬间的不自然破坏了连贯如行云流水的美感,让人心生不乐。

 一片灰黄的落叶不知从何处吹来,飘飘荡荡飞向沈振衣身前,眼看就要打在他的肩头。但就在进入他身周三尺范围之内的时候,只听嗤一声轻响。叶子像是被利剑一掠而过,沿着叶茎分成整齐划一的两片,打着旋儿斜斜跌落尘埃。

 沈振衣注视着这一幕,轻叹道:“出来吧!你的杀机已现,藏不住的。”

 他直面最深沉的黑暗处。

 就算如传闻中那样失去了真气,但那种充满杀机的剑意在沈振衣眼中就如黑夜中的火把一样明亮,怎么可能瞒得过他?

 但山中依旧一片沉默,并没有人应答。

 一只失巢的鸟雀扑簌簌从灌木中飞起,哀鸣着冲入夜色之中,很快就消失得无影无踪。

 “自从九个月前开始,平时人迹罕至的后山白塔,平均一个月有三次刺杀,你们不觉得烦么?”

 沈振衣的语声平静,倒像事不关己。


第二章无形杀


 每个月三次,九个月就有二十七次。

 自从在后山白塔隐居以来,沈振衣面对过二十七拨不同的刺客,每一批刺客的实力都越来越强。十天前的那一次,出手之人已经可算九幽之地的一流高手。此人一双肉掌至少下过三十年苦功,劈空掌力能外放三丈开外,亦足能开碑裂石,绝不是无名之辈。

 刺客身份呼之欲出,但并不值得沈振衣花一点时间和心思去了解。

 因为他仍旧好好地坐在这儿,那些杀手却全都变成了无名的尸体,从他身后的悬崖坠入大海。

 问话还是没有得到回音。

 沈振衣仿佛自言自语道:“从你的剑意来看,你已经得了慈悲杀生剑法第三重境界连绵不尽之意,便是六如禅师当年都没你这么早踏入武道第七境。只要收敛心性,苦修十年,就可以与天下英雄争锋。”

 “你要是现在转身就走,我可以当你没有来过。”

 沈振衣停顿了片刻,又诚恳劝告:“你还不到三十岁,实在有些年轻。要是死在这里,未免稍微有点可惜。”

 黑暗中传来一阵无声的颤栗,心性坚忍的刺客再无法保持镇定。

 沈振衣的每一句话都说中了。

 他的武功进境,他的年纪,乃至于他的身份,在这位形同废人的沈三公子面前洞若观火。

 刺客浑身都起了鸡皮疙瘩,觉得自己仿佛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无法保住任何秘密。

 野兽般的直觉告诉他应该听从沈振衣的劝告,立刻转身逃遁,远远离开面前那恐怖的存在,从此再也不要踏足弃剑山庄。但理性又告诉他,沈三公子再强也已经是过去。一个经脉尽断、无法运用真气之人,再高明的剑法都用不出来。

 这是失不再来的良机!

 刺客的野心疯狂燃烧起来,来自灵魂的灼痛让他无法再等待。他大吼一声,从藏身处飞扑而出,用尽全身力气,一剑刺向沈振衣的胸口。

 ——这是他有生以来最凌厉的一剑。

 便是山峰,也必被这有去无回的一剑劈开!

 沈振衣不避不让,也没有丝毫动手的意思。反而像是长辈指点晚辈一般耐心教诲道:“你这一剑有了化虚为实、似是而非的几分神韵,只是杀意仍然太重。须知慈悲杀生剑法以‘无心杀人’为要旨。虽要‘杀人’,却要时时刻刻保持‘无心’的状态……”

 刺客什么都听不见,他只看到剑尖快要递进沈三公子身周三尺。只要这一剑能够建功,他便能够取代沈三公子成为活着的传奇。

 这一刻,他因为自己的野心而盲目,脑中只想着完事之后自己应享的荣耀。

 然而下一秒钟,刺客的脸上就露出了古怪的神情。

 他不敢置信地瞧着手中的剑开始分解,就像刚才破碎的枯朽落叶一般脆弱。

 这是让人瞠目结舌的奇景。

 随着刺客的冲势,百炼钢铸成的长剑就像是一块嫩豆腐一样,被无形的锐利之物均匀切开。切口平滑如镜,剑刃颤栗着分成两半,就像是丑陋的两头蛇扭曲摆动。

 ——切口从剑尖到剑脊,再发展到剑柄,再到他的手掌、手腕、手臂,乃至于身躯。

 嗤!

 风中轻轻脆响,刺客的身体从眉心处裂开,令人惊讶的却是连一滴血都未曾洒出。两爿残躯去势未绝,从沈振衣的身体两侧分别掠过,飞蛾扑火般落入死亡的悬崖。

 良久,才传来连续两声扑通声响。

 浪花飞溅。

 尸体坠入深海。

 沈振衣微蹙眉头,低首掸衣,拂去了衣服上沾染的春尘。自始自终,他都没有任何多余的动作。

 年轻刺客死不瞑目,他永远都不明白自己到底是怎么死的。

 良久,沈振衣方才拿起茶杯闻了一闻,将茶连杯一起掷去。

 “可惜沾惹了血腥气……”

 “你再晚一天来就好了。”

 他语气中略带几分惋惜,侧身推动轮椅下山。

 沈振衣平日住在后山的象牙白塔,他沿着蜿蜒的山路回入塔中,塔底两扇铜门无声无息关合。浓重的乌云掩盖了月光,象征光明的弃剑山庄白塔外形变得晦暗不明,像是要溶解在深沉夜色之中。

 一切归于宁静。

 ***

 死人并不影响天气。

 第二日是个寻常的晴天,旭日初升,朝霞给白塔镀上了一层金色的光芒。

 沈振衣一早便抵达山巅,餐霞食气,蕴养精元。当然在许多人眼中看来,不过是一个陨落的少年天才在落寞发呆而已。

 最高处坚硬的青石插着一柄铁剑,沈振衣曾恃之技压天下。然而不在天下第一剑客之手,它就只是弃剑山庄弟子使用的制式普通青钢剑。定价一两七钱银子一柄,前宽后窄,长两尺二寸三分,比一般江湖人用的剑略短,也更细。

 因为山中湿气重,剑身上已经有了深褐色的斑斑锈迹,毫无光泽。剑穗原本鲜红,经过日晒雨淋而褪色成了枯黄。

 九个月前,沈振衣便将佩剑深深插入石板,更手书“剑冢”二字,并拖着伤残之躯,认真祭拜。

 弃剑山庄诸人不解其意,父兄也曾拐弯抹角询问,他只是笑而不答。

 此后每天上午,沈振衣在看完日出之后,都会顺便祭扫一下这座简陋的剑冢。

 今日当然也不例外。

 沈振衣烧了两盆纸钱,又洒了一杯水酒,对着剑冢发怔良久。

 他抬起头的时候,注意到侧面的草丛微微晃动了一下。

 沈振衣半闭双目,漫不经心道:“后山白塔是弃剑山庄的禁地,擅闯者要被罚面壁三月。楚小姐怎么老是明知故犯?”

 他的声音不大,但也足够让草丛中藏着的人听清。只听一阵窸窣声响,一个十四五岁的红衣少女钻了出来,头顶上还沾着干枯的草絮。

 红衣少女的神情带着几分尴尬,又想显出满不在乎的神气,黑白分明的眼珠子滴溜溜乱转,忍不住问道:“你怎么知道我在这里?”

 沈振衣看了她一眼,闲闲道:“如果我是你,绝不会躲在那个不吉利的地方。”

 昨晚的杀手,与这位楚小姐隐藏的位置完全一样。

 他的尸首,现在正在悬崖下海底喂鱼。


第三章斩月飞仙


 少女撇了撇嘴角,只当沈振衣是在开玩笑。

 她叹着气蹭到沈振衣面前,愁眉苦脸,“真被你料中,师姐来弃剑山庄了,昨晚我已与她见过面。”

 这位娇俏的少女楚火萝出自烈阳府,烈阳府是九幽之地赫赫有名的武道大宗派。她则是嫡系继承人之一,习得“神火诀”绝学。年纪虽小,天资非凡,早就突破武道第五境“用智”,撇开沈三公子这种不合常理的不论,已经能算得上少年天才。

 然而烈阳府有个古怪的规矩,府主的继承人为同宗姐妹二人。她们年满十六之时,便要进行生死擂台,胜者为王,败者为寇。若是楚火萝在擂台上败北,不但失去继承人的资格,连性命都很难保住。而她的对手手段厉害,一直以来楚火萝都生活在阴影之中。

 所以这样的武道进境还不能让她满意,每日忧思过重,甚至对于自身武学缺乏自信,导致十成本领发挥发挥不出六七成。

 楚火萝口中的师姐,正是处处压制她一头的竞争对手楚蝎儿。

 执掌烈阳府的赤火姥姥年事已高,她亦名列天下十大高手,排名还在弃剑山庄庄主沈寿之前。烈阳府武学就算不如弃剑山庄数百年积累传承,但亦有可观之处,弟子本不必来此修行。

 楚火萝却担心自己进步太慢,更怕留在烈阳府被楚蝎儿坑害。因此她在数月之前便以一枚烈阳府秘藏的弃剑令,换取了在弃剑山庄学习的机会。

 但没想到楚蝎儿也来了。

 沈振衣淡淡问道:“你与她交过手了?”

 楚火萝更加懊恼,以手捂眼,哀叹道:“昨夜师姐一到弃剑山庄,就来找我试招。我连换五种剑法,都被她‘炎火太极’一式击破,我看我真的活不过十六岁了……”

 这五种剑法,正是她从沈三公子处习得。

 沈振衣道:“‘炎火太极’原本就是神火诀中最强的守御招式,能贯通天地炽阳之气,在身周形成严密的防御圈。你所学五种剑法都是浅尝辄止,底蕴太薄,就算出其不意,无法以点破面,败在这一招下理所当然。”

 他又道:“看来楚蝎儿的武道境界虽然与你相当,但在本门武学的修行上已经比你精深许多。”

 沈振衣客观评价,当然在楚火萝看来,这就是在她伤口上撒盐。

 她垂头丧气,意兴阑珊地从背后掏出一个小巧的食盒,送到沈振衣面前,“这是早上我做的松仁薄荷糕,三公子且尝一块。”

 掀开漆木盒盖,沈振衣见盒底瓷盘上叠着五六块精致的小糕点。每一个如婴儿手掌大小,方方正正,颜色像翡翠般透明澄澈,表面撒着松仁碎粒,散发若有若无的薄荷幽香。

 “今天这点心做得不错。”

 沈振衣称赞,拈起一块送入口中,细细咀嚼。只觉松软弹牙,清甜可口,松仁与薄荷混合的清香溢于唇齿之间,让人精神一振。便颔首道:“这三个月来,你的武功没什么进步。厨艺倒是见长。其实若得此用心之理,武学之道自然也会突飞猛进,何必假于他人?”

 楚火萝哀叹,“你每次都是这样,说话云山雾罩,下厨与武学又有什么关系?还是赶紧再教我几手杀招,抵挡我那位师姐,免得我英年早逝……”

 她来到弃剑山庄已经三个月,一来就违背山庄禁令,偷偷上后山找沈振衣学剑。

 沈振衣并无藏私,但凡少女有所询问,都知无不言言无不尽,但对方犹自觉得不够。所以每次前来,还费心制作美食,希望能拍他的马屁,多学那么一招半式。

 沈振衣一眼就看出她的心病,但别的东西可以教,心结却得靠自己去突破。

 收了美食的贿赂,沈振衣陆陆续续传她五种精妙剑法。

 他胸中剑法千万,再传一门对他而言并无什么关系。只是接触的武学太多,反而不能专精于一,只怕对楚火萝的未来没什么好处。

 因此沈振衣想了想就摇头,“剑法实在不能再教了。再教下去,你也难以融会贯通。动手之际不免会有所滞涩,对上专修一门的楚蝎儿只会死得更快。”

 楚火萝想起楚蝎儿炎火太极出手之时,以不变应万变的宗师气度,也明白这已经不是招式变化可以战胜的对手,不由更为沮丧。

 她愤愤又带着点敬惧道:“要是多给我点时间就好了。但师姐也真放得下身段,为了盯着我以防万一,竟然不惜与一群三脚猫的庸手一起参加弃剑山庄入门试炼。这般心性,我其实真有些怕她……”

 楚蝎儿行事与楚火萝大有不同,她一直是天之骄女,气势凌人,总想要把一切纳入掌控。

 弃剑山庄早年颁发九枚剑令,持此剑令者到弃剑山庄可以达成一个愿望。三百年间陆陆续续已经回收了七八枚,楚火萝拿到的极有可能是最后的孤品。她借此进入弃剑山庄,楚蝎儿可没法再找出一枚。

 斗了半辈子,难得占了个先机,楚火萝原本想着过几天安生日子。楚蝎儿却能够不管不顾地丢下所谓烈阳府嫡传的自尊,老老实实参加弃剑山庄入门选拔。最后顺利过关,说明她亦有过人之处。

 之前沈振衣就预言过楚蝎儿必尾随前来,如今已然成真。

 楚火萝最怕师姐,忽然想起什么,赶紧叮咛道:“如今她也来了。三公子你可万不能站到她那边去,否则我真死无葬身之地了。”

 沈振衣不语,捏起最后一块松仁薄荷糕吃了。

 日头已高,他摇动轮椅,起身从山顶往沿着小路下行。楚火萝乖巧跟在他身后,突发奇想道:“要不然干脆你教我《万藏剑经》?学了这门剑法一定不至于输给师姐吧?我也不想争继承人,只要能保得住性命就好了……”

 万藏剑经是弃剑山庄的至宝,楚火萝倒也不是妄图染指,只是少年心性随口一说而已。

 沈振衣沉吟一阵道:“万藏剑经又不是什么了不起的武学,教你也不是不行。不过一来这毕竟是山庄传承武道,要学这剑法必须拜入弃剑山庄方可,但我不收徒弟。二来这门剑法乃是穷竭智力之变,见识阅历越广,剑招的威力就越大。于心性单纯的你并不适合。”

 听说要费脑子,楚火萝就没多大兴趣。她百无聊赖问道:“都说万藏剑经修炼到最后一层,能够踏破虚空,飞仙而去,是不是真的?”

 这种事虽然虚无缥缈,但武林中传得神乎其神,楚火萝也有几分好奇。

 “斩月飞仙,天下间的顶级武学哪一门修到极致做不到?”

 沈振衣算道:“你们烈阳府的神火诀、魔教的体用不二、六如禅师的菩提心、颠仙的大化梦法……随便算算,都有七八种。”

 楚火萝不敢相信,“神火诀也能练到斩月飞仙?我怎么从来没听说过?你不要看我年纪小便哄我,烈阳府历代祖师不少人将神火诀练到第九重,可没有一个抵达这般境界。”

 沈振衣敛容正色道:“武学之道,都必得求百尺竿头更进一步。要是不能强爷胜祖,又岂能青出于蓝而胜于蓝?我说这几种武学蕴含斩月飞仙之理,并不是说它们现有的境界就能做到,而是说他们的路子没错。总得在前人之路上再往前走一步,便可破茧成蝶,豁然开朗了。”

 楚火萝木然道:“那还不是白说……”

 十六岁之前,她连神火诀已知的最高境界都练不到,更何况是在巅峰之上再做突破。

 楚火萝昨晚上见识了楚蝎儿的境界之后更加沉不住气,现在只觉得心浮气躁,哪里能静得下心来?也只有待在沈振衣身边,才能稍微镇定,不欲再去想这些烦心事,便又问道:“斩月飞仙到底是什么样的境界?大家都这么信口一说,可到底如何就算是姥姥都说不清楚,三公子你知不知道?”

 沈振衣不假思索道:“斩月飞仙,自然是突破九幽之地武学的极限,以巨大的力量打破头顶月眼,得以进入更高一层的武学世界。这有什么不明白的?”

 “打……打破月眼?”楚火萝骇然,抬头看着一片朗朗青天,挠头道:“这哪是人力所能及?再说月眼乃是真气之源,要是打破了,那不是天下没有人再能修习武道?”

 沈振衣沉默,并没有再回答。

 这是九幽之地最大的秘密,不可言传。


第四章师姐的杀心


 九幽之地的武道真气,至少有大部分来自于月眼。

 上古之时,有大智慧之士拜月修行,呼吸吐纳,因此而得到了“真气”。真气运行于体内,不但能够强健筋骨,滋润脏腑,令人延年益寿百病不生,集聚一处更能造成巨大的破坏力。

 此后武道兴起,流传渐广。一代又一代的强者领悟真气的种种妙用,找出许多积累真气的法门,又创造出无数光怪陆离的武学。

 可以说九幽之地之所以有此武学盛世,都是因为神奇的月眼所赐也不为过。

 沈振衣说斩月飞仙就是破坏月眼,这怎么能不让楚火萝瞠目结舌。

 她皱着眉头思索了一阵,还是无法想象这种力量和境界,只能废然作罢。

 “算了,你还是先教我几招保命手段吧……等我活过十六岁,再去寻求武学境界……”

 沈振衣忽然侧耳倾听,摇头道:“稍待片刻,有人来了。”

 “山庄的人?”楚火萝大惊,赶紧要找地方躲藏。弃剑山庄规矩森严,要是真被当场逮到偷入后山,就算她是烈阳府的人也一样逃脱不了铁大师的惩罚。

 “不是。”

 沈振衣望着山下,“来人的真气与你同属一脉,大约是你那位师姐兴师问罪来了。”

 “楚蝎儿?”楚火萝惊呼,“她怎么知道我在这儿?”

 沈振衣指了指她的衣摆,上有短短一道极其隐蔽的白线,在明亮的阳光下尚且看不真切,这是用特殊的药物香料留下的痕迹,“被人动了手脚还不知晓,我看她如今比你高出可不止一筹。”

 楚火萝面色刷白,身躯禁不住颤抖。

 昨夜交手,楚蝎儿无声无息给她衣衫上下了印记,她竟浑然不觉。

 不过一会儿功夫,楚蝎儿就出现在山路的尽头。她一身黑衣,同样年纪,身材却要比楚火萝高一个头。容貌亦甚为艳丽,身材更凹凸有致,比之楚火萝的纤细可要丰腴许多。

 练武之人,原本就比一般人更健康发育,楚火萝可说是个例。

 楚蝎儿远远盯着楚火萝,目光中满是厌恶,冷冷道:“原来你果然是在这里学的剑法,我是白担心了。”

 楚火萝一出手就是五种精绝的剑法,楚蝎儿表面上轻松破解,内心却也为之骇然。

 弃剑山庄修行一向讲究循序渐进,绝不会一气传楚火萝那么多剑谱。楚蝎儿为了追查她剑法的来历,就在她衣角上抹上了香料,循踪而来。

 踏入后山,楚蝎儿就猜是不是沈三公子传剑,如今见到沈振衣与楚火萝在一处,自然心中确定。

 “师姐。”

 楚火萝忍气吞声,躬身行礼。

 “唔。”

 楚蝎儿冷淡应了一声,目光在沈振衣的身上一扫而过,别有用心地看了看他的腿,嘴角微微抽动。

 她摆出了师姐的架势,不耐烦道:“你浪费府中一枚剑令拜入弃剑山庄,自该用心修习武学,没事跑到后山禁地来玩耍岂是正道?趁早跟我回去。”

 楚火萝战战兢兢回答:“我怎敢玩耍,来后山正是为了向三公子学剑。”

 “学剑?”楚蝎儿嗤笑,“就是昨晚你那几招华而不实的剑法?不得言传身教,单看剑招,你怎能体悟其中精妙之处?被我一招尽数破解,你还不幡然醒悟么?看来你真是打算自暴自弃,不想要自己的性命了?”

 沈振衣听得出来,她连续质问,语气中隐含威胁,绝非真心想劝楚火萝迷途知返,分明就是为了打击对手的自信。

 果然不愧是烈阳府的传人,动手之前,先以言语动人心志。要是楚火萝真信了她的话,气势上就天然低了一头,日后擂台交手,绝无胜理。

 楚火萝有些心虚,咬牙道:“三公子所传剑法绝妙,只是我学得不好。等我练成了他的绝世剑法,鹿死谁手,犹未可知……”

 “哦?”

 楚蝎儿高傲地抬起下巴,斜睨沈振衣,“我就奇怪,师妹你急吼吼跑到弃剑山庄为了什么。我还以为你真有什么翻身的底牌,没想到是巴结上了这个废人。”

 “他当年是天下第一剑客,现在却连站都站不起来。你想靠他?白日做梦!”

 她的语气中满是不屑。

 无辜遭受池鱼之殃的沈振衣一扬眉,哑然失笑。自从与蓑衣人一战以后,就算是弃剑山庄中人明里暗里也常有类似的冷言冷语,他倒是并不在意。

 对楚蝎儿的心理,沈振衣也能揣测一二。她心高气傲,只怕早就不满沈振衣压同辈人一头。见他落魄,便毫不客气地落井下石,言辞如刀。

 楚火萝却脸涨得通红,大喝道:“不得对三公子无礼!他剑法通玄,岂是你可以妄加揣度?”

 她自小对沈三公子敬若神明,更带着少女的憧憬。

 这次前来弃剑山庄,固然是病急乱投医,但楚火萝心中还是抱着幻想。

 亲眼看到沈振衣坐在轮椅上的时候,楚火萝的眼泪都几乎要掉下来。她明知没什么大用,却还缠着沈振衣学剑,是心里一种微妙的情愫在作怪。

 如今听到楚蝎儿侮辱沈振衣,楚火萝只觉得心中刺痛,连平日对楚蝎儿的戒惧都不顾了,高声驳斥。

 楚蝎儿秀眉一挑,冷笑道:“为了个野男人,你倒是脾气见长啊。要是一年前,我连在三公子面前大声说话都不敢。可惜今非昔比,我偏要无礼,你们又能如何?”

 她蛮横向沈振衣轮椅的侧面推去,竟是想将他推出山道。旁边山石崎岖不平,轮椅一倒,沈三公子不能站立,非得摔个滚地葫芦不可。

 “不要!”

 楚火萝惊呼一声,飞扑到沈振衣面前。双袖一招,宛如火焰飞腾,正是神火诀中的精妙招式。

 她平日根本不敢主动与楚蝎儿动手,这时候脑子一热,忽然忘了惧怕。

 楚蝎儿看她出手也微微一愕,旋即一声嗤笑,“就凭你的三脚猫功夫,还想要挡我?昨夜你已完败,现在想起本门武学了?”

 她不退反进,右掌拍出,带着一股炽热劲风,毫不留情。

 楚火萝抵挡不住,身子一晃,只觉得胸口气息逆冲,情知师姐已是下了重手。要是平日她早就找机会落荒而逃,但此刻身后就是沈振衣,又怎能退避?

 纵然楚蝎儿不至于在弃剑山庄杀伤沈振衣,但她只须将轮椅掀翻,以沈三公子的骄傲性子又情何以堪?

 想到此处,楚火萝一咬银牙,闭上眼睛,双手一环。使出并不纯熟的“炎火太极”,要正面硬抗楚蝎儿的巨火掌力。

 “既然要自寻死路,我就成全你!”




继续阅读,请点左下方击阅读原文


书旗微信订阅号更多原创首发

书旗公众号

微信号 : shuqi_read

新浪微博:@书旗小说官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