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原小说推荐虚拟社区

玄幻漫画《异狩志》小说第十章掉落~

宅萌客栈2018-07-31 09:28:04

异狩志

小说:嬴徐   

第二卷·金鳞镇

第十章 湖中小镇

“过河多少钱呀?”安逸辰笑着问,暗地里却捏住了小垣的肩头。深夜里突然冒出一个浑身湿漉漉的死鱼眼问你要不要过河,只要不是傻瓜都会提起警惕。安逸辰有小垣在身边,自认性命安全得很,倒是含笑以对。

黑衣人语气有些诧异:“五文钱。”

“开船吧!”安逸辰半只脚踏上了船。小垣拉住了他,低声道:“少主,小心有危险。”安逸辰笑了笑,“不怕,有你在。”安逸辰决意探个究竟,小垣无奈,跟着自家少主上了船。黑衣人沉默寡言,见人都上来了,撑开船往雾中划去。

厚厚的雾气漂移过安逸辰的身边,清澈的湖水倒映着木船上的三人,好似行驶在天空的云层中,但却没有星辰的光影交错,暗淡且又阴冷,潮湿的水气侵蚀着人的体温,在睫毛上凝结出细小的水珠。

“啊嚏!”安逸辰打了个喷嚏,哆哆嗦嗦地抱住小垣,睡意全无。“小垣呀小垣,你可真是个活火炉。”小垣天生不惧寒冷,安逸辰缠住他温暖的身体,蹭了蹭脸蛋,舒爽地笑了。小垣翻着白眼,这显然不是第一次发生的事了,他也没试图拉开身上的死皮脸,呲着牙扭开头。

小垣嗅了嗅,黑衣船家身上鱼腥味十分浓烈,他心下疑惑,要说船家是异兽所化倒是不像,但为什么会有这么怪的气味?小垣没有想明白,但他知道这条船的终点肯定不是个好地方,也应该感谢他的无赖少主,总是能卷入这些狂风暴雨般麻烦的中心。

小船缓缓前行,穿梭过重重雾气,恍然间,已经到了羽雁湖的中央。这时夜色已深,星光稀暗,一轮弯弯的月牙边流动着暗红色的流光。雾气不知什么时候消失了,安逸辰困倦地打着哈气,在这场单调的旅程中唯一能让他感兴趣的是用手指拨弄着湖水,看看有没有傻傻的鲤鱼主动送上门来。也许水底有个怪物,安逸辰心想,他笑着问:“船家,你是哪里人呀?”

船家似乎很厌恶话多的人,语气冷漠:“金鳞镇人氏。”

“金鳞镇?”安逸辰没有听过这个地方,“好玩么?”

“公子可以去看看。”船橹嘎吱响着,船家的衣角滴着水珠,佝偻的身体看不清面目,语气幽幽,像是从水里爬出的鬼魂。

“算啦,本公子急着赶路。”安逸辰瞎扯道。你个家伙看上去就不是什么好人,还指望我跟你回贼窝啊?安逸辰心里诽谤着。

听他拒绝,船家默然不语地摇着船橹。忽然间,一阵大风刮来,天空飘下的细微繁乱的水珠骤然变成了劈里啪啦的暴雨。大雨淋头,安逸辰瞬间清醒,他哆嗦地叫骂着:“今天咋这么晦气!”小垣不知从哪里掏出了把油纸伞,给安逸辰撑上挡住了冰凉的雨水。

大雨磅礴,硕大的雨珠冲击着湖中的水面,耳边全是哗啦啦的暴雨声,人的视线只能看清三尺内的事物。安逸辰心烦意燥,大声叫道:“船家!还没到么?!”

船尾无人回话,只有暴雨声不断。安逸辰心觉不对,仔细看去,却只能看见狂暴的雨水。小垣的眼中闪过丝金光,透过雨水看到了船尾,不由惊呼道:“少主,人不见了!”

“被他耍了!”安逸辰怒喝,冒着大雨冲到了船尾。“小垣,给我指路!”安逸辰握住船橹,准备自个驾船,现在暴雨不停,很可能冲没小船,到时候安逸辰可不想游泳回去。小垣点头,运起灵目察看陆地的方向,四看了下,只看到暴雨中起伏的波浪。

“不可能呀!”羽雁湖虽说宽广,但也不至于看不到陆地,小垣慌乱不安,生怕安逸辰遇到危机。

“轰!”雨云中劈过一道雷霆,借着闪电的光亮,东侧的一座码头黑影出现在安逸辰二人眼前。“我们过去!”暴雨太大,安逸辰无心顾忌陆地为何会突然出现,赶忙往码头划去。

踏上了码头已经腐烂的木头踏板,安逸辰才松了口气,好歹没成为湖里鱼虾的夜宵。他和小垣撑着油纸伞躲在了一处木亭下避雨,安逸辰甩了甩湿漉漉的衣服,浑身狼狈不堪,他恨恨道:“别让我逮到那个家伙!”

顺着这座码头望去,狭窄的巷道两侧林立着许多老旧的房屋,雨水从长满青苔的瓦片边冲落,破碎漏风的窗户里没有丝毫火光,整个环境显得阴暗又潮湿。安逸辰打了个寒颤,他脚下的烂泥里传来一股令人作呕的鱼腥味,安逸辰干呕了两声,一直生活在苍山的他哪里闻过这种死鱼腐烂的恶臭,他掩住口鼻直呼道:“快!快离开这!”

小垣不想冒然进入这座诡异的街道,但大雨越发激烈,噼里啪啦的冲刷着码头,有下冰雹的架势,木亭子脆弱的朽木支柱已经开始嘎嘎作响,好像下一秒就会崩塌,二人必须寻找到一处庇护所躲避暴风。安逸辰搂着小垣在油纸伞下缩着身子,踏着泥地里的水洼冲进了阴暗的巷子。浑浊的泥水溅脏了裤脚,二人穿梭在屋檐的阴影下,借着忽闪忽暗的闪电辨识着道路。

“小垣,跟上。”被雨水淋湿的头发覆在脸上,安逸辰冒着雨拉住小垣。

越往巷子内走,小垣就越觉得不对劲。两侧的房屋上刻着许多血红的鱼骨图案,歪斜的莫名文字像是某种邪恶的咒语,浓烈的鱼腥味连大雨都无法掩盖,整个地方好像没有人迹,死气沉沉。脏黑的积水顺着斜坡流入下水道的井盖里,小垣抬头看去,闪电照亮了漆黑死寂的街镇,两侧建筑间横着一座几乎断裂的楼桥,阴云漩涡般的喷卷着风雨,狂风伴随着雷霆肆虐天空。

忽然,楼桥边垂挂着的黑布被大雨冲落,正巧盖住了安逸辰的头。“什么东西?”安逸辰扯下了挂在脑袋上的黑布,细看之下吓了一大跳,这哪里是什么黑布,分明是张长着鳞片的鱼皮,只是太陈旧了,血液干得发黑。“这破地方的鱼真多!”安逸辰厌恶扔掉了鱼皮,抹了抹手。斜坡顶忽然闪过个人影,小垣眼尖瞧见了,叫道:“少主,有人!”

“走!”安逸辰奔上了斜坡,想逮住人求助,但人影却消失了。安逸辰无心叫骂,他看到了广场口有间房子挂着两只红灯笼,微弱的火光照亮了腐朽木匾上唯一能看清的两个字——“客栈”

“终于有个活人地了!”安逸辰喜笑,直拉住小垣奔进了客栈。

客栈内,桌椅都非常老旧,暗黄色的污垢黏在桌面,墙壁里露着碎砖,灯火昏暗,闪电从窗户的破洞里闪进闪光,黑铁吊灯下的柜台内站着个一身黑衣的掌柜,他看到有人进店,咕噜咕噜地嚼着舌头,咕哝发着怪异的声音。

“店家,有干布吗?”安逸辰低头抹着头发间的雨水。

“咕噜咕噜•••”掌柜站着不动,嘴巴里冒着泡沫。

安逸辰没听见掌柜的回复,抬头一看,顿时吓了一跳。这掌柜脸色苍白得没有血色,眼珠像是没有眼皮一样睁得圆滚滚的,浑身被屋顶漏下的雨水淋得湿透都没有反应,暗红色的嘴巴撅着,两腮帮子鼓鼓的涨起,简直像条河豚。

“客,客官,没有,没有干布。”掌柜结巴道。

安逸辰挑着眉,眼前这个掌柜不像常人,浑身跟那个船家一样带着鱼腥味,肯定是一伙人。安逸辰一时没有想出他们的跟脚,便问道:“店家,你们这里是什么地方?”

掌柜从吐泡泡适应了对话,语速变得流利了,他道:“金鳞镇。”

“金鳞镇?”安逸辰一惊,这儿竟是船家说的金鳞镇,他赶忙问:“有路去瀛洲城吗?”

掌柜摇了摇头,“金鳞镇四面环水,没有路。”

安逸辰急问道:“我们的船停在码头上了,你能帮我们找个船家送我们靠岸吗?”

“现在雨太大,出航太危险了,没人愿意的。”掌柜提起了盏油灯,“你们先住下来吧,等明早我找人送你们离开。”说完,也不等安逸辰回话,迈着沉沉的步子踏上了楼梯,在木板上留下了许多水渍。

小垣盯着掌柜的背影,低声道:“少主,这个镇子有问题。”

“傻瓜都看得出来!”安逸辰做了个切菜的手势,“等会有什么不对,直接干掉他!”小垣点了点头。

掌柜领着安逸辰二人进了二楼最左侧的一间房。安逸辰进了门,目瞪口呆道:“这么破啊!”房间内只有一张小床,墙壁潮湿变色,抖抖索索地落下石灰。

掌柜脸色淡漠:“客官,这是本镇最好的房间了。”

“你!”安逸辰气得无语,厌烦地挥了挥手,“去去!给我们上点吃的来!”

“好,客官稍等。”掌柜放下油灯,退出房间。

小垣确定掌柜下楼后,对安逸辰道:“少主,我们接下来怎么办?”安逸辰摸了摸肚皮,“还能咋办?你吃饱了,我可什么都没吃,先填饱肚子再说。”这儿的气味虽然难闻,但比起阮老家的尸臭味已经很清淡了,安逸辰跑了一路,肚子早咕咕叫了。

“咕噜咕噜•••”忽然,窗外的暴雨声中传来了几声叫声。安逸辰提起油灯走到窗边,看见几个身材佝偻的人在暴雨中的广场上步履蹒跚地挪动着,他们没有用雨具遮雨,被大雨淋着,身体一颤一抖地抽搐,嘴里嚼着乌七八糟的咕哝声,像是享受的呻吟声。

安逸辰叫骂一声:“这地方真邪门!”

本章完·下章待续   

每二四六更新,请多多关注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