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原小说推荐虚拟社区

VOL.【特刊】我的短篇小说合辑

有色之国2018-05-16 09:38:59

小说,原来是生命旅途中的一面镜子。


〔法〕司汤达


VOL.445 蹭子(2017年3月第二版)

没有开始也没有结束

邻居老鸦

低空飞翔

奇幻微型小说——人间眼泪

微型小说【色戒】

VOL.320 奇幻微型小说——老常与小外孙

鬼事罐谈


       能找到的短篇小说链接也就这么多了。还有一篇07年写的《营救》未收录在我的公众号里。把全篇发在下面。2018年,我想再写几个短篇。我喜欢写短篇,因为不那么累。其实,对于想说的话有一个短篇也就足够了。


       营救 (上部)     

      如果说夜能行走,那么就到列车上吧。农田与无边的黑色溶为一体,点点灯光点缀在车窗外稍瞬即逝。只有当列车停靠在站台时候,才会看见一些富有生机的画面,已经是凌晨1点多了,有抗着编织袋的旅客一脸疲惫默默的踏上这节车厢。顿时车厢内有些躁动,显然大家睡的很不舒服,莹玫很困倦,她看到了这是一个典型的南方站台,站台下不停走动的铁路商贩的货车上已经多了竹桶米饭,南人喜米,北人好面。可这半夜三更谁有能吃的下这大白米饭呢?莹玫懒懒的想,已经一天没有进食了,维系她生命体征的只是矿泉水,这次出走使她注入了一针强大的兴奋剂,药效足可以保证她只用水就可以完成此次旅途。“滴滴”手机显示新的短信息,手机一直在她的手中,这是她上大学时候妈妈送她的礼物,妈妈知道只有一个漂亮的手机才能让女儿在拥有手机同学面前不至于尴尬,同时那是母女联系的工具,她们的感情很好,虽然也时常拌嘴。“小玫,到哪里了?记得一定要吃饭!”都几点了,还没睡觉呢!小玫心里想,都问了多少遍了,真是恨不能在我身上装个GPS!到了目的地打个电话报平安就行了,小玫想着,把头歪在窗户上,困意一阵袭来。再熬一个白天就到了,我从来不曾想过那里是天堂,我知道那里是战场,是属于我的战场,而这次战斗的最终胜利也必将属于我!她想着自己的未来,列车开动离开了灯火通明的站台,很快黑夜继续吞噬了列车,莹玫的脸庞倒影在玻璃上与对面交错而过的一趟列车重叠在一起忽明忽暗。  

        莹玫生活在一个小城市。各方面的因素严重制约了这个城市的经济发展,该市的领导人也算殚精竭虑可就是招不到商引不到资。经济得不到发展,人才自然留不住,区区的几所中学为国家培养输送了无数的准大学生,可这些学生大学毕业后也就忘了这个城市,好不容易离开了这里谁还在愿意回来呢?沿海城市是他们的首选,那里才是他们应该工作生活的地方。莹玫是一个回到家乡支援家乡建设的为数不多的一个大学生。不是她不渴望大城市的物质生活,是她在毕业的时候远没有像她的同学一样做好各种准备或者干脆说至少缺少一颗勇敢的心。她留了下来并回到了家。她想,家里就家里吧。至少我不用为了吃什么饭在哪睡觉而忧心忡忡。她目送了多少同学北上南下,自己回到家中,成为了一名中学教师。

        莹玫是一个娇小的姑娘,皮肤白的像雪,可是雪是凉的,莹玫却是热情的女孩,同时她把热情也投入到了这崭新的工作中。她想可能这就是我的命运,今生都离不开校园啦!这也没什么不好,在这个城市中,教师是非常不错的职业,尤其是作为女孩的职业更是难得。收入不多但有保障,重要的是有社会地位,受人尊敬。

        莹玫很快有了自己的朋友,她不可能没有朋友,用她的话说80后的人交朋友是日常工作之一。因为每天需要维护校友录她经常到备课室用微机,因为她是备课室的常客所以她和微机管理员素颜成为了无话不谈的朋友。她的初中,她的初恋,她的初吻,这多少多少的初,让她们形影不离。每天下课,备课室中总是有两个脑袋凑在一起,不时的传出轻轻的笑声。

        当把身心投入到一件事情或者一个工作中,时间总是过的飞快。莹玫已经在校园中耕耘整整一年。学校也因为有了这样一位年轻美丽的教师而变的更有活力,同时也更有了针对性。一些年轻年老的教师们开始打听,这个小姑娘不知道找婆家了没有?这个MM不知道有没有男朋友呀?为她张罗牵线的人越来越多,当然了,能成全别人的如花美眷,良辰美景自然是好事。但一多起来莹玫就显手忙脚乱捉襟见肘了。往往是下了班连家都来不及回,带着一身的疲惫甚至是一身的粉笔味就进了各种餐厅饭店。那些日子里,这个城市的各种酒店歌厅已经被她逐个检阅了不止一遍。这样的生活并不是她想要的,莹玫知道,爱情不是能在这种消费场所能找到,这无数的同事朋友关系,她又不能拒绝。莹玫感到了倦怠,难道我的青春就在这白天的粉笔讲台夜晚的推杯换盏中度过吗?想起那些可爱的孩子,莹玫心里流过一丝的愧疚,刚步入讲台一年,我怎么就要产生厌倦的情绪呢?莹玫躺在床上想着。床头张贴的韩国影星RAIN的大幅剧照。月光下看不清他那俊俏的面庞,只是铜版纸反着冷冷的光芒。

         谁说爱情不是一个女人的全部?尤其是对于一个年轻美丽的姑娘?

        “我家老公的朋友,见见吧?他可是早对你,嘿嘿”一个同事眉飞色舞的给莹玫介绍着情况。她叫丁小丽,人同样白皙,和莹玫不同的是,她的眼睛很大,而且异常灵活,可以在交谈过程中,用眼光闪耀到每个人,尤其是每个男人的身上。很多男人会误以为丁小丽一定是在暗示我什么?从而在她的面前表现的更加殷勤。在这个校园中,丁小丽曾经是美丽的焦点,尤其是当她嫁给了一个高干子弟后,优越的生活让她表现的更像一颗被放进了金丝镶边首饰盒中的大白珠子。可是,她老了,时间让她的脸上有了可怕的皱纹。因为莹玫的到来,这些女人们的重心开始了偏离,莹玫像是一支潜力股,丁小丽则是已经股改分红过的老股。丁小丽握着莹玫的手,继续说:“见吧,小伙子非常的帅,又在政府机关工作,跟你最合适了!”“姐姐给你介绍的,跟别的老师给你介绍的绝对不一样的!”她继续说。“好吧,谢谢你!丁老师”“什么老师,喊我姐姐就可以了!”

        莹玫的心里渴望着爱情,她那瘦小的胸腔里为她未来的那个男子孕育了太多的爱情,她会设想在什么时间,什么地方,有着什么样子的对话,他们之间会互赠什么礼物。这一切的憧憬,应该说是在她见到张威的时候,就全部应验了,他就是我想的那个人,故事应该从这里开始了。


        列车停在了广州站。莹玫把自己的行李收拾好,她的行李非常简单,一个小小的包。这充分说明的她的自信,我的所有都在我的头脑里,在广州,只有我的头脑,我还有什么东西不能拥有的呢?她在车站广场上东张西望,却没见杨帆的影子。只是满眼的人流,瘦小的穿着紧身体恤的男人和同样瘦小的像个酱黄瓜似的女人。大厦鳞次栉比,把巨大的阴影投向广场,莹玫把身体挪到阴影纳凉。她显得如此渺小,好象海滩上的一个贝壳。时间好象在广场上凝固了,说好了到站的时间,可接站的扬帆去哪里了?莹玫默默的想着。


        阳光男孩对于年轻女孩就像正负极的磁铁。莹玫和张威就像正负极的磁铁一样,紧紧在贴在一起,这符合了物理规律和符合了生理规律。莹玫心想,丁小丽给她介绍的这个男人真是不错,我要感谢她。看来我以前对她的理解是有偏颇的,丁是一个热心肠。素颜也祝福着莹玫,终于找到了自己的爱情。莹玫忙于工作,恋爱还有丁小丽夫妇的圈子社交中,备课室里恢复了以往了安静,素颜把祝福送给了她的朋友,备课室是莹玫的港湾,现在这艘小船远航了。素颜在自己的blog中写到“2006年9月7日  晴”

        爱情故事大同小异,这里不再獒述。

        阳光男孩之所谓称为阳光,就是说他的一切都只有12个小时,阳光在一天里总不是都在的。还有12个小时的黑夜。尤其是在这个地处北温带的小城市里,根本没有机会见识极光的奇幻景象。年轻女孩之所谓年轻女孩,就是说她的一切都是那么的年轻,她能看见阳光,却没有想到之后的黑夜却即将来临。

        发现张威腿部韧带拉伤的是莹玫的表姐。张威并没有做什么高难度的体操动作,他劈腿了,他只是在一个充斥着烟味和汗味的网吧里和一个名叫小魔女的网友酣畅淋漓的聊天。内容无外乎警察般的问询和母亲般的语言呵护,短短半个小时,他便了解到了小魔女的年龄,所在地,知道了小魔女是个单身,而且情窦初开。当张威提到能不能一夜情的时候,小魔女从线上消失了。张威感到了一丝迷茫,今天的上网费算是捐助中国网通了。

        莹玫听着电话,流下眼泪。她不相信这是真的,可却是发生了。她没告诉张威,只是兴奋的把张威的QQ号码告诉了她的表姐,告诉她我恋爱了,那个男人就是她今生等待的人。希望姐姐能和他先聊聊,让张威快速溶入到她的家庭中。表姐的化名小魔女。小魔女没有明示身份的和张威聊天,结果愤怒的离开。

        为什么我的爱情如此短暂,好象还没有过夜便枯萎的花朵?我甚至还没有让他的阳光温暖过我的身体,他的夜却早早来临,把一切都染成了忧郁的黑色。从此,她不接他的电话,不想听到张威的任何解释,任何解释都无外乎是伤口撒盐。莹玫把伤痛告诉了素颜。那已经是一周之后的事情了。

        丁小丽买了一套特贝尔的裙子,她喜欢这个牌子的衣服,一是这个牌子的衣服实在够贵,二是衣服的风格实在是她所钟爱的,面料考究,做工精细,而且性感迷人,衣服统一的大领口设计。唯一让她烦恼的是她的胸部不够丰满,无法满足有窥视欲的所有男人。加厚的内衣不得不在炎热的日子里伴随她的左右。每当她穿上新的衣服,她总是喜欢到素颜的面前索要赞美,其实并不是素颜的意见具有多么重要的指导意义,而是她已经得到了众多科室的肯定和吹捧就差这里了,而这里也是比较重要的一个科室,因为这里有素颜和莹玫,素颜的独立和莹玫的青春对于丁小丽就是一个无言的挑战。“素颜,看看我今天这套衣服漂亮吗?会不会有些显老气啊?”丁小丽摆了一个农村挂历上的美女poss。“莹玫呢?她今天怎么没来?”丁小丽一边搔首弄姿一边打听莹玫的消息。“如果老气,你会买吗?”素颜回答。“挺好看的”丁小丽把香喷喷的头凑了过来。特工本色显露无疑。素颜对她的这副表情实在是熟悉不过了。丁小丽喜欢捕风捉影,然后把一点事情通过自己的加工渲染,告诉她见到的任何人,一句,“我可是只告诉你一个人呀!”首先端正了自己的作风,然后言下之意,我和你是朋友,是最值得信赖的朋友,要不我怎么只告诉你呢!?丁小丽真该成为一个优秀的作家,至少应该成为一个厨师,一些颜色,一些片段,她就能把撒把作料煎炒烹炸出一道道菜肴。“你知道吗?莹玫和张威分手啦!”“恩,我听莹玫说了,张威这个人有些问题啊”素颜回答。“哦,那我还真不知道呢”“他玩劈腿,对感情太不转移了”素颜的语气里已经对张威充满了厌恶。“是吗!真不象话啊!怎么可以这样呢?看他的样子还真不像这种人!这人啊,真是不能只看表面,知人知面不知心呀!”“是,莹玫好在发现的早,没吃什么亏”素颜为莹玫庆幸。“早?一点也不早,素颜,我告诉你啊,这人呀,真的不能只看表面的,你看莹玫外表多么的单纯,跟小学生似的,其实,哼哼……”“其实怎么了?”素颜问。“张威告诉我,他们已经那个了!张威觉得要对她负责,所以才一直要向莹玫解释,一直希望得到她的原谅!”“哪个呀?你说的什么啊?”素颜一头雾水。“就是那个呀,男女关系呀!他们已经发生关系啦!”丁小丽瞪着大眼珠子露着粉红的牙床把声音提高了几个分贝。素颜没有了声音,她觉得这些声音仿佛来自外太空,这声音实在是太飘渺了,可这声音却又十分的清晰。“我只告诉了你一个人,你可千万别告诉罐子!”(罐子为素颜的男友,这里不在叙述)

        校园里是那么的宁静,操场上的风卷过一些孤零零的干吃面包装袋。每次大扫除的时候,最多的垃圾就是这些食品的包装袋,一些事情发生了就总也杜绝不了它的影响,无论是真实的,还是虚构的,在中国的社会里,在一部分人中间,他们就像一个三流的足球队在传球,速度上总是嘴比脚要快,准度上总是踢在队友身上的远比射入对方球门的次数多。很快,莹玫的事情就在校园传开了。时间,地点,人物越来越精确,有些人开始描绘细节。然后充满猥琐的笑容布满面容。当莹玫走向他们,他们会嘎然而止,好象什么事情都没有。等莹玫离去,笑声又此起彼伏起来。莹玫抱着素颜伤心的哭着,“为什么?为什么大家都这样说我?我什么都没有做!你相信我对吗?”“是的,我当然相信你!”是谁在学校里造谣呢?这是谁啊!其实素颜告诉了莹玫,丁小丽那天告诉她的事情。只是已经造成了影响,想要彻底平息,只能靠时间来冲淡一切了,谁也不能拿丁小丽怎么样。大家更愿意去听一个风流女教师的情事。

        莹玫在浴室中把水放到了最大,眼泪汹涌而出,她抬头望着圆形的沐浴喷头,铺天盖地的水珠砸在她的身体上。地板上的水迅速的积聚起来,然后螺旋的流向地漏中,过去的一切能让水冲走吗?无边无际的水气在狭小的室内膨胀着,莹玫感觉自己快成了一枚硬币,手脚向里收缩,脸和背越来越近,她快站不起来了,她想摇摇晃晃的躺下去,让我也消失在这凶猛的水中吧!


营救(下部)  


        莹玫终于等到一个前来接她的人,是个男人。花格子衬衣,说的是普通话,这让莹玫心里有了一份可怜的安全感。“扬帆呢?她怎么没来?”莹玫小声的问花格子衬衣。那男人温和的说“她呀她太忙了,实在是脱不开身,委托我前来接你。”莹玫上了汽车,这是一趟开往近水市的长途车。“工作地点不在广州吗?”莹玫又问。“在的,先到近水,扬帆现在在那呢,你们都是同学,回来让她给你介绍具体情况吧。”男人继续温和的回答。    汽车行驶在一条狭长的公路上,窗外景色怡人,乳白色民居点缀在浓绿的稻田中间,见有儿童在路边的池塘中嬉戏玩闹,一切安静祥和的画面,只是那耳边的语言却是再也听不明白了。我是到了越南吗?莹玫心里乱乱的想着。


        莹玫离开了学校,她实在受不了这样的气氛。看到以前的同学很多已经事业有所稳固,爱情有所收获,她感到了前所未有的失落。素颜下班就去陪着莹玫,直到有一天,莹玫告诉她,我要去广州了。我有一个同学打了电话让我过去,去那边发展事业,我要离开这里。


        车停了下来,已经是夜色蒙蒙了。这是一个典型的南方小城,昏黄的路灯下面,有三五成群的男人光着膀子聚在一起打牌,不远处有几个卖凉菜和熟食的摊贩在懒洋洋的招呼生意,成堆的田螺在灯光下闪了暗淡的光泽,莹玫跟着花格子衬衣后面,不时的还要躲闪迎面跑来的肮脏儿童,他们就好象是没有眼睛似的在路上横冲直撞,而家里人则放心的干着自己的事情。

        花格子衬衣带着莹玫走进一条巷子,光线马上就暗了下来,这里没有灯光,唯一能借到一点的亮也就是周围居民家中透出的光亮。莹玫感到非常紧张,她下意识的把手抱在胸前,眼睛不停的环视着四周。

        终于,花格子男人开了一个房门,礼貌的说:“请进,先在这里休息,明天扬帆带你去见老总,进行面试”“好的,谢谢。”莹玫走了进去,刚踏进半步,她就差点没吐出来,房间内横七竖八的躺着十几个人,一眼看去,连男女都没看清楚,他们看上去都差不多,脸色蜡黄,可是眼睛中却闪烁着咄咄的光芒。行李随便的摆放在房间的一个角落里,上面点缀着各种颜色的硬撅撅的袜子。那一阵阵飘扬过来的味道,便是从这个角落里出来的。莹玫不禁皱起了眉头。一个看起来比她大不了多少的姑娘站了起来,然后飞快的跑了过去,莹玫还没来得及反应,就被她紧紧的抱住,嘴里不停的开始絮叨“欢迎你来到咱们的家!美女呀!欢迎你的到来,这是你的家!我们都是你的兄弟姐妹!”莹玫被这突如其来的热情弄的手足无措,连话也说不出来了。“这么晚了,一定还没吃饭吧!?来,姐姐给你做!”另一个姑娘也站了起来,拉着莹玫跑到后面的一间小房间,“这里是厨房,我们都是轮流给大家做饭,看看想吃点什么?”莹玫扫视了一下这个厨房,一些土豆懒散的躺在地上,白菜也没有成颗的,只有一些卷边的菜叶随便泡在一个红色塑料桶中。“谢谢,我吃过了,你们快休息吧”莹玫走了出来。

        次日清晨,莹玫见到了扬帆,扬帆和昨天晚上见到的“兄弟姐妹”看上去很像,也是脸色蜡黄,但眼睛却充满的激情。一张薄薄的嘴唇正在撕咬一个油饼。“你们就住在那样的环境里?吃那样的食物吗?”莹玫疑惑的问扬帆。“全部都是暂时的,也是短暂的。那才不是我们需要的生活,现在是创业阶段,我们还必须要忍耐一些东西,不过请你相信,只要我们付出了努力,我们就会拥有我们想要的一切!”莹玫把头扭到一边,她从昨天晚上开始就已经听了无数遍的如此论调了,连字都不变。好象他们都是一个老师教出来的好学生。“走吧,我们去见人力资源部的部长”扬帆带着莹玫向另一个居民区走去。

        不久,她们到了公司的人力资源部,莹玫说“你们公司也在居民楼里吗?”扬帆没做回答。“请进!”一个浑厚的男中音。莹玫走了进去,看见一个胖胖的戴着眼镜的男人坐在正前方,她的面前有一个塑料长腿凳子。房间内空无一物,四白落地。部长让莹玫坐下后,开始了简单的询问,姓名了,哪里人啊,谁介绍来的啊,等等一些场面问题。莹玫耐心的一一做了回答。随即,部长开始介绍他们的业务,其实这才是面试的重点。莹玫一定是被录用了。这个所谓的公司对人才或者说是对人的需求就像个大海绵,疯狂的吸收,疯狂的膨胀着自己的躯体。“进入我们公司,我们这个领域,其实很简单,你首先要交纳一定的费用,然后就是正式员工了,我们会组织你们培训学习,然后,你们在吸收自己的下线来加入我们这个网络,你的下线再发展下面的组织,……这些自然都算是你业绩,这样的营销模式是当今最科学的,无论你是贵族还是乞丐,只要付出努力,就会成功!”部长滔滔不绝的鼓吹着他的营销理论。甚至没有注意到莹玫已经准备起身离去了。“哎,你去哪?”部长大张着嘴,表现的十分诧异。“请问,这是传销对吗?”莹玫把自己的简历收拾好“我想,我并不适合这份工作”莹玫表明了自己的态度。“谁说不适合了?我说适合就适合,你不用走了,我们已经录用你了!”

        “不,我不想干,谢谢你们!”莹玫转身走到门口,发现门是锁着的。她知道一切都已经晚了。


        一排身材魁梧长相英俊的战士护送着一面崭新的国旗齐步走过天安门广场,金水桥被朝阳撒上了一层毛茸茸的黄色。国家领导人严肃的伫立在前门观礼台,参加了隆重的升旗仪式。素颜关掉电视。连着几天了,她不停的打莹玫的手机,发短信,却总是泥牛入海没有任何的回音。这是怎么了?是工作太忙还是换了号码还是?怎么连个报平安的信息都没有呢?一种不祥的预感袭上心头。


        连着又是三天时间,素颜打算去莹玫家里问问,看看她的这个好朋友有没有和家里联系过。开门的是莹玫的父亲,父亲的脸色显得很憔悴,“哦,小玫的同事啊,快请进”素颜进了莹玫的房间,和她的母亲打着招呼,莹玫的母亲是个精干的女人,个子不高,说话的语速很快,但是咬字清晰,很显然这是一个精明能干的女人。“阿姨,莹玫从走就没和家人联系过吗?”素颜问。“哎~开始还能联系上,她只是说要准备面试的事情,一切都好,可从前些天开始,就再没有消息了。电话短信都不回。真让人担心啊!”“先别担心太多了,再等等”素颜安慰着莹玫的父母。看的出,他们已经非常焦急。


        莹玫又回到了那个大家庭,兄弟姐妹们已经开始上课了。一个穿着衬衣的男子正在唾沫横飞的讲课,声音亢奋,表情夸张。他说的内容和刚才那个部长讲的大同小异。一种虚无的营销模式,一个快速成功的捷径。小黑板上密密麻麻的写了很多的数字,其中一个流程图呈现出“金字塔”结构。莹玫彻底明白了,这是一个非法传销组织,他们正在接受可怕的“洗脑”莹玫把自己的包拿在手中,开始收拾洗漱用品。“别收拾了,你走不了的!”一个兄弟不屑的对莹玫说。“别找不自在了,你的钱包还有手机身份证,公司会统一保管的。你乖乖上课吧”另一个兄弟不由分说把莹玫的包抢了过来。“你们……你们快还给我!我要回家!”莹玫的声音在拥挤的房间和空旷的楼道走廊里回响着。上课的人们仿佛被施了魔法,他们认真的做着笔记,不时传出的欢呼声,一次次的覆盖了莹玫的呼救。


        当素颜接到莹玫的电话时候,那是一个中午下班的路上。素颜看了看这个陌生的号码,是一个外地的固定电话。“喂,是素颜吗?我是莹玫……恩,我很好。告诉我的父母,我很好,请他们放心”“你在哪,为什么这么多天联系不上你?”素颜着急的问。“嘟,嘟”对方的电话突然挂断了。素颜没有多想,马上直奔莹玫家。家中,素颜看到莹玫的父母这几天又苍老了许多。父亲甚至连打招呼的力气都没有了。莹玫的母亲拿出了一个纸条,这是她最近接到莹玫电话的清单,上面记录着来电的时间,通话时间,以及来电号码。素颜把刚才的号码拿了出来和单子上的做了比较,发现这些号码基本上都是从一个地方打来的。“她在电话里都说什么了?”素颜问。“要钱,说是要交培训费,服装费,另外要打理一些关系”“要钱?”素颜疑惑的问。“是的,先要6000元,打到一个指定的帐号上”。“这不,钱都准备好了。”莹玫的妈妈无奈的摇着头。素颜告别莹玫的父母,回到家中。一切一切都像是个设计好的阴谋,她要帮助莹玫的父母解开这个谜团,同时帮助也是帮助莹玫这个涉世未深的姑娘。

        电脑的搜索引擎上输入了一行数字,这是莹玫打来的电话号码。很快,素颜锁定了号码所在地,这并不是她说的广州,而是广东近水。素颜开始继续在网上搜索关于近水市的一些新闻和消息。网页上除了说近水环境优美是广州市的后花园外,就是近水市的特产“走地鸡”。素颜继续在网上搜索,她发现伴随近水优美山水环境和美味最多的一条新闻就是,近水是两广附近非法传销最为猖獗活跃的地区之一。被解救出的被困人员的描述,让素颜的身上一阵阵的发冷。“失去联络,索要钱财,等等”难道,莹玫真的是被这样的组织控制住了吗?那些所谓的老鼠会就是现在莹玫进入的大公司吗?必须把莹玫救出来!

        近水市虽然不大,可也是有几个区百十万人口的地级市,要想找一个人,不啻于大海捞针。首先要缩小寻找的范围面积。先从这些电话开始查。素颜一遍又一遍的看着这些号码。知道了她目前在近水,那就问问当地的114查号台!素颜灵光闪现,对!114!通过问询,素颜在本子上记录了那些电话都是从一个叫双龙区的地方打来的,而且为当地的IC卡电话机。素颜对着电脑上的画面想,人生地不熟,就算是我们到了那里,却又能怎么样呢?总不能挨家挨户的问,一天天的等啊!需要有个熟悉当地环境的人来帮助我们。

        素颜想起了她和罐子的相识过程,两个原来互不相识的人怎么才能认识成为朋友呢?在信息时代发展的今天,网络一定可以在最短的时间拉近人与人之间的距离。他们就是网上认识最终走到一起的。对,继续在网上找答案,素颜已经很久没有进聊天室了,她登陆QQ,然后点击广东省近水市聊天室,她想这里应该会有近水当地的朋友在里面聊天吧。于是在对话框中素颜发出了邀请。“大家好,有近水市的朋友吗?”“你好,我是近水市的”一个网友回话过来。


        莹玫今天中午的伙食又是清水熬菜,她没有胃口。这段时间的遭遇让她变的无比消沉。我是个欲壑难填的人吗?我不过是追求自己想要的生活。丁小丽,张威,乃至现在的扬帆,这些人曾经都是我的朋友,现在却从我的世界中消失了,但他们给我的伤痛就像这南方小城的清晨,一切都是那么的清晰深刻。莹玫看着周围的兄弟姐妹。吃饭对于他们只是一个维持生命的手段而已,他们要的是认真听课,然后走出这间屋子去到外面的世界中搏击商海。莹玫饿了,她已经连着好几顿没吃东西,她的不配合举动,自然也引起了看管人的注意,别说是出去打个电话了,就连上卫生间都必须有人陪同。本来想要自由的莹玫,现在却被束缚在这十几平米的房间中,我要活下去!莹玫大口的把菜叶塞进嘴中。


        莹玫的父亲痛哭流涕,“他们会打她吗?他们会饿她吗”素颜从没见过一个父亲会如此的伤心。她不知道该如何劝导这个父亲,一定是连着多天的焦虑,加之今天从素颜的口中得知莹玫估计是被传销组织控制住了。顿时仿佛晴天霹雳,这个人算是跨掉了。莹玫的妈妈手心冰凉,一把拉住素颜,“咱们该怎么办?”“别急,咱们一起想办法!”素颜拿出了一张信纸。“阿姨,目前我已经查出莹玫在近水市的双龙区,另外昨天我通过网络帮您找到了一个当地的朋友,是个女孩子,名字叫芊芊,这是她的手机号码,她人很热情,愿意帮助我们找到莹玫,而且她在政府部门工作,一定可以帮到我们!”


        南下广州的火车徐徐开动,莹玫的亲人坐在车厢内。没有过多的话语,他们不知道今后的生活是什么样子。有一点是清楚的,如果没有了莹玫,那么这个家也就算完全的破碎了。

        就在前些天,莹玫也是坐着这趟列车离开了家,窗外的景色依然如昨。可亲人们的心情却要沉重的把着列车的车轮压碎了。

        接站的是一个穿着白色连衣裙的女子,身材高挑。“是素颜的朋友吧?”“恩,是,我们是”“欢迎你们,给你们介绍一下,这是我的老公”大家相互寒暄着,莹玫的妈妈感激的握着芊芊的手,“谢谢你愿意帮助我们,真的太感谢了!”

       晚饭上,莹玫的母亲知道了芊芊是在政府办工作,她的老公就是近水市公安局的,并询问了关于莹玫的一些基本情况。这下她的心情舒缓了许多。


        连续两天的排查,连续两天的等待。莹玫的亲人把她的相片发放到打击非法传销办公室每个人的手中,发到公安局经侦科的每个同志手中,双龙区,莹玫一定还在这里!


        这是一个普通的早上,近水市双龙区大湾街道上早早就有了行人,一些妇女在自家门前开始洗涮马桶,从里面的堂屋依稀能听到男主人的咒骂或者鼾声。莹玫的父母和当地工商局,公安局的同志们开始在这个地区布控。只要发现可疑人等,马上实施监控。

        中午十分,太阳已经爬的老高。大湾街道上的行人陆续少了起来。这是午休时间,当地人的生活非常安逸。莹玫的妈妈把手机拿在手中,“她告诉我,今天给我电话呢,问钱的事情”公安局的便衣和工商所的同志们,把重点放在了这条街道上,从号码上看,这个路段的磁卡电话就是莹玫所拨打过的。


        莹玫在一个男人的跟随下,从一条巷口走了出来。


        这个窝点被摧毁了,一个男子对着警察破口大骂,是你们毁了老子的前程!!

        一个女子披头散发的坐在地上,谁也听不清她在讲些什么?只是把前去拉她起来的人脸上抓出血痕。


        扬帆不知去向。


       莹玫把头扎进了母亲的怀中,这多天来,真的像梦一样,泪水互相交织在一起。


        莹玫的父母从家出来到成功营救,前后一共四天时间。莹玫坐上了北上的列车。以后的路还很长。一个在列车上卖小玩意儿的老人不知道穿越了几个车厢,走到莹玫面前说“小姑娘,到河南了,买个佛珠的手链保平安吧!”莹玫看着那紫檀木颜色的手链,那颜色厚重而沉稳,这多像她讲台的颜色啊!莹玫把钱递给了老人,对着窗外的天空,深深的呼了一口气。(全文完)

来自内部的暴力,保护我们抗拒外部的暴力。——斯蒂文斯 

个人微信账号:duoduoli25

微信公共账号:@gziduo

新浪微博:http://weibo.com/gzi

QQ:334646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