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原小说推荐虚拟社区

【言情小说阅读】穿越重生之残王毒妃

言情小说免费推荐2018-08-12 15:49:03



疼,火辣辣的疼。

后脑处像被人敲开了一个窟窿,有滚热的液体汩汩的往下流。

楚倾瑶艰难的睁开双眼,手下意识的向脑后摸去,“嘶……”口子还不小,估计要缝好几针。

“老爷你看,瑶儿醒了!”说话的是一名女子,声音很大,震得楚倾瑶的脑袋更疼了。

“哼!孽女,你就算是死了,我也要把你抬到炙王府去。”这次开口的是名男子。

楚倾瑶忍痛看过去,面前站着一男一女,皆是古装打扮。她当时就懵了,这是……在排电视剧?

不等她多想,就从外面跑进来一名下人,慌里慌张的大叫,“老爷夫人,不好了!二小姐听说大小姐不肯嫁,非要出去找太子。”

女子一听更加气恼,“玉儿去找太子干什么?瑶儿要嫁的人是炙王爷,关太子什么事?”

下人只好干脆着道,“二小姐说要去求太子……让她和大小姐共嫁一夫。”

“本相的脸都让你给丢尽了,孽女!”男子一指楚倾瑶,恨不得从未生过这个女儿。

“瑶儿,你还是乖乖的嫁进炙王府,怎么说那也是世袭的一品亲王妃。而玉儿是皇上亲点的太子妃,你们姐妹同时嫁进皇家,这可是天大的喜事。你要是惹恼了皇上,可是要连累我们整个楚家的。”女子目光锐利,嘴上却说得温柔。

说完又道,“老爷,你再好好劝劝瑶儿,我去拦住玉儿,别让她做出什么糊涂事来。”

“去吧!”男子挥手。

“孽女,我最后问你一遍,你嫁还是不嫁?”男子眼中带着怒意。那模样,恨不得吃了她。

见楚倾瑶不说话,他又道,“你若不嫁我现在就叫人打断你的腿,让你自生自灭。”

楚倾瑶闭了一下眼睛,又快速的睁开。

面无表情的的道,“我嫁。”若是不嫁,双腿残了也是死路一条。

男子怒哼一声,一甩衣袖大步向外走去。

屋子里一片安静,因为流了不少血,楚倾瑶觉得头晕晕的。她勉强扶着桌子站起来,脑子里闪过一些不属于她的记忆。

楚倾瑶,当朝宰相嫡长女,年方十六,母早亡。还好,与自己原来的名字一样,而前面的那一男一女正是自己的父亲与继母。

在她的记忆里,楚倾瑶倾心于当今的太子殿下。早在太子还是睿王时,皇上就为两人指了婚事。

今日,是睿王被皇上立为太子的大喜之日。

没想到太子却忽然向皇上求了一道旨意,改立继母所生的楚玉儿为太子妃,而楚倾瑶则被改赐给皇上瘫痪在床的十四弟轩辕炙为正妃。

整理了脑子里乱七八糟的记忆,楚倾瑶从床下找出一个漆黑的木盒,打开后发现里面全是疗伤的药物。看盒子的痕迹,好像从来就没被人打开过。

脑后的伤虽然痛,但她前世可是享誉国际的外科主刀医生,岂会被这点小儿科难倒。简单将伤口处理好,楚倾瑶认命的坐上床。

忍着后脑处剧烈的疼痛,她在屋里巡视了一圈,古香古色的雕花家具,让她的心彻底沉了下来,看来自己在原来的世界已经死了。

原主的记忆里,她是被楚玉儿推了一把,跌倒的时候后脑正好磕到了桌角。

楚玉儿,这笔帐我先记下了!

在床上呆了一会,肚子就饥肠辘辘的叫起来,她拖着虚弱的身子来到门口,用力推了推,发现门外已经落了锁。

一连喊了几声,都没有一点声音,她只好重新回到床上。

不知道过了多久,在迷迷糊糊之间,脑子里忽然闪过一排一排的药柜和药品架子。

她一惊,直接晕了过去。

楚倾瑶是被一阵喧闹声惊醒的,一睁眼就看到屋子里灯火通明,站了四五个丫环婆子。

“赶紧把大小姐拉起来,别误了吉时。”

看着两名身强体壮的婆子向床边走来,楚倾瑶瑟缩了一下,“你们想干什么?”

“大小姐,炙王府来人传话了,说今晚就要迎娶大小姐。”一名婆子上前一步。

“现在什么时辰了?”楚倾瑶向外看了一眼,黑咕隆咚的什么也看不到。

“回大小姐的话,亥时三刻。”

楚倾瑶蹙眉,她倒是听说过古人大多是在晚上拜堂成亲,可此时都要半夜了,是不是也太晚了点?

另一名婆子皮笑肉不笑的伸手来拉楚倾瑶,烛光将婆子的脸映得丑陋狰狞,凭添了几分诡异。

她不由一怒,“放手,我自己会走。”

“这可由不得大小姐。”婆子被她一喝,觉得在同伴面前没脸,伸手来推搡楚倾瑶。

“滚开!你是个什么东西?”楚倾瑶顺手拿起身侧的瓷器花瓶,对着婆子就砸了过去。

虽然睡了一觉恢复了些力气,可身体的原主已经一天没吃东西,手一软直接将花瓶砸到了婆子脸上,砸得她满脸开花。

“啊!大小姐杀人了。”婆子捂着脸大叫。

楚倾瑶没空理她,转身往前走。

没想到被另一名婆子拦住,“大小姐,赶紧换衣服,换完好上花轿,王府的人可是说了,要是误了吉时,可就别怪王爷抗旨不娶。”

楚倾瑶心生怒意,鬼才知道炙王爷是个什么玩艺,不愿意娶你就别娶啊,正好我也不愿意嫁!

看了一眼素白的嫁衣,由着婆子给自己套好,楚倾瑶佯装镇定的上了花轿,心里却把轩辕炙骂了个狗血喷头。

妈蛋,轩辕炙,你让我大半夜的穿件白衣服,是成亲还是奔丧?

“见过大小姐。”轿外来了一名如花似玉的女子,下人们全部跪下行礼。

女子嘲弄的视线落到楚倾瑶身上,啧啧说道,“楚倾瑶,你可真狼狈啊!想想也是,由原来的太子妃变成了一个废物的女人,我都替你难过。不过话又说回来,就你这个白痴样,哪里配得上太子殿下?简直就是赖蛤蟆想吃天鹅肉!”

楚倾瑶哪有心情搭理楚玉儿,淡淡的抬起头,“楚玉儿,你可以滚了!”

楚玉儿脸色一僵,伸手就向楚倾瑶打来,楚倾瑶将脸向前送了送,“打吧!正好让炙王看看楚相府的家教。”

楚倾瑶恼恨的收手,怒气冲冲的走了,“楚倾瑶,我等着替你收尸。”

轿帘落下的瞬间,楚倾瑶闭上双眼,她全身乏力又冷又饿,想趁着去炙王府的路上多休息一会。

忽然,她脑海里又浮现出了那些药柜和药品架子,满满的全是药,适用于各类病人。她一愣,现代化的医疗系统怎么会在这里?

昏迷之前看到的那一眼,她还以为是自己的幻觉。

然后她的手往前一伸,接着手上一沉,轻松的就拿到了一袋葡萄糖。

此时,轿子还未出相府,她借着外面的灯光看清手上的东西,差点惊叫起来。好在她及时捂住嘴巴,一直到轿子出了相府很远,她才将手上的葡萄糖袋子打开,嘴对嘴慢慢的喝起来。

她闭上眼睛,又试了几次,发现自己可以自由取放系统里面的东西。

这就是神秘组织新研究出来的医疗系统,里面有各种各样的药品和先进的医疗器械。有了系统在手,只要她能够从炙王府逃出去,就不愁活不下去。

将喝过的葡萄糖袋子扔进空间处理掉,楚倾瑶不免担心起来。从轩辕炙半夜娶亲来看,他根本无意娶她。她进了王府之后,日子也不可能好过。

如果可能,她真希望他能给她一封休书。好在他是废人,暂时不用担心自己会清白不保。

子时一刻,花轿正好停到炙王府门外。

送亲的人开始窃窃私语,“炙王府怎么大门紧闭啊?不是说让我们送大小姐来拜堂成亲吗?”

“是不是时辰未到?我们再等等。”

一行人在外面站了二刻钟,王府里一点动静也没有。楚倾瑶从黑暗中睁开双眸,沉静的道,“去个人敲门。”

初春的天气夜里极冷,外面的丫环一听立刻让人上去敲门。

敲了半天门,也不见有人应声。

楚倾瑶早就知道轩辕炙不愿意娶,却没想到他会如此刁难。你不想娶你找皇上啊!你难为我一个小女子算什么英雄?

因为喝了葡萄糖,身子恢复了一些体力,她揭开轿帘走下来。

“大小姐,你不能下轿。”丫环见她已经迈上了王府门前的台阶,赶紧阻止。

“闭嘴。”楚倾瑶呵斥。

相府就没一个好人,楚玉儿推倒她时,这个丫环就在旁边。事后能对自己不管不顾,也不是什么好东西。

至于送亲的其他人,一路上被冷风吹得满肚子火气,乐得楚倾瑶出丑,并没有一个人出言阻止她。

楚倾瑶走到大门前,深吸了口气,握手成拳咚咚咚用力捶打着门板。

“干什么?找死吗?深更半夜还让不让人睡觉了?”王府的大门吱呀一声被人从里面打开一条缝。

楚倾瑶实在压制不住心里的怒气,大声道,“你们王爷是在戏耍我们相府吗?新娘子都到了门外,你们整个王府却在睡觉?”

门丁一愣,上下打量了几眼楚倾瑶。冷声道,“王爷说你们误了吉时,亲事推迟到明日。”

妈蛋,楚倾瑶真想骂人!

不等楚倾瑶说话,丫环已经上前来幸灾乐祸的道,“大小姐,你就是再想嫁给王爷也不行啊!还是去轿上等着,等天亮之后你就是炙王妃了。”

“滚!”你哪只眼睛看到我想嫁给那个混蛋了?楚倾瑶不客气的拍掉丫环伸过来的手。

她在思考一个问题:轩辕炙今晚不让她进门,明天就能让她进?若是明天她依旧被挡在外面,那她是不是就可以不嫁了?

到时候她就可以逃出相府,去开始新的生活。可普天之下莫非王土,她又能逃到哪去?再说,逃跑就是抗旨,她就是有十个脑袋也不够砍。

既然医疗系统跟了过来,那她是不是可以为自己的命运赌上一把?她眉心紧蹙,对着门丁道,“你去告诉王爷,我能医治他的腿。”

门丁一愣,嘲讽的看过来,“你可知道你在说什么?”若是不能医治,就是死罪。

“若是耽误了王爷的大事,我看你有几个脑袋够砍!”楚倾瑶嘴上说得挺硬,其实心里却在打鼓。

为今之计,只有先进了王府见到轩辕炙再说。有医疗系统在,她也有了一丝底气。



结束

1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我看见一个黑影,一闪而过,就没有了。”林宛白终于说出了自己看到了什么,其实也不过是一个黑影,万一只是一只逃窜而过的野猫呢?其实那一刻,林宛白真的没想到那么多,要知道,今天一个晚上,实在是被楚王爷吓坏了,这一路走回来的时候,林宛白都是频频的回头,就是生怕一回头就看见了楚王爷跟了上来,或者就是一下子,楚王爷就反悔了。“黑影。哪里有?哪里有黑影?”若霜回头看了看,左看看,右看看,哪里有什么林宛白嘴上说的那个黑影啊,这什么都没有,门外是空荡荡的道路,一个影子都没有看见。而就是因为这样什么都看不见,一切又显得十分的诡异了,起风了,这风呼呼的吹着,好像是在说着什么故事一样,诉说着那些无法被改变的事情和无奈的伤情故事。“没看见,就算了,可能真的是我眼花了,也可能不过是一直路过的野猫吧。”林宛白这样的安慰自己,只是因为想要说服自己的内心,以至于最后不会继续胡思乱想。“可能吧,我们进去吧,这天色已近是很晚了,小姐也该休息了,这外面风大,实在是呆久了不好,容易感染风寒。”若霜想着,既然站在这门口,林宛白会胡思乱想,不如就尽快的回到屋子里,里面有明亮的光线,一切都会好很多,不会这样看到什么所谓的黑色影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