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原小说推荐虚拟社区

〖奇幻穿越励志小说连载〗魏都群侠传[20]

福泽五洲2019-11-02 06:17:57

点击标题下「福泽五洲」可快速关注



〖奇幻穿越励志小说连载〗魏都群侠传[19]


以下内容,与以上蓝字链接内容衔接。



        玉娇龙一声令下,两条长龙杀声震天,滚滚向前。正在此时,忽然一彪人马一字排开拦住去路,当前一人身材高大,皂袍披身,脚蹬虎头靴,手持一根熟铜大棍;脸上看:长脸,细眉,眼不大。最显眼的是头发中分,那分头道儿:白亮!好似一条深沟。正是中分神通……杨戾军!

        杨戾军率人马拦住去路,高声喝喊:“对面人马,且慢近前,有本事来个单打独斗!”。玉娇龙喝住人马,两军对垒。这一边只听有人高喊:“杨戾军是你呀,好大的胆子,不顾及同门之情,胳膊肘儿往外拐,看我教训与你!”。众人一看不是旁人,正是玉润美女时醇梨。那玉润美女虽娇小可人,却脾气急躁,加上杀红了眼,一眼认出杨戾军,分头道儿太显眼了!于是气不打一处来,飞身形就要跳到当场。

        时美女快,有比她更快的,只见一人撒开飞毛腿,拖一条大棒,早已来到当场。众人一看,不是旁人,正事小英雄小虎。那小虎初出茅庐不怕虎,本与海滨李并肩作战,怎奈两旁盾牌护身,无有用武之地,一看有人手持大棍挑战,顿时按耐不住。海滨李一个没拉住,跑到阵前,边跑边喊:“阿姨姐姐且慢,待俺来收拾与他!”。


        杨戾军刚叫完阵,就见一个小孩手拖镔铁大棍,来到阵前,不由一愣:“娃娃,你是谁,报上名来。两军阵前,可不是闹着玩的,赶紧回家找人玩去!”,小虎道:“大个子,不要小瞧人,让我看看你的棍子是不是木头做的。”众人一听,不由哈哈大笑,滨海李偷眼看看玉娇龙,只见她面露微笑,这才放心。为啥?做娘的还不着急,旁人急个什么,这也说明小虎有那实力,不然玉娇龙早急了。

        不说众人是否担心,再看阵前,杨戾军气的七窍生烟:“小娃娃口气太大,非教训教训不可,”说道:“娃娃,我与你交手,传了出去,恐被江湖耻笑。咱这样,我接你三棍,如若我倒退一步,算我输。俺输了退出疆场,两不相帮。你输了呢?”

        “俺拜你为师,怎样?”

        “好样的,娃娃,我喜欢!来吧”

        杨戾军站在当场,众人无不为小虎暗捏一把汗:一个小小年纪,初出茅庐;一个久经江湖,经验老到。这第一阵可输不起呀!

        再看小虎,后退几步,把腰带紧几紧,双膀摇几摇,手攥镔铁大棍,装模做样:“好!小心了,第一棍!”,只见他紧跑几步,一个旱地拔葱“嗡”的一声泰山压顶直砸下来,耳听“咣”的一声,只见火花四溅,杨戾军纹丝不动。


         书中暗表,小英雄小虎并非莽汉一个,他知道对方不好对付,就来了个装疯卖傻,计骗杨戾军。好,你不是夸海口,三棍定输赢吗,我就来个诈败计,让你有苦说不出!

         小英雄一棍下去,只用了七成力道,口中大叫:“哎呀,厉害,第二棍来了”,话音刚落“咣”又一棍,小虎装模作样:“哎呀,太厉害了,我的手呀”,是满嘴呲牙,把棍往地上一丟,双臂乱晃。

        中分神通杨戾军接了两棍,不由暗笑:到底是小娃娃呀,黄毛未退,乳臭未干,能有多大劲。第一棍还算行,有点力道,这第二棍不值一提。想到此杨戾军不由喊道:“娃娃,最后一下,来吧”。“好嘞”小英雄应道,心说话:老小子,这一下我让你吃不了兜着走!

        只见小英雄气沉丹田两臂一抖,后退几步,一纵身,又一个泰山压顶,口中喊道:着家伙!“呼”的一声。杨戾军心中正在暗自高兴,忽见大棍砸来,毕竟是个老江湖,立感不对,心中暗叫“不好”赶忙运功提劲,可为时已晚,就听“咣”的一声巨响。再看中分神通一个站立不稳,噔蹬蹬后退几步“扑通”一声坐在地上!

        哎呀!杨戾军那个气呀,只感觉双臂发麻,脑袋发胀,胸口气血翻腾:上当了!刚想提棍拼命,只听滨海李高喊:“杨戾军,大丈夫一言既出,驷马难追。这个小娃娃乃玉娇龙之后,无数英雄败于他的棍下,你不丢人!”。杨利君一听愣在当场,知道滨海李给他台阶下,是进不是,退不是:谁让自己拖大,以貌取人,唉!只见杨戾军手一抬高声叫道:儿郎听令闪出一条道路,咱两不相帮!“哗”的一声,对面让出一条大道。海滨李手一招:冲!两条长龙是冲杀过去!

        二龙出水阵随即变幻阵容,刹那间转为三才阵,三路人马直向阵中杀来,直杀得人仰马翻,天昏地暗。

        再说三七等一干豪侠从北门杀入,直取阵胆。一路上所向披靡,所遇尽是散兵游勇。大队人马正行进间,忽见前喊杀声一片,接着,便看到阵前兵丁纷纷往后败退,三七手搭凉棚,闪目观瞧,但见一人,身材中等,手持一把七星单刀,径直杀将过来,再细看,此人招数有些面熟,往脸上看,此人目字脸,一字眉,单凤眼,狮子口,满面杀气势不可挡。再细看,这不是他吗?

        眼见三七观而不语,李暴君早飞按奈不住,挺身而出,手捻一张牌就要出手,无意中多看一眼,连忙收势,也叫到,怎会是他!

        来者是谁?书中暗表,来者正是赛石迁陈红钞。这陈红钞平日话语不多,实则心事极重,自同意与樊雁桅共谋翟秀戎后,就一直深藏不露,前几日,樊雁桅败于张跃鲤,他心中已是不服,怎奈碍于同窗情面,不得不出面劝解,樊雁桅让出寨主之位,自己仅排在第三,更让他如绠在喉,今日恰逢玉娇龙破阵,其心中更是有气无处撒,索性大开杀戒,见人就砍,完全不顾大侠身份。

        李暴君乃性性中人,见是同门兄弟,当即喝退众兵丁,只身上前说道:“面前莫不是红钞贤弟!”阵红钞怒气未消,冷笑一声:“是又如何?你若胜得我手中刀,你等便过去,若不然,休怪某手下无情!”此话不讲便罢,话一出口,早已惹得百变牌王不奈烦,李暴君随即双手抱拳,笑道:“既如此,为兄得罪了!”言罢,抽出一叠牌丢出,这牌既出,分上中下三路袭来,好个赛石迁,但见他单刀一划,击落中路铁牌一张,紧接看,头稍稍一偏,张口咬住铁牌一张,再一个跃子翻身躲过下路铁牌,怎奈李暴君铁牌一出并非三张,更有指缝中一牌正射向陈红钞面门,陈红钞翻瞬间此牌己出,正中陈红钞脚掌,陈红钞当即翻身摔倒,想到刚才自己的夸口,当即翻身施礼:“小弟服了!”

        众侠没功夫恋战,当即丢下陈红紗,往前杀去。眼见阵胆已在眼前,忽见敌阵猛然退去,刹那间竞不见人迹,众人再往上看,但见阵胆之上,一人面戴鬼脸,手执绿旗岿然不动,颌下一柄绿柄剑横在其咽喉,身旁一人握剑在手横眉冷对,这不是鹰城阿么?他怎么此时出现?


        原来,这鹰城身陷坑中已有数日,奇遇洞窟,无意间得知身世,发誓要光耀门楣,对佛经祖谱全然不顾,只是全力以赴按书中所示苦练武艺,功夫亲倍增,转眼五日过去,怀中羊肉已尽,无奈之中,双手攀壁,已到坑边,再双脚一跃,竟然轻松出坑,那坑距阵胆不远,此时,樊雁桅正全力调动人马布阵御敌,完全没有料到阿的到来。鹰城阿一见鬼面侠,气就不打一处来,心想:好你个鬼面侠,害得俺失魂落魄,今天定不容你!想罢飞身上前将绿柄剑架在樊雁桅脖胫之上,那樊雁桅促不及防,只好来手就范。

        当下,大阵己破,早有喽啰飞报寨主张跃鲤。张跃鲤何等聪明,当即命人绑了中分,铁面,赛石迁,向众侠请罪,秀戎无敌也欣然现身说明事情原由,众侠皆知樊杨陈等并无害人之心,也都不再追究。随后,由张跃鲤作东,在水寨之上大罢晏席,共祝同窗有缘小聚。

        酒过三巡,玉娇龙詹拿悄悄告诉张跃鲤:”师姐本无心江湖,怎恩师崔文武之命不能不从,如今,众同窗团聚正毕,师姐理当告辞。为不挠大家雅兴,姐当先走一步!”言讫,手牵小虎悄然离席。

        酒席之上,大浪三七带领众侠直取阵胆,破得大阵,众弟兄无不举一怀祝贺,浪三七来者不拒,没多久,己是步履蹒跚,但他心志依然清晣,口中嚷道:”诸位,小弟此功无足挂齿,破阵全靠玉娇龙用兵有方!况且,吾曾说要到尧山拜会詹女侠,时至今日,也未曾拜会,尚欠詹师姐一个人情,借此机会特向师姐至歉!”

        但前后左右四顾,未见詹氏身影。张跃鲤道”师姐家中事繁,已先走一步。”浪三七哪里肯依,说道:”尧山距白龟湖不远,吾当见师姐当面到歉!”言罢踉踉跄跄走出水寨,要得一叶小舟,向尧山方向追去。请看下回,浪三七大战郑笑长,俏阿童喝趴常醉生。


照片依次为:赵志远、李海彬、阿卫国


欲知详情,请君追寻本连载品阅


原创首发·作者授权·福泽五洲·独家发布


原创纯文学新媒体欢迎您投稿
散文.诗歌.小说.评论.朗诵.情怀

 主 编:绿  茵 
 

声明


本文系福泽五洲文化传媒原创首发

插图系本文作者提供

原创文章不授权任何平台白名单


严正申明:任何平台私转本文,必须原版转载以上内容,否则,视为侵权(包括百度)。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福泽五洲立场。本文系作者授权,福泽五洲发布。


-END-

友 情 赞 赏

长按二维码3秒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