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原小说推荐虚拟社区

【玄幻】神的传说:神皇萧殒,意外重生,修无上功法,从此天上地下,唯吾独尊!

掌阅小说汇2018-10-22 13:25:42


半夜,雷电交加,倾盆大雨未曾停歇过,萧陨偷偷跑了出来,按照自己的记忆,寻找到了一座小山顶峰上。

萧陨席地而坐,他看了看天际上恐怖的雷霆,面色有些凝重。

今天,他与萧廷手底下两条恶狗对战,可是肉体实在太过孱弱,施展武学《惊鸿游龙步》与《裂风爪》时,他明显感觉到自己肉体快要被真气给撑爆了。

因此,在收拾两人之后,萧陨全身酸痛,这时他知道自己必须强化自己的身体,思来想去,他打算选用玄阶武学《玄雷体》。

大陆之上,功法武学功法天地玄黄四大阶,每阶又分十品,这玄雷体就是玄阶八品的锻体武学。

前世的萧殒肉体在锻炼到了一定程度就是放弃了肉体的淬炼,毕竟大多数武者将练气当为首要,因此,更高的锻体武学他没有,而这玄雷体就是他目前最强大高深的锻体武学。

轰!

一道惊雷炸响,萧陨当即不再多想,集中注意力,运转玄雷体法诀,只见他的体表散发出一阵蝉翼般的真气薄膜,玄奥异常。

与此同时,天空雷霆开始集中,片刻之后,竟是形成一片雷海,万千雷霆齐聚一处,噼里啪啦作响着,上面气息四溢,霸道雄浑,摄人心魄。

“啪!”

一道雷霆发出震天响声,而后朝着萧陨劈来,萧陨不理,硬是接受着这道雷霆的袭击。

“啊~”

雷霆入体,萧陨感觉全身细胞经络被一种狂霸的力量以摧枯拉朽之力摧毁着,一股撕心裂肺的痛楚涌上心头。

瞬间,萧陨忍不住吼叫起来,他面庞扭曲狰狞,衣袍尽皆化作齑粉,露出皮开肉绽的上身。他的毛发全部炸起,猛地看去像是刺猬一样。

这一切都出乎他的意料,或者说,他有些高估了今世身体强度,这具身体实在是太过孱弱,若不是他有特殊手段,顷刻之间,就已毙命。

此时无论是前世的冥昊,还是今世的萧殒,都是未曾尝到如此巨大的痛楚,原本一个精神抖擞的少年,眼下却是气息萎靡,伤痕累累。

“想要打倒我,哪有这般容易,《噬天诀》给我转,转!!”

萧陨仰天咆哮,脸上犹如小蛇般的青筋,显得那么突出显眼。

咆哮的同时,天地灵气陡然暴动起来,与此同时,萧殒身上爆发出一股可怕的吸力,顿时周围百里灵气蜂拥而来,最终钻进他的体内。

刹那间,那灵气化作黑色气体在纵横交错的骨骼经络中,游走着,所过之处,本是损坏的经脉再次复原,而且比之以往更是强盛。

很快,那些正在肆意破坏的雷霆,被这黑色气体所侵蚀,张牙舞爪地它们像是乖孩子一样,被这些黑气引领着,进而涌向丹田气海,逐渐被同化,形成精纯的真气。

《噬天诀》乃是萧陨前世一次偶然机会得到的武学,可是要求极为怪异,修炼者必须是刚刚打开第三冥域之门,而且凡是兼修过其他功法,必须全部废弃,换言之,就是自毁修为,重新修炼。

那时的主角刚刚进入通神期,实力已是到了一个高度,怎可舍得废弃修为,来修炼这不知名的功法。

因此,此次重生,这《噬天诀》无疑是最好的选择。

不得不说《噬天诀》和它名字一般,连天都可吞噬,也许有些夸张,但它的吞噬能力确实吓人。

没多时,萧殒身体渐渐恢复了气力,虽然外表显得异常狼狈,但是却显得更加精神。

萧陨睁开双眼,暗叹噬天诀的强大,与此同时,他暗察身体,发现自己每个细胞,都是井然有序地跳动着,每寸肌肉都在取代着软肉。

第一道雷霆就取得了如此效果,萧陨欣喜不已。当即萧陨打算继续引发雷霆,继续淬体。

所谓成事在人,谋事在天,若是身体恢复了,然而雷霆若是没了,自己又能如何。

“轰隆隆。”

萧殒闭上双目,心中默念法诀。

“天地雷电,聚集我身,吾乃雷神,掌握雷霆。”

念完之际,天空之上,一道水蛇般雷电又是劈下,落在了萧殒身上。

也许天意弄人吧,这道雷霆的力量比之先前,更加狂霸,绕是先前经历过一道雷电,此时也忍不住再次吼叫。

雷霆无情地摧毁着萧殒的身体意志,原本就是满身鲜血的萧殒在这雷霆袭击后,全身上下更是血肉模糊,让人见之,心惊肉跳。

这雷霆虽是厉害,萧殒也是痛苦万分,不过他还是咬紧牙关,凭借顽强的意志,最终将其克服,让它成为强大的力量用来淬炼他的身体。

“洞洞!”

萧殒又如先前,用噬天诀恢复元气,尔后进行雷霆淬体。

反反复复,周而复始,他的气息越来越雄厚,而他肉体强度也在不断增强。

“砰!”

当最后一道雷霆即将降临萧陨身上之时,萧陨骤然张开双眼,双手伸出,一股可怕的吞噬之力喷涌而出,瞬间形成一个可怕的黑洞,硬生生将那雷霆尽数吞噬。

顷刻之间,萧陨全身肌肉膨胀,一股可怕力量正在他体内乱窜,他忍不出仰天长啸,双掌紧握,一股狂霸的力量陡然喷涌,其气至强,其势如虎,摧枯拉朽之力瞬间摧毁周围的一切。

在此之后,萧殒缓缓闭上了双眼,原本如龙似虎的气死,生气渐渐偃旗息鼓,回归平常。

此刻他的脸色犹如死人一般,异常难看,洁白的上身血肉模糊,看的让人心惊胆战。

忽地,只见他双手掐念,而后周围的天地灵气再度暴动起来,不断涌进他体内,渐渐地,其身上的吸力太过恐怖,竟然在他身后形成了一大漩涡。

而在这番大力吸取灵气,萧陨先前萎靡的气息,逐渐强横起来,他身上血肉模糊之地,也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快速愈合。

时间犹如白驹过隙一般悄然流逝,这时外界风雨雷电已经停歇,消散。

约莫一炷香后,萧殒渐渐睁开双眼。

“终于成功了。”萧殒仰望璀璨的星空,喃喃自语道,

这时的萧陨全身肌肉林立,皮肉完好无损,而在他的丹田内有着黑色气海,荡漾着一股磅礴真气。

他的气息超越了以往,强横的可怕。

萧陨握紧双拳,感受到上面的强横力量,他忍不住想要试试它威力如何。

咻!

只见萧殒犹如离弦之箭,速度奇快无比,他来到一块硕大石头前,一拳砸出,拳上没有半点真气波动,这也就是说这一拳全凭气力!!

“咚!”

拳至大石上,顿时大石迅速龟裂,没多时,砰的一声,四分五裂,碎屑飞舞,迸射四方。

“好强悍的肉身。”萧陨握着双拳,感受着其中磅礴悍人的力量,心中一阵狂野,喃喃道。

....

当天空泛起白肚皮时,萧陨也是悄然回答家中,此时萧赞躺在床上,脸色惨白,气若游丝,让人担心。

萧陨望着床上的爷爷,内心一阵悲愤,他现在恨不得前往萧家把萧廷那个狗杂碎撕成碎片,可是对方身居萧家,自己如何能够下手。

若是他的实力还是通神境界,自然不会畏惧萧家,可是他叫萧陨,一个山旮旯的小子,想要走到那一步,需要时间!

萧陨握了握拳头,为自己的弱小而感到不甘,为萧赞的受伤感到无能!

许久,萧陨方才平复心情,他走到萧赞身前,将自己的真气度入他的体内,而在这股真气帮助下,萧赞苍白的脸面渐渐有些红润起来。

“想要救治好爷爷,不得不进城买些药材了。”萧陨喃喃道。

“看来得麻烦胡图帮我照看爷爷了。”想起那个与自己要好的乡村小伙子,萧陨露出了开心的微笑,那人是他最好,最亲近的兄弟。

萧陨走出房门,从水井里打些水来,正欲洗脸时,他发现平静的水面荡起了波纹,随即一道粗犷的声音传了过来。

“陨哥,陨哥。

萧陨视线扫去,只见映入眼帘的是一个,十四五岁的少年,不过此人体型肥硕,面门圆满,一双眼睛若不细看,完全可以忽略。

此时,他正奔跑着,同时地面在震动着。

萧陨望着这座庞然大物,不由目瞪口呆,心惊肉跳,这丫的,能不能温柔点!

原来此刻胡图跑进萧陨家,由于他的体型太胖,硬是被门卡住了,这厮力气不小,挣脱之下,竟然把把萧陨家的门都给摧毁了。

然而,他是出来了,可是由于重心不稳,摔了个跟头,又因前冲力度太大,整个人化作一颗雪球,向着萧陨滚滚而来。

“我的妈呀!”望着如此大,正在滚来的肉球,即使牛逼哄哄的冥王卫队长此时也是心惊肉跳,惊恐不已啊。

肉球气势汹汹而来,临近之时,萧殒惊恐之下,忍不住一脚踢了出去,只听咻的一声飞向天空。

在飞出同时,一道怒骂声传了出来:妈的,萧陨你阴我。

萧陨遥望着飞射出去的胡图,不禁在想,若是这落到地面上,估计得有个窟窿吧。

然而,萧陨的话刚一落地,顿时听到轰隆一声,地面都是抖了一抖,一股青烟往天上飘,四处都是鸡飞狗跳。

老天,你也太给力了吧!!

终于,费尽千辛万苦之后,胡图终于来到了萧陨的身前,萧陨还未开口,胡图撅着嘴,就是发起了牢骚,“哥,你家门怎么那么小,妈的,每次进来都这么费事,下次你可要改改啊。”

萧陨闻言,一头黑线,内心气愤,你丫的,你到谁家,门也没有这么宽的。

萧陨还想说些什么呢,胡图又是嚷嚷道:“你丫刚才踢我干嘛,你小子太不仗义了吧,妈蛋,竟然踢我这么帅的帅哥,小心我的那些粉丝不会放过你。”

“汪汪。”

胡图话音刚落,就响起了一声狗叫,二人低头一看,只见一条狼狗正在龇牙咧嘴着。

萧殒错愕地看着胡图。

我去,这胖子这么厉害,竟然把我家的狗狗都给征服了。

萧陨不假思索地道:“胖子老实交代,有没有对我家狗狗做不轨之事。怎么它这么配合。”

“哼,我这么帅的人,人畜通杀,别说你家狗了,就是你家鸡也得被我征服图,再者,它是公的,我想不轨也不成啊。”胡图怒骂道。

望着胡图自恋的模样,萧陨忍不住,转过头去,强忍着胃里的东西吐出来,就在萧陨内心大骂胡图时,突然听到了水哗哗的声音,他转身一看,却发现胡图满脸水珠。

萧陨不禁在想,这胡图真是厉害啊,不过片刻时间,也不至于弄得满脸都是汗水,像是水洗一样,看来肥胖是种罪啊。

更为可怕的是,自己的狗狗怎么口吐白沫,摊到在地啊。

狗狗哀怨的眼神望着萧殒,它多么想对萧殒说:“大哥,你家兄弟太能自恋来了,老子刚才龇牙咧嘴,是因为屋檐上,我猫妹妹被喜鹊调戏了,我只是警告它一下,呜呜,我死的太冤了,呜呼,我死了。”

萧陨不理狗狗,哼,竟然跟了胖子,背叛了我。

想到这里,萧殒一脚就把它踢到一边。

“你找我干啥啊。”

萧殒冷问一声,而后将胡图推到一边,双手向脸盆里伸去,然而当他看见脸盆时,整张脸变得异常铁青。

只见那盆清澈的井水,眼下却是成了乌黑的墨汁。

敢情这是胡图的脸上的脏物啊,难怪一眨眼的功夫,变得这么干净。

萧殒转过身来,眼睛直勾勾地看着胡图,后者顿时如坠冰窟,不禁双臂抱胸,口中呼着:不要啊,不要嘛。

可是现实太过残酷。

“啊~”

胡图杀猪般的声音响彻全村,整人又是飞出院外,这次引起了天大动静,只见全村人人拿包拉物往村外跑去,不过人人心中都有着一个念头:这百十年来都是未曾见过的地震,怎地在今日发生了。

翌日。

清晨。

萧陨将爷爷萧赞交给胡图后,就一路西进,约莫一刻钟的功夫,他就来到了天郡城。

此时,天郡城内,人山人海,嘈杂的声音,连绵不绝,萧殒穿越川流不息的人群

最终来到了一家药铺,用银子买下了一些药材,而后朝城门走去。

此起彼伏的吆喝声,倒也让萧殒来了兴趣,眼睛开始不时地在两旁的摊位上扫射了起来。

没多时。

“恩?法器!”

萧陨站在某处摊位旁,目光骤然变得火热起来。

这摊位上有着一件不起眼的石剑吊坠!

虽然本该有的光华随着时间流逝而去,但是萧陨身为冥王的卫队长,见识超人,自然能够一眼辨认出。

眼前这石剑吊坠就是一件法器,使用之后,小可削铁如泥,大可劈山断河,绝对是不少武者心中渴望之物。

心念电转之后,萧殒不由暗叹运气实在太好了,刚进城没多久便是碰上了这等好事。

不过他却不敢表现的太过急切,对于商人来说,他们的眼睛都是久经磨练,锐利的很,若是你脸上稍有一丝急色,那么再便宜的东西也会翻倍,萧殒久经人世,岂会不知?

萧陨施施然地走了过去,漫不经心地拿起那吊坠,道:“你这小玩意,怎么卖啊。”

摊主是个中年胖子,望见萧陨一身粗布麻衣,还是个少年,当即心中瞧不起他,于是随便说了一句,“三文钱。”

语气之中似有不耐。

萧陨闻言,脸上冷漠不由浓郁了几分,心中更是冷笑。

这摊主的心思哪里逃得过萧殒的眼睛,若是搁在以往的萧殒身上,此时已是面带怒气甚至大打出手,不过此一时彼一时,萧殒的身体在被冥昊接替后,心里有着高傲,这种世间小人,他懒得理会。

萧殒从怀里拿出一两银子递给了摊主。

摊主见到那锃亮的白银,心里又惊又懊悔,他惊的是眼前这个其貌不扬,粗布麻衣的少年竟然能够拿出一两银子,懊悔的则是先前没有将价格抬高一些。

可是话已出口,想要悔改,那么自己就丢死人了,无奈之下,摊主不情愿地将钱找给了萧殒,旋即又是变得热情起来,“这位小哥且慢,我这还有许多比那吊坠更好的东西,你要不要看看?”

“不用了。”萧殒一口回绝道,他要的是法器,而不是世俗之物。

“看看嘛,真有好东西...”

萧陨懒得跟他瞎掰,拿了找回来的钱,就径直往城外赶去。只留下摊主叫嚣的声音:“妈的,这么有钱,却穿的如此破烂,有钱人是不是都爱没事找事啊。”

摊主的话自然传入听力极好的萧殒耳中,对此,他不由苦涩一笑,他哪里是什么有钱人,他只有二两银子,而且还是在教训萧洪等人后从他那‘讨要’来的。

萧殒偶得法器,心中欢喜地走在人群中,忽地,他停下了脚步,刚才他感受到有股杀气,锁定了自己。

对此,萧陨心照不宣,眼中精芒闪烁,旋即淡然一笑,而后依旧施施然地走着。

没多时,萧殒左拐右拐之下,就来到了一个长巷中,这里无人,异常寂静。

萧陨驻足,转身轻笑道:“阁下可以出来了。”

萧陨话音刚落,一道声音不知从何处传递了过来。

“萧少爷果然聪明!”

声音一落,一道身影便是闪掠而至。

来人一身黑衣,身材瘦削,他头戴斗篷,看不清脸面,显得有些神秘。

不过从他一身凌厉的气势,毒蛇般毒辣精准的眼睛上,不难看出,此人绝对是个危险难缠的对手。

萧陨笑道:“想来你是萧廷派来的吧。”

黑衣人道:“是的,萧廷公子出价五百两,让我要了你的命!”

“五百两?呵呵,萧廷倒是挺看得起我的,出价这么高。”萧陨笑了笑,继续道:“我劝阁下早早离去,不然你会赔上自己的命的。”

“萧公子好大的口气,我倒要看看你有什么本事。”

黑衣人冷哼一声,脚掌踏地,顿时整个人鬼魅般地消失,当他再次出现时已是出现在萧陨身前。

咻!

黑衣人手上多出了一把匕首,黑色的刀面闪烁着森冷的光芒,它划破空气朝着萧陨喉咙割去。

刷!

萧陨的喉咙被匕首割断,可是却并没有血迹出现,而且在中刀之后,瞬间消散。

“残影!!”

黑衣人见状,瞳孔骤然一缩,心中大骇,作为杀手,速度必须要快,他自认为同辈之中,鲜有人能够超越自己,可是即便如此,他也不曾做到实质般的残影停留片刻。

他的眼中充满了难以置信!

就在此时。

“不好!”黑衣人暗道不妙,随即他持着匕首回身刺去。

“铛!”

一柄漆黑如墨的长剑与匕首相遇,顿时一道刺耳的金属碰撞声响彻开来。

“什么!?”

望着那以泰山压顶之势逼迫而来的长剑,黑衣人面露惊色。

之后没多时,那长剑以强横的姿态,竟是硬生生地将匕首震飞,而后余威不减地从黑衣人的左肩劈下,霸道无匹的攻势,瞬间将其撕成两半。

“噗嗤!”

黑衣人一分为二,大片鲜血犹如喷泉一般冲上天空,形成雾雨降落了下来。

萧陨眼神冷漠地看着眼前的这一切,随后他目光聚集一处,手中长剑,快如电光,瞬间便是将这黑衣人的空间戒连带着手指砍了下来。

而后他身法施展,几个闪掠便是消失在原地。

不多时,萧陨重新回到城内,就在他准备出了城门时,

忽地,他听到城门外竟有打斗的声音。

可是旁人却是感知不到。

这一切的异同,都是源于萧陨听力过人,但凡百里之遥的动静,他都能听得见,因而他断定五十里处定然有人打斗。

萧陨走出城外,而后施展惊鸿游龙步,快速地冲向打斗之处。

约莫半盏茶的功夫,萧陨来到了这里,他飞身上了一棵大树上,借助茂密的枝叶隐藏身形。

他向下看去。

只见下方一黑衣蒙面人与一名英俊少年正在打斗。

二人战斗格外激烈,周围树木断裂,地面狼藉,每对碰一击,都有强大的气流奔袭四方

“这是什么人,竟然敢杀萧廷。”望着那锦衣少年,萧陨思忖着。

这锦衣少年就是萧殒的死敌,萧家有数天才中的萧廷。

可是让人没想到的是,作为萧家有数的天才之一的萧廷,竟然有人不怕萧家的袭杀,胆敢要杀他。

对此,萧殒虽然疑惑,却并未放在心上,眼下,他最关心的是如何杀掉萧廷。

今天无疑是杀萧廷的绝好机会,原本萧殒还怕萧廷龟缩天郡城中,他没有办法动手,而今萧廷却是自己跑了出来,如此天赐良机,他怎可放过。

然而,萧陨却没有着急动手,他在等待,等待那个黑衣蒙面人耗干萧廷的体力真气,自己以逸待劳,将其杀之。

“呵呵,萧廷啊萧廷,看来老天都让你活不过今天啊。”萧殒冷笑道。

就在此时,下方的战斗已是进入白热化阶段。

萧廷不愧是萧家天才,一把青云剑使的龙飞凤舞,真气滚滚,气势如虹。

“清风剑诀!”

萧廷脚掌踏地,整个人弹跳而起,随即他的身上爆发出强烈的气势,黑发狂舞,衣袍无风自动,猎猎作响。

他挥剑斩下,顿时一道可怕的剑气倾斜而下。

刹那间,狂风大作,空气炸裂,剑气快若电光,宛若匹练一般,对着黑衣蒙面人径直掠去。

黑衣蒙面人见状,瞳孔缩了缩,神色微变,随即手中长剑一震,顿时响起一阵清灵的剑吟。

“哼。”黑衣人怒哼一声,随即长剑舞动,顿时一团如火的真气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蔓延整个剑体。

“火龙吟。”

黑衣人怒喝一声,随即犹如蛟龙出海一般,整个人旋转至上空,陡然间天地灵气暴动起来。

“你是城主府的人!”萧廷望着那正在施展可怕武学的黑衣人,脸色先是一惊,随即阴沉道。

火龙吟,这是城主大人的成名绝学,这人到底与城主什么关系,难道说萧家的计划,被他识破了?

萧廷思忖之时,黑衣人已经蓄势完毕。

只见他怒目圆睁,长剑一挥,一道更为强大的剑气脱剑而去,形成巨大的火龙,带着如龙似虎的啸声,对着萧廷的剑气,暴掠而去。

“咚!”

火龙张牙舞爪与剑气悍然相撞,顿时惊天巨响响彻而出,随即一股可怕的能量风暴瞬间形成,向着四周扩散开来。

地面崩塌,树木爆裂,滚滚尘烟瞬间形成。

只见那火龙碾爆剑气之后,变得极为虚幻,然而它却带着冲劲,撞击在了萧廷身上。

火龙临身,萧廷衣袍鼓动,身上陡然出万丈金光,硬生生地将火龙震碎,而他自己也被火龙的冲击向后退去一些。

“哈哈~”

萧廷狂笑起来,他戏虐地看着黑衣蒙面人,道:“怎么样?是不是很意外啊,你的火龙吟确实强悍,可是本少拥有金甲,你如何杀的了我。”

“金甲!”树上的萧陨闻言,神色一动,金甲是萧家罕见的法宝,品阶在凡兵与法器之间,防御力十分惊人。

不过萧陨并不担心,因为他的法器剑可以刺破金甲,照样杀了他。

蒙面人当机立断,立即纵身一跃而起选择逃走,拥有金甲的萧廷,想要杀他实在太难了,而且继续缠斗下去,对他有害无益。

“哪里逃?”萧廷怒喝一声,长剑一舞,顿时剑气再度飞速,蒙面人施展火龙吟后,真气损失殆尽,根本无力挡下这一剑。

只见蒙面人整个人被轰飞了出去,正好撞在了萧陨所在的大树上,口吐鲜血,趴在地上。

萧廷施施然走向蒙面人,他口中说道:“你是城主的什么人,他为何派你来杀我,你最好老实交代,不然你会死的很惨。”

蒙面人慢慢爬起,而后依靠大树上,他道:“要杀便杀,只怪我失策,不然定然要了你的狗命!”

“好,很好,很有骨气,你不说也没事,我有的办法让你开口。”萧廷走到他的面前,阴笑道。

“你要做什么?”蒙面人略有些害怕道。

“马上你就知道了。”萧廷话音一落,长剑猛地刺出,正中蒙面人的胸膛。

望着那猩红的鲜血,萧廷狞笑起来,舌尖伸出,极为恶心地在嘴唇上刮了一圈。

“得罪我萧廷,没人会有好下场。”萧廷眼中狠光一闪,随即手臂用力,剑尖完全穿过蒙面人的胸膛。

蒙面人凄惨的吼叫了起来,而萧廷却是更加狂笑起来。

不过突然间,他全身汗毛不禁倒竖,内心深处涌出一股深深的恐惧。

他下意识地朝上空看去。

就在在他抬头的瞬间,只见一柄漆黑的长剑已是从天而降,速度极快地刺了下去,剑入脑袋,瞬间爆裂。

萧陨冷笑一声,旋即一个空翻将其尸首踢飞了出去,而他自己则是飘然落下。

谁能想到萧家鼎鼎有名的天才萧廷竟然会身死郊外,更是死于那个他看不起的萧殒手上?

而令人最为可悲可叹是,萧廷死前的那一刻都不知道自己被谁所杀。

“喂喂,你明明受了伤,是我好心救你帮你诶,你竟然要杀我,有没有良心了....”

萧陨望着那悄脸含怒的林轩,心里有些发毛,却也有些怒气,这贼婆娘,有完没完了。

萧陨口中的林轩自然就是那个与萧廷生死拼斗的黑衣人,那日萧陨杀掉萧廷之际,林轩深受重伤以至于昏迷过去,萧陨也不知为何就把她带回了家。

萧赞会些医术,与其久居,萧陨多少会些,眼见林轩深受重伤,已是危及生命,于是萧陨出手相救,可是救人之前,需要解开林轩衣衫,天人交战之后,萧陨决定撤衣相救,如此,自然避免不了将人家娇躯给看了遍。

于是当林轩发现自己衣服已是有些不整,再加上伤口有变化,最后再看见萧陨,诸多景象联系在一起,顿时让林轩有个结论:自己被人欺负了。

因而这才有了萧陨被追杀的一幕。

“哼,你这登徒浪子,救我不假,却毁我清誉,这与杀我又有何异,今天不杀你,我林轩如何面对世人。”林轩双眸犹如寒霜,脸上尽是痛恨之色。

似乎怒火更盛,话音刚落地,林轩便是拿着长剑对着萧陨一剑刺去。

萧陨身形一动躲了过去,可是眼见攻击落空,林轩怒气更盛,哪里肯罢休,于是又是朝着萧陨刺来。

“刷!”

“刷!”

屋内,林轩在追杀,而萧陨在躲,良久之后,林轩伤势太重,这才不得不停了下来。

一旁的萧陨是真的无语了,暗道女人发起疯来不得了,眼见林轩消停了会儿,心里着实松了口气。

“你最好不要再动武了,不然伤势之会加重。”萧陨笑道。

“与你何干,你这禽兽。”林轩怒声道。

“禽兽?不就看了你一下吗?有啥了不起的,难道看让人看一下,比你的命还重要。”萧陨漫不经心地道。

想前世,多少女人自己脱掉衣服,让他上,虽说他没真正上过,但是对看多女子的萧陨来说,已是觉得看女人身子乃是稀松平常之事。

“你还说。”

“好好,我不说了。”萧陨眼见林轩又要发飙,连忙说道,旋即略做沉思,道:“这样吧,你做我女人,这样不就皆大欢喜了吗?”

林轩闻言,一剑刺去。

...

一处极为隐匿的山洞内,萧陨盘膝而坐,一身黑色光辉在其身上闪烁不定,而在光辉闪烁之际,一丝丝精纯的灵气从其毛发鼻孔中钻了进去,而在灵气不断积累下,萧陨身上的气息也是愈发强横。

许久之后,萧陨身上光辉渐渐收敛入体,口中浊气呼出,而后双眸打开,下一瞬间,瞳仁之中黑光弥漫,显得诡异异常。

不过黑光一闪即逝,而再看萧陨的眼睛却是那么的深邃,像是经历了恒古沧桑,能洞穿万物一样,十分的惊人。

“这噬天诀果然很强啊,吸纳灵气速度竟是如此之快,当真是门绝世功法,只是可惜了...”

想到如此强悍的功法却是半卷,这让的萧陨不由心塞,前世,他偶的这门功法时,就是只有上卷,下卷,萧陨也曾寻找过,甚至问过冥帝,可是冥帝也说不知,并且劝告萧陨不要修行。

“唉,昨日去了趟集市,却没有想到占了这大便宜。”萧陨想起昨日的收获不由咧嘴一笑。

此次萧陨去往街市确实得到了天大的馅饼,先是一柄法器重剑,击杀了黑衣人,得到了空间戒,没多时又是遇到萧廷,将其杀害,报仇雪恨,最重要的是,萧廷乃是萧家重要种子,手头上自然宝贝众多,可是如今尽数落于萧陨之手。

这时,萧陨打开了杀手的空间戒,在里面他找到了很多的玄青丹,还有大量的能源紫水晶。

无论玄青丹还是能源紫水晶都是用于修炼之用,眼前这些资源,足够萧陨洞开第四地狱之门,从而解放第四魄,继而突破玄天境界。

神原大陆上,天地十门,每一门都是对应着一个境界。

地狱之门,共七门,所对境界分别是:气武境,人武境,地灵境,玄天境,凌天境,丹神境。

天阙之门,共三门,所对境界分别为:通神境,帝神境,宙神境。

每一门的打开,都将有着悠久岁月,同时拥有着可怕的能力。

像那宙神境,传言便是不死不灭,天地不困,脚掌一踏,山河崩裂,手掌撑天,天界不全,当真可怕至极。

这时。

“这是什么?暗杀门?是那杀手组织吗?”

萧陨手拿着一块令牌,喃喃道。

这枚令牌是他刚刚从杀手的空间戒里找到的,整块令牌黑金铸造,两面皆有龙型,上面写着——暗杀门。

显然,这个杀手就属于那个组织了。

萧陨没在上面多做思考,随即急忙忙地在萧廷的空间戒里收刮了一番,萧廷的收藏果然没让萧陨失望,在他空间戒里,萧陨找到了大量的能源紫水晶以及青玄丹,里面还有着一门剑法,名曰《裂元剑》。

萧陨翻阅了一遍,顿时感觉无趣,直接扔了,这若是被萧家之人望见,估计肺都会气炸了。

裂元剑乃是不可多得高阶武学,在整个玄天城都是牛逼哄哄的存在,可他倒好,视之如粪土。如此行径,怎不让人气愤,骂他败家呢。

可是谁能知道此萧陨非彼萧陨,前世的冥昊身处九天之上,功法武学何其浩渺精深,随便一门都强过裂元剑百倍,哪能入的了他的法眼。

萧陨又是捣鼓了一阵子,发现没啥好东西了,最终将目光锁定在了那剑金甲上。

“这金甲倒是不错。”

望着着薄若蝉翼的金色软甲,萧陨满意地点了点头,现在境界低微修为不够,若是碰到稍强的高手,有了这个金甲,倒是挽回不少优势。

“恩?还有灵魂印记。”萧陨神识探入其中,却突然受到了一股阻力,当即他知道这件金甲被人留下了灵魂印记。

所谓灵魂印记就是施法者的一缕灵魂形成魂印深藏在物品之中,如此,这件物品旁人不能使用。

当然,若是有人本身实力或灵魂力强过施法者太多,那么他的这道灵魂印记就会被抹掉,成为无主之物。

“呵呵,老天待我不薄,竟然让我的灵魂强上许多,足以媲美凌天境武者了。”

萧陨淡然一笑,从他附身于这具躯体时,他的灵魂就变得十分强大,像金甲上的灵魂印记,轻易便被破开了。

果不其然!

在破开金甲后,萧陨便是将其穿戴在身上,可是萧陨却是没有注意到,金甲之上,细不可察的金光飞掠而出,冲着远处而去。

对此,萧陨竟是浑然不知!

一番喜悦后,萧陨便是再度回到修炼之中,只见其周围尽是紫色的能源水晶,在他的手中同样握着两块。

清晰可见,那能源紫水晶一缕缕精纯的能量被抽取出来,而后没入萧陨体内。

噬天诀被萧陨运转开来,刚刚吞入腹中的玄灵丹,顿时化作精纯的药力,涌向他的奇经八脉,四肢百骸。

时间犹如白驹过隙,悄然而去,而伴随着萧陨拼命吸取能量下,他的气息也是在修炼地强横着。

话说,那道金光自山洞飞出后,就不断地朝着玄天城飞去,它的速度很快,不过半盏茶的功法便是涌入了萧家的一间密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