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原小说推荐虚拟社区

公共号开启原创玄幻小说《放浪形骸》连载

小浅玩机2018-11-11 12:23:40
↑ 点击上方“小浅玩机”关注小浅
前言

小浅给大家带来了原创小说的连载,这是我的公众号新的尝试,虽然这里是机友的基地,但是小浅不相信机友们只对搞机感兴趣。小浅读书时,看萧鼎、看猫腻、看我吃西红柿、看唐家三少、看辰东、看耳根......不知沉迷了多少个日日夜夜。


这次尝试,是想告诉大家,投稿的不一定非要和“机”有关,多种题材皆可尝试,我的公众号是为大家交流学习而设立,但也可成为大家闲时消遣的对象,只要大家喜欢。


本小说作者是某大学生,利用不多的闲余时间来写小说,希望大家多多支持!



放  浪  形  骸


第一章 少年和老人


清清溪水激流奔腾,霜风吹散了卷云,把悬挂山顶的明月洗刷得更加皎洁。

少年睁开了眼,发现自己正躺在一片茂密的草地上,柔和的月光洒在身上,空中浮荡着淡淡的青草气息。

 “不好,已经这么晚了,老头该要骂人了。”

少年猛然起身,背起手边的竹篓,便往“灵山”上狂奔而去。

山间道路崎岖泥泞,少年依旧健步如飞、如履平地,似乎已经对这条山路地表的每一处特点都熟悉在心了。

奔至山腰处,可以看见近峰处有一条巨大如白带的瀑布凌空而出,喷涌飞泻,挂于山川之间,周身崩珠散玉,水气蒸腾而上,如雪如雾,山风一起,沁人心脾,五脏俱洗。

灵山峰青峦秀,嘉木成阴,喷雪鸣雷般的银瀑从几重云外奔流而下,激荡着嶙峋的山岩,穿越过层叠的古木,义无反顾地坠入深密的涧谷。

山顶烟雾缭绕,山间白练悬挂,山下激流奔腾,构成一幅绚丽壮美的图景。

一口气冲到了山顶,汗流浃背的少年俯身撑腿,上气不接下气,望着前方的红色屏障,屏障的范围极广,如圆柱般罩住了整个灵山山头。

说是屏障其实更像是空间裂开了个缝隙,其上有纹路,密如蛛网。看起来好像很远,又像是很近,当有人靠近时会发出红光,人走远时又会消失。

“总算是到了,老头该不会先开饭了吧。”

少年一抹额头的汗珠,露出了如释的表情,慢慢向前走去,对于眼前的红色屏障好似视而不见,闲庭信步地穿了过去。

当与屏障接触时,密如蜘蛛丝的纹路瞬间变成了旋涡,不断发光不断旋转,与其说是他走了进去,更像是这个旋涡将他整个吸了进去。

屏障之后,映入眼帘的是一个围墙上生满青苔的庭院,“咿呀”一声推开木门,踩过蔓草丛生的石板铺道,院子的左边载了一棵梧桐,树下满是梧桐落叶,右边是一口古井,一套石凳石桌,和一个打水铁通,铁桶的底下有一圈水痕。

少年走到偏堂前,正要伸手揭起青缦。

突然,青缦向外飘扬不止,一股压迫感扑面袭来,杂糅着一股令人厌恶的感觉,令人气血翻涌。

 “这气息,又是这种感觉,是老头!”

少年停止了手向前伸的动作,脸怔了一怔,露出了骇然的神色,此时脑中只传来了一个信号“逃!”

 “唰唰唰!”连退三下,与此同时,一位驼背老人探出头来,微眯的双眼缓缓睁开,黑色瞳孔似有光芒,看着庭院中翻倒的竹篓与从中散落出来的一地通体发黑的东西,看着很像木材一类。

“怎么如此晚?”

老人不紧不慢地走了出来,只见他身穿一件梭布裰衣,腰间绑着一根天蓝色蟠离纹丝带,双眉斜飞入鬓,眼角深痕如刻,密逾蛛吐。

“不……不小心,睡……睡着了。”

声音从庭院的东南角传来,带着几分惶恐,少年的双手双脚贴在墙角两边的墙面上,脸上布满了冷汗,似乎只有这样才能得到一点微不足道的安全感。

对于他的反应,老人并不惊讶,一指石凳:“下来坐会。”

少年余悸未消,还沉浸在适才的感觉中,虽听见了老人的话,但身体难以动作,就跟僵住了一样。

直到老人歪着身子靠上石桌、坐上石凳,少年才放空地从墙上飘落,也扶着石桌坐下,只见他悠闲地在那敲打石桌桌面,若有所思,显然是有话要说。

原来今天老人向少年交代了要下山砍“灵竹”,他完是完成了,就是回来的有些晚。

面对老人第二次施展那神秘力量,少年揣测不到他是发怒生气了,还是另有什么想法,只有安静坐下,一时不知该说什么好。

 “灵竹,砍起来有难度么?”

老人的提问先打破了平静,睨着石板上灵竹光滑的切口。

少年愣了一下,似乎没想到会问这个。

“嗯……这个啊,以前是挺费劲的,不过现在,”嘴角微扬,神色倨傲:“一击即可!”

 “哼!一击么。”老人露出了微笑,骄傲的神态倒似还胜过了眼前的少年。

灵竹,灵山上特有的竹子,与寻常竹子不同,通体发黑,具有异常坚硬的特点,就跟碳精一般,它不需要吸收水或是土壤中的养分,是直接吸收灵山上浓郁的灵气茁壮成长起来的。

一片沉寂之后,少年突然开口问道:“那到底是什么?那种令人压迫的力量?”

这是个在他心中埋藏了很久的问题,时间可以追溯到他与老人的第一次相遇,那是个舒爽的下午,那时还只有十岁吧。

 “这白云深处竟还真有人家啊!先是屏障,又是院落的,难道真如山下所说,灵山有仙人居住?”

少年喊了几声,见没人回应,就带着好奇推门而入,眼前的景象是慢过腰身的青葱草色。

 “看来已经很久没人住了,就说嘛,灵山也没人,无知乡人,迷信禁忌忒多,故弄玄—”走着走着,“虚”字还未出口,突然噤声不语。

(正堂有光!)

一个背影站立在正堂中心,不知道在思考着什么,堂内陈设简普,四角只点了几根火烛照明。

走近些,只见一头乌发银鬓,是个老者,他的背影并不高大,似乎还有些驼背,但少年的双眼一看到这背影,心神就被吸引了过去。

走着走着,少年情不自禁地放慢了脚步,全没注意身后的柴门,悄无声息地关合了。

老者闭目仰头,通体放空,叹了口浊气,益发如渊上蒸云,亦轻亦沉,似有几分出神入定之感。

忽然,他腰背一挺,背影一瞬间变得雄伟起来,就如同一座高不可攀的千峰万仞,散发出一股逼人的气势,连四角的烛光也被压抑得黯淡下去。

   少年张口看着,一脸迷茫,他感到自己就像迷失在幽暗密林之中,虽然前方就只有一条笔直通道,但现在举步维艰,怎么也无法向前。

 “不行,不能动,也不想再动了,是从他身上传来的吗?这是什么?”脸上露出心惊胆裂的神色,无数问题在心中回响。

彤艳艳的烛火飘摇一晃,光线重新变得,明亮起来。那股逼人的气势缓缓消散,立在堂中的背影转过身来。

少年好不容易松了一口气,吓得一身冷汗。只见老者颔下的长须灰白近雪,背负双手,身如停渊气如云,仿佛没有什么东西能把他折断。那双乌黑的眼睛目光沉静,精光内敛,显示出他的年纪绝非看上去那么简单。

老人缓缓踱步上前,双眼始终不离少年面容,缓缓道:“叫什么名字?”

少年努力咽了口唾沫,依旧无法冷静,哆嗦着嘴道:“今……今自在。”

老人沉默了一会,又道: “从哪儿来?”

今自在丈二和尚摸不着脑袋,老实答道:“真新镇,我是坐船来的探险家。”

话音刚落,老人负手径向少年,淡淡道:“你,愿不愿意做我的徒弟?”


有偿投稿是小浅新开辟的一个栏目,作者的结晶必须有所回报,如果你有好的文章,欢迎PY小浅,详情请戳下图  ↓↓↓


麻烦大家点一下下方广告,用不了几秒钟时间,点击立马返回即可,举手之事却给作者带来了极大的动力,小浅先谢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