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原小说推荐虚拟社区

网络作家如何崛起

文摘周刊2018-12-09 10:40:58




行业内流传着致富的故事,是支撑很多网络写手的动力,就像是一碗励志鸡汤,一直温暖着很多人的写作梦想。人们不禁有疑问,这些传闻到底只是励志故事,还是真的含金量很高的成功学?

网络作家的造梦时代

不可否认的是,网络作家群体崛起已经成为趋势,其中有一群先富起来的人。与大部分年轻人一样,这个群体同样面临困惑。

《茅山捉鬼人》作者青子说起自己的成名史,自嘲算是野蛮生长,“没办法,传统文学杂志的投稿门槛太高,遥不可及。”无意之中,他发现网上能发表文章,这把他高兴坏了。于是他一边念书,一边读莎士比亚,还一边在网站上发表散文,同学们不知道网络文学,只是知道青子文笔好,还可以找他代写情书,他从不拒绝类似发挥文采的机会。2006年,青子技校毕业被分配到家乡安徽一个小城煤矿,成为一线采煤工人,收入不低3000多元,回到了父母的期望中。三班倒,工作艰苦,没有电脑,他就跑到网吧去写作。这样的生活,能一眼望穿,他想着不能总是这样吧,决定辞职回家写作。坚持网络写作并不容易,在亲朋好友看来这是典型的不务正业。他顶着压力坚持,2007年,他赚到了第一桶金,拿到了4000元预付稿费,第一时间拿着钱,塞到父母手里,证明自己有出路。到2013年,他年收入已有几十万元。2015年5月,青子当选为安徽省网络作家协会副主席,还是中国作协的会员。

“发飙的蜗牛”真名叫王泰,来自浙江台州,大学时尝试写网络小说,一年多的时间,写了7部小说,但还是不温不火,“从太狂妄到受挫,甚至觉得自己不是这块料,打算放弃了。”网络小说的书名都很短,他干脆写一本名字长的——《网游洪荒之神兵利器》,意外走红。写到15万字时,这本书就被签约了,第一个月拿到1200元的收入。一年后,他决定退学,拿了肄业证,文文弱弱的书生,骨子里有浙江人的一股韧劲,虽然家人不支持,但回到家乡临海成为专职作家。破釜沉舟,有时代价很大。很快王泰的创作也进入低谷期,两篇玄幻作品都失败了,没有收入,甚至老读者都离开了。那几年,是网络作家造梦的时代,印证了一句话,坚持就是胜利。如今,他从作家转型成为老总,手下有25名员工,网络小说已经成为时髦的IP,改编成动漫等衍生产品,如今公司已经融资两亿元,他的身家也再次飘红,站到更高的位置。

网络文学需破除误解

青子成名之后,2015年在地方以网络作家的身份参加活动,就遇到一个地方传统作家对他质疑:“网络小说无非就是一帮傻子写给另一帮傻子看。”他遇到这样的尴尬,并不是第一次。他说:“这样的偏见,主要集中在基层,还是有人用传统文学的标准来衡量网络文学。”网络作家的生存环境,误解与改善并存。在地市级以下,很多人对网络作家依然存在偏见,然而中国作协对网络作家群体非常重视。网络上火了,现实中认可还是很弱,简直就是冰火两重天。“感到很自豪的是,我自己养活自己,没有通过某一个组织来养活我,但是我们也非常希望能得到别人的认可。”青子坦言自己面对质疑时的心态。

有一位高层业内人士直言,几年前,他在一些正式的场合介绍网络文学,别人不能理解,质疑他为什么要帮网络作家站台。可喜的是,这几年,对网络文学说风凉话的人越来越少了。网络作家的生存环境越来越好,评价指标就是越来越受到主流社会的认可。2016年,中国作协新会员中网络作家人数创历年之最,加入作协的454名新会员中,经过确认的网络作家及网文从业者共有29人。

之所以看不上网络作家,有人认为网络作家写的就是低俗的作品。对此,作家小刀锋利回应道:“网络文学经过发展,大平台已经有了很严格把控,涉及黄色的根本通不过,加之作者珍惜自己的羽毛,这样的情况并非是主流。”

“不要妖魔化网络作品,网络作品每天量这么大,能沉淀下来的才是好作品。”在网络作家意千重看来,实践和时间才是检验好作品的标准,而不能带着有色眼镜来看网络作品。网络作家群体崛起已成定局,这群年轻人能否进入主流社会,能否坐上社会“主桌”?这是当下网络作家需要考虑的问题。(章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