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原小说推荐虚拟社区

第77章 暴动 (老席奇幻小说《珠玉传奇》第三卷——无门之门)

珠玉传奇2018-09-20 10:26:10

希望是什么?是模糊不定的未来?还是聊以自慰的幻想?是戏谑心神的工具?还是改变一切的勇气?

当趋利避害的生物本能以机体保护为借口,让你臣服于压倒性的力量,让你适应似乎理所应当的“从众效应”时,道德、正义和良知将伴随着原本的希望而逐渐逝去。这个时候,陪伴灵魂的就只剩下惨白的麻木和无尽的恐惧……。

对于这种逐渐吞噬心灵的恐惧与麻木,一直以来,约翰都是很熟悉的。甚至他已经习惯在众多受虐者中去扮演一个积极的适应着。

但是,梦魇是不会放过他的!当妹妹阿曼达的惨叫声一遍一遍地在梦中拷问他的良心,使他痛苦地挣扎惊醒时。他的浑浊的双眼才会因愤怒而反出一丝光亮。

希望是什么?曾经的约翰认为希望就是害人的毒药!为此他压抑它,以期避免失望带来的痛苦。但——没有希望就真的没有痛苦了吗?

袁启的出现重新点燃了他的希望,又或者他只是唤醒了他的愤怒!约翰终于知道什么才是应该的愤怒和什么才是应该!当愤怒取代恐惧时,力量和勇气便重新复活了……。

 

“我要上厕所!”约翰双手抓着笼子栏杆大声道。

“回去!等会儿让你去”那个正在靠近铁笼的看守用棍子指着约翰的脸。

“不!我憋不住了!现在就要去!”约翰的手使劲晃着铁笼的栏杆。

“我看你是欠揍!”说着话,那个看守举起棍子冲约翰的手砸了过来。说时迟那时快,后者反手一把抓住棍子往回一带,那个家伙“哎呀”一声,顿时被带得脸撞向了笼子。约翰一把搂住他的后脑,将他的鼻子狠狠压在铁栏杆上,后者顿时痛得哇哇大叫起来。约翰大吼一声,又拉着他的脑袋狠狠地一撞,对方顿时瘫倒在地上。

“你想造反啊!”见到约翰的举动,灰毡帽顿时指着笼子狂叫起来:

“打开门,把那个家伙给我拖出来!”同时他指挥两个看守出去从外面将院子的门锁上。

在看守打开门的一瞬间,笼子里所有的难民突然站了起来!那两个看守愣住了!一种陌生的东西居然出现在这些奴隶的眼中!那不是他们一直熟悉的恐惧,而是——象约翰一样,是一种齐刷刷的愤怒!

他们还没来得及反应,便被六七个难民冲上去直接按倒在地一顿暴打。很快,那两个家伙的声音便从威胁和咒骂变成了上气不接下气的呻吟。

与此同时,袁启和约翰捡起夺来的棍子和砍刀带着大家一起迈步走出笼子,直逼灰毡帽和剩下的几个人贩子。

“你们想死啊!放下武器,回到笼子里!否则我就扫射啦!”已经慌了神儿的灰毡帽端起AK冲锋枪边退便威胁道。

枪,见到枪口的一瞬间,出于本能,难民们竟停住了脚步。灰毡帽顿时来了底气:

“你们这帮欠债的奴隶!还他妈敢造反啊!限你们一分钟内回到笼子!最后进去的人先死!”

“他们不敢开枪!警察就在外边!他们怕!”尼日尔突然大声喊了起来!他的话顿时提醒了大家。其他人又齐刷刷地逼向灰毡帽他们。一直以来他们不断施加给难民的恐惧终于在他们自己的心里找到了宿主。

人贩子们开始一步一步地后退,有的人背后已经抵住了门!

“站住!否则我砍死你们!”灰毡帽扔掉枪,一把抽出腰间的狗腿弯刀对着空气狂舞。在他的带领下,其他几个手下也纷纷拔出刀来。

“你觉得你们几个人能杀掉我们所有的人吗?想想接下来我们会怎么对付你们!”约翰厉声喝道。

“阿莫卡才是警察最想抓的人,你们只是被他逼迫当帮凶的!明白吗?”袁启的一句话起了关键的作用。几个人贩子的神色顿时闪烁起来。

人类的念头总是念念相续的。袁启的话不光是心理战!更重要的是,他知道——只要他这么一说,就一定会撬动这些家伙中某人的记忆库。毕竟除了利益外,阿莫卡一直以来都擅长以恐惧作为驾驭别人手段。

果然,袁启的“他心通”迅速捕捉到灰毡帽身后一个人的心念。

“喂——你!”袁启指了一下那个人:

“我知道本来你并不想干这种勾当,但阿莫卡威胁你如果不听他的,就把你和你哥哥一起卖掉,是不是?”

“你你你,你怎么知道的?”那个家伙吓得手一松,刀差点没拿住。

“我们不想为难你们,让开!尼日尔也硬气了起来。

“想都别想!我已经让外边的人把院门锁死啦!你们想造反?除非从我尸体上迈过去!嘿嘿,真闹出人命来,警察就能放过你们吗?”灰毡帽尖叫道。

双方顿时僵在了那里。时间一秒一秒过去了!袁启知道这样下去很快他们便会失去主动,他必须尽快做点什么!

“喊!大家一起大声喊!”带头大声喊了起来:

“他们贩卖奴隶!我们在这儿——!”其他难民见状也跟着大声喊了起来!这一下,阿莫卡那边一定会听到动静!

灰毡帽吓得面如土色,除了无力地叫嚣着“闭嘴”外,他和手下的人已经失去了挥刀向前的勇气。

突然!院外传来了哒哒哒的枪声!看来他们听到了!——阿莫卡竟然敢和警察交火袁启的心顿时狂跳起来!同时,不知所措的灰毡帽他们也傻在了那里。

结果会怎么样?来的那些警察能制服些穷凶极恶的人贩子吗?袁启不知道,他万万没有想到的是——阿莫卡会反抗!

几分钟后,枪声消失了一队嘈杂的脚步声在院门外越来越近。院子里敌我双方紧张地注视着门!袁启的心悬到了嗓子眼谁会来开门?是救星还是魔鬼?是希望还是失望?

 

   ……

 

作为世界文化遗产的法国第三大城市——里昂早在古罗马时代就是著名的贸易之地。古代高卢人的首府、凯撒大帝统治下的卢格杜努姆、勃艮第王国的都城、文艺复兴时期的丝绸交易集散地……这片土地上发生太多的故事。里昂,自古以来便是史学家热爱的考古对象和文学家们艺术创作的素材。

但托尼不是史学家更不是多愁善感的艺术家。作为一名国际刑警的官员,他喜欢这里完全是因为这个城市的环境。虽然他不怎么喜欢路易十六的骑马雕像,但他喜欢那铺着红土的白莱果广场,他还喜欢那将阿尔卑斯山的清凉带入城中的罗纳河,也喜欢这里——他上班的路上。这里绿荫成林,连他工作的地点——那座象四四方方的大楼都是被绿荫所环绕的。

步行穿过一条小路,已经能看到那如城堡般的四方大楼了。这座楼虽然不太高,但在国际上却赫赫有名。它就是仅次于联合国的世界第二大国际组织——国际刑警组织总部大楼ICPO。

托尼加快了脚步,上午十点还要主持一个会议,一个针对跨国人口买卖的大案子还在等着他。他必须早点过去布置一些工作。

前面的小路上,一个六七岁的漂亮小女孩边跑边回头对企图追上她的妈妈咯咯咯地欢笑着。

当看到她脸的一瞬间,托尼呆住了!上帝啊!她长得怎么那么象缇娜!托尼的心一阵刺痛!

不,不是的!只是感觉有点象罢了。托尼摇了摇头自嘲地笑了笑。自己的女儿缇娜已经死了很多年了。这么多年过去了,自己不应该还象以前那样,见到缇娜的同龄人就发傻。缇娜啊!你在天堂还好吗?托尼停下脚步,仰头看着天空。

 

十年前,托尼还不是国际刑警,他只是一个普通的美国警察。在调查一起跨国军火走私案中,他凭着非凡的才干取得了重大的进展。所有的线索均指向背后一个庞大的跨国集团——埃兰公司!

正当他企图进一步搜集埃兰公司总裁——格雷格的犯罪证据时。自己的女儿缇娜却被一伙看起来是以绑架劫财为目的小混混绑架并最终杀害了。

悲痛欲绝的托尼陷入了重度的抑郁当中,当他站在芝加哥一座二十多层的大楼顶上,准备跳下去时。一个美国籍的巴基斯坦人以危机干预心理专家的身份出现在了他身后。

托尼认得他,这个心理专家叫奥斯,以前曾和FBI有过技术方面的合作,算起来和托尼也是老相识了。

沉思将他带回到十年前的那个场景。他和奥斯那时的对话仿佛就在耳边:

 

“他们派你来劝我?”

“是的托尼!你要是真跳下去了,谁替缇娜报仇?”

“报仇?哈哈哈哈……报仇能让缇娜活过来吗?”

“嘿——!听我说,缇娜绝不会喜欢看到你现在的样子!”

“你凭什么这么说,你了解她吗?伟大的心里学家?”

“你忘了?我见过她两次,一次是你带她去黄石公园照相,还有一次在你上司的生日聚会上,她还给我递过蛋糕。”说着话,奥斯往前移动了一步。

“奥斯,你他妈给我站住!难道你想看我慌慌张张地跳下去!给我点尊严好吗?”

“好好好!我就站在这里!”奥斯停住了脚步,又挥了挥手,示意身后的警察们退后一些。

“我也非常喜欢缇娜!她说话的声音象天使一样,真好听啊!”奥斯的眼睛看着别处,这样才能让对方不太紧张。为了让话题轻松一点,他继续说道:

“我一直觉得缇娜的声音应该给动画片配音,你觉得呢?”

托尼没有上套,他笑着摇了摇头:

“是啊——!可惜再也听不到她的声音了……”说完,他突然背过脸去,看了看脚下的万丈深渊!

就在他低下头去让重心前倾的一瞬间,背后一个声音突然响了起来!

“爸爸,你想听我的声音吗?”

托尼象被闪电击中一般,浑身一抖!他猛地稳住重心回头一看,是奥斯!他正在用那天才般的模仿能力捂着嘴,学着自己女儿的声音!

“爸爸,我不想看到你这样!你在我眼中一直是个英雄!”奥斯继续学着缇娜的语气。

托尼的汗毛孔都竖起来了。该死的!他居然学得那么象!可是——他怎么可以这样!怎么可以这样伤害我!!!

“你住口!”托尼的眼泪瞬间涌了出来!

“爸爸!你是个英雄!别,别让我失望!”奥斯继续不依不饶地学着缇娜的声音。

“你住口啊——!谁给你的权利学缇娜!你不能这样——!”托尼歇斯底里地叫着。

“爸爸,你要活下来,别让我失望!如果你走了,我会恨你!恨你!”奥斯边说,边用双眼紧紧震慑着托尼要喷出火来的瞳孔,他的催眠功夫在这一刻只有一个目的——激发对方的愤怒!

“你,你这个混蛋!我要撕烂你!”听着自己熟悉的声音,托尼的双唇剧烈地抽动起来。

“你以前总告诉我要坚强!可你呐?爸爸,爸爸!别让我失望!”奥斯继续说道。

“住口啊——!”

催眠成功了!托尼象发了疯的狮子一样,朝奥斯扑了过来。但随即便被奥斯身后的警察同事们一拥而上按了个结实。

“我,我恨你!我要杀了你!”被按住的托尼红着眼睛瞪着奥斯。

“我知道!我知道……”奥斯蹲下来一把抱住他,任凭对方狠狠地抓住自己的领子:

“我知道,托尼我懂……”

“缇娜——!缇娜走了……”托尼忽然抱着奥斯失声痛哭起来。

“是的……她走了,缇娜走了……我懂……”奥斯轻轻拍着对方的背后,象安慰一个孩子……。

在一系列的心理疏导后,他们成了好朋友。而缇娜,托尼在自己心灵的深处已经为她建立了一个不朽的纪念馆。偶尔,他还会去这个纪念馆里看看……。

 

口袋里手机的震动声终于打断了托尼的思绪,他定了定神。掏出来一看,竟然是个陌生的号码!

“喂?”托尼接通了电话。

“喂?是托尼警官吗?”

“你是谁?怎么知道这个号码的?”

这不重要!我叫徐薇,是奥斯的朋友!他和我其他朋友现在有麻烦,急需你的帮助!

“奥斯的朋友?你们不是在埃及吗?上次那个孩子和他的爸爸死了,我不是已经帮过你们一次了吗?”

“这次不一样!我和他们走散了!我不知道他们是否在一起,但知道他们其中有个人在利比亚,被奴隶贩子抓住了!情况很紧急!”

“你怎么知道的?还有,在我挂断之前马上告诉我——你是怎么知道我的号码的?”职业的敏感性让托尼充满着警惕,他不可能靠这样一句话就相信对方是奥斯的朋友。

“好吧!”电话那头传来了徐薇无奈的声音。

“这么说吧,你相信特异功能吗?”

“嘿——!要是想聊科幻小说那你找错人了!”托尼说着话就要挂断电话。

“等等!我能证实给你看!”徐薇焦急地喊道:

“你,你刚才在接电话之前,是不是身边有个小孩跑过去了!我好像听到了小孩子的笑声!”

“你到底是什么人?你在我手机里装了监听器吗?”托尼吃惊地问道。

“不是的!如果我集中精力,我能听见关注对象周围的声音!这就是特异功能,奥斯也是!他天生对催眠术就很上道儿,这你应该知道吧?”

托尼愣住了,当时奥斯在埃及时曾打电话向他求助,电话里奥斯曾解释自己和朋友被一帮有异能的坏人迫害,那时托尼还以为是个玩笑。

“我现在没有别的办法了,请你帮帮我!我知道你是国际刑警组织的……”

“国际刑警组织也不是万能的啊!你知不知道你在说什么?利比亚虽然是国际刑警组织的成员,但现在那里的局势怎么样,你不会不清楚吧!”托尼为难的说道:

“ICPO既不能参与非跨国犯罪,又不会干涉任何国家的政治!利比亚不是埃及!那里是个大坑!政治造成的,我能做的很有限!”

“把各国的难民当做奴隶贩卖,还不是跨国犯罪吗?”

“亲爱的女士,立这么大的案子不是你想得那么简单!而且ICPO得顾忌各种国际组织的分工,这不是我个人拍拍脑袋就可以决定的!”

“那你总有点儿办法吧?哪怕是动用你的私人关系也好啊!”徐薇继续说道:

“奥斯说过他救过你的命,所以——”

她说得没错。托尼沉默了。刚才他还在回忆奥斯救他的那一幕。想了一会儿后,他终于无奈地摇了摇头:

“好吧!我承认是我欠他的!说吧,要我怎么帮你?”

(未完待续)

    如果您喜欢老席的小说,敬请转发。读者的支持是作者的创造动力!感谢您的支持! 

    注:本公众号暂时为小说更新的首发站和抢先版,难免有些错字,请大家见谅并欢迎留言指出。以前各章可关注公众号后,在”历史记录”里查看。或进入起点中文网里阅读,链接地址:

http://book.qidian.com/info/1003297319#Cata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