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原小说推荐虚拟社区

【玄幻女强】天才驱魔师穿越成“废物”,彪悍复仇虐渣夺宝收桃花!

小说阅读网2018-11-23 12:43:02


点击关键词阅读精彩作品


腹黑儿子神秘总裁
重生农媳逆袭
亿万房东,你栽了
盛世宠婚
重生之豪门辣妻
爱情不过你有病我有药
神秘老公缠上我
重生庶女毒后
继承者的隐婚秘妻
重生嫡女谋天下
将军令:夫人不准改嫁
将军夫人发家史
搜异笔记
特种军医在都市
天龙八部续之风云再起


往期精彩作品回顾


震惊!一夜旖旎后,权势滔天心狠手辣的傅少爷竟被小女子发了一张五分好评卡......
❤ 发糖时间到!霸宠boss患上嗜睡症,没完没了随时扑倒!
他处心积虑,她满心逃离,老狐狸实力甜宠花样撩妻!




精彩抢先看
一朝穿越,她成了人人可欺的君家废物大小姐。
嘲笑她?陷害她?暗算她?她分分钟彪悍复仇!
她本是二十一世纪天才驱魔师,拿符斩妖除魔溜溜的,岂容杂碎在她面前放肆?
一不小心风华尽展,引无数美男竞折腰。
拿丹药追求她?别傻,某皇子拿顶级丹药给她当零食吃。拿灵器在她面前炫耀?别闹,某少主拿顶级灵器给她当玩具。用灵兽欺负她?别逗,她驯兽能力杠杠的……
第1章 让本小姐教你说人话

二十一世纪,一场大爆炸夺走了君莫轻的生命。

在她生命的最后一刻,她是笑着的,因为她和危害全人类的天魔同归于尽了。身为华夏国特级驱魔师,她和天魔同归于尽也算是死得其所了。

她想,肉身已毁,到冥界去混个鬼差当当也挺不错的。

然而下一秒,一股强大的吸力,将君莫轻的灵魂吸到了另一个世界。

当君莫轻站定,她看到了一个和自己长得一模一样的灵魂,漂浮在自己的对面。如果非要找对方和自己的不同之处,那就是对方的气质与她截然不同,显得唯唯诺诺的,穿的还是一身质地一般的古装。

一偏头,君莫轻看到地上躺着那个灵魂的躯壳。
躯壳躺在一个贴满了符咒的地面,依君莫轻的见识,一眼就看出了这个是一个叫“替魂阵”的符阵。

“替魂阵”是一种剑走偏锋的邪道阵法,以自己永不入轮回的代价和强烈的复仇渴望为祭品,召唤来一个比自己强大人,完成自己的愿望。要是被召唤来的灵魂,没有办法完成任务,就会灰飞烟灭而死,连投胎的机会都没有。要是完成任务了,今后这躯壳会成为召唤而来的灵魂的。

很显然,君莫轻因为刚死,再加上很强大,于是被眼前这个灵魂召过来了。只是不知有多大的仇怨,这女子才会愿意以永不入轮回的苦痛将她召唤过来帮忙。

环顾四周,这是一间几乎可以说是家徒四壁的房间,贼来了都会心酸的哭一下。君莫轻瞧了眼对面那个哆哆嗦嗦的女人,有点不习惯。

她平日里就没有露出过这么胆小怕事的表情,看着和自己长相一样的人露出这种表情,她真是恨铁不成钢。

君莫轻无语的对对面的鬼魂说:“这种时候是你占优势好吗?有必要露出这种怕怕的表情?我要是无法完成你的心愿,我今后别说做人了,连鬼都做不成。”

对方吓得浑身一颤,仍旧是一副怕得不敢说话的样子,“我……我……”

君莫轻无语问:“说吧,有什么心愿未了。”

鬼魂缩着脑袋,怯怯的偷看君莫轻,“我我……我把你召来,我是……”

君莫轻抬手,鬼魂立即后退了一步,生怕君莫轻伤害她。在见君莫轻只是伸手理了理头发后,她继续说:“我过得很苦,我……”

对方说话就和挤牙膏似的,君莫轻听了一会儿就摆了摆手,“算了,我去你体内接收记忆还快点。”

话毕,君莫轻飘到了那具身体里。在灵魂和身体开始融合的过程中,属于原主的记忆很快就呈现在了她的脑海中。

很快,她知道自己来到了一个强者为尊的世界,而她现在所在的大陆叫圣澜大陆。

原主的名字也叫君莫轻,是圣澜大陆著名符咒家族君家的大小姐。原主的性格嘛,说得好听是文静,说得不好听就是优柔寡断好欺负。

自从原主的老爹君胜轩娶了个姨娘回来后,她就开始了被姨娘陷害,被妹妹君玉然挤兑的水深火热的日子。

值得一提的是,这妹妹不是君家的种,是姨娘带过来的拖油瓶。可身上没有君家的血脉,并不妨碍妹妹想干掉原主,自个儿当君家大小姐的心思。

在妹妹和姨娘齐心协力的陷害下,本就资质不高的原主灵脉被毁,难以修炼。君胜轩越来越觉得女儿不成器,直到姨娘生了个天赋极佳的儿子,就更加不待见原主了。

原主后面的记忆,君莫轻都不忍心细看,看着和自己长相一模一样的人被各路人欺负,她看了就来火。要是这些事情发生在她的身上,那口蜜腹剑的姨娘和白莲花妹妹,早就被她送到地狱受折磨了,哪能让她们逍遥到现在。

大概把记忆梳理了一遍,君莫轻站起身伸了个懒腰,懒洋洋的对旁边飘着的灵魂说:“你的意思,就是让我欺负回去吧?”

“对,我要所有伤害我的人,都得到相应的惩罚。”原主的灵魂咬牙切齿的说着,平日里怯懦的眉眼里有着难以形容的愤怒。

虽说原主是窝囊了些,但见了原主被欺负得惨兮兮的过去,君莫轻的正义感齐刷刷的冒头了。她郑重的对原主承诺,“你且放心,既然我接管了这具身体,就会负责到底。欺你辱你之人,我必让他们不得善终!”

原主的灵魂感激的看着君莫轻,露出了一个浅淡的笑意,风一吹便消散在了空气中。

君莫轻看了眼处处是漏洞的符阵,感慨道:“用这么一个不完全的阵法把我招来,你也算是运气好。”

她以手捏了个火诀,想将符阵烧掉,免得有人发现端倪。奈何这具身体里的灵力少得可怜,想要凭空招来火焰根本不可能。

检查了一下|体内乱七八糟的经脉,君莫轻的脸黑了黑,“那对母女真是该死,竟把这具身体毁成这样。就这种中下水准的经脉,有坏掉的必要吗?”
这具身体中蕴藏着的灵力太弱了,君莫轻只好从旁边的桌子上拿过一杆朱砂笔,在空白的符纸上画了个火符。然后,她在火符的辅助下,才招来了火焰,将地上的符咒烧了个精光。

“只是这么一点小小的火焰,我竟然沦落到要用符咒辅助才可以使出来,心好累。”君莫轻感叹的抚了抚额头,再转头看到旁边桌子上的劣质朱砂笔、朱砂、符纸,她的脸更加黑了。身体的资质不好就算了,条件还差,连辅助工具都low得要死。

她现在的身份可是君家的大小姐啊,君家以符咒闻名于天下,上好的朱砂、朱砂笔、符纸等绝对是一抓一大把,奈何原主不会讨自己的爹欢心,还总是被各种陷害。就这点劣质的工具,还是原主四处求人得到的。

门外,突然传来了一个不耐烦的女音,“开门!君莫轻,快出来拿饭。”

已经接收了原主的记忆,君莫轻知道门外的人是送饭的丫头珠云。珠云是妹妹和姨娘的人,平常没少欺负原主,对原主呼来喝去,让原主吃剩菜剩饭喝凉水,那是常有的事情。

“一个小丫头,也敢直呼君家大小姐的名字?”君莫轻愤怒的开了门,她还在接受力量一落千丈的忧伤,正满肚子火呢。

珠云脸上露出了不可置信的表情,她奇怪的看着君莫轻。可当她发现君莫轻还是一阶灵师的时候,她估计君莫轻今天是吃错药了,才敢端着君家大小姐的架子训斥她。

这是一个以武为尊的世界,有灵脉的人可以成为灵师,灵师等级为一到十阶。成为了灵师就有可能成为符咒师,炼器师,炼药师,驯兽师。

符咒师,炼器师等职业,与灵师一样,等级也是一到十阶。但是符咒师、炼器师等职业都是以灵师等级为基础的,无法成为高等阶的灵师,自然也无法成为高等级的其他职业者。

原主被设计陷害,灵脉被毁,修为退成了一阶灵师,再也无法提升修为,符咒师的等级也停留在了一阶,根本就是一个没有前途的废物。

珠云确定了君莫轻还是原先那个一阶废物,便嗤笑道:“你还真当自己是君家的大小姐了?你一个永远只能当一阶的废物……”

君莫轻不等珠云说完,就抬腿朝着珠云踢去。

珠云看到她抬腿便想躲开,奈何躲开的速度比不上君莫轻出腿的速度,被踢得一屁股坐到了地上,托盘上的饭菜一股脑的洒到了珠云的脸上。

“不……不可能,你只是一阶的废物,我……我都二阶了!怎么会躲不开?”珠云惊愕的看着她,仿佛看到了什么骇人的怪物。

“连人话都不会说,让本小姐教你说人话。”君莫轻毫不留情一脚踹向珠云。

原主就是每天都被人骂废物,最后承受不住压力才会使用替魂阵的,对付珠云这等见风使舵的小人,她用不着心慈手软。

那些曾经欺辱过原主的,她都会以牙还牙,让她们得到应有的报应!

珠云被踢得吐出了一口血,连呼吸都变得困难了。知道了君莫轻的厉害,珠云不敢再用轻慢的态度对待她,“我……我不敢了,大小姐,你饶了我吧。”

“我饿了,要吃饭,去厨房给我拿好酒好菜过来。”君莫轻双手环胸,居高临下的看着坐在地上哀嚎的珠云。

珠云屁滚尿流的爬起身,又听到君莫轻道:“再拿剩菜馊饭敷衍我,我就让你去猪圈和猪同吃同住!”

听得君莫轻不怒自威的话语,珠云抖着身体跑出了院落。

第2章不服?憋着!

君莫轻躺在椅子上思 考,手有一下没一下的敲击着桌面玩。

圣澜大陆是以武为尊的大陆,饶是上辈子再怎么强大,拥有的符咒经验再怎么丰富,自身没有灵力,还是巧妇难为无米之炊。

当务之急,就是快速修复身体的经脉,自身强大了,才方便为原主报仇。她正寻思着要怎么把这具身体的经脉治好,却发现了被毁得乱七八糟的经脉似乎在慢慢的恢复。

她用神识内视了经脉,仔细的观察了一下,经脉确实是在恢复。

“我都差点忘了我身体会自动治愈了。”君莫轻收回神识后,终于发现了一件不是那么糟心的事情。

君莫轻上辈子有一个异于常人的能力,那就是身体受到的伤害,会自动治愈。想来这种特殊的能力,跟随着她的灵魂来到了这个世界。因为在她观看原主记忆的时候,并没有发现原主有这方面的能力。

“这恢复速度也太慢了,这具身体的素质本来就不如我上辈子的,今后也不知要怎么勤学苦练才能达到上辈子的高度。”君莫轻感慨着。

想她上辈子天赋卓绝,身体素质一流的棒,而这辈子接收的身体素质和她上辈子的一比,根本是云泥之别,高下立见。

在此时,珠云带着君玉然到了君莫轻的院子里。

君玉然听说了珠云的话,怕君莫轻得到什么奇遇,便不放心的过来看看。

待两女走到院门口时,君莫轻已经发现有人过来了。她轻轻一笑,拿着朱砂笔,画了两张水符,将那两张符贴在了门框和门相连的地方。

只要那两人不敲门,直接推门进来,就会把水符撕破。届时,水符会在被破坏的瞬间,招来水,绝对能把她们淋成落汤鸡。

君玉然本就心急,再加上她从来没有把君莫轻当作自己的姐姐看,对君莫轻没有半点尊敬之意,哪里会有礼貌的敲门。

结果,君玉然一推门,头顶上便降下了两道巨大的水球,淋了君玉然一个透心凉。而珠云先前被君莫轻揍了一顿,于是提防着站在了后面一些,因而在关键时刻,珠云躲开了。

君玉然被水泼得浑身湿透了,心情烦躁,却见珠云机敏的躲开,那火气更是一冒三丈。她转身反手就给了珠云一巴掌,“就知道自己躲开,主子在前面受苦,你都不知道舍身挡,你这个下贱的东西!”

珠云委屈的摸着自己发红的脸,没敢说话。君玉然的脾气,她是清楚的,人前是知书达理的闺阁小姐,人后便恶毒得令人发指。

君玉然打了珠云,消了消心中的火气后,用灵力将淋湿的身体烘干。只见君玉然的身体周围有一阵水蒸气蒸腾而上,她浑身便干爽了。

她冷然的看着君莫轻,“姐姐,你暗算我?”

要是原主见着君玉然这副模样,早就缩着脑袋躲到一边去了。但现在的君莫轻,自然是半点不惧君玉然的,她懒懒的坐在椅子上,淡淡道:“别乱叫,沈玉然。就算你如今改姓君了,你的身体里流着的血,也不是我君家的。”

君莫轻提起这件事,把君玉然气得浑身发抖。君玉然最恨的就是有人在她面前说这事儿了,她原先叫沈玉然,她的母亲是成为孀妇后,带着她二嫁到君家的。

沈家的家境条件还可以,只不过哪能和第一符咒世家的君家相提并论?因而在君玉然改姓君后,便将自己体内的沈家血脉视为耻辱,非常不乐意旁人提起她姓沈的事情。

“姐姐,我现在姓君,这是父亲亲口说的。我的名姓,也是他亲手写到族谱上的。”君玉然嘲弄的看着君莫轻,“反倒是你,若非父亲仁慈,光是你偷盗族中广陵草私自吞下的罪责,你就该被逐出君家!”

“你还敢在我面前提这件事!”君莫轻怒了。

原主就是因为君玉然暗中替换了草药,误把广陵草当成一般的灵草给吃了,这才灵脉尽毁的。广陵草确实是好东西,但以原主的水准,根本承受不住广陵草的巨大力量,灵脉尽毁还是原主运气好,运气不好的早就全身筋脉骨骼尽数断裂而亡了。

君玉然在看原主将广陵草服下后,还特地找准时机把君胜轩找来,顺手陷害原主偷盗家中灵草,连环毒计使得溜溜的。

君胜轩看到原主因使用广陵草灵脉被毁,简直快要气笑了。他觉得这女儿真是没救了,心术不正,窃取家中灵草便罢了。偏生还不怎么聪明,连什么等阶用什么灵草都不知道,说这是他的女儿,他都嫌丢人。

本着家丑不可外扬这个至理名言,君胜轩虽然不准人将这事儿说出去,但也从此不想再搭理原主。于是,他把原主赶到了家中偏远的小院子,来了个眼不见为净。

君玉然这时提起广陵草的事情,君莫轻可以感受到原主残留在身体里的感情碎片有多么愤怒。
她咬破了自己的手指,用手指的血在旁边的符纸上快速的写画起来。

她速度能这么快,还是上辈子练出来的。最主要的原因不是别的,乃是她的身体自动治愈的能力太强悍了,伤口会很快愈合,不快点写完的话,还得再咬破一次手指。

君玉然和珠云骇然的看着君莫轻的手速,心中皆升起了一个要跑的念头。只是,在她们的脚步挪动之前,君莫轻已经挥手将画好的几张符丢出去。

符咒嗖嗖嗖的悬在空中,将她们俩围住。

很快,在君玉然和珠云的头顶上,冒出了黑色的雷云。雷云先是落下了大雨,紧接着又降下了小型雷电。

湿漉漉的两个人,被雷电电得不轻,想再反抗,已经难以做到了。

君莫轻眼瞅着符阵上鲜红的血迹慢慢褪色,一副快要支撑不住落地的模样,再次哀叹了一下她现在的灵力低微。

一般说来,用自身的血液画符比朱砂威力更大,要是以往她出血画符,绝对很容易就能画出一个五雷轰顶符。可惜现在灵力太少,浪费了那么多血,只能制造出这点小雷。

君莫轻四处瞧了瞧,走出门外,捡了一块大石头,没有半点犹豫的朝着君玉然一扔。

君玉然本就被雷电给弄得头昏脑胀的,还想着等这阵法的灵气不够了,出来把君莫轻揍一顿。谁
知道君莫轻这么粗鲁,直接砸石头。

君玉然被石头一砸,脑门上全是血的晕了过去。

“啊!”珠云见到君玉然的状态,害怕的叫出声来。

悬浮在周围的符咒已经全数落地,君莫轻慢悠悠的走进来,把符咒毁尸灭迹了。她走到君玉然的旁边,将君玉然随身携带的朱砂笔、符纸、灵石等全部搜刮了出来。

珠云目瞪口呆的看着君莫轻的行径,想不通平日里好欺负的君莫轻怎么变得那么厉害了,这简直比太阳从西边升起还要稀罕。

“看什么看?我只是将属于我的东西拿回来而已。”君莫轻冷冷的说。

她从君玉然手中得到的朱砂笔,名为水霆,这原本就是君莫轻的所有物。是君玉然使用诡计,从原主那里骗过去的。

“你从我这里拿走了什么,通通给我还回来。”君莫轻阴森森的对珠云说。

珠云忙不迭的点头,正欲跑出去,却听得君莫轻说:“着什么急?你先把午饭给我端过来再说。”

“是是是。”珠云顶着一头被雷电劈成鸡窝发型,快速的去厨房拿了饭菜过来。

君莫轻吃着还算可口的饭菜,给了珠云一个眼神,珠云赶紧的回自己的屋里,把这些年从君莫轻手里得到的东西全部拿了过来。

珠云战战兢兢的将东西打开给君莫轻看,视线小心翼翼的瞄向旁边的君玉然。

君玉然虽然已经晕了,但脑袋还在流血,流得满脸都是,看着十分吓人。

“死不了。”君莫轻轻飘飘的瞥了眼君玉然,感到心中的郁结打消了许多。这郁结的情绪是原主的,等心中这些属于原主的负面情绪全没了,君莫轻便算是真正得到这具身体了。

“大……大小姐……我可以走了吗?”珠云是一刻都不想和君莫轻待在同一个屋子里,这感觉太渗人了。

君莫轻的手慢悠悠的拂过珠云拿来的东西,淡声道:“还少了点。”

珠云惶恐的说道:“大小姐!就……就这么多了,我全拿来了。”

“我说少了就少了,你自己掂量着办吧。”君莫轻讽刺的看着珠云,颇为霸道的说。

珠云当了这么多年见风使舵的下人,探究主子心思的能力那是一等一的强悍。她明白过来,君莫轻这是想让她大出血!这些年来,她暗地里帮君玉然陷害君莫轻,得到了不少好处,但现在要拿出来她还是觉得肉疼。

这根本就是强盗在明抢!珠云在心中忿忿的想着。

君莫轻看透了珠云的想法,悠然道:“我就是明抢,又怎么着?不服?给我憋着。”

珠云以前没少抢原主的东西,她现在不过是以其人之道还治其身,让珠云也感受一下被抢的滋味!

珠云被君莫轻坦然的话气得快要吐血了,可就像君莫轻所说,她不过是家中一个小小的下人,即便死了都不会有谁追究。珠云无法,只得把自己的珍藏的东西都拿来了。

“好了,你把她拖到外面的池塘里泡着吧。”君莫轻懒懒的看了眼君玉然,那眼神就和看垃圾没什么两样。

珠云哪里敢真把君玉然丢进池塘里,可见到君莫轻那淡淡的眼神,她又不敢说出反对的话,只得小心翼翼的把君玉然带走了。

……

点击下方“阅读原文”,直接搜索“第一符师:狂傲大小姐”进行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