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原小说推荐虚拟社区

热门小说排行榜前十名

订阅号搞笑小品2018-06-20 07:19:20

每天一首好音乐

每天免费看个电影电视剧

Wang.Mr

编辑:Mr.Wang



平时,浅见的言行举止都是非常温顺和蔼的,可是在今天这个问题上,却表现得异常倔强,他毫不犹豫地一口回绝了。这也许正说明了这个男人身上有着可爱的自卑感,或者说是令人尊敬的骨气。

    “很抱歉,我提出了无理的要求。”看到浅见很明显地露出了不快之色,伴太郎慌忙低头道歉,“我是不应该向浅见君提出这种要求的。我太疼我女儿了,请你看在一个糊涂的父亲的面子上原谅我吧。”

    这个话题虽然就此打住了,但是伴太郎并没有完全死心,这一点浅见很快就明白了。当天他回到家里,就接到了《旅行与历史》杂志的主编藤田先生的来电。

    ——喂,浅见,你最近写的芭蕉与红花的文章,真是相当有意思哟!所以呢,想请你写一个纪实性的文章,在杂志上进行连载,好的话就出个单行本。怎么样,你想不想做?如果太忙的话就算啦!

    “不,不忙不忙,我干。我很喜欢,我想稿费也不错吧?”

    ——嘿嘿,我知道你有空,你也很清楚稿酬不错嘛!

    “哈哈哈……这是我的直觉。我一听藤田君的口气就知道了。那么,要我写点儿什么方面的?”

    ——我希望你采访一位钢琴新人,把她的有关情况毫无保留地真实再现出来。

    “你说什么?”

    浅见张口结舌地问道。藤田误把它理解成了激动的情绪。

    ——哈哈哈……是个不错的题目吧。这和浅见君以往的作品大有不同,是一个全新的方向哦!那姑娘漂亮得很,刚刚获得了国际大赛的二等奖,是个天才新星,浅见君应该从报上读到过吧。当然了,也许这跟不懂音乐的浅见君没有什么关系。不过正因为如此,你可以追踪她在日本全国各地举办的钢琴独奏会,很客观地描写出这位土生土长的日本姑娘一步步走上职业钢琴家的星路历程。我想,一定会有看头。你试试看吧。

    “算了吧。”

    ——是啊,那么,事不宣迟……啊?你刚刚说什么?

    “我说算了!”

    ——哈哈哈……浅见君也开起玩笑了。

    “我不是在开玩笑,我说的是真话。我真的拒绝了。”

    ——喂,请等等!你不是在发傻吧?你刚刚不是说又有空,稿酬也不错的嘛?

    “是的,我是说过。但是,我拒绝了。人各有志。还请藤田君向你的委托人传个话。”

    藤田还在电话里劝说着什么,浅见断然地挂上了电话。

    2

    隔了没一会儿,三乡伴太郎的电话就打了过来。“我一再做出无礼的举动,还请您无论如何原谅……”伴太郎在电话里一个劲儿地说着。

    “三乡先生,我很理解您千方百计想让我出马的心情,而且,对您的这份器重,我也非常感激。”

    浅见首先情真意切地表明了自己的想法,然后接着说道:

    “但是,您若是真担心夕鹤小姐的安危的话,最好还是雇佣专业老练的保镖比较好,我实在是能力有限,无法胜任,而且,我也讨厌动武。再说,对手是个独特的、爱穿俄式大衣的怪人,无论是谁,都能一眼认出来的。”

    “虽说如此,但是万一他不穿饿式大衣了,那该怎么办呢?”

    “不会的。事实证明,那件俄式大衣在黑崎的复仇行动中有着特殊的意义。他在蒙冤入狱时,不是一直穿着那件俄式大衣的吗?”

    “啊?怎么会呢?……”

    伴太郎吃惊地反问道。

    “啊?那么,我说得不对吗?”

    这次轮到浅见发问了。

    “是啊,事情都过去三十五年了,我也记不清了……不过,我还记得那件事发生在暑假里,正是酷暑时节,我想当时他不可能穿那件俄式大衣的。”

    “什么?!”

    浅见张大了嘴巴,像是要把话筒吞到肚里去。

    “你说什么?!……”

    浅见大声声喝道。

    电话那一头的伴太郎像是自己犯了错一样,一个劲儿地道歉说:

    “真是对不起,我没有注意到。”

    “啊,不,不,这不是您的错,是我自己糊涂。因为我头脑里有一种先入为主的概念,总以为是东北地区所以就比较冷,因而,我心中有了定论:黑崎身穿俄式大衣,就是为了传递复仇的信息。我从没有怀疑过这一点。我真是天下头号大傻瓜。黑崎为什么不脱掉俄式大衣呢?只要我发现这个关键环节就……”

    “请问这是为什么?”

    伴太郎诚惶诚恐地问道。

    “这是……啊,目前还不能告诉您,无论如何,只要让黑崎出现,我就能解开它了,但是,这似乎有点难度啊……”

    浅见似乎忘记了电话那头伴太郎的存在,差点儿放下了话筒,猛然发现后,慌忙拿起来,急切地说道:

    “啊,三乡先生,请不用担心夕鹤小姐的安全,不会有问题的。”

    “真的吗?”

    “是的,真的。还有,替甲户天洞先生作法事确实是定在明后天吧。这案子在三、四天后,不,也许是五、六天后就应该能解决了。请您放心。是的,是的,请务必对您的家人也这么说,让他们把心放宽吧!”

    浅见挂断了电话,心里暗想,我的预测是否过于大胆了。

    甲户天洞“五七”的法事是在横滨的鹤见寺进行的。施主当然是麻矢小姐。几天不见,麻矢俨然已经成为睿天洞的当家人,做起事来像模像样。无论是永冈还是东木,都表现得尽心尽力,积极地辅佐着麻矢,牢牢地支撑着古董店。

    法事结束后,家属在附近饭馆的二楼设宴答谢众人。

    力冈夫人透子早就憋不住了,刚一落座,就急不可耐地向浅见发问道:

    “我听父亲说了,浅见君说过案子在三、四天后就能解决,这是真的吗?”

    “是的,是真的,我是这么认为的。”

    “既然浅见君这么认为,那么应该掌握证据了吧。”

    “是的,虽然还不能完全肯定,但是可以那么说。”

    浅见笑嘻嘻地答道。

    “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嘛?”

    “是啊……其实应该也没有什么可说的……只有一点,我想提醒大家,就是大家都已经知道的,黑崎贺久男在杀害泉野梅子夫人的前一天去过山形,对吧?”

    看到大家都默默地点点头,浅见继续说道:

    “黑崎的这个举动使人自然而然联想到,他是冲着红花纪念馆的横堀老人去的,而实际上,他什么也没做就折返东京了。传说黑崎现身的,似乎只有横堀老人自己。”

    这一次谁都没有点头,大家都用一副茫然的表情看着浅见,似乎在说:“你到底想说什么呀?”

    “黑崎为什么没有杀横堀老人呢?这可是第一个关键点哟!”

    “难道是……”夕鹤不由得嘟囔了一声。虽然声音很小,但是大家都听见了。众人的目光齐刷刷地投向了夕鹤。

    “难道是,是什么呀?夕鹤?”

    透子问道。她的丈夫力冈也在一旁帮腔助威似地说道:“是啊,什么‘难道是’啊?”

    “啊,没什么……”

    夕鹤低垂着眼帘。缄默着。

    “真是个怪人!”

    透子白了妹妹一眼,说道。

    “我想,夕鹤想说的大概是,莫非横堀是和黑崎一伙的?那样的话,也许黑崎就藏在横堀家里呢!对吧,浅见君?可以这么想吧?”

    “这不可能。”浅见斩钉截铁地否定道,“黑崎可是个复仇狂啊!他再怎么无处可逃,也不会和复仇对象握手言和的。如果他能做出这样的妥协,当初就不会杀人。黑崎去见横堀老人,只能是为了要杀掉他。”

    “那么,黑崎还会为了要杀横堀老人再去那里吗?”

    “不,也许不会去了吧。警察也是那么想的,他们已经解除了保护措施。你们难道没有发现三乡先生和夕鹤小姐身边的刑警也都不见了踪迹了吗?”

    “嗯,说来也是啊!”

    伴太郎重重地点了点头。

    “浅见君说的确实没错。原本一直在我周围晃悠着的便衣警探,一夜之间都没了踪影。我以为他们是巧妙地隐藏起来了呢。原来是这么回事啊!夕鹤你那边怎么样?”

    “是的,经你们这么一说,好像我身边的情况也是如此。……这么说,这出复仇惨剧已经结束了吗?”

    “这个嘛……‘结束’这个说法好像有点问题。”

    浅见意味深长地说道。

    “咦?照你这么说,该是什么呢?”

    “其实啊,我总有这么一种感觉,这一切果真是一出复仇惨剧吗?”

    “什么?你怎么会这样想呢?”

    “如果你们回顾一下这一系列的连续杀人事件,就会发现一个非常奇妙的问题。简单说来,黑崎这个人他到底在想些什么?他把写着‘花儿无价’的小纸条交给夕鹤,又在甲户先生那里留下了‘寻找故乡’的字句,看似是精心导演的一出恐怖的复仇好戏。而实际上,却是走一步算一步,错误百出的。至少怎么看也不像是经过了三十五年精心策划、深思熟虑的方案。”

    众人都为之感到惊愕,牢牢地盯住了浅见一张一合的嘴唇。

    “第一个被害人甲户天洞先生是直接导致黑崎入狱的重要证人,所以成为黑崎的头一个复仇目标,这一点似乎还能令人理解。但是,紧接着被杀的却是与黑崎一起服过刑、可以称得上是朋友的人——额地友延,这就有点耐人寻味了。而且,接下来的受害者是泉野梅子一一她是六个证人当中作用最小的一个,也是完全不起眼的一个。也许她在当年的调查审判阶段并没有积极作证,甚至如果不仔细阅读审判记录的话,都不会知道梅子小姐的证词能使黑崎定罪。连这样的人,黑崎都要把她作为复仇对象,加以杀害,他的脑子实在是让人搞不明白。”

    “可是,黑崎不是已经杀了他们三个人吗,所以……”

    浅见抬手制止了还想继续说下去的伴太郎,自己接着说道:

    “如果黑崎是对的……对不起,请原谅我用词不当,他有正当理由要实施复仇计划的话,那么应该采取的顺序是:首先杀掉甲户先生,接着是三乡先生,然后是横堀老人,最后才是梅子夫人——这样才符合逻辑。然而实际情况却是乱七八糟的,甚至中间还夹带出一个毫不相干、全无瓜葛的额地。这简直叫人摸不着头脑。”

    “浅见君,你看,会不会是这个原因呢?”力冈插嘴说道,“他是不是想先从容易对付的人下手呢?”

    “那样的话,应该先拿横堀老人开刀的。没有比他更容易得手的人了。因为他是孤零零的独自一个人住在那座偌大的红花纪念馆里。而且,黑崎不可能直接从北海道跑到东京来的,因为他总要先回趟老家——山形,看看世间的变化,了解仇敌们的境况吧。至少,山形是他的必经之路。他在独自一人留在山形的横堀老人面前过而不停,甚至之后又专门去了一趟山形,还是放过了他,这一切只能让人联想到,黑崎没有要杀横堀老人的意思。”

    “那么,果然如此喽!”

    透子拉开嗓门说道。

    “横堀和黑崎还是一伙的吧?”

    “不,正如我刚才已经说过的,如果这几宗连续杀人案确实是黑崎所为,就没有这种可能性。你们想想,他一心要把积压在心头长达三十五年的怨恨通过复仇的方式发泄出来,又怎么可能会和仇人握手言和呢?”

    浅见斩钉截铁地说道,那口气就像当年伽利略断言“地球是围绕太阳转的”一般肯定。

    “浅见君,你到底想说什么呢?”

    伴太郎焦急地问道。

    “因此,我怀疑,这一切到底是不是所谓的黑崎的复仇行动。不,与其说是我个人,倒不如说是警察呢!他们已经开始怀疑了。”

    “警方?……嗯——可是,如果这不是复仇,又会是什么呢?”

    “是啊,又会是怎么一回事呢?”

    浅见的脸上浮起一丝让人猜不透的暧昧笑容。

    “总不会是传说中‘嗜杀成性的狂人’所为吧!”

    “不、原本大家都以为是黑崎所为,因而制定了相应的调查方案,问题正是出在这儿的……警方似乎已经开始从头调查了。”

    “什么?简直是瞎胡闹!”透子大声叫了起来,似乎要替大家出头一般。

    “那么,到目前为止的所有调查都白费了吗?怎么会有这种事?……警察都在想什么吗!首先,如果这不是黑崎干的又会是谁呢?甲户先生和姑姑以及那个叫额地的人没有任何关联呀!难道这一切纯属偶然吗?三个人在同一段时间内,相继被完全不向的人,出于完全不同的理由杀害了?!”

    “总之,警察是那么想的。证据就是,他们已经取消了对你们的保护。”

    “怎么会这么荒唐呢?这也太牵强附会了!无论怎么想,谁都不会认为这是黑崎之外的人干的,对吧?”

    透子似乎要寻求丈夫的支持。力冈点头表示同意,并开口说道:

    “说句老实话,我并不十分清楚过去的那段往事。但是,我总觉得三个受害人先后被杀绝非偶然。那张‘花儿无价’的纸条是怎么一回事?解释不了不是吗?您是怎么想的呢?爸爸。”

    “是啊,我也是这么想的。浅见君,我还是觉得应该照原来的路子调查下去……”

    “就是嘛!他在这之前没杀横堀,说不准接下来就要动手了呢?”





订阅号音乐相册、搞笑视频大全、免费看电影电视剧、李二甩搞笑视频、幽默段子分享。高清电影免费看、高清电影在线观看、高清电影资源、高清电影在线、电视剧免费看、电视剧免费资源、电视剧免费在线观看、电视剧免费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