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原小说推荐虚拟社区

悬疑、恐怖、玄幻小说作家会怎么改写《人民的名义》?

灰鸽叔叔2018-09-05 13:00:28

“对对对,你怎么知道?”


《人民的名义》持续刷屏,作为一部许久未见的反腐剧,剧情、人物、小说等各类细节都为人们津津乐道。反腐小说的异军突起,给了悬疑、恐怖、玄幻三大热门小说门派非常大的压力,大家认真学习、组织研究,核心只有一个:

 

如果《人民的名义》交给我写,该如何动笔?

 

以下是六个小说中的经典场景,让我们看看各路小说家的思路吧:


 

场景一:一墙现金前的贪官赵德汉

 

原著:


赵德汉把梦幻般的目光投向铁柜:好看,太好看了。小时候在乡下,我最喜欢看丰收的庄稼地,经常蹲在地头一看一晌午。我爱吃炸酱面,更爱看地里的小麦。麦出苗了,麦拔节了,金灿灿的麦穗成熟了……看着看着,肚子就饱了。赵德汉声称自己是农民的儿子,几辈子的农民啊,穷怕了!看钞票,就像看小麦一样,看着心里踏实,看着精神满足。看久了,钞票上会泛起一片金光灿烂的麦浪呢……



悬疑小说:“我认为这段描写悬念不足,要加戏”

 

赵德汉把梦幻般的目光投向铁柜:好看,太好看了。看钞票,就像看小麦一样,看着心里踏实,看着精神满足。看久了,钞票上会泛起一片金光灿烂的麦浪呢……说话间,钞票上真的泛起了金色的光芒,看得侯亮平一惊。光芒散去,只见原本整整齐齐的百元大钞,变成了一捆一捆的麦子。

 

恐怖小说:“我们更吓人”

 

赵德汉把梦幻般的目光投向铁柜:好看,太好看了。看钞票,就像看小麦一样,看着心里踏实,看着精神满足。看久了,钞票上会泛起一片金光灿烂的麦浪呢……说话间,钞票上真的泛起了金色的光芒,看得侯亮平一惊。光芒散去,只见赵德汉不见了。侯亮平刚想追捕,却惊异地发现,所有百元大钞上的头像,从毛主席变成了赵德汉的样子。

 

玄幻小说:“我的最刺激”

 

赵德汉把梦幻般的目光投向铁柜:好看,太好看了。看钞票,就像看小麦一样,看着心里踏实,看着精神满足。看久了,钞票上会泛起一片金光灿烂的麦浪呢……说话间,天上黑云涌动,几道紫色的闪电从云层中透将出来。侯亮平、赵德汉大惊:九天劫雷?!


 

场景二:信访窗口前的孙连城

 

原著:


孙连城蹲不住了,只得一条腿跪到了地上,头勾得更低,喘息着说:不是,主要是经费问题,这改制后有一部分经费得区财政出……我再想想办法吧!一些人认识孙连城,都向区长投来惊讶的目光。孙连城单膝跪地,才能从小窗口看到李达康的半边脸。他可怜巴巴地望着高高在上的市委书记,希望领导能注意到他的痛苦处境。

 


悬疑小说:“我认为这段描写不够解气,要加戏”

 

孙连城蹲不住了,只得一条腿跪到了地上,头勾得更低,喘息着说:不是,主要是经费问题,这改制后有一部分经费得区财政出……我再想想办法吧!孙连城单膝跪地,才能从小窗口看到李达康的半边脸。然而窗口越来越小,越来越远,孙连城只能匍匐在地,才能让书记看到他的样子。然而窗口还是越来越低,正在孙连城百思不得其解的时候,只见李达康从窗口里抛出一把铲子:“来,挖坑,边挖边说。”

 

恐怖小说:“我可以让它更惊悚”

 

孙连城蹲不住了,只得一条腿跪到了地上,头勾得更低,喘息着说:不是,主要是经费问题,这改制后有一部分经费得区财政出……我再想想办法吧!孙连城单膝跪地,才能从小窗口看到李达康的半边脸。但聊了几句之后,孙连城突然觉得不累了,看李达康的样子也格外清晰。而信访室里的访民,此刻却纷纷夺路而逃。最后一位离开的访民,用手机拍下了孙连城的样子:他的腿已经和地面融为了一体,脖子呈现诡异的180度,半只眼球已经悬在了窗口上……

 

玄幻小说:“我的最刺激”

 

孙连城蹲不住了,只得一条腿跪到了地上,头勾得更低,喘息着说:不是,主要是经费问题,这改制后有一部分经费得区财政出……我再想想办法吧!孙连城单膝跪地,才能从小窗口看到李达康的半边脸。说话间,天上黑云涌动,几道紫色的闪电从云层中透将出来。孙连城、李达康大惊:九天劫雷?!

 


场景三:祁同伟和高小琴的激情戏

 

原著:


他用手掌堵住高小琴的小嘴:不要这么说,永远不许说!高小琴含泪点头,跳起来,一把搂住他,疯狂地亲吻他,亲得他也躁动起来。那天,他们大白日里在铺着新地毯的楼梯上疯狂地干了一回,干得大汗淋漓,如痴如梦,干出了人生中一场难得的高潮……



 悬疑小说:“那么伟大的事情怎么可以不留悬念呢”

 

高小琴含泪点头,跳起来,一把搂住他,疯狂地亲吻他,亲得他也躁动起来。那天,他们大白日里在铺着新地毯的楼梯上疯狂地干了一回,干得大汗淋漓,如痴如梦,干出了人生中一场难得的高潮……第二天,看到身边的男人,高小琴却突然一惊:“你是谁?”身边的男人又矮又胖,还露着一口大黄牙:“你被卖到我们村子六年了,还不知道我是谁?”

  

恐怖小说:“激情戏加点儿吓人的元素太简单了”

 

高小琴含泪点头,跳起来,一把搂住他,疯狂地亲吻他,亲得他也躁动起来。那天,他们大白日里在铺着新地毯的楼梯上疯狂地干了一回,干得大汗淋漓,如痴如梦,干出了人生中一场难得的高潮……而那张被浸湿的楼梯地毯上,两人的体液却在缓慢交织,水迹缓缓印出了一张陌生的人脸……

 

玄幻小说:“我的最刺激”

 

高小琴含泪点头,跳起来,一把搂住他,疯狂地亲吻他,亲得他也躁动起来。那天,他们大白日里在铺着新地毯的楼梯上疯狂地干了一回,干得大汗淋漓,如痴如梦,干出了人生中一场难得的高潮……蠕动间,天上黑云涌动,几道紫色的闪电从云层中透将出来。祁同伟、高小琴大惊:九天劫雷?!

 


场景四:祁同伟自杀

 

原著:


不,猴子,你别再靠近了,别逼我开枪!我告诉你,我不会接受别人的审判,我……我会审判我自己,你快离开,否则我让你陪葬!

侯亮平仍不管不顾地走着,边走边说:老同学,别忘了这是啥地方——这可是孤鹰岭啊,是你的光荣之地,是你的得救之地……

让侯亮平没想到的是,就在他即将跨过土屋门槛的那一瞬间,土屋的里间猛然响起了枪声!不好!侯亮平冲过去一看,祁同伟手握制式手枪,脑袋中弹,倒在血泊中,那张熟悉的面孔变得十分陌生……



悬疑小说:“死亡只是另一个问号的开始”

 

让侯亮平没想到的是,就在他即将跨过土屋门槛的那一瞬间,土屋的里间猛然响起了枪声!不好!侯亮平冲过去一看,祁同伟手握制式手枪,脑袋中弹,倒在血泊中,那张熟悉的面孔变得十分陌生……“这不是祁同伟!”侯亮平惊呼。

 

恐怖小说:“啊哈哈哈哈死人了老子可以发挥了”

 

让侯亮平没想到的是,就在他即将跨过土屋门槛的那一瞬间,土屋的里间猛然响起了枪声!不好!侯亮平冲过去一看,祁同伟手握制式手枪,脑袋中弹,倒在血泊中,那张熟悉的面孔变得十分陌生……突然那张陌生的面孔里钻出一条虫子,紧接着更多的虫子密密麻麻地从鼻孔、耳朵、眼睛里爬了出来,瞬间布满了整个屋子。

 

玄幻小说:“我的最刺激”

 

让侯亮平没想到的是,就在他即将跨过土屋门槛的那一瞬间,天上突然响起了雷声!侯亮平冲过去一看,祁同伟手握制式手枪,仰望天空,天上黑云涌动,几道紫色的闪电从云层中透将出来。祁同伟、侯亮平大惊:九天劫雷?!

 


场景五:高育良转黑

 

原著:


高育良放下手上的文件和红蓝铅笔:哦?这事你也知道了?老师轻松地笑着,继续说:你这猴崽子呀,按说我可以不理你,你这个反贪局局长无权调查我嘛!不过,为了满足你的好奇心,我回答你!高小凤这事啊,还真是个秘密,我不想让别人知道!怎么?你猴崽子就理所当然认为这里面有啥问题了?真幼稚!说罢,拉开抽屉,拿出一张结婚证,推到侯亮平面前:侯局长,自己看,认识一下你新师母!

侯亮平看着结婚证上的高育良和高小凤的名字,一下子呆住了。


 

悬疑小说:“算是悬念揭晓,但揭晓的同时,需要营造新的悬念”

 

高育良放下手上的文件和红蓝铅笔,拉开抽屉,拿出一张结婚证,推到侯亮平面前:侯局长,自己看,认识一下你新师母!侯亮平看着结婚证上的高育良、吴慧芬和高小凤三个人的名字,一下子呆住了。

 

恐怖小说:“这实在毫无难度”

 

高育良放下手上的文件和红蓝铅笔,拉开抽屉,拿出一张结婚证,推到侯亮平面前:侯局长,自己看,认识一下你新师母!侯亮平看着结婚证上的高育良和一个无头女人的照片,一下子呆住了。

 

玄幻小说:“我的最刺激”

 

高育良放下手上的文件和红蓝铅笔,拉开抽屉,拿出一张结婚证,推到侯亮平面前:侯局长,自己看,认识一下你新师母!就在此时,天上黑云涌动,几道紫色的闪电从云层中透将出来。高育良、侯亮平大惊:九天劫雷?!

 

耽美小说:“等等,让我说两句”

 

高育良放下手上的文件和红蓝铅笔,拉开抽屉,拿出一张结婚证,推到侯亮平面前:侯局长,自己看,认识一下你新师母!侯亮平看着结婚证上的高育良和祁同伟的名字,一下子呆住了。

 


场景六:结尾

 

原著:


侯亮平看着窗外的肃杀景象,讷讷道:是啊,是啊,不过,老人家说得对,好在我们党已经醒了,现在收拾世道人心还来得及……

车窗外,严酷的冬季让广袤大地褪尽了五彩缤纷,裸露出素朴的本色,宛如卸妆后的母亲。北风凛冽,裹挟着原野上的残草败叶,不时地扑打着路面。然而冷峻的荒芜中,不也孕育着春天的希望吗?



悬疑小说:“这就结尾了?这像有续集的结尾吗?要不停反转啊!”

 

车窗外,严酷的冬季让广袤大地褪尽了五彩缤纷,裸露出素朴的本色,宛如卸妆后的母亲。北风凛冽,裹挟着原野上的残草败叶,不时地扑打着路面。在这冷峻地荒芜中,侯亮平露出了诡异的笑容……“你们终究还是太嫩了。”

 

恐怖小说:“光明的结尾我们也擅长”

 

车窗外,严酷的冬季让广袤大地褪尽了五彩缤纷,裸露出素朴的本色,宛如卸妆后的母亲。北风凛冽,裹挟着原野上的残草败叶,不时地扑打着路面。车里,侯亮平对着空无一人的后座说:“心愿已了,你们也该去投胎了。”

 

玄幻小说:“还是我最刺激”

 

车窗外,严酷的冬季让广袤大地褪尽了五彩缤纷,裸露出素朴的本色,宛如卸妆后的母亲。北风凛冽,裹挟着原野上的残草败叶,不时地扑打着路面……

 

玄幻小说家还没说完呢,悬疑小说家和恐怖小说家就接着说,“天上黑云涌动,几道紫色的闪电从云层中透将出来。侯亮平大惊:九天劫雷?!”




 

“对对对,你们怎么知道?”

 



本文在悬疑小说家蔡骏的公众号“蔡骏”上首发

若需白名单,可通过“蔡骏”处获取

谢谢






本号原则上只接朋友的合作,如果确有合作意向,请带好合作的主题私我,不要只写“商务合作”四个字,作为上市公司老总,我是没空一一回应的,你们可以投放我司的其它知名公众号,谢谢。


想让我写命题作文?请——


直接对本号聊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