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原小说推荐虚拟社区

玄幻言情女尊小说《万年孤独》(64-66)

李乙隆作品2018-08-17 10:23:07

前面的内容请点击链接:玄幻言情女尊小说《万年孤独》(1-63)


64

南山月终于看清,在巨洞深处,面向洞口的石壁上,有一个巨大的“人形壁雕”。

那雕在石壁上的“人形塑像”,相貌凶恶邪诡,血盆大口,满面杀气,栩栩如生。细看之下,南山月发现,所看到的,并非壁雕,竟是一个恶魔,被谁用高超的法力嵌进石壁中去。有六道符咒,分别刻在那恶魔的额上、胸上、四肢上,符咒与魔身、石壁浑然一体,谁也无法揭开那符咒,把恶魔放出来。只有在自身魔力超过那符咒法力时,恶魔才能脱身。南山月对那位锁住这个恶魔的高手,敬佩之情油然而生。

南山月终于看到一排笼子里关着的人,与前面所看到的不同。这几个人,穿着衣服,睁着惊恐的眼睛,是比前面所看到的笼中人,更像人的人。就在这一排笼子里,南山月找到根童。南山月飘到根童耳旁,念了几声催眠咒,把他催眠后,附上了他的身体。

女魔终于出现了,坐在个赤着上身的男魔的肩膀上,也可以说,是那个男魔抬着她,从巨洞深处一侧的一个小洞中那个出来。“中”和“出”并不成词,但排在一起在一些网站便会变成“口口”或星号,所以“那个”一下。

只见那个男魔跪了下来,女魔依然坐在他们的肩膀上。

又来了一个男魔,端着一盆热水,跪在女魔跟前,把那盆水放在女魔脚下,为女魔脱鞋。女魔把脚放进盆中。那个男魔为女魔洗起了脚来。

女魔洗罢脚,把脚提出来,那男魔忙为女魔穿上了鞋。

女魔往洗那个脚水中吐了一口唾沫。

又来了二个男魔,把包括根童在内的那些穿着衣服的人,一个个连笼扛到女魔前面,打开一个笼子,将一个颤栗不已的人,拉到女魔跟前。

那人跪在女魔脚下,不断磕头求饶:“大王饶命!”女魔轻轻摸了摸他的头,道:“乖,别叫,本王会让你很幸福的。”说罢,竟掀开了他的头盖骨,完整地取出他的大脑。

那人无脑了,却没有倒下,仍保持着跪姿,仿佛被定住了。

这时,那个为女魔洗那个脚的男魔,把女魔的洗那个脚盆捧到女魔腹前。女魔把手上的人脑,放进洗那个脚水中,洗了洗,又装进那个人的脑壳,轻轻拍了几下。那个人的头竟完好如初,只是表情大不一样,不再惊恐万状,而是露出一种怪诞的笑。

南山月知道,女魔刚才所施的魔法,便是比死还可怕的洗脑

每洗好一个脑,女魔就命令那人喝一口洗那个脚水,然后问道:“本王的洗那个脚水,好不好喝?”

那人恳切道:“太好喝了!太美味了!”

“还想不想喝?”

“求女王再让我喝一口吧!”

“以后你表现好,本王再赏你喝!“

“谢女王隆恩!”

“现在你要诚心诚意告诉本王:我们这个神潭王国好不好?”

那人由衷道:“太好了!这是世界上最幸福的国度,最美丽的地方!”

“如果有人要来消灭本王、铲平神潭、回到你原来的世界,你会怎么做?”

那人斩钉截铁道:“我誓死保卫女王,保卫神潭!跟敌人血战到底!”

“我们的大王要喝血,你愿让他喝你的血吗?”

“愿意!”

“本王要吃肉,你愿让本王吃你的肉吗?”

“能让女王吃我的肉,是我的幸福!”

“本王要解放全世界,让全人类都能幸福地在本王的笼子里生活着,你愿为这个伟大的事业贡献一切吗?”

“我愿意!我要把自己的一切,都献给人类最伟大的事业,也就是女王解放全世界的事业!”

女魔道:“你发誓吧!”

于是,那人郑重宣誓。誓词朗朗上口。

最后,那人竟无师自通地唱起了颂歌:“爹亲娘亲,不如女王亲;天大地大,不如女王大!没有女王,就没有我的生命;没有神潭,就没有我的家园……”

女魔给另个人洗脑之后的对白、发誓和颂歌,都如出一辙。南山月估计,这些台词和颂歌,都是女魔给他们洗脑时植的。这可能已成为魔洞中的一种仪式。

 

65

那三个人被放回笼子里后,女魔朝他们训话道:“你们这些人渣!”

那三个人齐声道:“对,我们是人渣!”

“你们这些畜牲!”

“对,我们是畜牲!”

“你们本来就是该下地狱的。如果不是这样,本王也无法把你们请来。你们知道地狱多惨吗?那可是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的地方!”

那三人跪在笼子里磕头道:“谢谢女王把我们救出地狱!”

女魔道:“我会让你们在这里感到很幸福的!”

那三人又磕头道:“谢谢女王给我们幸福!”

女魔仿佛自语般道:“幸福是什么?就是一种感觉嘛!”

那三人连连磕头高呼:“女王万岁万万岁!”

女魔挥挥手让男魔把那三个人扛到一旁,接着让男魔把南山月“纯灵”附体的根童放出来,拉到她跟前。

根童与前面那三个男人不一样,昂首挺胸,不肯跪下。

根童不跪下也没系,因为他个子矮,站着,女魔摸得着的头。

女魔一边摸着他的头,一边笑道:“看你这孩子还挺倔强的。洗脑之后,看你还倔不倔!”

女魔罢,朝捧着洗那个脚水的男魔道:“这孩子跟那些人渣不一样。洗脑的水要用清水,把他的记忆洗掉就行。我要认他为干儿子。”

男魔道:“是!”赶忙换盆,端来清水。

当女魔想施展魔法取出根童的大脑时,根童额上那个“唵”字浮现了出来,闪着金光。女摩的手,仿佛被电狠狠地击了一下,忙缩了回去。

顿时,整个魔洞,响起了“唵”、“嘛”、“呢”、“叭”、“咪”、“吽”这六字大明咒。

这声音,好像是从根童口里传出来的,但分明是广潮道寨众师友的声音。

这美妙的声音,在魔洞中回荡着。

南山月的“纯灵”豁然开朗,浑“身”上下,一下子充满力量。

女魔站起身,惊叫道:“不好!敌人打进来了!”

众魔和众鬼一下子慌乱起来。

南山月“纯灵”附体的根童,趁机潜进水中。

南山月因丹明师相助,灵体分离,获得境界高深的纯灵之“身”,进入跌马潭时,潭水中的水鬼们,是看不见他的。可此刻,南山月的“纯灵”携带着根童潜进水中,水鬼们都看得见根童,都要来抓根童。这时候,根童口中依然念着“唵”、“嘛”、“呢”、“叭”、“咪”、“吽”。在水中听不到声音,只有气泡直冒。那些气泡,竟是“唵”、“嘛”、“呢”、“叭”、“咪”、“吽”这六个金光闪闪的字。水鬼们的手一碰到那些气泡,便仿佛被电狠狠击了一下,忙缩了回去,退在一旁。

南山月必须尽快找到魔洞水域的出口,游出去并迅速浮上跌马潭水面,因为根童的肉身是有局限性的,是需要呼吸的。

南山月终于在根童快憋不住的时候,纵身跃出跌马潭。

太好了!胜利了!

南山月的“纯灵”带着根童,平安地回到广潮道寨。

膳姐一把紧紧搂住根童,忽听根童的口中传出南山月老师的声音:“先让我出来!”

膳姐一松手,那边南山月老师站了起来,疾步走到天井一角,呕吐得一塌糊涂。

仙子忙倒来一杯红糖水,递给南山月。

南山月接水在手,一饮而尽,终于压住了反胃。

丹明法师朝南山月道:“施主辛苦了!”

广潮真人关切地朝南山月道:“南山老弟,去休息一会吧!”

南山月朝众师友拱了拱手,走往自己的房间休息。

真人朝法师道:“法师,辛苦了!”

法师合掌道:“阿弥陀佛!他们平安回来,老衲深感宽慰。天已亮了,老衲该回去了!”

法师正欲起身,膳姐已给他递上一碗甜汤,道:“请法师吃完这碗甜汤,再走不迟!”

法师吃完甜汤,起身告辞。

真人朝林樵人道:“有劳林老弟,送法师回寺!”

法师道:“不用麻烦林施主!”

林樵人道:“能与法师同行,实乃樵夫之福!法师,请!”

法师与樵夫走了。

一宿未眠的孩子们,迷迷糊糊吃了甜汤,都去补睡了。

湖客起来后,兴冲冲地找林樵人,膳姐问他找樵兄干什么,只听湖客没头没脑道:“梦中看电影,还真的能看到续集。”

 

66

膳姐问道:“什么电影?”

湖客道:“是南老师主演的好莱坞大片。红林仙子、广潮真人、丹明法师,都是主要角色。你也在里面,算是群众演员吧。”

膳姐笑道:“我也跑到你梦里去演戏啦!”

湖客道:“三言语讲起来,没意思。改再给你细细讲来。现在,我要牵牛出去吃草。”罢,湖客把天井一角的牛粪清理干净,解开牛绳,牵着老牛走出“四点金”。跟着他出去的,还有狗和猫。

回头补宝林洞主芷茵女侠,在排金山看到三斗田木屋被烧毁,却找不到卓文隐士夫妇,十分着急,便呼喊起来。忽闻地下传来隐士的回应,忙翻开石板,让隐士夫妇出来。女侠让虎先回洞去,自己与隐士夫妇正欲往广潮道寨走,山月老师与红林仙子来了。于是,五友便到了道寨。

却说此刻,修真女侠见山月老师的“纯灵”已把根童救回来,众师友均平安,甚为宽慰。吃了一碗甜汤之后,女侠起身道:“各位师友,芷茵告辞了!”

仙子忙道:“红林送妹妹回去!”

宝林洞主道:“多谢姐姐!”

至纯至美的二姐妹走后,真人也到他的房间里静修去了。膳姐找了个房间让隐士夫妇去休息,自己搞起卫生来。

孩子们起床后,管家婆膳姐叫茶妹和残月来帮忙,重新安排房间,摆设床铺。

此前她请示过这里的实权人物南山月,山月老师对她口头讲述的方案作了一点调整,把三男童从湖客所住房间调进他自己所住房间。

大厅侧主房:分别为广潮真人、红林仙子所住,不变。

天井侧房间:由柴草房改成的客房,给卓文夫妇居住;另一间,辟有通往外面厨房的小门,由膳姐、茶妹、残月和三女童住。

山月老师与晓风所住房间,增加了三男童。

以前六童分为色声香、味触法组,现在分为男、女组。

山月老师所住对面的那个房间,给湖客、散仙住。

本来,膳姐一直想安排山月老师一人住一个房间,但山月老师总是不同意。

这次,让三个调皮的男童与山月老师同宿一房,膳姐觉得很过意不去。

林樵人和永武,晚上继续当哨兵。

现在,老寨一共住了十八位或者十九位。

梅花新村,日里孩子们在那里玩耍和学习,夜里则空着。

这一的时光,就在膳姐快乐的忙碌中到了晚餐时分。

晚餐前,膳姐公布了住宿新方案。红林仙子第一个反对。她道,得把她的房间隔成个小房间,可以住几个人。真人乐呵呵道:“红林的房间可以隔,老朽的房间就不能隔吗?”

林樵人道:“住宿乃人间俗事,还是由人说了算!”

南山月道:“樵兄言之成理,南某赞同!”

学生们当然是支持老师的。只听残月道:“老师赞同,残月也赞同!”晓风道:“我也是!”

茶妹道:“我支持老师,也支持膳姐!他们意见统一,我当然举双手支持他们!”

傻乎乎的永武,不知是否听得明白,这时也不甘落后,举起双手道:“我也支持!”

湖客道:“让三男童跟我住吧。”

三男童吱吱喳喳道:“我们要跟老师住。”

隐士夫妇,客气了几句,便客随主便。

真人和仙子,在许多时候会成为少数派,只好保留意见,服从安排。

住宿新方案通过。晚餐开始。

就在这时,岗楼上传来狗吠声。

 

 

报刊转载,请与作者联系;网友转载,请保留作者署名;引用请注明出处。

作者介绍见百度百科“李乙隆”。

欢迎关注本号,点击标题下面“李乙隆作品”即可关注。

欢迎分享至各群和朋友圈!谢谢!

 

 

本人十分感谢大家关注我的微信公众号等,绝不会屏蔽谁或删除谁。如果你关注后却收不到或看不到一些内容,非我所为;如果你的关注莫明其妙地被取消了,请重新关注。谢谢!

 

 

声明:本号起初一段时间并没有开通“原创保护”(开通后才会被打上“原创”标识),开通前所发内容,也都是原创,对它们进行转载、引用、摘录、编辑、出版、改编等,均需征得作者同意。

 


答前学生:我对韩寒的看法

2002年初夏:住院两天

李乙隆(春笋作文)教育理念

谁更应该承担赔偿责任?

我们的童年

我陪你坐过这一宵雨声

公交车上(外一则)

短笛轻吹

山村岁月

梅雨时节的美丽

我为你北望中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