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原小说推荐虚拟社区

你认为最好的奇幻小说有哪些? - 知乎

酷乐活2018-08-20 08:05:49


1


我叫唐小年,父亲十年前出差时不知遭遇了什么变故,至今没有他的消息,报警也报了,寻人启事也刊登了,可是没有任何效果。


至于我的亲生母亲我更是连见都没见过,也不知道是去世了还是跟别的男人跑了,父亲从未对我透露过任何关于我母亲的事。


自从父亲失踪后我就跟后妈王婉以及没有血缘关系的姐姐唐慧住在一起,打那以后后妈对我的态度发生了一百八十度转变,虽然她对我一直都不怎么好,但父亲在的时候她至少不会当着父亲的面给我脸色。


二零零六年七月八号,是父亲出差的日子,也是我噩梦的开始。


父亲失踪后,后妈王婉对我更加冷淡,姐姐唐慧也对我充满了鄙夷,她是学校的尖子生,而我是差班里的一员。


后妈王婉是县一中教师,长相颇佳,是学校有名的大美女,她不仅学历高身材好,教学更是有一套,她带的毕业班每年都有几名学生考进北大、清华以及各类名校。


姐姐唐慧的成绩相当出色,再加上每天放学之后有后妈王婉给她补习,大家都以为她会顺理成章考上北大或者清华,可是最终高考结果出来的时候,让所有人大跌眼镜,她竟然只考了个二本。


不是她成绩不好,而是因为高考前不久发生了一件事,让她高考发挥失常了。


我姐唐慧在高考体检的时候竟然被查出怀孕八周,这个消息幸好被她母亲王婉疏通关系压下来,才没在学校流传开。


后来后妈不知道动用了什么关系,竟然让唐慧进了一所985大学。


和姐姐唐慧相比,我的命运要悲催得多,她去年毕业后直接进入了本县的商业银行工作,而我前段时间刚刚大学毕业,毕业于一个三流野ji大学,人们口中常说的毕业即失业就是我这类人。大学四年高不成低不就,挂过科、逃过课。


唯独值得骄傲的是我在学生会混过几年,所以处理人际关系还算有一套。当然,还有一件也算是引以为傲的事情,大学四年我交过不少女友,上至大四成熟学姐下至刚刚入学的小学妹,还有一名教我们体育的女老师,都曾是我交往的对象。


毕业后憧憬着自己走上工作岗位,步入美好的前程,可是现实一次次的打脸。


我从始至终都没有得到后妈王婉任何帮助,在我高考那段期间,她连补习都没给我补过,或许她觉得给我补习是浪费时间,以我的成绩能考个高职高专就不错了,不过在我考上三类大学的时候,心中多多少少还是有些喜悦,因为这已经超出了我的预期。


毕业后找工作一连好几天往人才市场跑,腿都快跑断了,也没得到一个面试机会,人家只是扫一眼我的简历就说对不起,我们已经招满了。


我去他妈的,你招满了还来招聘会招毛的人啊!


一连几天的失利,让我失去了找了工作的信心,可是没有工作就意味着没有饭吃!后妈王婉说过,我大学毕业后她就不会在管我任何开销,一切都只能依靠自己。


所以,这一个星期我都在寻找工作,白天跑人才市场,晚上网上投简历。


前两天倒是有人邀请我过去面试,只可惜太远了工资也低的可怜,我暂时还不想离开自己生活的小县城,因为我爸至今没有回来,我想等有钱了再去好好调查下这件事。


昨天接到一个电话把我给气坏了,不知道哪个王八蛋把我的招聘信息泄露出去,竟然被一家ya店看到,对方说我长相和身材非常适合这一行,连续好几次打电话问我想不想去做ya!


马拉隔壁的,老子再没骨气也不会去做那行!


受到连续打击后,我不知道怎么喜欢上了喝酒,今天和一个死党在酒吧喝的伶仃大醉,直到深夜才回来。


当我回到家时感觉有些不对劲,后妈王婉要备课,所以每天很晚才睡,今天她的房间竟然关着灯,唐慧出去旅游了,只有王婉一个人在家,我担心她出了什么意外。


电视上不是经常报道有人猝死么,我担心后妈熬夜劳累身体出了状况,虽然她对我不怎么样,可毕竟是我后妈,我快步走过去推开房门将房间内的开关按下。


当灯亮起的一刹那,我整个人都傻眼了,只看到睛眼前出现了一团白花花的画面,后妈和一个男人纠缠在一起,两人身上空无一物。


他们也被我突然闯入吓到了,两人面色铁青,随即王婉满脸通红的对我叫骂起来,“谁让你不敲门就进来的,立即给我滚出去!”她一边拉起被子遮盖自己的身体,一边对我怒吼。


我下意识的准备转身出去,可是心中仔细一想觉得不对啊!


是你们做了见不得人的事,为何我要回避!


一想到这个女人做了对不起父亲的事,以及她对我的种种不好,让我积压在心中多年的愤怒终于爆发了,“王婉,你还要脸吗?竟然偷男人偷到家里来了,信不信我把你的丑事放到网上,让所有人看穿你的真面目!”

说完,我赶紧拿出手机对着他们一阵猛拍。


王婉气得浑身颤栗,没想到今天竟然敢顶撞她,还敢拍下她的不雅照,若是照片流传出去,她教师的工作就别想做了。


王婉看了看身边的那个男人,似乎希望他出面解决。


我忽然发现这男人好像有些眼熟,不知道在哪里见过。


这男人很快恢复了镇定,穿好衣服后走到我跟前,颇有深意的看着我,“我们出去聊聊!”对方的表现超乎我意料之外,他好像一点都不怕这件事被传出去,换成是我做了这样的事被人抓到,肯定会急的像热锅上的蚂蚁团团转!


“你父亲失踪多年,正所谓食色xing也,王婉是个正常的女人,有那方面的需求也是人之常情!”来到客厅后中年男子稳如泰山的坐在我对面,抽着烟对我说道。


听到他把偷qing说得如此冠冕堂皇,我当场就火了,没想到还有脸皮这么厚的人,这家伙是当官的么?除了当官的我还想不出有谁能这么厚脸皮。


“那你有没有想过她是有妇之夫呢!”我有些不悦的看着对方,“如果她和我父亲离婚了,你们做任何事那是你们的自由,但她名义上还是我父亲的妻子,也是我后妈!今天你要是不给我一个交代,我可以保证明天网上的头条新闻就有你们!”


这男人似乎很忌惮我要将照片发到网上,马上板起脸盯着我,声音顿时冷了几分,“你这样做对只会让你自己陷入绝境,我若是出了什么意外,你也逃不了!”


“为什么?你以为你是谁!我现在就把那些不堪入目的照片发到网上去!”我最讨厌别人威胁我,现在明明证据掌握在我手里,对方不服软也就罢了,竟然还敢威胁我,是可忍孰不可忍,我拿出手机假装要把图片发到网上。


中年男子眯起眼睛盯着我看了几秒钟,咽了咽口水,终于妥协了,“你想要什么,我可以满足你!”


“先告诉我你是谁!”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对这个男人的身份好奇起来,总觉得在哪里见过他,但始终想不起来,只有弄清楚对方的身份才好跟他谈条件。


中年男子沉默片刻,说出了自己的名字,“秦天雄!”


秦天雄,这个名字我似乎也听到过,我冥思苦想终于想起来了,秦天雄不是咱们南洲县的副县长么,我记得当初他还去我们高中视察过,而且本地电视台经常有他出现的画面,难怪会觉得眼熟呢,这厮原来是副县长。

副县长?


当我确定对方就是电视新闻里那个经常出现的副县长时,内心竟然升起一股惧意,说实话活了这么久见过最大的官就是我那个三流大学的校长了,而且还隔着很远。


我现在在和一个副县长谈条件,要不是对方亲口承认他是秦天雄,我都感觉有些不真实。


很快,我心中冷静了下来,必须要把这件事处理好,否则会给自己带来无穷后患,既然被我撞见了他的丑事,他肯定不会放过我!


一个副县长要办一个无权无势的穷学生,绝对是轻而易举的事。唯一的办法是成为他的心腹,恐怕只有这样才能保证对方不会动自己。


“你是南州县副县长秦天雄?”我想确认一下对方到底是不是我所知道的那个秦天雄,万一是同名同姓,恰好又长得有几分相似呢,当然,这种几率很小,可我还是有几分期待他回答不是。


秦天雄被我认出来,似乎有些惊讶,点了点头默认了。


我此刻有种骑虎难下的感觉,要么杀人灭口,要么和他站在同一条船上,否则我自己就会成为众矢之的。


杀人灭口显然行不通,先不说秦天雄是副县长,偷qing是两个人的事,杀了秦天雄还有王婉,难道连自己后妈也要除掉,我做不到,也不会那样做。


唯一的出路就是登上秦天雄的船。


“我想要一份工作!”沉默良久,我说出了自己心中的想法,对方是堂堂副县长,给人安排一个工作只是一句话的事。


“好,我现在就打电话给你安排!”秦天雄真的拿出手机拨通了一个号码,秦天雄停下来,问我,“你学什么专业的?”


“平面设计!”这四个字我脱口而出,虽然自己毕业于三流大学,但平面设计师这个职业还算是比较吃香,只是如今这个社会凭我的学历想要进入大公司希望非常之渺茫。


秦天雄似乎没想到我是平面设计的,眼中闪过一抹诧异,不过秦天雄很快恢复如此,继续拨打电话。


我心中有些担心,这家伙不会是打给县公安局让人来抓我吧!


就在我打算妥协的时候,电话通了,秦天雄对着电话说道:“小李,县委宣传部那边还有几个名额?嗯,好,明天有人过去面试,我觉得不错,你负责接待一下!”


“好的,秦县长!”电话那头传来一个年轻女孩的声音。


挂断电话后秦天雄看着我,说已经办好了,让我明天直接去报道。


县委宣传部?到县委上班?


我感觉自己像是在做梦一样,前一刻还在为找工作而四处奔波,明天就能去县委上班了,这种落差不可谓不大,公务员当然是一个美差,可是我听说考公务员非常之难,甚至被成为国考。


我原本以为秦天雄会随便给我安排一个工作,哪只他会让我去县委宣传部上班,可是我连公务员考试都没有报名,真的能够直接去县委宣传部上班么?


秦天雄好像看穿了我的心思,笑着说:“怎么?你以为我是在开玩笑么?”


我当然不觉得秦天雄是在开玩笑,毕竟他有把柄在我手里,如果他只是想戏弄我,我敢保证那些照片会被发布到网上。


我只是觉得有些不可思议罢了。


“不是,只是有些不敢相信这样的好事会落到我头上!”我从小到大运气都不算好,总觉得这件事背后似乎隐藏着什么阴谋。


秦天雄为了打消我的顾虑,说让我拿笔纸过来,他可以和我签订一份协议。


我很快从书房找来笔纸,秦天雄很是爽快,拿起笔写了一份协议,上面的内容大概就是说他承诺我让我去县委宣传部上班,若是违反协议,我随时可以将那些照片公诸于众。


看完这份协议后我心中的顾虑顿时打消。


“协议已经写好了,你手机里的照片是不是可以删除了呢?”秦天雄还惦记着我手机里的照片,我还以为他真的不怕我举报他呢!


原来这厮只是在佯装镇定。


我拿出手机悄悄将那些照片上传到我的云空间里备份,然后当着秦天雄的面把照片删除了。


3


我之所以当着他的面把那些照片删除,就是想试探一下秦天雄的反应,如果他因为我删除了照片就立马翻脸,我会毫不犹豫把备份好的照片传出去。


不过我的担心好像有些多余,秦天雄点了点头,说:“虽然你可以去县委宣传部上班,但我要提醒你,宣传部里那个女人你最好别得罪,否则我也保不了你!” 


我心中不禁纳闷起来,那女人谁啊,竟然连秦天雄都对她有所忌惮,就算是县委宣传部部长也要比秦天雄低一个级别吧!


“秦县长放心,我唐小年不是喜欢惹事生非的人,只要对方不惹到我,我绝不会对她不敬的!”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何况对方是个女人,我觉得和她产生冲突的可能性为零。


秦天雄冷笑,“就算他惹到你你也得老老实实担着,别怪我没提醒你,那个女人别说是你就算是整个南洲县也没人敢得罪她!” 


听到秦天雄这么一说,我越发好奇起来,那个女人到底是什么来头,既然有那么大的势力背景,为何要委身于一个小小的南洲县?


“她是什么人?背景很大吗?”我突然对秦天雄所说的那个女人感兴趣起来。


秦天雄抬起手摆了摆,“打探别人底细乃是官场大忌,除非你要对付她,否则别随便打探她的消息!” 


秦天雄大概知道那个女人的身份,但他不敢泄漏,一旦被查到是从他这里泄漏出去的,后果他承担不起。


看来秦天雄这厮也有害怕的人,这就好办了,如果能够和那位大人物搭上关系,自然就不用担心秦天雄反目。


“好了,你先去休息,我和你后妈有几句话要说!”秦天雄以为我担心他们会再度做出gou且之事,说,“你放心,就是说几句话而已,说完我就走!” 


人家把话都说到这份上了,我还能说什么,随即我起身上楼,至于他们说什么我没半点兴趣。


虽然王婉是我后妈,但她从未把我当儿子看待,所以和她谈不上什么亲情。


说来有些奇怪,王婉出轨了我内心一点也不愤怒,反而有些欣喜,到时候父亲回来我就能让父亲看到她的真面目。


“你当真让他去县委宣传部?”王婉已经穿上了裙子,看上去端庄秀丽,一双洁白修长的美腿露在裙摆下面,虽说她四十出头的年纪,可看上去像三十多岁的女人,难怪会让秦天雄这个副县长心动。


秦天雄点点头,说:“他比你想象的要聪明得多,刚刚我试探了一下,这小子竟然暗地里把照片备了份,还假意在我面前把手机里的那些照片删除,若是我不答应他,你应该知道会有什么后果!” 


王婉有些吃惊,但更多的是后怕,“那难道就任由他胡作非为不成?这次他找你要工作,下次找你要升职呢?有把柄在他手里我寝食难安!” 


秦天雄看了看楼梯口,笑了笑,说:“以他的个性必定会去打探那个女人的身份,到时候何须我亲自对付!” 


王婉脸上也露出一抹冷笑,“看来还是你想的周到,在那女人身边安插个刺头也好!” 


秦天雄能够爬到副县长这个职务,又岂是泛泛之辈!他深谋远虑,想的比王婉还要深远一些,只是有些话不方便说出来而已。


“好了,你早点休息,晋升的事我会尽快给你办下来!”秦天雄看了看时间,起身道别后离开了王婉的家。


王婉没有送秦天雄,怕被人偷拍到他们俩过于亲昵的画面。


我回到楼上的房间感觉心都快跳到嗓子眼了,竟然明天可以去县委宣传部上班,内心充满了激动之情,当然,还有些许担忧,怕这只是一个美丽的陷阱。


我对于秦天雄的了解仅限于电视新闻里看到的那些,他的为人以及行事风格毫无所知。 


不过现在是信息时代,想要了解一个人可以直接在网上搜寻他的信息,当然,前提得你是个人物才行。


我拿出手机在搜索引擎里输入了秦天雄的名字,不过同名同姓的不少,往下翻看了好几条信息才找到南洲县副县长秦天雄的资料。


让我失望的是,除了他的个人履历之外,没有任何有用的信息。


洗完澡后,我回到床上继续用手机浏览器查找资料,在网上找到了不少关于南洲县宣传部的新闻,但都没有实际意义,直到我看到南洲县宣传部成员名单和照片时,被其中一个女人吸引了。


照片上的这个女人穿着职业套装,一头短发看上去很精神,身上没有过多的装饰,但给人一种美艳不可方物的感觉。


“萧玉!”我心中默默记住了这个名字,不知道她是不是秦天雄所说的那个女人,虽然表情有些冷淡,可不像是不近人情的人啊?有秦天雄说的那么可怕么?


不知道玩了多久的手机,最终我迷迷糊糊的睡着了,直到第二天早上被一阵敲门声惊醒。


我打了个哈欠,伸伸懒腰,慢悠悠的问道:“谁啊?” 


“唐小年,都几点了你还再睡觉,再不去报道就迟到了!”外面传来后妈王婉的声音,在我印象之中这是她第一次喊我起床,以前就算是我上学迟到她也不闻不问,我心中暗想,果然是有把柄在手态度就是不一样。


“嗯,我这就起来了!”当我洗漱完出来后,发现后妈王婉竟然还站在我房间门口,她今天没有穿职业套装,而是穿着一条黑色蕾丝的连衣短裙,看上去既xing感又不失端庄,头发也精心打理过,似乎要出门办什么重要事情似的。


王婉看到我后上上下下打量一番,摇摇头说,“你就穿这身衣服去上班么?你不怕丢人我还怕丢人呢!”说完,她从身后拿出一套熨得笔挺的西装递给我,“喏,这是你父亲前两年买的,小了一号,一直没怎么穿,你看看合不合身!” 


事出反常必有妖,后妈突然对我这么好,让我有些不适应。


“嗯!谢谢!”我接过西装看了看,发现还挺新的,王婉不说我绝对猜不到是旧衣服。


回到房间换上西装后顿时感觉整个人精神多了,衣服很合身,穿起来很舒服,没有我以前穿西服的那种紧绷感。


“人靠衣裳马靠鞍,既然是去政府单位工作就得穿得像样点!”王婉似乎对我平时穿衣打扮很不满。


我连连点头,表示赞同,王婉这才没有继续在衣着打扮的事上与我纠缠。


她离开后,我也马上出门了,王婉有车,却没有要送我一程的意思,我来到门口就看到他开着车扬长而去。

最后我走了一里多路来到街边坐公交车去了县委宣传部。


当我找到宣传部时,已经迟到了,在小李的带领下我被她带到了一个办公室门口,里面正在开会,坐在最中央的是一个女人,穿着黑色的职业套裙,领口开得不低,但依然能够看到白嫩的颈脖,这女人一双眼睛大而水灵,仿佛能够洞穿一切,我定睛一看,这不就是我昨晚在网上看到的那个萧玉么!


“不好意思打扰下,萧部长,这位是新来的科员唐小年同志!”小李敲门后很是客气的对萧玉说道。


我马上向萧玉点点头打招呼,“萧部长好!” 


办公室里,除了萧玉外还坐着三位同志,那三位都是男的,年纪在二十多岁到三四十岁之间浮动。


萧玉对于我的出现颇为意外,她好像没接到通知有新人要来报道。


“怎么回事?”萧玉声音很好听,但有些冰冷。


    / 未完待续 /    


萧玉是好说话的人吗?我能不能顺利上班呢?

▼戳【阅读原文】查看高潮后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