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原小说推荐虚拟社区

这是一本华丽的玄幻小说!你会喜欢吗?

大书荒三十六计2018-04-15 08:35:48

点击上方蓝字关注公众号



 

书荒了,你还不关注等什么呢!


书懒·随笔


余楚

起飞

礼说

降落

书评许可证

公众号[2017]第293期


本栏目由脑洞清奇的书评君九哥独家呈献

九哥野评:

九哥野评:前两天发现了一本不错的小说,但没多看,今天才得空细细的看了一遍,看到了作者的上架感言,才知道作者今年才19岁,感觉实在是对作者佩服的紧,19岁便有这样的文笔,写出这样的故事,大概才华这两个字是最为合适的形容吧。

对于这本书,九哥推荐的原因有两个,一个是小说的质量本身过硬,另一个则是个人的情怀所致了。

作者很年轻,我们每个人都曾如他一般年轻过,怀着一份憧憬,怀着美好的期待,在这个年纪里,对于梦想、未来的追求是远大于对于金钱、现实的理解的,可惜,韶光易逝,岁月把我们按在地上用力地摩擦,摩擦掉了我们所有的棱角,这过程痛苦、漫长、煎熬,但我们却无法摆脱,然后,年少时的一切畅想慢慢地被生活挤压到了心底最边缘的一个小角落,摆出最卑微的蜷缩姿态,再也不能伸展、肆意放荡开了。

当然,九哥我无疑是比很多人要幸运的,因为老九我有“大书荒三十六计”,这么一个公众号,在每天繁忙的工作、琐碎的生活后,每个夜晚还能在阳台上点上一支烟,趁着微凉的夜色,望着偶尔可见的群星,去为自己喜爱的那些小说构思一篇算不得正统的书评,想着你们读书评时的喜怒哀乐,这真的很不错,只有在这时才觉得人生不虚度,不是只为了活着而活着,精神才觉得特别满足。

说回我们的这本书作者,他很幸运,幸运地是作者仍以一个“小作家”心态来写这本小说,所以,故事才写得格外认真,才会对小说注入自己的感情,说自己想说的话。九哥我这些年在网文圈见得多了,很多作者,无论是新人或者老人,谈及作品的时候,第一句话问我的几乎不外是“你看这本书能不能火?”、“订阅能不能超过上一本书?”,老九我不好批评这些作者朋友们的功利,毕竟,外界的因素影响是那么大,但不得不说,他们最初的那种“爱文学”的梦想在不断地让步于其他了。

老九我很想念当年的时光,当年我和那些作者朋友们聊的都是剧情、人物、故事,印象最深的一次,我们几个人为了某个作者朋友的书里的一句话,争辩了好久,当然,最终争论的结果告诉我们没有浪费时间,那句话,在他的小说里被奉为经典好句之一。现在那个群已经解散了很久了,群里的那些作者,有的已经成为了大神,有的昙花一现、默默无闻,有的离开了这个圈子,有的还游离在这个圈子的边缘。

其实,有时候,老九我想想那个时候都非常有趣,现在很多你们如今被奉为大神的作者,在当年他只是不值一提的小人物时,也只不过是个逗比而已,爱读者、也恨读者的逗比,没事吹牛的逗比,和我们所有人都一样。

其实,老九我挺想抖落抖落这些现在的大神、曾经的小人物的逗比事迹,毕竟那一定很有趣,可又不想牵扯太多,大家都成熟了,偶尔互相还能谈天说地也只不过是因为过去的那一点情怀所致,说了的话,就不免有借名声炒作之嫌,而且可能无伤大雅的一件小事被误读,或者被有心人引导成他们人品的糟糕,所以,老九在公众号里提他们的故事的时候,却从来不肯点明了,当然,有的书友很多事情有过耳闻的话,会心一笑,一切尽在不言中了。

好了,谈谈这本小说吧。首先说,我对这本小说感到冤枉和可惜,可能因为作者是新人的原因没能重视小说分类的问题,把小说放在了武侠这一栏,武侠现在真是没落了,这个没说的,所以,你会发现在起点上,仙侠和武侠这两个内核没什么差异的板块,却是天差地别,比如说,仙侠的新书榜的点击率和武侠新书榜的点击率压根不是一个档次,仙侠新书榜第一是50多万,而武侠新书榜第一则只有2万多,都不如人家一个零头。这本书的效果如果放在更火的仙侠,或者武侠板块,我想要远远比现在好的多。

另外,这本书如果真的只是从其本身题材、内容出发,九哥我觉得也不适合放在武侠这个板块,这一点绝对是作者的考虑不周,或者是作者受到了武侠情怀的影响。

辞藻最忌讳堆砌,只在乎语言的华丽,而言之无物,则虚而不实、大而无当。这本小说从文笔来说,绝对是很出挑的,辞藻华丽,但言之有物,绝不肤浅,行文清丽雅致,看着就舒服,实为上等文字。可惜,虽然言之有物,但不够接地气,比如说,开篇时主角的那个老师,虽神形具备,将看惯春秋、隐士高人的形象刻画的很传神,但这个人物对于读者来讲,没有触感。简单举个例子,“一袭红衣,黑发如瀑,秋波流转,时而浅笑盈盈,时而媚眼如丝,时而颦眉含愁,身姿绰约,翩若惊鸿,不染半分人间烟火气息,一颦一笑,勾魂摄魄,美艳幽怨”,通过这样的文字大概你对人物形象已经有了一个似是而非的概念,那么我再说“聂小倩”这几个字,人物形象是不是在你心中立刻就变得鲜活、立体起来了,这就是所说的“触感”的概念,当然,这个例子略微有些不当,但明白这个意思就好。

其次,在剧情设置上,小说的格局设计的很大,多条线索交织并进,各有章程,头尾清楚,但明线、暗线的主次层次不清晰这一点不是很好,另外,在剧情上,制造爽点的矛盾冲突不够强烈,不能很好地调动读者情感体验。

在人物塑造上,小说的每个人物塑造都很不错,细节处理的也很到位,可人物特色还不够鲜明,作者的塑造的人物理念是世上之人无绝对好坏、善恶,就比如说秦桧虽然是卖国奸臣,但却是孝子贤夫,可在小说的叙述中,剧情的矛盾还是基于人物差别本身的冲突,这种人物塑造方式可以,但对于网文来说,有点方枘圆凿之嫌。

最后是在行文文风上,这本小说文风清雅、华丽,用词典雅、意蕴很深,文言词话,信手拈来,作者19岁便有此造诣,实在不好苛刻什么,不过,老九我对作者报以很大的期望,所以,该说还是要说的。作者的文风应该是受了作者烽火戏诸侯和猫腻不小的影响,所以,建议作者再细细地深入地琢磨他们作品的一些写作手法,譬如说,烽火作品里总有一些金句,这些金句的写法、格式、作用,在烽火的作品里,有时候,一句金句就能支撑一段枯燥的剧情,获得读者的认可。另外,人生阅历这个东西是无法弥补的,但要说的是,借鉴真的是个很有效的方式,不用太远,近代的很多文学名家鲁迅、胡适、张爱玲、王国维、季羡林,当代作家余华、贾平凹、史铁生、麦加、王朔等等,取之不尽用之不竭,但切忌生搬硬套、削足适履,活学活用、融会贯通才是正道。

总的来说,这是一本很华丽、很有功底、很有味道的小说,对于书友们来说,读起来虽然需要一定的耐心,但还是值得一读。

PS:作者的名字是林殊归,也叫长亭冷、都是一个人。


 
 
 

书名及作者:

《余楚》

作者:林殊归/长亭冷、

简介


 有个江湖,或许没有磅礴大气。但有的是,一人白衣仗剑冲冠一怒为红颜。有的是,那人白三千丈却仍不忘往事。有的是,那些老人,注定要携手赴黄泉。这是个小故事,或许不能让你满意,但总有一番风味。

标签


玄幻、朝堂、江湖、剑、连载

原文摘录

  第一章   小城


     大楚王朝地域辽阔,下辖十数州,然各州风情又有不同。 

        东边临近东越国的吴州盛产兵器,十大名剑之一的“吴勾”便产自此处。 

        北方与北匈国接壤的燕州因所产良马极多,所以燕州又有马州的称号。 

        而在王朝西南的梧州,虽以野茶“春尾”而驰名大楚。但比起中原各州,仍然算是“偏安一隅”。 

        洛城县,隶属于梧州青山郡,以疆域广阔的大楚来看,小小的洛城在梧州都不显其名,更枉论囊括十数州的大楚了。 

        …… 

        …… 

        酒在洛城的地位是要胜过茶的。 

        或许洛城就应该是平凡的,劳作一天的人们更喜欢在小酒肆里喝两口带些酒糟不算清冽的劣酒,而不是一口喝下满嘴苦涩的野茶。 

        除了上了年纪的老人会在与故人相会的时候喝上一壶春尾,其他时候,都几乎是不喝茶的。这就导致了晚春时,洛城背后的小溪山上为数不多的几株“春尾”也无人采摘。 

        反倒是高粱年年无余。 

        洛城爱酒之深,可由此观之。 

        而在洛城,最出名的酒肆不在城中最大的酒楼醉君楼,而在离醉君楼数百步远的青石巷。 

        青石巷因满地青石而得名,这里并非洛城最繁华的地方,但却是最有味道的地方。 

        这个味道,自然指的是酒味。 

        这里只有一家酒肆,因为再无酒肆敢开在此处与其抢生意。 

        酒肆的老板加上伙计也只有一个人。 

        每天这里只有一缸酒,因为酒肆人少,又怎么酿的出多余的酒来。 

        酒肆的名字也很简单,就两字“劣酒”。 

        …… 

        …… 

        正值清晨,其实细细算来应该还没有到辰时。 

        门外已经有了些许响动,是卖早点的小贩摆摊的声音。 

        酒肆里,少年听到声响,他睁开眼睛,就这样坐起来。 

        片刻后,他揉了揉眼睛,穿上了放在床边的棉衣。 

        这个时节是晚春,天气已经渐暖,不过清晨还是有些凉意。 

        穿上鞋子的少年先去水井打水,把灶房的水缸盛满。然后才往锅里倒了一瓢水。 

        一炷香的功夫。换来此刻眼前这碗冒着热气的面条。 

        少年轻轻的拿过旁边的盐罐,用勺子舀了半勺盐,再用筷子从旁边的罐子里撮了一小块猪油。搅拌均匀,然后是安静的吃面声。 

        在整个过程中,除了必要的响动外,没有其他任何一点声音。 

        接下来,在小院的那根梨树下。少年用青盐漱口,恰好一朵梨花落在盐水里。少年楞了楞。抬头看了看不时落下梨花的梨树,透过梨花,可以看到少年那张干净清秀的脸,怕是任何人看到这张脸之后,除了清秀安静之外,再找不到形容词来形容。他洗干净碗,放回原处。外面的喧闹声渐起。 

        他没准备开门迎客,酒肆早上的生意总不会太好,这自然不能把他的酒肆算进去。 

        他不开门,便没有人能在早上喝到他的酒,所以现在门前就肯定没有人等门开。 

        少年从酒窖里拿了一瓶梨花酿,从小院后门离开,出门的时候,看到他的小贩都很热情的跟他打招呼,他也一一回应。 

        不多时,少年便来到城东的一处小院,这里位置偏僻,周围也没有什么店铺,所以行人相对而言要少很多。 

        推开木门,端坐在小院大槐树下看书的是一个满头白的老人。 

        “如晦,你来了。” 

        看到少年的老人放下书,看了看身旁的空着的小木凳,示意少年坐下。 

        坐在老人身旁的叶如晦把梨花酿放在石桌上。抽出怀中的儒家经典《夫子》轻轻问道:“先生,夫子圣人无名。可否就是讲读书人的最高境界?” 

        一辈子与儒家经典打交道的老人摇了摇头,“确实如此,春秋周夫子言圣人境界最高,是天下读书人毕生追求之典范,可细细数来,从春秋到大楚数百载,除周夫子以外,又哪里出过第二个圣人?” 

        “那依先生之言,读书人要想读出个圣人岂不是痴心妄想?” 

        “如晦,你为何以为天下读书人都是为圣人而读?” 

        老人看着叶如晦的眼睛,微笑道:“老夫以为,读书人虽更应有成圣的气魄,但更多的是该有兼济天下的心胸。当世稷下学院的夫子就认为一人成圣远不如世间为圣世。” 

        半响,叶如晦点头“学生受教了。” 

        老人看着自己的学生,心中也是万千感慨。 

        老人一生所教学生不下千人,聪慧者不知凡几。却从来没遇到过和这个学生一样天资的。 

        初时教他《周易》,这孩子三天便便烂熟于心。 

        再教《春秋》,七日便理解其中真义,后来的《礼》《乐》等不一而是。 

        除了这本儒家最晦涩难懂的《夫子》之外,再无东西能够难住他,可见其天资高绝至此。 

        看着身穿棉衣的少年,老人又是一阵叹惋,若是这孩子身体无恙,未来成就不可限量。 

        果真是天妒英才,只有我等庸碌之辈才会一生无忧吧。 

        老人微微自嘲,自己一生所学终究是没能传承下去。 

        本以为找到个好苗子,却不成想那个孩子又有如此隐疾,竟是早夭之相。 

        一时间,老人看向少年的目光中不由露出遗憾之色。 

        “先生可知我这梨花酿与劣酒有何不同。”叶如晦仿佛知道恩师心中所想,轻轻开口道。 

        老人想了想,“如晦,你这梨花酿不及劣酒猛烈,却比劣酒悠长。想来是因为加了梨花的缘故。” 

        叶如晦淡淡一笑,“劣酒酒烈,适合血气正盛的汉子饮用,而这梨花酿却是我专门为先生所酿。先生不喜饮茶,劣酒又酒劲又太过于大,我以梨花所酿此酒,不仅味香酒淳,而且梨花也有滋养肺部的功效,正适合先生这般年龄的人饮用。” 

        “你这是说为师老迈,不胜酒力?” 

        老人大笑,听出叶如晦言下之意。 

        叶如晦微微一笑,“学生不敢。” 

        “可先生可否知道这小小梨花为何有如此作用?” 

        “早春梨树开花,晚春便落下。期间不过月半,世人都觉得短暂,而学生却以为,有过绚烂,衰败的梨花,已然是活的完美了。” 

        “况且梨花最后还被我入了酒,学生窃以为梨花一生决无遗憾,周夫子不是也有诗句说‘落红不是无情物,化作春泥更护花’么。” 

        老人不是没有见到过那些看淡生命的人,反而他这一生见过的绝不在少数。 

        不过,像叶如晦这样年龄不大却有如此看法的,真是第一个。 

        生子当如叶如晦。 

        有徒如此,夫复何求? 

        老人颤颤巍巍起身,微微一笑“如晦,是为师偏执了,你且等一下,为师有东西给你。” 

        老人慢慢走回屋子里,在枕头下拿出那本陪伴他一生的书来。 

        “如晦,这本书是为师一辈子的读书感悟,今天送给你,权算无聊之时的闲读之物。” 

        “不必推脱,不是什么贵重之物。天色不早了,不知道你那酒肆门口有多少人正眼巴巴等着你开门呢,快回去吧。” 

        老人看着叶如晦,轻轻招了招手。 

        叶如晦神色复杂,不过终究还是没有说什么,起身告辞。 

        看着叶如晦离去的背影,老人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要是老师在此,是不是也会羡慕我收了个好徒弟? 

        一想到此处,不由老怀大慰,也不去找杯子,拿起石桌上那瓶梨花酿一口饮尽,颇有豪迈之气。 

        最后醉倒在石桌上,仍呢喃道:“我欲助他上青天。” 

九哥


36

老书虫们,快来加入我们吧!

九哥读书,长按扫描下方二维码即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