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原小说推荐虚拟社区

未来的网文还会分男频、女频吗?

做書2018-11-14 12:21:41


“男频、女频”这种常见的网文“分类法”,在今年领一时之风骚的对话体App中已不复存在。


而在传统文学、音乐、电影、游戏等艺术形式上,都并无豁然对立的两性之分。这篇文章就想对男频、女频这种性别分类做一些探讨,从琼瑶、金庸到起点、红袖,再到漫画、VR,未来的内容生产和消费会竖起“男生向左、女生向右”的性别藩篱吗?


阅读App的男频、女频自然是延续自男生、女生分别扎堆儿的网文平台,起点、创世与红袖、晋江,在网文走过“榕树下“时期之后,就走上了男生女生“各写各、各看各”的不归路。虽然在传统文学时代,琼瑶与金庸早呈双峰并峙之势,而租书店里,粉红书脊的言情小说与黄色装帧的武侠玄幻各据一隅,然而毕竟没有出现“男生书店”、“女生书店”,男女之间阅读趣味之同大过了异。


网络文学之所以性别倾向(或曰标签)如此鲜明,与网络文学所营造的“第一视角代入感”密不可分,它们敷衍演绎的是男生、女生心目中各自的“白日梦”。


男生则修真修仙打怪升级站上武林之巅,一路上绝色美人不断投怀送抱。女生则在集君王、霸道总裁、校草等等的宠爱于一身,身边男生无不愿意为己舍生忘死。这两种画风截然不同的“春梦”自然很难互换。


男频、女频的区分,虽然不至于上升到性别歧视的高度,却也在不断固化着两性的“刻板印象”。当然,这种性别藩篱其实也是防止男女偷窥彼此“春梦”之后引发生理不适,隔上一道帘幕倒可相安无事。例如,男性“种马文”中浓浓的处女情结和左拥右抱肯定会让很多女生面红耳赤。而男生对女频文的态度从他们对于“大女主戏”的不屑即可见一斑。


当然,男频、女频并不意味着严格的阅读界限,双方当然可以互相越界。只不过,偷偷去看女频文的男生寥寥无几,“斗胆”去追男频文的女生却大有人在。因为女频文无非是披着各种外衣的“谈情说爱”,而男频文的题材、主题、视野则要开阔得多,可以容纳更多元的内容。


这也决定了男频作品和女频作品商业价值的巨大悬殊。纵观历年来的网络作家富豪榜,前20名之中基本上都是男性作家。其实,论订阅收入女频大神并不在男频大神之下,影视版权方面虽然女频作品屡屡成为电视“爆款”,然而影视版权毕竟只在百万级。真正拉开差距的是游戏改编,据传天蚕土豆一部作品的游戏改编版税就高达五千万,而女频作品则往往在影视化了之后才是游戏化,吸金能力更是远逊。男频作品的力量体系、升级套路本来就是和游戏互相借鉴、共同精进的,所以游戏化基本了无滞碍。而女频作品则无此优势。


而且,由于男频网文的“工业流水线”程度与“数据库写作”水平远高于女频网文,所以很少爆发“抄袭风波”引发的粉丝口水战。并不是男生读者对抄袭的容忍程度更高,而是男频“爽文”讲求套路之下的推陈出新,细枝末节的字词抄袭并无意义,也无人在乎。


说回网络小说的“代入感”,这种求爽求劲的“代入感”是传统小说所少有的,情色小说差可接近。更为近似的则是第一是视角的成人VR,男女视角几乎不可互换(虽然男生尝试过女性视角,并表示可以培养起一种同理心)。虽然网文的“代入感”并不是VR或第一人称射击游戏(比如“吃鸡”)那样“身临其境”的代入感。


网络小说的局限还在于:只能容纳单一视角,剧情冗长而入戏缓慢,无法多人同时进入,这直接引发了近两年来对话体小说和语C(语言Cos)的流行。


对话体小说营造的是“窥屏式”的上帝视角的代入感,在恐怖悬疑题材上最能引人入胜,你也可以把它视为“无画面”的电视剧,少旁白的广播剧。相比于阅读传统网文,要随着主角一起见佛杀佛、遇仙诛仙,需要如玩游戏一样全身心“带入”。


对话体小说的“小故事”、“小场景”、“少人物”,对话的自动展开让读者毫无心理负担,更适应95后、00后一代的阅读心情(同样的,漫画的“图解”也能减轻阅读负担,所以有人言下一个阅文可能就是快看漫画之类)。这意味着,传统网文的那一套漫长、宏大的“性别带入”在这里不再适用。


而语C则满足了“戏精们”(此处无贬义)亲自“披皮上阵”的愿望,突破了网文的被动观看与单一视角,这是一种互相砥砺的“集体闯作”。在这里,剧组圈圈和皮的概念取代了“男频、女频”的老套性别分类,男生可以披“女皮”,女生也可以披上“男皮”。虽然男生、女生也有圈子扎堆,比如混BLC(由BL和语言cos两个词的组合,大多为女性向的男性文字角色扮演)的99%都是女生,但传统的性别两分法在这里已经完全“破产”。


所以,随着网文形式的多样化,随着文学向多人参与的“游戏化”方向不断进化,男频、女频的旧秩序将日渐式微,在它强化了一代人的“性别认知”之前。



做書原创文章,转载请联系授权


?点击了解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