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原小说推荐虚拟社区

近十年好看的玄幻小说大盘点_百度文库

青山绿水环绕2018-09-15 06:35:52


1


英国·伦敦。


深夜,绚烂的灯光迷迭出魅惑,暧昧的气息漫无边际的飘散开来,车水马龙的霓虹,繁华的同时,也充满着绝情的意味。


奢华的总统套房里,大SIZE的床上欢ai的气息四处蔓延……


童麦的身体蜷缩在一起,娇弱嘤咛的声音从她的嘴里逸出来,并非刻意,而是发自身体原处最真切的呻yin,听入耳畔是十足的蚀骨销魂。


霍亦泽凝视着身下娇媚如丝又楚楚凄凄的童麦,她并不是他想象中的女人,原以为会是很开放,很风sao,却没有想到生涩得令人发疼,发烫。尤其是和她在一起时,这种感觉……简直棒极了,他从来不贪念哪一个女人,但是,此刻,他直觉不想就这么放开她,手指在姣好的肌肤上流连忘返,舍不得移开……


童麦的双手略显软弱的抵挡在他的胸膛,试图制止她,“别……我已经超负荷了……”接受不了他一次又一次的索需,童麦的双眸沉得几乎已经睁不开,声音里盈着求饶。


耳闻着童麦的抗拒,霍亦泽不顾她是否承受得了他的强力度,他的yu念好像犹如决堤的潮水般不可抑制,强势的拉扯着她攀越一次次的高峰……


许久之后。


童麦穿戴整齐,双腿隐隐发抖,她听说过第一次会很痛,果真是生不如死!不过,即便是这样,她也没有什么可后悔的,毕竟一开始是她先提出来的,不存在后悔与否。


她起身离开,身后却传来霍亦泽的声音,“还会见面吗?”话语,平静的犹如一潭死水,无波无痕,仿佛只是顺口问问,没有任何其他目的。


闻言,童麦的唇角绽出了一个好看的笑颜,这笑……笑得有点迷离,对视着他,坚定的摇头。明天一清早,她便会离开这里,她不认为还会有见面的机会。


只是,这个夜晚,会是她最印象深刻的记忆,她由女孩,变成了女人……


睨着她的举止,霍亦泽心头似乎闪过一丝丝失落,不过冷冽的声音再次响彻了,“你的名字。

他的话语,明显得让童麦一阵发愣,然而还是有问必答,“Angel。”报上了她的英文名。


Angel是天使……可是,她配吗?童麦不禁在心底下自嘲着,转身离开……


翌日,清晨。


霍亦泽原本打算离开酒店房间时,不经意间瞥见了床铺上那抹凄艳的红,霎时间停住了步伐。


这是那个叫Angel的女人留下来的?


眉梢之间形成了一道深深的沟壑,上前,轻轻的用食指抚了抚那抹最纯洁的血液,难怪她会那么生涩……原来是第一次!昨晚,他竟然没有察觉出来!一遍一遍的搜掠她,不知疲倦!只是,即使他察觉出来了又能怎样?


他会温柔一点吗?这个可能性几乎是为零。


或许,一开始他就认定她不会是一个干干净净的女孩,毕竟在这种声色场合混迹的女人,不会好到哪里去……


霍亦泽点燃了一支烟,似乎有点点烦闷,思绪不由自主的飘回和童麦在PUB里初相识的场景……


PUB里,童麦凝望着舞台中央,璀璨夺目的瞳孔里淌着若有似无的伤感和哀愁,她轻轻的啜饮了高脚杯中香醇的红酒,脸上有一抹似笑非笑的玩味,心里的苦楚是一波接过一波的打在心尖。


明天……她就要离开英国了,在这里整整待了十五年,即便不是自己国家,但是,多少会有不舍之情。


“Hi,girl……”


“No……”童麦瞥见一名金发男子,对她做出一个邀请的姿势,还不待他说完,便是立刻拒绝了。


她喜欢伦敦的所有,但除却这里的男人!她仿佛对不属于本国的男人,有一种强烈的排斥感。


童麦抿了抿唇,唇角绽开一个很美的笑靥,然而,笑靥中,却可以轻易的看出如丝如缕的苦涩倾泻出来。尤其是,摇晃着高脚杯的动作,更加衬显出了她的寂寞!


她一直就是孤单的,不是吗?从母亲离世的那一秒,她便是一个人……从此,不曾有人真正的关心过她。


好在,她童麦是一颗坚韧无比的仙人掌,扔到哪儿,哪儿都能生存。就好比在伦敦,六岁开始在这里生活,一晃眼,十五年过去了……


虽然,不舍得这里,但是,她对这里的记忆充满空白无力,好似什么也没有留下。


正当她陷入自己的思绪中时,一句标准地道的英文跃入她的耳畔,而且,这声音满带着磁性,浑厚有力,听来让人无比的舒适。


童麦情不自禁的转头,偏向一侧:只见一位颀长挺拔,身穿黑西服的男人,正向着酒保点酒……从侧面看过去,翘挺的鼻翼,轮廓清晰,异常精致的五官,看起来相当的有魅惑力度。


最关键的是,他不是英国人,那一头黑色的发丝,让童麦看了舒服。


她忍不住侧过身张望了望,他和她的距离并不远,仅仅只是一米的间距,所以,她有什么举动,霍亦泽自然会有所发现。


转头,和童麦的视线不期而遇,四目相对,也仅仅只是望着……


靠,这男人……简直帅得没天理!童麦不禁在心下惊呼出声。她不是花痴型的少女,但不得不承认霍亦泽的俊颜在这一刻深深的吸引了他。


不过帅归帅,似乎太冷了点!霍亦泽在瞥了她一眼之后,火速的回头了,似乎对她没有什么兴趣。


“你……”童麦好似并没有打算就此没交集,用中国话道出了一个“你”字。


“你是中国人?”


虽然是疑问的口吻,可是,在心下她却仿佛十分的笃定,不是韩国人,不是日本人,而是中国人。恍如在他身上嗅到了国土的气息似的……


霍亦泽没有立刻回答,再次将目光落在童麦的身上,这一次眸子里有着对她的审视。


最终,霍亦泽点了点头。


花痴的女人,他见多了,不过,这个女人……不,尚且只能称作为女孩,似乎眸子底下没有花痴的意味,她那双犹如夜明珠般,震慑出光彩照人的光芒,耀眼夺目,有一股倾倒众生,妖媚不已的气韵所在。


莫名地,原本要离开的脚步,他又折了回来。


其实,他一直不喜欢喝酒的女孩,这样会让他很轻易的和堕落联想在一起,只是从童麦身上看到得不是堕落,而是最深沉的孤寂。


童麦凝视着他,在思索着,真要给自己十五年的伦敦生活留点什么,不如……


反正,离开伦敦之后,她肯定必须要回尹家——一个对她来说,既陌生,又带着憎恨的家庭。


而且,昨天父亲在通电话时,用意很明显,既然毕业了,就该是要找婆家的时候了!毕竟……大妈容不下她!


不然,也不会在母亲死后,她便被立刻送出国。因为她的存在,势必会给尹家惹来一系列不和谐的因素。


霍亦泽也仅仅只是望着她,沉默不语。片刻之后,他还是转身了……


却在转身之际,童麦快速的拉上了他的手,冷冰冰的触感传至他的掌心,霍亦泽不由得蹙了蹙眉心,他没有甩开她的手,也没有握紧,动作是十分的被动,好似他在等着童麦进一步的动作。


果然,她紧了紧掌心,仿佛是在做着最挣扎的决定,脸颊上也不知不觉中染了一抹红晕,更为其添了一抹美的韵致。


霍亦泽始终不开口说破。


这样的场地,这样的夜色,异国他乡,同一国家的人能相遇,不能说不是一种缘分。


天时地利……就只差人和了!


在这种奢靡的PUB里,会发生XXOO之类的事,是再稀疏平常不过的事了。


她八成是疯了!也或许,他身上的确有you惑她的因子,她在他耳畔低低的呢喃,声音糯软,有种撒娇的意味,向他发出邀请,“可以要我吗?”


虽然,这是他预料之中的,可是,眉梢之间却不禁有了厚重的失落感。她看起来,一点也不像是个坏女孩……


“成年了吗?”


在犹豫了片刻之后,霍亦泽的喉咙里发出略显寒冽的语声。


“二十一。”她回答。


他不沾染未成年,这是他的底线。


童麦的回答,显然让霍亦泽有点狐疑,她看起来一点也不像是个上了二十岁的女孩,清纯和魅惑并存,看似是很复杂的结合体。


童麦仿佛也察觉到了他眼眸底下的狐疑,“你不相信?”


“走吧。”


霍亦泽没有追问,大掌包裹住了她的掌心,化被动为主动,算是接受她的邀请……


2


机场。


童麦凝望着人山人海的人群中,无数人热泪相拥,难掩相见时的激动心情。


倘若妈妈还在世,她一定也会像其他母亲一样,早早就来接机,等待着她的回来……很可惜,她没有那个命!


唯一疼爱她的人,都不幸早逝。


推着行李,她目不斜视的往前走,丝毫不看旁边接机的人们,因为她可以预料到,没有人会欢迎她回来,索性戴上了宽大的墨镜,遮掩住眼眸里所有的失落!


其实,她也没有什么好失落的!已经习惯了不是吗?习惯了孤单一个人,习惯了不被人重视,习惯了被人厌弃……


“计程车!XX墓园。”


她招来计程车,朝母亲安葬的墓园去……


三月的天气,微风中带着丝丝的凉意,拂在脸上倍感沁凉。


“妈,很久没来看你,你不会生气吧?”


童麦一到她的墓碑前,便是亲昵的搂住她的墓碑,难掩她对母亲的想念之情……


“妈,我好想你……好想好想……”嘴里发出的声音逐渐变得有些含糊不清了,此时,泪水在面颊上哗哗的垂落,此时此刻,她好似变得异常的脆弱。


“妈,你恨吗?你苦苦等待的爱情,等来了什么?等来了他的背叛!”也等来了自己的死亡。


童麦含泪的眼眸望着母亲美丽,高雅的遗像,心下一阵心疼和憎恨,交杂在一起,生生的折磨着她。


可是,越痛,她便是却倔强的抹去了脸颊上的泪水,仿佛想要证明她不曾哭过,将泪水抹得干干净净……



母亲不恨他,不代表她不会恨他。


他不曾对自己尽过做父亲的责任,她不怨他,但是,他对母亲的残忍,她坚决不能原谅……


思及此,童麦的双眸里闪过一抹浓郁的报复,好似恨不得父亲给母亲陪葬。


她轻轻的用衣袖擦拭着她的照片,心疼不已,“不管怎样,我都会坚强的生活。”也只有这样,母亲才会安心,才不会担心她……


依偎在她的碑前,宛如她不曾离开。回想起妈妈以前对她的疼爱,犹如灌了蜜一般的甜腻,而现实中,她却是一个人,孤零零的,无依无靠的感觉在体内扩充到最大。


不知过了多久,或许是因为长时间的飞行,身体疲乏了;也或许是因为她回到了母亲的“怀抱”,久违的,熟悉的感觉,让她竟然如此安心的依靠着,睡着了……


没有噩梦,没有被惊醒,睡得似乎有点沉,这是她从六岁母亲去世之后,她第一次睡得如此安稳……


睡梦中,她好像看见了母亲的面容,温柔的抚摸着她的头,拥她入怀,一举一动,是那么的亲切,宠溺。可是,突然之间,母亲就甩开了她的手,绝尘而去……


“妈,妈妈……等等我……”


她的喉咙里逸出急切的声音,双手在空中不断的挥舞着。


“小麦,小麦,你醒醒……醒醒……”


一道浑厚的声音在她的头顶响彻,并且在摇晃着她的身体……

3


“小麦,醒醒……”


童麦一睁开惺忪的眼眸,便瞅见了一个熟悉却又打心眼里陌生的面孔——父亲。


一瞬间,没有了睡意,她睨了睨他,尤其是望着他手中那一束火红的玫瑰,唇角不禁有一抹浓浓的鄙夷掠过。


他甚至连母亲喜欢怎样的花也不清楚……


“这么久不见,我想你至少该叫我一声,这是最基本的礼貌。”父亲的话语里淌着一丝丝冷霜,不难听出他对童麦的不悦。


“你和我妈在一起这么长时间,我想你至少该知道她喜欢的是百合,而不是玫瑰,这是最基本的了解。”


童麦的声音一点也不含糊,一字一句,铿锵有力,耀眼的墨瞳里闪烁着恨意。


“尹麦……”


乍一听,父亲有点生气了,唤着她名字的字眼有点重。


“我姓童,不姓尹。”她跟她母亲姓,从开始到现在,再到以后,她生生世世姓童。骨子里渗透的倔强,让她看起来更为刚烈了。


“小麦,你非要这样对我不可吗?我和你妈之间的事……你又懂多少?”说到最后,父亲的话音沉闷了许多。


“我只知道,你贪享荣华富贵,你娶了陈玉华这个女人,让我妈为了等你,整日在伤心痛苦中度过,最后因你的薄情寡义抑郁而死……”


童麦毫无畏惧的顶撞他,然而,还没有说完,尹父一巴掌就火辣辣的落在了她芙白的脸颊上,顷刻间,面容上浮现了鲜红的五指印。


有一阵阵疼在她脸上升腾起,可是,再痛也比不上她的心痛……


尹父的巴掌还没有缩回去,童麦唇角的笑意敛开了,“打啊!你再打啊……”她一副不好惹的模样,宛如一头母狮,尖牙利嘴的瞪视着他。


终究,尹父垂下了手,略微苍老的面颊上似乎隐隐约约透着哀伤。


此时,童麦也闭上了嘴,只是胸腔处是恨意绵绵……


“回家,大家都在等着你。”


从他的喉咙里逸出简短的几个字,声音又恢复了最先的凌厉。


呵呵……等着她……虚不虚伪啊!


所谓的大家不就是她的后妈,还有同父异母的姐姐吗?真要是那么“好心”,为什么不去机场去接她?


童麦在心底下嗤之以鼻。


那里不是她的家……但是,她也要回去。


她看着陈玉华难受,相同地,有她的存在,陈玉华看着她也一定心里不好过……


毕竟,她童麦的存在,是她丈夫对她不忠的表现,有哪个女人看了会心头舒畅呢?


当年,原本童母和尹父是一对,可是,后来陈玉华的介入,再加上陈玉华出身豪门之家,家底丰厚,最终,尹父因为前途选择了陈玉华,抛弃了童母。


后来,尹父或许心中爱的那个人是童母,两人又重新背着陈玉华交往,后来有了童麦……


童麦思索着上一辈的往事,一缕缕苦涩掠过。


她的母亲由正室转成小san……而她,充其量,不过是“小san”的女儿。


一时间,她变得安静了下来,跟在父亲的身后,表面上静静的,不过心头却是凌乱如麻……


4

“小麦,你回来了!快进来。”


回到尹家,最先出来欢迎她的是同父异母的姐姐——尹雨琪。她的脸上难掩她的喜悦之情,仿佛是完全真心的在欢迎着她回家。


有时候,童麦真的弄不清楚,她对自己的热情,是真的热情,还是装出来的热情……


童麦冷冷的瞥了她一眼,没有给她好脸色看,而尹雨琪依然还是笑容满面,“坐了那么久飞机,一定累坏了,快上楼去梳洗,等着你一起开饭。”


她就好似一个许久未见到自己女儿的“母亲”,一进门便是唠唠叨叨了起来。


这个角色,原本应该是属于陈玉华扮演的,然而她却是坐在沙发上,径自读着报纸,全当是没见到童麦,眼眸底下盈满了对她的不欢迎。


“妈,小麦回来了,你还坐着干什么?”


尹雨琪或许也觉得母亲太过冷淡了点,忍不住提醒了她一句。


“回来了就回来了,难不成我还要敲锣打鼓,大喊欢迎她不成?”她的语气足够沁冷,犹如狐狸精一般的眼眸狠狠的扫视了童麦一眼,最后,视线停在了尹雨琪的身上,“你在那凑什么热闹?你没有事情可做吗?没有事就多跟亦泽联络联络感情,订婚那么久了,还不结婚,要等到什么时候去?”


口气相当的不悦,对童麦的不欢迎和不喜欢,心底下生出的怒气,一并洒在了尹雨琪的身上。


真不知道她这个女儿到底是怎么想的?


对这个死丫头,热情个什么劲?


瞧瞧那死丫头的模样……一副“狠戾”模样,恐怕迟早有一天,他们尹家会养虎为患……


“妈……你说什么话呢!”尹雨琪向母亲眨眼,让她别这么说。


而童麦对陈玉华的冷嘲热讽,尖酸刻薄早已经习惯了,久了就没有感觉了!


尽管讥讽,鄙视吧……她不在乎。童麦的双眼里亦是噙着不屑,提着手上的行李,上楼,完全无视于陈玉华的存在。


“你……给我站住!”陈玉华指向童麦,语气相当的冲。


她既然叫她了,她还是不能不停步,在别人的地盘,她还不能嚣张到视若无睹的地步。转身凝望着陈玉华那一张略显狰狞的面颊,眸子里有丝丝的清冷逸出来,目光不避讳的望着她,不言不语。


“你以为你这是进谁的家呢?一声不吭的进来,你以为你是谁啊?”陈玉华瞅着童麦那张令她生气发怒的脸蛋,趾高气扬起来。


“玉华……”


“妈……”


尹父和尹雨琪两人同时出声拦阻。


然而,童麦也不是好惹的苗,“不欢迎我,我就走!”话语无比的冷岑,她就不信,这天底下还没有她童麦容身的地方。


“走啊!有本事你就走了,再也别回来!”陈玉华巴不得她永远消失在她的视线中,少看一眼,少心烦……


“妈,你少说两句。”尹雨琪压着母亲,同时,拦住童麦不让她走,“小麦,上卧房去,怎么说我妈也是长辈,你再大的怨恨,你也是尹家的一份子,不应该这种无所谓的态度。”


尹雨琪虽然只比她大一岁,但是仿佛她却比她懂事多了。


边说着,边替童麦拿行李,上了二楼的卧房……


不管尹雨琪对她是真心,还是假意,不可否认的是,她对她表面上,还算可以的,甚至是关心的……


5


“泽……你要什么时候才能回来呢?你那边好吵……”


卧房里,尹雨琪捂住一边的耳朵,一边和霍亦泽讲着电话。


电话那头,霍亦泽稍许停顿了片刻,或许是还不确定,“快了,就这几天。”给了一个答复,可惜答案还是不明显。


“我好想你了。”尹雨琪没有掩饰对他的想念,浓浓的蜜语,恰好让经过她卧房门外时的童麦听见了。


娇娇柔柔的声音,很符合尹雨琪的形象。


童麦却瞥了瞥嘴,满脸的不以为意,这是有多想呢?深更半夜了还煲电话粥!


尹雨琪的甜蜜幸福,多少体现出童麦的寒酸和落魄。尹雨琪是爱情,事业,家庭三得意,而她则是三不得意……


尹雨琪和霍亦泽订婚时,她恰好在伦敦,当时尹雨琪有强烈要求她回来参加她的订婚,然而,童麦却拒绝了。


第一是因为尹家的事,跟她毫无关系,尹雨琪爱跟谁订婚就跟谁订婚,与她无关。第二虽然她是住在尹家,这些年在伦敦高昂的学费,也是由尹父支助,但是,尹父并没有向外界宣布她是尹家的血脉,明摆着还是不想承认她!如果她出现,就显得格外的突兀了!


“我也想你,乖,早点休息!我很快会回来。”霍亦泽的声音里加了几分诱哄,似乎甜腻了好几分。


“嗯,你也是,早点休息,工作不要太拼命了。”尹雨琪蹙了蹙眉心,表示对他身体的担心。


童麦在门外将她叮嘱的话语听得一清二楚。


蠢蛋……


这年头,男人对工作会有多拼命?恐怕只会对女人拼命……


童麦不屑的蠕了蠕嘴,很不屑。


说到男人,突然之间,童麦想起了在伦敦最后一晚的那个男人!蓦地,面容上一阵泛红,而这种红热顷刻间开始蔓延至全身每一个角落。


哎……那天,仔细想来,她是不是太冲动了点?一定是疯了头,才会莫名其妙的和一个陌生男人上床。


她是寂寞过头了吗?此时,童麦狠狠的敲了几下自己的头,有点懊恼了!


就算那个男人……看起来嘛,还算不错的!只是这人呀,通常情况下是知人知面不知心的,谁知道他是不是有艾滋啊!如果传染给她,她那不是死翘翘了?

童麦越想头皮就越发麻了,一阵阵冷意开始从脚底泛散开来。


她恐怕要去医院检查一下了!不但身体要检查,脑袋也要狠狠的,透彻的检查一番……


她并不是一个轻浮的女子,为什么竟然会做这等事?童麦的胸口发堵,逃避的不想去想那晚发生的事,可是,那男人的影像仿佛在她的头脑里愈发的清楚了!


童麦仓惶的步入自己的房间,用棉被盖住头,试图驱走这不堪的一幕,终究是徒劳,好似故意在惩罚她的冲动,刻意的提醒着她以后做任何事,事先都要三思。


一整晚的时间,童麦都处于浑浑噩噩的状态,睡了又醒,醒了又睡,噩梦缠绕……


6


难怪尹雨琪在打电话时,会说伦敦这一头很吵闹,原来他在PUB里……


还是那一个与童麦相识的PUB。


重金属的音乐把气氛炒到最热,欢呼声,尖叫声,呐喊声交融在一起,异常的热闹,沸腾。


而霍亦泽相对来说却是格外的冷清,一双如鹰隼一般的锐利眼眸在四周搜寻着,仿佛在捕捉某一个人的身影。


其实,伦敦的合作案早已经完成了,然而,他却恍恍惚惚之中不想回去,好似想再次和某人相遇……


自从那一晚相见后,他已经连续两天都在这里,宛如守株待兔似的,思及此,霍亦泽不禁对自己产生了自嘲。


弄不清楚,他怎么会有这样匪夷所思的举止?头脑只要稍许一空下来,那个自称是“Angel”的女人就会在他的脑海中翻来覆去,魅惑的,妖媚的,生涩的,又夹带着丝丝娇羞的模样,来来回回不断在交替出现。


到底是怎样一个女人?


霍亦泽紧蹙了蹙眉心,她就像是一个谜,又不太真实。不真实到仿佛那一晚就是一场梦,但床单上那一抹嫣红又是实实在在的证明。


会混PUB,会喝酒的女人……应该不会纯真到哪里去。可是,不可思议的是,她却是处子,那种紧致的感觉,不像是假的。


霍亦泽陷入自己的思绪中,越绕越远了,那一晚,一开始是那么的主动,到酒店后,她却变得有些被动了,言行举止间,仿佛显露了丝丝的挣扎……


“还要继续吗?”他仿佛看出了她的犹豫,而他向来不喜欢强迫女人,尤其是一个陌生的女人,这会有失他的身份和风度。


当然,一开始,他的兴致也不算太高。


童麦咬了咬唇,宛如在做着最艰难的抉择,片刻之后,他听到的是她坚决的回答,“当然。”


他缓缓的靠近她,略显沁凉的指尖开始解开她身前的纽扣,动作不似热烈,而是不紧不慢,直至褐去她身上的衣物,露出略微纤瘦的娇躯,芙白的肌肤在水晶灯下散发出莹莹的光泽,嫩滑剔透……


上前揽住了她纤瘦的腰身,霍亦泽手心的沁冷,让童麦情不自禁在抖瑟,通常情况下,不是女人的身体才是这么的冷吗?


童麦微微有些挣扎,而此时,他的手已经开始往上移,挪至她的前胸,粉红的花蕾并未绽放,却是那么的美好,仿佛含苞待放,等待着人采掘……


她倒抽一口冷气,浑身起了鸡皮疙瘩,望向他,却又在稍许之后,移开了视线,似乎有点羞涩。


然而,霍亦泽却没有给她太多思考的空间,双手在娇躯上来回的抚动,不过也仅仅止于手,他的唇始终不曾碰触她身上任何地方……


没入她的身体,明显的感觉到她的紧绷。不是第一次碰这种在床第间会紧张的女子,可是,这个女子却是第一个让他感觉到紧致,美好的。


他并不贪欢,可以说,他有非常好的自制力。


而在面对她的诱惑时,他竟然没有做太多的考虑……


霍亦泽收回自己的思绪,眉头攒得更紧了,轻轻的摇晃着杯中明黄的液体,哺入自己的唇内。


Angel……


这是她随便捏造的吧。


半沉了沉眼眸,“Hi……”他向酒保打招呼,开始向他打探一个名叫“Angel”的女人。


如果她常出没在PUB里,那么这里的人应该会认识她。


只是,令他诧异的是他的行为,到底是哪里脱轨了?竟然会有如此莫名其妙的举止!就算他打探到了这个人,又能怎样?


他是快要有婚姻的人,妻子和女人,对他来说,是完全分开来的。在他的想法里,是绝对不会随随便便娶一个女人,成为他霍家的一分子……


“No……”酒保摇头,表示不认识。


霍亦泽的心头不知不觉中有一丝丝的失落。


她果然对他撒了个谎,什么见鬼的Angel,她根本不是。只是,似乎她又没有说谎,他曾问她还会不会见面,她摇头……这就很显然,她已经告诉他,她只是一个匆匆过客。


这一夜,霍亦泽一直待在PUB,直到PUB打烊。仿佛是在给自己最后机会,等待她的出现,过了今夜,他就会回国了。


在这里发生的一切,就把它当成是一个美梦,梦结束了,也该醒了……



7

 

“亦泽……”


尹雨琪在见到霍亦泽的瞬间,欣喜若狂,连唤着他名字的声音也是异常的雀跃。


两人靠近,霍亦泽宠溺的抚了抚她的发顶,“不是说好了,不用来接我吗?”他此时的声音,略带温柔,望着她的眼神里亦是夹带着丝丝的柔情。


不可否认,这个女人,对他霍亦泽来说也算是至关重要的一个女人,不然他不会草率的和她订婚。


他们认识了好多年,尹雨琪的性子,他也算是摸透了,纯真,善良,宽容……有众多数不清的优点,很适合成为他的另一半。


至于爱嘛……他生性较为冷淡,至少现在还没有让他碰到一个让他爱得疯狂的女人……


在他的心里,成家和爱情是两码事,或许,在他的潜意识里,他不认为会有真正爱到死去活来的爱情……


“人家想你嘛。”尹雨琪略微撒娇的拥抱着他,“难道你不想我?”瞠了瞠眸子,凝望着霍亦泽,期待着他的回答。


“傻丫头……”


他没有直接回答,反而是捏了捏她的粉颊,以示亲密。


此时,他的司机也已经来机场等候,两人齐齐的上车。


尹雨琪突然之间想起了什么,“对了,亦泽,明天晚上有没有空?”


闻言,霍亦泽挑了挑眉,唇角微微的牵扯出一道好看的弧度,“你要约我吗?”嘴角似乎隐着丝丝的笑意,很显然,他的心情还算不错。


在伦敦所发生的事情,他在跨出那一地带时,所有的事就已经尘封了,他更没有想到有一天,他会在这座城市,与童麦再相见……


“才不是!是我妈说,想请你去家里坐坐。那天她还说呢,那么久不去我们家,我们两个是不是情变了!”


尹雨琪笑笑的出声,望着霍亦泽的双眸里充盈着对他的浓浓爱意。


“哦……原来这样。转告阿姨,明晚我一定准时到。”


尹雨琪没有想到,他竟然如此爽快的答应了。平时,他总有做不完的工作……


“太好了,谢谢泽。”尹雨琪难掩她的喜悦,不过片刻之后,这笑容隐去了,“还有……一件事。”


霍亦泽凝了凝她的面容,“嗯?什么事?”


“就是……我们家现在多了一个人……”尹雨琪说得有些吞吞吐吐,心下在思索着,真不知道带他回去是好还是不好,倘若瞅见小麦和母亲的吵闹不休,一定会让他看笑话的。


这一次,他没有出声,而是等着她继续说下去。


“她是我同父异母的妹妹,前几天从国外留学回来了,暂时会住在家里……”


“妹妹?以前怎么没听你说起过?”他也不过是随口问问,好奇心并不强烈。


“因为……”尹雨琪不知道该如何解释,毕竟这不是什么好事,某种意义上算是家丑,她总不可能逢人就说,她有一个同父异母的妹妹,是爸在外和其他女人生的……


尤其是霍亦泽,她不想他看扁他们尹家。


“我明白,我只是随便问问。”


见尹雨琪不好作答,霍亦泽握紧了她的手,就此打住,他本就没有要为难她的意思……


而此时,尹雨琪的心里更是对霍亦泽爱至心底了,虽然有时候,他的确有点冷淡,不过,通常情况下,对她还是很善解人意。


尹雨琪的脸上漾起了甜甜的笑容,依偎至他的怀中,仿佛她是全世界最幸福的女人……


    / 未完待续 /    

尹雨琪这就要在他的怀里享受“幸福”了?还会有什么变数么?

▼戳【阅读原文】查看精彩后续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