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原小说推荐虚拟社区

玄幻小说排行榜-2017玄幻小说排行榜完本-经典-免费小说阅读网

禾欣股份入2018-11-06 06:51:22


1


“老子就是牛B,第一天上班就把女老板shang了,那女人还是第一次,不过老子也是二十四年的老chu男,她也不亏!”


李上坐在魔都老城区的一个早点摊前,大口吃着豆浆油条,第一次吃到国内这种特色早点,他就喜欢上了这种只停留在久远记忆中的味道。


爸妈还在的时候,经常做给他吃。


他有些遗憾,保安这个工作很适合自己在华夏隐藏身份追查姬长空的下落,就因为和那个女人的意外,只干了一天就弄丢了。


“管他娘的,丢了就再找一个,大活人还能让尿憋死?”


李上一直就是个生性豁达的人,将最后一口豆浆喝下,他朝早点摊前的老板打了个响指准备付账。


一个穿着洗得发白的白衬衣,梳着长马尾的女孩子走了过来,短裙下一双嫩白长腿来回甩动,李上被这腿晃得眼花,心想就这双腿都够老子玩一年的。


女孩子收走李上面前的盘子,一边用抹布擦拭桌面,精致秀气的鼻尖上带着点汗珠,红着脸蛋对李上小声说道:“三碗豆浆五根油条,一共十一块五!”


女孩子的声音柔柔的细细的,带着江南女孩特有的小家碧玉,她清澈的大眼睛带着害羞的看着李上,心想这人还真是能吃,一个人比三个人还吃得多。


李上这才想起自己刚才被那女人从她的私人会所赶出来后,身上根本没钱,尴尬的看着女孩子:“小妹妹,我没钱。”


“爸,是流氓!”


女孩子突然蹬蹬急退两步,揪着衣角害怕的看着李上,在她单纯的心里,只有那些混混流氓才会吃霸王餐。


李上有些好笑,当着流氓面说人是流氓,老子要真是流氓你就惨了,还真是个蠢萌的软妹子。


早点摊老板是一个瘸子大叔,他是软妹子的爸爸,在李上身上打量两眼眼,笑呵呵的说道:“小兄弟,从乡下来打工的吧,是不是钱被人骗走了没钱了?”


“额,是,是啊!”


李上总不能说自己就是流氓混混那种低级生物吧。


瘸子大叔叹口气:“小兄弟,你先在这里帮忙吧,这钱就不收你的了,我等下十点钟就会收摊,到时候你去找工作。小兄弟你叫什么名字?”


“谢谢大叔!我叫李上,好好学习天天向上的上!”


李上有些感动,他从小在非洲的贫民窟摸爬滚打着长大,那里是最不适合人性生存的地方,如果没有陈二狗兄妹一路肝胆相照,他早就迷失本性变成冷酷的侩子手,没想到这个瘸子大叔这么善良。


软妹子噗嗤一声笑了起来,随即又害羞的低下脑袋。好好学习天天向上,这个李大哥还真是傻乎乎的,肯定不是流氓!


瘸子大叔一边炸着油条,一边看了眼女儿:“菲菲,你教教他怎么做。”


“李大哥,我叫孙菲菲!”


软妹子眨巴着单纯的大眼睛,俏生生的看着李上。


于是李上在丢掉第一个工作两个小时后,又有了一个新工作,“早点摊帮忙的”。


两个小时后,李上系着围腰,站在早点摊前揉着面团。


“孙瘸子,你女儿孙菲菲呢?让她去陪我们老大睡一觉!”


一个流里流气的声音突然传来。


李上抬起头,皱眉朝那说话之人看去。


二十多个染着黄毛红毛绿毛各种狗毛,即便在大街上也肆无忌惮提着砍刀棍棒的混子,朝孙大叔的早点摊走了过来。


为首的是一个穿着花衬衣,胳膊上纹着文身的青年,他叼着烟走到孙大叔面前,斜着眼贪婪的看向旁边正弯腰帮客人倒豆浆的孙菲菲,在她嫩白的长腿上狠狠看了几眼,吹了个口哨,继续对孙大叔说道:


“孙瘸子,只要让你女儿陪我们老大睡一觉,我们花帮以后就罩着你的摊子,找人照顾你的生意。我们花帮是老城区最大的社团,只要是我们花帮罩着的人,没人敢惹!”


听到这混混头子要让软妹子陪人shui觉,李上脸上依旧挂着放荡不羁的笑容,脸色却有些阴沉起来。


软妹子是魔都艺术学院的学生,和孙大叔父女俩相依为命,每天早上都会来早点摊帮忙。


两个小时的相处,李上和孙家父女俩已经比较熟悉了,软妹子长得漂亮可爱,人又单纯善良蠢萌蠢萌的,他也很喜欢这个才十八岁的小姑娘。


软妹子小脸一下惨白的躲到孙大叔身后,怯生生的看着这些混混,急得眼泪都出来了。


她在这条街上长大,知道那个花帮老大是个贪淫好色之人,没想到对方把注意打到自己了身上。


孙大叔能拖着一条瘸腿,独自把孙菲菲养大成人,自然不是那种卖女求荣的人。


他擦了擦汗,从兜里掏出一包烟走到混混头子面前,满脸堆笑的把烟递给混混头子:“小兄弟,我女儿她还是学生,您给我在华爷面前求求情,让他放过菲菲吧。小兄弟,您抽烟!”


看到爸爸为了自己,在这些流氓面前又是巴结又是讨好,软妹子心里一酸,豆大的眼泪珠子吧嗒吧嗒往地上砸。


“麻痹!谁要你的烂烟!老东西你是不见棺材不掉泪!兄弟们,给老子砸!”


混混头子脾气一点就炸,一脚把孙大叔踹翻在地,就让身后那些小弟开砸。


“花帮办事,不想死的快滚!”


那些小弟如狼似虎的冲了上来,一边把那些吃早点的客人赶走,刀砍棍砸的,一下就把早点摊仅有的几张桌子和塑料凳砸得稀烂。


软妹子小脸惨白的看着倒在地上胳膊被磕出血,却咬着牙不敢吭声的爸爸,早就吓得呆住了。


那混混头子看见孙菲菲我见犹怜的样子,强忍住心里把这小丫头狠狠按在地上的冲动,这是老大看上的女人,自己是别想了。


他把这股火气发泄到孙大叔身上:“兄弟们,给老子把这老东西揍个半死,他不答应是吧,直接把他女儿抢了,我们花帮什么时候怕过事!”


说完他就亲自带着一个小弟要去抓孙菲菲,心想就算不能和这小丫头睡觉,现在过过手瘾还是不错的。


李上在一边早就满腔怒火,见这混混伸手要去抓软妹子,想也不想,手里的擀面杖直接脱手飞出。


擀面杖直接杵在这混混头子额头上,“砰”的一声,血光乍现,混混头子发出一声短促尖锐的惨叫,直挺挺倒在地上,疼得死去活来,不断打滚。


周围突然安静了下来。


“李大哥!”


软妹子通红着眼眶不敢相信的看着李上,周围那些看热闹的群众也惊为天人的望着他。


这小伙子离那混混头子可有着不远的距离,谁能想到他直接扔出一根擀面杖就能击中混混头子把他砸倒在地上,这是传说中的武林高手吗?


“菲菲,过来站我后面!”


李上朝孙菲菲招招手,软妹子赶紧跟小兔子似的跑过来,把孙大叔一起扶起来躲到李上背后,怯生生的看着外面。


混混头子惨叫一阵,在几个小弟的搀扶下狼狈的爬起来,他满脸鲜血,怨毒警惕的看着李上。


“小子,你叫什么名字?哪里混的?”


李上脸色郑重起来,这是他每次向人介绍自己时的习惯。


“我叫李上,女下男上的上!”


2


如果说,从一个小手工作坊发展到现在市值上千亿的大唐集团是魔都的一个传奇,那么大秦集团二十三岁的美女总裁秦卿,就是传奇中的传奇。


十四岁考入耶鲁大学,十六岁获得经济管理学社会学双博士学位,十八岁回国从爷爷秦雄手里接管市值五百亿的大秦集团,二十二岁就将整个大秦集团的市值翻了整整一倍还多,并当选华夏福布斯女富豪榜第一女富豪。


上官雪是秦卿的私人助理,她带着一干智脑成员等在秦卿平时居住的私人会所外,接秦卿去集团上班。


“总裁!”


见秦卿面无表情的走出来,连忙迎了上去。


如浓墨般的秀发被一支简单的木簪卷起,标准瓜子脸带着纯正的古典美韵味,琼鼻小巧精致,略薄的红唇因为愤怒而微抿着,鲜嫩如殷桃。


微翘的下巴带着一种从骨子里散发出来的骄傲,高傲得像一个端坐王座上,俯视众生的女王。


剪裁得体的黑色修身小西装展现出完美的马甲线,一条白色修身七分裤将挺翘的tun线勾勒出来,中跟的白色水晶凉鞋更是给人一种咄咄逼人的感觉。


脖子上再搭配一条玛利亚古琦的素色丝巾,秦卿整个人给人的感觉就是干练,强势,高冷!


上官雪作为秦卿的绝对心腹,敏锐感觉到总裁今天的心情很恶劣,平静的表面下酝酿着无边的愤怒。


“上官,让人把会所拆了。”


秦卿清冷的眸子扫了一眼上官雪,冷冷扔下一句话,直接坐进了车队中间的林肯加长房车,这让周围全部由精英组成的智脑成员大气都不敢出一口。


上官雪心里一惊,不明白总裁为什么会做出这个决定,这个私人会所总价值数亿,内部各种生活设施应有尽有,总裁平时都住在这里,怎么会突然想把这会所拆了。


知道总裁霸道性格的上官雪默默点头,不用她说话,后面的智脑成员已经开始联系集团旗下的专业拆迁公司。


上官雪也坐进加长林肯房车里,本来按原计划第一件事就是向总裁汇报今天的行程的,但现在却没敢说话。


秦卿出了名的霸道强势,她手下的人,包括上官雪,都要看她的脸色做事,无条件受她支配。


“一小时内给我找到那个叫李上的人,我要见他。”


秦卿抱着胳膊,说完这话就闭上了眼。


把李上赶走之后秦卿就后悔了。


堂堂大秦集团的总裁,竟然在她自己的私人会所,被自己用每个月五千块聘请来守大门的保安,po了她冰清玉洁的身子。


最最可恨的是,整整两个小时,自己就被那个小保安压在下面!


这是她辉煌的二十三年里,最大的屈辱!


她发誓,一定要把这个小保安抓回来,狠狠的凌辱他,让他跪在自己面前!


老城区,早点摊。


“至于我在哪里混嘛。”


李上笑眯眯的看着混混头子,毫不掩饰自己眼里的鄙视:“我混的档次比你高,哪个地方你还没资格知道。”


“草!兄弟们给老子上,打得这个装逼犯连他妈都不认识!”


混混头子气得暴跳如雷,那十几个混混虽然有些忌惮李上,但自己这一方人多势众,是以犹豫了一下就朝李上冲了上来。


“李大哥你小心!”


软妹子小脸惨白的揪着李上衣服,少女软软的贴在他背上,幽幽的处子清香从背后丝丝缕缕钻进鼻子,让李上很享受,看着那些如狼似虎冲过来,恨不得把他的软妹子生吞活剥的小混混,李上目光一寒。


“找死!”


他抬脚就把面前炸油条的油锅踢飞起来,油锅以一个标准抛物线飞到那些混混上方,锅口猛的翻转,滚烫的菜油,铺天盖地浇在那些混混身上。


这些混混脑袋上脸上身上顿时噼里啪啦一阵响,滚烫的菜油烫得这些人不断惨叫,运气好点的,只把皮肤烫起了泡,倒霉点的直接毁容。


所有人都目瞪口呆看着李上,李上狠辣的手段,吓得他们心里直冒寒气,这可比用棍棒揍人狠多了。


李上抄起一根擀面杖就走了出去。


“叫你们不学好!叫你们不学好!”


他嘴里骂骂咧咧的,擀面杖一下接一下的敲在那些混混脑袋上,很快,十几个早就被吓破胆的混混就躺在地上,咿咿呀呀的惨叫起来。


最后李上走到混混头子面前,那混混头子吓得一屁股坐在地上,一脸惊恐的看着李上,屁股不断往后挪。


“你要干什么!我是花帮的人!你死定了!我们帮主不会放过你的!”


“你刚才说要打得我妈都不认识?”


李上阴冷的看着混混头子,他这辈子最恨的就是有人骂他捎带上他爹娘,挥舞着手里的擀面杖就朝对方脖子上敲去。


以他的力道,这一敲下去,混混头子必死无疑。


他从小生活在国外,法律观念很淡薄,在非洲的难民营里,为了水和食物,人们什么事伤天害理的事都做得出来。


杀人对他来说是家常便饭。


嘎吱!


就在这时,一队豪华车队突然在街边停了下来。


“李上,你果然在这里!”


一个咬牙切齿充满无穷恨意,偏偏又好听到爆的女人声音传了过来。


听到这声音的一瞬间,李上身子一僵,手里的擀面杖无论如何再也挥不下去。


他僵硬扭过头,只见秦卿那女人正站在车队中央一辆林肯加长版豪华房车面前,咬牙切齿的盯着自己,恨不得把他生吞活剥。


这条街区是魔都的老城区,住在这里的大都是一些社会底层,很少有人看到过这样的豪华车队出现在老城区。


那些围观群众也纷纷向那女人看去,一瞬间,好多人都忘记了呼吸。


这个女人,太美了!


软妹子好奇的看着秦卿,随后自卑的低下头去。


“李大哥怎么会认识这么漂亮的女人。”

3


“妈的,这女人不是让我滚吗,现在来找我干什么。”


李上感受到了秦卿眸子里的杀气,整个人都不好了,毕竟之前的事他也没办法控制,这女人却全怪到自己头上来了,他觉得自己很冤枉。


混混头子脑子很灵活,看这女人看李上那小子的眼神,就知道是仇家,他一下就从地上爬了起来,欢天喜地的朝秦卿跑去。


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他觉得现在应该和这漂亮女人联合起来对付那小子。


他刚跑到秦卿几米外,就被两个西装墨镜带着耳麦的男子拦住了,这两个人腰间鼓鼓的,肯定别着手qiang。


混混头子吓了一跳,也不敢硬闯,哈哈笑着说道:“美女,你和这小子是仇人吧,哈哈,我也是,我可是花帮的人,我们一起对付这小子吧!”


听到有人叫自己“美女”这种已经烂大街的称呼,秦卿俏脸立即就阴寒下来,她看也不看混混头子一眼,头也不回问道:“花帮是什么东西?”


混混头子刚想说花帮多么多么牛逼,秦卿身后的上官雪已经从一个智脑成员手里接过一台平板电脑,面无表情的念道:“花帮是老城区最大的社团,帮主叫花七,道上的人叫他花爷,此人贪淫好色,今天派了手下的小弟来抢早点摊摊主孙大同的女儿孙菲菲。”


听到这里,秦卿皱眉看了眼站在早点摊前埋着小脑袋的孙菲菲一眼,心里对李上越发厌恶了。


这个人渣变态!才糟蹋了自己,又来糟蹋别的女孩子!


上官雪最后念到:“花帮综合实力评价:一颗星。花七个人综合评价:半颗星。”


星级是智脑内部对各种事物的评判等级,一共有五个星级。


当然,能被智脑评判为半颗星的人,那就完全是酒囊饭袋了。


“灭了吧。”


秦卿轻描淡写的点点头,抬脚就朝李上走去,混混头子正在疑惑“灭了吧”三个字是什么意思,就被其中一个西装男子一拳打晕,跟条死狗般的拖到一边。


秦卿身后,智脑智囊组C小组的三名成员已经开始一刻不停的布置起来,一条条的命令发往待命在家的保卫组其他成员。


嗒!嗒!


整条街上一片死寂,只有女人鞋根踩在地面不急不缓的撞击声,所有人都怔怔的看着这个女王一般的漂亮女人。


李上心里很不好受,任谁被秦卿这样的绝世美女咬牙切齿的盯着,都会有种如坐针毡的感觉。


秦卿一直走到他面前,死死盯着他,李上没办法保持沉默了,讪讪笑了起来:“呵呵,那个,你来干什么?”


秦卿看着他嬉皮笑脸的样子就一阵恶心,下意识抬起小手就朝李上脸上扇去,周围人呆呆的看着她,没想到这个漂亮女人这么霸道。


啪!


李上一把抓住她白皙的小手,还从来没有人敢打他脸,秦卿被他手抓得吃疼,忍不住疼哼一声,那皱眉时的娇媚样子,让李上暗吞口水,这女人还真是一个尤物,之前在床上让他欲仙欲死。


他继续抓着秦卿手腕,手上稍微放松一些,凑到她耳边,秦卿的耳垂晶莹剔透,小巧可爱,让李上忍不住想咬一口,他笑嘻嘻的说道:“你这是想谋杀亲夫啊。”


熟悉的男人气息铺面而来,秦卿身子有些发软,又想到了之前两人在床上颠鸾倒凤的一幕,她深吸一口气,强行把那一幕驱赶出去,眼神冰冷的看着李上:“放开我!”


李上撇撇嘴放开了她,别说,这女人的小手又香又软,他忍不住抬起手闻了一下。


秦卿早就见识过这李上的厚颜无耻,强忍住一把掐死他的冲动,淡淡的说:“我们谈谈。”


然后也不管李上答不答应,转身就朝车队走去。


李上肯定是不想答应的,可是看着周围已经隐隐约约将自己包围起来,腰间鼓鼓的十多个西装男子,李上只能耸拉着脑袋,跟着秦卿往车队走去。


以他黄金级强者的实力,要想闯出重围自然很容易,不过那样就只能大开杀戒了。


他来华夏是寻找姬长空的,现在能低调就尽量低调。


秦卿走进加长林肯坐下,李上刚要在她旁边坐下,秦卿抬起头冷冷扫了他一眼:“你坐哪呢?”


李上虽然很不喜欢这女人一副谁欠她钱的性格,但心里对这女人有些愧疚,就忍了下来,老老实实坐在她对面。要是换做平时,他说不得就偏要挨着秦卿坐下,顺便搂住她的细腰大占便宜。


秦卿又皱皱眉:“你挪一下,别对着我。”


“为什么?”


李上忍无可忍了,妈的,就你这女人屁事儿多,还没完没了了是吧,秦卿冷冷说道:“我看着你那张脸就心烦。”


李上脸色一僵,可是又想到了什么,嘿嘿,自己第一次见这小妞,就把她身子给破了,她要是看着自己不心烦就怪了,心里得意,他高高兴兴的往旁边挪了挪屁股。


房车缓缓发动,周围的景象流水般划过,李上看到软妹子扶着孙大叔站在早点摊前看着自己,他突然说道:“停车!”


“你干什么!”


秦卿脸色不善的看着他,李上笑嘻嘻的朝他伸出手:“那个,借两千块钱用用。”


“不借!”


秦卿想也不想就拒绝了,别说她身上根本没有现金这种东西,就算有,他也不会借给这个人渣变态。


李上好像知道她会这样,二话不说就拉开门,要下车,秦卿没想到这家伙竟然是这副臭德行,恨得咬牙切齿的问司机:“老张,你有现金吗?”


“有。”


司机二话不说打开自己的名牌钱包,掏出一叠钱,约莫有三四十张,也不数,就恭敬的递给李上,李上知道秦卿不会让自己下车,所以就坐在车上朝孙菲菲招手。


软妹子连忙跑了过来:“李大哥!”


“菲菲,你爸爸受了伤,摊子爷被那些人砸了,这几千块钱你拿去给他治病,剩下的钱换新桌椅板凳了。”


李上说着就抓着软妹子的小手把钱塞到她手里,心里却有些意动,软妹子的小手嫩嫩的,滑滑的,摸着真舒服。


软妹子感动的捏着钱,好奇的看了眼面无表情的秦卿:“李大哥,到底怎么回事啊?这个姐姐是你什么人?”


“嘿嘿,她是大户人家的小姐,你李大哥我却是穷光蛋一个,她要对你李大哥逼婚,所以我才逃了出来,你看,现在我又被抓回去了吧。”


李上的话逗得孙菲菲噗嗤一声笑了起来:“李大哥你胡说,你一定是对这个姐姐干了什么坏事儿!”


听到这小姑娘的话,秦总裁本来就很难看的俏脸,就更加难看了。


4


“开车。”


秦卿强忍住破口大骂的冲动,闭上眼睛,干脆来个眼不见心不烦。


好多老城区的人都怅然若失的看着渐渐消失的车队,那里面坐着一个倾国倾城的绝色美女,当然,还有一个不知道走了什么狗屎运的穷小子。


孙菲菲好奇的问爸爸孙大同:“爸,李大哥到底是什么人?”


“菲菲,以后你别和这个李上来往了,这是个很危险的人。”


听到爸爸的话,软妹子就不高兴的撅起了小嘴,什么嘛,人家和李大哥又没有什么,再说了,李大哥那么好的人,刚才要不是他,我都被人抢走了,他才不是危险的人呢!车队在魔都宽阔的干道上畅通无阻,李上百无聊赖的坐在秦卿对面,这女人一句话都不跟他说,一直闭着眼睛,他只能使劲的盯着秦卿全身上下看。


别说,秦卿真是他见过的所有女人中,除了九岁时遇到的那个神秘漂亮女人外最漂亮的一个女人,身材完美,该凸的地方凸,该翘的地方翘。


严格的来说,漂亮已经配不上秦卿了,李上找不到合适的词形容这女人,反正就是好看,于是他就可劲儿的看。


秦卿被这家伙看得心里发毛,又想起了凌晨自己被这家伙死活按在床上的事,突然睁开眼,杀气腾腾的盯着他:“你看够了吗?”


“没有。”


李上下意识说道,还是盯着秦卿xiong口看,他本来就是放荡不羁的人,觉得你既然生得这么漂亮,不就是拿来看的吗?


秦卿无语了,这个男人不仅是人渣变态,脸皮还奇厚无比。


她心里冷笑,现在等你看她心里冷笑,现在等你看个够,等到了家里,我要让你哭都哭不出来!


前排的上官雪一直在处理着各种事情,这时回头报告道:“总裁,花帮已经被剿灭了,护卫组B小队负责的这次行动。”


李上心里有些惊讶,从秦卿出现在老街,到他坐上车到现在,连半个小时都不到,想不到花帮就已经被这女人的手下剿灭了!


既然是社团,就算是小社团,至少也得有几十号人,加上一些枪支,这女人的手下从出发到完成任务不到半个小时,看来自己之前还是小看这女人了。


李上有些头痛,被这么一个女人记恨上,还真是不好受。


“灭了就灭了吧,这种小事你以后就不用跟我汇报了,出任务的成员,该记积分的记积分。”


秦卿抱着胳膊面无表情的说道,然后又闭上了眼,心里想着等下该怎么惩治面前这个人渣变tai,一定要让他跪在自己脚下求饶!


车队缓缓开进一个叫“江山车队缓缓开进一个叫“江山一品”的高档别墅小区,秦卿以前都是住在她的私人会所的,不过发生了那件事后,秦卿一怒之下直接把那私人会所拆了。


她才搬到江山一品三天,这里也是她集团旗下房地产公司开发的产业。


“我去洗澡。”


秦卿很爱干净,刚走进别墅就要去洗澡,天知道她两个小时前从这里出门去集团的时候才洗了澡。


踏上二楼的楼梯,她突然转身看着李上皱起了眉。


刚才一直只顾着怒火,没发现这家伙身上灰扑扑的,还沾着面粉,秦卿厌恶的说道:“你也去洗澡!”


“啥,你要跟我一起洗澡?好啊,好啊,反正我三天没洗了!”


李上兴奋的直点脑袋,秦卿差点没脱下鞋子砸死他,更是被他三天没洗澡的话恶心得想吐,她很难理解一个人怎么可能三天不洗澡,这对她来说比听到明天就是世界末日还要不可思议。


“上官,你带他去一楼的浴室,不洗两个小时,别让他出来!”


冷冷的丢下一句话,秦总裁蹬蹬蹬的朝楼上走去。


上官雪带着李上走到一楼的浴室,脸上的面无表情和秦卿如出一辙:“进去吧。”


“美女,你不进去吗?”


李上走进浴室,期待的看着她,一个人洗两个小时澡,这能要他的命,不过要是有个美女一起洗,别说两个小时,就算洗上个一天一夜也可以的。


上官雪转身就走,话都懒得跟他多说一句,她就搞不明白了,总裁和这个男人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为什么总裁恨他要死,却又把她带回自己住的地方来。


这魔都,可从来没有一个来人进到过总裁居住的地方。


“妈的,真是上梁不正下梁歪,两个女人脾气都那么臭。”


李上感觉自己很没有面子,骂骂咧咧的走进了浴室。


十几分钟后,李上就洗完了,眼看衣服裤子脏得不行了,于是他就吹着口哨,把衣服裤子洗了放在甩干机里甩干晾上。


然后他就扯着嗓子朝外面喊:“美女,给我拿件浴袍,我洗完了!”


上官雪一直尽忠职守的站在外面监督李上,听到这声音顿时冷冷说道:“总裁让你不洗两个小时不许出来!”


“快给我拿浴袍,美女你又不跟我一起洗,我怎么洗得了两个小时。”


听到那混蛋笑嘻嘻的声音,上官雪牙齿都快咬碎了,站在那里守着们不说话,她就是不去拿。


嘎吱!


门一下被人从里面拉开了,一个光溜溜的身子在上官雪眼中惊鸿一瞥,上官雪下意识闭上眼睛,脸蛋唰的就红了,她可是个黄花大闺女,哪里见到过男人身体。


“嘿嘿,你去不去拿?”“嘿嘿,你去不去拿?”


看到李上作势要光着身子跑出来的样子,上官雪吓了一跳,飞快扭过头,赶紧去拿浴巾,心里把这个混蛋骂了无数遍。


李上得意的笑了起来:“敬酒不吃吃罚酒。”顺便把门掩上,只露出一个脑袋等着上官雪。


上官雪很快拿来了浴袍,李上拉开门接过浴袍,上官雪又看到了不该看的一幕,羞得身子竟然一软,本来就穿着高跟鞋的她一下就朝地上摔去。


一条手臂飞快的环住她的纤腰,只感觉一阵天旋地转,她身体已经扑进一个怀里,一股浓郁的男人气息扑面而来,上官雪直接瘫软在他怀中。


李上把头埋在她雪白的脖颈间,深吸一口这女人身上和秦卿截然不同的幽香,不羁的笑了起来。


“美女,你身子很min感嘛。”


    / 未完待续 /    


李上要对上官雪做什么“坏事”?秦卿洗澡出来看见会怎样呢?

▼戳【阅读原文】查看高潮后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