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原小说推荐虚拟社区

VOL.1- 金庸武侠小说中八大没有结局的爱情

武侠茶馆2018-02-17 21:34:20

  武侠小说中好像只有一种追求被读者认可,那就是爱情。不论双方的出身、地位有多悬殊,也不管双方的立场是否敌对,只要男女相爱,就应当相守一生。因此小说中出经常现超越家庭、种族、国界、甚至性别的爱情。

  不过并非所有真诚爱情都能开花结果。在中国,好像人们更欣赏那些带有遗憾的爱情故事。而爱情悲剧大多都以女性为中心、就连金庸先生的武侠小说中也存在这个特点,让我们来细数一下金庸小说中八大破碎的爱情故事,以及其中断肠的痴女。



一、张无忌VS小昭

  非权威调查显示,《倚天屠龙记》里的小昭是所有男性观众心目中最惹人怜爱的女子。其实小昭的出场只占了很少的篇章,但她就象流星一样,在张无忌乃至观众心中,留下了虽然短暂但无比绚烂的光痕。小昭本是波斯明教的圣女,这个圣洁的身份却让她丧失了爱的权利,所以才让她对张无忌的爱如此无奈和伤痛。

  小昭一辈子都不会忘记的地方,一定是光明顶上的那条秘道。因为她生命中唯一的一段将会无疾而终的感情就在这里开始。在那条幽暗的秘道里,张无忌给了这个孤独的小姑娘以亲情以外的另一种温暖,这个时候,小昭一定已经忘记了自己的身份。大都城的小酒馆里,倚天长剑的寒芒映照着小昭如花的笑靥,张无忌一剑斩去了她的锁链,她的双脚终于重新获得了自由。

  可是有些锁链是斩不断的,那就是身世和血缘,正是这些自然法则,让一段刻骨铭心的感情坠到了悲剧的深渊。小昭只想永远守着自己心中的爱人张无忌,哪怕是做一个小丫头,然而天命难违,波斯的明教带走了小昭,长风呜咽而去,帆影载着小昭终于消失于碧海愁波之中,从此后她将远离中原,踏上了一段没有期限的离别,此时此刻,没有人忍心去想象小昭一生中相思是如何的沉痛。



二、段誉VS木婉清

  在金庸作品《天龙八部》中,木婉清是段正淳的私生女,母亲是“修罗刀”秦红棉,段正淳风流成性,抛弃了秦红棉。木婉清对自己的身世一无所知,可以说木婉清是一张白纸,十几年的山居生活使她完全不谙世事。爱或者是恨,喜欢或者是憎恶,在她的世界里是分明的,她一直都固守着母亲为她立下的一个誓言:第一个见到她容貌的人,如果她不嫁,就必须自杀,或者杀了这个男子,然而不幸的是,她遇到了段誉。于是一段爱情的悲剧上演了。

  在无量山的一块山崖上,段誉第一个见到了这个山泉般明澈的姑娘。这个傻傻的书生决定帮木婉清完成她的誓言,也许这并不是因为对死亡的恐惧,而是为她带有野性的美所迷醉吧?可是所谓的誓言不过是尘世中的一些盼望而已。

  说没有什么能够阻挡人间真爱的两这句话的人,他一定不懂得生活。最后谜底揭开,段誉竟在一夜之间成了哥哥,而命运也终于让木婉清做了情郎的妹子。当爱无能为力之际,我们也只能用阴差阳错、命运弄人来劝慰木婉清,是命运让他们都姓了段,也是命运让他们在不知晓彼此身份的时候产生了情愫,于是当谜底揭开时,剧烈而又悲怆的感情错位让木婉清恍若隔世,心恸不已。虽然一夜之间身登显贵,但大理国公主的身份给她带来的幸福和快乐却远不及曾经的那段孽缘。曾经的情郎就在眼前,但心情已再也回不到昨天。



三、张翠山VS殷素素

  种种的伦理道德和数不清的宗教礼法,是金庸武侠小说中产生爱情悲剧的根源之一。所有身涉其中的人们都进行了艰难的挣扎,有的成功,有的失败。成功的付出了极大的代价,失败的也轰轰烈烈。《倚天屠龙记》中的张翠山和殷素素的悲剧正是这样产生的。

  从古至今都有门当户对的观念,正义与邪恶是针锋相对、水火不容的,而张翠山是正派大门户武当弟子,而殷素素则是邪教“白眉鹰王”殷天正的女儿,这样的一个结合破坏了所谓的江湖规矩,引起了众人的不满,但两人超凡脱俗,恩爱相守,安宁温馨地过了十年孤岛“冰火岛”的生活,若非为儿子张无忌的终身大计,决计不会重返中原。但此次的中原之行,却使他们的爱情之旅走到了尽头。在武当之颠,殷素素的过去终于没有放过她。

  正派人物齐聚于此,逼迫两人说出屠龙刀的下落,而殷素素也因为曾经伤过武当弟子而受到武当的责难,被逼无奈的张翠山饮颈自刎,殷素素追随而去,两人先后化碟,依旧厮守。二人悲剧的形式,颇有写《苔丝姑娘》的哈代的典型布局意味。张翠山和殷素素的爱情悲剧来源于封建伦理道德中的门户观念——正邪对立,而夫唱妇随的牌坊也让两人用生命践行了对爱情的承诺,这是江湖的过错,和爱情无关。



四、陈家洛VS香香公主

  陈墨先生说,整个一部《书剑恩仇录》,就是一套“百花错拳”,错、错、错。主要角色、红花会总舵主陈家洛,更是一个错字了得!香香公主曾这样热烈地盼望着他的王子,她觉得她的心上人终有一天,会驾着七彩云霞,身披金甲圣衣来救她。

  可惜,香香公主不是紫霞仙子,陈家洛也不是至尊宝。在香香公主的心目中,陈家洛是一个完美的男子,是值得她“执子之手,与之偕老”的那种男子,可是陈家洛是一个怀着大人物梦想的小人物,他以为皇帝是那种见色忘形而且信守承诺的人,他以为牺牲爱情,就可以敢叫日月换青天。陈家洛做的最错的事是把香香公主“让”给了乾隆。

乾隆瞧上了香香公主,他答应陈家洛要是得到香香公主就恢复汉家江山。陈家洛为了民族大义,就把香香公主送给了乾隆。陈家洛犯了两个错误,一个是政治上严重幼稚,一个是感情上严重不负责任。所以最后落了个“赔了夫人又折兵”的下场,应在意料之中。

只是,如此的悲剧让感情至上的香香公主无法承受,当香香公主那匕首插入胸膛的一刹那,几乎所有观众都会把陈家洛恨得一塌糊涂。陈小春有首歌这样唱道:英雄和美人哪,他们是一国的。陈家洛和香香公主是两个国度的英雄和美人,如银河般遥远,而且无鹊桥相会,任何人都无能为力。


五、胡斐VS程灵素

程灵素是《雪山飞狐》里的一奇女子,精通毒药,冰雪聪明,心地良善。程灵素这个名字是她师父给她取的,她不美丽但有智慧,可是世间的男子,多喜欢没有智慧而美丽的女子,因此孤独会是她今生最好的伴侣。可是爱情却不能选择,她还是不可救药地爱上了胡斐。

然而在胡斐的生命里,陈灵素只是一个在不恰当的时间里出现的一个不恰当的人,胡斐钟情仇人的女儿袁紫衣,于是她只好成为他的二妹。只是在结拜的那一刻,不知胡斐有没有觉察到她深情无限而又泪痕满面的容颜。

但结拜又怎能斩断情根?在北京城门口,程灵素在袁紫衣追问下忍不住眼泪夺眶而出,吐露真情“我怎能真的伤了你,你是他心上之人,他日日夜夜想的都是你,”当她的两滴清泪洒落黄尘,陈灵素自己的心,也应当跌落在这尘埃里了吧?她愿胡斐能娶袁紫衣,哪怕自己在后半生中苦熬相思。

这种爱,非至情至性之人不能为!程灵素对胡斐的爱,已不能单单用爱字来形容。两人结伴行程万里,程灵素把自己的心藏得如此辛苦,咫尺之隔的相思,最令人憔悴!到最后,胡斐中毒,程灵素用口为他吸毒,当她吸出最后一口毒时,说到:我师父说这无药可治,因为他以为天下没有一个医生,会不要自己性命来救活病人,大哥,他不知道我会对你这样……于是,她倒下了,一点点冰冷,相信此时的观众,已和胡斐一样心碎。


六、玄慈大师VS叶二娘

《天龙八部》中的正派武林的领袖人物少林方丈玄慈大师居然会犯淫戒,而对象却又是“无恶不作”叶二娘,这一份惊天地泣鬼神的孽情有谁能想得到?《天龙八部》中有“四大恶人”,其中的“无恶不作”就是叶二娘。

叶二娘有个嗜好无法饶恕,那就是喜欢抢别人家的小孩,然后玩弄至死,真可谓残忍至极,一个女人这样凶残无人性,让人无法忍受,但金庸却给我们了一个出人意料的谜底,叶二娘的残忍和变态背后竟然有一段感情悲剧。叶二娘年轻时生下的私生子,被人抢走了,才落下这一变态症状,而她的情郎是江湖中一个德高望重的著名高僧,赫赫有名的少林寺方丈玄慈,萧峰苦苦寻找的“带头大哥”。

叶二娘名声很差,江湖上提起来无人不切齿痛恨,可是,她却始终不肯吐露自己的情人是谁,她不能坏了她情郎武林至尊大丈夫的名头,她一辈子保护着她这个爱人的名誉,不说他是谁。一个如此之坏的女人,却对爱情如此忠贞,不免让观者心生悱恻。

隐情真相大白后,玄慈大师他勇敢地承担了自己的过错,当玄慈自断经脉而死的那一刻,当叶二娘的身体扎向大地,伴随着相爱的人而去时,他们看到的或许是自己过去种下的罪孽。但让他们欣慰的是,他们的儿子虚竹,一心一意当个好和尚,算是了了玄慈大师的遗憾。


七、狄云VS戚芳

《连城诀》是金庸一部惊世骇俗的力作,具有希区柯克式的悬念推理和基督山伯爵式的复仇故事,而作品中莎士比亚式的爱情悲剧更让人凄然,其中主人公狄云和戚芳的爱情故事就是悲剧的核心。狄云是一个农村的苦孩子,没父没母,天性淳朴,重情重义,平凡得不能再平凡。他与师妹戚芳青梅竹马,两人随师傅赴师伯万震山寿宴,两人的悲剧爱情由此发端。

 万震山之子万圭看中戚芳,阴谋陷害狄云以奸盗之罪入牢,夺戚芳为妻,经过一连串奇遇后,狄云练成神功立誓报仇,演出一连串“基督山伯爵”式的复仇故事。而狄云旧情难忘,寻求戚芳澄清被冤的事实,然而戚芳已嫁人生子,无法回头。事实上,戚芳被欺骗嫁与万圭之后,始终无法忘怀狄云,就连生了女儿也名唤“空心菜”,这是她小时候唤狄云的昵称。

 在戚芳弥留之际,她终于明白:她终是嫁错了,原来丈夫爱宝藏竟远甚于爱她,为了得到“连城决”甚至不惜亲手杀了她。生命将尽,嫁的人已不爱她,而深爱她的人,她也没有多余的时间来相守一生了。


八、丁典VS凌霜华

在金庸笔下的所有爱情悲剧中,没有谁象《连城诀》里的丁典与凌霜华一样,让人痛到无法呼吸。男女之情,竟可以这样凄苦,想来果真天下无双了。《连城诀》第三回,题为“人淡如菊”,凌霜华就是这样一个如菊花般的女子。菊花所以高洁,是因为风霜相伴,作为菊花,它只能够绽放于水寒风冷、落木潇潇的时节。

 如果可以选择,没有人愿意要那种高洁,谁不愿意在暖暖的歌声里听百鸟的轻鸣?但是凌霜华无怨无悔地做了一束坚忍的菊花。一个官家小姐爱上了一个侠客,这段感情从一开始就注定以悲剧收场,而凌霜华的父亲凌知县,为了得到丁典的“连城诀”,设下毒计,毒倒丁典,穿了他的琵琶骨,定期严刑拷打,想从丁典口里掏出连城诀的秘密。凌霜花只能够在丁典牢房可见的高楼上每天放一盆鲜花,以此示情,丁典在牢狱中受苦,但见霜华风雨无阻换着窗台上的鲜花,丁典怕是也无悔了。

 后来,凌霜华为抗婚自毁容颜,自甘禁居在高楼上。直到那一天,丁典练成神照功成功越狱,凌知县为了除掉定典,竟活葬亲生女儿,以此作诱饵,毒杀丁典,可谓惨绝人寰。丁典和凌霜华的爱情悲剧,连梁祝都难以比拟。梁祝尚可化蝶,而被活葬的凌霜华,只能留下死前手托棺材盖的不甘心,而那一行用指甲在棺材上刻下的“丁郎,丁郎,来生来世,再为夫妻!”的话,更是让观者无法自持。翻遍《列女传》,竟没有一节如此般惨烈!



★每天精彩的古典武侠
★每天深度的武林八卦
★这里只有最经典的武侠,没有玄幻
★中国侠文化基地--武侠茶馆公众号:wxcg4585

★欢迎加入QQ群:459962706一同谈天论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