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原小说推荐虚拟社区

【短篇小说】在开满樱花的路上

许杰原创2018-01-12 15:57:47
  【小说】在开满樱花的路上   


在开满樱花的路上

 

短篇小说

 

作者:许杰

 

1

 

窗外的樱花开了。

突然有一种好玄幻的感觉。他仿佛进了另一个次元空间,有了一种穿越的超能力。

他觉得自己正在穿越时光。他正穿越到十年前。

哦,十年前。他正穿越在那辆公车上。

他感觉那辆公车,正日日夜夜穿梭在城市的东西两头。

不知是玄幻,还是现实生活的体验,使他正与那穿梭急驰的公车混为一体。

 

2

十年前的那个夜晚,正下着雨。

十年前的那个车箱,拥挤不堪。

十年前的那个他,喝得醉醺醺的,踉踉跄跄,挤上了这趟公车。

人潮的暗流与胃内的容物,一齐向他汹涌而来。

他伸手拉住了头顶的吊环。头耷拉着,斜倚在前面一个人的肩膀上。

车顶上正响着凌乱的雨声。街道两旁的灯光,斑驳陆离,一闪即逝。一缕暗香,掠过面颊,直沁入心脾。

他知道,这是一个女孩柔软的瘦削的肩膀。

他以为,她会厌恶他,她会把肩膀移开,但是,她没有。

他以为,她会尖叫,她会骂他臭流氓、死变态,但是,她没有。

车子在一个红绿灯口,骤然刹停了。他趔趑了几下,摇摇欲坠。一双纤细的手,拦腰将他扶住。

胃内的容物,再也控制不住。他低下头,简直弱爆了。

她细致地从背包里,掏出一包纸巾,递给他。

他抬头看了她一眼。她的眼里全是温柔。

 


没想到,那细微的一瞥,就这样,让他刻骨铭心了。他无可救药地喜欢上了她。

后来,他一坐上那辆公车,他就渴望,在这辆车上再次遇见她。可是,很久没有。

他不知道,她叫什么名字?也不知道,她是哪里人?但是,他还是不由自主地会想起她,想起那个夜晚,想起那从车窗外照进来的灯光,想起那曾经柔柔对视过的双眸。

他后悔了。他觉得自己就是一个渣男。

后悔那天不该喝酒的。他开始深恶痛绝他的那帮狐朋狗友。他们一杯又一杯地劝他喝酒,而对他的痛苦则麻木不仁。

他们说,耶稣把水变酒,酒把灵感变有。不是为了灵感,也不是为了诗人。他不能认怂,他便喝了。一看到同学个个五陵裘马自轻肥,而自己毕业这几年,狼奔豕突,他真希望能够喝死!

他没能把自己喝死,他便后悔了。后悔在那辆公车上,一副狼狈不堪的样子。后悔没有跟她好好的说说话。说不定,会邂逅一段美妙的爱情。

他想,我就是翻遍地球,也一定要把她找到。

 

他继续穿越在十年前。他与她再次相遇了。还是那辆公车。还是那样的一个夜晚,没有下雨。

他一上车,他眼前一亮,认出了她来。她著一袭粉紫色的短披肩小外套,搭配一条嫩天鹅绒短裙,穿着一双黑色的高筒靴,浑身洋溢着少女的纯情和青春的美丽。

她跟一个微胖的闺蜜站在车箱的中部。他挤了过去。他想跟她打个招呼。

可是,他居然怯场了。他的腮帮动了好几次,居然没有发出声音来。他自觉和偶像剧里迷到众生的男主搭不上边,好像话一出口,就会被拖到午门斩首似的。平时自觉伶牙俐齿,这一刻却张嘴结舌,不知如何搭讪。

闺蜜说,我最近谈了一个男朋友,做房地产的,先相处一段时间看看。

她说,好事啊。我支持你!

闺蜜说,我没有你那么独立,坚强。

她说,没有感觉,我不行。我假装不了,必须有感觉!

闺蜜说,你呀,说你什么好呢?碰见了真命天子,还是把自己嫁了吧,别把自己整成一个剩女了。

她说,我要找的是灵魂伴侣,绝对不是搭帮过日子的男人。何苦为难自己?这个人不出现,我可以接受单身一辈子。

闺蜜说,在我看来,是你对感情的纯度要求太高了。

她说,我没这精力折腾,感情对我来说,就是宁缺勿滥。

…………

 

又是那个红绿灯口。车,还是那么颠簸几下,停住了。

她们的对话也停住了。

他看见她,正扭头望向了窗外。

然后,听见她对闺蜜说,哇,公园的樱花都开了!我好喜欢樱花!

听到这句话,内心经历了一番撕扯之后,他叫司机,他要下车。

司机嘟囔了一句,神经!哪有在红绿灯口下车的?

他再高喊,我要下车!

司机不情愿地开了门。他跳了下去。他奔那路边的几株樱花树而去。

他四顾无人,便蹭蹭蹭地攀上一株开得最热烈的樱花树。连花带枝他攀下好几枝。

然后,捧着那一大堆樱花,从路边拦停一辆摩的。

他喊司机,快点,追上前面那路公交车。

樱花在无人的路面飞舞。

在第三个红绿灯口,摩的追上了那路慢腾腾的公交车。

透过窗口,他看见她还坐在那座位上,跟她的闺蜜。当然,她无视了他的存在。他就在车外。

他就在前面的站牌下等着她。他感觉自己无比傻叉。他在人流中,一眼就认出了她来。他的心脏跳得很厉害。

他把那一簇几乎只剩下树枝的樱花递到她跟前。她愕然地看着他,一段少女的娇羞,胜却无数的语言。

她接过那些枝条,淡然地说,司机说的没错,你真的好神经!

闺蜜尖叫,哇,好漂亮!好幸福!好浪漫,好感动哦!我真的要晕了!

 


 

樱花枝事件以后,他总能在那个公交站牌下遇见她。然后,坐同一班车回家。

她微笑着。他也同样地微笑着。他先下,她后下。

她喜欢对他微笑。

他喜欢看她蜜汁微笑。

后来,他送她,她先下,他又换乘另一班公车返回。他们都像是中了蛊。

她说,她叫佳宜,佳宜的佳,佳宜的宜。

尽管,很长时久,他没弄清楚那名字,但一听到,就再也抹不去了。那名字,就一直住在他心里,连同那名字里散发出的,幽幽的香味。

他邀请她看电影,她同意了。

他邀请她吃晚餐,她同意了。

她说,她会弄糖醋鱼,他便流着口水了。

他喊了自己的狐朋狗友,一道饕餮着糖醋鱼,一边狂喝啤酒。微醉的她,很美。

她的目光注视着他,令他惶然,心底里有过一阵暗流。他向她做了个鬼脸,她展齿一笑。大家莫名地望着她。

饭饱酒足后。他去送她。她便挽住他的手了。

月光正洒在光洁的路面上,夜色里泛起淡淡的爱情的味道。

她说,他要送一样东西给你!

他说,不就是送你回个家,还送个毛线东西啊?

傻瓜!她说。

她突然踮起脚尖,拉近他的头,在他的嘴唇上轻轻吻了一下,闪电般的一吻。然后,微笑着,小跑着进了楼道,打开房门,开了灯,又拉开窗帘,俯在窗口,向他挥手。

他还怔忡在原地。耳朵不再听见,嘴巴不能发声。他还在享受,享爱那嘴唇上裸露的玫瑰花般的香味,享受那香味带给他瞬间的甜蜜,还有那短暂的不安。

夜色与月色在头顶暧昧。

 

7

那天,佳宜披着刚洗过的长发,戴一副黑框的眼镜,抱着一柄原木色的吉它,背靠在落地窗的大理石台面上。阳光打在她的脸上。很文艺范的。

他从背后,蹑手蹑脚地走过去,抱紧她了。

他低下头,将脸埋在她的黑发里。她身上散发着一种薄阴天淡淡的阳光的温暖。她身上的气味,宛如夏天、青春、樱花,还有一种潮湿感,略带一种甜蜜的性感。

他用手按住了她弹吉它的手指。吉它声嘎然而止。

电脑的播放器,正播放着《Me in You You in Me》的前奏调皮地响起。

吉它躺到了地下。他第一次解开了她的胸衣。

他能触摸到她的乳房。

她颤抖了一下,用手轻轻压住了他的手。说,“等我们领证以后吧。我的身体只属于你!”

他撒退,揽过她的肩头。她侧身倒在他的怀里,安静地听乐曲。

良久,她说,欧巴,我听到你的心声了。

他问,它说什么了?

她笑谑,它们在咕咕咕地在交谈。

他看着自己的腹部说,你知这是什么吗?

她说,不就是肚皮吗?

他说,不,它是一座特洛伊木马。你听过特洛伊木马的故事吗?

她摇摇头。

他说,在古希腊传说中,希腊联军围困特洛伊久攻不下,于是假装撤退,留下一具巨大的中空木马,特洛伊守军不知是计,把木马运进城中作为战利品。夜深人静之际,木马腹中躲藏的希腊士兵打开城门,特洛伊沦陷。

她说,你是想说,你这里也埋着许多黑暗邪恶的伏兵?藏着许多危险可怕的爱?

他说,真聪明。等到天黑,它们都想冲出来,疯狂不已。

她说,呵呵,等到天一亮,它们又回到你这漆黑的腹内。所以,有了一个新词。

他问,什么新词?

她说。叫“腹黑”思密达。

真坏思密达!他一把将她捉住了她。佳宜笑意充沛地闪开他的怀抱,将窗帘拉开,任阳光肆意地照进来,一切美好扑面而来。

 

8

 时光依然不停地穿梭着。他又穿越到了九年前的四月。

佳宜说,他们去看樱花吧?说这句话时,佳宜的眼睛里有春水在流动,阳光正照耀在她妩媚的额头上。

他说,那就去那街道旁的那个公园吧?这时,一定樱花盛开得正美丽。

于是,他拉着佳宜的小手,十指相绕,一路奔跑。

佳宜站在一棵樱花树下,他使劲摇摇了树干。那树上的樱花便纷纷落下。佳宜张开双手,想要捧住那一朵朵飘零的樱花。她开心的笑着,旋转着,像个孩子一样。真是太美了,太美了!佳宜呼喊着,明年的四月,我还要来看樱花,你带我来好吗?

他说,好的!我一定会的!我要带你来的!

佳宜转累了,就倒进了他怀里。她的头发上都是细碎的柔软花瓣,散发着幽幽的清香。她的明眸,在阳光下,那么的清澈。

她问,将来,你会娶我吗?

他说,当然,我想和你一辈子在一起。每年的四月,我都陪你来看樱花。

她说,我突然有个梦想,一个四月的梦,我想当你的四月新娘。

他惑然,为什么是四月的新娘?

她说,因为四月是樱花盛开的季节,那么四月的新娘也最漂亮了。呵其实,能一辈子,这样和你在一起,就是我最大的幸福了!

我爱你,佳宜!他灿然笑了。

她笑了,双唇无言。

沉静而温和的阳光,落在她幸福的面颊上,她像一朵樱花一样,幸福地投入了他的怀抱。

 

9

他与佳宜的爱情,全地球的人都知道了。他觉得,在这个有佳宜的世界里活着,真好!他常常快乐得像一个天真的孩子,他常常手舞足蹈。

佳宜在他的身边就像是一条河流,静静地流淌着,娓娓地向他倾诉着衷肠。

那天,他为公司到沿海一座小城出差。

她故意坚持步行到高铁站送他。

她说,走路,只是为了多跟你待一会。

他说,我也想一生都这样守在你身旁,看你笑颜如花,就怕有一天,我走不动了,守不动了。

她说,傻子,不许你说晦气的话。

他多想,这条路,远一些,再远一些……

出差回来,他就迳直去了她的住所。

他做了一顿丰盛的饭菜,等着她下班回来,共进晚餐。

他在等待中打开了她的抽屉。最上面端端正正地摆放着一本缎面日记本。

在好奇心的驱使下,他翻看了她的日记:

傻瓜,你今天好吗?为什么不给我打电话呢?你知道吧,我是多么想听到你的声音呀~~

笨蛋,天凉了,不要冻着自己哦。好几天没有见到你,我的心就像是被掏空了一样。

大笨蛋,我又有N天没见到你了,我真的很想你。无论做什么事,我一想到你我就会很开心的,真的,有时我认为我像一个傻瓜。

大坏蛋,我好烦,好彷徨,好想找人说说话,但是,你却不在我身旁。

大傻瓜,分开的这些日子里,你有想我吗?不知道你现在做什么?我想你!好想你!猪头,你能明白吗?你还记得这首克莱德曼的钢琴曲吗?还是这个地点,这样的……你可否如我想你一样想我呢?

呆瓜, 我幻想和你携手踏浪,沙滩上留下我们两行足迹。雪白的浪花拍打着礁岩,天地间一片壮景,夕阳的余辉映射着我们的身影,朦胧中你吻了我,你那湿润的唇滋润着我的唇,真的好甜蜜。傻瓜,明年,我一定要请假,跟你一起去南方,我也想看看大海。

这里的每一句话,每一个方块文字都深深地触动了他的神经。

好呀,你在偷看我的日记。佳宜蓦地出现在他的背后。

是啊。他站起来,搂住佳宜的腰肢,热热烈烈地吻她,嘴里喃喃地低诉,佳宜,你真好!

你呀!真坏!佳宜调皮地用手拍着他的脸颊,抚摩着他的黑发。

他说:佳宜,嫁给我吧?

佳宜说:认识这么久了,为什么现在才向我求婚?

他说:因为我胆小怕死啊,所以……

佳宜说:那为什么现在你敢向我求婚了呢?

佳宜说:因为我昨天看报纸,上面说根据数据统计,结婚的男人比单身的要长寿。

佳宜一拳擂在他的胸前说,你真二!


10

 太过美好的事物,人总是害怕不期然地失去。那天夜里,他总是在做梦,他梦见那路公交车在公路在急驰。

他总是梦见那片樱花林。他却怎么也找不到佳宜了。他觉得,佳宜就在世界的某个地方,她的微笑在空气中浮动;但,他找不到她。

他觉得,佳宜就在天空的某朵云里,她凝望他的目光布满了整个天空。但,他找不到她。

他只能在梦里哭泣。

当漫山的樱花如大雪纷纷而来时,她从云端飘来了。

她说,傻瓜,我们用樱花树造个家吧,造个美丽的小小的家。

她说,不要太大,太阔,那样我会害怕的。

她说,我们要一个粉色的,一个玫红色的,一个淡绿色的,一个雪白的,五彩缤纷的家!

可是等家造好了,佳宜却不见了。

樱花房子突然长得很高很大,空空落落,冷冷清清。

只有一个声响在里面不停的回响:傻瓜,我们造个家,一个美丽的小小的家,是的,不要太大,太阔,那样我会害怕的……

 

11

 婚礼在冬天就开始准备了。

他们坐下来,翻着老黄历,挑着好日子。

他们开始布置自己的新房。佳宜快乐得像一只小燕子,构筑着自己的温馨小巢。

佳宜开始自己做保养,说要在婚礼那天容光焕发,亮瞎所有人的眼。

他们拍了婚纱照,照片上的她托腮凝眸,若有所思。

他们确定了婚宴的地点,佳宜填好了所有的请柬。

他们彼此挑好婚戒,从此情定今生。

佳宜说,等过几天,我们去领证了吧。

四月里,樱花开了,那是多么烂漫的日子,佳宜!他想说,那年的樱花,是他生命里开得最奔放最热切的樱花。

穿越到彼时彼刻,他真想绕开那最炽烈的樱花。

他想让他的灵魂转换一种记忆方式,让自己的记忆细胞发生改变,他想穿过那个负空间,只让时间曲线带给他正历史,让他与佳宜的爱情回归到一个平行空间、平行世界,平行宇宙,穿越到一个架空的时代,一个异时空。

可是,他的穿越绕来绕去,总是绕不开那漫天飞舞相逢又相重的樱花。

佳宜和樱花是一个人。

他从未来的世界穿越回来,搂着瘦削的佳宜说,相信我,我会让你幸福的!

我相信!我相信!我一千一万个相信!佳宜小鸟依人般在他怀中,一迭连声。

 

12

 

时间停止在那一天,凝固在那条熟悉的大街上。

天哪,当他从混乱不堪的地上爬起时,他看见,他的佳宜,像一朵樱花,一朵粉红的樱花一样,躺在路面上。

没有人知道,那躺在路面的,就是他的樱花,他的佳宜,他生命的一部分,不,他生命的全部!

她的手里,还握着那洁白的婚纱,现在像一朵鲜红的花,染红了整个四月。所有车辆都停住了,所有的行人都凝固了。

他像一截木头似的杵在那里。

他听见急救医生嘴里说的那句“伤者已无生命迹象” ,正在一字一顿返回到那张白口罩上方的嘴唇里了。

他看见120急救车,挂上倒档,越来越快,越来越快地向远方驶去。

他看见血泊中的佳宜又有了呼吸,有了心跳,她的手指动了动。像在拨动一根琴弦。

那些蜂拥而至的人群像鸟兽逃散一样纷乱地散去。

深红色的血液在地上蠕动,慢慢地,一点一滴正在收拢来,照原样流回到她的各个器官里。血肉模糊的轮廓变得清晰。

满地的摩托车碎片正在恢复原来的样子。他又骑上了摩托车,佳宜的手提着婚纱,一只手紧紧地攥着他的衣襟。

T形路口斜插出来与他们相撞的越野车又开始往后退去。

他们的摩托车还在急速地向后退去,佳宜的长发被凉风吹起,象一面旗帜一样地飘扬着。

他们不在此时,在彼时。不在这条街道,在另一条街道上。

他们还站在阳光下,他握着摩托车的把柄,看着佳宜说,“佳宜,我们去把婚纱拿回吧。”

佳宜的脸上展现一个温温柔柔的微笑……

 

13

 

佳宜就如同一朵樱花,静静地开,悄悄地落。而春天,把樱花开过,便兀自告别。

他的脑海里一片茫然,只有茫然,茫然得近乎无动于衷。他只呼喊出两个字:佳宜!他便缓缓地闭上了眼睛。他的眼里泪流不止,顿觉得阴暗不堪,一下子跌入了黑暗。

他必须匆匆结束他的穿越,他不能再在那个黄昏里停留。不然,他会悲伤得死掉。他会把这尘世间的空气耗得一干二净。

可是,时间,总是停留在那一天。停留在那寂静的公路上,那条公路像是通向无尽的黑暗的最深处。

这时,他真想惨叫。他真想叫穿这入骨的伤痛。他真想撕开这无边的黑暗,用他仅存的温暖与光亮,与她一道坐在这时光之上,抛开死亡,修复他们的生命与爱情。

他走在大街上,大街上有一个深坑,他本能地感受到一种异样的失重,一声脆响,世事寸断,他仰面倒地而去。他掉了进去。

佳宜呀,不要把我一个人,丢在这看不见你的尘世间!

他迷失了……他绝望了……

 

14

 

十年后的这个夜晚,风冷冷地吹着,雨斜斜地打着。

十年后的这个车箱,依然,拥挤不堪。有人出发,有人回家。

十年后的这个他,又喝得醉醺醺的,挤上了这趟公车。

他就像个垂死的病人,没道理的,傻笑。

人潮的暗流与眼里的容物,一齐向他汹涌而来。

他伸手拉住了头顶的吊环。头耷拉着,斜倚在佳宜的肩膀上。

他的眼睛,他的无处安放的眼睛,只想看着她,一直看着她。

他与她之间,只隔着一场梦。一闭上眼睛,就全是疼痛。

车顶上正响着滂沱的雨声。车窗外的景物,在陆离的灯光里,正落叶纷纷,随雨而逝。

 

15

 

车,又驶近那个红绿灯口。

车,还是那么颠簸几下,停住了。

他看见佳宜,正扭头望向了窗外。

然后,听见她说,哇,路上的樱花都开了!我好喜欢樱花!


(文本中涉及的视频及部分插图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

许杰原创,版权所有。

感谢阅读!点击关注!


你近在咫尺也好,在远方也罢
想到在世界的某个地方

有一个你正给我一点时间,
默默地扫我微信,
加我关注,读我文字,
我便觉得整个世界,
如一个繁花掩映的梦境,

也变得温柔安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