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原小说推荐虚拟社区

蓝皮书||林雪:2016年辽宁文学长篇小说秋之卷——对史诗新作品的呼唤

辽宁文学微报2018-04-19 12:15:12




导读

称道某一部作品是史诗,也就是对这部作品最高的赞赏。于是,不少作家心怀史诗梦,把写出一部具有深刻意义、宏大结构规模、丰富历史内涵、典型英雄形象、庄重崇高风格的作品当成终生追求的事业。

2016年辽宁文学蓝皮书长篇小说秋之卷

——对史诗性作品的呼唤

文/林雪


    如果用一个词来定义长篇小说的巨大贡献,恐怕非“史诗性”莫属了。对于中国当代历史题材和革命历史题材小说而言,“史诗性”是个极为重要的概念。批评家们往往有一个通用的价值标准:即看一个时代文学的成就主要看长篇,看一部长篇的成就,主要看它是否具有“史诗性”。称道某一部作品是史诗,也就是对这部作品最高的赞赏。于是,不少作家心怀史诗梦,把写出一部具有深刻意义、宏大结构规模、丰富历史内涵、典型英雄形象、庄重崇高风格的作品当成终生追求的事业。本期关注的三部长篇作品,或多或少的体现了辽宁作家对作品具备“史诗性”的努力。

《大河风流》:铸史、铸魂、铸人之作

  朱东惠创作长篇小说已多年,他理解的优秀的长篇小说是“除了结构出空间故事、塑造经典人物、展现出社会与人生超拔卓绝的价值世界外,还应该是一个时代、一个民族的史诗。”诚如作家所说,长篇小说就是写社会、写人生、写人的命运,写人的大情感,写人的终极感悟,写族群与个人的归宿的。正因为此,作家才用长篇小说来反映波澜壮阔的社会生活和复杂多变的人生命运,读者也把阅读长篇小说作为认识历史与现实、社会与人生的一个重要途径,作为对已知或未知现实的一种形象补充与形象的提示。朱东惠曾先后创作出《裂岸》《此岸》《彼岸》,近期又出版《大河奔流》。这是一部时间跨度大,展开的画幅宽且有浓厚的家族和地域色彩的作品。

  《大河奔流》的史诗努力如何体现?

  首先,作品叙事年代跨度大、人物故事的可接续形成了类史诗性的结构。作家没有在技术上回避一个叙述难度很大的空间位移,而是通过时间递进、场景转换、人物更迭、命运交织、价值追问等探索,以期接近史诗性的要素,挑战自己的写作能力。在人物和故事沿革上,虽然与《裂岸》《此岸》《彼岸》有血脉关系,但主要人物命运展开已经溢出了原来几岸的人物模式,是又一代的新群英谱、又一朝的新世相。冯德双的子孙辈们继续着新的命运,宋小霜、孙剑挥的故事精彩纷呈。二是作者努力提炼出与类史诗性长篇相称的庄重崇高的主题,努力塑造出上世纪八九十年代英雄或近似理想的人物。小说开篇是富有浪漫、惊险气息的情节:石化公司心地澄明、专业能力超群又美丽的宋小霜乘飞机赴海外某石化项目就职,不料被中东当地黑帮劫持绑架,在人身险遭污辱时吓醒,原来是一场恶梦……随后宋小霜、冯惠华、孙剑挥与冯汉雄一一出场,他们都是时代的代表性人物,符合史诗性作品中必须描写对象的“全民关注与正义”特征,即是“不久前的人民历史中发生的全民事件,这事件在当代全体人民心目中有着巨大的意义,它被人民看作是光荣、英勇、威力的不朽标志”。作家赋予他们正直、高尚、理想、激情的品格,是一群为了祖国的强大和发展,在专业岗位、权利决策上具有家国情怀、富于自我牺牲的优秀分子。冯惠华曾与宋小霜有刻骨铭心的感情纠葛。他们曾为对方献出了纯洁的相思、灵肉的默契、激情的呼应,正因为此,冯惠华后期的异化、堕落才令人非常痛心。当个人与正当的政治价值观冲突后,爱情的价值只缩减,变成个人关系的柔情,且无法阻挡主导命运的更大的恶。也因为此,宋、冯之恋也才更刻骨铭心,令人无比唏嘘。

  出版:石油工业出版社

  时间:2015年10月

  ISBN:7-5021-4210-X/B.57


《天兴福》:古韵与今意


   与朱东惠国家工业题材的长篇不同,徐铎的小说是取材于大连地域加民族资本商业的小说。朱江惠是国有特大型企业发展壮大的亲历者和见证人,徐铎则是生活成长在古城金州,通过对金州遗老遗少中知名乡绅、书画名家的探访,了解了一段真实而隐秘的历史。徐铎长篇小说《天兴福》书写了清末民初大连商人发迹、奋斗的历史传奇,将百年前的大连乡贤连同金州古城的古韵古味,一同呈现在读者面前。在《东北人物志》中,记载邵尚勤一节只有区区百十个字,但在徐铎的笔下,兄弟发迹反目,妻妾情感交织,商战纵横捭阖,民族大义立场,把一个连商代表活生生地呈现在读者面前,这是连商作为一个独立的艺术形象第一次亮相。


     多年的创作实践脉络展现出徐铎对小说史诗性的偏爱。不过,徐铎系列作品如《大码头》、《一九六0年的爱情》则表现出作家较强的地域、身体文化特征。徐铎在《天兴福》的创作中借助于历史真实事件,加上编年史元小说理念。作家自己就是历史事件发生在本土、进而转换成文化的传承者,作家个人对于历史的理解和感知也同历史信念紧密联系,于是作家笔下的主人公具备良知、血性、勤俭等系列美德。历史上的邵尚勤13岁时从伙计做起,走南闯北,历经磨炼。当年他押送运小麦的马车回大连,明知必经之路熊岳城附近有土匪,可是他智勇双全,利用中午土匪休息吃饭的时间,大鞭子一甩,赶着运粮大马车,冲过土匪地段。邵尚勤仁义待人,对子女要求严格,不许子女为日本人做事,彰显民族气节;虽家产万贯,却依旧克勤克俭,身穿夫人手缝的棉袍。尤其令人称道的是,1945年日本投降后,刚刚解放的大连缺少粮食和各种物资,国民党又封锁普兰店,控制海上运输线,这时邵尚勤挺身而出,利用自己的人脉关系,在朝鲜大量采购粮食,组织船只运输,解大连燃眉之急,当时金县县委书记为他颁发奖状,称其为“爱民模范”。徐铎说邵尚勤堪称是连商的代表,其家国情怀令后人敬仰。除了主人公邵尚勤,徐铎的笔又触及了一群连商,比如郭精义,他也是一个连商的代表人物,名列八大富之中,1925年,因为金银建值风波,日本殖民者在金融交易中设立霸王条款,损害中国商人利益,他带领60位大连商人东渡日本,面见天皇,为大连商人据理力争,居然取得了胜利,国民政府赠匾,题写:“义声载道”四个大字。在《天兴福》中,徐铎也塑造了反派人物,如张本政、邵尚勤之弟邵尚俭等等,疯狂时世,鱼龙混杂,这是不用塑造的历史。另外,一些金州历史上的名人也借由各种场景,进入了小说中,一一亮相,这里有王永江、韩云阶、李东园、刘佩芝、曹世科等。


   取材于历史的小说不只是再现或创造历史,还要提示出古韵中的今意,也就是徐铎认为的,小说首先要有文献价值,其次是现实意义。比如当年金州城里最大的邵家大院究竟是怎样的规模?号称辽南版“满汉全席”的金州三道饭是怎样的美味佳肴?古城又有怎样的风物传说?“好在这些都沉淀到了20世纪,我有幸等来了机会。”徐铎用创作俯身拾取,不忘点滴,用长篇小说创作发掘地方文化,建立人文地标。


·                    出版: 大连出版社

·                    时间:2015年11月

·                    ISBN:9787550509887


《宫主天下》:偶然与宿命


   大连女作家张丽在涉及历史题材小说创作中,也会面对史诗性作品所依靠的一个“正确”要素,是作家深信历史是对人类社会过去的事件和行动,以及对这些事件行为有系统的记录、诠释和研究的问题的认同。历史可提供今人理解过去,作为未来行事的参考依据,与伦理、哲学和艺术同属人类精神文明的重要成果。在经典史诗类作品中,主人公不但积极参与时代有目的革命活动,顺应建立新秩序的历史进程,努力完成历史发展的某个新目标,这个目标被认为是符合社会和历史发展必然趋势和规律。她的的《宫主天下》以唐代为历史背景,讲述神龙政变后太平公主为了至高无上的皇权之争,将李显和李旦相继推送上龙椅,又把侄子李隆基选为太子从而登上帝位。然而却逃不出神秘女道长的运筹帷幄,本命玄花。宫廷内外,公主们的争权夺势交织无数恩怨情仇,尔虞我诈中隐藏前世今生的轮回,阴谋诡计。太平公主费尽心机得来的一切其实都为他人做了嫁衣裳,终将自己的生命虚耗在了这场不归的斗争中。


   这部长篇小说以真实的历史年代为背景,以本命玄花为隐喻谋划,演绎了一出大唐盛世权利争斗的精彩大戏。在历史的必然中旁溢出偶然和宿命。亲情,是她们利用的工具;爱情,是她们手中的利剑;权力,是她们的终极目标。姓氏的悲哀,人性的复杂,欲望的妄为,权倾朝野的公主们自相残杀,又与须眉男子逐鹿天下的惨烈人生。故事带有玄幻本命的情节设置,在长篇历史传奇小说中独树一帜。


     近年来,不少辽宁作家对历史题材小说情有独钟,各种体裁各个朝代几乎都有涉猎。有的作品视角独特,有的作品情节巧妙,形成了别样的创作态势。在对大气、厚重的史诗性追求中,不少作品呈现出“类史诗性”的特征。在价值观念多元、历史客观真实被某些流派不断质疑、人的存在和生存意义也被消解和虚无化的当下,如何用当代视角客观审视历史,还原真相、揭示真理已然成为作家永恒的努力方向。


·                  出版: 长江文艺出版社

·                  时间:2016-09-01

·                  ISBN:9787535490001





作者  简介

林雪,女。一级作家。1988年参加《诗刊》第八届青春诗会。2006年被《诗刊》评为“新时期全国十佳青年女诗人”。 2007年诗集《大地葵花》获得第四届鲁迅文学奖。2014年第六届鲁迅文学奖诗歌评委。





感谢您抽出  · 来阅读此文

更多精彩请点击【阅读原文】哦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