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原小说推荐虚拟社区

12/10 少年“因看小说受阻”捅死老师:看他痛苦的眼神我想笑

海宁服务2018-09-30 06:18:52
赶紧戳我关注我哟

(业务洽谈广告投放:18606737171 微信号:haining7171)

12月4日,在湖南省邵东县创新学校高中部6楼的教师办公室,滕老师毫无防备地挨了刀,旋即倒在血泊中,很快就没了呼吸,享年49岁。事后家人从法医那里知道,他身上总共有3处刀伤,致命的一击,是从前胸扎来,刺穿骨骼,扎进心脏。

凶手是他班上的一名高中生,他教了3年。


滕昭汉老师遇害的办公室(12月6日摄)。新华社记者 袁汝婷 摄


记者近日在湖南邵东县的看守所里,见到了今年刚满18岁的小龙(化名)。他身形瘦弱,穿着蓝色外套,戴着深度近视镜,情绪有些亢奋。


4日早晨,在父母眼里“内向乖巧”的他,当着母亲李秀珍(化名)的面,杀害了班主任滕昭汉。



“看到他倒下时痛苦的眼神,
我就不自觉地想笑”


据目击者、当事人描述,4日早自习结束,邵东县创新学校高三97班的一些孩子,正在整理课本;李秀珍站在教室门口,等着儿子小龙。


此时,一向少言寡语的小龙突然站起来,笑着对同学们说,“我要送给你们一个‘惊喜’”。


他身上揣着三把刀,和母亲一起走进滕老师的办公室。


“您来了……”滕老师起身,话音没落,小龙就扑上去,掏出两把刀,一刀刺中了老师的脖颈。滕老师倒在血泊中,小龙不顾母亲的阻拦,又刺了第二刀、第三刀。李秀珍拼尽全力,抢下一把刀;闻讯而来的97班学生冲进办公室,将另一把刀夺下。


李秀珍大哭,绝望地对儿子大喊“你把我捅死吧”,小龙回答:“要不是刀被抢了,我就把你捅死。”


看着倒在血泊中的班主任,小龙对母亲说,“你不要按住我的手,我要玩手机。”


“看到他倒下时痛苦的眼神,我就不自觉地想笑。”小龙回忆。




“我从来没把他的命放在心上”


小龙原本是个在任课老师们眼里“不起眼、不闹事”“总是低着头”的孩子。


在看守所,与记者对话中的小龙,始终微笑、放松,习惯用反问句和“无所谓”回答问题。


问到对滕老师的印象,小龙笑着说:“他除了有点啰唆,其他还不错。”他说,两年多来,滕老师并没有粗暴对待他或伤他自尊。


然而,杀人的念头,已在小龙脑海里盘旋了许久。


11月的一次周考,小龙的成绩并不理想。滕老师建议他缩减月假时间回校补习。“考试没考好,月假就被取消了。”小龙抱怨,觉得班主任妨碍了他看小说、睡懒觉。他说,“杀他的念头越来越多地冒出来。”


就因为这个杀人吗?小龙说,“我从来没把他的命放在心上。”


11月30日,在回家途中,小龙买了三把刀,在学校一直把刀揣在身上,“找到机会就动手,但是想先把手头的小说看完。”


已满18岁的小龙,没有想过这种行为需要付出的代价。


问他“是否后悔,觉得抱歉”,小龙反问,“有什么好后悔,做都做了。我又不认识滕老师的家人,为什么要感到抱歉?”


他称自己从未有过诸如考大学、工作、娶妻生子、赡养父母等对未来的规划,甚至不清楚父母的工作,不了解他们喜欢什么,不记得他们的电话号码,不知道父母的生日……


“我的世界就我一个人”。他说,理想的生活是“一个人住,看小说,混吃等死”。




“他阻挡我看小说”


“两三百万字的小说,我两三天就能看完。大概看了一千多本吧。除了看小说,还能干什么?”说起网络玄幻小说,小龙眼里就发光。


小龙说,他从初一开始迷恋网络小说,因为看小说太多,初中时买的手机按键都坏了。上课看手机,小龙如何逃过学校、老师的监管?他的“诀窍”是把厚厚一摞书堆在课桌上,“小的书放下面,大的书放上面,留一个小口子,手机藏在里面……老师一走近我就知道,怎么会被发现?”


他始终沉浸在小说世界里,连任课老师的样子都不大记得,班上同学也认不全。如此冷漠的他,却会为小说情节而忍不住哭泣。“哭完了,第二天内容就忘了。”


他说,喜欢“腹黑的、智商高的、感情淡漠的反派角色……喜欢的反派死了,我就换一本”。


后来当地政府一名官员陪同记者来到看守所,见到正在被刑事拘留的小龙,问他为什么杀老师,小龙说,“因为他阻挡我看小说”。



滕昭汉老师生前使用的办公桌(12月6日摄)。新华社记者 袁汝婷 摄



“不知道怎么教孩子才是教得好”


在邵东县城一条小巷的一栋老楼四楼的一间屋,是李秀珍夫妇租住陪读的“家”。每次月假回家,小龙就和7岁的弟弟挤一张床。


整整一个小时,李秀珍趴在桌子上泣不成声。她头发凌乱,双手冰凉,始终把脑袋深埋在臂弯里。她在邵东打工,工友们眼里的她老实、本分、温柔。


四十多岁的邵东人老龙双眼红肿,脸上带着泪痕,蜷缩在妻子身边,说句话都要恍惚一会儿。夫妻俩已50多个小时不吃不喝,未曾合眼。


老龙在广西防城港打工,回邵东需转两趟火车,辗转二十几个小时。他每个月给儿子小龙打一两个电话,叮嘱他“好好听老师的话”,小龙每次都回答“好的,我听了”。


夫妇俩的绝大多数收入,用来供两个儿子生活、念书。老龙说,他们与孩子的精神交流并不多。


小龙的月生活费500元。为了看小说,他攒了好几个月,瞒着父母先后买了两个手机。看守所里,小龙说,最期待的生活是“每天给我钱,不要问为什么”。


记者问老龙,见到儿子想说什么?他想了很久,头埋得很低,摇了摇头说“我不知道”。“我读书少,只读了四年,也不知道怎么教孩子才叫教得好。我们对不起这个学校,这个老师……”老龙的声音越来越低,然后失声痛哭。



“听到老滕被杀害,整个人都懵了”


校方提供的资料显示,2007年到2015年,滕老师连续9年获评优秀班主任。


教物理的李老师回忆,“我和他(滕老师)一个办公室待了四年,从没见过他骂学生、拍桌子。”李老师说,97班有一套独特的德育措施叫“三支歌”,分别是《父亲》《母亲》《祖国》。


在教数学的杨老师眼里,滕老师是“所有班主任里个性最温和的……我一直学习他带班的方式。”滕老师的家人都在外地,12月1日,高三已放了月假,他没回家探望。“有几个学生没回家,他担心学生深夜外出不安全,还在查寝。”杨老师说。


4日早自习结束,高三学生小邓买早餐回来,“还没坐稳,就听到了老滕被杀害的消息,整个人都懵了”。然后,教室里所有同学都哭了。


学生们叫他“老滕”或者“滕亲妈”。案发当天,“老滕”还像妈妈一样唠叨,“明天要降温了,记得加衣服。”


“老滕从不骂人。有时急起来就说家乡话;怀化方言我们听不懂,就和他嘻嘻哈哈,然后他就不生气了。”小邓说。


“那天早上老滕还笑着轻拍了我一下,然后我再见到他,他就躺在地上了。”学生小曾哽咽着说。


97班的不少孩子,难以接受这个冷酷事实。教室后门紧挨着滕老师生前的办公室。这几天,只要门被推开,总有学生回过头张望。


“我们希望这是个噩梦。门一响,老滕就回来了。”



12月6日,高三97班教室的门牌上,已故班主任滕昭汉老师的名牌已被取下。新华社记者 袁汝婷 摄



“这种暴戾之气到底从哪里”


同样做过班主任的生物老师赵笑盈说,在创新学校,老师不只关心学习成绩,还要发现和疏解学生的各种压力。可惜的是,小龙“成绩不算太好,也不算太坏,一直都在中游的水平,所以对他关注可能就少了一点”。


那名曾经在看守所见到小龙的官员告诉记者,他们当时问小龙是否想到过读大学,小龙想了想说:“想过,想读生物,这样可以制毒祸害更多的人。”


“这个突发事件出来以后,县里每一个部门都在检讨自己的责任。但这种暴戾之气到底从哪里来,社会有没有检讨过责任?”这名官员说。


10月18日,邵东县3名中小学生入室抢劫,持木棒殴打一名女教师,并拖至卫生间用布条堵住其嘴巴,最终致这名教师死亡。据了解,这3名学生都严重沉迷网络游戏,进入学校抢劫之前,已经在网吧打了一上午游戏。他们在残忍杀害老师之后,随即又到网吧玩了几乎一个通宵的网游。


事发后,邵东县委、县政府全面开展了留守儿童心理健康辅导、学校安全隐患排查、网吧监管等整治工作。但一位知情人士告诉记者,在执法队的一次查处未成年上网吧的行动中,两个少年从网吧中冲出来,大喊“谁敢拦我砍死谁”。


在外地读大学的滕羽也看到过这个消息。她反复看了好几遍,并没有想到这股戾气会突然出现在自己的生活中。“平时邵东县街头,在其他中学的确实能看到一些混混样的学生,但没想到在创新的校园里也会有这样的人。”


12月7日,记者再次来到事发的6楼时,曾经的97班已经恢复了平静。窗帘遮蔽着窗户,学生们在埋头自习,透过窗帘的缝隙,还能看到后面黑板上“化悲痛为力量”的红色大字。

对待生命竟如此默然,是应该在监狱里好好反省反省了!点亮大拇指愿老师一路走好……

来源:杭州网

版权归原作者,我们尊重每一个原作者!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