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原小说推荐虚拟社区

玄幻小说《我欲封仙》164(神使鬼差)

鱼乐池2018-12-07 14:51:30

第一百六十四章:红丸案

  “咳咳咳……”深夜里一阵急促的咳嗽声响彻宫宇,李选侍睡眼惺忪的爬起床来,身边的床位空缺,一片冰冷,显然,枕边人仍未入寝。

  她借着晕暗的烛火爬起身来,披上衣服,往殿内走去,只见一个消瘦的人影在案前聚精会神的看着卷宗,不时抑制不住的咳嗽着,直至发出干呕声。

  “皇上,怎么那么晚了还没有休息,你可要保重龙体啊。”李选侍急忙过来,纤手轻轻的拍着他的背。

  “哎……”朱常洛一声叹息,用手捶了捶脑门,仿佛头疼不已一般,“辽东陷落,让朕如何安睡啊?这大好河山乃父皇千辛万苦经略之地,于朕手,半月丢失,这可如何是好?”

  “皇上,您别着急,着急只会徒伤心神,加重病情,不若养好了身子,再组织大军去收复失地。”李选侍的手温柔的抚摸着皇帝的背,心疼的看着他消瘦的脸庞。

  “收复失地?呵呵,朕如今,手中可还有可用之臣?继位之初,朕以为冯三元等人皆忠臣,结果却是虎狼之辈……咳咳咳……”朱常洛手紧紧的抓住桌布,满腔愤怒。“这大明……何处才有忠诚之人助朕匡扶天下!?”一丝鲜血从皇帝的嘴脸落下。

  “来人,来人!宣太医!”李选侍慌了,急声大唤。

  “娘娘莫慌。”一个太监拿着太医开的常备药从殿外而来,上至案前,服侍皇上服下。

  朱常洛服下药后,明显好了很多,脸色没那么难看了。

  “皇上,别再动气了,太医吩咐过,这几天霜降已至,不可动气。”太监没有戴帽子,披头散发的,估计也是刚醒来。

  “辛苦你了,忠贤。”李选侍感激的看了他一眼。魏忠贤是她的贴身太监,很是懂事。

  “娘娘言重了,照顾娘娘与皇上乃是奴儿份内之事。”魏忠贤低下头应道,几缕青丝落在额前,烛光下眉目柔顺,一个男人竟是如此多娇妩媚。

  朱常洛伸手,握了握魏忠贤在胸前帮自己顺气的手,“哎,这大事崩溃,终只得尔等于朕身边分忧。”

  魏忠贤低着头,轻轻的拍着皇帝的胸口,等他顺过气来。

  “这辽东之事,不可拖延了,忠贤,你可有何计?”朱常洛看着他问道。

  “奴儿不知……”魏忠贤依旧低着头。

  “说。”朱常洛厉声道。

  “忠贤,你就说两句,哄哄皇上。”李选侍对魏忠贤说道。

  “奴儿……奴儿……”魏忠贤抽离朱常洛握着的手,慌忙的跪在地上,“奴儿只是一介市井之徒,真不明国家大事,望请皇上,娘娘恕罪。”

  “哎……”朱常洛看着跪着的魏忠贤,心中无限悲哀,帝王之侧,何来知心之人呢?这魏忠贤,一直是李选侍的贴身太监,足智多谋,乖巧懂事,帮助李选侍一路住入东宫,岂又是什么市井之辈?

  “皇上。”李选侍于心不忍,不由出声,“别为难忠贤了,他呀,总还是书生之气多些,你让他出谋献策,实乃逾越之举,这要是让首辅大人听了去,非要他的命不可,别为难他了。”

  “爱妃,这天下……哎……”朱常洛低头咳了两声,“算了,朕再合计合计,这辽东,必须拿回来,否则,京师危矣。”

  “皇上,那也不急于这一时半会的,您先养好身子,再徐徐图之,也未尝不可呀。”李选侍心疼的握住皇帝的手,不许他再握笔。“刚刚想起一事,最近大臣们都进贡了许多珍贵的药方和药丸,或许有用。明儿天亮,让忠贤带人挑选一些来,给皇上服用,或许就能痊愈了。”

  “嗯。”朱常洛心不在焉的点了点头,眼睛还未离开案上的辽东地图。

  天刚亮,得了李选侍命令的魏忠贤带着人就往库房去了,那里最近堆积了有大量各大臣送选的药丸和方子。忙活了一个上午,晌午吃过饭后,魏忠贤带着几个太监将药物端到了乾清宫。

  “皇上,娘娘,药来了。”魏忠贤的声音很细,如同女子之声,明珠落盘般的清脆。与一般太监的公鸭嗓有很大的区别。

  “太好了,都拿来,给太医过目。”李选侍从内房里出来,房中桌上有太医的药盒,显然太医也在里面给皇帝治病。

  魏忠贤命人将药丸都放于案上,随后立于一旁。不大一会,太医出来了,额前细汗如雨,可能刚刚帮皇上按摩过。

  “太医,劳烦看看,这些药丸,可有用?”李选侍过来询问道。

  别看李选侍现在还是一个选侍,地位不及自己高,这皇上可已经下了命令,要册封为皇贵妃的,太医不敢托大,连忙应是。

  一番精挑细选后,太医取了一些,分碗摆了几样出来,说道:“这些药物,或许有用。但是,还是先试药吧,不可贸然给皇上服用。”

  内室里传来皇上的剧烈咳嗽声,“好。”李选侍也是着急了,对魏忠贤说,“你们现在就试吃,皇上的病拖不得了。”

  “是。”魏忠贤等人拱手,各自于药前站好,取了碗中之药放于口中。魏忠贤为难了,为什么?因为他面前的碗里只有一颗红色的药丸。他要是吃了,皇上吃什么?顿时他有些踌躇不决,只好禀明李选侍。

  “为何此碗里只有一颗药丸?”李选侍也不明白的问太医。

  “禀娘娘,这是鸿胪寺丞送来的药丸,只此一枚。奏请中写到,此乃南岛大师炼制之仙丹,吃了包除百病,长生不老。由于珍贵,只得两颗,一枚还放置于鸿胪寺,一枚进贡试药,若是可行,再送入宫来。”太医如实禀告。

  仙丹,术士之方,自古以来就没有任何成功的先例,吃死人的倒是比比皆是,这能行吗?李选侍亦是为难,皇上病重,龙体一日不如一日,可他也是九五之尊不可能破罐子破摔的给他随便乱吃药,一时间她竟是拿不定主意了。

  其余的小太监见势不妙,纷纷后退两步,这试吃普通药材,倒是无妨,这吃丹药,随时都可能被毒死,谁敢拿自己的命开玩笑啊?

  “娘娘,要不奴儿试药吧?”魏忠贤拱手道,上前一步。

  “忠贤……”李选侍有些感动,只有他懂自己的为难。可……“这可不是寻常的药物,就怕……”有毒二字会破灭皇上治愈的希望,这也是她无论如何都无法接受的结果。

  “娘娘,皇上龙体要紧,拖不得了,奴儿先试药,若是有用,就去鸿胪寺寻另一枚来。”魏忠贤举起碗来,里面的丹药鲜红似血,更似鹤顶红一般,鲜艳的东西,可不是谁都敢吃的。古代没有食物用的染色剂,鲜艳也就往往预示着有毒。魏忠贤没有犹豫,一口就将丹药吞落入腹。

  其余太监也纷纷吃下了别的药丸。皇室规定,试吃者,半日不死,方能进贡。太监们都站在屋内等待结果。

  几炷香后,原本正在和李选侍说话的魏忠贤忽然,感觉到自己的呼吸一阵呛喉,一股血气直涌而上,“呕!”出一大滩血。眩晕感和浑身的疼痛瞬间爆发,血液从七窍中疯涌而来,见者心惊。

  “啊!!!”李选侍惊叫连连,那么多的血让她阵阵眼晕,“快,快,快救魏公公!”

  魏忠贤痛得四肢抽搐,倒地不起,血流如注,谁敢碰啊?众人都害怕的看着他在血泊中挣扎。

  “毒药!毒药!毒药!”太医惊呼,是啊,自古以来哪有药是让人如此的大量出血,不是毒药又是何物?“鸿胪寺丞疯了,居然敢进贡毒药!这是要谋害吾皇!!!”

任性点,喜欢,就关注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