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原小说推荐虚拟社区

原创历史玄幻小说 | 垂星鉴(连载017 《凌波坊》)

大鱼写小说2018-09-14 12:19:41

王威大鱼 原创

欢迎转载 转发

转载请注明出处



连载017《凌波坊》


在门下省,髙允元帅和崔浩开始探讨与皇帝同时失踪的四个御前侍卫。寺人披一直沉默不语,他对这个话题没有兴趣,因为他比这些人更了解御前侍卫,这几位御前侍卫,可能会有一些小心思瞒着皇帝,但他们的忠心是无论如何不会动摇的。理由非常简单,除了在皇帝这里,世界上没有任何一方,会给他们这些没文化的、下等出身的武夫提供如此高的待遇。他们的出生、见识和文化水平,也决定了他们自身没有获得更高地位的愿望。

陷害皇帝,并且还是四个人联手陷害皇帝。这四个完全不在一个音调上的人,绝对是无法做到的。

但是寺人披提出自己的想法,打断他们。他并不想明确表达自己的观点,这是多年官场告诉他的经验;另外,他需要一些时间盘算接下来该怎么做。这些人无谓的或者说是有意无谓的讨论,给了寺人披思考的时间。寺人披认为,他已经在门下省获得了足够的信息,自己可以开始行动了。

寺人披心里有一个不愿意相信的可怕的阴谋,他先要确认这个阴谋,才能进一步实施行动——

皇子宝卷是靖安王的儿子,在寺人披看来,是毫无疑问。这件事情,皇帝知道、靖安王知道。其他人就算知道,也无所谓,因为他们没有直接证据,而且人微言轻,说出来也不会被相信。

昨天在紧急朝会上,慕容垂提到了立太子的事情,让这件事情的解决变得刻不容缓。

皇帝为了这个秘密的安全,就必须除掉靖安王。出于自己对皇帝的了解,方法早就酝酿得滴水不漏,只需要执行就行了。

虽然寺人披不知道皇帝的计划,但是从今天的情势来分析,还是可以看出一点端倪的——

把满朝文武关在卿寮内,这一招非常巧妙,可谓一举两得。

第一:皇子非亲生这件事情,朝中大臣知道的人越少越好。被关在卿寮,与外界隔离,是能想到的最好的方法。

其次:除掉靖安王,即使皇帝,也不是一件轻而易举的事情。靖安王带兵多年,朝中不少是他的旧将,这些人当中有许多对靖安王忠心耿耿,不惜为了旧主造反。现在把他们关在卿寮,最大程度防止了矛盾升级。确保整个过程在可控制的范围内。

而现在,对于皇帝来说,是最好的时机,也是百年难遇的机会。也只有在这一天里,皇帝才能把文武百官关起来,只留靖安王一个人在外面的同时,所有人都不产生怀疑。

皇帝把文武百官最害怕的庄丘黑留下来,为这个阴谋提供了一个明证。

如果这个阴谋成立,那么寺人披想:自己接下来最好不要轻举妄动,只要看守好文武百官,等待皇帝除掉靖安王之后,自然出现,就行了。

“那么,”寺人披想,“我接下来要做的,便是证实这一阴谋就行了。如果这一阴谋不成立,那就不得不按照崔丞相的建议,请皇后摄政了。”

寺人披想到这里,猛然站了起来,把沉浸在热烈讨论的三位宰辅吓了一大跳。寺人披向三位大人施了一个礼,道:“三位宰辅大人,老奴有事先行告退,庄丘侍卫将在此伺候三位大人,若有需求随时告诉庄求侍卫。”

三位宰辅也弓手还礼,崔浩道:“想是披公公有了主张?”

寺人披笑了笑,道:“老奴哪里有什么主张,只是如此重大的事情,想来还是进宫告知皇后较为妥当。”

崔浩捻须道:“披公公说的有理。”

寺人披笑笑,转身离去。三人目送他出门,却见门下省的大门关闭,门外传来铁锁的声响,想来自己也是被关在里面了。三人又看了看门口面无表情的庄丘黑,以及他背后的二十把刀,相视苦笑。

崔浩表情尴尬,对二人道:“一个前朝国舅、一个当今国舅,我清河崔氏忝列北方四姓氏、之首,也是百年老店了。却被一个公公呼来换去。呵呵。”

高允捻着胡须,道:“我们几个是当朝宰相。可寺人披才是真正的无冕之王,无冠宰相。”

慕容垂的目光一直追随者寺人披,直到他消失在门后,直到现在,目光仍未转移。当下听到二人对话,像是回答,又像是自言自语道:“若说对皇帝陛下的忠诚和无私,我等却不如寺人披公公多矣!”

———————————————————————————————————————

寺人披的确进宫,但不是去永乐宫找皇后慕容氏,而是去了西宫探望司马贵妃。司马贵妃虽然不知道皇子宝卷是靖安王的儿子,但她肯定知道自己不是亲生母亲。

皇宫大内禁止走马,寺人披飞速向西宫奔去,烈日下满头大汗,却没有停步。

寺人披对贵妃西宫的熟悉程度,仅次于皇帝的寝宫,因为他曾经在那里日夜守候过十个月,那时候,为了保证西宫的安全,防止奸人偷袭,他不止一遍的检查那里的一草一木,连房顶上有多少片瓦片,寺人披都每天数一遍,以确保没人来过。

当寺人披赶到西宫的时候,发生了意见令他担心的事情——司马贵妃不在!寺人披特别担心,司马贵妃也卷入这场阴谋事件,那样事情会变得太过复杂,更加不可控。好在门口有几个宫女,是自己熟识,便问道:“司马贵妃去哪里了?”那宫女答道:“回披公公,贵妃娘娘和皇子宝卷给皇后娘娘请安还未回转。”

原来,每日凌晨皇帝早朝的时候,皇宫内院也有一个规模宏大的早朝仪式,那边是所有的后宫佳丽,连同未出阁的皇族,赶往永乐宫向慕容皇后请安。这个慕容皇后,也是个喜欢排场的女人,把这个后宫请安的仪式弄得极为盛大,有时候折腾得比皇帝散朝还要晚。

寺人披看了看日头,早已红日高悬,无论如何,这慕容皇后也应该折腾好了吧。万一,慕容皇后也牵扯进这个阴谋来,这可真的麻烦了。

寺人披没走,在西宫的游廊踱着步,四处张望:这西宫已经好久没有重修过了,依然是十年前的模样。这司马贵妃本是南国歌姬,号称南国第一美女,晋朝皇帝为了把她送给大秦皇帝,赐姓她司马。本是妖艳奢侈,但自从遭遇了慕容皇后的迫害之后,变得极其节俭,甚至很少打扮——当然,这并没有能掩盖她的美艳,反倒呈现出另一番风情——尤其是有了皇子宝卷之后,衣着食用更加朴素。

任何人,只要进了皇宫,就会变得连自己都不认识自己了!不仅是寺人披、御前五侍卫、那些下层宫女太监,便是皇后、贵妃也不例外。事实上,寺人披能够清楚的感觉到:连意气风发的武定皇帝,也在这个大缸里,每天发生着质的变化。

突然,寺人披发现了一个异样的情况,这情况就发生在自己踱步的西宫游廊里。他看见了一个巨大的鹦鹉架子,这个架子金玉雕饰,非常豪华。这个架子,寺人披十年前没有见过。

但是架子上空空如也!一只鹦鹉也没有。

寺人披指着鹦鹉架子问宫女:“这是什么?”

宫女答道:“这是皇帝前几个月的御赐。”

寺人披纳闷儿:“皇帝就单单赐了个鹦鹉架子?”

宫女笑着答道:‘回披公公,本是有一只西域大鹦鹉的。只是今晨起来,却不见了,想是挣脱了锁链逃走了。“

寺人披看了看锁链,见那金锁链为了好看,打造的的确不甚牢固,锁链的尽头有明显被挣脱的痕迹,便自言自语道:“看来,这西域鹦鹉确实肥大。”

宫女答道:“那鹦鹉的确肥大,我们平日喂食的时候,也怕被它啄伤。”

就在这时,只听得一个美妙的声音在众人耳边响起,即便是太监,寺人披听得也有些麻酥酥的:“早朝时分,披公公没有在伺候皇上,却来西宫,有甚指教?”

寺人披抬头望去,只见司马贵妃同着皇子宝卷正从游廊的另一头款款走来,风姿绰约,所过之处,竟把国色天香的宫廷花草都压得毫无颜色。

寺人披不敢多看,连忙远远地躬身候驾,等得贵妃走进,方才道:“皇帝陛下放奴才回华林园休息,命奴才路过时探问贵妃,明日靖安王寿宴有何需求,交代给奴才筹办。”

寺人披说到靖安王三个字的时候,偷偷望了一眼司马贵妃,贵妃像往常一样,笑了笑,对寺人披道:“有劳披公公了,陪王伴驾十分辛苦,我这里也没什么要你帮忙的。”随即转了话题道:“本宫听说南朝晋国的皇太子司马赞来投诚了。是真的吗?”

寺人披连忙答道:“的确如此。”

贵妃若有所思,停了一会儿道:“本宫来我大秦国的时候,见过司马赞,那时候不过三四岁的样子。披公公能不能请皇帝陛下让我见见他,本宫好久没有见过南朝故人了。”随即长叹一声。

寺人披道:“谨遵贵妃懿旨。”

贵妃又道:“昨日宝卷儿在公公面前失礼了,望公公不要介怀。”司马贵妃说着,亲切地抚摸着身边皇子宝卷的头,看来,几年来,贵妃已经把皇子宝卷当做自己的亲生子了。

寺人披连忙答道:“不敢不敢。”

贵妃又笑了笑,道:“如果没有其他事情,你便回去,本宫便去将息了。”

披公公躬身道:“遵命。”随即转身离去。走得不远,便听得身后古琴潺潺,甚是悦耳。寺人披知道,这些年来,贵妃娘娘独守空房,便把这古琴书画当做消磨人生的手段,如今已经炉火纯青,北方大陆已经无人能比。

离开贵妃西宫,寺人披的下一个目标地点是凌波坊,那里是皇子宝卷第一次出现的地方,是他目前所知能够证实皇帝计划的最重要的地点。

寺人披为了能随时派人与宫中保持联络,便带了十个亲随太监,直奔凌波坊。

凌波坊是京城最大的胭脂绸缎庄,地处京城东市的中心地段。这东市,是京城四大市场中奢侈商品的聚居地,最豪华的胭脂绸缎、最贵的餐饮、最知名的演出、最优质的甲马、最豪华的青楼,都在这里,更有四夷商人在这里贩卖异域风情的新鲜货,普通人一辈子能在东市的随便一家饭店吃上一顿饭,就足以夸耀一辈子了。

今天的凌波坊更是惹恼,寺人披到的时候,店门前竟然排起了长队。原来明天就是靖安王生日大宴。皇帝早就颁下谕旨,当天京师放假一天,城门推迟至子时关闭,为靖安王庆生。北国女子本不像南国女子那样繁文缛节众多,纷纷准备期明天狂欢的装饰,而凌波坊则是她们心目中的殿堂。

在一堆年轻男女之中,寺人披和随从的太监装扮显得非常突兀,好在疯狂采购的人们都满面通红,热情激动的盯着凌波坊,没人注意他们。

寺人披的眼睛专找年龄较大的女子,他希望能发现那天晚上给自己送来皇子的联络人。

这时,只见从西面,飞来几匹快马,路过凌波坊,扬起烟尘,遭到排队人群的一阵大骂——一副京城游侠恶少的气派。

这群游侠少年的带头人,一身蓝色骑服马裤,他可能也是没想到凌波坊前突然聚拢了这么多人,面露吃惊的表情。

这几个少年在凌波坊前下马,拴在附近的高柳上,四处打量,注意到了与众不同的这是一个太监公公。寺人披觉得这个人有些眼熟,却一时想不起来,那人也没有和自己打招呼,一边撩着,一边向旁边的酒楼走去。

这几个人在走的时候,聊着天,路过寺人披身边的时候,有一句话却被寺人披听到——

“今天怎么回事,几位大人都没回衙,皂吏班头们都不出城巡视了。你看把这凌波坊乱的……”

寺人披听他们谈到官府,突然想到,京城官员们都被自己关在卿寮内,再不放出来,这京师可就没人管了。

于是,寺人披又转回注意力,寻找凌波坊的破绽,准备从后门进去查看。

这时,却听得身后的酒楼发出一阵骚动,暗想不好,怕是这一群京城游侠前来寻仇的。这群京师游侠,平日里在官府的警卫下,白昼杀人之事也不是没有发生过。今天京城无主,说不定闹出什么幺蛾子呢。自己若是能管,便管一管,此刻,他后悔没有带着庄丘黑出来。若是庄丘黑在,不用出刀,双手一挥,便能将这几个恶少制服。

寺人披连忙奔向酒楼,刚到门口,心想不好,果然不出自己所料,就听里面竟然大吵大闹起来,那个蓝衣少年的声音最是响亮:“老子给你那么多银两还不够吗?说了不叫小红接客,你们是要造反吗?”

原来,这并不是酒楼,而是一座青楼,只是外表甚是壮丽豪华,被从来没有来过青楼的寺人披误认了。

而这个蓝衣少年,竟是为了一个粉头来说理的。

只听一个龟奴接住这蓝衣少年,连连作揖,答道:“蓝少爷,您见天儿来我们灞桥柳照顾小红,赏的缠头银两,莫说是玩儿,便是赎身,十个小红也赎回去了。我们怎敢得罪啊?”

“你少说废话!”蓝衣少年怒道,“那我让你们不让小红接客,你们还敢不遵命。快把小红给我交出来。”

那龟奴连忙赔笑,道:“蓝爷,小的说去冒犯的话。您在我们这儿花那么多钱,就为了这一个小红,您干嘛就把她赎了去?您知道,放在我们这里,那不是把肉包子藏在狗窝里?有客人点,我们不可能拒绝呀。蓝爷,这个您得理解。”

那蓝爷道:“蓝爷没时间和你啰嗦,快带蓝爷去见小红。”说着一挥手,那几个跟来的游侠,四处散开,开始四面搜索。

那龟奴见状大惊,如果任由这位蓝爷四处搜索,闯入客人的房间,那自己这生意就别做了,连忙大呼“蓝爷且慢,蓝爷且慢”,张开双手,挺身拦住蓝爷的去路。

蓝爷被龟奴逼得退了一步,抽出宝剑,指向龟奴。龟奴也被逼退,大叫:“蓝爷息怒,我们灞桥柳没有愧对蓝爷之处,不止一次为小红推辞客人!只是,这一次的客人,凭我们灞桥柳,实在不敢得罪!”

灞桥柳,虽然只是个青楼,但是能够开在京师最豪华的东市,又在凌波坊的旁边,绝非等闲。

只听蓝爷哼了一声,冷笑道:“你们不敢得罪!老子敢!除非他是皇帝老子”

青楼客人争风吃醋,本自平常,一般青楼都能处理。寺人披本想不要闹出人命,所以驻足观看,后来见这蓝衣游侠,虽然蛮横,却也似乎知书达理,与一般恶少不同,便知道后果不至于太严重,转身便要离去。却突然听到这游侠儿说道“皇上”二字,心中像被锤子击中,停住了脚步,把头转向这个叫“灞桥柳”的京城著名青楼。

却听那龟奴赔笑道:“虽然不是,却也差不多。”

“放屁。”那蓝衣少侠气得打了那个龟奴一个耳光,道:“你少来唬我,你爷爷我见过皇帝的!皇帝老子要是到你这破地方来,你爷爷我便嫁给太监做老婆。”

那龟奴捂着脸,听着蓝少爷莫名其妙的比喻,不免恼怒。

原来,这京城灞桥柳的客人,不是腰缠万贯的知名富豪,便是隐姓埋名的贵族王孙。灞桥柳里的龟奴,每日里和这些人迎来送往,便是京城的官儿也并不放在眼里,这蓝衣少年,在龟奴眼里,只不过是一个舍得花钱的客人罢了。

当下,这龟奴语气不再和缓,对蓝爷道:“蓝爷,我们开的是青楼,开门做生意。客人看到了小红,我们也藏不住。况且,我也跟蓝爷说过了,这个客人咱们都惹不起!”

龟奴的语气强硬激起了蓝爷的对抗情绪,当下一脚把龟奴踹到在地,往里就走。

这时,灞桥柳的门外已经聚拢其看热闹的人。龟奴一骨碌爬起来,大叫一声:“掩门!”

熟悉灞桥柳的人此刻都知道龟奴这“掩门”的含义。原来这秦楼楚馆,最是云龙混杂之地,登徒浪子争风吃醋时有发生,为了保证场馆正常运营,灞桥柳向京兆尹衙门纳款,获得衙门的正规武装保护;除此之外,他们还豢养了一群打手,名曰“教席”,这些人有久经沙场的军人、好友斗狠的流民、甚至有“乞活”、“跳山”等各种名号的剧寇,以备不时之需。今天不知道为什么,京兆尹的武装保护迟迟不到,龟奴便打算出动“教席”。

这“掩门”二字,暗示着“教席们”即将在无人目击的情况下,用最快速的方法,使灞桥柳迅速恢复营业装填。

只见灞桥柳的大门在四五个龟奴的推动下,缓缓关闭,发出吱吱呀呀难听的声响。就在即将关闭的最后时间里,寺人披看见一个人出现在门缝里,这个人的出现让他大为吃惊,而伴随此人出现的是他的一句话:“龟奴不要无礼,蓝少爷也不要动怒,小红姑娘红现在我的房中,安然无恙,蓝少爷可敢来我房中……”

厚重的天门把一群人和声音都关进了灞桥柳,就像一场舞台剧收拢了帷幕。围观的人们却只看了个半场,心里痒痒,交头接耳,不愿离去,就像网络小说大神的粉丝们,守候在各大阅读平台。

寺人披皱了皱眉,他觉得这灞桥柳很可能是解开皇帝之谜的关键,现在闯进去自然无人敢拦,可是此事事关机密,在如此众多的围观者当中行事,极为不妥。

于是他把小太监们叫过来,吩咐了几句。几个小太监应命而去。不一会儿,就听的隔壁的凌波坊一阵骚乱,一阵声音此起彼伏:“怎么就快卖完了?”、“明天也不进货吗?”、“要过了靖安王寿诞才会有货?”

这一阵声响带来的信息力量,远远高于灞桥柳打人,把所有人都吸引了过去。

(未完待续)


【感谢  蘑菇寒宝  制作动态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