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原小说推荐虚拟社区

零落江湖一杯酒,昨日荣光何处寻?| 三声·新青年沙龙

三声2019-06-09 19:48:10


2018年的首场三声·新青年沙龙将如约而至。这一次,《三声》邀请到了著名导演、平台负责人、知名剧评人、知名网文作家等一起聊聊关于武侠的那些事儿。


作者|秦泉


“我已经换了五波编剧”,爱奇艺高级总监李莅樱在《仙剑4》这个项目上“折腾”了很久,让她不满意的一个原因是剧本里的情感元素依然不够强烈。


这是平台思维,爱奇艺剧集大数据显示女性受众远远高于男性,这个群体的情感共鸣需求显然更高。事实上这也源自前作成功经验,“《双世宠妃》为什么火,就是因为甜到宠、甜到爆”,李莅樱说。


一定程度上,《仙剑4》将又是一部大陆新武侠属性的剧集作品,而这个概念的提出者是《今古传奇·武侠版》杂志,大陆新武侠有别于港台旧武侠,源源不断的网络文学是其生长的肥沃土壤。


李宗明是这本杂志的前主编,其见证了大陆新武侠的发展脉络,从短篇作品的丰富到女性作者的崛起,再到杂志文学的式微,然后再到影视化IP浪潮。


作为编剧、导演的郭靖宇在监制了新版《射雕英雄传》,这部2017年上映的作品在不被电视台看好的情况下,最终在爱奇艺成为了年度爆款。郭靖宇说他下一步作品同样是武侠剧,“武侠武术作品。”


李莅樱、李宗明和郭靖宇是这一波新武侠浪潮的直接参与者。李宗明表示,当下武侠作品已经进入了一个构建宏大世界观的阶段,作为平台方的李莅樱则直接表示,武侠剧类型是爱奇艺十分重视的一个细分类型领域。


“我希望在新武侠里做到包含青春、爱情、喜剧、悬疑、神话等元素”,在李莅樱看来,未来武侠作品的多类型融合是必须的,“这样更贴近年轻市场。”


每个人的心里都藏着一个江湖,这也是武侠作品的独特魅力。那么,现在武侠的主要消费群体是谁?当武侠作品类型演化为玄幻、写实等不同潮流后,未来是否会出现主流的武侠类型?以及传统武侠IP该焕发出全新的生命力。


带着这些问题,《三声》邀请到了爱奇艺高级总监、奇星戏剧工作室总经理李莅樱,著名编剧、导演、《新射雕英雄传》监制郭靖宇,原《今古传奇·武侠版》主编李宗明,知名文艺评论家、媒体人李星文,共同探讨大陆新武侠的历史脉络和未来发展。 


以下是沙龙的演讲及圆桌对话摘要:

李莅樱:情感是新武侠网剧要加重的元素



从爱奇艺的角度来说,我们注重内容的多样化,武侠题材不可缺,我们更多是想题材的差异化。


我们之前的盗墓类型、校园情感类型、包括去年的《河神》、《无证之罪》这样的民国或者涉案类,都很成功。为什么我们看重武侠?我们想找到新的蓝海市场。


我们看到2017版的《新射雕英雄传》很成功,我们也在做一些新的武侠作品。武侠需求在更新换代,一方面经典需要翻拍,另外我们需要融入更多元素来想武侠到底怎么走。


比如我们前段时间热播的《蜀山战纪2》,在武侠中加入了神话、青春两大元素,在90后观众群里,是比较受关注的。


我这里有一个用户画像,数据来自爱奇艺。《新射雕英雄传》的男性观众比是77%,女性关注度在23%。《蜀山战纪2》的男性观众和女性观众占比几乎是拉平的,从这个数据来看,大家能看出来,传统武侠和新武侠对于观众群的分割。


从年龄来看,受众主要集中在18岁到35岁之间,占75%,这类群体还是对新派武侠和传统武侠有很大爱好。所以我们想在蓝海中发现一些题材改编,能让用户接受。


为什么我们认为武侠有潜力?其实我们每个人心中都有武侠,不管金庸古龙里面的人物,还是漫威。我们现在希望,能以新武侠里包含青春、爱情、喜剧、悬疑、神话等多元素组合,更贴近年轻市场,更青春化一些,让年轻受众有更多机会喜欢。


我们还要突出情感吸引女性受众,在未来新武侠方面会把情感戏加重,因为女性市场在观剧里面还是占很大比例,包括大胆启用新人搭配老老戏骨,成功案例就是《新射雕英雄传》。    


我们希望共同努力,形成新武侠剧的良好口碑,让用户有更多的好内容可以欣赏。


郭靖宇:2017《射雕英雄传》热播是平台的成功



《射雕英雄传》2017版取得一些成功,主要是平台的成功,是爱奇艺的成功。


我当初选择这个题材,其实有被动的地方。我当时有一个特别直观的感觉,市场很多年没有像样的武侠剧了,但是武侠剧是需要的。


实际上所谓的武侠,除了行为以外,更多是理想,或者说梦想。任何人不会失去梦想,所以武侠都是观众一直需要的,你完不成的事情,你想象中的人物帮你完成,这才是武侠影视化最大的意义,也是武侠小说有固定受众的原因,是大家喜欢的梦想。


具体到《新射雕英雄传》,作为监制,我能做的无外乎是在关键点的几次判断。


第一个是编剧。金庸武侠首先要看是写在哪个历史背景下,万万不能跟现在大家公认的历史观发生冲突。第二就是人物,郭靖这个人物是金庸笔下最大侠的,侠之大者,为国为民,单指郭靖,并不是指金庸所有武侠人物。郭靖不是所有武功最高的大侠,而且情商很低,这个人为什么能够被大家接受?因为大家看到的83版,更加着眼于对国家、民族,在当时容易引起共鸣。

 

在这里说一下年轻观众,其实我们对年轻观众应该有一个重新定义,不是年轻观众就喜欢玄幻,不是年轻观众就喜欢历史虚无。我最近越来越认为,年轻观众反而对国家、对民族情感更深。


第二个是对演员的选择,也产生很大冲突。最初的考虑还是尽可能选点明星大腕,但后来选来选去都不像。因为黄蓉必须是一个16、17岁的样子,郭靖必须傻乎乎的,特别难找到这样的演员。我们大概在开机一个月以后才定。


第三次需要我来选择的是等不等档期,我们当时确确实实没有销路,而且我拍的是电视剧,但是最终我们找到爱奇艺,他们看了样片之后,觉得制作得很好,愿意支持我们。


所以我首先说,《新射雕英雄传》的成功其实是制作的成功,是平台的成功。平台最后选择了相信我,所以我现在更愿意说2017版射雕是网剧,也是武侠剧第一次向网络靠拢。


网络在今天,帮助很多人完成了他们梦想。我刚才也讲到,武侠之所以存在,更多是跟年轻人梦想有关。所以确实武侠投靠网络是特别对的。


我接下来会拍一部武侠武术剧,是以一位一代武林宗师的名字命名的电视剧,不仅是武侠,而且有可能是武术剧,这其实是一种新的尝试,也希望在网络的帮助下能够让武术剧和武侠剧,有更好的前景。


李宗明:超越《战狼2》的可能是武侠作品



《今古传奇·武侠版》是2001年创刊,2004、2005年达到高峰,每个月三刊,发行量100万册,是全世界发行量最大的原创杂志,市场占有率达到了80%,涌现出包括凤歌、小椴、时未寒、沧月、步非烟等等新武侠作家,包括江南。


《今古传奇·武侠版》当时提出了大陆新武侠的概念。大陆新武侠有几大创新。第一是短篇,之前金庸、古龙、梁羽生等创作的主要是长篇,从这本杂志开始有了短篇。


短篇带来的变化是,每期可以推出很多武侠作者。最明显的改变是女性武侠作者群的诞生。2000年前,武侠女作者几乎为零,后来同男作者的比例达到五比五。女性作者写女性武侠带来了女性读者,女读者比例占了40%多,而2000年以前女性武侠读者比例大概是10%。女性武侠给给整个武侠市场带来非常巨大的变化。


比如沧月,如果不考虑盗版,沧月的武侠销量仅次于金庸和古龙,这是之前很难想象的。


如果我们把女性武侠作家放到全球化的市场来对比,就会发现有一个更有趣的现象,比如《哈利波特》的作者JK·罗琳,还有《饥饿游戏》、《暮光之城》等很多畅销作品的作者都是女性。


作家性别不同,自然带来关注重点不同,关注重点不同自然吸引不同读者,产生不同生态,所以女性武侠是大陆新武侠带来非常大的改变。


另一个变化是创作主题的多样性。从创作主题来看,有历史武侠、有民国武侠、有港台武侠,主题基本是“武侠人物成功学”或者叫“小人物的逆袭”。到了金庸和古龙,主题基本是“侠之大者、为国为民”以及“人在江湖、身不由己”。   


到了大陆新武侠时期,因为写作作家非常多,而且他们写的是中短篇,可以有各种不同尝试,同时新一代作家创作的时候,因为看的是漫威、《哈利波特》、日漫等等,给他们的创作带来非常大的不同。


接着是大陆新武侠的下行阶段,从2005年的高峰开始就出现了下行曲线,因为武侠市场依然是靠长篇带动的,再加上版权流失,没有抓住影视化改编的风口,只有一部武侠作品改编为了电影。


与此同时,作者也在流失,2009年之后,没有一位传统作家能够排入作家富豪榜TOP10,武侠版块也差不多,几乎全是2004年的。


那么接下来,未来应该怎么办?


影视化非常重要,全球票房前100的电影全部都是大制作重工业电影,其中96部是世界观电影,以世界观为核心。我们对比一下,可以做出预测,未来五年内,中国如果涌现出超过《战狼2》的电影,很可能是武侠电影。


我最后讲一下大陆新武侠四个趋势,第一个全媒体去中心化,注重IP,;第二个用新世界取代旧的江湖;第三个是重工业武侠和世界观电影,会成为非常大的主流;最后就是回归武侠本源,正义、自由还有爱。


武侠的黄金时代不在我们后面,在我们身前。



圆桌:未来潮流无论何种,好故事是第一位



主持人:刚才大家都对武侠进行了定义,郭导说武侠是一个梦,是小人物的逆袭,李星文老师怎么定义武侠。 


李星文:武侠可能分两个层面来看,一个是大家刚才反复说到侠之大者,为国为民,这个是一个经典武侠概念,是大家传递正确的价值导向,可以塑造一批三观非常正的英雄人物,以郭靖为代表。


其实武侠也不止是这样,武侠发展到后来就是反武侠,就像金庸老先生,写完《射雕三部曲》,最后封山之做是《鹿鼎记》,里面有很多道貌岸然的,满口大词的,但是他们都不是第一主人公,都被第一主人公收拾的够呛。


传统武侠,侠之大者为国为民,可以作为灯塔,可以给大家方向的指引,反武侠的韦小宝,可以是一种社会关照,通过武侠不止是喝点鸡汤,可以通过武侠小说看到人生百态,可以有很深人性探讨和感知。


李星文


主持人:最近我们看到很多玄幻、神话等和武侠融合,这会是一个趋势吗?


李星文:从仙侠到武侠再到仙侠,从虚无缥渺到硬桥硬马再到虚无缥渺,为什么会有这个轮回?我觉得跟文艺的风潮,或者说观众的审美趣味的时代轮回特别有关系,总的来说就是现实主义和浪漫主义一直是交替轮回,有时候也会并驾齐驱。


我还有一个体会,就是每当时代欣欣向荣,各行各业兴旺,都可以得到充分生长的时候,现实主义派的就会得到更多的认可和传播,反之浪漫主义的就更受欢迎。


所以一方面这两种文艺风格的变化,是跟文艺发展的自然规律有关系,本身就会发生轮回更替,另一方面也是跟社会发展不同阶段相对应的。


李莅樱:平台角度和创作端角度,有时候可能方向上不一样。其实我们更多还是要融合,而不是单一。我们要服务于当下,让当下的网民们愿意买爱奇艺的会员卡,起码你得做他愿意看的内容。


所以还是取决于内容,要融合当下网民喜欢的内容,而不是说人家越不愿意看什么,你越做什么,这是最关键的。


做武侠过程是非常痛苦的,但我们只能从一个作品最后的呈现给观众的结果而论,这条路上,我们和创作者都任重道远。


主持人:郭老师刚才非常明确提到,他下个要干的是武侠武术剧。


郭靖宇:樱子(李莅樱)的意思是不管哪类,只要你做的好她都要。她是负责一个平台定制,而不是负责一部剧定制。


我的观念是武侠无外乎都是从传奇故事演变来的,最早的讲故事人可能是五千年前就有。故事无外乎是让听故事的人能够学到一些东西,或者能感受到一些心灵上的安慰,或者头脑风暴。


无论通过小说还是通过广播、电视、网络,最重要的实际上我们干的事情,是要跟观众讲故事。在武侠剧中故事只要讲的好,我想大家都会喜欢的。


李宗明:我觉得他们说的对。武侠非常具有弹性、非常包容的。实际上武侠是什么?就是在一个极端环境中,一群极端人物产生了一些极端的感情,发生了一些极端的故事。


比如射雕里面,一群人打了赌,为这样的赌付出十几年时间,有的教杨康,有的寻找郭靖,就是千金一诺这样极端的心态,再发生一些极端故事。


也就是刚才说的非常出彩的故事,把这四个极端做好了,就把这个武侠故事做好了,再把武侠精神内核放进去。从这个角度来说,武侠是无限宽广。


主持人:为什么这几年拍武侠剧,除了个别的,基本上拍一部扑一部,什么原因?


李星文:首先不管什么类型剧,都是剧本艺术。经典之所以为经典,一个经得起反复重读,另外经得起反复的翻拍。回归创作规律,回归演技回归制作,任何时候能绽放光芒,这是一个。


第二个确实能常读常新是一个方面,另一方面每次新的解读都比上一次解读难度增加几分,需要的诚意、投入的心血努力也是需要翻倍的,恰恰我们今天是一个浮躁之风吹拂的影视圈,剧本已经不去好好写剧本了,拿来一个大IP,找一堆根本就数不上名字的,说不好听说不清楚哪来的写手把这个剧本写了。


拍摄的时候到各个摄制组,到各个外景地一看,是一个预算很高的大古装剧来了,那对于这些群演、对于这些群头、对于很多要跟剧组发生各种工作关系的人来说,等于就是唐僧肉来了,所以每一个环节都会被大量揩油,控制不好,可能投入一个亿,七千万跑冒滴漏,进入一些不明不白人的腰包里面,那你想想这个剧是什么样制作水平?


本来这些武侠剧,解读和生成精品难度越来越高,又遇到的是一个越来越没有诚意,没有敬畏心,没有敢于投入精力、体力、智慧的一些越来越多的制作团队,可不就是拍一部砸一部。


但是我也相信,经典经得起反复解读,也一定会有负责任、有能力愿意投入精力体力智慧的人,翻拍出一浪更比一浪高的好作品。


主持人:爱奇艺这样的平台,你们怎么去甄别,怎么去避免找到那些不好的,怎么去把那些好的找出来?


李莅樱:我觉得和合作方合作,永远都是一场痛苦的恋爱,中间在撕的过程中非常痛苦。不知道这里面你们谁看过《河神》,谁看过田里导演那篇微博,很长的微博其中有一个人物是我,表达了我们当年在这段爱情里面撕的过程,有可能当时一念之差这个《河神》就不会有了。


在做剧的前几年,我很害怕,我很焦虑,我很恐慌,为什么?我是倒推制的,比如,这个导演7月份有档期,现在是3月份,我们没有剧本,明确告诉你,你要卡这个档期导演,而不是说这个剧本完成了去找导演。


所以这个过程是非常焦虑的过程,在这个过程中,你想想,三天一集,如果是一个48集的剧本的话,就相当于要多少天,这里面导演还要改,在短短三个月之内就要开拍项目,怎么才能做到都完美?太不现实了。


我们为什么更愿意和郭靖宇这样的合作方合作?他本身也是一个非常注重创作的人,我们不会去泯灭创作人的灵感和基础,我们要尊重他。


到这个行业以后,你才发现创作的人是最分裂的,他们最痛苦。我们现在在做《仙剑4》,到现在已经换了第五波编剧了,因为真要做好内容,不容易。

    

现在要翻过来重新遵循制作的流程,搭金字塔先要有基地才能有塔尖。不能像以前,一个剧现有一个人物小传,然后有一些流量明星就行了,我们这些新媒体人对内容本身也有很高的要求。


内容创作上没法让所有人都喜欢,但我们尽量做出精品,让所有网民喜欢,这是我们作为新媒体人应该做到的。


 (现场问答略)



©三声原创内容 转载请联系授权

点击关键词 更多精彩文章


新丽放弃IPO | 中国推理 | 坤音四子 | Vlog |  “土味老爹” |《偶像练习生》| 文娱产业政策 | 赛富 | B站 | 抖音 | 张朝阳 | 爱奇艺 | 平昌冬奥会 |《唐人街探案2》| 快手 | “土味” | 电竞 | HBO |知识付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