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原小说推荐虚拟社区

70岁老妇遭丈夫天天逼过夫妻生活,原因竟如此离奇!

笑笑大奇葩2018-10-03 15:16:02


好人不长命,祸害遗千年。


或许真应了这话,上辈子活在地球公元二十一世纪,致力于做一个好人的孤儿轩辕无命,在做了无数次好事,当了无数回好人后,却被人当成奸夫给一刀捅死。


可惜活了二十几年,还是个处……


“咦?我不是应该失血过多,休克死亡么?为什么我还会有这样的念头?”


“脑子怎么还能动,好像又清醒了一些,这是什么情况?”


轩辕无命想睁开眼睛,不过似乎感觉不到眼睛这个概念,但却能感受到前面混沌一片,隐约有模糊的流光,就仿佛在浑浊的水下看着水面一样,氤氲迷幻,给人一种如梦如幻的感觉。


“情况就是,你是灵魂状态,处于造化玉碟中。”一个仿佛是合成的混音滚滚而来,有些像是闷雷。


“啊?造化玉碟?那是什么,你不要逗我!”轩辕无命想要说话,却显然说不了话。


轩辕无命有些被逗乐,他估摸着现在自己应该是在医院,或许是哪个医生为了让他心情好点,跟他开玩笑呢。


“没有逗你,”雷音并没有什么情绪波动:“小子,认清楚现实吧,你现在不是在医院,而是已经死了,灵魂处于造化玉碟中。”


轩辕无命愣然,他突然意识到自己也没开口说话,对方竟然能知道他在想什么?


这或许不是简单的骗局可以解释的吧?


难不成这是真的?


“啊……那你是谁?”


“我?用你有限的认知来看,你可以把我当成造物主或者你们华夏文化中的……阎王!”


“啊?这世界真的有阎王爷,那不是也有玉皇大帝,有……”


“虽然你是极其独特的存在,可是你能存在的时间不超过千息,马上就要再入轮回,我建议你还是想些对你有用的吧。”


轩辕无命忙应道:“那......阎王爷,你直接把我该知道的事简单跟我说下吧!”


“你倒是聪明……”阎王赞许了一声后说道:“大道万千,物极必反。一个生灵十世同命是为极,百世同命是为超极,千世同命是为究极。”


“一般情况下,极个体在经历一次意外死亡后,灵魂便能在造化玉碟,有十息的时间攫取造化气运,逆天改命。而你却是千世同命,是究极个体,也就有了千息时间。”


轩辕无命诧异无比:“我……竟然是千世同命的究极个体?”


“今生的一条爬虫,也可能是千世轮回的贤圣,只不过一叶障目,不见真知罢了。”


“当然,你不是什么圣贤,你活了一千世,无论是人是畜,是飞禽还是爬虫,你都是光棍。而用你现在第一个想到的概念来说,就是处男。”


“什么?我还能更悲催一点么?”轩辕无命顿时有种招雷劈的感觉。


他是一个“千年处男”?!


“你应该庆幸,就是因为这个,你激发了轮回规则,让你的灵魂拥有在造化玉碟中停留千息的机会。要知道,平常生灵死后只有不到一息的时间停留,就马上被抹去记忆,坠入轮回。”


“极个体在吸收十息的造化气运后,会重生回原来的世界,用你那有限的知识来说,就是阳寿未尽而还阳。而且会让极个体带着该世记忆重生回他出生之时,有十息造化气运相助,他必然会经历极其精彩的一生。”


轩辕无命这才恍然大悟:“原来那些重生类小说中的主角,都是极个体啊,难怪那些家伙,重生之后,一个个老是撞大运。”


顿时,轩辕无命觉得自己应该前途一片光明,难道他也要重生一次?


然后很快就能升职加薪,当上总经理,出任CEO,迎娶白富美,走向人生的巅峰?


想想都有点小激动呢!


“你别急着激动。”阎王爷善意提醒道:“你是千世同命的究极个体,待遇比极个体是要好很多,现在就激动,那待会该怎么办?”


轩辕无命忙不迭应道:“那您且说说,我的待遇是什么样的?”


“首先,你作为千世同命的究极个体,你就有别于极个体,拥有选择所重生世界的权力。”


“什么意思?选择所重生世界的权力?”轩辕无命莫名道:“难不成除了地球,我还可以的重生到外太空其他的星球上,当一名寿命无限长、长得又帅呆了,拥有操控时间,还能瞬移,死了都能进黑洞重生的外星人?”


“呃……你醒一醒,没那么好的事情。”阎王爷残忍地制止了轩辕无命的想象。


想到自己又被读心了,轩辕无命讪笑了下:“那您说的权力到底是怎么回事?”


“简单来说,你可以选择是在地球上重活一次,也可以选择去其他的世界重新来过。”


轩辕无命心头大为激动:“那不就是穿越了?也能带着记忆么?”


“当然,你上辈子的见识和人生感悟,都会跟着你一起重生,你注定会是一个起步高人一等的天才。”


“这就难怪了。”轩辕无命不由想到那些小说里的穿越主角,个个带着地球上的记忆穿越到其他世界去,拥有各种超人一等的学识和能力,成为能彻底改变世界、登临巅峰的牛叉人士。


可是轩辕无命为自己的学识感到着急,他只是一个普通的大学毕业生,学的还是没什么大用的工商企业管理,自己穿过去带的这点知识,有什么用呢!


这么想想,他根本没有一技之长,跑到一个崭新的世界去,恐怕也不好混吧?


阎王爷却读懂了他的失落和疑问,直接说:“如果你只是一个百世同命的超极个体,这个你或许有必要担心,可你是千世同命的究极个体,这就不用担心了。”


轩辕无命当即心头一喜:“难道我还有特权?”


“是的,你不仅拥有可以选择世界和种族重活一次的权力,你还拥有向造化玉碟抽取一件随身宝物的权力。”


“抽奖?”轩辕无命微愕:“阎王爷,您也玩这种把戏?”


“这是造化规则,怎么是把戏?就连我,可都想要一次这样的机会而不可得。”


轩辕无命错愕:“怎么会呢?阎王爷,您不是说您自己是造物主么?”


“用你有限的知识来说,我只是一个CEO。”


轩辕无命一下子惊呆了:“那谁才是大BOSS?”


“天地造化。”阎王爷回应道。


“不明白!”轩辕无命完全无法理解。


“这个你不需要明白,你只需告诉造化玉碟,你若是重生到新的世界,想带一件什么类型的宝物走。”


“类型?我只能选择宝物的类型么?”轩辕无命诧异反问。


“是的,选择类型后,剩下的就看你的运气了。至于你脑子里的那种嗑一粒下去,就能飞天遁地,雄霸天下的丹药,是没有的,造化玉碟不会做这么愚蠢的事。”


轩辕无命顿时有些意兴阑珊了,他刚才还真就这么琢磨了。


“你的时间可不多了,我看你还是先选择到底是打算重新回到地球上,还是去其他的世界?那个时候你再选择抽奖的内容吧。”


轩辕无命心头微动:“可以选择的世界跟地球会有很大不一样?”


“当然!大道之下,拥有大小世界无数,像地球那种科技世界有不少,当然也还有其他充满魔幻色彩或者玄幻仙神色彩的世界,在你有限知识里,能想到的世界,都存在……”


“动物世界也有?”轩辕无命脑子有点热。


“当然,我只是想告诉你,如果你不想当人了,你完全可以去其他的世界当妖魔鬼怪。”


“不不不,我还是老实当我的人吧!不过阎王爷,您刚说的什么玄幻仙神世界,我倒是很有兴趣。”


一个人的目光的局限性会决定他的选择。


刚开始,轩辕无命只以为能够还阳,所以想的就是可以知道自己的身世,然后想着怎么在地球上走完似乎不再平凡的一生。


可是,当轩辕无命知道他拥有选择其他更精彩的世界的权力,他的眼界也就放得更宽了,他发现他的人生可以有更多更精彩的选择。


跟体验新的生活相比,轩辕无命的确不再留恋失去过一次的世界。


最主要的原因是,在地球上,他已经没有什么值得留恋的了。


对于他的生身父母,他只有好奇,而没有丝毫的感情,甚至如果不是感恩型教育,他内心还是有些怨恨的。


过去的,完全可以让他过去。


与其再到那样一个泥沼一般的世界疲累地奔跑一遭,轩辕无命觉得去一个全新的世界,体验一种全新的生活,未尝不是一件让人愉快的事。


至少,在那个新的世界,他应该能够找到女人解决自己千年光棍的问题吧?


“那你可以选择那样的世界活一遭,说不定你要足够努力的话,修炼成那个世界中仙神一般的人物也不是不可能。”


“阎王爷,您莫非也是那种世界修炼起来的?”


“我?这个真不是你该问的!你应该问的,是你还剩下多少时间,别浪费了你的抽奖机会,那就有你哭的了。”


轩辕无命这才心头一紧,没有呼吸真不好计算时间:“还多少时间?”


“两百息!”


时间很紧啊!


去那种可以修炼成仙神般人物的世界,什么最重要?


仔细回想闲暇里看过的那些网络小说,那些个主角前期都会碰到什么问题?


被大小姐退婚?呸呸呸……想什么呢?总不能再当一世光棍吧?


收了收心思,轩辕无命继续正儿八经地琢磨起来。


修炼天赋问题?呸呸呸……千世光棍换来的究极个体,吸收了千息时间的造化气运,天赋会很烂,会成为废柴?


琢磨了好一会,又有些焦急时间不剩多少了的轩辕无命,最后脑子一亮。


功法问题,对,就是功法问题!


如果有一部好的功法,应该能够领先人一步吧?


就像有了九阳神功的张无忌,有了忘情天书的萧秋水,有了葵花宝典的……等等,这个不能练!练了这一世也就注定是个光棍了!


轩辕无命当即果断说道:“给我来一件秘籍类的宝贝吧!”


“好的,造化玉碟正在帮你选择重生的玄幻类世界,并为你抽取最适合你的秘籍。”


“你剩下的停留时间,倒数三十息……”


三十息转眼即逝,轩辕无命只来得及跟阎王爷再说了几句话,就得离开了。


代表离愁的伤感,再次来袭。


轩辕无命是个感性的人,因为他是个好人,而好人都是感性的人。


带着对重生世界以及对所获得宝贝的憧憬,轩辕无命就这样遁入轮回。


只是轩辕无命没有想到,命运会跟他一而再、再而三地开玩笑……


苍山域,是大周武国九大域之一。


这是一块九成都是山地的广袤地界,人口众多,可由于交通不便,导致人口散居,不利管理,便成为大周武国最后一个家族自由纳税的地域。


轩辕家,则是苍山域拥有代天行事,拥有处理税赋事宜的家族之一。


这样的家族,无论是实力还是财力,都十分雄厚,俨然是一方霸主。


现任家主轩辕苍,现年九十九岁,几近百岁高龄的他,依然精神矍铄。满头白发如银针倒竖,龙行虎步有壮年之姿。


此刻,他正端坐在一张铺着白虎皮的宽大太师椅上,目光有些无可奈何地落在了厅中一个残废的身上。


厅中的残废是一个看上去比轩辕苍似乎还更老的老者,此刻他正坐在机关椅上,身后站着一个腰间别着一杆烟枪的瘦削青衣老者。


“父亲,为什么无命这个月的月例少了许多?比之旁系的小子们都少?”这残废可不是别人,正是轩辕苍的三子轩辕叔雄,可是他看起来,跟轩辕苍的岁数都差不多了,而且气势上也弱了许多。


行动不便的他,已经快一年没有见到父亲轩辕苍了,这次因为轩辕无命月例的事,他不得不让跟了他多年的老仆公羊罗推着他来一趟。


“这种小事,你找你大哥便是。”轩辕苍表情微沉。


轩辕叔雄的大哥,叫轩辕伯雄,是如今统管轩辕世家内务的掌权人物。


“我找了。”轩辕叔雄沉声道:“可他就是要克扣。当初我把无命抱回来的时候,父亲可亲口答应,无命的月例跟小风他们是一样的。”


“老大做事一向稳重,他不会平白无故克扣月例的,他总告诉你缘由了吧?”轩辕苍回应间有些不耐烦。


轩辕叔雄脸皮抽搐了下:“他说无命是傻儿,不能浪费金钱……”


“这倒也无可厚非。”轩辕苍微微点头:“老大他这也是本着为整个家族的人负责,毕竟家族的资源也有限,要用到需要的人身上……”


“这是什么话,难道无命就不需要么?”轩辕叔雄愤怒道:“我如今是个残废,我就不为自己争什么了。可是无命根本不是傻儿,他只是灵智开得晚罢了。”


“老三,你别自欺欺人了,有快四岁了,都还没有开启灵智的人么?”轩辕苍脸色微沉。


“当然有!”轩辕叔雄沉声道:“厚土武圣不就是六岁前都被人当成傻子么?”


轩辕苍脸色微变:“老三,那按你的意思是……”


“至少……”轩辕叔雄咬了咬牙:“维持正常月例,一直到无命满六岁……如果他还不能开启神智,那我就承认他是傻儿,到时候再降下他的月例来便是。”


轩辕苍不耐烦地甩了甩手:“那就按你说的办,下去吧!”


“谢……父亲!”轩辕叔雄憋屈地吐了口浊气,垂首应命。


而当公羊罗推着轩辕叔雄出来,就如同三年多以前一般,在这里,又碰上了轩辕仲雄,仿佛只要轩辕叔雄来见轩辕苍,他就会跟着来。


这轩辕仲雄是轩辕苍的二子,轩辕叔雄的二哥,跟轩辕叔雄相差两岁,两人虽然不是一母所出,但是样貌颇为相近,不过轩辕仲雄却是显得年轻多了,将近七十岁的他,看上去也不过是中年模样。两人在一起根本不像是平辈兄弟,完全是差了一辈的模样。


“老三?又为你家的那个傻子来求好处?”轩辕仲雄冷笑道。


“老二,你口上还是积点德吧,无命也算是你的侄孙,你一口一个傻子,就不怕日后遭报应?”轩辕叔雄对于“傻子”这个骂名先对已经麻木了,他冷冷地盯着轩辕仲雄。


“遭报应?我只是像当初刚看到他时一样,说的是事实而已。”轩辕仲雄依然冷笑:“当初我怎么说来着?我说了是个傻儿,你还不相信,还要寄托那么大的希望,现在希望越大,失望也越大是吧?”


想到几年前,他刚把孙儿抱回来的时候,这轩辕仲雄那恶心的嘴脸,轩辕叔雄脸色更沉:“让你失望了,我并没有失望!”


“你能装到什么时候?”轩辕仲雄嗤笑:“真是可笑,一个傻子还想享有跟聪慧的嫡系子孙一样的月例?家族怎么可能用钱养着一些废物呢?能有点钱养着那张嘴,就算是他这辈子有活着的命了。”


“又让你失望了,父亲已经应承继续供给正常份额的月例给无命。”轩辕叔雄眼中多了一抹神采,心道至少轩辕苍这个当太爷爷的人还会给点情面。


轩辕仲雄有种被打脸的感觉,可是他也不敢质疑轩辕苍的决定,只是冷哼了一声:“你也别白费心机了,傻子就是傻子,你再想攒钱给他买什么天材地宝,那也是白瞎。”


“这就不关你什么事了!”轩辕叔雄也是冷哼了一声:“公羊罗,我们走,休要理会这等为老不尊的东西。”


“是,老爷,您也不要动怒,不值当。”公羊罗垂首应命,推着轩辕叔雄大步离开。


当轩辕叔雄回到属于三房的偏院时,跨过那连门房都没有一个的大门。


在院内,有一个美貌的妙龄女子,手中抱着一个似乎正在睡觉的胖小子,此女正是轩辕环,也正是有轩辕家第一泼妇之名的大龄剩女。


“老爹,怎么样了?”轩辕环自是知道轩辕叔雄这次为什么出门。


轩辕叔雄有些无力地甩了甩手:“公羊罗,我想休息了。”


“是……老爷。”公羊罗点头应命,然后看向脸色微沉的轩辕环:“小姐,我先送老爷下去休息,你别冲动,太老爷已经答应恢复小少爷的月例了。”


轩辕环脸色稍微缓和了一些,可是看着老父亲的脸色,她那么聪慧如何不明白轩辕叔雄这是受了折辱呢?


在外头无比强势的轩辕环,这个时候脸上浮起一个哀怨的小女人表情,轻轻摩挲了下轩辕无命那耷拉着的脑袋:“小家伙,你能不能……能不能给姑姑带来一个奇迹呢?”


轩辕无命压根没有听到轩辕环的声音,或者听到了也不可能走心的,因为他此刻完全是痴傻的状态,靠着轩辕环,半眯着眼睛,半张着嘴,哈喇子流湿了轩辕环的后背。


轩辕三房苦哈哈,一残一废一傻瓜,要问此家还有谁,绝世泼妇没法嫁。


这个轩辕无命,就是打油诗中被公认的傻瓜。


快要四岁的小家伙,除了吃喝拉撒睡之外,什么都不会,更不会明白这首打油诗是如何肆无忌惮地。唯一让人比较欣慰的,那就是不像一般的傻儿,他的五官十分标致,长得白白胖胖的,即便是傻呆样子都十分的萌,如果是静静地睡着时,就根本看不出什么异样。


这种情况一直持续到了六岁,马上就要到轩辕苍和轩辕叔雄约定的时间了。


轩辕无命依然不会笑,不能言,不会走……


轩辕三房,完全没有嫡系应有的尊严,几乎被人遗忘,也许只有在嘲笑的时候才会想起。


这一天,一个十分年轻的文弱书生模样的青年男子从外狂奔进了三房别院。


“爷爷……姑姑……”


一进院子,他就在高呼着,带着几分兴奋的希冀。


这个现年十九岁的年轻人,长得眉目清秀,一派书生模样,叫轩辕志。轩辕无命的亲堂哥,三房中闻名于轩辕世家“一残一废一傻瓜”中那个没有觉醒出灵根,不能修炼武灵之道的废物。


“大少爷,什么事让你这么高兴?”


公羊罗正在给庭院中笼中的一个银羽鹦喂食。


轩辕叔雄也从他房中驾驶着机关车转了出来,眼中带着几缕精芒:“是幽蒙子采购到了么?”


“是的!”轩辕志飞奔到轩辕叔雄旁边,气喘吁吁到:“给……爷爷!”


轩辕志手中捏着一个小小的白布包。


轩辕叔雄一把接过来,打开来,看到里面一个圆形,如同一个围棋黑子一样的东西,不由大喜:“对,是幽蒙子……”


“老爹,你攒了那么多年的钱,就是为了这幽蒙子?”轩辕环这个时候也闻声过来了,眼睛锃亮。


公羊罗在旁啧啧称叹:“这幽蒙子有让兽类开启灵智的功效,据说也能够刺激人变得更聪慧些,万金难求。”


“只要能让无命早日开启灵智,就算是倾家荡产,也在所不惜。”轩辕叔雄这几年是更加省吃俭用,他现在是一个废人,没有生财之道,只能从几人月例中省下来的钱积攒起来,托人求购一枚幽蒙子。


“快……”轩辕志显得很是兴奋,也很希冀:“快把幽蒙子磨碎了,然后把这百年钟乳兑到一起,给小弟喝下去。”


对于轩辕无命,轩辕志这个当兄长的也十分疼爱,而且也一直把自己身上未能实现的梦想,都放到了轩辕无命的身上。


轩辕环连连点头,当下也不去指使下人,直接自己就动手了,在找到碗后,轩辕环也没见用什么工具,两个指头轻捏,就把坚硬如石头的幽蒙子给捏成粉碎。


“能成为武灵就是棒,想我还打算去拿铁杵来呢。”轩辕志满脸都是艳羡。


“是啊,武灵之道,能够让人拥有神奇无比的力量,大小姐年纪轻轻,就已经是灵动境八重的武灵,不出两年,肯定能够达到灵通境,只可惜啊……”公羊罗说到这,自己也意识到有些失言,就没有再说下去。


“没什么可惜的!”轩辕环甩了甩头发:“我又不打算嫁人,你们尽管把我当成咱家的三爷便是。”


轩辕叔雄深深地看了轩辕环一眼,欲言又止,眼中只有难掩的伤痛。


如果他没有残掉,他最心爱的女儿,有必要为了维持家道而选择孑然一身?


幽蒙子碎成的黑色粉末,带着全家人所有的希冀,融入到了那一碗百年钟乳水之中。


未完待续......


由于篇幅原因,更多精彩内容请长按下方二维码扫码识别即可阅读



或者

点击下方阅读原文后续剧情精彩不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