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原小说推荐虚拟社区

《弟子规》的是是非非

嘉兴市未央传统文化促进中心2018-08-11 09:29:14


《弟子规》是目前争议最大的古代书籍,褒贬不一。在我所接触的人群中,以反对者居多,基本视为精神鸦片或雾霾、毒品。我个人其实也不想让孩子接触《弟子规》。不过也有一些很有学问的人在弘扬《弟子规》。奇怪的是,很多人应该也注意到了,提倡《弟子规》的主力群体是信佛之人,至少我认识的范围内,积极宣扬、开讲弟子规的基本都是。于是,批判《弟子规》的人可能会得到一些人他们的批判,被说:“你连《弟子规》都敢说坏话,就不怕遭报应吗?!”似乎批判了《弟子规》就得下地狱。还有一类宣传、维护《弟子规》的人则是有自己的切身体会。这些人都会现身说法,说自己小时候原本多么顽劣不懂事,和家人关系多么不好,读了《弟子规》后幡然醒悟,痛改前非,变得懂事,自己人品好了,和家里人关系也好了。因此,他们推《弟子规》。从这个意义上来讲,对于比较突出的问题儿童,《弟子规》的确能对这些人振聋发聩、重新思考人生。虽然这种作用可能有的是从一种极端到另一种极端,有的则是一种过渡,导引这些儿童思考价值观,进而学习到底如何做人,最终选择的也未必是《弟子规》上的观点。

《弟子规》到底算不算得上是经典?该不该学?多数人的观点是否定的,当然也有不少肯定的。先来看否定。否定的主要原因一是来自《弟子规》在历史上的真实地位;一是来自内容中孝悌部分的僵化教育;第三则是来自对现在读经教育只背诵不讲解的反感。

《弟子规》从历史上来说称不上中国经典。这本书出现的时间非常晚。作者李毓秀生卒年大概是顺治到雍正期间。台湾师范大学刘雅苓同学在她的硕士论文里大致确定李毓秀生于顺治四年(1647)、卒于雍正七年(1729)。能够查到《弟子规》最早的版本刊刻于咸丰六年(1856)。也就是说,《弟子规》是作者死后一百多年才被人注意到,出版时间离我们现在不到两百年,所以它是一本近代的书,是鸦片战争之后的书。《清史稿》只有两个地方提到了《弟子规》。说的都是地方官员来教成年农民背诵一点《弟子规》,这些农民就变得比较有礼貌。所以,《弟子规》原本不是写给儿童看的,它没有一点点讲儿童的童真;《弟子规》是写给不识字的农民,所以才简单、粗暴。清代文人的传记及他们的墓志铭,都没有人提到读过《弟子规》。《弟子规》的流行,其实只是最近二十几年的事。而最早最有影响的,大概是王财贵。王财贵自1991年台湾教育部停止《四书》为中学唯一文化基本教材后,出于对儒家教育的热爱,开始了民间读经活动。之后的二十年,《弟子规》是大量被读的一本。而台湾各种宗教团体也希望借着读经来扩大自己的声誉,台湾天帝教、一贯道、佛教的各种组织都捐印了大量《弟子规》。那时候,大部分人获得的第一本《弟子规》都是从佛教寺院里拿来结缘的。2004年,净空法师“庐江文化教育中心”在安徽省庐江县汤池镇奠基,讲解《弟子规》,《弟子规》开始在大陆流行起来。因此,《弟子规》流行时间很短。那些说古代圣贤都读《弟子规》显然是站不住脚的。有人说《弟子规》是“中华文化之源”,“《弟子规》代表中华传统文化,读了《弟子规》,别的就不用读了,够用了”当然更不对。

《弟子规》内容来自《论语学而》:“弟子入则孝,出则弟,谨而信,泛爱众,而亲仁,行有余力,则以学文。”但大多数人批评《弟子规》对这一思想演化的文字的核心只是教儿童应如何在各种场合“守规矩,听大人话”。“规”字——“学生手册”罢了。对于《弟子规》内容的批判,人们主要集中在孝悌部分,认为宣扬的是一种不平等思想,对父母无条件顺从,还有诸如在社会上看见不合理的事情,也不能挺身而出。尤其聚焦在“父母责,须顺承”;“居有常,业无变”“亲憎我,孝方贤”;“号泣随,挞无怨”;“亲有疾,药先尝”;“事死者,如事生”“对尊长,勿见能”“彼说长,此说短,不关己,莫闲管”等句上。认为如同亲人得了糖尿病,胰岛素要先打自己身上一样;如同《红楼梦》中贾宝挨打时,其父贾政一面打一面说“我打死你,也不犯法”一般,年幼者在年长者面前,只能唯唯诺诺,一切服从。如果家里房子拆迁,按《弟子规》打死也要当个钉子户;从事的行业不景气,被淘汰了,还不能转行只能等死;孟母三迁,迁得不合《弟子规》;“孙叔敖举于海,百里奚举于市”,都是大逆不道?虽然《弟子规》也讲过“亲有过,谏使更”,但进谏不成,“号泣随,挞无怨”还是不为多数人认同。孔子曰:“事父母几谏。见志不从,又敬不违,劳而不怨。”孔子认为,劝谏父母要讲究方法,要义全在一个“几”字上。比如,别人忽悠你的父母买虫草,买基金,你劝老太太,老太太不高兴了,觉得被你处处管着,不自由。你越哭着喊着追着劝,老太太越伤心。但你要懂《论语》,就知道不能硬劝,要几谏,要曲折婉转地让她明白,又不要伤害到她的自尊心。孔子教人,是要人从内心深处真正理解别人,包括理解别人的局限,理解别人的弱点,这才能做到“恕”。而“号泣随,挞无怨”,是根本不问亲人怎么想,不考虑亲人的感受,以亲情作为要挟,将自己的意志与偏好强加给亲人。这违背了孔子的教育。“几谏”最要紧的地方,是分寸的拿捏,体现格物的工夫。孔子绝对不教人死缠烂打。《孔子家语》云:小杖则受,大杖则走。”也不是“挞无怨”。《礼记》讲,对待死者,要给他弄一些生米、贝壳,不要弄饭食,饭食黏糊糊的不好看,“细碎不絜,故为亵也”。孔子还讲:“死者而用生者之器也,不殆於用殉乎哉!”商朝人用生者的东西供死者,孔子反对,因为照着那个苗头发展下去,殉葬就容易被接受。“事死者,如事生”完全走到了孔子反对的道路上。还有如“亲所好,力为具;亲所恶,谨为去”也片面,要是你的父母讨厌你的爷爷奶奶,或者你的爷爷奶奶讨厌你的爸爸妈妈,你怎么办?有些父母自己不干好事,还叫自己孩子也不做好事,你是听还是不听?这里只是一些举例。反对者的声音还不只是这些。

对于现在读经教育只要读百遍千遍以致包本背诵而不用理解,认为长大了自然能理解,从小打好基础就行的当代私塾理念,显然不接受的人占了大多数。历史上的教育,并不存在儿童只需要背经不需要理解的传统,文字训诂向来是一个重头。历史上,儒家读经包括“诗、书、礼、乐、易、春秋”及其对这些书所做的撰著和解释。在这些对于经书的不同解释之间进行思考和分辨,才是真正的读经。据清代文献研究者黄晓丹老师说,他们学校的一次本科科研项目调查发现,市面上大部分的国学堂就是雇佣了一些只会背《弟子规》,甚至都无法讲解《弟子规》的老师。那些老师就说背诵学习《弟子规》是要以信心作为重点的,所以重要的事情是你要背、你要信,而你不要问。”因此,商业化的国学班被质疑。《弟子规》也更不为人所看好。

这是主要的三个反对原因。还有一些其他原因。比如,某些《弟子规》推崇者给反对者扣上反对传统文化的大帽子,认为是近代以来将儒家的人伦道德与自由、平等和人权完全对立起来的思想体现,他们把弘扬《弟子规》和弘扬传统文化等同起来,不读《弟子规》就是反传统,这激起了更多人的反感。

那么肯定《弟子规》的人呢?撇开那些有意要把孩子、员工编成顺民,以及有意搞传销洗脑的人不说,单就看那些真的认为《弟子规》好的,一般有内容和实效两个原因来支持。

内容上,《弟子规》的确存在一些至今是仍然优秀的言论。比如“出必告,反必面”是孔门思想;“兄道友,弟道恭,兄弟睦,孝在中”讲兄弟间要互相和睦;“晨必盥,兼漱口,便溺回,辄净手”是教人讲卫生;“衣贵洁,不贵华,上循分,下称家”要注意服装整洁而不求奢华;“对饮食,勿拣择,食适可,勿过则”讲不挑食不过暴饮暴食;“凡出言,信为先,诈与妄,奚可焉”讲说话要真诚,不能欺诈;“见未真,勿轻言;知未的,勿轻传”讲说话要负责,不能以讹传讹。还有“见人善,即思齐”;“见人恶,即内省”;“读书法,有三到,心眼口,信皆要”等,这些还是符合传统文化的。有些人肯定《弟子规》,也是出于这部分的内容。

实效上,很多人也是有根据的。和开头所提到的,一些问题人士读了《弟子规》变懂事了。有报道称,某个村子的村民自从读了《弟子规》和《三字经》,几年下来,村子从一个六合彩与赌博盛行、打架斗殴不断、车匪路霸横行的村子,变成一个远近闻名的文明村。不孝子读《弟子规》后对老人很好的事例也不断被各种媒体刊载。受这本小书感化而迷途知返的青少年的确也不少。

还有一些内容则是见仁见智。“财物轻,怨何生;言语忍,忿自泯”;“丧三年,常悲咽,居处变,酒肉绝”;人有短,切莫揭,人有私,切莫说”,这些从不同的角度可以得出不同的分析。因此有人赞同有人批判。

任何一个人都能找出优点和缺点,书也是一样的。平心而论,《弟子规》要分出精华和糟粕的话,不带感情从数量上看,是一半一半。但人总是有自己的情感倾向和价值取向。事物也是有主要方面和次要方面的。更多的人对《弟子规》总体读下来,就是心里不舒服。这是从质量上来看,《弟子规》浓烈地让人感受到,它只强调小辈对长辈的服从和对祖先的崇敬,而不分青红皂白,这样教育长大的孩子可能会把凡是有悖祖宗遗训的想法都认为是异端邪说,凡是不符合传统习惯的行为都是忤逆。一旦墨守成规受到鼓励,创造革新被视为越轨,进步精神被彻底扼杀,社会也就停滞不前。而它的闪光点,读着感受分量较轻,没有孝悌部分论述的重要,而且又是很多书里能够看到的,因此,在大多数人眼里,并没有洗涤心灵的感觉。作为一般读物,像看其他言情小说、玄幻小说、流行歌曲的歌词一样看,《弟子规》还可以,上升到经典还不够格。而且若也从实效上说,很多传销组织就是靠《弟子规》洗脑的;也有报道称,有家长每当孩子不听话,提不同意见,就说孩子违反了《弟子规》某某条,不让孩子有独立思想;还有报道称,某村主任将村里所有土地卖完,但给老百姓补偿很少,说了几句公道话的被他当众痛揍一顿,让那老家伙懂事,并让村民学习《弟子规》来安分守己。不是针对问题人士,往往会不用在正道。

而有些人把《弟子规》净化,删掉一些不合时宜的,保留那些真传统的东西,倒也不失为一种传承的读法。说不定以后倒真会成为一本新的经典,但现在还不行。

至于读经教育界推行的读百遍千遍而不求解的做法,又是另外一个话题。和书的内容本身无关。

南怀瑾因为《弟子规》的流行,后悔了自己曾经推广儿童读经教育。其实南老师推广的儿童读经包含了中国文化古籍和西方经典,并没有要走上复古之路,《弟子规》这一套把孩子搞得死死板板,这是台湾另有其人推动的,这不是老师的教育理念。”(《点灯的人——南怀瑾先生纪念集》)

印光法师说《弟子规》死气沉沉。佛教赞叹活泼泼的父子、兄弟、姐妹乃至人与人之间关系。只有这样才转动了仁义礼智信……佛教的仁义礼智信是在不坏道德基础上,活泼泼的,随缘觉悟一切如母众生,《弟子规》却是在失去道德的基础上,死气沉沉的,给人枷锁。
父母即是父母,又是子女;子女即是子女,又是父母。无始以来互做父母故。没有框框,活泼泼的人与人之间的关系,是佛教所宣说。”(《印光法师文钞续编》)

龚鹏程教授在谈及大陆的“读经热”时指出,在识字启蒙所用的教材中,《弟子规》是“最差的一本”:对于博大精深的儒家文化而言,《弟子规》实际上是一种窄化,它的主导思想“就是为了规范孩子,教小孩要乖、要听话、要守规矩。这其实深层次地显示了成年人的一种威权心态,不是要教孩子怎样认识世界,而仅是告诉孩子规矩就是这样的,遵守现存的秩序就行了。我们还让孩子以此来作为国学入门,与古代帝王让百姓做顺民有何不同呢?”相比之下,《三字经》、《千字文》都从对宇宙的描述、对人性的理解入手,至少显示出了“站在高处”的格局,可以让孩子从一个更广阔的视野来认识世界。(《龚鹏程:国学经典阅读不是为了培养乖小孩》)

其实,说读《弟子规》就会奴化孩子,倒也不一定。这世上有很多这样的书,大可读了就丢开,或者吸收其中几句在理的,其他不当回事,也不一定会变得那么严重,就像很多古代贪官污吏都读过《论语》,也不见得就是正人君子一样。如果不当一个教条去特别对待地读,也是可以读的。而且,现在人们的自主意识强烈了,也不太容易被《弟子规》这样的书捆绑,除了那些,真的想推广的人。再者,孩子在成长过程中,价值观也不会一直不变,即使小时候全文背诵了《弟子规》,他真的会照做吗?恐怕也很难。

一个人对传统越陌生,就越觉得可以通过一些非常神奇的、仪式化的方法踏入传统的大门,并且塑造人生或者扭转人生。但是对传统知道得越多,就越会发现传统其实非常非常的丰富,经典也好或者说伦理、道德、礼仪也只是其中一块内容,代表不了传统文化全部。

当然,反对《弟子规》和反对儒家文化是两回事,和不提倡孝道是两回事。一些《弟子规》的支持者将两者混为一谈,是自己在拉仇恨。

    现在的问题是,国家推行的中小学传统文化教育的政策里是要读《弟子规》的,各种版本的教材已经发布,很多省份的小学学生已经开始使用。浙江使用的人教版教材虽然还没有发布国学教材,但是有消息已经在编制中,发布是迟早的事。即使如此,嘉兴的很多小学已经在自觉地让学生背诵《弟子规》。最新的国家颁发证书的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等级考试,第一级就要考《弟子规》。全国小学生读《弟子规》已经是不可逆转的趋势。既然如此,那么也就不能一味地反对、排斥,而是要考虑,如何给小学生讲清楚《弟子规》的精华与糟粕问题。要正视《弟子规》的是是非非,也要认真地给小学生备好课。怎样传播《弟子规》,会有什么样的效果,也要看教书人的立场和价值取向。

 


欢迎关注公众号“嘉兴市未央传统文化促进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