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原小说推荐虚拟社区

葡萄牙语小说《牧羊少年奇幻之旅》对翻译的挑战

翻吧2018-09-13 10:56:32

巴西著名作家保罗·柯艾略的小说《牧羊少年奇幻之旅》(原著名《炼金术士》)连续七年荣登《纽约时报》畅销书排行榜。


这本小说讲述的是一位西班牙牧羊少年的埃及奇幻之旅,在巴西受到广泛的热捧。但是直到1994年这本小说的英译本面世,才使得这本小说风靡全球。


“在美国以外的出版界,没人会读西班牙语的作品,更不用说葡萄牙语了,”柯艾略在1999年《纽约时报》的采访中说道。 “将小说译成英文,才有可能让其他主编读懂我。”


如今《牧羊之旅奇幻少年》有67种语言译本。但是,为迎合英语读者的阅读需求,将巴西葡萄牙语译成英语绝非易事。


在翻译过程中,由于两种语言之间文化背景和观念的差异,译者在忠实原著的同时也要让英语读者尽可能准确理解众多具有巴西文化特色的表达。


“别把读者当傻瓜,这一点很关键。”佐伊·佩里(Zoe Perry)说。她是柯艾略最新出版的小说《通奸》(Adultery)的译者。“当遇到那些具有十分特殊的,而且只有巴西土生土长的人才明白的文化表达时,我就会加脚注。”


“如果有疑惑,只要上谷歌一搜便知晓答案的,就无需多加解释了。” 例如,当作者提到巴西1964年至1985年间的军事独裁期间和该国庞大的日本人口移民潮,就不用多做解释了。


帮派俚语


虽然今天读者能够通过网上查询就能迅速得到相关信息,但是巴西文学有时会涉及到十分具体的事物,甚至连当地的读者也难以理解。



保罗·林斯(Paulo Lins)的小说《上帝之城》(City of God)在2002年被改编成同名电影上映并且票房大卖。小说讲述的是一个发生在里约热内卢帮派贩毒的故事,然而这个文化概念却经常被人误解。


这部小说里面有许多街头俚语,其中就包括极富创意的绰号,就好比索·豪黑(Seu Jorge)所扮演的角色Mane Galinha(Mane是Manuel的简称,Galinha字面意思是“鸡”,也用来比喻那些有许多情人的人。)


艾莉森·恩特里金(Alison Entrekin)是《上帝之城》英译本的作者,最后决定去掉“鸡”的含义。“有时候,译者在选择词汇表达时,根本无法从另一种语言中找到一个完全对等的说法。”她解释道。



艾莉森·恩特里金在帕拉蒂举行的国际文学节上发表讲话


恩特里金表示,如果小说中的一些词语是某一个组合团体所使用的俚语,且不说外国读者对它们感到很陌生,就连本地读者也摸不着头脑。


“如果一本书是有关文化层面内容的,就比较容易翻译,但是如果涉及的是较低层面中的内容,就像《上帝之城》,翻译起来就吃力得多。”她说。


恩特利特称,她曾经翻译过的一本书中涉及到了一个词“azulejado”,这词的意思是用蓝色瓷砖装饰的户外烧烤区。 “巴西人一听就知道说的是什么。”她认为这个词是给译者的一个考验。


重造


恩特利特谈到她最近翻译工作上面临最大的挑战之一来自于一本儿童读物,故事讲述的是一个会作诗的兔宝宝,它的名字叫Fuzz McFlops。


这本书一方面叙述的是兔宝宝在诗歌创作上面的失意,另一方面叙述的是不同形式的交流,包括信函、地址和巴西的邮政编码。


“虽说这是一本儿童读物,但里面的内容却十分复杂,”恩特利特回忆道。“里面有很多双关语。我不得不放下书中所有的言语进行重造。”


“如果一个笑话在某一种语言中能令人发笑,但被译成其他语言却行不通的话,你就必须讲另一个笑话。”


最后,恩特利特在处理叙述不同形式的交流这部分时,这部分的翻译的时间,比翻译同样分量的书籍,整整多花了五倍时间。


相互帮助


佩里表示,与其他译者一起工作有时会很有帮助,特别是当原著作者无法解释或回答问题时。



佐伊说译者的成果得到认同是十分重要的


“我翻译第一本书时,我无法取得书作者的联系,那时我感到十分无助和失落。”她说。 “在翻译保罗·柯艾略的书籍时,我也没有和他取得联系。我想他的作品应该有许多的译者。”


但是,正像柯艾略的写作生涯所显示的那样,译者在促进巴西文化向世界传播这方面起着尤为关键的作用,而且根据他们签署的个人协议,译者不仅要收取固定的翻译费,而且应该根据作品销售数量,按照百分比收取版权费。


“就保罗·柯艾略的事件来看,我坚持要收取版权费。”佩里开玩笑的说。“但对于其他作家的作品,我不会收取版权费。”


不管有没有版权费,于她而言,重要的是译者的作品得到主编的赏识:“你为这本书的成功做出了贡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