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原小说推荐虚拟社区

《绣像康梁乱国始末演义》读记

马伯庸2018-07-25 11:45:23

(先说个题外话哈,之前公众号沉默了很久,不是我懒——好吧,至少不只是因为我懒——而是因为被封了,原因是很久以前一篇无害的文章里有一个不起眼的词,所以到今天封印才再度打开)

最近看到有人放出一本古籍扫描版下载,名字很好玩,叫做《绣像康梁乱国始末演义》。光看这书名,就有一种强烈的喜感,再一看出版时间,光绪二十七年(公元1901年),距离百日维新失败恰好过去三年。我猜这应该是当时官方的宣传材料,说不定里面还有一些鲜为人知的历史密辛,所以决定读上一读。

没想到,看到第一页就喷了,这什么啊?讲维新变法的,怎么把孔子、如来和元始天尊请出来了?再翻开下一页,康有为,梁启超两位主角才出场,可中间怎么还有个披头散发的外国教主?这到底是康梁乱国还是封神演义啊?

看到这里的时候,我忽然意识到了。这个书名前后四个字已经给了提示。“绣像”、“演义”,这一看就不是正经史料,而是一部演义小说。

果然,我一翻开回目,第一回的名字就极有玄幻色彩:“国阜民康万方向化,狼前狈后二宿潜逃。” 熟读古籍爱听评书的人应该都知道,这类小说的开头,一般都得附会一段天庭往事,以强调现世种种,皆是宿命。比如《说岳》开头第一回,就是“天遣赤须龙下界,佛谪金翅鸟降凡”,《封神演义》开头是纣王惹恼女娲娘娘,派下妲己报复云云。书里的诸多英雄人物,都是上应星宿,颇有前史。

没想到这康梁二位,也没能逃脱这个窠臼。

而且要注意,书名在这里又改了,叫做《绣像捉拿康梁二逆演义》,比正式书名怨毒更甚,足见立意。

在第一回正文里,作者先感慨了一通我大清河清海晏,能人辈出,连太平天国都扛过去了,对外国用兵的些许挫折不算什么,然后话锋一转,开始讲起玄幻故事来。

话说兜罗天虚无洞里有两个守卫,出身于二十八星宿,一个是心月狐,一个是虚日鼠。这两个星宿天生狡诈,不耐寂寞,就商量着私下凡间享受荣华富贵。

写到这里,都还是传统路数,然后画风就不一样了。

两个星宿偷离了兜罗天,正商量去哪里投胎最好。虚日鼠说我曾经偷听虚无洞主讲法,说天下有四大部洲,中华地区以广东最为富庶,西夷以英吉利最为兴盛,你想去哪里投胎?心月狐说还是投胎到广东吧,以后住得厌烦了,再去英吉利也不迟。于是这两位直奔广东南海县而去,心月狐性子急,先投了康家,虚日鼠性子慢,后投了梁家。

天上一日,地下一年,结果这一犹豫,导致康有为比梁启超早出世,两人只能以师徒相称。

看到这里,我大概知道这书什么路数了。以晚清官府之不堪,就算想黑康梁,恐怕也不会如此放飞自我。估计这是民间哪位帮闲文人揣摩上意,想要响应圣意,可惜肚中才学有限,只能把听熟的演义故事改头换面,做一个玄幻的本子出来……

只是这位作者的文才实在是太烂,行文啰嗦臃肿,叙事颠三倒四,读之实在乏味。唯有强行春秋笔法的想象力,颇值得称道。

在接下来的故事里,作者开始写康有为的发迹历程,基本上是逢事便黑,光看回目就能领略。说慈禧早已洞见奸佞,荣禄、袁世凯皆是保驾忠臣,只有天子受到蒙蔽云云。就连戊戌六君子,被捕之后听审官说康贼潜逃国外,无不心怀愧疚,连称被他骗了。尤其是谭嗣同,自称误入保国会,一心以为能救国,早知康贼如此邪恶,绝不会跟他一起颠倒王章云云。

本来几位审官觉得他们认罪态度诚恳,没想到在康有为家里搜出书信一封,里面说,如果大清扶不起,不如自行起事,谭嗣同可为伯理玺——“伯理玺”的全称是“伯理玺天德”,即是President的中译名。

这一下,案子翻不过来了,六君子被押赴刑场。有意思的是,这本书讲到这段,提到了一个对后世颇有影响的细节。

《走向共和》里有这么一段戏,康梁在日本开记者会筹款,亮出谭嗣同的绝命诗:“望门投止思张俭,忍死须臾待杜恨。我自横刀向天笑,去留肝胆两昆仑。”

这诗太著名了,人人都知道。但电视剧里,忽然跳出一个叫王照的人,说这是梁启超篡改的,谭嗣同的原诗是“望门投止怜张俭,直谏陈书愧杜恨。手掷欧刀仰天笑,留将公罪后人论。” 

我记得当时看到这段,很受震撼,没想到这么感人的著名诗句,原来也是被篡改过的。后来我查了一下源头,这个梁启超篡改谭诗的说法,是来自于一个台湾学者黄彰健的《戊戌变法史研究》 。

按照黄彰健在《论今传谭嗣同狱中题壁诗曾经梁启超改易》这一章的考据,他找到了一本出版于光绪三十四年的《绣像康梁演义》,里面说六君子伏法之前,林旭忽然吟了两首诗:

青蒲饮泣知无补,慷慨难酬国士恩。欲为公歌千里草,本初健者莫轻言。

望门投趾怜张俭,直谏陈书愧杜恨。手掷欧刀仰天笑,留将公罪后人论。

黄彰健的推论逻辑是:“《康梁演义》虽系小说,但其所记林旭第二首诗:‘望门投趾怜张俭’,则显与今传谭《狱中题壁》诗词句有雷同处。《康梁演义》所记此诗实值得注意……由于梁、谭关系密切,而梁又声名赫赫,交游广阔,人们遂认为梁所记谭此诗应得自可靠来源,真实可信,《康梁演义》讥讪康梁,已不能引起人同情,而其书系演义体裁,记事多误,故读者虽见‘望门投趾怜张俭’一诗与谭狱中诗辞句有相同处,亦不起疑惑。现在由于我发现康梁为了伪称保皇,造的假历史太多,对康梁所记,心存戒惕,因此,我对《康梁演义》所引‘望门投趾怜张俭’一诗,反另眼看待。”

也就是说,黄彰健认为“谭诗梁改”的证据,全是从这本小说里来的。

虽然出版日期不太一样,但他所见到的《康梁演义》,应该就是这本《绣像康梁乱国始末演义》,关于这段林旭诗的记载,写得完全一样。

不知道黄先生自己读了该书的开头没有,这么一本玄幻神魔小说,居然成了重要的史料证据,而且推论逻辑居然是:我觉得这诗更符合谭嗣同的原意,更悲壮,所以这是谭嗣同的原诗——简直是不讲道理了。

后来孔祥吉在《留庵日钞》里,找到谭嗣同此诗之戊戌年刑部传抄本:“望门投宿邻张俭,忍死须臾待树根,吾自横刀仰天笑,去留肝胆两昆仑”。这是最早样貌的原诗。后来梁启超确实有所改动,但只有两处:改“宿”为“止”,改“书根”为”杜恨”。这可能是记录人传抄听错的缘故,不涉诗中原意。

有这么一个铁证,可见黄彰健那个结论是错的。而且黄在1995年发表了文章,自己也承认错了。

但这个结论影响太大,以至于《温故戊戌年》以及之后的《走向共和》都沿袭了这个说法,至今在各个网站的历史频道里,还偶尔会看到耸人听闻的文章,给你讲上一段梁启超篡改诗句的“历史真相”。

《绣像康梁乱国始末演义》的作者,恐怕也没想到这么一本低劣应景的作品,居然对后世产生这么大影响吧?

也许有人会说,也许这本书只是开头封建迷信,沿袭旧例而已,正文部分未必不真实。咱们可以往下继续读,体会一下这本被当成“史料来源”的小说底有多奔放,你会知道,跟后面的情节相比,开头的脑洞其实已经很收敛了:

话说维新开始,康梁蒙蔽皇上,收了洋人的钱,开始在中土大肆拆毁佛、道两教的庙宇,还篡改儒经,废除科举。这一下子,惹恼了孔圣人、元始天尊和如来佛祖。三位神仙聚在三清宝殿内,商议如何收拾这两个奸人。

你没看错,是孔圣人、元始天尊和如来佛祖。康梁的倒行逆施,惊动了天庭,整个故事的画风陡然从政斗变成了玄幻。

就在这时,康梁事败,康有为在英国人的庇护下,一路逃到了香港。因为有洋兵保护,官府奈何不得。三位教主觉得时机成熟,毅然出手,派了子路、韦陀和赵公明三个人,一路前往香港捉拿康有为。

接下来的故事太过玄奇,简述不足以体现其特色,我将全书的最后两回手打上来,给大家欣赏一下。

第三十九回 寻逆贼儒释道会拿 设奸谋众华民附会

话说至圣先师与如来佛、元始天尊同至三清殿,元始天尊传集诸世尊、天尊、道君、菩萨、尊者等众,齐集三清宝殿共议。诸世尊、天尊、道君、菩萨、尊者群推至圣先师为主。

至圣先师再三推让道:“诸位不须如此,我等只需协力相助,有始有终,彼此不分轸域,公事公办,以期顾全大局便了。若诸君务强某为诸位之长,某及请从此逝,莫怪予之不情。”如来佛、元始天尊见至圣先师始终不肯,只得允从。

于是至圣先师先使了子路夫子,如来佛派了韦陀使者,元始天尊差了正乙玄坛。当下三位听令已毕。至圣先师又吩咐子路夫子道:“今者一役,本迫于无可如何,此去务宜战兢自持,勿恃暴虎冯河之勇,遇有狐疑之事,可与韦陀尊者、正乙玄坛商议而行,万不可好勇兼人,致生疑窦,慎之又慎。”子路夫子唯唯侍立。

如来、元始也各吩咐了韦陀尊者、正乙玄坛许多话,然后三位告辞而去。但见子路夫子头戴鸡冠,身穿盛服,腰挂貂佩,手执长剑,乘坐肥马,那一种倨倨之貌、行行之容,真令人望之可畏。那委托尊者头戴金盔,身穿金甲,手执降魔杵,足登兽头靴;正乙玄坛头戴皂盔,身穿皂甲,脚着皂靴,手执钢鞭,坐下黑虎放出降龙伏虎的神威。

三位尊神皆是雄赳赳、气昂昂,各道了一声请,韦陀尊者在前,正乙玄坛、子路夫子殿后,冉冉凌空而去。

至圣先师、如来佛祖及子贡夫子,与诸世尊、天尊、道君、菩萨、尊者等众亦相辞各回洞府。元始天尊直送至三清殿外而别,按下不表。

再说康有为自到了香港,暂寓总缉捕房内,每日出游均有身穿民装的西国兵一队跟随左右,以为保护。每遇各国之人,又复巧下说词,蛊惑西人官商绅士,意欲煽动西人责问中国,代他报复。为归罪于人,无如香港是弹丸之地,各国西人虽聚处不少,除领事之外,其余皆是商人。康有为纵下说辞,各西人亦不能专主。康有为亦自知无济于事,因决计前往英国。遂于八月十七,由香港乘坐英国克罗劳德公司船,前赴英京伦敦。

不日到了英京,船抵马头,康有为正欲上岸,忽见克罗劳德船主向康有为道:“且慢登岸,此地虽属英国,不若中国风声之紧,但我国亦有中国钦使驻在此地,难保你中国政府电饬驻英钦使,恐怕你逃至我国,敕令严密查孥。此事且不可不虑,依某愚见,待某先行打探,如果无甚信息,便可公然上岸,若稍有风声,仍宜隐匿行迹,不知先生意下如何?”

康有为道:“承君指教,便请探听。某为静候便是。克罗劳德船主便及上岸,先至官家探听消息,果然中国政府已电至主英钦使,敕令严密查孥。钦使已密派心腹各处侦听。当时克罗劳德船主听此消息,及请官家至英政府代传,可否请其保护。那官家也便答应,遂至外务大臣,具道一切。此时外务大臣已接驻英国领事电报,知道康有为乘坐克罗劳德船来此,正拟派人往码头护接,今闻已经抵京,即便派了差役,跟着船主同去。到了船上,船主又把前话告之康有为。康有为当即道谢,若非先生,某几乎才离龙潭,又入虎穴了。

说罢康有为与外务大臣派来兵役一齐上岸。过了几日,由外务大臣将康有为带了英廷,见了英主。英国国王又将中国情形问了一遍,康有为说中国无能为力,又将重要政事陈说一番,英皇亦颇为扼腕,当即敕令外务大臣妥为保护。

(中略)

且说韦陀尊者、正乙玄坛、子路夫子自奉了至圣先师、如来佛祖、元始天尊之命,前往香港捉拿康有为,以为蠢尔逆臣,不难就地擒获。因此三位直往香港而来,及至香港,打听该逆下落,方知早已离开此地,前往英京。于是子路等一闻此言,当即追踪而去。

毕竟康有为是否可被擒得,且听下回分解。

第四十回  逢异教邂逅在歧途 示奸谋分明飞草檄

却说子路夫子、韦陀尊者、正乙玄坛行至香港,打听得康有为已至伦敦。三人会议道:“我等既奉命而来,断无徒手而回之理。英国伦敦虽然离此遥远,我等兼程而进,也不消数日,便可驰抵英京。不然空手而回,不但于公事无济,无面目见我等师尊,及凡我同人,亦不免从旁窃笑。

韦陀尊者、正乙玄坛齐道:”此言甚合我意,我等即当追赶前去,总要将康逆抓回,方可销差覆命,不然终属难以为情。三人计议已毕,各自驾起祥云,直往英吉利国伦敦地方而去。

这日过了苏伊士河,正要赶路,忽见一阵妖风迎面而至。韦陀尊者即睁开慧眼,拨开云头,望前一看,但见一人不衫不履,非俗非僧,头扎一块八尺多长元青绸帕,拖至背后,身穿一件似圆领白布直辍,脚蹬一双皂皮鞋,满头黄发,披在两肩,一双碧绿眼睛,高鼻深目,左手拿着一本书,右手执一根四尺长短黄藤棒,身后跟着两个一样装束的童男女,迎面走来。

韦陀尊者正欲问他是何人,迎面那人一声喝道:“来者何人,尔等到我西国有何事,可曾带得照会。若有照会,赶紧拿出来呈验,好便放行。”

韦陀尊者听罢,已是暗怒,勉强带笑道:“我等不知什么照会,但至奉有教主口谕,从来走遍天下,不曾有人盘问。你是何人,要问我等来历?”

那人道:“尔等既无照会,我这管辖地方,可是不准进入的。” 韦陀尊者道:“尔说这地方是尔管辖,毕竟姓字名谁,可明白说来。如果实有名望,便将照会与尔验看,若无名望,可莫怪不但照会没有,而且还要赶紧让开,让我等赶路。“

那人怒道:“你等既要问你祖师姓名,你可站稳了。我乃是先天六万七百五十一年降世苏鲁穆大教主教下大法师勃老特是也。你是何人,快呈上照会。”

韦陀尊者听罢哈哈大笑:”我道是谁,原来是个无名异教,尔等听了。我乃西天佛国流传中土如来佛祖教下护法韦陀尊者是也。“ 因指子路夫子、正乙玄坛道:“这首执钢鞭的是太乙救苦元始天尊教下降龙伏虎正乙玄坛赵大将军,那手执长剑者,是大成至圣先师教下仲氏夫子是也。我等儒释道三教宗祖,因中国出了一个叛臣康有为,现在逃亡英吉利国。我等宗祖嫉恶如仇,故特派我等前来抓他。所以只奉圣谕,不知什么照会。尔可听明白了,快快让开路罢。

勃老特也笑道:”我道是谁,原来是中国最为崇信的三教门徒。在尔中国虽极尊贵,在我教中看来,实不算什么贵重。康有为虽为尔中国的国事犯,如今既在英吉利国,即是西国之民。不但英皇及官绅例得保护,及我等同教的,各教主也要暗地下保护她。若要捉拿康有为,尔等不必做此妄想,还是回去将你大法师这话告诉你家那三位教主。“

子路夫子、韦陀尊者、正乙玄坛听罢此言,不由得心中大怒,齐声喝道:”好一个不知好歹的禽兽,胆敢出言冲撞,掌抗逆臣,尔可知我等的厉害么?“勃老特也怒道:“我不知什么厉害不厉害,但是要着康有为,休要生此妄想。”

此时韦陀尊者也无暇与他再讲,便大喝一声,手起降魔杵,向勃老特打来。勃老特赶着举起藤棒,将降魔杵架住道:“你休得无礼,往下尚有话要说。” 不提防正乙玄坛赵大将军高举降龙伏虎鞭打来,一声吆喝:“好大胆的妖孽,敢阻你大将军去路,看鞭!” 说着就从背后一鞭打来。

勃老特知非敌手,赶着架住神鞭,哈哈笑道:“尔等但凭一时之勇,欺凌我法师势孤,且吧与你等说话,少时自责问尔家教主便了。说罢起一阵妖风,掉转头便走。子路夫子、韦陀尊者、正乙玄坛哪里肯舍,跟着妖风紧紧追去。子路夫子在后,亦缓缓赶来。

大家赶了一程,倏然间勃老特已不知去向,只见前路全是黑雾,不辩东西。韦陀尊者睁开慧眼,向前望去,怎奈妖气太重,正不敌邪,仍是分辨不出去路。不知英吉利国在何处。大家没办法,只得商议道:”我等暂且回去,将此话禀报先师,请斟酌定夺。

于是三人仍驾祥云,回归本国,不过一日俱到中土。三人将以上情节禀告各自师尊。至圣先师与如来佛、元始天尊皆是怒不可遏,因此又定了日期,仍在三清宝殿会议。

这日至圣先师与如来佛、元始天尊、诸世尊、天尊、道君、菩萨、尊者等众聚齐,大家商议了一会,也无定见。还是至圣先师说道:

“该教素所著名的,莫如英之耶稣,法之天主,美之基督,而要以罗马为三教之王。依某愚见,莫若飞檄罗马教主,将康有为所有恶迹申明在上。檄至罗马教主,转敕各教不得私自袒护。倘罗马教主也不以为然,一意恃强干预,某等再以利害说只。若再不行,然后以兵革从事,所谓先礼后兵。世尊、天尊意下如何?“

如来佛、元始天尊同声称好:”先师以仁义为重,礼教为本,如此行法,该教若知错误,我等只要将康有为拿住,各守各教,毫不迁怒。该教若执迷不悟,然后再以兵革从事,如此不失之弱,又不失之忍,两面俱到,最为上策。”

即请先师主稿,作起檄文,便差人驰送。至圣先师命子路夫子、子夏夫子两人先贤作起曹傲,一会已经写完,呈于至圣先师、如来佛、元始天尊。三人同看,上面大略言:

“康有为以新进官变乱国政,阴谋奸险,包藏祸心,故为国法所不容。亦人神所共愤。乃侥幸逃脱法网,远匿西夷,仗彼族之可依,便有恃无恐。吾教嫉恶如仇,协力除奸,冀法网之重罹,复典刑之明正。庶使乱臣莫不惊心,即为烈士忠臣同声称快,乃令同门弟子远涉重洋,誓将逆贼擒回中图。不料行经中道,忽来恶人,责问由来。咸曰教主既多方之阻挠,复依术之横行,致令去者莫前,奸人未获,荒唐如此,情理毫无。本主教未忍不教而诛,遥驰羽檄,伏望同申大义,共勉锄奸。勿为怙恶不悛,自贻伊戚。有厚望焉。

如来佛、元始天尊看罢,同声赞赏,当即命人分缮清讫,又敕令日行使者捧檄驰投。

你道这一道檄文赍去,那西国等教不但不能奉行,而且更加袒护。所以后来儒释道三教成了骑虎之势,于是兴师问罪,西国各教亦兴兵抗敌,在英国大摆迷云阵,儒释道议破迷云阵。康有为逃往美利坚,儒释道三教议设十面埋伏阵捉拿康有为等事,奇奇鬼怪,颇有可观,将于续集详载。

毕竟后事如何,请看续集书中分解。

(这里要特别说明,其实没有续集。作者估计是想象力难以为继,只好把大纲简要一说,然后堂而皇之地坑掉了。)

这三教大战洋教的画面感,让我想起同时代还有本叫《平金川》的书,讲的是年羹尧打大小金川,开头还是传统评书路数,后来金川王请来回教老祖,年羹尧派了传教士,去梵蒂冈找教皇搬救兵,然后教皇亲率十二门徒来到金川,大破老祖雪光阵——也是玄幻界的一位好手。

光绪年间,新事流入,西学东渐,多有旧瓶装新酒之举。这个时期的文学作品中西混搭,煞是好看。如果当年黄彰健先生能耐得性子,把这本书看到结尾,大概就不会闹出“谭诗梁改”的笑话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