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原小说推荐虚拟社区

乾坤剑神【玄幻小说】

末班车小说2018-11-12 11:28:48

景言曾是景家最优秀的天才,十六岁突破武道九重天踏入先天之境,整个东临城无人能比,却莫名其妙在进入神风学院后境界跌落,成为笑柄。解开乾坤戒封印,重新崛起,最终制霸天元大陆,成为无数武者仰望的存在。下面是小说试读章节,快来看看吧!

第1章 景家天才

 东临城,位于蓝曲郡最西方。

    “东临城,看景家,景家威名震四方!”

    “景家强,景家旺,景家天才名远扬!”

    一年前,这两句话在整个东临城,连三岁小儿都知道。

    这两句话的由来,就是因为景家出了一个武道天才,景言。

    景言五岁踏入武道,六岁成为武道三重天境界的武者,八岁成为武道六重天的武者,十二岁成为武道九重天的武者,十四岁便突破武道九重天境界,成为先天境界强者。

    要知道,在整个东临城,先天境界的强者数量都不是很多。即便是东临城的几个大家族内,先天境界的强者也不过十人左右。

    一名十四岁的先天强者出现,震动整个东临城那是必然的。

    在景言十六岁的时候,便成功的进入蓝曲郡三大学院之一的神风学院学习,也是整个东临城,最近十年内唯一一个进入三大学院的武者。

    那时候,景言的光辉,照耀整个东临城,他就是景家的荣耀,被每一个景家子弟每日挂在嘴边。虽然只有区区十六岁,可是景言当时就已经是东临城无数年轻武者的榜样。

    可是,就在一年前,景言却被神风学院驱逐,不得不回到家族内。

    进入神风学院修炼,却被强制驱逐,这种情况可不多见。所以消息一传开,不仅景言自己被东临城的武者嗤笑,连带着景家,都成为别人茶余饭后嘲笑的对象。

    而景言被驱逐的原因,却是武道境界的跌落。

    没错,进入神风学院不到半年时间,景言的武道境界,不仅没有继续提升,而是在跌落,从先天境界,直接跌落为武道九重天境界。

    这仅仅只是一个开始,在随后的一段时间里,几乎每过一个月的时间,景言的武道境界就会跌落一层。到现在,景言只剩下区区武道三重天境界的修为了。

    在刚回到家族的时候,景家的高层人物,还专门为景言召开多次会议,想要找到景言境界跌落的原因,可最终却没有成功。景家耗费了大量的资源,也无法阻止景言武道境界的跌落,所以最后只能放弃。

    现在景家人再提到景言,发出最多的声音,就是一声沉重的无奈的叹息。

    曾经最闪耀的明星,如今却是落到无人问津的地步。

    景家宅院的一处别院内,景言就住在这里。

    当初景言光彩夺目的时候,每天都会有景家的武者,来这个小院拜访景言。而现在,整个别院都是一片死寂,似乎连鸟儿的踪影都见不到的样子。

    房间内,景言盘坐在床榻之上。

    “呼!”

    刚刚运功一周天的景言,慢慢睁开眼睛,嘴角一抹苦笑浮现出来。

    “还是那样啊!”景言轻轻摇了摇头,“刚刚修炼出来的元气,马上就会消失得无影无踪,到底是什么地方出现问题了呢?”

    景言也无奈的很。

    如今的自己,每次运功修炼,也会产生元气,但是每次产生的元气,都会在运功结束的几个呼吸时间内,消失得无影无踪,就好像从未出现过一般。

    武者运功修炼,正常的情况是产生元气,然后将元气储存在体内。随着元气越来越多,武道境界也会逐渐提升。可是景言的身体,就好像一个瓶子底部破了一个洞,再也存不住元气了。无论修炼出多少元气,都会从这个洞内流逝掉。

    景言自己,也不知道到底是什么原因。

    出现这种情况,是在他进入神风学院的第三个月,起初的时候,景言还没有太在意,可是在几个月时间里境界从先天跌落到武道九重天,景言就知道,是自己的身体出问题了。

    寻常人若是经历这种大起大落,恐怕早就自暴自弃了,但是景言没有,他甚至从未产生放弃武道的念头。就算境界不断的跌落,景言仍然每日坚持修炼,哪怕每天辛苦修炼出来的元气只能保留几个呼吸时间,他也不曾懈怠一天。

    “难道,我真的会变成普通人吗?”景言看了看暮色降临的天际,“不!我不信!我一定可以重振旗鼓,重回巅峰。”

    “继续修炼!”景言站起身,稍微活动了一番,马上又盘坐下来,继续运功。

    时间如流水,缓缓消逝,渐渐的夜色消散,黎明的曙光倾洒下来。

    一整夜的时间,景言将功法运转了足足六个周天,修炼出不少的元气。

    “别消失,别消失啊!”

    在收功的同时,景言心中默默念着。

    “唉,还是一样。”感觉到刚刚修炼出的元气以惊人的速度消失,景言再次的摇摇头。其实他也知道,元气不散的可能性很低,但是每一次运功后,景言都会给自己一次希望。

    希望一次次破灭,然后一次次产生,就这样周而复始。

    “嗯?”

    就在景言准备起身,到院子中活动筋骨的时候,他的意念微微一动,察觉道了不同寻常的一种感觉。这一次元气消散,似乎与以往不是完全相同的。

    “这是怎么回事?”

    景言的目光很快就落在手指上戴着的一枚戒指之上。

    这枚戒指,叫做乾坤戒,是一年多钱,景言的爷爷留给他的。景言的爷爷景天,生前曾是景家的家主,在一年前才去世。景天去世时,景言就在景天的身边,景天亲手将乾坤戒交给景言,要求他务必保管妥当,绝对不可以遗失。景天虽然没有说这枚戒指究竟有什么意义,但是景言却知道,这枚乾坤戒极其的重要。

    所以,在得到乾坤戒后,景言从未将乾坤戒从手指上拿下来,无论吃饭睡觉,他都一直戴着。

    而这枚乾坤戒落到景言手中后,也从未出现过什么异常的变化。

    此时此刻,乾坤戒上,却是微微闪动着一层乳黄色的光晕。

    因为戒指从来没有这种变化,所以景言微微凝眉,死死的盯着乾坤戒。他能从乾坤戒上,感觉到一股淡淡的温热。

    起初的时候,温热的感觉,还仅仅是停留在手掌附近,可是在几个呼吸后,温热的感觉,却传遍景言的全身。戒指表面散发出的乳黄色光晕,不仅没有消失的迹象,而是相反的越来越盛。

 第2章 走大运

“怎么回事?”

    景言心中一紧,他连忙催动元气想要保护自身,他的境界虽然不断跌落,可此时仍然有武道三重天的修为,元气还是颇有威势的。但是当景言努力想要将元气催动到体表的时候,他发现,自己的元气居然被乳黄色光芒直接吞吃。

    发现了这一点,景言真的微微有些慌乱了。人最恐惧的,通常都是未知的东西。

    此时此刻,景言完全不清楚包裹自己全身的乳黄色光芒究竟是何物。不过,虽然微微的有些惊慌,但是景言仍然能保持冷静,因为到目前为止,乳黄色光芒并没有对他的身体造成伤害,除了将自己催动的元气吞吃吸收掉这一点。

    “轰!”

    就在景言心中念头转动思索该怎么办的时候,突然一股可怕的能量,猛的向着景言的脑海冲击而去。

    几乎就是瞬间,景言全身衣衫,都被汗液浸透。当这股可怕的能量涌入景言的脑海,撕心裂肺般的疼痛,仿佛要将景言的脑袋都撕裂开。那种痛苦,仿佛来自灵魂深处,不是一般人类可以忍受的。

    即便是景言,都将牙齿咬得咯嘣响,嘴唇都被咬出血来。

    不过,这阵痛楚来的快,去的也快。大约不到呼吸时间,痛楚就好像潮水一般消散,转眼就无影无踪。

    景言看了看自己的房间,这时候从乾坤戒上散发出的乳黄色光晕也同样消失了,就好像从未出现过。

    “难道我产生了幻觉?”

    景言有些不确定自己刚才见到的和体会到的到底是不是真的了,不过这种怀疑,随后就被他在自己脑海中发现的东西驱逐掉。

    “这又是什么?怎么进入了我的脑海?”景言瞪大眼睛。

    他脑海中多出来的东西,就好像是一部分记忆,不过这部分记忆,景言可以确定绝对不是属于他的。只是,现在这部分记忆,似乎已经与他自己的记忆融合到了一起。

    但是,当景言想要看清楚这部分记忆的时候,又有些恍惚,就好像一件事情发生过了很长时间,记忆有些模糊不是那么真切的感觉。

    虽然不能看清这部分记忆的详细情况,可模模糊糊的,景言也掌握了一部分。

    “苍穹第一神功?”

    景言在掌握的部分记忆中,发现了这几个字。

    “对,小家伙,看来你的领悟能力不错嘛,以现在的境界,就能领悟出一部分。”这时候,一道声音在景言的背后传来。

    听到声音,景言全身都是一震,脸色也随之一白。

    因为,景言万万没有想到,在自己的房间内,居然还有另外一个人,他甚至不知道这个人是什么时候进入自己房间的。

    景言可以确定一件事,就是自己的房间房门和窗户,一直都没有打开。景言现在的境界是跌落了很多,可如果有人要进入自己的房间,也必须打开房门或者窗户,而一旦房门或者窗户被打开,他景言绝对不会毫无知觉。

    那么,这个人,到底是怎么进来的?

    唰!

    景言,随即一个转身,悄然中吸了一口气,竭尽全力让自己的心绪平复下来。

    景言一转身,就看到一名白发老者,正脸上带着笑容,目光盯着自己。

    “你是什么人?”景言望着白发老者,他并不认识这名老者,记忆中似乎家族内,也并没有这样一位长辈。

    在说话的同时,景言就暗中想要查探白发老者的实力,但是却没有任何收获。也就是说,要么这白发老者是普通人,要么则是境界达到了很高的程度,让他根本就无法发觉。

    要知道,景言之前也曾踏入过先天境界,五感是颇为强大的,想要在他面前让他毫无所觉,那绝对不是一般武者能够做到的。

    “嘿嘿,不要紧张,小家伙,我对你可没有恶意。”白发老者笑着说道,“我叫天水,你可以叫我名字天水,也可以叫我前辈,对于称呼,老人家我并不在意。”

    “至于我的来来历……”天水指了指景言手上戴着的戒指。

    “其实我现在只剩下一缕魂魄,而我的魂魄,一直留在这枚乾坤戒内。说起来,也多亏你这个小家伙打开乾坤戒的封印,不然我还不知道要昏睡到什么时候。哇,还是这外界的空气好,我老人家以后就可以常常到这外界来透透气了。”天水缓缓说道,神情振奋。

    “我打开了乾坤戒的封印?”景言微微一愣。

    景言当初从爷爷景天手中得到乾坤戒的时候,其实就有一种感觉,这枚乾坤戒不简单,但是他万万没有想到,这是一枚封印的戒指。

    现在听这位天水所说,看来正是因为自己打开了乾坤戒的封印,所以刚才乾坤戒上才出现乳黄色的光晕。

    那么……

    自己脑海中多出来的东西,也应该是乾坤戒带给自己的。

    “对,确实是你打开了乾坤戒的封印,要打开封印,需要吸收一些能量,这一段时间,你不断的给乾坤戒注入元气,到今天才将封印打开。”天水眯着眼睛说。

    “什么?”

    “难道我的境界不断跌落,就因为这枚戒指?”景言原本就非常聪慧,当即就想到自己境界莫名其妙跌落的原因了,他愤怒的看向天水。

    要不是这个该死的戒指不断吸收自己的元气,自己怎么会跌落境界,怎么会被神风学院驱逐出来。自己落到今天这种窘境,居然全部都是因为这一枚戒指。

    景言念头一动,立刻就全部明白了,自己境界开始跌落,确实是因为从爷爷景天手中得到这枚乾坤戒之后。只是因为景言从未怀疑过一枚戒指还能吸收自己的元气,所以根本没有将原因往乾坤戒上去想。

    “哈哈,小家伙,你可是走大运了。不过,这也是注定的,乾坤戒的封印,可不是一般人能打开的,必须满足极其复杂的条件。先不说这个,你只需要知道,你走大运了。”天水眨动着眼睛说道。

    “走大运?”景言气息一凝,翻了翻白眼,“我现在只剩下武道三重天的修为,你居然说我走大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