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原小说推荐虚拟社区

当天门狐仙化身玄幻小说...

湖南导游联盟2018-06-08 14:16:29


这个世界有很多种爱情,有的人在一生中会经历很多段,或长或短,或喜或悲,到最后却都成为细碎的记忆,混合掺杂着,有时连自己都忘了谁是谁。而有的人,这一辈子只会有一段爱情,那是一种只为其生愿为其死的爱情,这种爱情,可以是细水长流般缠绵也可以如火山爆发般炽烈,终其一生,两个人只会为对方枯萎凋零或是华丽绽放…



刘海,湖南武陵山区的一个普通小伙子,靠打柴为生,家境贫寒却天性快乐。他已三十而立,因家徒四壁一直单身,经常有一大群媳妇儿围着他,笑他穷快活,拿着扁担当老婆。每次刘海都是傻傻一笑,继续挑着他的扁担往山里跑,因为他每天最快乐的时光就是在山中:吹口哨与鸟雀比高低,摘野果尝鲜,偶尔抓到一只野兔或野鸡更能打打牙祭,这里没有世俗高低之分,只有大自然赐予的不尽的果实,只要努力,就有回报。于是,大山中常常可以看见刘海愉悦的身影,听到他快乐的笑声。



山中大眼睛


大山深处,一双大眼睛时刻都在关注着刘海,看见他开心,大眼睛也会笑成弯月,如果哪天刘海难过,大眼睛里更是充满了忧郁。都说眼睛是心灵的窗户,此话,对人言是,对狐亦可。不错,拥有这双大眼睛的,就是一只修炼千年的白狐。《玄中记》曾记载:狐五十岁,能变化为妇人,百岁为美女,为神巫,或为丈夫与女人交接,能知千里外事。善蛊魅,使人迷惑失智。千岁即与天通,为天狐。不是所有地方都能出天狐,必是沾有天地灵气的深山才能成为狐狸修炼的最佳场所。


刘海常来的这座山便是被当地人称作“湘西第一神山”的天门山。在武陵山区,大人小孩都会唱一首民谣“大庸有座天门山,离天只有三尺三,坐轿要摘顶,骑马要下鞍”。天门山确实很高,而且不同于其他的山峰的是,它的四周全是万丈绝壁,唯有山顶有一片茂密树林地却直冲云霄,终年云雾蒸腾。更奇特的是,山上还有一个接地通天的天门洞,是神仙们往来人间天界的必经之路。日长月久,山体积聚了大量的天地灵气,而山中的动物也获天地精华,或成妖或成仙。周遭的老百姓都对天门山带着万分敬仰,每年逢二月十九、六月十九和九月十九都会到天门山祈福,而在平时,去的人则很少,一来是因为山高路险,二来是因为曾有人在山中见过专门魅惑人的狐狸精,大家都生怕被狐狸精迷住丢了性命。刘海是不怕的,他只知道这里山高地大,来的人少,柴多果多,还能图个自在。所以,他每天都会来天门山砍柴,而那一双大眼睛也每天都在暗处默默的看着他。有时候,默默的关注一个人或者被一个人默默的关注,也是一种幸福。



一舞惹王醉


月亮升起,整个天门山都浸入了蓝黑的夜幕中,山下的村寨已随夜色沉沉睡去。山顶的树林深处却是灯火摇曳,亮如白昼,一大群狐子狐孙幻化成姿色各异的美女围着一个高台尽情扭动着腰肢,一个个粉腻酥融娇欲滴,仿佛要倾泻出全身的媚惑。高台之上,端坐着狐界之王,今天是他大选狐妃的好日子,狐王身披红袍,用一种傲睨自若的眼神扫视着脚下的一切,他手握一柄权杖,权杖顶端有着一颗流光溢彩的宝珠散发着阵阵灼眼的光芒。这颗宝珠是妖界中最为珍贵的“羽仙珠”,所有修炼的妖,无论百年或千年,充其量也只能是妖,而只要能吞下这颗“羽仙珠”便能立即羽化成仙,就算不吞,每天伴着宝珠也能容颜不老。宝珠弥足珍贵,所以,狐媚们更是及不可待地想成为狐王的枕边人。狐王扫视一圈,并未发现心仪者,甚是烦躁,这时,因受狐王多年冷落而容颜褪去的老王后战栗着向狐王走来,她轻声诉说着美好的过往,想用回忆唤起狐王的爱怜,结果,正在气头上的狐王权杖一挥差点把老王后送上西天。


正在这时,林中响起了一阵曼妙的低吟,如一阵舒缓的清风让一切都安静了下来,舞蹈停止了,喧哗消失了,所有人都竖起耳朵寻找声音的方向。这时,天上的月亮周围突然弥漫了一抹淡淡的白烟,白烟中,一只若隐若现的白狐正睡眼惺忪地慢慢直起身子。突然白狐不见了,月亮上出现了一个风姿嫣然的唐朝美女,她丰肌弱骨,翩舞广袖,忽一转身,又幻化成一个高丽少女,金衣束身,动如脱兔,再一转身又成满清公主,贵若天人,雅如幽兰。舞蹈停止,一女子从月亮中走出,她一袭白裙,头顶白绒,柳腰娉婷,肤如凝脂,转眄流精,飘忽若神,所有的狐媚们都看呆了,狐王则更是目不转睛,他心头一震,立即朝月亮方向急急跑去,他告诉自己,以后她就是属于他一个人的狐妃。


不一会儿,狐王携着白衣少女来到众狐面前,她就是山中修炼千年的白狐仙。狐王亲手把权杖上的宝珠放到白狐仙手中,并向众狐宣布,三天后,他将大婚,正式纳白狐仙为狐妃。众狐虽有妒意,但也不得不折服,所以欢呼声四起,美酒佳肴随即而上,登时热闹非凡。白狐仙安静的站在狐王身边,手拿宝珠的她脸上没有一丝笑意,周围的喧嚣似乎与她无关,她抬头,大大的眼睛静静的看着月亮,一阵轻轻的叹息。此刻,她心里满满的只有一个人,那就是刘海。她从未对这颗宝珠感兴趣,她也不想参加什么狐王选妃,都只怪自己一时兴起的舞蹈。人有人戒,妖有妖规,白狐虽有千年之身,但在狐王面前,她也只是臣民,狐王的旨意就是圣旨,谁也不能违背。三天后,三天后的她就要跟一个自己根本不爱的人成亲,那刘海呢…


偶遇的温暖


随着一声鸡鸣,太阳的金光温暖了整个村寨,老百姓们都开始起床准备一天的劳作,突然一声惊呼:“我家的鸡怎么不见了?”“啊!我家的猪也被偷了。”“天啦,是该死的狐狸精做的,你看到处的狐狸脚印。”人们忿恨的骂着,咒着,从古至今,传说中的狐狸精除了到处作恶以及魅惑男人外,似乎就没有一点好处了,村里人对狐狸精那是咬牙切齿的恨,偶尔有几个男人私下里谈论梦里的狐狸精如何妖媚婀娜定会被听到的媳妇们揪着耳朵抓回家挨训。一穷二白的刘海对这些争吵谩骂都没所谓,他还是担着他的扁担上了天门山。今天运气好,不一会儿,刘海就砍了满满一捆柴还抓到了一支野鸡,他心想,今天可以早点回家犒劳一下自己了。在回家的路上,刘海觉得有点困,看天色还早,他就在离山脚不远的一条小溪边伸伸懒腰睡觉了。


太阳向西划去,晚霞布满天空,山上的狐妖三五成群的来到小溪边沐浴嬉戏,刘海却睡得酣畅淋漓。白狐仙也来到了小溪边,当他看到自己心仪的人近在咫尺时,心跳加速,大眼睛顿时溢满了爱的光芒,白狐仙远离狐群,静静的坐在刘海身边,还是如以往一样默默的看着这个让她牵肠挂肚的男子。她在心里对他说,你可知道,这世上最痛苦的事情就是你在我面前,却不知道我爱你。或许是感受到了白狐的心声,刘海醒了,睁眼的一瞬间,他看到一支白狐端坐在自己面前,一双大大的眼睛目不转睛的盯着自己,不知道为什么,当看到那双大眼睛的一瞬间,刘海有种异样的感觉,似乎这双大眼睛往他的心湖中投了一枚小石子,湖水荡漾开来,很温暖。刘海兀自一笑,自己怎么会被狐狸感动呢?这时他才发现小溪旁有很多狐狸都在戏水,刘海摸摸白狐的脑袋,说:“你长的真漂亮,快回狐群,等一下万一撞到猎人就惨了。”


其实,在刘海跟白狐对话的时候,周围黑压压的已来了十多个手握弓箭的猎手,因为昨晚家畜被偷,村里人自发组织了一个猎狐队,目的就是消灭山上的狐狸。猎人们一步步朝狐群靠近,刘海不经意间发现了,他立马大声喊道:“白狐,快跑!”,狐群们听到喊声后才反应过来,立马四散逃开,白狐却不愿意走,她心想,就算死,也要死在心爱的人面前,刘海见白狐不动,边推着它边说快跑,这时,几只狐狸掉转头发现白狐还在,马上跑过来一起催促她快跑,白狐无奈,只能跟狐群一起逃跑,眼看猎人越来越近,白狐却还没跑远,刘海一急,用整个身体横在了猎手们面前,为白狐争取逃跑的时间,狐狸们终于跑掉了,猎手们气急败坏,对着刘海就是一顿拳打脚踢,边打边说:“刘海,你个鸟,你把狐狸们放跑了,打死你个狗东西,活该你一辈子都找不到媳妇。”


鸽子花为媒


打完骂完,猎手们渐渐散去,一身伤痕的刘海慢慢站起身,想想刚才的大眼睛,刘海不禁呆呆着看着白狐消失的地方,心里也有点空空的。这时,眼前忽然出现了一枝通体翠绿的鸽子树枝条,上面缀满了晶莹洁白的鸽子花,忽然,一朵鸽子花盛开,一个模模糊糊的白狐影子坐在花中央。刘海茫然的走上前,想伸手摸摸,这时,白狐忽然低头一笑,刘海觉得很诧异,他半开玩笑半认真的跪下对着鸽子花上的白狐说:“我孤身一人,你可曾愿意与我共结夫妻?”说完低头做揖,抬起头来,他惊讶的发现鸽子花上的白狐已幻化成为一个美丽的白衣少女正对着自己行万福礼,少女未施粉黛却惊如天人,而那双大眼睛,刘海却觉得那么的熟悉。刘海痴痴的看着,看着,又是一个瞬间,鸽子花和白衣少女幻化成为颗颗星斗飞向天空,刘海捏捏自己的胳膊,刚才受的伤引得一阵剧痛,刘海再看四周,什么都没有,一切如梦。


他失望的担着自己的柴慢慢走回村寨,这时月亮已升起,村寨里家家户户都亮起了灯盏。“鸳鸯枕,合欢被,被子盖哥哥盖妹…青罗帐,红木床,席子垫妻妻垫郎…”透过窗纸,刘海看到各家夫妻恩爱,再看自己单身一人,心里不禁一阵酸楚,他再一次想起了那双大眼睛,那个梦幻般的白衣少女,还有那场半梦半醒的拜堂,心头再次涌起了一阵温暖,刘海想,以后孤单时,就要想起这双眼睛,那就可以一直温暖下去了…


快到家时,刘海远远地看见屋顶上炊烟袅袅,家里还有点点灯火,他心里一惊,不会是强盗吧,刘海加快脚步走过去。走进门,首先闻到的是米饭香,只见炉灶的风箱有频率的来回拉动,锅里热气腾腾,木盆里的衣服也在自动搓洗着,屋里却空无一人。刘海正看的目瞪口呆,到处寻找,这时家中的一个铜镜发出了一道亮眼的光束,刘海疾步过去,他看见铜镜中一个站在月亮上的白衣少女正用拿着一个亮闪闪的宝珠,宝珠放射出一道晶莹的白光正对他的房子。看见刘海,镜中的白衣少女不好意思的低下头的笑了起来,刘海认出来,她就是在鸽子花上的女子,刘海傻傻的望着,笑着。这时,天上飘下了一块红盖头,刘海接过盖头把它盖在了镜中白衣少女的头上,少女羞答答的转过身子,透过铜镜,两人的手紧紧的握在了一起,天上的星星扑闪着,它们是在为这对新人鼓掌祝贺。


正在两人浓情蜜意时,一阵阴风刮过,铜镜突然倒地,刘海一转身,只见两只张牙舞爪的狐狸精正朝自己扑来,头一阵刺痛,刘海顿时晕了过去…原来,是众狐妖发现白狐仙最近很不对劲,跟踪她以后才发现她动了凡心,爱上了一个樵夫,为了让狐王能抱得美人归,自己能讨点彩头,同时,因为白狐的善良,大家都很喜欢她,他们也想让白狐斩断与凡人的情丝,只有跟狐王在一起才是她唯一的成仙之路,所以他们便暗自动手想拆散这对情侣。


真爱永无界


第二天,醒来后的刘海回想昨晚发生的一幕一幕,感觉就像做了一场梦,这白衣少女到底是人是仙…能在哪里找到她…正当他胡思乱想时,几个樵夫来叫刘海一起去砍柴,刘海心事重重的跟着他们出门了。 到了天门山,刘海没有了往日了快乐,同伴们都关切的问他怎么了,他只是低头不语,他的心中满是白衣少女的影子。其实,就在不远处的灌木丛中,白狐也在默默注视着他,当他看到刘海脸上的憔悴时,白狐一阵心痛。众狐妖看见白狐又动情了,立马商量对策,其中一个狐妖出了个美人计的主意,想让白狐仙看清凡人贪恋美色的真面目。于是,大家立马幻化成一个个绝色美女搔首弄姿地朝刘海一群人走去,白衣少女静静的站在她们中间。所有的樵夫几乎都被这群美女们所迷住了,而素颜白衣的白狐仙倒没有引起他们太多的兴趣,樵夫们围着这群艳丽的美女们嬉笑调情,只有刘海,他一眼就看见了人群中的白衣少女,并且眼神再也有离开过她,两人都痴痴地看着对方,周围的一切都变成了空气。


众狐妖看刘海不为所动,想想只能用杀手锏了,那就是揭穿白狐仙的身份,吓也要把这些凡人给吓死。于是,他们瞄准樵夫中的一个,引诱他来到她们中间,然后突然现出原形,樵夫吓得大叫:“狐狸精,她们都是狐狸精,大家快逃命啊。”一群人仓皇逃跑。此时的白衣少女眼中已经噙满了泪水,刘海没有被吓跑,他只是有些怀疑地看着白衣少女,他心里知道什么,但是他不愿意相信。这时候,众狐妖们现着原形走到刘海面前叫嚣道:“她不是人,她是白狐狸精,要喝你的血,要你的命。”刘海瞪着双眼,呆呆的看着白衣少女,此时的白衣少女撕心裂肺地哭着,她捧着耳朵,大声地求她们别说了,她仰天长啸:“我只是爱上了一个人,我没有想害他,难道这也不可以吗?我不爱狐王,我不想要宝珠,我也不想成仙,我只想跟我爱的人安安稳稳的过一辈子,你们不要逼我好不好?”刘海听了,明白了所有的事情,看着泪如泉涌的白狐仙,刘海一阵心疼,他挥起手中的扁担奋力朝狐妖们打去,他要赶走她们,不管白衣少女是狐是妖,他就是爱他,他恋上了那种一见钟情的温暖,那双大眼睛已在他心里生了根,谁也拔不掉。


狐妖们跑了,樵夫也跑了,偌大的树林里只剩下刘海和白狐仙两人。白狐仙瘫坐在地不断抽泣,她不敢走近刘海,她怕吓着他。刘海慢慢靠近白狐仙,扶起她,当白狐仙脸上的泪珠滴落在刘海手上时,刘海也哭了,他突然紧紧抱住了白狐仙说:“不管你是人是妖,以后,你就是我的胡大姐,我是你的刘海哥,我们要永远在一起。”白狐仙转悲为喜,也紧紧抱住刘海,有情人终成眷属的幸福在两人心中荡漾开来,这时,树林中的所有鸟儿都用他们最动听的歌曲为这对新人祝福。


彼此的永远


牵着白狐仙的手,刘海满心欢喜的走向村寨,他要让所有的村民见证他的幸福。可是刚刚走到村口,两人就被眼前的阵势所吓住了,村里数百号人都站在这里,大家手上都拿着火把、锄头、弓箭,带头的几个人就是跟刘海一起上山的樵夫。樵夫看见刘海身边的白狐仙立即哆嗦着说:“就…就是她,她就是那群狐狸精中的一个,刘…刘海哥肯定被狐狸精给迷住了。”随着一声声怒吼,还没等刘海解释,村民们已经冲了下来,刘海无奈只得牵起白狐仙就往山里跑,刚跑到山脚,却发现众多的狐妖已经把山路堵住,为首的狐王怒不可遏,他指着白狐仙说:“给你仙路你不走,枉费我对你一片情意,你该死,还有你这个凡人,草命一条还敢侵犯我仙家之地,并且还抢我的女人,我要你们死得体无完肤”说罢便喝令众狐抓住白狐仙,刘海拉着白狐仙东躲西藏,这时,后面追赶的村民也围了上来,当他们看见这么多狐狸精时首先是一震,但想起自家损失的家畜时便一齐扑打了过去。


混乱中,老狐后出现在了刘海和白狐仙面前,她给白狐仙指了一条逃跑的路,叫身边的狐狸把刘海推向村民这边,说:“人狐殊途,不要强求。”刘海大声叫着:“胡大姐…”白狐仙无奈,她知道现在非要在一起的结果就是两个人都死,她不想刘海死,更不想刘海因为她而死,所以她狠心扭过头,往老狐后指的方向跑了过去。


这里叫断山虹桥,是天门山上又一处非常神奇的地方。这里的两座山峰中间有一座石桥,但是每隔一千年才会自然合拢一次,并且每次合拢的时间只在亥时和子时交替的一瞬间,而今天就是石桥生成的日子。白狐仙在很小的时候看过一次石桥生成,她现在也是顺着记忆中的路一直跑,她边跑边哭,满脑子都是刘海的影子,她放不下,却又不得不放下,她在想,如果过了石桥,那就只有一千年以后才能看见刘海了,但是不过石桥,那就永远也看不见他了。想着想着白狐仙已到了石桥边,此时一座若隐若现的石桥已经在慢慢生成,看着对面遥远的山峰,白狐仙最后一次望了一眼在山下呼喊她的刘海,决然的跑上了石桥。当白狐仙刚踏过石桥的最后一寸,只听一声霹雳,天空中划过一道刺目的闪电,石桥应声塌落。


在山下厮打的狐妖和村民们都被着巨大的声音所惊呆了,他们停止了打斗,都呆呆的看着声音传来的方向,只见漫山的尘土烟雾中,一袭白衣在对面山腰上静静的飞舞着,刘海疯了似的往山上跑,他要去寻找她心爱的胡大姐…



刘海和白狐仙最后究竟怎么样了,谁了不知道,有人说他们最终感动了天地,石桥破例再度合拢让两人聚到了一起,他们男耕女织,生了一大群的孩子,过着普通人的幸福生活。也有人说,刘海和白狐仙毕竟是人狐殊途,但是他们不放弃,每天都在山崖边守候着对方,结果化成了两块石头,永远都守望着对方。无论是永远在一起了,还是永远守望着对方,至少,他们拥有了一个永远。


后来的后来,人们就一直听到这样的歌声,“刘海哥,你是我的夫….胡大姐,你是我的妻….海哥哥,你带路往前走咯….胡大姐,你随着我来行啊…”这个歌声从老一辈传到小一辈,名字叫做《刘海砍樵》。


如今,天门山脚的村寨已成为灯火辉煌的城市,只是这里每晚都还会响起这样的旋律,人们用自己的舞蹈和歌声还原着从老一辈那里听来的关于刘海和白狐仙的一切,名字叫做《天门狐仙》。


不是所有的爱情都能成为传说,而他们还原的不仅仅是一段动人的爱情传说,更是一种生死相随的誓言,一种真爱无界的信仰,一种一辈子只为你一人风情万种的坚持。天门狐仙,一眼千年...


(文 丁云娟 <天门狐仙>供图)



老安:3121837456(QQ/微信)

回复以下 关键词查看对应内容:

导游证年审长寿果圣华牛角梳导游经验酒店电话|景区电话|我是导游|六口茶|招聘在路上印象武陵


↓↓点击【阅读原文】看同行都在说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