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原小说推荐虚拟社区

“朵云艺术赏读季”新书签售 |《新镌全本< 山海经>插画》首发

上海书画出版社2018-04-15 09:01:50



《新镌全本<山海经>插画》首发暨签售


活动时间

8月17日(周四) 16:05-17:00


活动地点

上海展览馆世纪A馆


嘉宾

徐龙宝 版画家、上海大学美术学院教授

黄显功 上海图书馆历史文献中心主任





新镌全本

《山海经》

插画



我们定名“ 新镌”,是向已有一千六百多年历史的中国书籍版刻插画致敬,是携手志趣一致的画家一同承担起插画的悠久传统并发扬广大。我们定义的插画,是以各种绘制方式,在平面上对原著内容进行形象再现,是具有独到审美表达的独幅或有一定连续内容属性的艺术品,但不是连环画。


徐龙宝


著名版画家,上海大学美术学院教授、硕士生导师。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上海市美术家协会版画艺委会副主任、版画工委会副主任。曾获中国鲁迅版画奖,全国美展金、银奖,作品被中国美术馆等国内外机构收藏。2003 年版画藏书票作品曾搭载“神舟五号”遨游太空。出版有《一花一世界:徐龙宝木口木刻作品集》《天工开物》《徐龙宝版画藏书票集》等。


黄杨木版




精彩内页





本书共收入80 幅木口木刻插图,依《山海经》原书十八卷的顺序排列。这是一组技法、构图和内涵均超越传统图书插图的创新作品,以崭新的艺术语言和叙事形式展现了洪荒时代的奇幻景象,丰富了中国古代神话的艺术表现形式,是当代图书木刻插图的最新探索。


白猿

 

猕猴、猿、猩猩等似人的动物在古书中往往不太区分。与堂庭山相邻的䧿山就出产狌狌, 现在写作猩猩; 而相邻的另一座山干脆名叫猿翼之山, 足见古人更偏爱用“ 猿” 字来指称这一大类动物。在春秋时, 越国曾有白猿修炼成剑客的传说,所以猿又以白色的最为著名。



“又东三百里,曰堂庭之山,多棪木,多白猿,多水玉,多黄金。”



九尾狐

 

九尾狐在《山海经》中出现过三次,《南山经》中记载的九尾狐是一只食人兽, 叫声很像婴儿的啼哭声。传说人如果吃了它的肉,可以抵御蛊毒。《海外东经》中说:“青丘国在其北,其狐四足九尾。一曰在朝阳北。”《大荒东经》又说:“有青丘之国,有狐,九尾。”在后世的演绎中,逐渐加入了祥瑞和多子的象征内涵。



又东三百里,曰青丘之山,其阳多玉,其阴多青䨼。有兽焉,其状如狐而九尾,其音如婴儿,能食人,食者不蛊。有鸟焉,其状如鸠,其音若呵,名曰灌灌,佩之不惑。英水出焉,南流注于即翼之泽。其中多赤鱬,其状如鱼而人面,其音如鸳鸯,食之不疥。



虎蛟

 

祷过之山上的另一种动物是虎蛟,鱼身蛇尾,声如鸳鸯。如果人们吃了它的肉,就能不得痈肿病,还可治疗痔疮。看到虎蛟的名字,很容易让人联想到虎鲸、虎鲨之类的凶猛水族,但从这里的描述却看不出这一点。



东五百里,曰祷过之山,其上多金、玉,其下多犀、兕,多象。有鸟焉,其状如䴔,而白首、三足、人面,其名曰瞿如,其鸣自号也。泿水出焉,而南流注于海。其中有虎蛟,其状鱼身而蛇尾,其音如鸳鸯,食者不肿,可以已痔。



精卫

 

精卫的样子像乌鸦,但长着花脑袋、白嘴、红足,叫声像是自己的名字“精卫”,其原是炎帝的女儿,名叫女娃,一日去东海游玩,溺水而死,为了报复东海,就常常衔西山的树枝石头,投到东海,想把大海填平。“精卫填海”的故事流传甚广,象征百折不回的毅力和意志。晋代大诗人陶渊明的《读山海经》(其十)赞曰:“精卫衔微木,将以填沧海。”



又北二百里,曰发鸠之山,其上多柘木。有鸟焉,其状如乌,文首、白喙、赤足,名曰精卫,其鸣自詨。是炎帝之少女,名曰女娃,女娃游于东海,溺而不返,故为精卫,常衔西山之木石以堙于东海。漳水出焉,东流注于河。



聂耳国

 

聂耳国人是海神之子,居住在悬于海中的小岛。国民都长着一对长长的耳朵,一直垂到胸前,行走时只好用手托着。在其国东边,有两只老虎。聂字过去写作“聶”,所以“聂耳”就有四个耳朵,十分有趣。


聂耳之国在无肠国东,使两文虎,为人两手聂其耳。县居海水中,及水所出入奇物。两虎在其东。



夸父逐日

 

夸父是“后土”之神句龙的后代。有一天,夸父想要与太阳竞走,离太阳越来越近,却口渴难忍,便把黄河、渭水里的水都喝光了,但还是不解渴, 又去往北方的大泽,结果在路上就渴死了。临死时,丢下自己的手杖, 化为一片桃林。后世常常用“夸父逐日”来形容不屈不挠的奋斗精神。




夸父与日逐走,入日。渴欲得饮,饮于河渭;河渭不足,北饮大泽。未至,道渴而死。弃其杖,化为邓林。




木口木刻是不同于中国传统版画的一种创作技法,前者采用梨木等硬木的树干横截面,后者是用木板,即木面木刻,二者所用的刀具也有不同。徐龙宝的木口木刻以坚硬的黄杨木为版基,取其天然的树干横截面形状,以木口木刻特有的刀具锐角刃口所产生的丰富而写实的表现力,在参考中国传统《山海经》图像形式的基础上,突破了木面木刻白描线条的版刻传统,在细密的刀法之下刻画的图像更加写实而生动。其画面层次丰富,构图的透视与明暗处理,使物象具有形象的体积感,仿佛是激活了远古的生命。


插图作为一种视觉传达形式,具有重述和概括文字内容的功能。对于部分已有丰富插图的古代名著,如何创作具有现代木刻艺术特色的作品,版画家须具备超越传统的才能。虽然本书部分图像在形态上参照了明清《山海经》的插图,但精致的木口木刻为我们塑造了《山海经》生灵的新面目。这是我国古典名著插图采用木口木刻的首创之书,是古典名著插图融合中西版画内涵与技法的创新性成果。








相约上海书展!



2017上海书展暨“书香中国”上海周

8月16日-8月22日

(9:00-21:00)

上海展览中心

(上海市静安区延安中路1000号)


上海书画出版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