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原小说推荐虚拟社区

【小说】三千世界任遨游—第一季第14集

666艺轩2018-09-12 14:10:38



三千世界任遨游

第一季 ● 第14集

夜幕降临,夏辰家后院偏僻的庭院中,又恢复了安静……仿佛什么事都没发生过。而往往在静寂的伪装下,罪恶正在酝酿着……

夏辰家家主的庭院“仲园”内堂,灯火通明。藤原琴惠刚受挫回来,气还没顺,但也没地方出,只能忍耐着。她知道这件事没那么简单,等了这许多年就是为了那个目的,岂能轻易放弃?

藤原杵行色匆匆地来到藤原琴惠的门前,扣门应答之后,推门进屋。见小姐端坐牙床上运功调息,也没敢多说废话,轻声道:“大小姐,阿大的伤势很严重,幸亏小姐的‘护心丹’,现在已经没有性命之忧了。”

藤原琴惠缓缓睁开眼,看着这个老二,轻轻叹了口气。在他们兄弟三人中,这个老二是最没用的,平时有事都不会交给他去做。但是现在,一死一重伤,身边也没其他可信的人指使了。“阿大的伤一时半会儿是好不了的,即使好了,在修炼上也大打折扣。”说到这里,不免又勾起心中的气愤,“那个小杂种什么时候成为武者的?而且还是武士三重的修为,你们平时都是怎么监视的?”

“我也想不通啊,我们都是按照小姐的吩咐,每隔几天就去找茬儿试探一下他。每次都一样的结果,毫无修炼的气息。最后一次,还断了他的四肢,又扔到悬崖下。可不知道为什么,过了两天,这小子又活蹦乱跳地回来了,好像什么事都没发生过一样。”老二恭恭敬敬地回答着。

“在悬崖下,一定发生了什么,不然不会有这种突变。现在他的修为已经达到武士,你们都对付不了他了,而且夏辰擎卫门也肯定要插手…再下手就不容易了。”藤原琴惠眉头紧锁。

“那我应该怎么做?小姐”老二一听,不让自己去对付夏辰一帆就好,不然就是找死,他可不想像老三和老大那样,为主人去死。

“把消息赶快传回藤原家,要详细情况。”藤原琴惠严肃地吩咐着。

一个简陋的庭院,一间只有一个石门的石室前,夏辰擎卫门面对着石门正襟端坐,好似等待下达旨令一般。大约半小时过去了,从门内传出来一个苍老但却底气雄厚的声音,“那孩子,真是武士修为?”

“是的,父亲,已经是武士三重了。”门内的老人正是夏辰家族的族长——夏辰爵,将家主之位传给三子兵卫祯之后,就闭关了,已经十年有余。族中大小事务,都委托给长子擎卫门。

“真是难为他了,隐瞒了所有人十几年。”十几年的闭关,轻易不会有人来打扰这里,除非有紧急事务,而夏辰一帆的情况,就是紧急事务之一——这是老爷子闭关前的嘱托,只有老大擎卫门知道。

“可是,我已经检查过,他是‘绝脉’啊,虽然是被下了手段。这些年,我已经想过很多方法,也问过许多人,都没有办法解除那手段…他怎么可能解除?甚至,这十几年,他都没离开过后院。”

“背后一定有奇遇。无论如何,这孩子也算有出头之日了。你要好好照顾,不可大意。其中道理我也不用细说了。”

夏辰家庭院依然安静如昔,仿佛多大的事件也波及不到这里的沉静……夏辰一帆一夜打坐修炼。同时,在内视空间研习宗叔的《丹经》,获益匪浅,对这个世界和修炼有了更加深刻的了解,而且更有个人的打算……不知不觉,天已大亮。一帆起身给母亲请安之后,就出门了。

墨师家“天宝门”自从有了夏辰一帆提供的“醍醐丹”出售,就开始热闹非常,也带动了其他商品的销售。就连冷淡无比的绘画和乐器,也会有销售量,这是在北仓城少有的现象。天宝门终于有了两个招牌商品,其一当然是极品“醍醐丹”,另一个就奇怪了,是一个叫钰璃仙子的画作。一幅画订购价已经达到150金币,若预订主题画作起码要400金币……

夏辰一帆只知道自己的“醍醐丹”很畅销,并未注意其他事情。一大早就赶来“天宝门”是为了节省时间,早一点炼制二级丹药,尽快提升修为。

守门的两个大汉老远就看到一帆少爷来了,走上前行礼问安,问清来意,领路走进商铺。“一帆少爷,实在抱歉。最近,我家小姐一直醉于作画,很少下楼,大执司也在旁伺候,所以…请一帆少爷移步二楼吧。”

“墨师小姐还会作画?倒要见识一下这个世界的绘画是什么样子。”夏辰一帆听到大汉的说明,顿时产生了极大的兴趣。因为他在地球时就很喜欢绘画……“好说好说,我上去就是了,你去忙吧。”两个大汉行礼离去。

夏辰一帆还是第一次上二楼,应该是比较私密的地方了吧。二楼一出楼梯就是一个客厅,中央一个五十几平方米的座榻,兽皮铺地,十分豪华,比起一楼奢侈数倍。客厅右侧墙上挂着几幅画,左侧墙上挂着好似乐器。对乐器夏辰一帆没有太多的研究,他会弹钢琴,会弹吉他。但对其他乐器就没有涉猎过了…这异世的乐器就更不懂了,所以,也没仔细看乐器,直接朝右边走去,欣赏画作……

这几幅画都属于一种风格,应出于同一个人的作品。画风,有中国水墨丹青的写意风格,也具有西洋油画的抽象思维。颜料,有点接近西藏“唐噶”风格。

夏辰一帆正在观赏几幅绘画,就听到一声轻咳。“一帆少爷来了…”夏辰一帆微笑着优雅地转过身来,只见墨师小姐款款而来,目视着一帆嘤嘤说道:“一帆少爷也懂绘画?”

“只是好奇,谈不上懂。”

“一帆少爷的才华,令小女子十分敬佩,若能品评一下天宝门的画作,也是天宝门的荣幸。”

“墨师小姐抬举在下了,在下孤陋寡闻,岂敢班门弄斧?”夏辰一帆也不知道该怎么客气,就生生套用电影电视中的台词应对着。没想到这几句话把对方说懵了,眨着眼睛看着他——表示没懂~~“哦!墨师小姐,这位钰璃仙子是什么人?”夏辰一帆一看对方根本就没听懂自己的“台词”觉得很可笑,很尴尬,赶忙转移话题。

“钰璃仙子啊?以后你会知道的……”墨师小姐神秘地一笑,回答他。

“又尴尬了~~这里也有尬聊吗?呼呼~~”夏辰一帆心里说道。

“一帆少爷也懂音律吧?”墨师小姐也转移了话题,指着对面墙上的物件说道:“那些乐器,一帆少爷可有擅长的?”

“我去~~你今天很闲吗?要泡我吗?这么多话题~~”夏辰一帆心中疑问,面上却不失礼节的说道:“对音律略懂一点,至于墙上的乐器,就不懂弹奏了。要不,墨师小姐给我介绍一下吧?”夏辰一帆心里想“想闲聊不是吗?那你就说吧,话题给你了,哈哈哈~~~”

“嗯,好,只要一帆少爷想知道的,我都愿意说。”墨师小姐依然热情洋溢地对一帆说道。

“一帆少爷来了?小人失礼了!”正在这时,大执司来了。可算解了围…不然夏辰一帆真不知道会尴尬到什么时候。他本来想赶快算算账,拿材料走人,尽快炼制丹药…哪里想到今天的墨师小姐这么热情?

“一帆少爷今天来这么早,有何吩咐?”大执司问道。

“大执司客气了,我欠贵号那么多金币,哪敢提吩咐二字?只能说,还要麻烦你们了。”夏辰一帆心中确实这么想的,真诚地说出来,感觉舒服很多。

“一帆少爷可别这么说。都是朋友,互相关照也是应该的。说实话,我们天宝门也仰仗一帆少爷呢。”

“那好,我就不客气了。‘奎饮剑’的8400金币,我目前是没能力结算。但是,我还需要买一些炼制丹药的材料。所以,还要厚着脸皮麻烦贵号。”夏辰一帆心中确有歉意。

“一帆少爷不要再客气了,需要什么尽管说出来,天宝门对一帆少爷定会全力协助。”

“真是感激不尽,废话不说了。我这次来需要50份‘醍醐丹’材料,另外,照着这个方子准备2份。”说着从衣袋中取出一张纸,递给大执司。然后又掏出几个玉瓶,对大执司说道:“这是‘醍醐丹’,劳烦销售。”大执司接过丹药和配方,施一礼离开。

“不好意思,墨师小姐…”夏辰一帆突然想起“丫鬟”钰儿,“钰儿今天为何没出来?”

“钰儿啊?”墨师小姐一笑,眼神微一转,说道:“一帆少爷想念钰儿吗?”

“尴尬~~太尴尬了!这位小姐说话怎么这么直接?”夏辰一帆心想,尴尬地一笑,说道:“墨师小姐说笑了。每次都见你二人形影不离,今天没出现,觉得好奇,于是就询问一下。墨师小姐误会了。”

“嘻嘻~一帆少爷不必解释了,我也是开玩笑的。”墨师小姐居然一反常态地调皮一笑。夏辰一帆顿时感觉眼前一亮,原来这时的墨师小姐才是最自然的,散发着青春的美丽……

“一帆少爷,您需要的材料都已经准备好了。”大执司总是会在最恰当的时候出现,难怪会做到大执司的位置。

夏辰一帆接过材料。对大执司说道:“多谢!这些账劳烦大执司记下,什么时候可以结算,便通知我。那我就告辞了。”

一阵寒暄之后,夏辰一帆被大执司送出天宝门。急忙返回二楼走进一个房间,墨师小姐和“丫鬟”钰儿都在房间里。只是,钰儿好像刚刚忙完工作一样。大执司一礼毕,说道:“我得到消息,昨天下午,一帆少爷一招打死了一个武徒三重修为的仆人,还重伤了武士四重的大管家藤原挽…震惊了整个夏辰家族。”

夏辰一帆心中很清楚,昨晚发生的事件,肯定会传到“天宝门”的墨师小姐耳中。但是,他们依旧这样支持,而且,好像比以前还要强烈。“究竟为什么?我到底有什么潜能值得他们这样?难道他们看出来自己的灵者身份?也不对啊…只不过能炼丹而已,这样的灵者,天宝门应该也不缺吧?”夏辰一帆实在想不通所以然,索性就不去想了。走到无人的地方,提起衣袖露出酣睡中的龙儿,轻轻地抚摸着可爱的大脑袋,用心灵与龙儿说道:“龙儿,醒一醒吧。”果然心灵沟通更直接,一声呼叫龙儿就醒过来了,睁开大眼睛,好像在询问何事。“我要闭关几天,就不能照顾你了,你可以自己觅食的是吧?”夏辰一帆没有直接回家,而是来到后山。龙儿眨了眨眼睛,再左右看看周围的环境,然后,点了点头。“乖!这里还是比较安全的,不过也要小心点。”小家伙一咧嘴,然后“嗖”地一声就飞射出去,不见踪影。

阿兴对经过昨天晚上一战,对修炼有了更深的理解,对公子的敬佩更加深厚。天未亮就潜入“仲园”探查藤原家的动静,看看是否有对公子不利的举动。等到天亮也没看出有什么异动,就赶去夏辰一帆的住处,一进门就看到夏辰颖怡也在,而且在搬东西,走上前去问道:“大小姐,你们在干嘛?要搬家吗?”

“先别问了,帮忙把这个房间打扫一下。”夏辰颖怡一边搬动着桌椅,一边说着。

“阿兴来了?正好,快来帮忙……帆儿也不知道去哪里了。颖怡要搬过来住,只剩这一间空房了,一直都没人住,很脏。”这时,母亲抱着铺盖走进来,一边整理床铺一边跟阿兴说着。

“夫人,大小姐,你们不要管了,我来做吧~~一会儿就好。”阿兴从小就失去父母,来到夏辰家就跟着一帆母子,对武思潆像母亲一样看待。以前,浑浑噩噩混日子,自从修炼以后,头脑越来越清晰,越来越懂得观照内心情感,就更加在乎亲人的分量。见不得家人受到一丝丝委屈和劳累,他宁肯自己都承担。所以,当夏辰一帆回到家中,见到的第一个人就是忙碌中的阿兴。满头大汗却神采奕奕的阿兴,看上去那么可爱,原本的小鼻子小眼睛也透着一股个性和美感。

“阿兴~~你在干嘛?”“公子回来了~~马上就好了,你进屋吧,大小姐在。”阿兴还以为公子知道大小姐要搬过来,也没有说明。夏辰一帆满脑袋问号走进门,看到母亲和怡姐姐也在忙碌着……

“母亲,怡姐姐,你们打扫这个房间干嘛?又没人住。”

“帆儿回来了~~颖怡要搬过来住,这不,在收拾房间嘛。”

“一帆,父亲说藤原家不会善罢甘休的,就让我过来住了。欢迎吗?”

“大伯想的真是周到…我当然热烈欢迎了…”夏辰一帆一听就明白其中的原由,心生感激。“有怡姐姐在,我闭关就更放心了。”夏辰一帆又露出迷人的微笑。

“只是,我们家条件不好,委屈你了,颖怡。”武思潆满脸愧疚地说着。

“母亲,怡姐姐,你们不要做了,我和阿兴就可以了,你们休息吧。”夏辰一帆脱掉袍子,挽起衣袖开始干活儿。

“也好~我去给做饭。”武思潆放下手中的活儿说道。

“婶,我帮你做饭吧。”

两个刚刚清醒地体会到亲人感觉的少年,心中美美地干着活儿,把里里外外通通打扫了一遍。虽然简陋的庭院和房间,顿时有了无限的温情和家的感觉……在加上一桌子美食…多么完美的家庭。

“母亲,吃完饭我要离开几天,有要紧事要办。”正在吃饭,夏辰一帆开口说话。

“去几天?没几天就要‘承祭节’了,可不要耽误了。”武思潆经过昨晚的震惊,也感觉到儿子的巨大变化。所以,也不问那么清楚,只是提醒一下。

“是啊,一帆,七天后就是‘承祭节’和‘选员会’,一定要赶回来。”颖怡补充了一句。

“放心吧~~我一定会赶回来的。有母亲在,我哪里敢拖延时间?哈哈哈…”夏辰一帆在那个世界可从来没有说过哄人的话。不知道为什么,穿越之后,性情大变。也许是因为夏辰一帆残留在体内的意识和记忆影响的吧——夏辰一帆是这样给自己的答案。

“公子,你放心去办事吧~~还有我在呢。”阿兴坚定地说道。

夏辰一帆微笑着看了看怡姐姐和阿兴,说道:“我当然放心~~”说完,站起身来,说道:“好了,我先走了,你们慢慢吃。”说完,转身就走,也没给他们再说话的时间。因为他心中很急,他要在七天之内,炼制50颗“醍醐丹”和2颗“筑元丸”……“醍醐丹”的炼制时间要5到6天,“筑元丸”第一次炼制,还不知道需要多久。当做之事,他绝对不会拖延。

夏辰一帆直接来到柴房,因为只有这里是最安全的。打开密室通道,急忙进去,封住入口转身进入密室。

“小子~~你来这里干嘛?”突然听到宗叔的声音。

“宗叔?你怎么也在啊?”夏辰一帆没有窥探到密室中有人,哪成想宗叔会在。

“这是我的密室~~不是告诉过你,不要再来了吗?”宗叔冷冷地说。

“宗叔,对不起啦!我要炼制丹药,也没地方可取啊…后山你说不安全,所以,只能借用你的密室咯~~”

“你说借就借啊?教你修炼,我都亏大发了,还要占我的密室?”

“哈哈哈,没办法啊,认命吧~~不然你还能看着我受难?”

“认命?”宗叔明显没听懂地球的词语。“恐怕我不看你被弄死都不行了~~那么高调展示,都快轰动整个北仓城了!”

“唉~~~我也没有办法的啊~他们欺人太甚了~~欺负我倒没什么,可是他们要动手打我母亲,这是我绝对不能忍的!”夏辰一帆知道这事绝对瞒不住宗叔的。

“既然已经如此了,你就要更加小心了~~对方已经摆到明面上了,有任何机会,他们都不会放过的。你可别稀里糊涂地死了,枉费我这段时间。”宗叔说完,转身就走,蹒跚而去。

夏辰一帆心中一暖,怎么能不明白宗叔来密室的意思?目送着他离去的背影,心想“这个世界,居然有这么多对我好的人…为了他们,我也要努力修炼。”信念一动,“赤龙鼎”就从储物戒指中移出来,狭小的密室顿时被古鼎的气息充满了。再取出50份炼制“醍醐丹”的材料,脱掉长袍……一切准备停当。接下来就是炼制50颗“醍醐丹”…虽然他对炼制“醍醐丹”已经得心应手,但有过一次失败的教训,也不敢有丝毫懈怠,小心翼翼地对待每一个环节……

夏辰一帆孜孜不倦地炼制着丹药,没看到北仓城这几天中的变化。一年一度的“承祭节”就好像地球上中国的“春节”一样,家家户户张灯结彩,一片喜气,一片祥和……北仓城中有五大家族,夏辰家是最大的势力。仅次于夏辰家的就是闵家,然后是冷家和程家,相比较弱的就是暮禾家。每年“承祭节”五大家族都大操大办至少28天,方才结束。今年更要大办一场,因为三年一次的“雾基宗选员会”今年到期,整个北仓城都在准备着。各大家族也异常热闹,因为,每个家族都要举办“族内选员会”,夏辰家当然也不例外。从大门到后花园,处处都装点着五色——红、黄、蓝、绿、黑,这才是真的“张灯结彩”。

五天,不知不觉过去了。中午,柴房密室中,夏辰一帆手印变化,只听“叮”一声,鼎炉盖腾空飞起,一枚黄色的丹丸出现在炉中,“最后一枚‘醍醐丹’~大功告成!”夏辰一帆收起丹丸,小声说道,心中很是兴奋。这是他第一次持续这么久修炼——五天不停地炼制丹药。

熄灭炉火,舒展活动一下四肢,又结跏趺坐,调息恢复灵气……一个小时之后,夏辰一帆感觉脑海中的灵气饱满,站起身来,检查了一下鼎炉,取出炼制“筑元丸”的材料,再一次盘膝坐下,准备炼制二级丹药。对于他来说,这是一个新的课题,能否成功都未可知,这种挑战的感觉更能刺激夏辰一帆的兴奋度。“开始吧~~”

炼制丹药,夏辰一帆也算是老手了,一上手就感觉到难度。“筑元丸”只比“醍醐丹”高一级,但是难度却增长了几倍。夏辰一帆不停变换手印,尽可能节省灵气。一样样材料再灵火的锻炼下化作所需的液态状,但灵气消耗的也可怕。第一步“去粗存精”眼看就要成功,可灵气已经消耗殆尽。“不能失败!”夏辰一帆心中一股力量上涌,也不知道这股力量怎么来的,化作些许灵气。凭借着这一股灵气,夏辰一帆完成了十八种液态材料的融合。收起灵力,调息恢复,回想着整个过程,夏辰一帆才知道二级丹药并不是灵士可以炼制的。对温度和火候的掌控非常精确,超过一级丹药不知多少倍,而这些精准的拿捏都需要灵气来支撑,灵气不够是绝对不可能达到这种精确度。“不知道最后升起的那股力量是怎么产生的?是魂力?”夏辰一帆想不通。调息完毕,灵气饱满,夏辰一帆很快就投入第二阶段——凝结成丹。

鼎炉中的灵火稳定地炼化着,没有丝毫的波动,就好像“数控机床”设定过精确的程序一样…可见夏辰一帆的内心是多麽平静。

鼎炉嗡嗡作响,密室中弥漫着浓郁的药香…“关键时刻到了!”丹药已经凝结成丹丸,还要最后的融合,才能完成。夏辰一帆变幻手印,右手中指和无名指勾起,食指和小拇指出现两股灵火,瞬间爆射而出,进入鼎炉中,包围着丹丸。加上鼎炉中原由的灵火,这三股灵火包裹着丹丸,丹丸在灵活的包围中不断地抖动……这是《丹经》中记录的现象,这个时候最耗灵气。夏辰一帆感觉灵气成三倍的输出量消耗…脸色已经开始苍白起来。

“凝聚”夏辰一帆轻声呵道,随即手印变化,将三股灵火包裹得更紧密。丹药的包裹中越发狂暴起来,表面开始出现丝丝裂痕…这是要失败的迹象。

“不好~~~拼了!”刚才那股莫名的力量又不由自主地升起,似乎比刚才要强大一些。夏辰一帆也顾不得探究力量的来源,只想控制住丹丸的狂暴,同时,凝聚脑海中的灵气,提升三股灵火的温度…顷刻间,丹丸在莫名的力量控制下安稳下来,表面的裂痕也逐渐愈合…

只听“叮”的一声,鼎炉的盖腾空飞起,一颗墨绿色的丹丸悬浮在鼎炉中……

“成功啦!”夏辰一帆心中高兴地呐喊着。同时,在另一个空间中,一位老人松了一口气,面露笑容地自言自语道:“好小子,居然能在灵士阶层炼制成功二级丹药。这种魂力的控制和心境的平稳程度,真是古今难遇。还好,被发掘出来。”原来,宗叔一直在窥探着夏辰一帆的炼制过程,就像在身边一样呵护着。

最后的药性收敛完成,“嗤”地一声,墨绿色泛着光泽的“筑元丸”飞入夏辰一帆的手中。

“终于成功了!”夏辰一帆手中擎着丹丸,露出信息的笑容。这可是他的心血凝结而成……收起丹丸,结跏趺坐,调息恢复灵气,感悟五属性的存在……两个小时过去了,夏辰一帆睁开眼睛,双眸清澈如明月,更加有神。他感觉到,自己脑海中的灵气越加凝实,好像还领悟了“魂力”…这些收获比起丹丸的昂贵价值更让夏辰一帆高兴。

“继续炼制~”夏辰一帆必须要抓紧时间完成修炼计划,所以,没有任何停歇,投入到第二颗“筑元丸”的炼制中。经过第一颗二级丹药炼制的艰难,夏辰一帆体内的灵气更加凝实,对炼制丹药火候的控制力也更加精准…所以,炼制第二颗时就相对从容一点……

第六天上午,第二颗“筑元丸”有惊无险地炼制成功。夏辰一帆没有停歇,收起“赤龙鼎”,直接将刚出炉的“筑元丸”送进口中…丹丸入口即化,刹那间磅礴的能量喷涌而出…多数是真气,也有少量灵气生成。全身经脉被真气充满,扩张…灵气积聚到脑海中。“二级丹药果然不同凡响~~”夏辰一帆不慌不忙地运动《阴阳双修诀》,炼化着这股不断产生的充沛的能量……

“公子~~”第七天一大早,阿兴就来到家中,他以为公子已经回来了。

“阿兴啊~哎呀~~你家公子还没有回来呢,也不知道去哪里了?你知道吗?”母亲也在焦急地等待着儿子回来。

“夫人,没事的,公子很快就会回来的,放心吧~~”阿兴丝毫没有担心,比相信自己还要相信公子。

密室中,无数能量丝飘飘扬扬围绕着夏辰一帆,说不出的玄幻和奥妙……在《阴阳双修诀》的炼化下,不断转化成真气和灵气,分别注入气海和脑海中…美丽玄幻的外表掩饰着内在无与伦比的疼痛——浑身经脉和气海,因气涨而产生的激烈的撕裂之痛一直持续着,夏辰一帆只能咬着牙抗衡着——这就是修炼。其结果,在不知情的人眼中,永远都是光鲜绚烂的。被普通人追捧着…赞美着…崇拜着。但是,又有几人能懂得其背后的苦和痛,都是常人难以忍受的……夏辰一帆在《佛经》中看到过这样的言论,却从未体验过。来到这个世界,从一睁眼开始就在感受着疼痛,从未停止过。而且,越提高层次,疼痛程度越大,夏辰一帆曾有一闪念要放弃。真不敢想,哪一天真的忍受不了了,会怎么样?

这些也只是修者主观的条件,还有客观的条件呢——却是不论能否忍受,不够条件就是无法回头地被淘汰,就好像现在炼化丹药的过程。丹药产生的能量基本是喷涌而出的,修者全身的经脉和气海,每一处、每一寸都要受到这巨大能量的冲击。承受不了,经脉就会被瞬间胀裂……夏辰一帆挺过来了。现在围绕着的能量丝就好像饭后甜点,给人舒服和安宁的享受……是因为猛烈的二级丹药已经炼化完成,因此勾起的天地间的能量也聚集过来,这些能量丝很舒缓,轻轻地按摩着刚刚被撑胀的全身经脉。夏辰一帆享受其中,感悟着这种静寂而又玄奥的境界……




南海即归


悲伤的秋千总有微风陪伴,孤寂的夜,总有繁星点点,蓦然回首,而你却不在我身边。风吹起如花般破碎的流年,而你的笑容摇晃摇晃,成为我命途中最美的点缀,看天,看雪,看季节深深的暗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