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原小说推荐虚拟社区

网络文学版权卖千万,为何99%的网络写手拿不到

制片人内参2019-06-29 03:23:07

文丨张祯希 来源丨文汇报


粗暴的商业逻辑正在突显网络文学产业“两极化”。版权千万,99%网络写手拿不到一分钱?


今年,《鬼吹灯》《花千骨》《华胥引》《何以笙箫默》《琅琊榜》等作品带热了网络小说改编。眼下,高人气网络小说不仅影视改编版权高达数百万,有的游戏改编版权甚至高达千万。不少网络作家因此成为“富翁”,不仅频频亮相富豪榜,有的还成功转型,在业内拿下影视、游戏亿元级的项目大单。


在某机构公布的网络作家榜上,排名第一的唐家三少仅2014年版权收入就达到5000万元,相比同一机构公布的非网络作家榜,2012年获得诺贝尔文学奖之后,莫言2013年和2014年两年的版税之和为3000万元。


从“千字几分钱”到现在的年入千万,网络写手收入超越传统作家甚至是当红明星。那么,飞速晋升的文学新贵都在忙什么,网络写手真的集体日子很滋润?资本除了让网络文学富裕起来,是否也在影响网络文学的创作初衷?



仅凭借点击率,敲键盘码字不可能成为富豪



只要在网络中输入“网络作家”,首先跳出的必有“网络作家财富榜”。在这些榜单中,最热网络作家的收入甚至已经超过了一线明星。一份榜单显示去年排行第一的唐家三少仅一年的版税就达到5000万,超过了演员周迅的4800万。有媒体统计,连续三年蝉联收入冠军的唐家三少,资产早已过亿。


凭借居高不下的人气基础,网络小说已经成为娱乐大资本的必争之地。被业界视为网络小说人气“扛鼎之作”的《鬼吹灯》与《盗墓笔记》都于今年被影视化。前者将故事系列拆分销售给两家影视公司,银幕上将出现两部投资过亿的改编电影;后者版权被某视频网站购得,以每集超过500万的制作成本,登顶网络自制剧之最。虽然影视公司与作者对版权费都闭口不谈,但根据“版权购买成本约占制作费成本5%”的行规来算,两部网络小说的影视版权费基本都在百万级别。


“2012年手机游戏与电影市场大爆发,得粉丝者得市场,内容年轻化而且具有知名度的网络小说,成了撬动产业的利器。”阅文集团副总裁罗立告诉记者,网络小说版权真正受到重视是近3年的事。“10年前,网络小说版权费用只有十几万,《诛仙》等粉丝量几乎可以与‘盗墓系列’媲美的顶级网络小说,版权也只卖到五六十万。那时出售游戏、影视版权,被网络小说作家视作一种提升知名度的广告行为。而如今,版权收入已经翻了10倍,网络小说影视版权收入已经进入百万级,而游戏版权已经高达千万。”


网络小说动辄百万的版权收入,彻底打破了人们对网络小说“不赚钱”“血汗工厂”的成见。然而这个令人欣喜的数字真的已经改变网络小说作家的整体收入水平了吗?在业内人士看来,这个论断并不成立。


以国内卖出版权最多的某大型网络文学网站为例。目前该网络平台共有注册写手约400万人,其中与网络平台正式签约,也就是可以通过阅读量得到稿酬的只有几万人,约占写手总数的1%,其余写手的小说都是免费被读者阅读,不带来任何收入。每年,这些签约作者的小说中,大约又会有100部左右“现象级”高人气作品冒尖,它们成为游戏、影视等娱乐资本争相收割的对象。如此算来,在网络写手中,真正享受到IP福利的“幸运儿”还不到万分之一。



那么余下的99.99%的写作者的收入状况又是怎样的呢?其中约有1%的作者在粉丝数达到网站要求后,会被聘为签约作者。他们的文字在上架后一般以0.05元/千字计算,再乘以点击量。一位网络小说平台资深编辑透露,签约作者的收入一般分为三档,较低档的点击率维持在千位数,每月可获得2000-3000元收入;中档月入几万;最高档的点击为亿级,年入达到百万。而版权身价百万的网络小说基本都出自这批年收入就已经能到达百万的作家之手。


在这位编辑看来,网络小说写手收入“两极化”被点击至上的粗暴商业逻辑,变得越发明显。而每年进入网络作家富豪榜的作者,他们的影视、游戏、出版物的版权收入都超过了一般作家赖以为生的点击量收入。如果得不到娱乐资本的垂青,仅凭借点击率基本没有登上富豪排行榜的可能。




粉丝要哄,资本要讨好,日更6000字才能“保温”



90后网络文学作家乱,在2014年网络文学作家富豪排行榜上排名第8位,在这一年他的首部网络小说《英雄联盟》被影视公司相中,可观的版权收入让从事网络文学写作仅1年的他,成了网文界的“新贵”,这也坚定了乱做专业写手的决心。而乱在今年5月刚刚开启的新作品《全职法师》,也已经被动漫公司买下改编版权。“睡到中午起床,写作时间为下午两点到晚上6点,每天更新6000字。”虽然已经跻身“大神级”写手行列,但他的作息却是不少网络文学作家的写照。某文学网站编辑透露,大多数网络小说写手每天都持续写作5至6个小时。


作品才进行了几个月,就已经卖出了改编版权,购买方会不会要求作者将内容与构架向利于改编的方向推进?对于记者的疑惑,乱的态度很坚定——“完全不会”。他的底气来自过亿的点击量以及巨大的粉丝基础,在他看来目前超级IP仍然处于“卖方市场”。


不过,业内人士也表示,对于网络文学整体而言,资本掀起的“定向创作”风潮却在滋长。一份网络文学报告显示,现在影视游戏产业资本最关注的是“玄幻题材”,因为这一类型架空的世界观与“修炼闯关”的设定,最易于改编成影视剧或游戏。一些动漫游戏公司已经开始“预约”热门写手的作品,有的甚至在作品前期构思阶段就开始介入。为了迎合资本,不少网络小说写手在类型上主动向改编靠拢,甚至形成套路。粗糙的角色性格设定、简单的情感走向以及强烈的游戏感,成为不少网文的通病。


“资本在为网络文学作家带来利益与名气的同时,也为业界灌入了前所未有的浮躁。但网络文学的生命力就在于其区别于传统文学的评判标准以及多元化的样态。”乱说,自己的第一部网文作品写的是“电子竞技”,这个全凭兴趣与擅长选择的题材,属于当时最冷门的题材。


在网络小说作家叶非夜看来,IP热对网络小说作家圈生态与环境的冲击并没有外界想象得那么剧烈。“资本有盲目性,但目前看来其最终成就的都是遵循网络文学内容创作规律,而且能够耐下心来创作的写手”。叶非夜从事网络文学创作已经有9年时间,作品不下20部。从穿越起家,现在专攻都市言情题材的她,今年有一部小说被影视公司以百万价格买下改编权。


“要积累粉丝,网文作家需要不断地更新有看点的内容以及与粉丝互动。网络小说实在太多了,网络时代粉丝的流失度很高,导致作品淘汰率也很高。”叶非夜说,“如果一部作品火了,就间断创作或者不再与读者进行内容互动,作者与作品很快就会失去人气优势。”而一部作品丢失粉丝的半衰期,往往只有几个星期。



改编影视剧,去掉的有口水,也有互动性的圈子文化基因



不少人将影视化视为网络小说从“地下”破土而出,实现主流化的一个华丽转身。但在不少网络小说作家看来,这条通往主流的进阶之路并不好走。不少作品在迎合影视趣味的过程中,对内容进行了大幅度改编,最终成了毫无特色的言情偶像剧,更有甚者只是借了原作的名头与核心情节,其他内容一律另起炉灶。“影视开发只是让网络小说成了一个创意与粉丝基数的采购库,大多数时候,冲着快钱而来的影视公司并没有耐心展现小说的魅力。”并非所有网络小说作家都对资本的进入持乐观态度,一位网络小说作家直言,转码中遗落的才是网络文学真正吸引人的地方。


编剧与作者之间的“话语权”角力在改编作品中越来越突出。7年前,周浩辉开始在网络上更新探案悬疑小说《死亡通知单》,去年这部小说改编的网络剧,一举拿下全网第一的点击量。然而,网络剧与原著的差异却十分明显。男主角的性格从原来的严肃学者,变成了一个爱耍宝的搞笑人物,到了第二季,剧情已基本完全脱离原著。“网络剧确实需要通过更加年轻化的人物性格去吸引观众,从影视角度来看,这是一部好作品,但离原著实在太远。”有逻辑的改编还是得到了原作者的理解。但并非所有作品都像《死亡通知单》那么幸运,为了博取观众的眼球,不少作品被强行灌入了“狗血”情节。一位网络小说作家透露,自己的某部纯爱作品,被编剧加了不少“扇耳光”情节,甚至将女主角的闺蜜改成了情敌。近期,《鬼吹灯》作者天下霸唱发出申明,否认自己参与原著改编电影《九层妖塔》的编剧。这起事件被圈内解读成,为迎合银幕喜好,原著遭遇“奇幻+打怪”式粉碎化改编后,作者的一次公开抗议。


网络小说作家不满影视化的改编,而在专业编剧界,对网络文学说“不”的声音也开始涌现。“有很多网络小说内容我觉得是很腐朽的。它没有作为一个影视作品精湛的高工艺和文学工艺。很多热门的大IP还是需要一些成熟的编剧进行转化,他们在这个IP下贡献了自己几乎95%的原创。”电视剧《家常菜》的编剧王力扶表示不会去尝试改编网络小说作品,她认为文字与影视内容间本就存在极大差异,这一点在以“口水化”“阅读爽感”著称的网络文学中显得格外明显。



事实上,《鬼吹灯》《盗墓笔记》《花千骨》《何以笙箫默》……这些今年亮相荧屏银幕的网络小说基本都出现在2006年间,也就是网络文学确立“将点击率作为货币”的盈利模式,并且迎来大繁荣的阶段。这样的盈利模式赋予这批网络小说空前的粉丝基础,同时也让它们具备了先天的商品属性。为了适应网络剧的快速消费,不少网络文学大神曾经将网文成功的秘诀之一定义为“保持肤浅”。


在业内人士看来,网络文学的文学性与作者构思让位于粉丝的阅读快感,圈来了粉丝,但是却离优秀的改编文本越来越远。



网络小说作家怎么说?



孔二狗:网络小说中劣质的占到95%

代表作:《东北往事》



2009年,孔二狗以115万元的版税收入,登上第四届中国作家富豪榜第24位。他的代表作曾被改编成网络剧。目前他加盟游族影业担任CEO,并且投资拍摄科幻电影《三体》。


“一些作品叫网络文学只不过是因为展示平台是网络而已,现在不少网络写手都是作家级的,他们的作品一旦出版,完全能算得上真正的文学。但网络小说中劣质的还是占了大多数,基本能够占到95%,很多人并没有用心去写。在影视化盛行的当下,有些年轻导演以为所谓年轻化就只是这些网络热词、热点、热议的堆砌,希望把这些东西一股脑塞进影视作品中,而失去了最重要的讲故事的能力。在我看来,抓住了时代特色的影视剧一定会是非常好看的,采用当下的、真实的、能够贴近人性的并且有时代感的网络作品是目前影视化最好的选择。”


流潋紫:更多名家会从网络中走出来

代表作:《后宫·甄嬛传》



教师流潋紫大学期间开始创作《后宫·甄嬛传》。同名电视剧由郑晓龙执导,孙俪主演,创下极高的收视,并且被输出到日本、美国。由小说改编的同名越剧也由上海越剧院推出。“网络小说因为发表和传播的门槛较低,让大量写手、作者或因为爱好、或因为梦想,参与其中、笔耕不辍,其中不乏大量优秀的作品。我相信依托网络进行发表传播的当代大众文学,必将因其创作群体庞大、传播方式广泛等特点影响深远;更多未来的名家、大家将会是从网络文学网站或论坛中走出,而不是传统的杂志和期刊。”


Fresh果果:小说和剧本创作差异很大

代表作:《花千骨》



Fresh果果凭仙侠题材作品《花千骨》成名。今年由霍建华、赵丽颖主演的同名电视剧,平均收视率达到2.213%,网络总点击量超180亿,刷新中国电视剧历史总播放量纪录。作者Fresh果果本人也担任了电视剧的编剧工作。


“在小说和电视剧剧本的创作上,就我个人而言差别很大。小说创作会更侧重于自我的表达,剧本创作则常常是许多人思想火花的碰撞,智慧的结晶,需要集思广益。而在拍摄过程中,更会遇到导演与演员,甚至后期与剪辑的二度、三度、甚至四度创作。作为一个作者,只要是写自己喜欢的东西,无论是什么载体,什么方式、受认可与否其实都无关紧要,最重要是忠于自己的内心。所以我觉得无论是否影视化没关系,继续去写自己想写的东西就好了。”



网络文学购买者怎么说?



马中骏:

网络文化的基因是商业通俗文化,网络文学的伟大和不伟大,都在于“向粉丝投降”


今年推出网络小说改编作品:

《花千骨》《华胥引》“从本质上讲,网络文化,它的基因是商业通俗文化,需要取悦粉丝,所以在顺应市场方面难免会有口水与糟粕。传统文学写作,是作家对内心世界和外在世界的挖掘后,释放的感受和想象,呈现给读者的是一种个体体验的完成品,更多的是个人冥想与外部世界的对话。传统作家与读者也有互动,但是等书出来以后,是置后的,不过,报纸连载的小说很接近互联网写作的与读者互动。互联网文学则不太一样,首先,从大量架空的题材而言,它主要由作者自己的想象而来,更感性,更自由,他的想象更随心所欲恣意纵横;其次,整个创作过程都是在与读者的互动中完成的。从某种意义上来说,网络小说是一个集体性互动而产生的产品,汇集了很多人的智慧。网络文学的好处与坏处都集中于此,作品在与读者或者粉丝的互动中产生,所以免不了放弃原本的逻辑,向粉丝的喜好投降。这正是网络小说的伟大和不伟大。过去的作家之所以伟大是因为他们不跟环境和任何人妥协,而互联网文学有妥协的因素,但同时也是有更大自由度更体现自我的产物。”


侯洪亮:

如果不适合改编,把点击排行榜上所有热门小说都买下来,也不等于影视化的成功


今年推出网络小说改编作品:



《琅琊榜》《他来了,请闭眼》“我最初选择购买网络小说时,行业内还没有所谓IP的概念。我们购买的考量标准是,作品究竟适不适合影视化改编。如果网络小说本身,不适合影视化转码,就算把点击排行榜上所有热门小说都买下来,也没有用。对于小说的选择,需要专业的眼光,小说原来的高人气不等于转码后必定会成功,小说与影视是两回事。电视剧《琅琊榜》从小说到电视剧的改编、运作方式、审美取向上我都比较满意,IP改编应该给原著粉丝一个交代,同时作为电视剧这种艺术方式也做到相对好的呈现,我对IP改编的理解都在《琅琊榜》这部戏里。未来,持续与互联网小说作者的合作,会成为我们工作的发展方向。专业人士可能会对网络小说作家是否具备编剧能力有疑问,其实,他们的编剧能力是不用刻意培养的,不少网络文学作家有极强的编剧潜力。”



制片人内参

zhipianrenneican

这里是电影、电视、视频、微电影戏剧等

制片人、管理者、创作者、参与者的互联网服务平台

关注内参,每天,我们一起聊影视

更多精彩文章,请点左下角:阅读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