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原小说推荐虚拟社区

(连载古代小说)兀然枭第十八章

花开倾城时2018-10-08 07:49:56

月素堂

哥舒先生正在书房兴致勃勃的看书,不想门外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

“晴空白日,只在房中读书,岂不是唐突了这一片万里无云之景。”

将书放下,朝这声音的主人看去,她正踱着轻盈的步伐,一身艳丽的粉红轻纱罗裙缓缓走近。

哥舒先生起身,很有礼貌的作揖:“恺儿小姐好兴致,居然光临寒舍。”

恺儿腼腆一笑:“不过闲来无事。”

他明知故问:“不知小姐光临寒舍所谓何事?”

恺儿没有作答。

他这个人,识相起来特别识相,不解风情起来也着实让人头疼。

很多时候,故意为之罢了。

恺儿抿嘴道:“都说深秋季节一片颓废景象,赏不了花,倒可以赏落叶,怕是先生不愿与我同行。”

哥舒先生再次作揖:“哪里,在下自当恭敬不如从命。”

随后便同她一起出去,恺儿满意一笑。

如此俏丽的佳人多看一刻也是好的,只是没有想到这样成熟稳重的哥舒孝也,也会有如少年般对喜欢女孩的占有欲。

再成熟的男人,很多时候在自己喜欢的女人面前,也会变得如同小孩子一样。

 

 

花园中,贝宁公主拿着一本书,津津有味的看着,差点和迎面而来的薛邵晨撞到一起。

“邵晨?”

薛邵晨有些恍惚,作揖:“公主?见过公主殿下。”

公主扶起他:“不必多礼,这是花园,没有外人!”

薛邵晨看看公主手中的书,问:“您这是要去学堂?”

她摇头:“最近读到一首词,对于最后两句不解其意,本想请教恺儿小姐,去倏烨亭找她,不过她不在。”

说到诗词文学,薛邵晨倒是颇感兴趣:“哦?是什么词?”

公主将书打开,指给他看。

薛邵晨大概浏览一遍:“《潼关怀古》——峰峦如聚,波涛如怒,山河表里潼关路。望西都,意踌躇,伤心秦汉经行处,宫阙万间都做了土。兴,百姓苦;亡,百姓苦。”

他顿时心生感慨,不过转而对公主风趣道:“汗王忧国忧民,公主您怀古伤今,你们还真是亲兄妹!”

公主调皮反驳:“哪有,我只是对这最后两句有些异议!”

薛邵晨又叙述:“兴,百姓苦;亡,百姓苦。”

公主点头:“正是这两句,书上说‘兴’,‘亡’可译为改朝换代,不过我倒认为是国家兴亡和国家衰败,不知你有何高见?”

公主似乎很期待他的回答,盯着他好奇问。

薛邵晨解释:“其实这些名家的诗词大都是有感而发,具体含义或许只有他们知晓。就这句而言,改朝换代或是国家兴亡,都未尝不可,总之苦的都是黎民百姓。”

薛邵晨这番话不免有影射之意,借古喻今。

公主也听出了他话中之意,直接道:“从乎善汗王到靺邪汗王,算是改朝换代。从固仑特再到一统兀然,也算是振兴了塔什穆洛氏,不过受苦的,依旧是天下万民……

公主这番话毫无避讳,不过她是公主,也是汗王的亲妹妹,再加上她率真的个性倒也不足为奇。

薛邵晨意味深长道:“或许靺邪汗王,会给我们一个不一样的未来。”

对于汗王,他很有信心,或许他认为应该给公主这样的信心,不该在这个十七岁女孩身上留下不该属于她这个年纪的阴霾。

公主没有说话,只是这样看着他。

这个男人充满了文人气息,然而公主却第一次切身感受到他为人臣子内心深处的无奈……

公主也不想多谈这么沉重的话题,转而一笑:“照你这样讲,这最后两句倒是都说得通!”

 

 

不远处的哥舒先生和恺儿小姐也正在树下漫步。

看着树上的枝叶在风中摆动,已经枯黄的叶子随风飘落,还有好多红艳似火的枫叶,颇为感触。

恺儿感慨:“再枝繁叶茂有何用?不过是一夏一秋,稍纵即逝。”

她是在暗喻女人的一世青春,红颜易老,花开花谢终成空。也在感慨自己纵有才情,却遇不到懂她的人,任凭春华老去……

不过哥舒先生却如此通情达理:“不尽然,小姐可知‘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你看这些树,哪棵不是明年又茁壮成长?”

恺儿不知是赞同还是不赞同,只是抿嘴一笑。

这时,一阵风吹过,将树上的叶子吹落,很多枫叶都落到他们身上。两人轻轻将叶子掸落……

或许连枫叶都有爱美之心,只见一片红叶轻轻落在恺儿的头上。

哥舒先生很温柔的用手拿起那片红叶,没有留恋的随手一扔。

恺儿看看地上那片被他遗弃的枫叶,却将它捡起来,还说了一句莫名其妙的话:“真是落花有意流水无情,先生好不留恋!”

说罢便将这片枫叶轻轻放到他手中,而她的手也轻握着他的手……

哥舒先生愣了一下,却立刻反应过来,似乎有人在看着他们。

的确如此,看到这一幕的正是同逛花园的贝宁公主和薛邵晨。

薛邵晨并无反应,倒是贝宁公主瞪大眼睛,让哥舒先生和恺儿小姐立刻将手放下,却装作若无其事。

哥舒先生有些尴尬,不自然的轻咳两声。

贝宁公主意识到自己和薛邵晨有些碍眼,立刻道:“我们路过……

便拉着薛邵晨离开……

看到他们离开,再看看哥舒先生一副无所适从的样子,恺儿竟觉得好笑,自己也不自觉笑出来。

心道是这样也好,免得贝宁公主整日误会她和汗王的关系。

哥舒先生无奈的看着她笑,只是叹气,跟着苦笑……

贝宁公主健步如飞,一边走一边嘴里还小声念叨:“原来是这样,难怪……可是为什么会是这样呢?

薛邵晨跟在后面,看着公主恍然大悟的模样,开玩笑道:“公主这是哪句诗又不懂了?”

她停下脚步,转过身:“你是早就知道了?”

薛邵晨叹气:“莫不是汗王洞察敏锐,我还真难知晓!”

公主更加惊叹:“诶?这么说连汗王哥哥都知道了!我还真是杞人忧天,为他乱操心!”

她撅着嘴,有些不高兴。原来自己一直被蒙在鼓里,居然还撮合恺儿和汗王,结果真是多此一举!

薛邵晨倒是释然一笑:“恺儿小姐是兀然第一美女,汗王也是兀然为数不多的英雄,美女配英雄是再好不过的结局。不过他们大概都是异类吧,或许恺儿小姐和哥舒先生更适合……

公主也很赞同薛邵晨的话:“我倒不认为哥舒先生不好,其实他也是少有的奇才,只是意想不到。不过恺儿小姐即是我的良师益友,我真心希望她能幸福!”

贝宁公主的开明被薛邵晨看在眼中,记在心里,更是难能可贵的通情达理……

 

 

朝中这几日看似平淡,也无重要国事,难得清闲。

早朝之后,德旦大人和童垚大人边走边聊。

童垚大人好奇问:“你说这汗王真的就这么听从我们的意见,不继续征战了?”

其实不止他好奇,朝中很多元老大臣都好奇。要说靺邪汗王也是他们从小看大,脾气秉性更是深知,这样就服软了还真不是他的个性!

德旦大人得意洋洋道:“人在屋檐下,岂能不低头。你又不是没看到如今的形势,大部分朝臣都反对,还有少部分朝臣不发表言论,连他身边的薛邵晨都不主张开战,他一个人能成什么大器!”

童垚大人幸灾乐祸道:“此话有理,叶兰图氏居朝中要职,他也不能太逆着来,否则就不用打其他国了,等着先内战吧!”

德旦更是春风得意:“这下可以享几天清福喽!他东征西站,劳民伤财,就算拿下这天下我们这一把老骨头还能享受几年?再说,这天下是塔什穆洛的,和我们也没多大关系,倒不如今朝有酒今朝醉!”

“德旦大人所言极是。”

这两个老东西一唱一和,殊不知这话要是让汗王听见,估计他们有十颗脑袋都不够。不过位高权重之人,或许都是只顾自己的利益,明哲保身。

 

 

所谓修生养息,汗王也是忙里偷闲。奏章很快批阅完毕,他像个疲惫且顽皮的孩子,伸了伸懒腰,突然想起什么事。

就这样他没有任何预兆的突袭贝宁公主府,而且还横冲直撞将她的琴拿走!

公主却拦住他:“喂,你这是做什么?”

好歹是名贵的二十七弦琴,至少得让她知道流落何方。

明明拿了人家的东西,汗王却理直气壮道:“这你还看不懂!”

公主也当仁不让:“你要将我的琴拿到哪去?这可是当年外公出使吐蕃,在当地采用上好的雪山千年檀古松定制而成。后来给了母后,现在可是留给我做陪嫁的!”

汗王像哄小孩一般劝道:“你又不会弹,留它做什么!”

公主据理力争:“谁说我不会弹,我最近刚和恺儿小姐学了两首曲子,正打算拿它练习!”

汗王微笑着,晓之以理,动之以情:“贝宁,你现在是初学者,这个琴不好驾驭,琴弦的力道更不好掌控!还是先从初级学起,改天哥哥送你个更好的!”

说完便将琴拿走了,公主气鼓鼓的脸,站在原地跺脚:“喂!你倒是说清楚拿给谁!真成,哪有这样的哥哥,居然和自己的妹妹抢东西!”

虽然公主这样讲,不过很多时候也拗不过他,拿这个哥哥简直没办法!

 

 

随后,薛邵晨便带了很多侍卫押运一些东西送至沁馨小竹。

沁馨小竹的四个人看到这些东西,加上浩浩荡荡的一队人马,都有些吃惊。

瑞暄不解问:“薛大人,您这是何故?”

他解释:“是汗王让我将这些东西送来给你。”

听到“汗王”两个字,让瑞暄莫名反感,不仅寄人篱下,还要接受他的施舍,简直活的没有尊严!

至于汗王也知道,如果他亲自前来送这些,只怕瑞暄会当场拒绝,搞不好还会吃闭门羹,只好麻烦薛邵晨走一趟。

薛邵晨看出瑞暄脸上神情的微妙变化,继续道:“就算你不愿接受汗王的赏赐,也别让三个姑娘家跟着受苦。你可知道,固仑特的冬天不比叶赛,严寒难耐。”

这句话说中了瑞暄心中最不忍的地方。

他一个男人倒是无所谓,虽然有时他呈现的状态比女人还柔弱。但三个女孩子怎么也不能陪他挨冻受苦。

瑞暄只道:“劳烦薛大人亲自送来,瑞暄在此谢过。”

薛邵晨知道自己可以回去交差了,只是又问了句不合时宜的话:“瑞暄公子有没有什么话要我带给汗王?”

瑞暄脸色有些细小的变化,眨了眨眼睛。

他若有所思道:“告诉他,明日到沁馨小竹,我要见他。”

薛邵晨有些意外,心道是瑞暄转性了:“我一定带到。没有什么事,先行告辞。”

于情于理,瑞暄都愧对薛邵晨。当日在刑部天牢薛邵晨救过他,以及在墨贤署的仗义相助。而自己毕竟为了一己之私居然利用他潜入王庭企图刺杀汗王,陷他于不义。虽然对此事他绝口不提,更无怪罪之意,但在瑞暄心中仍有歉疚。

小晴,静雪和静雨三个人一起将汗王赏赐的东西搬进屋。

小晴小心翼翼将古筝搬到书房,这架琴正是汗王从贝宁公主府强行霸占而来。

他轻轻抚琴,知晓这是一架很名贵的古筝,更是世间少有的旷世奇琴。

出于好奇,小晴居然弹起来。

只是没想到她弹奏的琴声也是悠扬婉转……

要说对琴声最敏感的非瑞暄莫属。他顺着琴声来到书房,只是没想到弹琴的人居然是小晴,琴声很有韵味,意境深远……

瑞暄惊叹不已,被这美妙的琴声吸引,不忍打扰她,只是站在那里……

曲毕,瑞暄轻轻走近,赞叹:“《春江花满楼》,好一首中原江南之曲!”

小晴惊愕,看到瑞暄进来更是惶恐,立刻跪在地上,慌乱道:“奴婢该死,不该没经过公子允许就随便乱动汗王送给您的琴!”

瑞暄丝毫没有怪罪之意,拉起她,语气很温柔:“我又没有怪你。不过我很好奇,你居然会弹琴,而且将曲子弹的生动且极具灵性。”

小晴抬头看着瑞暄,也没了刚才的惊恐,怯声道:“在公子面前,小晴不敢班门弄斧。要说弹的好,有谁能比得过公子!谁都知道您是琴棋书画样样精通!”

面对这样的夸赞,瑞暄早已无动于衷,继续问:“你为什么会弹琴?方才听这琴音,并非初学,应该弹了很多年。”

小晴也不隐瞒:“奴婢本出生在格楞斯边境的一家古玩社,父母都是古玩音律的喜好者,长此以往耳熟能详,对于音律也略知一二。只是后来在战乱中父母双亡,幸得先王怜悯,将我带回固仑特王庭。然后又辗转被安排在沁馨小竹,有幸伺候公子。”

看她小小年纪,又有如此遭遇,不免让瑞暄怜惜。知音难寻,难得自己身陷囹圄却是他乡遇知音,甚感欣慰。

看到瑞暄犹疑的神情,小晴却问:“公子以后可以教奴婢弹琴吗?”

瑞暄出乎意料的看着她,根本没想到她会问这样的问题。

看到瑞暄的反应,小晴难免有些许失望,也知道自己的要求有些过分,连忙道:“看来是奴婢高攀了,公子怎么可以屈尊教我!”

瑞暄轻轻摇头,只是被小晴这突如其来的一问给问住了,却道:“你若是想学,我随时可以教你。”

小晴欣喜若狂,难以置信:“真的?”

那个不食人间烟火,如云一般高高在上无法触及的男子,那个自己崇拜到当成信仰的人,居然就在身边,可以感受到他的呼吸,甚至倾听他内心的灵魂……

 

 

薛邵晨回尚书阁复命,哥舒先生也站在汗王身边。

见他进尚书阁,汗王迫不及待询问:“东西他收下了吗?”

薛邵晨看着汗王如小孩子般期待的表情,不免一笑:“照单全收!”

汗王一副如释重负的样子,安心了很多。

薛邵晨又道:“他还说,让您明日去沁馨小竹赴约。”

汗王简直难以置信:“什么!他约我去沁馨小竹!”

汗王本应很开心,但瑞暄的改变是不是太突然?

想到这,他还是心存芥蒂。

汗王很平常的语气,道:“好,本王知道了。对了,你们两个准备一下,过几天随本王前去王城转转。”

“王城?”

薛邵晨和哥舒先生两人不解的相视一看对方。

汗王笑道:“不是说要好好治理国家,勤政爱民,那就私访民间,体察民情!”

说完,汗王便自我感觉良好且心情十分愉悦的走出尚书阁,留下他们两个站在原地,心中仍有疑惑。

汗王大概是认为自己想到这个走访民间的点子还不错。要说心情大悦,应该是和瑞暄收下他送的东西及约他前去沁馨小竹有很大关系。毕竟瑞暄不是千年冰山,内心还有柔软的一面……

 

 

翌日。

汗王兴致大好,带着两名侍从前去沁馨小竹。

一进屋,便看见摆在桌上精美的点心,还有一壶酒。

瑞暄从里面走出来,一席蓝衣,超凡脱俗,让人眼睛一亮。

“见过汗王。”

在沁馨小竹,汗王还没受过如此待遇,受宠若惊:“瑞暄不必多礼。”

瑞暄的语气依然冷漠:“汗王过来坐吧。”

他将两只酒杯斟满酒,又道:“今日请汗王来,正是谢过你昨日赏赐。”

汗王略显欣慰:“沁馨小竹缺什么尽管告诉本王。看你这里比较冷清,就要入冬了,总要备些过冬物品。”

瑞暄端起酒杯:“这杯酒敬你,谢汗王赏赐。”

汗王也端起酒杯,只是迟迟没有将酒喝下,他很机警,也在犹豫……

见汗王这般介怀,瑞暄直接将酒一饮而尽,只当让他放心。

汗王也拂袖饮酒,又将空杯放下。

瑞暄也放下酒杯,站起身,背对他,冷言道:“你就没有怀疑我在酒中下毒?”

汗王从容一笑:“你不是也喝了酒?”

瑞暄又道:“万一毒药在杯子上呢?”

汗王依旧镇定:“那样也好,让本王看看你是否真的下得去手。”

瑞暄冷笑:“你当真以为我不敢……”

汗王摇头:“这天下竟还会有你不敢的事!”

瑞暄清冷道:“也许有……只是对于心死之人,便没什么好怕的……”

突然,汗王趴倒在桌子上,一动不动,酒杯也被他擦掉摔在地上。

瑞暄转过身,怒视他……

走到汗王身边,他拔出自己的短剑,用力刺向汗王……

只是快要刺进汗王的一刹那,停住了……

屏住呼吸,再次刺向他,剑依旧没有刺进他的身体。

瑞暄转过身,背对着昏倒的汗王,深深叹气,闭上双目……

或许出于不忍,或许瑞暄认为汗王一死他便难逃其罪。他死不足惜,但如何能光复叶赛?比起死亡,或许能有让汗王更痛苦的方式。

就在自己矛盾瞬间,汗王却渐渐醒过来,起身站在他背后,淡定道:“怎么?不忍心杀我?”

瑞暄大惊,突然转过身,脸色煞白,面对汗王……

他难以置信:“不可能……你明明喝了酒……”

汗王大局已定的气势,不紧不慢道:“如果我说我没喝,你信吗?”

瑞暄满脸“不可能”,绝望的摇头……

其实汗王的确没喝,他只是拂袖端起酒杯,在酒杯靠近嘴边的瞬间,由于袖子遮挡,他直接将杯中酒倒入袖中,瑞暄并未发现。

汗王一点点走近他:“本王也想过终有一天,你会改变对我的看法,但一定不是现在……

这一切,对于瑞暄来讲无疑是羞辱,他紧握手中短剑,愤然向汗王刺去……汗王只手挡住他的手臂,瑞暄再次刺向他,汗王反手挡住。

你来我往几番,汗王抓住他持剑的手腕,用力一扭……

瑞暄吃痛,短剑掉落于地……

他后退几步,大喘着粗气:“你……

瑞暄只觉呼吸困难,头昏目眩,或许情绪激动,导致身体不适。

此时,外面的侍从听见屋内打斗声,也闯进来。

“汗王,发生了什么事?”

看见掉在地上的剑,侍从大概猜到发生何事,只是汗王摆手示意他们不要多管闲事。

瑞暄强忍着呼吸,艰难的捡起地上的剑,企图自尽。

见此状汗王立刻跑到他面前,试图抢下他手中的短剑。

只是还没等汗王抢过来,瑞暄便整个人陷入昏厥,摇摇晃晃跌入汗王怀中……

随即短剑再次掉落于地。

汗王有些担心,唤道:“喂,你怎么样了……”

小晴她们也闻声跑进来,看到这场景,大叫:“公子!这……”

汗王将昏迷的瑞暄送回卧房,将被子盖在他身上,无奈叹气问:“他的身体状况一向都如此吗?”

小晴回答:“回汗王,公子近日的确身体有恙,夜晚难以安睡,身子比较虚弱。”

汗王点头,又吩咐:“你们好生伺候,回头本王让王庭的人将人参灵芝燕窝等一并送来。”

“是。”

看着昏睡的瑞暄,他当真美若天仙,即便病容憔悴,也是入木三分。只有这时的他,才会情绪平稳。

汗王有些失落,和侍从一起离开沁馨小竹。

很多人都无法理解汗王为何要如此,瑞暄几经三番行刺于他,他不但既往不咎,反倒以上宾之礼待之。

或许是出于亏欠之意,毕竟瑞暄是因为他出征叶赛才颠沛流离至此,惨遭国破家亡。越是看着瑞暄,心中那份沉甸甸的愧疚之情,也随之而起……

 

 

三日后

汗王同哥舒先生以及薛邵晨一起来到固仑特王城。

虽然已经入冬,王城内外依旧热闹非凡。

看着一片升平之象,汗王欣慰道:“如果有机会,不妨一试寻常百姓的生活。”

哥舒先生好奇问:“萨博公子是要深入民间,与民同乐?”

他轻笑:“当然,时下乱世,眼见都不一定为实。所谓‘路遥知马力,日久见人心’,想来体察民情也需如此。”

薛邵晨也随声道:“怕是时间仓促,无法真正了解百姓疾苦。不过依我之见,倒是还有一层原因。”

汗王眼前一亮,道:“说来听听。”

薛邵晨看着汗王,一语即中:“萨博公子也喜好这民间风土人情,还有这放浪形骸的江湖生活!”

正中君心,汗王轻叹:“只可惜望尘莫及……

哥舒先生笑道:“萨博公子不要感伤,偶尔为之倒也无不可。”

汗王将折扇一合,爽快道:“好,就如先生所言,以后有机会但求一试,倒也不枉此生!”

三位气度不凡的英俊公子继续走在街上。走到一个弄堂里,看到三个小男孩在为什么事情争吵。出于好奇,三人便一同前去,一探究竟。

此时,只见其中一个小男孩吵道:“他说谎,他骗人,我们不跟他玩!”

那个被说成‘说谎’的小男孩立刻反驳:“才没有,是你说的不对,不然让他来评评理!”

于是这第三个男孩也被加入战局。

“要我说,你们两个说的都有道理!”

第一个男孩很不服气道:“才不是!分明就是我说的对!”

看到他们喋喋不休争吵,汗王走过去,哥舒先生率先问:“不知你们三个为何事争吵?是否我能帮上忙?”

三个男孩立刻停止争吵,看看眼前这玉树临风的三名男子。

第一个男孩抢先道:“你来给我们评评理!你看这颗树上有柿子吗?”

三人一起抬头仰视,可不是一颗高大的柿子树,只不过入冬季节,已经枯萎。

这还用争吵,都干枯了,哪里还有柿子!真是一群小孩子!

第二个男孩却道:“我说没有,可他偏偏说有!”

说罢,便指着第一个男孩。

薛邵晨看看这颗树,不假思索道:“这的确没有柿子。”

第一个男孩指着树不服气道:“不!有一个!”

随后他又补充:“你看那个树枝后面,就有一个!”

仔细看去,还真有一个,虽说已经是个干瘪的小柿子。

第二个男孩理直气壮道:“只有一个当然不算,这棵树一眼看上去就是什么都没有,何必在乎细枝末叶,固仑特的文化讲究大体为重!”

第一个男孩又道:“可叶赛文化讲究的是精益求精,就算只有一个,哪怕坏了,烂了,也是有!”

看着他们各执己见,汗王和哥舒先生还有薛邵晨心中都有些感慨。

虽是童言,但童言中却透着深刻道理。

此时薛邵晨站出来,哄小孩子般温柔道:“既然固仑特和叶赛都有各自的文化传统,那就用汉学来解释吧。汉学博大精深,比较严谨。如果下回再有人问这棵树有柿子吗,不要只回答‘有’或‘没有’,要将问题具体化,回答‘只有一个柿子’。”

“好吧!”

三个小男孩似乎懂了薛邵晨的意思,又开开心心的跑到一边玩耍。

留下他们三人,站在树下看着这颗枯萎的柿子树,感触良多……

作者简介:凌枫骁(凌空出世,枫林尽染,萧然尘外),80后自由派青年,

代表作:现代小说《RIDDLE》,古代小说《兀然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