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原小说推荐虚拟社区

【永靖✍微小说】言情灵异•恶灵缠身之已经死了

刘家峡微百事2018-09-13 13:24:30


第187章:已经死了

我挺好奇的,那个人是谁啊?

 可是脑子里面还是混混沌沌的,像是一碗豆腐脑一样,什么也想不出来,一切都断了片。

 迷迷糊糊之中,眼前像是正闭着眼睛对着太阳一样。又是发黑又是发红,血腥气萦绕在鼻端,好香甜好香甜,这个味道真好闻好像,也很好吃

 想吃吃看

 整个人人像是站在了一个深渊的边缘,险险的就要掉下去了,但是仅存的一点精神又充满了危机感,还是坚持在跟自己说,别动,别动

 满身沉重,感觉要是真的掉下去了。好像也就解脱了。

 像是有人明白了我的这个想法,伸手就往下推我:“去吧。去吧,到了下边,做个美梦,永远也不要醒来。”

 不知怎么的,忽然就清醒过来了,心里也有了警惕,睁开眼睛,只觉得身边有一个面目模糊的人,是个女人

 不知道怎么形容这个感觉,她就站在了我的眼前,可是却看不分明。像是隔着一层轻纱薄雾,怎么也掀不开。

 与此同时,那个女人继续伸出手,将我往悬崖的另一侧用力的推过去:“你的归宿,那是你的归宿”

 我侧头望向了身后,只见真的跟感觉一样,那里确实有个悬崖,只见深不见底。黑沉沉的,一眼根本望不到尽头,一阵子寒气从下面扑面而来,下去之后,是怎么样的粉身碎骨,自然可想而知。

 我侧过身子闪避过去了:“你是谁为什么要推我”

 那个女人带着笑,声音很动听:“我为了你好”

 说着。一股劲儿,还是把我往那个悬崖边儿上推:“去吧,去吧”

 一而再,再而三,实在让人很烦

 我拧起眉头,反手倒是将那个女的给往后推了一把:“当我好欺负是吗你怎么不下去”

 那个女人没想到我会推她,感觉她微微的也怔住了似乎:“你还能还手”

 “你要是再推我,我不仅还手,还会动手。”我也不知道哪里来的暴脾气:“你活够了反正我没活够你要是想下去,我倒是不介意帮你一把。”

 “咯咯咯”那个女人发出了一阵笑声,那个笑声怎么说呢感觉非常的老派。

 像是旧社会那种卖笑的女子一样。妖冶而带着职业性。

 我拧起眉头,仔细的想看看来着何人,可是那个女人像是一道影子一样,根本看不分明,让人心里十分不爽:“笑什么难道你真的活够了”

 “咯咯咯”那个女人笑的前俯后仰的,接着说道:“我笑的是,要是没有我,你可也活不了了。无知者无畏,你居然也敢跟我这么说话。”

 “没有你就活不了”我盯着那个云山雾罩的影子,十分纳闷的说道:“你当你自己是谁你是不是有病”

 这话说完了,我忽然就反应过过来了,这个女人给我的感觉,虽然朦朦胧胧,却是异常熟悉的:“啊,你是那个喜欢多管闲事的灵体啊整天的在我旁边唠唠叨叨的,今天终于舍得现了真身啦我早就看你不顺眼了,要走你赶紧走,别指望我还能哭着求你留下来。”

 “哼。”那个灵体冷哼了一声,像是侧头想了想,才接着说道:“就这么离开你,未免不值得。”

 “难道说你还想让我给你开点工资”

 “我是说”那个女人沉下了声音来说:“上次跟你商量过的事情,你还记得吗”

 “商量”我一下子想起来了:“你说长生不老”

 “你果然还记得。”那个女人带着点得意,说道:“你有没有觉得,你的人生,需要润色”

 “润色不润色的不敢说,没你倒是更好。”我说道:“无利不起早的道理我还是明白的,肯定不会免费赠送,而是想跟我交换什么吧身体”

 “你是聪明人,跟聪明人说话最省事了。”那个女人继续笑吟吟,带着一种诱惑说道:“你肯定还记得那一对结成了阴阳御鬼之术的老夫妇,他们两个现在的模样,你不记得吗鬼要为了人,变成了那个样子”

 我没搭腔,心里却有点发乱。

 是啊,我总有一天会老会死,可是段罗侨定格了一个永恒,如果真的有幸能相守到老,等我死了的话,那他

 他会不会很寂寞

 还是他会找到了下一个跟他结成阴阳御鬼之术的人

 “你心里很明白的”那个女人继续跟推销员似的说道:“我可以给你,另一种人生。”

 “你说清楚点。”知道危险,但是不得不问。

 那个女人微微一笑,说道:“你想不想,跟魏浅承一样,强大又长生”

 “你说魏浅承”我一愣:“你难道”

 “我可以跟你说,长生在什么地方。”那个女人得意洋洋的说道:“只要,你使用了长生,一切事情,都可以为所欲为,这么长时间以来,你知道长生的本领。”

 是啊,如果我真的跟魏浅承一样的话,就不用跟现在一样,过街老鼠人人喊打,只能被段罗侨保护着,还经常给他添麻烦。

 长生

 “怎么样,你好好想想,”那个女人一面望着那深不见底的悬崖,一面跟我说道:“我保证,你不会后悔的,而你也不用付出多少东西你只要在睡觉的时候,把身体借给我就可以了是不是,很划算”

 果然,趁着我睡着了利用我的身体那个,就是眼前这个她,让我简直跟变了一个人一样的,也是她。

 “而且做人要知道知恩图报,”看不清楚那个女人的表情,也觉得她是个贪婪的样子:“你记得清清楚楚,在你遇上困境的时候,我帮了你多少次。”

 “答应你之后,你就可以得到我的一切了”我心里自然很清楚:“所以归根结底,你当初帮我,也只不过,是想着对我取而代之,当然不会让我就这么简单的死了,这是你自愿的,我为什么要感谢你。”

 “你那个时运,低的可怜,是有原因的,”那个女人有点恼,但还是忍住了,见我不为所动,则继续循循善诱的说道:“没有我的话,你根本不可能活到了现在,所以我告诉你,你的命是我给的”

 强调什么你又不是我妈,我的命怎么就是你给的了

 我来得及说话,那个女人又继续自说自话道:“你心动了,是不是这是一个最好的机会,如果你能答应我的话你就可以跟段罗侨,永远长相厮守,你会知道,今天的这个选择,值得”

 我还没来得及答话,忽然听到了远远的,像是有人在喊我:“简研简研”

 那个女人像是有一种很愤恨的感觉:“多事”

 这个声音,是谁在喊我

 “简研简研你听我说,千万不要被什么迷惑,你是你自己,你只应该是你自己”

 这个声音很好听是李明朗

 我回过了头去,还是觉得除了悬崖,我什么也没看见。

 正在这个时候,没想到那个女人趁着我失神,重新一鼓作气的过来,要将我给推下去我一下子反应了过来,反手就要拉住了那个女人,直接将那个女人一起抓下去,摇摇欲坠往深渊里坠落下去

 “你”那个女人没想到我还有这种本事:“你居然敢”

 “你敢我就敢。”就算已经要落下去,我还是说道:“一命抵一命,也挺划算。”

 “ 简研回来”

 忽然眼前像是有一道从天而降的红绳子,我一把抓在了手里,眼看着那个被我抓下去的女人在猝不及防的样子之中一直坠落到了深渊里面,我被红绳子牵着,耳边呼呼的都是风声,像是玄幻小说里面一样,被拖到了半空之中。

 “这次被你逃过去,还有下次”那个女人人是看不见了,可是那个声音还是几乎是诅咒一样,恶狠狠的在我耳畔说道:“你早晚会回到了这里来的你跑不了我就等着,你求我”

 眼前的一切像是一幅要消融了的山水画,渐渐在我眼前淡下去了,而睁开眼睛,只觉得阳光炫目,睁不开来。

 一只手赶忙遮在了我面前,为我挡住了那光,阳光透过那双骨节分明的手,在修长手指的边缘,将皮肤照的几乎透明。

 “你傻啊挡着阳光,怎么给她阳气”一个挺厉害的声音说道:“跟你师哥说的一样,关心则乱”

 “可是我怕她的眼睛”

 “眼睛重要,还是命重要”

 在那个声音的呵斥下,那只手只好缩回去了,阳光重新再我眼前闪耀了起来,我只好眯着眼睛,适应了好一会儿,才勉强睁开了。

 现在我忽然发现,我对阳光,没有那么抵触了

 而且鼻端闻到的香气,显然也是供奉在神像前面的线香,我也没有之前那种头痛欲裂的感觉了。

 仔细看了看周围,这是一个很古典的中式建筑,像是一座祠堂

 勉强撑着身子坐起来,才发现自己正躺在青石地板上,浑身硌的生疼。

 鲜花和水果的味道,伴着一阵线香这个线香的味道,我也分辨出来了,是叫魂用的三钱半

 “你醒了你醒了”李明朗那张好看的脸映在了我面前:“你认得我吗”

 我忙点了点头:“我记得,是跟着你去了太清宫,但是之后就”

 “是我不好,”李明朗有点惭愧的说道:“我不知道,你身上的灵体怕太清宫里面的天罡气,要是那个灵体被消灭了,当时被灵体侵蚀的厉害的你,也就”

 “现在我好像没事了,”我赶紧说道:“所以还是要多谢你”

 李明朗摇摇头,有点羞涩的说道:“我并没有那种本事,是我师父救了你。”

 我眨眨眼睛:“你师父啊我记得,是叫虚平道长”

 “对对对,你还记得”李明朗眼睛一亮:“你记性还真好。”

 我是记得这个名字,但都是从二姥爷和姥爷口中听说的,自己倒是并没有见过,自然也就不可能听到了他的声音了,可是在失去意识之前,我明明觉得那个声音,我肯定是听过的。

 该不会,是哪个有过一面之缘的神秘人物吧

 “你师父呢”我赶紧说道:“刚才我听到了他的声音了,能不能让我见一面,当面道谢”

 李明朗有点遗憾的摇摇头,说道:“我师父在给你镇压完了那个灵体之后,看你醒了,也就放心了,因为自己也累得很,就回去休息了,刚才吩咐我,让你也在这里多留一阵子。这个房间,可以压制你身上的灵体,又不损害你的身体,所以在灵体的威胁被解除之前,你只能留在这里,千万不能出去。”

 “这里”我环顾了一下,问道:“不是说我受不了太清宫的天罡气吗所以这里一定不是太清宫,是”

 “是太清宫创教始祖璇玑子祖师爷的旧居。”李明朗说道:“在太清宫外面,天罡气影响不到。”

 “原来如此”我想起了那个灵体来,赶紧问道:“那现在,那个灵体在我身上,怎么样了”

 李明朗犹豫了一下子,说道:“师父是想办法了,但是那个灵体,根本赶不走。”

 “赶不走”我心里其实是早有了心理准备了,但还是继续问道:“为什么赶不走”宏冬亚巴。

 “因为”李明朗咬了咬牙,说道:“其实,你已经死了,是因为那个灵体,你才能活到了现在的。”

 “你说什么”我一下子愣住了:“你开什么玩笑什么叫我已经死了”

 “我知道你现在肯定接受不了”李明朗抿了抿薄唇,这才小心翼翼的说道:“是这个灵体的力量,支撑着你活到了现在的,其实你的魂魄,早应该往阴间去报道了,可是靠着那个灵体超乎寻常的力量,你才能一直以一个普通人的面貌活下来。”

 ... 

第188章:我的手机

 “所以”李明朗派词遣句,酝酿了一下,这才说道:“在阴差那里来说,你是一个逃犯。”

 怪不得那一次在宅子里面,阴差也被惊动了 这么说,我的这件事情。早就泄露出去了,才被人当成了一个漏洞

 要是阴差看见了我,根本就不是什么折寿就算了的,应该也会直接被抓了去受罚。

 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我隐隐的想起来了,之前那个灵体,是在那个梦境之中跟我说过,要不是她,我早就死了,难道她的意思,不是救过我的那几次。而是她支撑我活下去的事情

 “我什么时候死的”我盯着李明朗:“为什么,我自己一直不知道”

 “你怎么可能知道。”李明朗说道:“但是你可以想一想,在什么时候,你曾经有过记忆断裂,醒来了之后,似乎身上开始发生变化的”

 我仔细的想了想,自从认识了段罗侨之后,这种事情可不算太少,可是最开始最开始是段罗侨在浴室之中,差点将我宏夹向技。

 我当时还以为他要了我,可是后来才知道不是,之后。我身上,才开始发生了千奇百怪的事情,灵体,肚子里奇怪的东西都才开始一一出现在了我身边。

 那一次如果有可能,只会是那一次

 我怎么会死

 那个灵体,是段罗侨在失去记忆之前给我放进来的,但是他随即又下了自己也看不到的“亲者随”,就是想让自己失忆之后。不要想起来这件事情吗

 他应该是在迫不得已的情况下,是在用这个灵体,延续了我的命

 “那,”我回过神来,望着满脸担心的李明朗:“你知不知道,那个灵体,究竟是个什么来头是不是能看出来”

 李明朗摇摇头。说道:“看是看不出来,但是那个灵体跟普通的灵体不同,有很强大的力量,足够支撑着你活下去,但也正因为你和她已经交融在了一起,所以现在她开始吞噬你,我们也不能将她给驱逐出去,只能想别的法子来镇压她。”

 “那”我犹豫了一下:“镇压很不容易吧”

 “不一定,”李明朗说道:“师父也会想办法的,我现在,也一定会尽心竭力的保护你。所以记住我跟你说的话,不管发生了什么事情,千万不能出门。这个地方,是对你来说,唯一安全的地方。”

 我点了点头:“你放心吧,我记住了只是,不知道还有多久,我才能回去,我妈我妈和段罗侨正在等着我呢”

 李明朗勉强牵出来了一个笑容,说道:“没关系,手机给你,你报个平安。”

 说着,拿出来交到了我手上。

 我道谢拿过来了,打开了锁屏,去看见主屏上,真的是我的照片。

 跟他表哥苏澈说的一模一样。

 那是在潭深镇我在那一片湛蓝的天空下面侧着头,头发被风吹的扬起来,正像是在看着谁,满脸的灿烂笑意。

 那个幸福的样子,像是发自内心的由衷。

 我当时在干什么,自己已经完全不记得了,只是勉强记得,好像是正在看着段罗侨

 李明朗一见我望着手机发愣,这才顺着我的视线一扫,立刻反应了过来,又是一个满脸通红,有心想从我手里拿回来,但是又没好意思伸手,只是结结巴巴的说道:“我我不是故意偷拍的,只是只是那会儿你笑的”

 他像是鼓足了勇气:“真好看。”

 我望着他,不知道说什么好,他赶紧又补充了一句:“虽然你的那个笑,并不是对着我。”

 “对对不起。”我吸了一口气:“真的”

 他是唯一一个,没有拿着我当“菖蒲影子”,而只是单单喜欢“简研”的人。

 李明朗满脸的懊丧。

 “是我该说对不起才对,你对我真的很好”我望着李明朗,还想说话,他却像是怕我多说什么似的,赶紧说道:“你不用给我发好人卡,我我知道你想说什么,只是你完全可以别放在心上”

 “就是因为你对我太好,我才怕我还不起。”

 “你不用还”李明朗抬起头来,目光灼灼的说道:“我不用你还所以我们不说别的了,电话,你打电话吧。”

 他总是带着点慌张,像是一个情窦初开的少年,整个人干净的像是一场刚下完的雪。

 我也没说什么,只是低下头,拿起了手机给我妈拨了过去,可是“我要发大财,财源滚滚来”的彩铃声响了好久,也没有人接。

 我纳闷起来,在厨房吗

 又给自己的手机打了过去,还是没人接。

 段罗侨现在在家,我妈那总没有什么问题的,可是说不出为什么,一股子不祥的预感升腾而起,我又给我爸打了过去,想不到我爸居然也没接。

 我心里就有点着急了,他们是说好了,全都没拿着手机吗

 李明朗看出来我着急,就问道:“怎么了没打通”

 我点了点头,勉强说道:“没打通也许,都正巧没带着手机吧。”

 李明朗看出来我担心,就说道:“这样吧,我上你家看看去,你放心,这个地方虽然没有太清宫里面的天罡气,可是也很安全的,只要你不出去。”

 “没事,”我忙说道:“段罗侨在,不会出什么事的,晚一点再打过去也没关系,就不麻烦你了。”

 李明朗一听这个“麻烦”,好看的脸上又是一丝苦笑,还想说什么,我手上一震,是他的电话来了,赶紧就转手交给他了。

 他接起来,应了几声:“我现在没时间过去。”

 “不行,我真的没法过去。”

 “好,我知道了。”

 挂了电话,他一脸歉疚:“不好意思,初阳师哥无论如何让我过去一下,离着这里不远,就在太清宫里,说是师门大事,所以我很快就回来,”接着是一脸认真:“你一定要等着我。”

 我忙点了点头:“没事没事,你放心,我就在这里等着,你先忙你的。”

 李明朗点了点头,正在这个时候,殿里忽然出现了一只老鼠,顺着青石板大摇大摆的就往前走,我扫了一眼,倒是不怕,李明朗却像是怕我会害怕一样,丢下手机就要赶那个老鼠,谁知道老鼠倒是挺油滑的,四处转悠了转悠,不知道钻到了哪个缝隙里面,不见了。

 那老鼠没有了踪影,他才讪讪的对着我笑:“不好意思。”

 “我不怕,”我站起身来:“你去吧,不要把要紧的事情给耽误了。”

 李明朗点点头,又嘱咐了我多一句,千万不能出去,才出了门,又将门给关上了。

 百无聊赖的坐在了大殿前面,盯着这个屋子,暗自想着,那个灵体,现在也不知道怎么样了,再要出来捣乱,我要怎么办

 摆明了,她是不好跟我干休。

 奇怪,她究竟是个什么来路,为什么有那么大的力量,还能甘心寄居在别人身上她身上的秘密, 想必是个关键。

 正在这个时候,一阵手机铃声响了起来,我侧过头,这才看见了李明朗的手机没拿着,还搁在了桌子上发光呢

 我赶紧就站起来过去了,想拿着手机在窗户口喊他一声,可是他已经走的远了,估计听不见,我低下头看见来电显示,却愣了愣。

 居然,是我自己的手机号。

 既然如此,一定与我有关,反正也不能出门,就接下来了:“喂。”

 “简研”电话对面传来了一个声音:“是我。”

 ... 

第189章:来坏事的

 “段罗侨”我一下子愣了:“你会打电话”

 段罗侨怔了一下,才说道:“你当我傻”

 “没有没有,只是”我回过神来:“你和妈在一起吗”

 “嗯。”段罗侨含糊的应了一声:“你放心吧。”

 放心我还想问,段罗侨倒是说道:“你在哪里”

 “太清宫。”我想了想,事情要不要跟段罗侨说说了,失去记忆的他现在根本毫无办法想起来当时发生了什么事情。也看不到那个灵体,更无计可施,不说不说的话,瞒着他的感觉,也不太好。

 “你是不是要暂时留在那里”段罗侨听我没有出声,继续说道:“什么时候能去接你”

 “我也不知道”终于,怕他担心的心情占了上风,换了一个明朗的笑容来:“等李明朗告诉我,我给你打电话。”

 段罗侨那边沉默了一会儿,说道:“我很想你。”

 我心头一跳:“我也是。”

 “所以,”段罗侨说道:“我想看看你。”

 “行。”我一口答应了下来。看见李明朗这里网络是方便的,就开了视频通话,段罗侨大概看我操纵电子产品很长时间,聪明如他,也不知不觉的学会了,顺畅的接上线,一张本来就很好看的脸孔在摄像头里面,更是英俊的让人窒息。

 他眯着桃花大眼,直直的望着我,忽然笑了:“第一次看见这么小的你,装在了口袋里面,能随时带着走。”

 “那叫数码宝贝。”我想起了动画片里面的精灵球来。也哑然失笑:“装进兜里也不错。”

 那就能跟着他,这里那里的跑,一个小小的我,就并不能添上了许多麻烦。

 “我等着你回来。”段罗侨微微一笑:“所以,我不在,要自己盖好被子。”

 “嗯。”我点了点头,从来没有这样的分别过,心里莫名其妙有点不习惯:“你”

 “我不用睡。”段罗侨顿了顿。说道:“自己也要照顾好自己,答应我。”

 这话说的,居然十分认真。

 我拧起眉头来:“说的像是生离死别。”

 段罗侨知道我是开玩笑的口气,却没笑,只是继续认真的说道:“要多喝水,吃的东西也不要贪凉”

 平常跟个会动的石膏像一样,今天居然是出乎意料之外的话多。让我简直快要不认识他了。

 “我一切全好。”我说道:“对了”

 段罗侨挑起眉头,是个询问的表情。

 “我”我还是用一种开玩笑的口吻说道:“我要是死了,你能不能在我死之前,找到下一个能跟你结成了阴阳御鬼之术的人”

 “为什么”段罗侨定定的望着我,居然并没有意外。

 因为这样你才能继续存在下去啊你有了新的“主人”,关于我的记忆,就全没有了。所以,你也不用跟魏浅承一样,会那么寂寞。

 我宁愿,他得到一个新的“主人”。

 我继续用一个笑容说道:“ 我就是问问。”

 “那就跟你一起灰飞烟灭。”段罗侨的语气非常自然,自然到了好像在说明天预备给我买什么早饭一样:“你如果死了。我留下来,也没有什么意义。”

 失去记忆之前,他是不是,也抱着这个想法在等待菖蒲

 “算了,是我不好,要说这样没营养的玩笑。”我眼睛有点发酸,但是不想让他看见,只是更努力的假装出开朗的样子来:“哎,最近听了一个笑话,我讲给你听,我跟你说,无聊的时候,我就靠这个活着了,就是说,

 从前有一男子在闹市骑摩托撞上了一个专门碰瓷的老头儿,男子惊吓的不知所措,围观群众越来越多,突然,该男抱住老汉,声泪俱下的喊道:爹,你等着我,我这就去给你找医生说后,就跑掉了

 老汉挣扎着愤怒的喊道:给老子回来

 众人纷纷感慨:这儿子当的真孝顺

 哈哈哈,是不是很好笑诶你怎么没笑是不是没听懂”

 “我只要看着你,就高兴。”段罗侨低低的说道:“我就是喜欢听你说话,笑话是什么,也没什么要紧,是你说的,都好听。”

 剩下的笑话梗在了嘴里,没有说出来。

 段罗侨望着我,接着说道:“你这个地方”

 忽然段罗侨盯着我脑后的什么东西,本来和缓的脸色,阴沉了一下。

 “怎么了”我一愣,问道:“有什么事情吗”

 “那个地方待不得了。 ”段罗侨忽然说道:“你等着我,千万不要出去,我去接你。”

 “什么”我心里腾的一跳:“你是不是, 看见了什么东西我说”

 电话被挂掉了。

 我惶惑的回过头,却没发现我身后有什么异常。宏夹宏血。

 只见香火还是好端端的燃着,花朵和瓜果都还是新鲜丰润的。既没有“发炉”,也没有“烂供”。

 奇怪哪里不对吗

 “咚咚咚”正在这个时候,门口忽然传来了一阵急促的敲门声。

 我被吓了一跳,站起来,刚想问一句,却听见门口的人先喊了一声:“有人吗”

 这个声音是个女人。

 可是这太清宫,也有女弟子吗

 刚想着到窗边看一看,却打消了这个主意,我现在不能出去,头露出窗外,估计也不行。

 “咚咚咚”敲门的声音更响了,我这才看见了,李明朗走的时候,通过一个很精巧的暗锁,将那门口给扣住了。

 “李明朗现在有事来不了了。”外面那个声音继续说道:“我们是照着李明朗的意思,给你送饭来的。”

 迎着阳光落在老式窗户纸外面的剪影,我看得出来,外面站着的是两个人,一高一矮。

 送饭 李明朗说好了,让我等着他的,他这个人,说过的话,一定算数。

 而既然李明朗把门锁上了,肯定是因为我现在不适合见客,想到了这里,我决定留个心眼儿,不搭腔。

 可是那个声音得不到回应, 越来越着急了:“哎呀, 快开门吧,饭菜都凉了”

 外面的人喁喁的开始交头接耳的说话,其中那个女人的声音说道:“不可能,她一定就在里面。”

 这个“她”,说的是我

 我心里越来越介意了。

 “不行,那就硬闯进去”那个女人的声音咬了咬牙,发了狠:“要不然,来不及了”

 “咚”忽然门一下子摇晃了起来,被剧烈的撞击着。

 上次是阴差,这次是不知名人士,大概我这辈子,都要对敲门声和撞门声产生阴影了。

 果然,没几下,那个木门就有了点摇摇欲坠的意思。

 我一看,这种古建筑薄薄的木门肯定坚持不住,心里暗想,好汉不吃眼前亏,要是万一真撞开了,对方是为了长生跟我作对的,那就崴了泥了。

 想到了这里,我赶紧脱下了鞋,将鞋提在了手里,心里对着那个神像祝祷了一句“得罪”,一边利落的顺着香案,藏到了垂着金黄幕帘的神像后面。

 我才藏好了没多久,只听“喀拉”一声,透过了那个黄色幕帘的缝隙,勉强能看到那扇木门轰然倒塌,溅起来了一地浮尘。

 一个身影闯了进来,接着第二个身影也进来了。

 我怕被发现,只好蜷缩着身子躲在了神像后面,满心默念着,千万不要被发现,千万不要被发现要是被拉出去,没有了这个房子的镇压,那个灵体,可真的就要趁着这个机会给反客为主了

 可是我心里也不得不好奇起来,来的人,是谁

 那个女人尖锐的声音还在回响着:“就在这,没错”

 忽然我鼻端闻到了那个甜甜的,让人恶心的味道

 这个味道,是长生

 我一下子就明白那个女人是谁了,不用说,准是蜕皮仙姑啊

 而这个味道这么浓郁

 我实在忍不住了,透过那个金黄色帘幕缝隙往外面一看,一颗心顿时提到了嗓子眼儿上,是二姥爷

 “如果真的在这里,那为什么没有找到”二姥爷的嗓子几天没见,变得非常沙哑,像是上火了一样:“你确定就在这里”

 “绝对没错”蜕皮仙姑咬了咬牙,说道:“她的气息,挫骨扬灰了,我也感觉的出来”

 多大仇多大恨啊

 我按着自己剧烈跳动的心口,暗自想道,她们怎么居然能跑到了这里来了

 我的行踪,应该只有李明朗和李明朗的师父知道啊

 而李明朗师徒刚尽心竭力的将我从那个灵体手里给夺回来,绝对不可能害我。

 难道段罗侨刚才就是在摄像头里面看见了什么端倪,才急急忙忙的说住不得,要来接我

 不管怎么说,现在他们两个,分明就是来者不善善者不来,想害我已经好几次,我低下头,怕手机忽然有了响动,赶紧先把手机的电池给抠下来了。

 “咚”外面传来了翻箱倒柜的声音,蜕皮女人的声音越来越急躁了:“就是在这里一定是躲起来了。”

 “她刚才并不知道在外面的是咱们,如果她真的在,为什么不开门”二姥爷的声音跟平时的差异很大,猛地一听,根本就听不出来。

 “她天生那么狡猾,谁知道她为什么不开门”在我这边吃过亏的蜕皮仙姑对我的印象当然是差的不能更差了,满口诅咒似的说道:“找到了她,先给她开膛破肚”

 二姥爷微微蹙了蹙眉头,显然,两个人虽然现在看上去是个互惠合作的样子,可是显然不像是真的有什么交情。

 那个女人跟要发疯一样,将整个厅堂里面的东西全给砸了,那只没有被李明朗捉住的老鼠受到了惊吓,也跑了出来,满屋子的乱转,那个女人本来就挺焦躁的,现在正好把一肚子脾气给撒在了那个老鼠的身上,伸手飞快的将那只老鼠给捞了起来,一把就把老鼠的尾巴给揪下来了

 老鼠自然剧痛无比,吱吱叫着,挣扎了起来,那个女人冷哼了一声,将那个老鼠顺手在屋里一抛,那个老鼠以一种不怎么雅观的姿势落在了地上。

 那个女人继续翻弄,二姥爷倒是没动地方,而是顺手将那只痛的乱转的老鼠抓在了手里,一手握住了那个老鼠鲜血淋漓的尾巴根儿,低低的说道:“上天有好生之德,你这样随意荼毒生灵,要有报应的。”

 那个女人则头也不回的说道:“报应我活在了这个世界上百十来年,就从来没见过世上有一个什么报应荼毒生灵,这话你说的倒是挺高洁的,可是你这个人,荼毒的还算少吗你难道真的以为满手鲜血的人,能真的放下屠刀立地成佛”

 二姥爷没说话,一张将经历的所有风霜雨雪全写满了的脸也一点表情都没有,只是用粗粝的大手,重新摸了摸那只老鼠。

 我顺着二姥爷的手望过去,却一下愣住了,只见那只老鼠刚才还鲜血淋漓的那个伤口,居然重新光洁如初的生长出来了一条新的尾巴

 就算之前看到了那么多稀奇古怪的事情,我也从来没有这么震惊过

 这这样的本事,不是起死回生吗

 二姥爷为什么有了这样出人意料的本领我简直疑心自己是花了眼

 而二姥爷正悠然的蹲在了地上,将手给放在了青石地板上,那只得到了救助的老鼠,跟我一样,是个难以置信的样子,原地转了一圈儿,确定自己重新长出了尾巴,才突然一下子兴奋的跑走了。

 这就是,那个甜甜的长生的本领

 “妇人之仁。”那个女人十分不屑的在厢房里面说了这么一句。

 二姥爷还是跟没听见一样,一双眼睛,倒是有意无意的对着我这里扫了过来。

 我一颗心扑通扑通的跳动了起来,二姥爷不会想不到,要往这里来找的

 果然,那个女人一抬头,说道:“老头儿,你往神像后面看看她现在的那个样子,肯定出不去这里,我就不信,她真的能在这个地方给隐形了”

 二姥爷冷哼了一声,倒是也真的冲着我这边走过来了,甚至跳到了供桌上面,伸手要撩开了那金黄色幕帘

 只要幕帘给撩开了,那躲在了神像后面的我,绝对是个无所遁形

 我忍不住蜷缩的更紧了,闭上了眼睛,耳朵里面,光剩下了剧烈的心跳声了,可是,当那个甜甜的让人恶心的味道贴近了这里的时候,又逐渐的远去了:“这里没有。”

 “那能躲到了哪里去”蜕皮女人尖叫了起来:“她肯定就在这里”

 我一手按在了胸口上,二姥爷是诚心的想放过我吗

 “没有人能在死后回来,所以也都不知道,死是一个什么感觉。” 二姥爷的声音悠然的传了过来:“你怎么知道,死了之后,会不会有报应呢”

 那个女人顿了顿,接着说道:“所以,更不可能有人跟你确定一下,说世上就有报应啊今天的事情还没办完,去想很久以后的事情,你不觉得非常不实际吗”

 二姥爷没搭话。

 那个女人遍寻不到我,倒是继续说道:“今天找不到她,她要是真的出了岔子,那件事情也就不好做了。”

 “是啊”二姥爷则说道:“一切随天命,总有办法找到的。”

 “要是真的随天命,”那个女人恶狠狠的说道:“咱们已经不知道死了多少次了。”

 我心头一动,难道二姥爷,也死过

 他们两个,又是在什么契机之下在一起的呢

 而且眼下看样子,二姥爷根本无心把我抓住啊

 说着,那个女人转过身来,对着那神像,带着点狐疑说道:“我可是全找遍了,并没有找到了她的踪迹,她要是真的在这里,那只有神像后面,我还没有查过”

 “我找过了,没有。”二姥爷沉沉的说道。

 “你老眼昏花,看不清楚,不也很有可能吗”

 我的心弦崩的越来越紧了,那个女人,难道要找过来

 果然,那个女人也一脚踏上了供桌,就要过来了

 天呀,李明朗还不回来吗我要从这里躲到什么时候。

 还在胡思乱想着,忽然一只手从那金黄色的幕帘里面伸出来,抓住了我的手。

 我心里一沉,却看见抓住我的手,是一只葱白似得素手。

 不是那个女人的,站在我面前的,居然是阿九

 她不知道从哪里出现的,娇小的身材从帘幕里面挤进来,神像后面的位置本来就是很狭小的,加上了突如其来的她,简直逼仄。

 四目相对,却是一个相顾两无语。

 我瞪大眼睛望着她,她还是一如往常,带着厌弃回望着我。

 接着,她一只手猛的扯开了帘幕,挡在了我前面,对着刚要从帘幕后面进来的那个女人,以一种唱歌而似得声音说道:“哎呀,你说巧不巧,怎么最近,在哪里都能碰见你”

 我已经看不到外面的情况了,只感觉那恶心的甜甜的味道一逼近,人就止不住的反胃。

 那个女人的声音响在了咫尺,像是死死的咬住了牙:“阿九你又是来坏事的吧”

 

 ... 

第190章:我欠你的

阿九款款的从帘幕后面走了出来,声音里也带着点笑意:“你说呢”

 “果然,哪里都少不了你。”那个女人半晌没有答话,只是咬着牙说道:“咱们之间的帐,还没算完。”

 “所以,咱们慢慢算。”阿九走出去。一个轻盈的脚步声响在了地上,应该是从供桌上面跳下去了:“芙蓉啊,你照顾我这身体这么久了,也真是多谢你,没有你,我都要忘记我自己原来长得是个什么样子了。”

 原来那个蜕皮仙姑叫做芙蓉。

 芙蓉则还是咬着牙,恶狠狠的说道:“所以那个仇,到现在我也一定要想办法报,不管用什么手段。”

 “你要是能够报仇,早就应该报啦”阿九用一种嘲讽的语气说道:“要不是我,你能活到了现在吗”

 这句话。真是茧子都听出来了。

 芙蓉不怒反笑:“好阿九,既然今天,咱们是为了同一个目的来的,先分出胜负,决定好了目标归谁也不错”

 说着,一个奇怪的“咻咻”声响了起来,接着,是某种东西碰撞在一起的感觉。

 不用说,两下里,现在动了手。

 我耸起来了耳朵,听上去,打的还挺热闹。二姥爷和那个芙蓉是个面和心不合的样子。也不知道真动起了手来,是个什么情况。

 “你们两个打一个,要脸不要脸啊”阿九的声音听上去,像是周旋其中,游刃有余,还有精力来说俏皮话:“不过也是,男女搭配,干活不累。”

 “你”二姥爷倒是沉得住气。一直也没说什么,蜕皮仙姑则像是动了肝火,反唇相讥道:“最起码,还有人愿意跟我搭配,如果是你,你追了几辈子的那个段罗侨,有没有用正眼看过你”

 阿九没有再说话。只是听上去,外面什么东西碰撞的声音,更激烈了。

 两个人针尖对麦芒,显然是一对宿敌。而二姥爷插在里面,本来就是个敷衍的态度,估计着也就是凑凑热闹。

 阿九一直神出鬼没没错,但是这一次,来的也挺凑巧的。

 “嘻嘻闹不懂,阿九为什么这么做,”正在这个时候,忽然又是一个细细的嗓子响起来了:“你说。我要是把你在这里的事情,告诉外面那一男一女两个疯子,他们会不会为了你,不再找阿九的麻烦啊”

 我回过头,正看见那个使坏使的很有阿九真传的十一居然也来了,正俏生生的站在我面前,抱怨道:“这个地方真难找姐姐,阿九大概跟你们有交情,我跟你们没交情,所以你在这里的事情,不好意思,我就喊出去了”

 说着,她的眼睛又看向了外面,扫向了我,一手拢在了唇边,就要开口。

 老虎不发威当我病猫呢,我一下子利落的跳起来,将她给压住了,反手用力将她的两条小细胳膊一折,接着,在她没来得及吃痛喊出声来的时候,先随手又扯了一块幕帘塞在了她的嘴里,接着一脚踩在了她背上,把她给固定住了。

 十一显然没想到只是跟在段罗侨后面的我也有这个本事,一双猫似得大眼睛闪过了一丝记仇的模样来,很恨的望着我。

 我也没工夫看她的喜怒哀乐,只是专心的透过幕帘,去看外面的局面。

 果然,二姥爷和蜕皮女,正跟阿九打了一个热闹。

 还好还好,他们倒是没察觉出来,里面有了这样的动静,我趁着这个机会,弯下身子,低低的跟十一说道:“阿九怎么会来的”

 说着,将她嘴上的帘幕拨松了一点,却将踩在她背上的脚更重了几分:“你要是合作,我不把你怎么样,要是不合作,今儿我正心情不大好,让你尝尝我的厉害,对了,猪舌头牛舌头你肯定吃过,也不知道,新鲜的人舌头,是个什么滋味”

 十一猫似的大眼睛里面,果然露出来了一抹惧意

 我猜得出来,她的性子,必定跟阿九一样,是绝对不肯去吃那个眼前亏的,眼看着自己受制于人,怎么做合适,她自己心里有数。

 果然,十一眼波流转,那一种跟阿九一模一样的憎恨转瞬变成了一种带着讨好的谄笑来:“姐姐,你看,十一我也就是跟姐姐开个玩笑,姐姐怎么就非得动真格的了我瘦,你这么踩着我,我骨头疼。”

 “是啊,你瘦,”我一面看着外面跟阿九打的热闹的芙蓉和二姥爷,一边说道:“不瞒你说,我踩在了你身上,脚也挺疼的,所以,咱们有话赶紧说,别整那么多弯弯绕,对咱们俩都不好。”

 十一略略咬了咬牙,大眼睛里闪过了一丝不甘,但随即娴熟的把那个不甘给压下去了:“姐姐,那那我就说了啊阿九之所以非得要往这里来,确实是为了来救你的。”

 “这话不用你废,”我压低了声音:“别再拖延时间,考验我的耐心了,你实话告诉我,她怎么知道我在这儿的”

 “哎呀哎呀”我一用力压着,十一的小脑门儿登时也疼的沁出了汗水来:“姐姐你别激动,阿九,阿九来,是因为那个段罗侨”

 果然跟我猜测的一样,手上的力道,也忍不住是更重了:“跟那个段罗侨,有什么关系”

 “那个段罗侨”十一疼的直吸冷气:“那个段罗侨,身为一个鬼,是没法子穿越了门外的天罡气,到这里来的,可是我们看见,他跟飞蛾扑火一样,用尽了自己的阴气,要往这里面钻,简直是不要命了

 你知道,阿九喜欢他,看他那个样子,自然是心疼的不行,问他干嘛要来这里送死,他不肯说,但是显然他的阴气,被门外的天罡气伤的很厉害,可还是不死心。

 阿九一看他这个样子,就猜出来了,能让他那个样子的,肯定是为了你,就拉住了他,答应他,自己过来救你,就是别让他再送死了。

 那个段罗侨,长得虽然好看,但还是挺不识时务,居然是不大愿意的样子,可是他跟天罡气怎么也抗衡不过,没有什么来拒绝的力量,我就跟着阿九来了。好姐姐,你看你多有福气,自己的鬼为了自己卖命,我们阿九,为了你的鬼,也给你卖命,好像天下所有的好处,全被你给占齐啦”

 说着,十一可怜兮兮的看着我,说道:“姐姐,你就放了我这一码呗而且,不瞒姐姐说,我还答应了阿九,有事情要帮着她做,耽误了事情,我得吃不了兜着走”

 段罗侨果然拼了死,也要来接我,而阿九,为了段罗侨,居然连我也能救。宏夹土才。

 我暗自攥紧了手心儿,这个时候,外面的撞击声是越来越激烈了,阿九被二姥爷和蜕皮仙姑两面夹击,也终于是个体力不支的样子,忽然阿九扬起头,就吹了一声口哨。

 而一个人影忽然就从门口飞快的跑出去了。

 我一下子明白了,那个人影,在这个时候跑出去,存心是想着将二姥爷和蜕皮仙姑,给引出去

 果然,蜕皮仙姑一见那个身影从他们身后跑了出去,立刻也着急了:“她果然就藏在了那里,别让她跑了现在就追上去,不然,有了变化,就来不及了”

 说着,跟二姥爷两个人,也是无心应战的样子,丢下了阿九,就追出去了。

 我看得很清楚,那个人影的那个速度,确实一般人追不上,加上蜕皮仙姑和二姥爷又被阿九缠了这一阵子,也全损耗了阴气,一定追不上。

 “那是谁啊”我忍不住低头问十一。

 十一熬到了最后也没能让我把她个放开,是个挺懊丧的模样:“是阿九的一个朋友。”

 我想了想也没什么好问十一的了,这就松开了手,十一一看,大喜过望,泥鳅似得就滑了出去。

 眼看着他们全出去了,我这才松了一口气,摸摸额头,这才发现额头全被汗水给浸湿了。

 “喂,还没死吧”阿九忽然又一次悄无声息的出现在了帘幕之后,还是那种不屑的模样:“我说,你明明时运走低的跟一点阳火也没有,怎么还是能活到了现在。”

 真是所谓的一语成真,我本来,也确实是已经死了。时运走低也有了理由,因为一个已经死了的人,上哪里去找什么时运

 “谢谢 ”我望着阿九,特别真心实意的说道:“谢谢你”

 “不用你谢。”阿九的脸色还是跟看见什么脏东西似的,嫌弃的看着我:“上次欠你的一条命,我现在还了。”

 “你根本不欠我的。”我站起身来,说道:“是我欠你的,只要有机会,能还的,我一定还。”

 “谁稀罕。”阿九冷哼了一声,但是犹豫了一下,她还是说道:“段罗侨”

 “我知道,”我赶紧说道:“我现在还不能出去,会电话联系他,让他赶紧离开太清宫门口的。”

 “简直不值。”阿九抿了抿嘴,这才说道:“算了,我也没什么资格说别人,我我这么做,也不值。”

 心照不宣,不管值不值,却是非做不可。

 我还想说话,没想到正在这个时候,忽然一个很锐利的破风声响了起来,冲着阿九就打了过来

...  



(未完待续……)


加小编微信:v09302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