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原小说推荐虚拟社区

第33章 木鱼 (老席原创长篇奇幻小说《珠玉传奇》连载)

珠玉传奇2018-11-11 08:33:52


“你的意思是血脉一事是先人们为了一统教众而编出来的?”黑天使不以为然地问道。

“难道没有这种可能吗?”
   
“哈哈哈哈哈!”黑天使仰天大笑了起来:

“好好好!那么我问你,你的身上有神迹出现吗?除了圣女教你的一身武功之外?”

见徐薇并不作答,黑天使继而说道:

“不说话?要是我没猜错的话,这些神迹是圣女将摩尼血戒传给你的那一年才开始的吧?”

对方似乎一下子戳中了徐薇的要害,她咬着下嘴唇,一下子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

“这枚千年血戒几易人手,甚至曾被罗马皇帝——戴克里先夺在手中!可是他们带上它不仅获得不了任何神通,还常常会导致精神分裂。只有在摩尼血脉手中,这枚戒指才能开发佩戴者的潜在神通,这一点圣女和你心里应该都清楚吧!”黑天使直直地盯着徐薇道。

“那又怎样?”徐薇猛地抬起了头,勇敢地迎接黑天使咄咄逼人的目光!她愤愤地说道:

“崇尚光明,摒弃肉体!这种理论对吗?这种断子绝孙的非黑即白理论当今还有多少人能接受?摩尼十戒里明确讲‘不得杀生,不得使用巫术’,但看看今天的你们,你们真得做得到吗?你和你手下的黑羽哪个不使用神通?当然——你可以说当年的先知摩尼和他门下的十二‘幕阇’一直在使用神通。事实上历代法主和幕阇也都在用,但你知道不知道——‘泛用巫术’,这恰恰成为摩尼教被打压的借口之一!”徐薇激动得几乎要站了起来!

“一千七百年了!摩尼教徒被当做邪教打了一千七百年了!面对波斯和罗马的迫害,面对伊斯兰国家的追杀和中国皇帝的镇压,他们或被钉死在冰冷的木桩上,或被世界各地的统治者当作邪教活活烧死,或被砍头示众…..!他们的尸骸早就堆成了山!教徒是无辜的!他们只是坚守了自己的信仰,但是!他们流的血还不够多吗?复苏摩尼教?!你们还要再看到死多少人才甘心?现在是什么时代了?摩尼教在今天还有存在的意义吗?”

“我理解你的心情,所以——!”黑天使脸上的肌肉跳了一下,而后缓缓道:

“只有我们将散落在世界各地的剩余教众统一在一起,才能使这一切彻底结束!毕竟我们现在终于有了一个空前强大的幕阇!”

“既然他已经是幕阇了,你让他直接升为法主便是了,需要我授权的话,我可以给他按个手印!我让位还不成吗?实在不行,把这个也拿走!”徐薇愤愤地从脖子上摘下了摩尼血戒放在桌子上。

“你知道,没那么简单的!做为当今摩尼教的唯一幕阇,他的决定不容置疑!”黑天使道。

“嘿嘿!我就知道他需要的并不是什么在他之上的法主,而是一个牢牢被他控制的傀儡!”徐薇冷笑道:

“你可以告诉他,我现在早就不相信什么摩尼教了!我现在已经是一个佛教徒了!”

“佛教?”黑天使露出了轻蔑的一笑:“用他们的说法,世界已经进入末法时期,他们还有真正的大德吗?”

“别小看人!我和我的朋友们虽然刚刚开始学习佛教,但他们…..

“咦——?你的朋友?”黑天使忽然愣了一下,随即忽地一下站了起来!

袁启顿时觉得心中一寒!他陡然发现:境象中的黑天使猛然一回头,正直直地看着自己!

“有意思,你居然可以这样!”黑天使如寒冰般的眼神似乎能穿过时空,直摄正在打坐的自己!

“你,你在和谁说话?”一旁的徐薇不解地看着黑天使古怪的表情。

袁启惊悚地看到黑天使毫不理会一旁的徐薇,而是朝着自己招了一下手!顿时,袁启感到自己的魂似乎要被对方扯过来一样!心脏异常难受!

太可怕了!他竟然能发现自己在打坐中看着他们!袁启感到全身的血象凝固了一般!脑袋瞬间疼得好似要裂开!

不看了!这些都是心相!都是打坐看到的图像而已!袁启暗暗对自己说道。然而此刻,图像却无法依照自己的意愿而消失!

睁眼!快睁眼!睁开眼就没事了!袁启在心中喊道!但更为恐怖的事发生了!在黑天使的再次招手下,自己竟然无法睁开双眼!

在自己的神识被对方扯过去的同时,他感到一股恐怖的能量正入侵他的大脑!

“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正在这时,突然一阵急促的木鱼声在袁启的耳畔响了起来!随着这深触灵魂的木鱼声响起,袁启脑中的图像忽然模糊起来!

“咦——?谁在你后面?”

模糊的画面中,黑天使忽然吃惊地看着自己的身后厉声问道。但随即,啪地一声,画面从袁启的脑中彻底消失了!

是刘先生!他不知不觉已经来到禅房敲起了木鱼,强大的木鱼声终于将袁启从梦魇般的境象里直接拽了出来!

……哒哒哒,哒,哒,哒,哒!——”随着木鱼的声音从急到缓,袁启感到自己终于恢复了心神。闭着眼睛的他能感受到刘先生此时正在他们身边慢慢走动着。

随着最后的一声磬响,刘先生缓缓说道:“好!现在——摄受心神,准备起坐!”

看来打坐提前结束了。三个人各自搓手搓面后,缓缓睁开了眼。

……

“分享一下吧!谁先来?”刘先生问道。

“我先说!”袁启迫不及待地举起了手。

“好啊!”刘先生笑呵呵地看着他道。

“刚才…..太谢谢您了!要不是您敲木鱼,我…..”袁启定了定神,一口气把刚才打坐的境象描绘了一遍。一旁的奥斯和阿虎顿时听得目瞪口呆!

“刘先生,那个黑天使怎么能…..? 远隔万里,他的‘精神攻击’竟然能传到中国来!他怎么会那么强大?还有,光他手下那个大个子黑羽就不得了。阿虎和奥斯两个人被人家一招就放倒了!他们怎么会…..?”袁启显然对刚才的一幕心有余悸。

“切!”阿虎不服地一撇嘴,也就不再辩解什么了。

“事实上,他们今天走的路,已经偏离了摩尼教了!”刘先生沉思片刻,缓缓回答道:

“你们以后要小心,他们的力量来自于远古一个可怕的传承,这个传承显然并不属于摩尼教!我以后再告诉你们!”

“那您刚才是知道了我的境象才敲的木鱼吗?”袁启问道。

“导师当然知道!”奥斯抢着回答道。

“我又不是神仙,怎么可能什么都知道!只不过我刚才恰好觉得你们该起坐了!”刘先生扑哧一声乐了出来:“好啦,下一个谁来?奥斯你说说?”

“好的!”奥斯坐直了身体:

“一开始的时候,我坐得很静,好像自己要融化在空气里一样!然后…..

“哎?我也是!”阿虎打断道。

“还没到你呐!”袁启冲阿虎打了个手势制止了他。

“然后,脑子中的妄想和杂念也越来越少。开始还有个‘别有杂念’的念头在统摄杂念……

“这是‘压制法’!不究竟的!导师前两天讲过!哦?——好,好!我住嘴!”见到袁启回头的怒目而视,阿虎终于不再接下茬儿了。

“是的,我也知道这样对质妄念是‘如石压草,石去草生’的,但知道归知道,有时还是忍不住!另外,导师也说过‘以一念代万念’是必经的过程嘛!”奥斯很诚恳地说道:

“后来随着深层次的入静,连这个‘不要有杂念’的念头也慢慢淡化得若有若无了!不过很遗憾,这个状态也就能坚持十几分钟!”

噻!在这么短的时间内,他们的禅定境界居然已经可以达到这样了?厉害啊!袁启暗暗想道。

“可是随后,可能是因为心力不足吧!我开始出现了倦怠!”说到这里,奥斯略显沮丧地挠了挠头:

“也不知道怎么了,忽然感觉很困!朦胧中,我也看到了一些图像!但好在没有对这些图像太好奇!”

“什么图像?能说说吗?”袁启忍不住问道。

“嘿嘿!刚才听你讲完我才觉得这些画面有点意思。和你一样,我好像也看到了一个古代的场景!而且竟然和你看到的有关联!”奥斯继而说道:

“一个念头告诉我那是古代的伊拉克——阿拔斯王朝的事。我看到一群摩尼教徒被伊斯兰教士兵押送着在广场上接受检验。这种检验我以前在史料上看到过。那啥,说到这里我多说两句哈——”奥斯看了一眼袁启,解释道:

“摩尼教在伍麦叶王朝的时候开始还是待遇不错的,默罕默德的信徒们对摩尼教的思想也很感兴趣,甚至据传说伍麦叶王朝最后的哈里发也有信仰摩尼教的嫌疑。不过好景不长,在麦海迪哈里发的统治下,他们开始迫害摩尼教。大量的教徒被钉死,嫌疑人则被押送到广场去做检验。这个检验的内容通常是让他们对摩尼的画像吐口水,然后让他们当众吃一只鸟,以此来证明他们放弃了自己的信仰。可你知道,那时候的摩尼教徒是严格遵守不杀生,不吃肉戒律的,所以想想他们真的是挺惨的!在波斯他们被杀,逃到波斯的死对头罗马那里,他们还是被杀,在西亚,在中国,他们走到哪儿就被灭到哪儿…..

“然后呢?你又看到了什么?”袁启知道奥斯一谈起历史就搂不住了,忙示意他回到正题。

“哦,对不起,我是想说这段历史我以前就知道,但居然在刚才的打坐中,我看到了当时的场景!咋样?和你一样,够穿越吧!”

“当时的场景怎么样?”阿虎也问道。

“两个字——悲壮!我从没想过真实的历史是这样的!”说到这里,奥斯摇了摇头:

“我看到他们集体走向广场,穿着光鲜体面的衣服,有说有笑的!看起来不像是去赴刑场,倒象是去参加晚宴。他们明知到检验的内容,但却毫无畏惧!面对检验,他们没有一个人背叛自己的信仰,而是慷慨陈词,甚至呼喊着口号,坦然就义!”

“有点象共产主义战士!”阿虎插道。

“嗯!你这么一说倒还真提醒我了,摩尼教中的光明与黑暗的对立思想和辩证的思维倒和马克思的阶级论有相通之处,谁知道呢!也许两者之间有什么…..

“有吗?摩尼教可是有神论啊!”阿虎好奇地道。

“我当然知道这一点,我是想说…..

“嘿!你俩玩上了!”袁启听得气不打一处来:“我和刘先生还在这儿听你的过程呢?接着说啊!”

“哦,刚才说到哪了?啊对,看到他们慷慨赴死,然后就没了……”奥斯吐了吐舌头。

袁启听明白了,奥斯关于境象的描述除了废话外,也没什么有营养的!

“啊对!还看见一个境象!”奥斯突然又想到了什么!他指了一下阿虎道:“我忽然看见你在我面前晃了一下,便消失了!”

“真的?有意思!不过我倒没看见你,倒是快起坐的时候,我好像看见老袁在我面前晃了一下!”阿虎道。

“巧了!”袁启也忽然想了起来:“我在打坐时,好像也看见奥斯了!”

“哦?这样啊!有点意思!”一直默默听大家分享的刘先生忽然开口道:

“看来机缘已到!你们快到升级的时候了!”

“什么意思?怎么升级?”奥斯和阿虎顿时兴奋不已。

“别着急啊,等阿虎分享完了后,我再告诉你们!阿虎,该你了!”刘先生示意阿虎道。

“哦!到我了啊!”阿虎一屁股又坐了回去,他清了清嗓子道:

“我这次其实坐得并不是太理想!除了看见老袁的脑袋外,倒也没看到什么图像,不过——”他挠了挠头:

“我后半段杂念很多,老在胡思乱想。一会儿想到我以前做的那个大将军的梦,一会儿又想到老子,然后脑子里忽然冒出《老子化胡经》里的一句话!”

“什么话?”奥斯问道。

“记得是——我今乘光明道气,从什么、什么飞入什么、什么…..,地名记不住了,反正是讲老子出国啦!接下来是——示为太子,舍家入道,号末摩尼!

“又是摩尼?”奥斯问道。

“可不!今儿个看来咱哥仨都成摩尼专场了!以前我老觉着《老子化胡经》是针对佛教的!讲得是老子后来去天竺转世成释迦摩尼的故事。为这事儿我还曾跟徐姐杠过!但刚才打坐时,这句话又冒在我脑袋里,我当时就琢磨——难不成老子化的不是佛陀,而是摩尼?联想到以前我做的那个大将军的梦,当时可不就是我那前世的战友李耳煽呼我们去摩尼老祖的故乡吗?”

“这个很难讲!”袁启插话道:

“最流行的说法是——这部化胡经是西晋道士王浮为了和佛教争论而作的,但事实上‘老子化胡’的说法汉朝就有,所以也可能王浮只是个加了自己想法的编辑而不是原创作者。但‘化胡’,到底是化成谁了?‘化’的意思最初是‘转世’还是‘教化’?这个也有待商榷。恐怕只能让老子他老人家自己去解释这个预言了!”

“老袁,现在可是你在打断我啊!我还没说完呢!”阿虎得了理般地看着袁启笑道。

“哼哼!这是对你一贯以来总打断别人讲话的报复!好啦,你接着说吧!”袁启也笑了。

(未完待续)

注:本公众号暂时为小说更新的首发站,以前的各章可在公众号历史记录里查询,或进入起点中文阅读:

http://book.qidian.com/info/1003297319#Catalog